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30厤筭»

講座隨記|早期曆法的觀念與技術

11 月 16 日下午文硏院208,活動通知回顧。召集人:邱靖嘉,報告人:呂傳益、郭津嵩、肖堯,與談人:孫小淳、陳侃理。呂傳益一看就是理科生,氣質太不一樣了。筆記很亂。

渾儀操作要十多箇人

漢初非常混亂,各種制度並行,不可能合在一箇體系之中。——淮南子

呂:䠂曆的建正與歲首

春秋到太初改曆:形成階段。對這一時期幾乎一無所知。

70年代雲夢簡發現完整䠂月名信息

問題:未分清建正、歲首。無法找到同年首月的證據

斗建、月建:斗柄指向。

建正:曆法中用哪月作正月。歲首:一年中的第一箇月。對應調首——均主

春秋經中,發生了建丑——建子轉變,但建正歲首都合一。從觀象授時進入推步階段。

雲夢簡魏國建正歲首都是建寅,合一。

出土簡牘中的䠂曆建正: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正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冬夕 屈夕 援夕 刑夷 夏杘 紡月 七月、夏夕 八月 九月 十月 爨月 獻馬
日夕 日六夕十 日五夕十一 日六夕十 日七夕九 日八夕八 日九夕七 日十夕六 日十一夕五 日十夕六 日九夕七 日八夕八 日七夕九

秦始皇顓頊曆,分離。

雲夢簡《日書》䠂建亥

荊尸=刑夷。䠂曆建正搖擺不定。

䠂曆不晚於春秋早期進入推步階段。

九店䠂簡:月名與季節沒有必然聯繫——律呂與音高沒有關係

䠂曆歲首的兩種可能:冬夕,荊尸。

要找歲首,前人找明確的首月紀錄,但非常困難。可能的方法是找閏月。

郭:太初改曆新證

迎日推策,漢曆初起;朔日變更,日食在晦

等奏不能爲算」算不出來,重新招人。「用鄧平所造八十一分律曆」。半年多時間不可能完成那麼多事情。

「啟定於天鳳,積百三十年」

在太初元年的八年之前,元鼎四年 前114/3《史記封禪書》公孫卿:「是歲己酉朔旦冬至⋯⋯後率二十歲復碩旦冬至,凡二十推,三百八十年」。就已經有尋找甲子朔旦冬至的想法。所以改曆的時間,肯定有八年以上。公孫卿的作用很大。

神策

「天增授皇帝太元神策」

「黃帝合而不死」合而不死就是封禪。封禪和改曆是統一規劃的。

前111/0 元封元年封禪

前105/4元封七年/太初元年 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

二 後天

如何解釋「後天」現象?一般認爲是早期曆法不準確,但有沒有別的可能?

2018 年文帝時期漢墓:高祖九年:「七月以丙申朔。朔日食更以丁酉。」漢書五行下:「九年六月乙未晦,日有食之。」漢書的記載是對的。

太初之前沒有一次日食在朔

西漢前期:觀念上以日月會合後一日爲朔。

太始元年、四年都因日食臨時更動朔日。

肖:太初改曆中的藉半日法

鄧平的藉半日法。陽曆(先天):預報的朔日前,東方殘月已經出現;陰曆:預報的朔日之後西方新月出現

藉半日法認爲陽曆優於陰曆。區別在於有沒有加半日。

太初曆的曆元確定:

太初改曆時不能以圭表測影定出冬至時刻,也不能用交食測定合朔時間,只能依靠推步。

太初改曆前,陳美東、陳久金的復原曆法最準確。

胡家草場《曆》篇徹底解決了這一疑問。根據《曆》篇詳細羅列的100年的朔日干支,可以清楚地判斷,陳久金、陳美東借半日法的方案是正確的,元光元年十月小餘為864,漢文帝後元曆法以後元元年十月小餘取822計。其它各種方案皆與簡文存在矛盾。朱桂昌先生《顓頊日曆表》據陳久金、陳美東二先生方案推定曆朔參數最為準確。

方案一
冬至 癸亥84刻 8
合朔 甲子93刻 甲子67

這其實觀念中的完美曆法。合朔冬至甲子夜半(0刻)

把推算的甲子朔小餘刪去。當時「後天」大家都知道,消去小餘無疑一舉兩得。

但完美了以後,造成矛盾:十一月已爲大月的事實——推算出來的十一月是小月

如果兩月連小,就有一箇月沒有朔日。

鄧平說要用陽曆,十一、十二都是大月,正月是小月,每箇月都有朔。

鄧平接替「不能爲算」的第一批。

比如八十一分,怎麼測呢?都是構造出來的模型。

打破內外史之別

早期曆法後天1.5日,日食必然發生在晦或晦前一日,不會在朔。

即使提前93刻,依然後天15小時。

太初改了以後,有時發生在朔,反而覺得不習慣,往前改。

「朏」很早就有。「朔」出現於戰國。春秋經的日食都在朔。

司馬遷主張歲首建寅,行夏正。

司馬遷可能有自己的一套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