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12簡帛»

清華簡《厚父》

研一上選修課先秦史的筆記。老師發下沒有標點的簡體字,我掃描轉換成繁體,句讀。幸虧這段時間都在讀尙書,在維基上一搜,大都有。阿拉伯數字是簡的序號。老師帶著讀,其實只在關鍵地方進行提示。而且爲何不跟傳世文獻對照著讀呢⋯⋯
站慶三週年讀者感恩!詳見主頁封面

史記田儋列傳螫,漢書田儋傳作「蠚」中山王鼎若通赦

厚父

到底是夏書還是周書?

簡 1 之歬是否還有,不淸楚

這篇是趙平安整理的。以下是老師的隸定:

□□□□王監嘉績,問前文人之龔明㥁。

王監劼⿰糹朿⿱尒⿰昬耳前文人之⿰龍兄明㥁

馬楠尚书金文互证三则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二○一四年第一一期

近出淸华简说命下云 :「余旣 (諟) (劼) (毖)女(汝)。」“ ”字从“吉”无误,可见酒诰“劼毖”并非“诰毖”之讹。 “劼”字训诂或可从金文异文中得到确解。李学勤先生戎生编钟论释一文指出,戎生编钟(近出一27-34)、晋姜鼎(集成2826)所载事件、文句可相对照,如 : 劼遣卤责(积),俾谮征緐汤。 (戎生编钟铭) 嘉遣我易(锡)卤责(积)千两(辆)。 (晋姜鼎铭)“劼遣”、“嘉遣”义同。李文以为“‘劼’字实系‘嘉’字的省体。‘嘉’,释诂‘:善也’”[4], 是非常正确的意见。酒诰、淸华简说命下的“劼毖”当释作嘉告“,劼”用作“毖”的副词。

王若曰:「厚父!遹聞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大山〕川,乃降之民,建邦。1、

王若曰厚父⿵戊⿱一虫⿱尒⿰昬耳禹川乃降之民建⿰⿱日又頁邦。

監:視

遹:發語詞。

聞:問

龔:恭敬顯明的㥁業。

啓隹后,帝亦弗⿱巩又之經㥁少,

上帝不擔心啓的㥁行少。

命咎䌛下爲卿事。茲咸有神,能格于上,2、

命咎䌛下爲之卿事。茲咸又神,能⿱吅各于上。

茲:此。當時活著的人:啓,有神的就說的禹

知天之畏哉,問民之若否。隹天乃永保夏邑,在夏之哲王。

智天之畏𢦏⿱尒⿰昬耳民之若否隹天乃永保⿰⿱日又頁邑才⿰⿱日又頁之⿰⿳屮二屮刂王。

畏:威。知道上天的威嚴。

無逸:民否則厥心違怨,否則厥口詛祝。

若否:知道民所肯定的,民所否定的。

永:長

哲:明

廼嚴畏寅皇天上帝之命,

廼嚴⿰礻寅畏皇天上帝之命,

無逸:昔在殷王中宗,嚴恭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懼不敢荒寧。【疏】嚴恪貌恭心敬畏天命,用法度治民,敬身畏懼,不敢荒怠。

朝夕肆祀,不3、盤于康,以庶民隹政之龔。

盤于康,老師作盤不康

朝夕⿰⿳彑𠂊巾聿祀不盤于庚以庶民隹政之⿰龍兄

肆:陳列。老師:不太適合專有祭名

盤:樂

康:安

龔:恭敬

天則弗斁,永保夏邦。其在時後王之饗國,肆祀三后,永敘在服。隹如台?」

其在時,老師作其在此

天則弗⿱白矢永保⿰⿱日又頁邦其才寺⿱後口王之卿或⿰礻聿祀三后,永⿱敘口在服隹女⿰⿱厶心刁

斁:【說文】解也,厭也。【書·太甲】朕承王之休無斁。【傳】我承王之美無厭。

我之前斷的是「隹如台厚父⋯⋯」「其在此后」。

「隹如台」意思應該是要照我說的做。老師:怎麼樣?

后王:夏代的王

三后:應該還是夏代的三箇王,整理者猜測:禹、啓、孔甲。

厚4、父拜手稽首,曰:「者魯,天子!古天降下民,設萬邦,作之君,作之師,

厚父拜」稽:曰:「者魯天子!古天降下民埶萬邦⿱乍又之君⿱乍又之師。

上古音:tjaːʔ raːʔ

隹曰其助上帝亂下民。之慝王,廼竭5、失其命,弗用先哲王孔甲之典㓝,顚覆厥㥁,淫湎于非彝。

隹曰其⿰⿳𠦄田厶力上帝𤔔下民之匿王廼渴⿰爿兔其命弗甬先⿰⿳屮二屮刂王孔甲之典㓝眞⿱復口氒㥁湳湎于非彝。

「王」是誰?時王。

假設遇到了不好的王。

如果斷句爲「其助上帝亂下民之慝。王廼竭失其命」

「厥㥁」是孔甲之㥁還是慝王之㥁?

廼:表假設

顚:【小爾雅】殞也。【釋名】倒也。【書·微子】告予顚隮。【疏】謂從上而隕

覆:倒也。【易·鼎卦】鼎折足,覆公餗。【書·胤征】顚覆厥㥁。〔旣肰胤征是僞書,看下王鳴盛怎麼說的。〕

天廼弗若,廼墜厥命,亡厥邦。6、

天廼弗若廼述氒命亡氒邦

可問題是厥只能用於第三人稱,不能說「你的」

隹此下民,共帝之子,咸天之臣民,廼弗愼厥㥁,用敘在服。」

隹寺下民⿰工隹帝之子咸天之臣民廼弗⿱⿰仌斤心氒㥁甬⿱敘口才服

共:【說文】同也。【玉篇】同也,衆也。【廣韻】皆也。【增韻】合也,公也。——【前漢·王褒傳】共惟秋法,五始之要。【註】服虔曰:共,敬也。師古曰:共,讀曰恭。

1、下民是帝之子,是天的臣民。2、下民和帝之子都是天的臣民。1 好一些,因爲文獻中從沒有下民是帝之子。

敘:【說文】次第也。【爾雅·釋詁】敍,緒也。【疏】敍,謂次敍。【書·舜典】百揆時敍。【疏】皆得次序。

服:職也。【書·旅獒】無替厥服。【傳】使無廢其職。

王曰:「欽之哉,厚父!隹此余經7、念乃高祖,克憲皇天之政功,廼虔秉厥㥁,作辟事三后。

王曰欽之𢦏厚父隹寺余經念乃高且克𡩜皇天之政工廼虔秉氒㥁⿱作又辟事三后

「廼虔秉厥㥁」主語是厚父?

肆如其諾龜筮之言,亦勿可擅改,茲8、小人之㥁。隹如台?」

⿰⿳彑𠂊巾聿女其若龜⿱筮口之言亦勿可⿺辶叀改茲少人之㥁隹女⿰⿱厶心刁

小人:下民

厚父曰:「嗚呼,天子!天命不可從斯,民心難測,

厚父曰嗚呼天子天命不可漗斯民心難測

漗——撞,或漗——法——廢

天命不可察

上古音: qaː qʰaː

民式克恭心敬畏,畏不祥,保敎明㥁,9、

民弋克共心⿱艹勹愄畏不恙⿰女呆敎明㥁

式:用在動詞前,表示希冀盼望的語氣

畏不祥:居安思危?

保敎明㥁:保全學習明德。

愼肆祀,隹所役之司民啓之。

⿱⿰仌斤心⿰⿳彑𠂊巾聿祀隹所役之司民啓之民其亡⿰京欠

  • 【高宗肜日】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無豐于昵。【傳】王者主民,當謹敬民事。民事無非天所繼嗣,以爲常道者也。天以其事爲常,王當繼天行之。祀禮亦有常,無得豐厚於近廟。若特豐於近廟,是失於常道。高宗豐於近廟,欲王服罪改修也。
  • 酒誥勿辯乃司民湎于酒【傳】勿使汝主民之吏湎於酒言當正身以帥民
  • 【說文】教也。【玉篇】開發也。【書·堯典】啓明。【傳】啓,開也。

讓主民之吏

民其亡諒,廼弗畏不祥,亡顯于民,亦隹禍之卣及,隹司民之所取。10、

廼弗畏不恙亡㬎于民亦隹䯉之卣及隹司民之所取

  • 【說文】信也。【詩·小雅】諒不我知。【鄭箋】信也。【朱傳】誠也。【禮·內則】請肄簡諒。
  • 又見也。【玉篇】明也,覿也,著也。【書·泰誓】天有顯道,厥類惟彰。【傳】言天有明道,其義類惟明。

誰「亡顯于民」?

今民莫不曰:『余保敎明㥁,亦鮮克以誨。』

今民莫不曰余⿰女呆𡥈明㥁亦鮮克以誨

綜合這句話,「亦」應該放在句子中閒。

  • 洛誥〉我又卜𤁄水東亦惟洛食伻來以圖及獻卜
  • 盤庚予若𥸤懷茲新邑亦惟汝故以丕從厥志
  • 君奭〉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亦惟有若虢叔有若閎夭
  • 惟尹躬先見于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

算了,沒結果。

  • 【書·立政】謀面用丕訓德。【傳】謀面者,謀人之面貌也。

曰:民心隹本,厥作隹葉。矧其能丁良于友人,廼宣淑厥心。11、

厥作隹葉,老師作厥作爲葉

曰民心隹本氒⿱作又隹枼引其能丁良于⿱友日人廼洹弔氒心

丁良,約相當於良實

  • 亦。书经·康诰:「元恶大憝,矧惟不孝不友。」
  • 友在西周是族人的意思。

能正直對待友人的那些人

若山厥高,若水厥淵。如玉之在石,如丹之在朱,廼是隹人。

若山氒高若水氒𣶒女玉之才石女丹之才朱

曰:天陰司民,厥升汝佐之服于人。

民式克12、敬㥁,毋湛于酒。

曰天⿱今見司民氒⿰彳升女⿸𠂇日之服于人民弋克⿱艹勹㥁母湛于酉

如果把這一句放到前面竟然會好得多。

民曰:『隹酒用肆祀,亦隹酒用康樂。』

民曰隹酉甬⿰礻兔祀亦隹酉甬庚樂

曰:酒非食,隹神之鄕,民亦隹酒用敗威儀,亦隹酒用恆狂。」13

我原來斷的「隹神之鄕民」

曰酉非飤隹神之卿民亦隹酉用贁畏義亦隹酉甬⿱亙心疰

顧命:思夫人自亂于威儀

酒誥:用燕喪威儀

王晖:淸华简厚父属性及时代背景新认识——从“之匿王乃渴失其命”的断句释读说起史学集刊2019年04期

该篇所述有禹、启、皋陶、孔甲、桀等人物及事件,这种历史背景就完全可以排除"夏书"说;因完全未提到商王及其有关历史经验和敎训,也不能说是"周书";其属性应为"商书"。从厚父所反映的天命观、君臣关系、治民方式及对臣民提出"保敎明㥁"的主张等方面看,这与西周初期武王、成王、周公等统治者的思想观念是完全不同的,也反映了其篇为"商书"而非"周书"。

老師的論文,對於乃—廼,其—氒,于——於進行考察,可以當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