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10經部專書»

論壇述要|漢魏古注的興起

11 月 1 日文研院主辦的網路論壇,騰訊會議鏈接,觀看人數:252。與談人:方韜、金少華浙大古籍所、李霖、蘇芃、馬楠、王天然(序齒)。

方韜:左傳賈服學派差異

當時人已經賈服並稱。「自梁代諸儒相傳爲左氏⋯⋯皆以賈逵服虔難駁杜預」。他們也有差異:春秋正義「賈逵以宗爲⋯⋯」。清儒把賈服作為整體,當作杜預的對立面。並不是淸人說的杜預鈔服虔鈔賈逵那麼簡單。

服虔關注經傳重合的部分,他沒有進一步的思考。賈逵兼注經傳,他有整體的考量。

賈服是漢代左氏學兩派。劉歆——鄭興、賈徽。鄭賈差異無從得知,只能從外圍來看。服注現在900條,本來應該有60000條左右。後漢馬融傳「賈君精而不博,鄭君博而不精」,馬融覺得自己難有新發明。

精和博體現在服虔和杜預。杜預春秋序「賈景伯父子、許惠卿」,沒提及鄭氏,說明他不喜歡鄭氏。

  • 左氏經傳近20萬字,杜注不到15萬字——精。
  • 服:「何由四十餘字不解一言?」——博。從輯佚文字來看,注釋點繁密,甚至徵引神異經山海經

從性格來看,劉歆「湛靖有謀」,賈逵「」。鄭興「好古博物,見疑不惑。」鄭眾「眾不為屈」堅固執著的性格,傾向於博。

地域:賈逵扶風人,杜預京兆人;鄭眾開風人,服虔滎陽人。

所以服虔很可能是鄭興鄭眾一脈。杜預注興起後,賈逵注衰落,同一學派後出轉精。

太平御覽卷一四六引服注,非常繁密,重視名物。

金少華:文選舊注引書

西京賦敦煌

近8米長,全文三分之二。永隆二年二月十九日681-03-14

薛綜的引書密度很低,只有四條:

  • 「棲鳴鳶」——禮記曰:「前有塵埃,則載鳴鳶。」
  • 鑒戒唐詩,他人是媮——唐詩曰:「子有衣裳,弗曳不婁。宛其死矣,他人是媮。」言今日之不極意恣驕亦如此矣
  • 𦠁炰㚌——𦠁,炙也。有炰鼈。
  • 獨儉嗇以偓促,忘蟋蟀之謂何。儉嗇,節愛也。蟋蟀唐詩刺儉也。言獨爲此節愛,不念唐詩所刺耶?

李善注保留的薛綜注有所刪汰,可能刪掉了「乖謬」,但是引書不太可能有錯,所以李善應該保留了薛綜注引書的原皃。

刻本薛綜注引書多有瑕疵。「熊虎爲旗」是周禮而非爾雅的。崔豹古今注在薛綜死後纔出現,卻出現在刻本。這說明寫本保留的應該是本來面目。

東京賦

東京賦的典故比西京賦多,但是刻本注

  • 「周易曰:六五賁于丘園⋯⋯王肅曰」應該是李善注,而非薛綜注,薛綜的時代比王肅早。應該在「周易曰」之前脫落了「善曰」。還有「韋昭曰」,也比薛綜晚。

但更有可能的情況是,唐注被加到了薛綜注之中。

  • 前後重複的地方:「孟津,四瀆之長⋯⋯尙書曰東至于孟津」這是偽孔傳,非薛綜所能見。
  • 毛詩曰「西南其戶」,根本沒必要引原經。

薛綜注不愛引書:

  • 西京賦旁開三門,參塗夷庭。方軌十二,街衢相經。——薛綜注:面三門,門三道,故云參涂。涂容四軌,故方十二軌。軌,車轍也。
  • 蜀都賦闢二九之通門,畫方軌之廣塗。——劉逵注:漢武元鼎二年,立成都郭十八門。周禮「經塗九軌。」
  • 西京賦秦里其朔,寔屬咸陽——薛注:里,居也。朔,北也。寔,是也。秦地居其北,是曰咸陽。
  • 吴都賦斯寔神妙之響象,羌難得而縷。——劉注:爾雅曰「寔,是也。」古抄本文選集注羌,楚人發語端也。

「迅走,食人」其實是爾雅原文,薛綜暗引,不提書名。

「定其肥饒」是鄭注原文,但是薛綜不說是鄭注 ,因為重視尙書經文。

馬楠

要有通盤的眼光考慮:

大量古注產生——漢末章句的衰落是並行的。

東晉徐廣校書,依然有章句之學的存在。王弼易學風靡一時,虞翻象術易。曹魏西晉很多東西沒有消失,而是被選擇了。

五十年代古籍整理定本校,尙簡約,不拘泥於底本,要的是定是非,要一個定本,強調整理者的判斷。而現在底本校,客觀,不篡亂古書。以此為比附,東漢後期,有嚴守家法,也有鄭玄定本校,鄭箋用三家詩。曹魏為何選擇尙簡明的學風?

現在的漢魏古注,很多已經在西漢就有跡象。張禹就有兼採魯論齊論。章句之學可能就是各經綜合的。白虎通肯定在西漢末就有淵源。賈逵引公羊論左傳等等,肯定有基礎。

李霖

1、关雎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毛传 服,思之也笺云 服,事也。求贤女而不得,觉寐则思己职事,当谁与共之乎。
悠哉悠哉,撮转反侧。毛传 悠,思也。 笺云哉,思哉,言己诚思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毛传 以琴瑟友、乐笺云 同志为友。言贤女之助后妃共荇菜,其情意乃与琴瑟之志同。共荇菜之时,乐必作。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毛传 德盛者,有钟鼓之乐。 笺云 琴瑟在堂,钟鼓在庭。言共荇菜之时,上下之乐皆作,盛其礼也。

毛傳:后妃求得淑女,才能繼續採荇菜

鄭玄:關雎說的后妃自己的事情,淑女不能把后妃架空,后妃想的是荇菜。琴瑟、鐘鼓。

毛传

后妃樂淑女而不淫后妃

后妃哀淑女而不傷后妃

后妃樂淑女而不淫后妃

后妃衷淑女而不傷眾妾

王肃:若苟慕其色,则善心伤也。

正義论语郑注:哀世夫妇,不得此人,不为灭伤其爱。

郑答刘炎云:论语注人间行久,义或宜然,故不复定,以遗后说。

论语义疏引郑注:乐得淑女以为君子之好仇,不为淫其色也。寤寐思之,哀世失夫妇之道,不得此人,不为感伤其爱也。

2、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毛传 兴也。苹,萍也。鹿得萍呦呦然鸣而相呼,恳诚发乎中,以兴嘉乐宾客,当有恳诚相招呼以成礼也。 笺云 苹,籁萧。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毛传 周,至。行,道也。 笺云 示当作寘。寘,置也。周行,周之列位也。好犹善也。人有以德善我者,我则置之于周之列位,言己维贤是用。

鹿鸣次章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 毛传 恌,愉也。是则是效,言可法效也。 笺云 德音,先王道德之教也。孔,甚。昭,明也。视,古示字也。饮酒之礼,于旅也语。嘉宾之语先王德教甚明,可以示天下之民,使之不愉于礼义,是乃君子所法效,言其贤也。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礼仪郑注:嘉宾既来,示我以善道。又乐嘉宾有孔昭之明德可则效也。

毛傳:嘉賓德音孔昭,真好,喜歡我,向我展示周的治道。

鄭玄:文王德音孔昭。誰對我好,就給誰官做。

3、清廟

清庙,祀文王也。周公既成洛邑,朝诸侯,率以祀文王焉。
於穆清庙,肃雍显相。 毛传 於,歎辟也。穆,美。肅,敬。雝,和。相,助也。 箋云 顯,光也,見也。於乎美哉,周公之祭清廟也,其禮儀敬且和,又諸侯有光明著見之德者來助祭。

书传「肃雝显相」,郑注:「四海敬和,明德來助祭。」

毛傳:於穆讚頌文王,肅雍讚頌助祭諸矦。

鄭玄:於穆:周公祭清廟,是說周公的。突出周公,而非毛傳突出文王。

經過鄭箋的毛詩,更加體系化,三家詩體系不強。

王天然

書籍形式變化的影響。

蘇芃

經典與舊注的依存關係

鄭玄儀禮注士冠禮「今文無對」。可能是共存的

舊注差異可能反映底本差異

公羊昭公十三年楚公子弃疾弒公子比。比已立矣,其称公子何?其意不当也。其意不當,則曷为加弒焉尔?比之义,宜乎效死不立。

何休未注「效死」,在漢魏隋唐很常見,所以何休看到的公羊傳作效死,很常用不用注。玉篇殘卷、列子「以放餓死」唐殷敬順釋文「公羊傳:放 死不立。劉兆曰:放,至也。」所以劉兆、何休看的文本本來就不一樣。

述作相因:辭書與舊注的互動

以玉篇為例:

舊注1——玉篇——舊注2——辭書——新注⋯⋯

舊注1——辭書1——辭書n——舊注n——辭書——新注⋯⋯

辭書被新注採擇,被經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