川派琴家王華德先生全集

【目錄】書;文章補遺;錄音,琴譜稿;視頻;照片

一、書

關於王華德最全面的材料是 樂秀清主編琴者情也——川派古琴藝術家王華德誕辰90週年紀念中國科學藝術出版社,2011 年。可以找我借。以後有機會再電子化。

二、文章補遺

史料

《王华德谈成都琴坛近况》,《査阜西琴學文萃》第 66 頁

川剧团自朝鲜归来,王迪为余觅三弦伴奏者王君华德来告龙琴舫近况,始知成都仍有醵会,兴不恶也。王言龙琴舫本成都人,以住邻公田,土改后得地,划为贫农,由其妻躬耕度日,已往则以教馆授琴为生理,知其成份亦不劣矣。王又称不识喻绍泽,其琴师易上达、黄柱臣均业中医,技与龙相伯仲,三人皆近七十云。

王为余奏《陋室铭》、《醉渔》、《普庵》三曲,技中平,但颇虚心请益,故授以梅庵之《关山月》一曲,三日而毕,已能取节奏,惟情感为中。

1954 年 1月 22 日

瀚案:王华德有张照片标题是《甲午秋與龍、喻、卓三位老師合影》,甲午为 1954 年,而上文是 1954 年 1 月寫的,說「王又称不识喻绍泽」。

《修订蜀派醉渔唱晚琴谱跋》,《査阜西琴學文萃》第 105 頁

1954 年川剧团之琵琶手王君华德来京,曾就余学琴,谓在渝所听琴家奏此曲者皆用《百瓶斋》本,「百瓶斋」固玉成别号,亟属求之,秋后再来遂以此本进,而余复窥全豹矣。

故事

琴者情也——追忆王华德先生

唐中六

「要我开琴,琴已摆在桌上了,是不用开的,是要我先弹一曲给大家听。好了,弹一曲你们都会弹的,而且比我弹得好。那就开始,不要见笑哈。」这段很有个性的话语,大家都悟得出,是出自我们成都琴界一位受人尊敬的琴家之口——川派古琴大家王华德先生。

我先说说华德先生讲这段话的情景。那是2007年国庆之日,成都古琴界、书画界一群挚友在锦西我的寓所「半池居」雅集。开始前,我在大家热情的掌声中请王老开琴寄语,引来王老这一段风趣的开场白。王老一曲流水抚就停拍,众人惊讶感叹,似乎不敢证示自己的听觉,这流畅强劲之琴音,难道是出自一个八十翁之手?当时又引出著名书画家张幼举先生的赞美之诗,诗云:「雅集蜀弦张九秋,岷山云逸岷水流。仙翁挥手扬清气,群彦和声柱不周。吹箫引凤三才聚,咏月弄梅五岳幽。芙蓉兰桂氤氲甚,菊艳锦江馨未休。」在诗后,张先生有跋语说:「丁亥秋,时值国庆,古琴界、书画界诸友盛会唐中六先生银丰园精舍,王华德大师开琴,群彦操缦或歌或吟,风雅正甚,快何如之,不才诗凑趣并书,奉赠主人。」这首诗代表了我们诸多晚辈对王老的人品、琴艺、琴德的赞语和尊爱。在我的印象中,这是王老在一年多后辞世前,参加的一次有较多琴家、画家的雅集。老人兴致很高,满脸笑容进屋,不住地同大家招呼问候,满口言子,顺口溜,出口成章,逗得全场高兴,欢声满堂。

生活中的王老,秃顶宽额,银须银发,视见仙人之态,言语生动诙谐,行举飘逸痛快,喜貌高人。他是集孔孟仁义之道、老庄超然之心,全部化在他的古琴、琵琶、曲艺、古玩之意趣中。对人待物,是那样和谐谑趣而又耿直无羁,以平常心处事,以琴心大度以达人,遇事总有了得的时候。他的为人心态,是贾庶都可与其亲近,因而获得古琴界、古玩界、曲艺音乐界、书画界众多挚友同道并相处无间,从中吸取良多精神营养以疗身一生。

古琴是他的真爱,终身困死瘦弦,不离操缦。忘机于琴生,是他琴心之所归,造后学之标榜。

王先生早在1946年即拜川派著名琴家易上达、龙琴舫为师,初理琴道,得其真传。后又赴京问学,请师于中国琴坛泰斗查阜西、溥雪斋、管平湖诸家,从此治琴道路尤宽,琴艺得到速进。回川后又拜川派大师喻绍泽先生琴门得其操弄之精髓,铸就其川派底蕴。王老琴道是深得诸多良师传授,学得传统琴曲演奏的娴技深意,张弦指相和、抚音意相谐之功力。他在传授琴生时常说:「名利得失要统统甩去,功夫要用在琴上,用在艺术上才是真的。」每讲到查阜西、溥雪斋这些琴家时,他总是称道他们的人品学问:「在喻老那里不仅学了高山流水,在查老那里也不仅学了关山月潇湘水云,更重要的还是他们的为人之道对自己的影响。」这就是说,王老的琴道是源自传统意义上的琴道,且琴心和琴技基础坚实。这正是今天我们所提倡的继承传统、保护民族优秀文化之必然之路。

王老琴艺之所以有自身之特点,是他嗣后得地域大自然之气,吸方圆民俗之音,汇民间方言习俗、曲艺之灵魂,造自我灵巧之一身绝艺,故在青年时代即获得查阜西「西南琵琶手」之誉称。在古琴上的不懈探索,勤奋研习,是他得川派琴风的成功之路的始然。他从事四川琵琶、扬琴演奏,伴随著名清音大师李月秋同台,与川中著名清音演唱家、他的原配夫人黄德君生活、演出数十春秋,与著名方域文学人车辐先生的终身交往等等,这些无不对其琴艺的地域风格产生影响。以他演奏的流水为例,他将琵琶演奏技法的扫拂转轮、勾挑抹劈,与古琴演奏技法的抹挑勾剔完美结合,巧妙借鉴用于琴曲流水「滚拂」段落的演奏中,两手的勾剔走弦,既错综复杂又错落有秩,造激浪飞卷,波雾扬天,一派雄浑归大海,空潆万里一水乡之势。听他弹这段音乐,如临一帧巨幅山水画卷,琴音与山川流水灵动,一幅水淋淋透人心肪的风光场面,给人以密不透风、闭气三分之感。这琴音很具个性特色,张显个人琴风。

将自然、地域、人文的元素注入他的琴中,这应是王华德先生琴艺创新之源和王氏琴艺之「缘分」。他曾说:「只能借鉴,不能全搬,不能顽固不化。」再三表示:「不能执意传古。尽信书,不如无书。」可见古琴艺术的创新,在他心中是一个永无终止的目标,是一代老琴家的青春寄予。

时代不同了,中国大地上原有的诸多传统琴派,还能否继续保存其各自风格或创新呢?我是支持和同意王华德先生所走的「地域琴艺继承和创新」的路径的。偌大的中国地域上,古琴艺术多一种流派比少一种流派要好,百花齐放嘛。王华德先生把川派古琴传入美国,在那里成立了「乾坤琴社」纽约分部,使在美国传播的多个中国琴派中又多了「川派」琴音,这不是很好吗?

王华德先生离我们西去已多年,留给这个世界的是他的琴乐清音和音容笑貌。结语:流水高山自清音,勾挑抹剔凤鸾吟。莫愁曲高和寡韵,三才叩首祭德琴。以凭悼王华德先生上天之灵。

四川清音的历史渊源

宋旭峰,四川戏剧2008 年第 1 期

我的清音琵琶老师王华德现四川省曲艺团退休职工告诉我,他的师父周青云合江人于光绪年间在重庆向王少甫学习清音,因此可以说重庆在光绪年间便有了清音演唱。光绪年间以叙府今名宜宾泸州一带流行,演唱者多为商船歌妓。民国初年重庆茶楼中演唱清音的艺人,挂牌时都以「叙泸名角」自称。叙府地处岷江流入长江的入口处,泸州地处沱江和长江的汇合处,是昔日长江上游水运交通的要口。自流井的盐,荣昌隆昌的布,川南的木材、药材,内江的糖等,各地特产以及云贵边境的物资大都由这里运出。来去的商船云集,商业繁荣。这些商船都来自下江,船上带有歌妓。每当商船泊岸,歌妓们即纷纷登岸卖唱,但那时不叫「清音」,而叫「月琴」因为只用月琴伴奏,故而得名。泸州清音艺人邓泽州、黄顺玉及川南文联吴传儒老师讲,泸州市有两句俗语形容当时的盛况:「大街小巷唱月琴,茶楼旅店客盈门」。到了清末民初时就有人「抱姑娘」 抱姑娘近似于收养女 ,请老师,组织班子,以唱「月琴」为业。仅泸州这种班子当时叫「海湖班子」就有八九家之多。后来演唱的人多了,生意平淡,有的艺人就迁到别地演唱,「清音」流行的地区也就广泛起来。王华德老师说,他在 1940 年代购得清音妙品手抄本,该书王已于 1953 年赠送给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我们至今未能找到一书,作者署名「华阳吹篪子于光绪二十二年」公元 1896 年。书中用工尺谱记录了高棣华、幺和尚等人唱腔,搜集清音曲牌约 120 支。但是,成都老艺人包括王华德自己也从未听说过高棣华、幺和尚等名字。并且,「吹箎子」虽是「华阳」清代华阳县治为今双流县华阳镇人,但并不能说明他记录的是成都艺人的唱腔。据熊青云、罗俊两位老师介绍,在 1930 年代初,成都有一批清音票友组织「丝竹社」,平时在一起演唱清音形式近于川剧的「打围鼓」。其中一位傅龙章,荣县人,弹「大手琵琶」用五指轮叫大手琵琶,用大、食、中三指轮的叫小手琵琶,擅长大调曲目。傅约生于 1860 年,从他年龄推算,成都在十九世纪末已有清音演唱。

天风琴人张孟虚

李成琳,重庆晚报2014-02-10 第 A15 版

每逢花晨月夕,张孟虚又情盛意浓之时,他家槐庵,便有如王华德、易伯生、杨清如等在渝或旅渝的古琴艺术家集聚一堂,共同畅抒琴怀,切磋琴艺,彼此将自创、自奏的得意之作,供诸同好。……槐庵成了荟萃古琴家的重要场所,张孟虚也因此广交了琴友,相互间又促进和提高了琴艺。

成都古玩市场的逸闻与趣事

古华斋主,东方收藏2014 年第 2 期

著名的古琴演奏家王华德先生,不仅收藏了慈禧的古琴老师张莲芳的包括北宋十三制古琴在内的三张古琴,而且还拥有「大唐咸通二年雷威制」的「雷公琴」。

新聞

千年古曲回荡古堰

刘谨、侯大伟,新华每日电讯2003-04-06 第 2 版

中断了 7 年的都江堰放水节,在 4 月 5 日清明节又恢复了千年来古堰祭祀放水的内容。这一天,具有 2000多年历史的古都彩幡飞扬 、锣鼓开道 、群狮欢腾,呈现出一派祥和古朴的气氛。82 岁高龄的中国古琴大师王华德演奏的一首千年古曲流水,让中外游客体验了一回古堰水文化的神韵。相传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时,工程艰难险阻,故以古乐曲来鼓励人们。在此次放水节上,都江堰派出了近 30 人的古乐队表演,其中,王华德先生的古琴演奏独具神韵。王华德所用的这部古琴是唐代著名古琴制作高人雷威所制。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古琴的右侧刻有「大唐咸通二年雷威制」,照此推算,此琴已有 1142 岁高龄了。王华德介绍,如果仔细观察古琴,可以看到琴面和琴底已分别成蛇腹纹和碎冰纹状,这是千年来岁月在古琴身上遗留下的痕迹。都江堰距今已有 2000 多年的历史,都江堰景区的二王庙半山上,有一处音乐文物陈列馆,是为纪念著名蜀派古琴大师张孔山而修建的。张孔山在继承传统古琴曲高山流水的基础上,独创了「大打园」等演奏技法,描绘出岷江流水的各种态势。

琴王:娃娃学艺先要有德

大洋网–现代育儿报,2006-11-30

王华德:84岁的他被称作「蜀天琴王」,著名蜀派古琴大师张孔山的第四代传人,从事古琴艺术已近70年,是国宝级的古琴大师。

马妮:4岁,幼儿园小班学生,是「琴王」的关门弟子。

在中国传统的才艺教育中,代代相传是最重要的方式之一,「拜师傅—学成出师—带徒弟」,代代循环。这样的文化传递和教育链条里,一个师傅可能会有大量徒弟,能真正得到真传的少之又少。王华德也在这样的链条中「修炼」而成,现在,链条在他身上伸延。

琴王:学艺要苦得

84 岁的王华德这样归纳自己的一生:「苦难的童年,打烂仗的青年,成熟的中年,幸福的晚年。」「打烂仗」是老成都人的用语,形容底层社会的人为谋生东奔西跑颠沛流离的生活。

王华德少年学艺。8 岁时,他偶然听到一位道人弹琴,第一次领略到古琴难以形容的超然幽渺之美。14 岁的时候,他认识了开戏班子的第一位师傅,正式开始学艺生涯。「学 3 年帮 1 年,我读了 7 年私塾,师傅就叫我写戏牌、端茶收钱。」几年时间,王华德学会了琵琶演奏。1946 年,生活稍稍安顿后,24 岁的王华德拜著名古琴家易上达为师,开始与古琴的不解之缘。一生之中,王华德到处拜师学艺,先后师从易上达、龙琴舫、侯卓吾、张孔山、俞绍泽等古琴大家。小有琴艺的他在北京结识了著名古琴大师查阜西,被收做徒弟,被传授了更高的琴艺。能做这些古琴大师的徒弟,是王华德坚持、不怕艰苦的精神和好的艺德打动了他们。王华德曾每次徒步半天时间,去查阜西家学艺;还曾在数九天气,将双手插进冰雪,练手指灵活性。「学艺要苦得,除了悟性要高,还要坚持。」这就是王华德的学艺经验。

琴王:学艺要有德

从自己学艺的历位师傅身上,王华德得到,传递传统文化,教授的徒弟一定要品德好。「德艺双馨,先有德,后有艺。」收马妮做徒弟,王老是经过调查了的,马妮父母品德都好,还是扬琴艺术家江维芳的侄女。王老说:「学艺除了靠悟性,还要有德,父母也要有德。」王华德先对马妮进行启蒙,培养兴趣,传递传统古琴文化;然后再开始教授手艺。

王华德是一位德艺双馨、豁达开朗的老人,他评价自己的各位师傅说,大师们的艺德、品格和为人处世的雍容大气,令他获益匪浅。中国传统的「师徒」学艺方式中,我们往往能感受到,师傅不仅能将「本事」传递给徒弟,还能影响徒弟为人处世、品格的形成。

王华德如今有100多名徒弟,但是良莠不齐,对品德不好的徒弟,豁达幽默的王老也是送诗一首:「字都认不到,一天到处跑。随时向人夸,我是古琴家……」现在有许多社会才艺培训班,王华德对其中一些误人子弟的也有诗戏言:「快把钱交来,老师好安排。钱要多交点,给你弄巴适……」王华德说,学艺德为先,才能真正做好传统文化的传承。

成都再现「凤求凰」84 岁古琴大师娶学生

张欧,四川新闻网,2006-11-15

「白发配红颜,琵琶配七弦,高山流水遇知音,春江花月夜,和谐姻缘,欣逢盛世,空巢老人,幸福生活乐晚年。」昨日,琴台路文君酒楼寿禧堂里热闹非凡,现年 84 岁的中国古琴大师王华德与自己的学生、现年 59 岁的乐秀清在这里完婚。两人早在几十年前就认识,但今年 8 月才真正互生情愫,演绎了一出现代版的「凤求凰」。

好友道贺:送古玩,送祝福

须发尽白、一身唐装,昨日上午 10 时许,王华德老人端坐在寿禧堂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和新婚妻子乐秀清手拉着手。我省文化界、曲艺界德高望重的名流几乎都参加了王老的婚礼,连 93 岁高龄的车辐老先生也带着「琴缘」二字,坐着轮椅来了。人们高呼着「老顽童」「老神仙」,送上各种各样的贺礼——七绝、国画、古玉、牌匾……婚礼的前奏几乎成了精品古玩的现场展示。只见王老接过一幅国画展开,鲜艳的红梅呼之欲出,仔细一看,枝头上一对鸟儿若隐若现。有人大声叫好:「笔没到,意到了!百花新春,白头偕老!」

「流水高山喜出情,良宵佳偶自天成。莫愁入夜琴声杳,此刻无声胜有声。」四川省诗词协会理事马春是北京人,因仰慕巴蜀文化而到成都定居,他为王老送上了这样的祝福。众人纷纷表示:「王老是一个非常豁达、乐观的人,其活泼程度不亚于任何年轻人!」「年龄并不是爱情的障碍。」「对王老和乐老的结合,我们没有丝毫惊奇,只有惊喜!」

进行婚礼:走红毯,分三拜

中午 12 时许,来宾纷纷入席,婚礼进行曲响起,王老、乐老并肩走上红毯,众人情不自禁地起身鼓掌,目送两人走向前台。王老、乐老笑着双手合十,不停地向众人作揖。突然,五颜六色的彩条在两人头顶上绽开,主持人走上台,宣布婚礼开始。四川省曲艺团书记熊发学是主婚人,和王老有 70 年交情的车辐老先生是证婚人。

婚礼分三拜,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拜天地、拜高堂,在分别拜过主婚人、证婚人之后,王老、乐老相视一笑,依然是双手合十,进行夫妻对拜。在向来宾致辞时,王老手握话筒背起自己作的打油诗:「白发配红颜,琵琶配七弦,高山流水遇知音,春江花月夜,和谐姻缘,欣逢盛世,空巢老人,幸福生活乐晚年。」

两人以琴为媒,婚礼也别有深意地选择在文君酒楼举行——一曲凤求凰造就了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千年佳话。大家开始就餐时,王老、乐老特意搬来古琴助兴。在乐老的深情注目下,王老轻抚琴弦,高山流水叮咚而出……

琴缘佳话 以琴为媒 共同写就「我爱你」

王华德是著名蜀派古琴大师张孔山的第四代传人,从事古琴艺术已近 70 年,被称为「国宝级古琴大师」。据说他手中的古琴由中华第一制琴师唐朝巨匠雷威亲制, 已有 1000 多年的历史。上世纪 50 年代,王华德随周总理出访东欧。而乐秀清原在成都市东城区曲艺团弹琵琶,经常去听王老传授古琴技法。「前妻 5 年前去世后,我一直想找个既懂文艺又很贤惠的人相伴。观察了那么多年,她是最合适的伴侣。」王老打着「哈哈」,说着自己和乐老这段姻缘。乐老的好友汪盛君、胡筑蓉透露:「王老师早就喜欢乐老师了,要不然他怎么会每个星期五雷打不动地到悦来茶楼看乐老师弹琵琶?」

然而,虽然两人是 30 年的老相识,王老真正走近乐老,是在今年夏天。今年 8 月,乐秀清和几个好友相约到银厂沟白水河凤鸣湖避暑,汪盛君、胡筑蓉等人打麻将,乐秀清和王老不擅此道,就一起抚琴为乐。在此期间,王老大胆地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了乐秀清。「我之前从没想过竟会和自己的老师有这样一段姻缘!」乐秀清顾虑重重。虽然她明确拒绝了王老,但看到王老孤身一人,家里一团糟,她就有意无意地去照顾他,而这更坚定了王老娶她为妻的念头。8 月底,乐秀清终于和王老走到了一起。说起王老的求爱过程,汪盛君、胡筑蓉乐得合不拢嘴。原来,王老写了一个「我」字送给乐秀清,莫名其妙的乐秀清回了一个「你」字。随即,王老把「爱」字送到了乐秀清手中,两人共同写就了「我爱你」!

专程从美国赶回成都参加婚礼的刁秀星是乐秀清的闺中密友,她说自己今年中秋回国时,乐秀清才向她坦白和王老的婚事,「当时我很吃惊,总觉得有一定差距,第二天见到人后,对王老非常满意——人不错、有一颗童心、性格开朗、很幽默」。

古琴大师王华德昨仙逝

王嘉,成都日报2008-11-04 第 A11 版

昨日上午,蜀中古琴大师王华德因急性心肌梗塞去世,享年 88 岁。这位古琴大师的突然离 世,让蜀中众多古琴人痛惜不已。据悉,王老遗体告别仪式将于本月 5 日举行。

「昨天我们还在华阳晒太阳,没有想到今天他就走了,太突然了。」王老的妻子乐秀清双眼浸满泪水,2006 年她与王老喜结连理,没想到曾经的老师、丈夫,就这样永远离开她了。30 年 前,经朋友介绍,乐秀清拜王华德为师学习古琴。王老是乐秀清仰慕的老师,但她以前从来不曾想到,在年近花甲之际会和比自己大 25 岁的王老成为幸福的一对。2006 年,乐秀清和相好的姐妹们到彭州白水河畔避暑,恰好王老也来此避暑,其他老年人都以打麻将来消遣,偏偏剩下秀清 和王老这对不会打麻将的留在小院里弹奏古琴。这天,伴着河畔欢快的流水声,王老鼓起勇气, 向秀清表达了爱意,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乐秀清告诉记者,王华德是著名蜀派古琴大师张孔山的第四代传人,从事古琴艺术已近 70 年,被称为「国宝级古琴大师」。王华德的徒弟遍布全世界,人数超过 100 人。王老在美国成立的「乾坤琴社」里至今还有几十个洋弟子。乐秀清说,王老以前常到各处讲学,几乎每到一个地 方都会收下徒弟。昨日,王华德的弟子也纷纷前来送老师最后一程,美国的弟子也打来越洋电话问候。

昨日记者来到王老家中,看到四壁挂满了字画,最显眼的莫过于琴桌上的 4 把古琴。乐秀清抚着古琴回忆道,生性幽默开朗豁达的王老为了古琴甚至可以不吃饭、不睡觉,可以说爱琴如命。 生前,王老每日弹琴 3 小时,每次外出必带古琴,「一次我们去北京,在火车上乘客看我们背把古琴,王老又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大家都以为我们是江湖卖艺的。王老听后也不生气,乐呵呵地与周围的乘客一道畅谈古琴魅力。」

乐秀清说,王老生前最喜欢用右侧刻有「大唐咸通二年雷威制」字样的古琴演奏。此琴有 1140 余年历史,雷威是唐代著名的古琴制作高人,所以,王华德老先生的这把琴亦称「雷公琴」,是 一把罕见的古琴。王老用这把古琴弹奏其代表作醉渔唱晚流水忆故人等,深得听众喜爱。

乐秀清透露,王老生前有两个愿望,一个是明年与弟子一道举行古琴演奏会;另一个是到美国去传播中国的传统音乐。如今,这两个愿望只能由弟子来完成了。

「蜀中琴王」 四川省古琴大师王华德去世

辜波,成都商报2008-11-04

都江堰畔,江水拍岸。一把来自唐代的「雷公」古琴边,须发皆白的老者凝神屏息。他的手指拂动间,或飞瀑悬泉,或激浪奔雷。悠悠流水琴声与滔滔江水一道奔腾……

这样一幅令人陶醉的水墨画卷你一定不会陌生。但在昨天,「雷公」古琴痛失知音,这幅画卷也就此徐徐合上。昨晨 6 时过,被誉为「蜀中琴王」的王华德先生,突然被急性心肌梗塞夺去了生命。一代琴师,就此在八十八岁之际抚完人生的最后一段乐章。

高山流水遇知音 跌宕起伏人生路

先生端坐路旁,焚香摆琴。一曲高山流水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金大侠偶拾「知音」,深感惊喜,上前双手合十致谢。

2003 年清明,都江堰放水节上,一把七弦古琴横放江边。琴旁,一名着黑紫缎面外套、须发皆白的老者飘然坐下。「咚、咚」三声炮响。几个剽悍堰工用力一拉,拦河杩槎散落下来,露出决口。顷刻间,滔滔江水汹涌而出。一曲铮铮作响的流水,随即从老者手中激扬飞出。琴弦上,但见双手猛滚慢拂、抹挑勾剔,如蛇般游走。琴声时促时缓,若江水逶迤———弹出这段古堰水文化乐章的,乃是在古琴界赫赫有名的王华德先生。彼时,王老已经82岁高龄。因之古琴相伴、白须鹤发,恍若往古高士,令人印象深刻。

在 2004 年夏末,恰逢金庸到访青城。在五洞天,先生端坐路旁,焚香摆琴。又是一曲高山流水,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金大侠偶拾「知音」,深感惊喜,上前双手合十致谢。西蜀琴剑社社长宋燕春是王老弟子。当时她陪同在旁。王老对金大侠说:「这个机会千载难逢,‘高山流水’送给知音啊!」此为佳谈。但这些浪漫的场景,从此止为记忆。

跌宕起伏人生路

王华德曾打趣自己有「人生三部曲」:苦难的少年、打烂仗的青年、成熟的中年。王华德出身贫寒,8 岁时,他去道观闲玩,为道士弹琴时所痴迷。14 岁时,即拜民间艺人学习四川清音伴奏,从此走上艺术道路。从 1946 年开始,相继拜著名古琴家易上达、龙琴舫等人为师,学习古琴。因而得蜀派真传。十八岁出师后,由于他的多能与才干,不断被艺界同仁和观众所熟知。川剧名角周企何还曾邀他进入川剧「三庆会」,专门为周的夫人做琵琶,三弦、南胡伴奏。新中国成立后,王华德在省川剧团、省歌舞团曲艺队、省曲艺团辗转。上世纪 50 年代,他随团走出四川,有机会同北京的琴坛名宿查阜西、溥雪斋等游学、雅集参加琴会,学习古琴和琵琶,艺遂大进。1959 年,他还被调到文化部带领组织的中国艺术团,到东欧多国巡演。

文化名人车辐昨日回忆,1952 年,他们赴朝慰问时,曾亲见王华德演出,深受触动,「王华德的手很硬,弹琴时犹如冰剖一般,手感很好。」车辐突闻噩耗,难以言表,独自去书房翻出两人合照,在背后记下:华德老师,胸病去世。并嘱托儿子亲往悼念。

琴瑟合鸣话佳缘

「君唱清音我伴琴」,「清音响彻锦官城」。而王华德和妻子那段琴瑟合鸣的佳缘,更是在曲艺界传为佳谈。1938 年,年少的王华德在少城公园现人民公园为黄河灾民赈灾义演时,与年方 17 的黄德君相逢。王华德怦然心动,故意将一只黄狗推出去,惊吓黄德君。这段短暂的邂逅,让王华德度过了 7 年的单相思。终于,1945 年,两人再次相遇,携手走到了一起。此时的黄德君已经是「锦城歌后」。黄德君珠圆玉润的嗓音、王华德的琵琶伴奏,曾风靡一时。「君唱清音我伴琴」,「清音响彻锦官城」。这两句诗词,形象地概括了他们那段琴瑟共鸣的舞台生涯,60 年来,这对艺术家相濡以沫,走过了漫长人生。2005 年清明,白发苍苍的王老端坐于「凤凰故园」,如怨如诉地弹起一段伤感的琴音。一曲毕,又换一把琵琶。眉目间满含深情。

2006 年 11 月,王华德再结良缘,对方是他的学生乐秀清。两人的年龄相差了近 30 岁。「我写一个『你』字,一个『我』字拿给她看,过了几天又在中间加上了一个『爱』字,我就是这样表白的,她就同意了」,有着一颗童心的王老,这样描述自己的这段忘年之恋。

「雷公」何处觅知音

缶里乾坤在,琴中日月长。王老为琴房取名为「缶琴堂」,镇堂之宝为「雷公」琴。

昨日上午,老东城根街。省曲艺团大院。一阵婉转的琴音流出,但不见王老抚琴的身影。每日起床,王老必抚琴数小时,无人敢扰。即便友人来访,他也会弹完手中曲子,再去开门。为习流水指法,他还曾数次去宝瓶口「听水」。更曾在雷电交加时,独行野外。先生豁达开朗。老同事徐述每次撞见王老,他都会开怀大笑,「我还不得走,我要活到120岁。」先生喜交朋友,门下弟子众多,遍及海内外。

不过,他最宝贝的就是他的「雷公」琴。该琴右侧刻有「大唐咸通二年雷威制」的字样。照此推算,此琴大约已有 1140 余年的历史。而雷威是唐代著名的古琴制作高人,所以王华德老先生的这把琴亦称「雷公琴」,是一把罕见古琴。外孙女有次拍打他的古琴,却惹得老人家雷霆大怒,差点「动粗」。乃至他每次离蓉外出,不论远近,都会带上古琴。

昨日,昏暗的缶琴堂里,古琴犹在,余音绕梁……

成都古琴圈

石鸣,西部广播电视2008 年第 12 期:

王华德一生与古琴相伴,不仅用他那把来自圣唐的「 雷公」 琴演绎了自己人生的传奇,也演绎了古琴在当代的传奇。年转部寸代,王华德曾用「 雷公」 琴为毛泽东、周恩来等政治家轻抚流水。2003 年清明,都江堰放水节上,须发皆白的王华德再次用他那把「雷公」 琴,人琴合一地演绎了那曲流水。面对江水拍岸、让川西平原两千多年来「 水旱从人」 的都江堰,王华德凝神屏息,他的手捆拂动间,或流水徐徐,或飞瀑悬泉,或激浪奔雷。悠悠流水琴声与滔滔江水一道奔腾⋯⋯这是多么浪漫的一曲古堰水文化乐章,这是天地间多么令人陶醉的一幅水墨画卷。2004 年夏末,恰逢金庸到访青城山。在五洞天,82 岁高龄的王华德端坐路旁,焚香摆琴,又是一曲高山流水,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金大侠偶遇「 知音」 ,深感惊喜,忙上前双手合十致谢。西蜀琴剑社社长宋燕春是王华德的弟子,当时她正陪同在旁。王华德对金大侠道:「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高山流水送给知音啊!」

当代琴人的文化修为与文人认同——古琴文化遗产保护现状调查之六

施咏,交响2011 年第 4 期

由另一川派琴家王华德与王孝纲在成都「王孝纲书画艺术学校」内组织成立的古琴馆「缶琴堂」,即是在这所以教授书画为主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校中将琴棋书画作为一个文化整体来教授学习。而试图做到令「琴者善画,画者鼓琴」。

評論

阿城:音乐是种生活方式

三联·爱乐2007 年第 5 期

四川的王华德老先生,同样的曲子他弹出复调来,用的唐代琴,声音大,狂! 不过从小听洋乐的人,会不习惯古琴,会觉得有点「左」,那是因为音律不同。搞音乐的人不懂音律是大问题,音乐学院就不教音律。

听乐小札(四)高山流水

松庐,,2019-08-10

出川入陕时,途径“蜀道第一道”的金牛道。⋯⋯

此时,随身耳机中播放的是香港雨果唱片公司于1989年录制的古琴专辑《蜀中琴韵》,收录蜀中琴王王华德演奏的琴曲十二曲,列为《醉渔唱晚》、《高山》、《流水》、《忆故人》、《佩兰》、《猿鹤双清》、《水仙操》、《洞庭秋思》、《普安咒》、《广陵散》、《潇湘夜雨》、《短清》。王华德少年时随民间艺人学习四川清音和琵琶伴奏,至24岁方拜蜀派名家易上达、龙琴舫为师练习古琴,30岁后赴京,从查阜西、溥雪斋等琴坛名宿游学雅集,苦练不辍,艺遂大进,终成一代大家。雨果公司从80年代中期开始,有计划地抢救录制老琴师晚年演奏,加以整理发行。除《蜀中琴韵》外,还有《广陵琴韵》、《吴门琴韵》、《姚江琴韵》、《闽江琴韵》等系列专辑,洋洋数十种,蔚为大观,对于弘扬古琴文化,可谓善莫大焉。

凝神静听王华德的琴声,除古琴特有的超然幽渺外,另有一种刚劲激越之意,正是蜀琴风格。曾读朱长文《琴史》记唐人论琴,“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有国士之风;蜀声躁急,若急浪奔雷,亦一时之俊”,今日听之,足以印证。

面对真山真水,耳边反复萦绕的是《高山》、《流水》两首琴曲。《高山》、《流水》,源自伯牙、钟子期知音故事,本只一曲,唐时分为两曲,经历代流传演变,至清末川派集大成者张孔山青城悟道后改定传谱,加入七十二滚拂手法,琴曲的动态表现臻入化境。《高山》一曲,琴声一起,如入穷岩深谷,千峰竞秀,魏巍乎高不可测。音调一转,又恍如蜀山道中,繁花竟放,百鸟和鸣,使人应接不暇。一曲终了,感觉清微淡远中见深沉,刚柔相济中出雄奇,直现川派琴风的古拙朴实、潇洒落拓。而《流水》一曲,更显恣肆豪迈、峻急奔放。起首之音,时隐时现,犹如置身峰峦,云雾缭绕,飘忽无定。琴声转段后,化为泛音,触目溪流潺潺,瀑布飞溅,铮铮淙淙滴幽涧,清清冷冷渄细流。至高潮处,琴声激昂,汇成洪流,汹涌澎湃,万马奔腾,摄人心魄,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万壑争流之际。而后声势转弱,恰如轻舟已过,势就徜徉,时而漩涡翻滚,时而余波激石。曲末流水之声复起,缓缓收势而终。

微博豆瓣

@ 雨果老易,2014-09-23

蜀中琴韻(一)王華德,再版重新用DAT製作母帶。1987年我指揮香港愛樂民樂團和成都民樂團在紅旗劇場演出時,就錄了王華德的古琴,那幾年沒敢出是1他呼吸聲有點大;2他的節奏音準「比較特別」。我也摸不準搞不透,後來拿了錄音小樣請教林友仁,他說這是狂草纔能領悟。後來1992去成都重新再錄就出版了。王老樂天豪爽琴如其人,對面照雖有意境但嚴肅。

豆瓣 @ 冷仙,2012-12-14

硬著頭皮聽聽還是有可取的,技術退步但意思沒問題,估計是多年不練琴被雨果催了録的。

@ 卞鸿銘-非遗,2016-07-29

子庄先生有一段题画的文字:“余听王华德鼓猿鹤操,情景宛然,当是精思苦练万遍后始得之者。前人云:用笔如弹琴。试以琴韵写吾山水,能天机活泼,形似在其中矣。”:“画中有声不在笔墨而在意度,观者可以目闻也。”由此可见子庄先生的画是从哲学的高度,通过节律和韵律的追求而直抵艺术生命的本原。

@枝鸣Zz,2016-01-31

刚刚受到了惊吓!!!在听王华德先生弹的短清然后本来手揉弦的轻微声音我一直就觉得是呼吸声然后不知道为啥可能很久没带耳机不太适应这么近的声音然后突然有一阵呼吸声特别真切然后这时候窗帘莫名其妙的被吹起来了我背后一阵凉风我一哆嗦妈呀叔夜你是来看我这脑残粉了吗别笑我真的很惊悚啊啊啊啊[拜拜]

線索

民间艺人——我的音乐老师

冯光钰,音乐探索2001 年第 3 期

接着,又采访了李月秋、熊青云、王华德、黄德君、吴玉君及邓汉卿等清音名艺人,记录了他们的一些名作。

大篆人生

周琳·涟漪小榭,感受幸福,2015-05-16

聊到「蜀中琴王」王华德老师的琴箫合奏。记得老友曾经提到过来成都拜王华德老师为师学习古琴的往事。孙老师还是老友陈小江的古琴师父「蜀中古琴王」王华德老先生的忘年交好友。感叹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不管怎样相识,世间的有缘人始终有机会相见的。

三、錄音

出版錄音唱片:

  • 雨果唱片蜀中琴韻 一,1992 錄製
  • 雨果唱片兵車行流水一曲,1987

未出版錄音:

王華德未出版錄音 發布於我的 B 站

這些都是幾十年歬的歷史錄音了,在一張自刻的碟子上,保存在何老那。兩三秊歬我借來倒在電匘上,去秊我放到了乾坤琴社的硬盤上,這次發網上吧。一來方便師門聽,二來讓更多人知衟王爺爺的琴風,三來資料散布開來不易散佚。

有古琴和四川清音琵琶伴奏兩部分。王老的琵琶也是一絕。古琴的音質很差,錄音環境也很差,還有外面小孩的聲音,估計是在家裏敎學旹錄的。

樂秀清老師說:

此單聽蜀僧濬彈琴王老譜曲,由臺灣琴友帶囘臺灣,在中正音樂廳演出錄音,簫張淸治,琴、歌是張先生的學生彈唱。

其中㝡抓耳朵的是廣陵散。貼一篇郭兄在羣上和朋友圈上發的,寫得很好。

沾琴社師兄的光,有幸聽到了師爺未出版的廣陵散,雖然錄音文件音質不如專業唱碟錄制背景那麼乾淨,但我箇人卻非常迷戀這段錄音。那種豪放不羈的俠義,比雨果唱片公司出版的版本更令人迷醉。

曾經自己寫了一篇關於廣陵散理解的粗陋見解。如今看來,師爺用琴曲所詮釋的廣陵散比我這篇拙劣的文字可要到位得多!閉眼細聽,那位集市高歌的俠之大者,自琴曲中向我走來。而這份如高陽酒徒的氣勢,只有同樣的俠者纔可以詮釋。雖未能蒙面,引爲憾事。但聽琴識人,師爺其人可見矣。於後文附上拙作一篇,以顯師爺琴曲珠玉在前。

本文爲襯托前一篇說說當中,師爺所彈奏的廣陵散珠玉之美,相比之下,只能算作是如瓦礫的愚見了。諸位看官且湊合著看。

丈夫許國不必相送

上周日,參加朋友組織的一場觀影活動,一部特殊的電影捍衛者沒有當今商業片迎合市場的小鮮肉或煽情。一部講述二戰影響中國後來戰局,但不爲人所知的「寶山保衛戰」—— 1937年8月31日至9月7日,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九十八師二九二旅五八三團第三營營長姚子青奉命堅守寶山城,與日軍浴血奮戰七晝夜,經過激烈的巷戰肉搏戰,終因敵眾我寡,姚子青和全營官兵壯烈殉國。

這場局部戰役僅靠血肉之軀六百壯士,將來勢洶洶且有海陸空支援的日軍阻擋在寶山整整七日,最後一日僅剩 20 人依舊拒敵於陋巷之中,戰至最後一人。爲後來的淞滬會戰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這部結局早已注定的慷慨悲歌,作爲後人看來也不禁唏噓。如今這段歷史早已被後人所遺忘,大多只記得淞滬會戰之慘烈,卻不知五百健兒齊殉國,中華何止一田橫。田橫五百士者,不過忠一君耳。而此六百壯士,卻是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兩千多年前的戰國也曾有此一幕,易水之上,壯士負劍前行。爲救一國,走向一條結局早已注定的必死之路。吟唱著那句流傳千古的歌謠「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漸行漸遠,歌聲與背影皆消失於皚皚白雪之中……

於是荊軻成爲了戰國第四位刺客,也是四大刺客里唯一一位失敗的刺客,卻是中國最家喻戶曉的刺客,甚至成爲俠客的代名詞。其原因便是他不再是一箇單純的刺客,刺客者不外乎三種:

  1. 收人錢財,殺人辦事
  2. 國士待之,以死報之
  3. 丈夫許國,不必相送

戰國四刺客:專諸刺王僚,要離刺慶忌,聶政刺俠累,荊軻刺秦王。

要離者僅是第一種刺客,而專諸與聶政者可算第二種。前者亡命之徒耳,後者以箇人之得失,性命相報知遇之恩,可算知恩圖報之士耳。然荊軻以一國之安危,不遠千里刺殺與他毫無關係的秦王政,此等大義可謂國士無雙,第三種當之無愧。

有意思的是,有一首非常出名的琴曲廣陵散便是關於其中一位刺客的,「廣陵」是揚州的古稱,「散」是操、引樂曲的意思,廣陵散的標題說明這是一首流行於古代廣陵地區的琴曲。這是我國古代的一首大型古琴作品,它萌芽於秦、漢時期,那時還叫做聶政刺韓王曲,到魏晉時期它已逐漸成形定稿。隨後曾一度流失,後人在明代宮廷的神奇秘譜中發現它,再重新整理,纔有了我們今天聽到的廣陵散。琴曲的內容據說是講述戰國時期聶政爲父報仇,刺殺韓王的故事。聽到這裏是不是感覺有什麼不對勁?

對了,除了名字一樣好像故事框架都已經不一樣了,歷史上的聶政受韓相俠累政敵的委託,去刺殺這箇與他毫不相關的人。無關大義,頂多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罷了。那這首聶政刺韓王曲是如何形成的呢?

恐怕經過幾百年藝術的加工後,這聶政的老瓶里裝了新酒後,就有點面目全非了。首先刺殺對象從一箇大權獨攬的韓相,升級成了暴虐殘忍的韓王。而毫不相關的刺客聶政成爲了暴政的受害者,被加以了殺父之仇的戲碼。最後刺殺韓王變成了國仇家恨的義舉,而聶政也搖身一變成爲了爲民除害慷慨赴義的無雙國士,上演了一出戰國版的刺客復仇記

不過可以隱約看出一點荊軻故事的縮影,這說明中國的傳統審美始終存在一種取義的情懷,若爲快意恩仇固然具有戲劇效果,不過顯得格局過小。因此在其爲父報仇的基礎上,再賦予爲萬民誅除暴君的正當性以後,這便成爲了一箇可以爲萬世傳頌的故事。不過這只是這箇故事的前半段,到後來,可能是因爲嫌漢朝人沒文化,於是改了箇名字叫廣陵止息,魏晉時期的「國民偶像」嵇康以此曲作爲其臨刑前,告別歌迷演奏會的主打曲目以後,瘋狂的不只是當時的眾多送行的粉絲,也有後世的文人,此曲從此便被打上了慷慨大義的烙印,被眾多不明眞相的吃瓜群眾以以訛傳訛的方式,大肆渲染此曲源自於鬼神,嵇康之後已成絕響……

以至於現在還有一些不瞭解古琴的朋友,時常會問我這樣令人汗顏的問題:古琴里是不是有一首叫廣陵散的曲子失傳了?

從關於廣陵散的種種,我們可以看出華夏民族崇尙捨生取義的悲情英雄,在大義之前沒有成敗高下,因爲那些箇離去的悲壯背影都是偉大的,丈夫許國,不必相送。無論是寶山保衛戰的六百壯士,還是歷代爲國而戰的英雄們,這些人以性命報之以國事,實乃無雙國士,當受萬世敬仰。

此文謹獻給歷代爲整箇民族與國家存亡捨生取義的英雄們。

四、視頻

1

好心人發的:采访古琴大师王华德,2021-03-29〔傅海納採訪王華德的視頻,二十多分鐘,太難得了!可以清楚看到他彈琴的動作。〕

見我的 B 站頻道 川派琴家王華德先生影存 。共三箇視頻:

2

紀錄片世界遺產在中國介紹青城山都江堰一集的末尾,王華德飾演張孔山,演奏流水。〔2021 年 9 月被下架了,說侵犯版權,可一共才一分半鐘,服了〕

3

20071005 的影像是我從老師那複製過來的。

2007 年 10 月 5 日,王華德擺龍門陣,大家笑得十分歡樂。

「琴者,情也;古琴,古代人之感情。弹琴要干净。」

「什么叫做人?能做的事情就做,不能做的事情就不要做。哈哈哈」

见溥雪斋:「五十张琴,半百琴斋。」「溥老,梅花三弄;査老,潇湘水云;李老,塞上曲;蒋老,虞舜熏风曲。溥老拿个鼻烟壶壶儿:『你是成都啊,重庆啊?你来弹什么曲子啊?』我三十几,他们七十几,我说『后学,后学。来听大家学习的。』溥老:『不是不是,我们不欢迎听的。』我自己写起,川派,醉渔唱晚。他们没得。『你最年轻,你开台。』査老:『勇敢。勇敢。』哈哈哈哈」「溥老是王爷,请的全国最高的琴师教的。教慈禧太后弹琴,把朝服穿起,四点过穿得归归逸逸的等到。西太后起来过后,要跪倒教。『老佛爷,这是挑啊。』西太后指甲这么长,啷个挑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签证也麻烦,我去美国讲学,签证。『到美国去你们什么关系?』我说师生关系。『那边给你的邀请函。』『你这个古琴跟医学有啥子关系呐?』我说咋没得关系呐,我们音乐是宫商角徵羽,医学是心肝脾肺肾。哈哈哈哈。黄帝内经第四十四篇上写的,你去査。年轻出去不到,身份证写了,八十一。」

「有好多钱,我说一千块钱人民币,用不脱!」「吃啥子嘛,一样都吃不得,味道不对,脑壳都打昏。」

「在那过中秋,2001 年过的中秋。」

4

教别人弹勾挑。可以看到王先生的手太有力了。

五、照片

以下圖片均經過神經網絡放大,再加上我的處理,第 1、2、4 張經過神經網路上色;大致按時間排列。

1954 秋與龍琴舫、喻紹澤、卓希鍾老師合影。據王華德學生王錦生介紹,後左是抗戰時期跟隨王先生學琴的,沒有說他的名字,只聽說他在西玉龍街開了家舊書店,「躲警報」時老師和他兩個人用架子車拉著書往城外跑
1979 春,蜀新琴社在杜甫草堂雅集。後排左起:何朝現、王華德、喻紹澤、何寧、韓光明,右一:黃光緒,前排左二起:俞秦琴、曾成偉,右一:俞伯蓀

約 2004 青城山
約 2006 夏。其一
其二
其三
2006-09-27
約 2006-10-21「成都·中国古琴国际艺术节暨文君文化节」其一
其二
其三
約2006-11-14
2007-10-05。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六、琴譜稿

老師讓我不要把譜給別人,因爲這些曲子都是不成熟的,不過我還是願意放上來,大家可以共同批評,共同改進。感興趣的琴友用郵箱聯繫我就好。都是去秊前秊記的了,很中二,還有很多沒記,現在也沒這功夫。我記這箇只是爲了保存一點資料,順帶可以方便記性不太好的師弟師妹們其實都是叔叔阿姨級別的學琴。

  1. 我的一些特殊記譜符號的說朙
  2. 何老師傳譜髙山
  3. 王華德錄音記譜髙山。非常短,但結構完整,王老改編㝵非常妙
  4. 何老師傳譜佩蘭
  5. 王華德錄音記譜佩蘭
  6. 王華德錄音記譜猿鶴雙清
  7. 何老師傳譜神人暢
  8. 王華德錄音記譜醉漁唱晚
  9. 何老師版醉漁唱晚
  10. 何老師傳譜梅花三弄。跟通行版大體相同

據何老說,王華德猿鶴雙清神人暢二曲學自侯作吾。學的時候何老的猿鶴雙清與王華德錄音有些不一樣,我當時也沒記譜,是後來根據何老的將錄音的記下來,所以現在都彈的錄音版的。

神人暢西麓堂的很是不一樣,部分泛音進行了簡化,歸到一箇徽位上,走音也進行了改造。畢竟我現在學到的經手了矦作吾、王華德、何老三箇人,不知道是誰做出的改動比較大。此曲僅見於西麓堂,我還是想忠實於原譜彈,現在兩箇版本都在彈。

佩蘭是何老㝡珍之寶之的,他學此曲時王爺爺記性已不大好,而且他師母已神志不清,學㝵很艱難,每次可能只彈㝵了一句,王爺爺還經常彈錯或者忘記。我是根據何老版的將錄音版的記下來,兩箇版本都有譜子。何老版的或許有些殘缺,但與錄音版有些不一樣,或許可以反映王華德 1991 秊之後的彈法。我現在彈的錄音版的,但何老版的也可作爲資料留存。

王華德的髙山流水頗可見矦作吾的㬌子,或許也跟他學過。

醉漁唱晚一曲,當秊是王華德把譜抄了帶給査阜西的,所以他大槩是㝡早彈醉漁的一批人吧。何老版的跟錄音版也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