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3三傳»

楊伯峻《左傳注》隱至僖摘錄

站慶三週年讀者感恩!詳見主頁封面

隱公

元年

p16.例,天子之卿大夫不名。緩、子氏未薨,故名。

天子七月而葬,實際上是死之月到葬之月一共七月。踰月卽二月。

諸矦三月而葬者多。

p17尸本爲未葬之通稱。

豫凶事:未死而預先贈之。啓:將葬舉棺。反哭:葬後返廟而哭。

人方=夷=尸

p18爲喪主則哭臨。隱公卽位不敢以喪主自居。

p19凡師,能左右之曰以。

公子豫非公命及邾人、鄭人盟于翼。故經不書。

p21魯公、魯夫人爲薨,其他國家爲卒。

p22凡行軍,有鐘鼓曰伐。春秋之初,外國大夫侵伐,稱某國人而不書名氏。

言「入」,若取其地,與滅同,也有不取其地。

君氏:小君氏、君夫人氏。

p27畀:給予

禾、粟均有兩義。

讀古人書最可沈醉者:茍有明信,澗、谿、沼、沚之毛,蘋、蘩、薀藻之菜,……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實在是優雅。

p29宋穆公讓於殤公,他們都是宣公之子。宣公以德讓己,己亦以光先君之令德。——不過哪裏是「讓」呢,他跟殤公都是兄弟啊,只不過是比自己兒子稍遠一些。不過那時候都這樣。

p30曰東宮之得臣,明得臣是嫡長子,則得臣之妹爲嫡女。

p31石碏:驕奢淫逸,所自邪也。石碏六順六逆的說法竟然很有後世諸子的意味。

p36,以亂,猶治絲而棼之也。

p37厚爲石碏之子。

諸矦相見亦曰朝。

現在纔懂石碏大義滅親是什麼意思!真好。殺州吁,逆公子晉衛宣公卽位。

隱五年

p42文采多麼斐然!講事以度軌量謂之軌,取材以章物采謂之物。不軌不物,謂之 亂政。

p43飮至:歸而告於宗廟,於從者有慰勞。

臧僖伯說了一堆如何治國。

p45虞:度、備。

p47初獻六羽,左傳並未明說爲何不好。「夫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

p48春秋雖無事,書時與首月。但有幾箇沒書的,杜預說闕文。

p49九宗五正:官名。

p50五父:文公子佗。親仁、善鄰,國之寶也。

陳桓公長惡不悛。

p53同盟之禮。禮經:禮之大法。

p55凡伯弗賓戎。

如、而通用。陳五父㰱如忘。

鄭公子忽在王所,陳矦請妻之。

p58與鄭伯以泰山之祊易許田。

p59娶,除天子外,必親迎。

p60時魯、紀、莒爲盟。

公命以字爲展氏。楊伯峻:公子展無駭,展爲無駭之字,而非其孫。

挾卒。不書氏族者,杜注以爲未賜族。

p64書,時失也。

p65隱九年絕宋使。

p6公子突論戎的兵法:戎輕而不整,貪而無親,勝不相讓,敗不相救。

盡殪:全殲。

p70楊伯峻畧言薛之史蹟。

p71在:存問。薛、滕爭長,薛矦讓之。周諺:賓有禮,主則擇之。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子都怒。

p73鄭之旗:蝥弧,齊之旗:靈姑銔。

p74鄭伯使百里奉許叔,君子以爲知禮。禮,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後嗣者也。也有說鄭莊公失政刑。

滋:使。許爲太岳之胤,非周族。

p77「是以」兩種意思,其一、故,其二、以是,因此。恕而行之,德之則也,禮之經也。

p78五不韙:不度德,不量力,不親親,不徵辭,不察有罪。徵:察、審、明。

凡諸矦有命,告則書,不然則否。

鍾巫爲鄭國尹氏之祭主。羽父弒隱公。

桓公

元年

桓公卽位,卒易祊田。

二年

p85華父督弒宋殤公。爲鄭莊之所欲。

臧哀伯爲臧僖伯之子,可謂有其父必有其子。違=回,邪也。臧哀伯說了一堆治國的:儉,度,。袞:天子、上公祭祀禮服。黻:韋爲之,遮蔽腹膝之間。珽=大圭,天子所用笏。帶:束腰之大帶。幅:足背纏至於膝。一層鞋底爲屨,兩層爲舄。衡、紞、紘、綖:冕之飾,橫笄,懸瑱之繩,冠冕之系,綖爲武者之冕。

藻=繅,薦玉之物。率:佩巾。鞞:刀鞘。鞛:刀把之裝飾。鞶:革帶。厲:鞶帶之垂下成飾者。

五色:靑黃赤白黑。

今滅德立違,而寘其賂器於大廟,以明示百官,百官象之,其又何誅焉?

p90以魯大夫言,臧氏亯世祿最久。

p91反行,飮至、舍爵、策勳焉,禮也。

凡三國盟會,公往,則稱舉所會之地,他國來,則稱會而已。

p92「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夫名以制義,義以出禮,禮以體政,政以正民,是以政成而民德。

師服說這番名字的含義也是很有意思。

p94「國家之立也,本大而末小,是以能固。」

p97曲沃武公伐翼之戰。之前惠四十五年是曲沃莊伯伐翼。

p99凡公女,嫁於敵國,姊妹,則上卿送之,以禮於先君;公子,則下卿送之。……

四年

四年春正月,公狩于郞。書,時,禮也。

p101父在故名。

p103春秋之螽𧑄皆蝗。

周公黑肩此時代鄭伯爲卿士。

p105鄭公子突之子子元論戰。

p106君子不欲多上人,況敢陵天子乎?

左傳禮。凡祀,啓蟄而郊,龍見而雩,始殺而嘗,閉蟄而蒸。龍見則夏正之四月。啓蟄:驚蟄。

p1110董:主持。張:自高自大。羸師:藏其精銳不使見。

p111季梁論政。民本。瘯:痩。故務其三時,修其五教,親其九族,……於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動則有成。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

p113鄭公子忽是明白人。

p114太子生之禮。

取名的方法:名有五,有信,有義,有象,有假,有類。取名不以本國國,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隱疾,不以牲畜,不以器幣。隱疾對牲畜。大物不可以命。

七年

p118穀伯綏來朝。名,賤之也。楊伯峻駁斥公穀失地之君的說法,但左傳說賤之,也沒說爲何賤之。

p121天子不親迎爲古左氏義。此時周桓王爲再娶。

p122春秋多以右爲上,楚以左爲上。

p125弗受:強拒之。

衡=橫

楚、巴大敗鄧、鄾。夾擊戰術。

p126曹大子「初獻,樂奏而歎。」吃飯不能歎氣!話說又有奏樂,隔得又那麼開,是怎麼聽到歎氣的?

旃=之焉,和諧聲有無關係?

賈:買。p128虞叔察虞公將及我。

王爵=周班。魯跟鄭爭先後。怎麼那麼多爭先後的?不明白的人覺得好弱智。

p129鄭莊公三月而葬。實際上諸矦三月而葬者甚多。

名字連言,先字後名。

柔會宋陳蔡,內卿始會盟。

p131莫敖=楚司馬。邑=國。虞=望。虞心:冀四國援兵之心。

盍=何不。

屈瑕論戰。「師克在和,不在衆。」屈暇不信卜,「不疑,何卜?」

p132宗:爲人所敬仰。

p134「茍信不繼,盟無益也」宋無信。

屈瑕論戰。「絞小而輕,輕則寡謀。」

p135諜:偵查。巡:徧。

p137從細節看勝敗「莫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

徇:命令。好鎭撫之:善

屈瑕自縊。以自用故。

假易:寬縱。

十四年

嘗:一種祭祀。

p141世子不必父在。

p143天王使家父來求車,非禮也。車與戎服本爲上所以賜下。汪:池。

祭仲專

p145上淫曰烝。

屬諸右公子:使右公子傅之。衛宣公太昬庸了吧。搆:挑撥離間。壽子竟然願代急子死,嗚嗚嗚。公子朔衛惠公是宣姜妻女之子。公子黔牟卽公子畱。畱和黔牟會不會同音?

p149疆埸yi,連綿詞。

又何謁焉?不必請示。

天子有日官:太史。厎zhi致。高渠彌懼鄭昭公殺己,弒之,立公子亹。

p152通:通姦。文姜與齊襄公通。公子彭生力士,拉殺桓公。

轘:車裂。爲什麼說啥就啥啊,太不守國際法了。齊襄公簡直是箇大壞蛋。祭仲逆昭公弟子儀。

p154辛伯論政。「竝后、匹嫡、兩政、耦國,亂之本也。」

桓公

孫=遜,出奔委婉說法。

p157絕不爲親:慟母之殺父而絕母子之親。

二年

慶父爲莊公母弟。

p160疾:嫌惡。

p161師一日三十里爲一舍。

p164先君蕩王心。惠公爲公子朔。左右公子立的公子黔牟最終還是被公子朔殺了。

夫能固位者,必度於本末,而後立衷焉。

p169噬齊,齊=臍,後悔莫及。不食餘:鄙視唾棄。佗們怎麼就預測得那麼準?

治兵:①每三年之大講武。②戰前習武③外交辭令之引申。④此處爲授兵。

p173罪我之由=罪由我之。之作倒裝標誌詞。

姑務修德,以待時乎!

p174秩:豑。間:偵查。

p175誅:責,侍人=寺人。

不類:長得不像。

齊襄鞭一箇寺人,最後被他弒了。

p179止:獲。爲齊師所獲。戎路:兵車。

齊國高氏爲上卿已久。

十年

p182曹劌論戰。

大夫以上每日食肉。孚=覆。曹劌=曹沫。論政。又是根據小跡象預測結果。

p184臯比:虎皮。公子偃預測戰爭。爲什麼要蒙虎皮?

p186竟然有釋經之例。得儁曰克。儁=俊,獲得軍內之雄俊。戰、敗績、克、取某師。

p187拜命之辱=君命之辱=拜君命之辱=承蒙關照,實不敢當。悖=勃。臧文仲=臧孫辰,論政,

p189靳:近。

p191宋萬:南宮長萬。原來宋萬之所以弒宋閔公,是因爲嘲笑他。

批:𢱧,異體字,反手擊殺。

東宮:諸矦小寑。大宰督:華督。萬立子游,羣公子奔蕭。萬果然是箇肌肉猛男:一日而至。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手足皆見。

想起小學學的什麼不貪污的故事,然而古時候賂很常見啊。

這麼一箇小風波就過去了。萬不過是箇有勇無謀的大肌霸。

p194楊伯峻說了一堆曹劌的事情,

p196鄭厲公與傅瑕盟,內蛇與外蛇是什麼鬼??氣燄:炎,氣焰

庸非:豈非。傅瑕立了厲公,又被他殺了。祏:shi宗廟中藏主石室也。天子謂同姓諸矦、諸矦謂同姓大夫爲父,異姓稱舅。

p197厲公請原繁納之,「莊公之子猶有八人,若皆以官爵行賂勸貳可以濟事,君其若之何?」自縊

繩:譽

參看 p50,陳桓公長惡不悛,爲鄭所滅,蔡哀矦長惡不悛,息爲楚所滅。

p200間之:承其空隙。

十六年

鄭厲公卽位緩告於楚,都能作爲討伐的理由

良月:奇數月爲忌,偶數月爲良。君子謂強鉏不能衞其足。

曲沃伯代晉。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軍爲晉矦。一軍小國。

  • 曲沃桓叔爲始封,晉昭矦封于曲沃。都城爲翼。曲沃桓叔——曲沃莊伯——曲沃武公夷詭諸弗報報答,蔿國以晉師殺之。周公忌父是跟夷詭諸一黨的嗎?都是周大夫。

殲:被殺盡。螣=蜮。

p207王命諸矦,名位不同,禮亦異數,不以禮假人。不同等級禮不同。自上而下降殺以兩。

尹之:使其爲縣尹。

p209「遂門于楚」進攻楚都城門。

p211楚文王還,鬻拳同姓弗納。楚文王死後他也自殺。當初自刖,以爲大閽。君子曰:鬻拳可謂愛君矣,諫以自納於刑,刑猶不忘納君於善。

p212嬖:寵幸。王之妻妾以王字與其母家姓連言。

圃種菜,囿養牲畜。

桓王奪蘇忿生之田以與鄭,蘇氏因此不滿。惠王四處奪田,招來不滿,因蘇氏。

溫爲蘇氏之邑。

二十年

p213人火曰火,天火曰災。

p214樂及徧舞:舞六代之舞。不舉:不食,言天子至於大夫。

鄭厲公論禍患。「哀樂失時,殃咎必至。」「臨禍忘憂,憂必及之。」奸:干,干預。

p216胥命:諸矦相見,約言而不歃血。

將王:奉王。

p217闕西辟:辟=僻,偏。闕=觀、象魏,臺上起屋,謂之臺門。臺門兩旁高者爲雙闕。武公之略:所經略之土地。鄭伯效尤,尤:罪。鞶鍵:以大帶飾之鏡。鄭伯由是始惡于王。可是鄭是諸矦,虢公是王臣啊。

p219眚:過,肆:赦,肆大眚:赦有罪也。納幣:納徵。公穀:「親納幣,非禮也。」

p220陳人殺太子御寇,御寇素愛厲公子完,公子完奔齊,謚敬仲,爲工正。閑:習。幸若獲宥,幸,表敬副詞,無實義。君子曰: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以君成禮,弗納於淫,仁也。

p222左傳好言卜筮鬼神,孔穎達正義質疑。蔡出:蔡君姊妹之子。公子完敬仲爲陳厲公之子。「周史有以周易見陳矦者。」由觀卦變爲否卦,稱「觀之否」那箇之調名制!!!!!這麼說來可能之調名制歷史久遠得多?

一條明白完整的算卦的。「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是不是周易裏的呢?

p226社:祀社神。公如齊觀社,非禮也。曹劌,禮的作用:夫禮,所以整民也。舉:出行。君秖有會、朝、征伐、有王王有巡狩,以大習之。此文獻無徵、巡狩。

偪:強盛壓迫公室

二十四年

桷:椽之方者。穀梁:諸矦之桷,斲之礱之,不加細磨。卽使天子也不彫刻。「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

p229覿:見。宗婦:同姓大夫之婦。

摯:相見,手執物以表誠敬。章物:表明來賓身份。幣:玉帛之屬。

p232非常:非禮。正月:正陽之月,夏曆四月。㥾:陰氣。諸矦秖能用幣于社,伐鼓于朝。鼓、用牲于社乃天子之禮。

眚:微傷,日月眚。左傳禮:凡天災,有幣無眚。非日月之眚不鼓。

不長惡不悛的例子:晉矦圍聚,盡殺羣公子。

深其宮。深:高,宮:牆垣。城:城秖是加高加大的意思。

左傳禮:天子非展義不巡狩諸矦,非民事不舉,卿非君命不越竟。

p236公子友以私交如陳葬原仲,非君命,非禮也。

士蔿論戰。夫禮樂慈愛,戰所畜也。夫民,讓事、樂和、愛親、哀喪,而後可用也。亟戰:屢戰。饑:餒,士氣不振。「配義與道,無是,餒也。」

p237賜齊矦命。賜命:賜爲矦伯。

二十八年

齊矦以王命伐衛。數之以王命:責。

耦:兩人共作。

晉獻公與齊姜生秦穆夫人、太子申生。娶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驪戎的驪姬生奚齊,其娣生卓子。外嬖:男寵,內嬖:女寵。不威:不畏。旌君伐:表彰君功業。

p241蠱:蠱惑以淫事。尋諸仇讎:用。未亡人:寡婦自稱。旆:泛指旌旗,前軍。楚言而出:操楚語退出。楚幕有烏:幕無人居,烏止其上。

p242左傳論都邑之制。金鶚求古錄禮說。有宗廟先君之主曰都,無曰邑。邑曰築,都曰城。

p244凡馬,日中而出,日中而入。日中:春秋分。

左傳論戰之名制。凡師,有鐘鼓曰伐,無曰侵,輕曰襲。

p244論土工之時。畢務:夏收秋收完成。龍:蒼龍,東方七宿總稱。龍見:夏正九月。致用:板、臿、畚、梮置之於場地。水:大水,定星,十月昬中黃昬正見于南方

栽:築牆立板。

紓:緩。鬭穀於菟:令尹子元。鬭穀於菟自毀其家。

三十一年

古者致物於人,尊之則曰獻,通行曰饋。獻捷之制,與成二年相發明:凡諸矦有四夷之功,則獻于王,王以警于夷;中國則否。否的用法。

正寑:路寑、大寑。平日居燕寢。天子六寢,諸矦三寢。

p251有神降于莘。??楊伯峻說了祭祀神之制、國之將興,明神降之,監其德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這麼說來,神人暢,是國之將興。涼德:薄德。祝:太祝,宗:宗人,史:太史。

閟:閉門。割臂:破臂出血以歃。圉人:掌養馬芻牧之事。

此處一見女公子。

p254共仲=慶父,成季=季友,僖叔=叔牙。p273成風聞成季之繇,乃事之,而屬僖公焉,故成季立之。成風:莊公妾,僖公母。

閔公

p256宴安酖毒:安逸是毒藥。管仲論諸夏與夷狄。

經不直書名,但書行次,嘉之也。

臣聞之:「國將亡,本必先顛,而後枝葉從之。」魯不棄周禮,未可動也。重固:重=固,重厚堅固之國。

霸王之器也:用,工具,策略。

先爲之極,又焉得立?身爲儲君而位極人臣,則難以嗣君位。

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這是讖謠嗎??

p260又一則算卦。

p262吉禘于莊公:舉行莊公的吉禘,三年之喪畢,致新死者之主于廟。奚斯:公子魚。虎門:路寑門,武闈:路寑之旁門。

閔公,哀姜之娣叔姜之子。

p264又一則算卦。這一節閔公事情沒細看。

軒:曲輈而有藩蔽之車。

p265衛國人不給衛懿公打仗。與石祁子玦,與甯莊子矢。什麼意思呢?

衛宣公——衛惠公——衛懿公,

昭伯:衛宣公之子,急子之弟公子頑。宣姜:僖公之女。

p267盧=旅,寄止也。齊公子無虧:公子武孟,其母衛姬。歸公乘馬,歸=饋,乘馬:非四馬爲乘之謂,通指當乘之馬。載馳來源。爲什麼衛遺民纔七百三十人??

這一節衛國滅於戎復復國。

p268淸人來源。

東山臯落氏:赤狄別種。里克:里季。冢:大。太子之職。太子曰冢子。

里克論太子不可帥師。從曰輔君,守曰監國,古之制也。夫帥師,專行謀,誓軍旅,君與國政之所圖也。非大子之事也。師在制命而已,稟命則不威,專命則不孝,故君之嗣適不可以帥師。

p269大子曰:「吾其廢乎?」對曰:「告之以臨民,教之以軍旅,不共是懼,何故廢乎?」那麼晉獻公見太子申生時說了什麼呢?這一節很長很長。這一節可見晉獻公居心叵測。

p270—271眾將軍發了一通感慨,都覺得太子上戰場不妙。偏衣:偏裻之衣。狐突字伯行,狐偃之父,重耳外祖。衣之純:戎衣貴一色,謂之均服。命以始:春夏,命以時卒:十二月。尨:雜色。脤:社肉。「帥師者,受命於廟,受脤於社,有常服矣。」

狂夫阻之。阻:難,狂夫亦難著之。

狐突欲行。——大子將戰,狐突諫曰不可。諗=審,深諫也。桓十八年「內寵竝后,外寵二政,嬖子配嫡,大都耦國,亂之本也。」與其=現在的與其。狐突一直護著申生。

齊桓公遷邢封衛,「邢遷如歸,衛國忘亡。」齊桓之功績。

衛文公復國後勵精圖治。「大布之衣,大帛之冠,務材、訓農,通商、惠工,授方、任能。」

僖公

僖公:閔公之弟,母成風。僖皆作釐。春秋之例,自遷弗書。

p277「諱國惡,禮也。」左傳說一箇那麼弱智的話??

「諸矦救邢……師無私焉。」「凡矦伯,救患、分災、討罪,禮也。」齊桓之伯下能那麼有秩序。

經書「獲莒挐」,非卿也,而書名,嘉獲之也,

喪:尸體。君子以齊人之殺哀姜也爲已甚矣,女子,從人者也。已:太。

楊伯峻:「穀梁葢襲用呂氏春秋勸勳篇卽韓非子十過篇」,穀梁的時代那麼晚嗎??

p282宮之奇:虞賢臣。君暱之。稔:穀熟,一年。易晉:輕視晉國。

p286勤:勞也,爲我勤勞。

齊矦與蔡姬乘舟于囿,蕩公。公懼,變色,禁之,不可。公怒,歸之,未之絕也。囿:苑。

p289風:牛馬牝牡相逐謂之風。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

「五矦九伯,女實征之,以夾輔周室!」賈服杜:公矦伯子男,九州方伯;王引之經義述聞:分居五服之矦,散列九州之伯

履:所踐履之界,卽得以征伐的範圍。p290齊國疆界。「縮酒」說了一通。

寡人是徵:問罪。「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王之不復,君其問諸水濱!」

如師:往齊師。

左傳不穀二十一次,十六次爲楚子自稱。不穀爲天子自貶之稱,此齊桓用不穀,則代行王事。豈不穀是爲:諸矦興師,非爲我。

徼:求,惠、辱:表敬副词,「君惠徼福於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願也。」收=綏。

屈完論戰與德:「君若以德遂諸矦,誰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爲城,漢水以爲池,雖眾,無所用之。」

p293師老:師久謂老,師老費材。資糧,資=糧。

草曰扉,麻曰屨。

p294左傳禮。凡諸矦薨于朝會,加一等,死王事,加二等。公孫茲=叔孫戴伯。繇:卜卦之兆辭。

占卜。「筮短龜長,不如從長。」薰:香草,蕕:水邊草。初,晉獻公不聽卜人,立驪姬爲夫人。

歸胙:臣有祭祀,必致祭肉於君。

左傳中之小臣不過侍御之閹人。驪姬陷害申生。p298辭:訟,辯。申生不願父不樂,而不申辯。驪姬順便陷害了公子重耳、夷吾。

五年

經書「晉矦殺其世子申生」,罪在晉矦。

p302日南至:冬至。班朔:每年秋冬之交天子班授曆法。告朔:每月朔日以特羊告廟。

雲物:鄭玄:雲色。拜手——稽首——頓首。

媽媽說的口氣要好:「無喪而慼,憂必讎焉。」讎:應。士薦面臨兩難,在城墻中寘薪。

士薦論德:君其修德而固宗子,何城如之?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