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隨記|郭津嵩:九章算術流傳史新說

6 月 8 日下午文硏院 208,這是 紀要

郭書春是個謙和的長者。《關於九章算術及其劉徽注》:九章算術是很多層次的重疊,本經,劉徽注,李淳風注。

法人 Karine Chenmla 也有相關研究

郭書春分兩大系統,但現在都非常殘缺,兩者幾乎沒用重合。

鮑刻本《九章算經序》保存在楊輝本系統,說在發現這個舊本之前民間之本「無有劉徽李淳風之舊注者」。

賈憲《九章細草》。榮棨重刻的就是賈憲系統。

李冶朱世傑都作《黃帝九章》。

關鍵在於今本楊輝注本是否可靠?今本《詳解》殘本有四個人的序,當時絕對沒有。楊輝自己重新編排九章。

舊注結構:問答——術(附劉李注) + 新注結構:解題——術(附賈楊注)——草——比類。

術文重複了一遍。

  • 盈不足:rule of three

劉徽注又把術文重複一遍,「⋯⋯者,」。草是按照籌算方位排列的,明代後世發展為籌數圖。

方程第八章出現了沒有第一個術的片段,從題目直接到解題。永樂大典

《數書九章》明代人就有從大典輯佚的,大典的輯佚其實明代就開始了。

結論:楊輝詳解沒有劉李注。

兩個系統:

  1. 民間之本,賈憲細草——榮棨——楊輝《詳解》——吳敬比類大全
  2. 元豐官刻本——鮑——大典

民間之本在知識傳播上的作用遠大於鮑本。

鮑對歷史考證很精細,相比之下民間之本、楊輝本非常粗疏,把劉徽當成戰國魏。

科學史研究的反思:對南宋的忽視。北宋很容易套上國家支持科學發展的模式,但南宋成就也很大,卻沒人重視。

李霖

大典的楊輝詳解沒有劉李注,戴震的大典輯佚本是⋯⋯

現在之所以知道九章是北宋底本祕書省官本,因為還有另外的周髀算經孫子算經,末尾有負責人信息,福建風格的九行十八字板式字體。鮑刻本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北宋底本原貌,不得而知。一般閩刻都是坊刻,不會忠實按照底本,所以要警惕。

雖說北宋本力圖反應原貌,但限於主觀條件,不一定能反應原貌。比如《玉篇》,跟唐代差距很大。那數學書情況也應該類似。鮑還是把九章看作經典,與周公有關。

榮棨、楊輝作為數學家,更看重數學的方面。黃帝九章可能是榮棨的系統

史睿

說文,宋人稱小徐爲繫傳,稱大徐爲說文,都沒把小許當成說文,卽使他前面跟說文一字不差。

比如板式錯亂,書商覺得省墨最重要,內行覺得板式清晰最重要。

若評論加載不出,請關閉廣告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