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豳風闕)

豳譜

七月

序:七月,陳王業也。周公遭變,故陳後稷先公風化之所由,致王業之艱難也。

周公遭變者,管、蔡流言,避居東都。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無衣無褐,何以卒歲?三之日於耜,四之日舉趾。同我婦子,馌ye4彼南畝,田畯至喜。

箋云:大火者,寒暑之侯也。火星中而寒暑退,故言將寒先著火所在。

「火星中而寒暑退」——昭三年左傳——服虔註:火,大火,心也。季冬十二月平旦正中在南方,大寒他本後有退。季夏六月黃昏火星中大暑退。

——月令:「季夏昏,火星中。」

——堯典:「日永、星火,以正仲月。」——星火對應仲月,與左傳禮記不同。——星火是大火之次東方蒼龍之次,非心火鄭玄

一之日、二之日、三之日、四之日

傳:一之日,十之餘也。一之日周正月夏十一月也。

農作用的是夏曆?

一之日周正月建子之月
二之日殷正月建丑之月
三之日夏正月建寅之月
四之日周四月

「一之日,十月之餘」是什麼意思?

正義:數從一起而終於十,更有餘月,還以一二紀之。

——此篇說文自立爲一體。

夏11-2以數配日日陽,物生
夏4-10以數配月月陰,物成
夏3特異常例陰陽之中

田畯至喜

箋:喜,讀爲饎。饎,酒食釋訓也。

毛無破字之理,仍爲「喜」,喜其勤勞。

——「馌彼南畝,田畯至喜」,若是喜其勤勞,與上句不接。爲設食,民愛其吏。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載陽,有鳴倉庚。女執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遲遲,采蘩祁祁。女心傷悲,殆及公子同歸。

女心傷悲,殆及公子同歸

傳:傷悲,感事苦也。春女悲,秋士悲,感其物化也。/殆,始。及,與也。豳公子躬率其民,同時出同時歸也。

箋:春女感陽氣而思男,秋士感陰氣而思女,是其物化所以悲也。/悲則始有與公子同歸之志,欲嫁焉。女感事苦而生此志,是謂豳風。

鄭箋上下句連接更爲緊密。毛傳「女心傷悲」只是感物化而悲,只是感事苦而悲,頂多只是指代了一個時間。鄭箋則更進一步說是感陽氣而思男,暗指下一句「公子」。毛傳「同歸」者所指爲民人,民人與公子同出同歸。整句鬆散,若是「女心傷悲」只是做一個時間節點,與下章也不對應。鄭箋則句意更爲統一。

豳風、豳雅、豳頌

此章所言,是谓豳国之风诗也。此言「是『豳风』」,六章云「是谓『豳雅』」,卒章云:「是谓『豳颂』」者,春官籥章云:「仲春,昼击土鼓,吹『豳诗』,以迎暑。仲秋,夜迎寒气亦如之。凡国祈年於田祖,吹『豳雅』,击土鼓,以乐田畯。国祭蜡,则吹『豳颂』,以息老物。」以周礼用为乐章,诗中必有其事。籥章注云:「此风也,而言诗,诗,总名也。」是有豳风也。且七月为国风之诗,自然豳诗是风矣。旣知此篇兼有雅、颂,则当以类辨之⋯⋯诸诗未有一篇之内备有风、雅、颂,而此篇独有三体者,陈王化之基,未有雅、颂成功,故为风也。鹿鸣陈燕劳伐事之事,文王陈祖考天命之美,虽是天子之政,未得功成道洽,故为雅。天下太平,成功告神,然后谓之为颂。然则始为风,中为雅,成为颂,言其自始至成,别故为三体。周公陈豳公之教,亦自始至成。述其政教之始则为豳风,述其政教之中则为豳雅,述其政教之成则为豳颂,故今一篇之内备有风、雅、颂也。言此豳公之教,能使王业成功故也。

七月流火,八月萑huan4葦。蠶月條桑,取彼斧斨,以伐遠揚,猗彼女桑。七月鳴鵙ju2,八月載績。載玄載黃,我朱孔陽,爲公子裳。

薍爲萑,葭爲葦。豫畜萑葦可以爲曲也。/斨,方銎也。遠,枝遠也。揚,條揚也。角而束之曰猗。女桑,荑桑也。/鵙,伯勞也。載績,絲事畢而麻事起矣。玄,黑而有赤也。朱,深纁也。陽,明也。祭服玄衣纁裳。

將言女功自始至成,故亦又本於此。/條桑枝落采其葉也。女桑少枝長條,不枝落者,束而采之。/伯勞鳴,將寒之侯也,五月則鳴,豳地晚寒,鳥物之侯從其氣焉。凡染者,春暴烈,夏纁玄,秋染夏。爲公子裳,厚於所貴者說也。

萑葦

释草云:「菼,薍。」樊光云:「菼,初生葸,息理反,骍色,海滨曰薍。」郭璞曰:「似苇而小。」又云:「葭华。」舍人曰:「葭,一名苇。」樊光引云:「彼茁者葭。」郭璞曰:「卽今芦也。」又云:「葭,芦。」郭璞曰:「苇也。」

——菼初生——薍長大——萑

——葭初生——蘆長大——葦

月令季春说养蚕之事云:「具曲植筐筥。」注云:「曲,薄也。植,槌也。」薄用萑苇为之。下句言蚕事,则萑苇为蚕之用,故云「豫畜萑苇,可以为曲也」

染色

考工記

三入——纁

五入三紅二黑——緅禮記作爵,爵弁色

七入三紅四黑——緇

——六入——玄鄭約之,緅緇之間,三赤三黑

禮記士冠禮「爵弁服纁裳」註:

一入——縓quan

二入——赬cheng

三入——纁

四入——朱約之,朱,深纁

「凡染,春暴练,夏纁玄,秋染夏」

天官染人文。彼注云:「暴练,练其素而暴之。纁玄者,可以染此色。玄纁者,天地之色,以为祭服。石染当及盛暑熟润,浸湛研之,三月而后可用。考工记锺氏则染纁术也,染玄则史传阙矣。染夏者,染五色,谓之夏者,其色以夏翟为饰,夏翟毛羽五色皆备成章,染者拟以为深浅之度,是以放而取名。」

載玄載黃——夏日染,非八月。实在夏而文承八月之下者,以养蚕绩麻,是造衣之始,故先言之。染色作裳,是为衣之终,故后言之。

七月鳴鵙——伯勞五月則鳴——矛盾——晚寒

月令仲夏鵙始鳴

——豳處西北,遠於諸華,寒氣之來,大率晚耳,未必皆與中國常校一月。

——王肃云:「蝉及鵹皆以五月始鸣,今云七月,共义不通也。古五字如七。」肃之此说,理亦可通,但不知经文实误不耳。

——豳地大率晚寒,笺、传略举三事,又以月令校之,豳地之寒晚於中国者,非徒此三事而已。

月令仲春之月仓庚鸣,此云蚕月始鸣;

月令季秋草木黄落,此云十月陨萚;

月令季秋令民云寒气总至,其皆入室,此云「曰为改岁,人此室处」;月令季秋天子尝稻,此云「十月获稻」;

月令仲秋云天子尝麻,此云「九月叔苴」;

月令季冬命取冰,此云「三之日纳于凌阴」,

皆是晚寒所致。笺、传不说者,已举三事,其馀后可知也。上云「三之日于耜」,言晚寒者,犹寒气晚至,故耕田晚也。「七月鸣鵹」,言晚寒者,谓温气晚则鵹鸣晚也。上传言晚寒,则此笺当言晚温,而亦言晚寒者,郑答张逸云:「晚寒亦晚温,其意言寒来旣晚,故顺上传举晚寒以明晚温耳。」孙毓以为,寒乡率早寒,北方是也。热乡乃晚寒,南方是也。毛传言晚寒者,豳土寒多,虽晚犹寒,非谓寒来晚也。毓之此言,似欲有理,但案经上下言「九月肃霜」,与中国气同,获稻乃晚於中国,非是寒来早也,明是寒来晚,故温亦晚也。

四月秀葽,五月鳴蜩tiao2.八月其獲,十月隕萚。一之日於貉,取彼狐狸,爲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載纘武功。言私其豵,獻豜jian於公。

不榮而實曰秀。葽,葽草也。蜩,螗也。獲,禾可獲也。隕,墜。萚,落也。/於貉謂取狐狸皮也。狐貉之厚以居,孟冬也,天子始裘。孟冬天子始裘,仲冬才往捕——來年用之。天官掌皮「秋斂皮,冬斂革,春獻之。」註「皮革踰歲乾,冬乃可用,獻之以入司裘。」司裘「仲秋獻良裘,季秋獻功裘」,豫獻之以待王時服用頒賜。/纘,繼。功,事也。豕一歲曰豵,三歲曰豜經傳無文。大獸公之,小獸私之大司馬職

夏小正大戴禮篇名「四月,王萯秀」,葽其是乎四月已秀,物之鮮矣,故疑王萯秀與葽爲一。月令孟夏「王瓜生」,注云:「今曰王萯生。夏小正云『王萯秀』,未闻孰是。」郑以四月生者,自是王瓜。今月令夏小正皆作「王萯」,而生、秀字异,必有误者,故云「未知孰是」。本草云:「萯生田中,叶青,刺人,有实,七月采阴乾。」云七月采之,又非四月已秀,是葽以否,未能审之。物之成熟,莫先葽草,故云「物成自秀葽始」。微见言月之意,由有物成故也。?秀葽也,鳴蜩也,獲禾也,隕萚也,四者皆物成而將寒之侯。物成自秀葽始。/於貉,往搏貉以自爲裘也賤者用貉裘。孔子服狐貉裘以居。。狐狸以共尊者,言此者,時寒宜助女功。/其同者,君臣及民因習兵俱出田也大司马云:「仲春教振旅,遂以蒐田。仲夏教茇舍,遂以苗田。仲秋教治兵,遂以獮xian3田。仲冬教大阅,遂以狩田。」。不用仲冬,亦豳地晚寒也。豕生三歲曰豵釋獸

五月斯螽動股,六月莎雞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戶。嗟我婦子,曰爲改歲,入此室處。

斯螽,蚣蝑gongxu也。莎雞,羽成而振,訊之。/穹,窮。窒,塞也。向,北出牖也。墐,塗也。庶人蓽戶士虞礼云:「祝启牖向。」注云:「向、牖一名也。」明堂位注云:「向,牖属。」此为寒之备,不塞南窗,故云「北出牖也」。备寒而云墐户,明是用泥涂之,故以墐为涂也。所以须涂者,庶人荜户,儒行注云:「荜户,以荆竹织门。」以其荆竹通风,故泥之也。

自七月在野至十月入我床下,皆謂蟋蟀也。言此三物之如此。著將寒有漸,非卒來也。/此四者以備寒。/曰爲改歲者以仲冬阳气始萌,可以为年之始,故改正朔者以建子为正,岁亦莫。止谓十月为莫,是过十月则改岁一之日建子,乃大寒,故言改岁之后,方始入室。若总言一岁之事,则寒暑一周乃为终岁,寒气未过,是为未终,故上言无衣无褐,不得终岁,谓度寒、至春二者,意小异也。,歲終而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當避寒氣而入所穹窒墐戶之室而居之,至此而女功止。

六月食鬱及薁yu,七月亨葵及菽。七月剝棗,十月獲稻。助男功爲此春酒,以介眉壽。助養老七月食瓜,八月斷壺,九月叔苴。采荼薪樗chu,食我農夫助男養農夫之具

鬱,棣屬。薁,蘡薁也。剝,擊也。春酒,凍醪lao也。眉壽,豪眉也。/壺,瓠也。叔,拾也說文。苴,麻子也。樗,惡木也。

介,助也釋詁「介,右」「右,助」。旣以鬱下及棗助男功,有獲稻而釀酒以助其養老之具,是謂豳雅。/瓜瓠之畜,麻實之糁shen,乾茶之菜,惡木之薪,亦所以助男養農夫之具。

春酒

凍醪。醪是酒之別名。此酒凍時釀之,故稱凍醪。

天官酒正辦三酒之物云:

一事酒——今之醳shi酒。

二昔酒——今之酋久白酒,所謂舊醳者也。

三清酒——今之中山冬釀,接夏而成。——春酒

九月築場圃,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麥。嗟我農夫,我稼旣同,上入執宮功。晝爾於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穀。

春夏爲圃,秋冬爲場。/後熟曰重,先熟曰穋天官内宰郑司农云:「先种后熟谓之重,后种先熟谓之穋。」相传为然,无正文也。/入爲上,出爲下。旣同言已聚也。可以上入都邑之宅,治宮中之事矣。於是時,男之野功畢。/宵,夜。綯,絞也。/乘,升也。

場圃同地,自物生之時耕治之,以種菜茹。至物盡成熟,筑堅以爲場。/納,內也。治於場而內之囷qun倉也苗生旣秀谓之禾,种殖诸穀名为稼。禾稼者,苗幹之名。此言纳禾稼,谓纳於场。但旣言治於场,遂内於仓,下句唯言旣同,不见纳仓之事,故笺连言之耳。禾稼、禾麻,再言禾者,以禾是大名也,徒黍、稷、重、穋四种而已,其馀稻、秫、菰、梁之辈皆名为禾。麻与菽、麦则无禾称,故於麻、麦之上更言禾字,以总诸禾也。此文所不见者,明其皆纳之也。。/爾,女也。女當晝日往取茅歸,夜作絞索以待時用。/亟,急。乘,治也。七月定星將中,急當治野廬之屋與下句意緊密相連。其始播百穀,謂祈來年百穀於公社乘屋是民,祈谷是公。蠟祭

場圃

地官载师云:「场圃在园地。」注云:圃树果蓏之属,季秋於中为场,樊圃谓之园。

然则园者,外畔藩篱之名,其内之地种树菜果则谓之圃,蹂践禾稼则谓之场,故春夏为圃,秋冬为场。东山云:「町畽鹿场。」是谓蹂践之名。

二之日鑿冰衝衝,三之日納於凌陰。四之日其蚤,獻羔祭韭。九月肅霜,十月涤場。朋酒斯饗,曰殺羔羊。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

冰盛水腹,则命取冰於山林。冲冲,凿冰之意。凌阴,冰室也。/肃,缩也。霜降而收缩万物。涤,扫也,场功毕入也。两樽曰朋。飨者,乡人饮酒也。乡人以狗,大夫加以羔羊。/公堂,学校也。觥,所以誓众也。疆,竟也。

「古者,日在北陆而藏冰,西陆朝觌而出之。祭司寒而藏之,献羔而启之。其出之也,朝之禄位,宾、食、丧、祭,於是乎用之。」昭四年左傳月令「仲春,天子乃献羔开冰,先荐寝庙。」周礼凌人之职,「夏,颁冰堂事。秋,刷」。上章备寒,故此章备暑。后稷先公礼教备也。/十月,民事男女俱毕,无饥寒之忧,国君閒於政事而飨群臣月令孟冬云:「是月也,太饮烝。」注云:「十月农功毕,天子诸侯与群臣饮酒於大学,以正齿位,谓之大饮,别之於燕。其礼亡。烝谓折牲体,升谓为俎。」引此诗「十月涤场」以下云:「是豳颂大饮之诗。」是郑以天子诸侯自有大飨群臣之礼,故不为乡饮酒也。。/於飨而正齿位月令注云:「天子诸侯与群臣饮酒於大学,以正齿位,谓之大饮。」,故因时而誓焉。饮酒旣乐,欲大寿无竟,是谓豳颂。

納冰事

月令「季冬,冰方盛,水泽腹坚,命取而藏之」。

注云:「腹坚,厚也。此月日在北陆,冰坚厚之时。」

昭四年左传说藏冰之事云:「深山穷谷,於是乎取之。」是於冰厚之时命取冰也。左传言取冰於山耳,此兼言林者,以山木曰林,故连言之。

天官凌人云:「正岁十有二月,令斩冰,三其凌。」注云:「凌,冰室也。三之者,为消释度也。杜子春云:『三其凌者,三倍其冰。』」此言凌阴,始得为凌室。彼直言凌,而亦得为凌室者,凌冰一物,旣云斩冰,而又云三其凌,则是斩冰三倍,多於凌室之所容,故知三其凌者谓凌室。不然,单言凌者,止得为冰体,不得为冰室也。

凌人十二月斩冰,卽以其月纳之。此言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卽出之,藏之旣晚,出之又早者,

——郑答孙皓云:「豳土晚寒,故可夏正月纳冰。夏二月仲春,大蔟用事,阳气出,始温,故礼应开冰,先荐寝庙。」言由寒晚,得晚纳冰。依礼,须早开故也。

月令「孟春,律中大蔟。二月,律中夹锺。」言二月大蔟用事者,以大蔟为律,夹锺为吕。吕者助律宣气,律统其功,故虽至二月,犹云大蔟用事。

「古者,日在北陆而藏冰,西陆朝觌而出之。祭司寒而藏之,献羔而启之。其出之也,朝之禄位,宾、食、丧、祭,於是乎用之。」昭四年左傳??

释天云:「北陆,虚也。西陆,昴也。」

孙炎曰:「陆,中也。北方之宿,虚为中也。西方之宿,昴为中。」

然则日在北陆,谓日体在北方之中宿,是建丑之月,夏之十二月也。

刘歆三统历术「十二月小寒节,日在女八度;大寒中,日在危一度」,是大寒前一日,日犹在虚,於此之时,可藏冰也。

西陆朝觌而出之,谓日行已过於昴,星在日之后早朝出现也。

三统术「四月立夏节,日在毕十二度,星去日半次然后见」。是立夏之日,日去昴星之界已十二度,昴星得朝见也。於此之时,可出冰也。

祭司寒而藏之,还谓建丑之月,祭主寒之神而藏此冰也。献羔而启之,谓建卯之月,献羔以祭主寒之神,开此冰也。

二月开冰,公始用之,未赐臣也。至於夏初,其出之也,朝之禄位,宾、食、丧、祭於是乎普用之,乃是颁赐臣下也。服虔云:「禄位,谓大夫以上。宾客、食享、丧浴、祭祀,是其普用之事也。」服虔以西陆朝觌而出之,谓二月日在娄四度,春分之中,奎始晨见东方,蛰虫出矣,故以是时出之,给宾、食、丧、祭之用。服说如此。

知郑不与同者,以郑答孙皓云:「西陆朝觌,谓四月立夏之时,周礼曰『夏班冰』是也。」是郑以西陆朝觌谓四月,与服异也。郑意所以然者,以西陆为昴,尔雅正文。西陆朝觌,当为昴星朝见,不得为奎星见也,故知出之为四月赐,非二月初开也。传下句别言祭司寒而藏之,献羔而启之,乃谓十二月始藏之,二月初开之耳。传言祭寒而藏之,不言司寒。笺引彼文加司字者,彼文上句云「以享司寒」,下句重述其事,略其司字。笺以经有藏冰、献羔二事,故略引下句以当之,不引上句,故取上句之意,加司字以足之。服虔云:「司寒,司阴之神玄冥也。将藏冰,致寒气,故祀其神。」郑意或亦然也。笺又引其「出之」以下者,解此藏冰之意,言为此颁冰,故藏之也。传文「其出之也」在司寒之上,此引之到者,以其不证经文,故退令在下。月令「仲春,天子乃献羔开冰,先荐寝庙」,月令文也。彼作「鲜羔」,注云:「鲜当为献。」此已破引之证。经献羔之事在二月也。祭韭者,盖以时韭新出,故用之。王制云:「庶人春荐韭。」亦以新物,故荐之也。周礼凌人之职,「夏,班冰掌事。秋,刷」,天官凌人文。彼注云:「暑气盛,王以冰颁赐,则主为之刷清也。秋凉,冰不用,可以清除其室也。」案传以启之下云「火出而毕赋」,又云「火出於夏为三月」,则是三月颁冰。周礼言「夏颁冰」者,凡言时事,总举天象,不可必以其月也。以三月火始见,四月则立夏,时相接连,冰以暑乃赐之,故当在於四月,是火出之后,故传以火出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