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9天文曆法»

韓琦《通天之學:耶穌會士和天文學再中國的傳播》述要

應該注意這本書用到的參考文獻。感覺線索有點亂,章節太瑣碎了,一件事情翻來覆去講。豆瓣頁面

1540 年,耶穌會獲得教皇保羅三世批准成立。耶穌會重視科學教育,教育機構是 college。1551 年,羅馬學院成立,其中哲學要學三年。丁先生 Chritoph 是羅馬學院的著名天文學家,利瑪竇師從他。

明初以授時曆為基礎編成大統曆,利瑪竇到來之前已經有人注意到預測日月食不驗。

⋯⋯崇禎二年 1629 五月初一,舊曆推算日食不驗,於是徐光啓委以重任,編纂崇禎曆書

用「陪臣」指代傳教士。

16—18世紀傳教士的到來為停滯的曆算之學帶來活力。宋元的天元術到了明代已少有人解,增乘開方法、四元術無人知曉。

1600 年,徐光啓在南京與利瑪竇相識,瞭解了西方數學後說「雖失十經,如棄敝屩」。

崇禎曆書採用第谷的體系,折衷日心說、地心說,以地心說為中心。入淸,湯若望把崇禎曆書改名西洋新法曆書,以此編纂時憲曆

最有名的 1602 李之藻坤輿萬國全圖,天地俱圓,附錄了西方自然哲學知識。

清初湯若望。

康熙初年反敎案讓天主教陷入低谷。1668 年,通過日影觀測,耶穌會士南懷仁重獲康熙信任。康熙給宣武門天主堂題字「敬天」,成為各地天主教堂的護身符。

在葡萄牙耶穌會士徐日昇的倡議下,皇帝擴建宣武門天主堂。

第一章 耶穌會士與星占術的傳播

第一節 天啓崇禎閒耶穌會士有關星占的論述

艾儒略1582—1649西方答問,把科學曆算和「關禍福」的占候區別開來。

湯若望批評星占「牽合附會」。用科學原理解釋時日宜忌。

第二節 湯若望撰天文實用,最早將星占術傳入

曆算大家王錫闡和呂留良、張履祥在康熙初年就有交往,和萬斯大討論天文曆法。

第三節 天文實用在乾隆時期的流傳

續修四庫有張永祚天象源委,大量引用天文實用

第四節 穆尼閣對歐洲星占術的介紹

明末清初曆算家薛鳳祚波蘭耶穌會士穆尼閣學習西學,同學還有方中通。薛鳳祚編曆學會通,其中介紹星占術的天步眞原影響最大。

薛鳳祚早年從魏文魁學習傳統曆法,魏與崇禎改曆的爭論有很大關聯,他堅持用傳統曆法。

湯若望對保守派的學生是否有所顧忌?薛鳳祚為何離開學術中心北京,到南京投靠穆尼閣?是否透露了薛鳳祚對湯若望等欽天監當政耶穌會士的不滿?

穆尼閣 1645 年來華,最早引進對數。湯若望謹守教會規定,而穆尼閣在教皇發布星占術禁令不久,就在中國傳播星占術,無疑是教會中的異端。穆尼閣是波蘭人,哥白尼的鄉人,所以敢於傳播日心說和教會禁止的星占術。天步眞原在穆尼閣去世後刊刻,能夠順利避開耶穌會的審查。提出了和西洋新法曆書不同的體系,耶穌會內部大為不悅。

第二章 康熙初年曆法之爭與耶穌會士的東來

第一節 西洋曆法的改編與楊光先反教案

在湯若望的苦心經營下,西洋新法曆書終於代替了大統曆。湯若望大刀闊斧改革,欽天監變成天主教的中心。但遭到保守派、回回天文學家的反擊。康熙三年,楊光先控告湯若望等耶穌會士。楊光先後來擔任欽天監監正,用傳統曆法。

1657 年,比利時南懷仁1623—1688與義大利耶穌會士衛匡國來華。下獄後經過一場比賽,最終翻案,楊光先被罷官,南懷仁擔任監正。

第二節 日影觀測與康熙研習西學之開端

為了平息這場爭論,康熙親自向耶穌會士學習西方知識。「朕思己不知,焉能斷人之是非」。

郭守敬用四丈高表觀測,成為中國歷史上最精確的測量。歐洲重視日影觀測,是復活節的計算需要。

一次置閏事故:「奉中國正朔的各國,如果知悉編制曆書竟然如此舛誤,以致必須在今年除去一個月,這是奇恥大辱」。

第三節 來自澳門的西學帝師

葡萄牙有遠東保教權,來華耶穌會士從里斯本上船,經印度到達澳門,進入內地。

1669 年,傳教士地位恢復,康熙歡迎那些耶穌會士。1671 年,閩明我恩禮格赴京。

1673 年,徐日昇到北京,協助南懷仁。

1685 年,比利時人安多赴京,接替南懷仁。安多把數學綱要翻譯為中文算法纂要總綱

1700 年,康熙向蘇霖、德國耶穌會士紀里安學習天算。1711 紀里安接替閩明我

德國耶穌會士戴進賢會各種算法。

第四節 法國國王數學家來華

1770 年代,在京師的只有南懷仁、恩禮閣、閩明我、徐日昇、利類思、安文思等人,南懷仁感到人才匱乏,1678 發表吿耶穌會士書,寄回歐洲,呼籲增派耶穌會士。

1685 年,法國傳教士洪若、白晉、張誠、劉應、李明等六人派往中國,與皇家科學院保持緊密聯繫。當時僅靠科學院的科學家從事觀測,已遠遠不能滿足要求。而耶穌會士都受過嚴格科學訓練,為其他天主教會所不及。他們到寧波受到阻撓,經過一番斡旋,接到了康熙諭旨。

第三章 從觀星臺事件到蒙養齋算學館的設立

第一節 觀星臺事件和李光地對曆算的興趣

1684—1707 康熙南巡期間,經常接見傳教士。

李光地1642—1718,投康熙所好,提倡朱學。1672 中進士不久,就與南懷仁有交往,討論地圓說。

梅文鼎到達北京的時期,正是李光地暫時失寵,明史纂修、康熙西學興趣正濃的大好時期。

第二節 康熙時期的曆算活動與人才培養

1703 年,李光地邀請梅文鼎到保定教授曆算,培養了魏廷珍、王蘭生、王之鋭、陳萬策、徐用錫等,還有李光地之子李鍾倫、梅文鼎之孫梅瑴成。這些人成為律曆淵源曆象考成的參與者。在李光地的經營下,朱子學和曆算成為清初學術的兩大主題。

律历渊源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历象考成42卷,是在90年前的崇祯历书的基础上编成的,只是根据南怀仁灵台仪象志康熙永年历法等做了一些数据修改,新的内容很少,正如程贞一先生所指出的:“历象考成与当时西方天文著作相比,其差距要比祟帧历书与以前西方天文成就相比的差距大得多了。”

第二部分律吕正义5卷,介绍了西方五线谱的编造和用法,是其特色;也肯定了朱载堉的十二平均律,但到乾隆编律吕正义后编(1746年)时,又加以否定,并以问答形式,罗列其“十大罪状”,大大倒退了。

第三部数理精蕴有53卷,被誉为数学百科全书,内容最多,影响也最大,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它不足的一面。这部书只介绍了中世纪的算术、代数、几何、三角,对17世纪新出现的数学只介绍了对数和计算尺。

第三節 蒙養齋算學館

隨著禮儀之爭的擴大,1705 年教廷特使多羅來華,引發清廷和教廷的嚴重衝突。康熙、皇三子胤祉模仿法國皇家科學院制度,設立蒙養齋,想擺脫傳教士對曆算的控制。

1713 年下旨開局,設立算學館。為了編纂律曆淵源。要求地方派送人才到京城面試,方苞也進館了。

1701 年,法國耶穌會士杜德美來華,帶來「杜氏三術」,卽三個 無窮級數 公式。

第四章 科學與權力:日影觀測與康熙時代的曆法改革

第一節 康熙熱衷日影觀測的經過

梅文鼎當時在京城已頗有名聲,但是康熙說他的算日影之法太麤疏,並沒有重用他。

第二節 1692 年乾清宮日影觀測

康熙的表演不僅是炫耀,更是在文化上向漢人宣示權威。

第三節 1711年日影觀測

康熙五十年 1711 夏至,欽天監用西法算出的時刻與實際不符。閩明我、紀里安受到斥責。不久後閩明我辭職,由紀里安接任。

第五章 自立精神與康熙時代的西學中源說

第一節 康熙西學態度的轉變及其背景

第二節 康熙與西學中源說的流行

梅文鼎在康熙之前就已經說西學中源。

  • 代數在康熙時期譯為「阿爾熱巴拉」「阿爾朱巴爾」

第三節 士人對西學態度的演變

何國宗

1713 蒙養齋開館後,與梅瑴成一同負責律曆淵源。父親是何君錫,反教案時站在楊光先一邊,這是何國宗何傳教士矛盾的根源。

梅瑴成

梅文鼎和欽天監的耶穌會士有很大矛盾。

梅瑴成強烈反對耶穌會士熔化元明儀器。

雍正乾隆時期,曆象考成依然不能準確預測月食,再次以來耶穌會士進行改革,編纂曆象考成後編

第六章 歐洲新知傳入與欽若曆書

第一節 蒙養齋與格物窮理院

洪若、白晉抱有建立「中國科學院」的理想。

格物窮理院:法國皇家科學院

天文學宮:巴黎天文臺

康熙、胤祉對此多有瞭解。

雍正時期蒙養齋的活動沒有繼續下去。

第二節 傅聖澤與歐洲新科學

康熙三十八年 1699,傅聖澤到達廈門。五十年,在白晉引薦下,到北京,五十九年返回歐洲。1712 年開始向康熙傳授阿爾熱巴拉新法,卽符號代數。


下畧。感覺都說的差不多,內容翻來覆去,也不知道線索是什麼。

第八章

大地測量的經過。

皇輿全圖鎖在宮中,沒能產生影響。唐維爾在此基礎上編中國新圖,1737 年在海牙出版,一直是20世紀前西方的標準。

第九章

曆象考成後編儀象考成的理論詳細介紹。

道光六年 1826,傳教士完全退出宮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