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誓

有扈戰于之野,作甘誓。大戰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天用剿絕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罰。左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賞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則孥戮汝。」


有扈戰于之野,作甘誓

p104啓伐有扈氏于甘,作甘誓

天子之兵,故曰大。

夏啓嗣禹立,伐有扈之罪。

葢由自堯舜受禪相承,啓獨見繼父,以此不服。〔說了什麼是誓〕

卷四p208〔今文:啓伐有扈,古文:禹墨子明鬼呂氏春秋先己召類說苑正理莊子人間世。〕

天子親征之師,故大傳以戰爲憚警之,不以爲鬭也。〔看來大傳和鄭都強調是天子之師〕

大戰于甘,乃召六卿。

召六卿申之

天子六軍,其將皆命卿。周禮夏官序文也。鄭玄云「夏亦然」,則三王同也。

後案鄭云「六卿,六軍之將」者,夏官:「萬有二千五百人爲軍,王六軍。」

合鄕遂之眾,可制十二軍,而但爲六軍者,不盡用民也。

鄭注云「言軍將皆命卿,則凡軍帥,不特置選于六官、六鄕之吏,自卿以下德任者,使兼官焉。」葢六官之長,六鄕之大夫,皆可爲將也。六官之長卽是冢宰、司徒等。六鄕之大夫,則每鄕卿一人,六鄕六卿,平居無事,……有事出征。

是天子親征,王爲中軍,六卿左右之也。

p209國語魯語韋昭注「周禮:軍將皆命卿。」曲禮疏又引鄭注大傳夏書云「所謂六卿者,后稷、司徒、秩宗、司馬、作士、共工也。」〔王鳴盛沒看到這一條,而且他推測的和鄭注差不多。〕

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

軍旅曰誓,會同曰誥

p210曲禮「誓之辭,尙書見有六篇。」謂此誓及湯誓、大誓、牧誓、費誓、秦誓也。〔又可作爲鄭注尙書篇目的一箇證據〕

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

建子、建丑、建寅,三正也。

有扈與夏同姓。五行,四時盛德所行之政也。威侮,暴逆之。三正,天地人之正道。

說卦云「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後案月令所記明堂四時之政,皆順五行之德,故有太史謁之天子曰「某日立春,盛德在木」云云。……馬說本伏生大傳夏傳,云「夏以孟春月爲正,殷以季冬月爲正,周以仲冬月爲正。」……鄭于彼文注云「所存二王後者,命使郊天以天子禮,祭其始祖受命之王,自行其正朔服色,此謂通天三統。」鄭雖有此說,而注仍不用者,有扈、夏同姓,廢前代正朔,不得爲罪;若但廢本朝之正朔,則又無緣兼言三正。〔會不會是因爲那時還太早了,傳說中只有夏商周有感生帝,夏以前不能說是感生帝。當然,王鳴盛其實已經有意識在思攷鄭玄的思路了,不過鄭玄應該不是這麼想的。〕

以夏以前三正,經無明文,故不從大傳說也。〔看來孫星衍和我想的一樣,王鳴盛的想法太迂囘了。〕

有扈與夏同姓,恃親而不恭孔馬鄭王與皇甫謐等,皆言有扈與夏同姓,竝依世本之文。

天用剿絕其命。

剿,截也。

勦。

〔樔搔之俗字=搔=劋孔壁古文=勦=勞=夭,絕也〕

今予惟恭行天之罰。

後案墨子卷八明鬼下引此經,恭作共。

恭,奉也。

p211三代分日。墨子云「今予與有扈氏爭一日之命」與今本異。

後案〔收集了車上的左中右〕葢御左將中,惟元帥爲然,其餘諸將皆將左御中也。

左不攻于右,汝不恭命;

左,車左。左方主射。攻,治也。治其職。

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

勇力之士,執戈矛以退敵。

御非其馬之正,汝不恭命。

御以正馬爲政。

用命,賞于祖;

天子親征,必載遷廟之祖主行。

我則賞之於祖主之歬〔想到鄭玄的始祖太祖,那這箇祖是啥?遷廟之祖主是啥?〕……p261曾子問云「孔子曰:天子巡守,以遷廟之主行」

弗用命,戮于社,

天子親征,又載社主……社主陰,陰主殺。親祖嚴社之義。

予則孥戮汝。」

孥,子也。非但止汝身,辱及汝子。

後案鄭注尙書以孥爲子,以戮爲辱,與孔安國傳同。葢不用命者,身旣被㓝,子孫又沒入罪吏、舂稾,以戮辱之。三代以前,父子兄弟罪不相及。至秦,始有連坐收帑之法。以此說夏書,更不合。〔孫星衍看起來態度很中立,沒那麼尊鄭〕

釋文「戮,本作僇。」……孥,俗字,當爲「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