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3三傳»

《公羊注疏》隱至僖摘錄

秩序与正义之间礼记· 郊特牲称:“天子之元子, 士也。天下无生而贵者也。继世以立诸矦, 象贤也。”郑注:“储君副主, 犹云士也, 明人有贤行著德, 乃得贵也。贤者子孙, 恒能法其先父德行。” 相同表述亦见于仪礼· 士冠礼。也就是说, 以嫡长子身份继承君位的君主的正当性依据已不再仅仅停畱于血缘关系, 要求君位继承者必须在道德层面体现并践行先王的德行, 卽“象贤”。金景芳对“象贤”理论的现代阐述尤为详尽精确, 他说:“什么叫‘象贤’呢? 为了容易了解, 可用尸象神来比喻。古人于祭祀时立尸, 尸是活人扮演的, 不是神, 但是, 古人事尸如事神, 立尸所以象神。同样, 继体的诸矦不是贤, 如依据`天下无生而贵者' 的道理, 不是贤卽不应居诸矦之位;那么, 他为什么居了诸矦之位,这是根据象贤的道理, 立他象贤———象始封的诸矦, 跟立尸象神一样。所以, 继体之君, 事实上虽然无可怀疑是在独立地行使自己的职权, 但在理论上却须这样说, 他是始封之君的继续, 他所执行的是始封之君的职权, 不是自己的职权。”这也正是公羊传阐述“隐公元年春王正月”时所称“王”为“文王”而非鲁隐公元年的周平王的根本原因, 因为周平王虽然是事实上的君主, 但由于“象贤”逻辑, 他只能算作周文王的继体。公羊传文公九年所谓“继文王之体, 守文王之法度”, 同样是在阐述“象贤”理论。可见, 周初以来实行的嫡长子继承制至少在理论与逻辑层面已经意识到“立子以贵不以长, 立嫡以长不以贤”潜在的政治困境, 试图以始封之君的“贤”来抵消以自然的血缘关系继承君位者“不贤” 。

P22邾婁本該稱名,今稱字,襃之。地期:約定會盟的地點。漸進:逐漸進步。氏不若人,人不若名,名不若字。

歸,饋,贈送。車馬曰賵,貨財曰賻,衣被曰襚。禮,不賵妾。

P34九月,及宋人盟于宿。「內」者,謂魯也。「微者」,謂士也。尊者之盟,則大信時,小信月,不信日,見其責也。若其微者,不問信與不信,皆書時,悉作信文以略之。

P53新国君的婚由其母親主持。大夫迎親不能說是國君命令,而是君父兄師友之委託。母不通:也不能說是母親的命令,因爲母親的命令在他國行不通。

P55妾不書葬,夫人書葬,以成隱公意。

P56侵、伐、圍、入,例皆時

P59天子必其時:下葬的時間是一定的。

外大夫卒不書,外包含周p60稱氏爲貶。

P62通於下:雖是周王有錯,亦譏其所使大夫。世襲大夫當過三年喪乃受命。天子喪事無求賻。

P64宋公和卒:王魯,故言卒。慢葬:葬得草率。 危不得葬:有危難而不得葬。左傳所記小異。

P68外取邑外國打外國不書,內取邑常書:躬自厚而薄責於人。

P69曷爲以國氏,當國也:與國爲敵。「大夫去氏絕其位,去公子絕其屬」。謂其君被弑,此君之臣卽以其日赴於天子、諸矦,望天子諸矦早來救己,是以春秋悉皆書日,故云「日者從外赴辭」也。言「以賊聞例」者, 言以賊弑君聞於天子、諸矦,例日。

P72討賊月,久之也。

P73諸矦立例不書。聽衆立之,爲立篡也。大國卒日葬月達春秋。

P79登來,得來,得戾,得利。譏遠者,恥公去南面之位,下與百姓爭利, 匹夫無異

P80四年三月衛桓公卒,五年四月葬,過時而不日,謂之不能葬也,「解緩不能以時葬」。

P82君將不言率師,書其重者也:是要寫重要的東西。將尊師衆稱某率師,將尊師少稱將,將卑師衆稱師,將卑師少稱人。

P82仲子不是惠公夫人,所以不入惠公廟,單立一廟。

P84文舞執羽籲,武舞執干戚。六八四十八。譏始僣諸公。言「佾」則干舞在其中。音樂的作用。

P88元年十二月,「公子益師卒」,是所傳聞之世初始,欲見三世之法,故不書日也。日者,隱公賢君,宜有恩禮於大夫。公子彄,隱公叔父,諫隱公不要觀魚,心存感激。

P89輸平,墮成,講和破裂。左傳:渝平,更成,和好,與公羊穀梁完全相反。四年公子翬伐鄭,今鄭欲平,未成。何休解釋爲外平翬在外,未得君命不書,但較牽強。諱隱公獲。

會:會見。

P92首時過則書:王者當奉順四時之正。

P92媵賤,書者,後爲嫡,終有賢行。

P94春秋貴賤不嫌同號,美惡不嫌同辭。王魯:滕矦先朝隱公,春秋襃之。

P95以重書也:動用民力多。

P95聘:天子使諸矦,國與國之間遣使。

P97不與夷狄之執中國,大之。以歸」者,惡凡伯不死位,以辱王命也。

P97何氏以爲會盟則以大小爲序,遇則以不虞爲先。

P98歸邴:把邴劃給魯國。

P100王魯:宿男卒。

P101赴:發訃告。諸矦卒日葬不日,因爲卒赴葬不告。卒從正訃告上根據正式的稱呼,葬從主人根據主持人的稱呼

P102稱人則從:稱人就顯得對方順從自己。

P103凡災異,一日者日,歷日者月,曆月者時,歷時者加自文爲異。

P106取邑爲小惡,一月再取,小惡中甚者耳。

P107宋人、蔡人、衛人伐載。鄭伯伐取之:不月者,移惡上三國。

入例時,傷害多則月,魯盛同姓,憂錄之。

P108王魯:諸矦來曰朝,大夫來曰聘,內言如公如京師

P110隱之:悲痛他。被殺之處爲僵尸之處。君弑,臣不討賊,非臣也;子不復讎,非子也。葬,生者之事也。

P118桓公會皆「月」者,危之也:無仁義之心,與人交接有危。

「不致之者,爲下去王,適足以起無王,未足以見無王罪之深淺,故復奪臣子辭,成誅文也」??不致之??1、孫行父如宋致女:送詣,女嫁三月,又使大夫隨加聘問,謂之致女。2、公至自會,至自=致。「凡致者,臣子喜其君父脫危而至」,今不致之,若其受誅殺,故曰「奪臣子辭成誅文也」。

P119爲恭也:用恭遜的語言。朝王助祭之禮。賜邑於遠郊,其實天子地,諸矦不得專也。「許邑」有待明確,難道許邑不在王畿,而魯朝宿之邑在王畿?

P122華父督殺殤公,但莊公馮不責之,故曰莊公殺殤公。繆公廢子而反國,得正??

P125目言之:見言之,不隱諱。隱亦遠矣,曷爲爲隱諱?隱賢而桓賤。越近越諱。

P127遂亂受賂納于大廟,非禮也:成就禍亂收受賄賂。器從名:器物根據它原來的名字。器之與人,非有卽爾:器物對於人,不是佔有了就這樣了。

孝子祭祀之儀容。秋,七月,紀矦來朝天子將娶於紀,與之奉宗廟,傳之無窮,重莫大焉,故封之百里??「矦四百里」?凡朝例時,以其尊而不臣,故書「月」,令與朝異,所以廣孝敬。

P130二國會曰「離」,離不言「會」,曰「如」。

至自:行告至禮。致者,君子疾賢者失其所,不肖者反以相親榮??

桓公二年書王見始的原因:初卽位之時,自知己篡,戰懼畏討,未敢無王,是以春秋於正月之際, 不得見始。須臾之後,還復爲惡,擅易天子之田,俄然無憚。

P132盟不歃血,但以命相誓

P133時王禮:送女,父母不下堂,姑姊妹不出門

*如果同一月中,先發生的要月,後發生的要時怎麼辦?

P135有年:收成剛剛夠。

P136公羊三田制與王制合。旣然冬曰狩,那爲何春正月曰狩:狩者何?田狩也。田者,蒐狩之總名也。狩爲常事,例不書。

P139無秋七月冬十月者,葢以成十年昭十年無冬推之,亦爲內大惡當諱者而削之。春秋稱下大夫:宰+氏++字。伯:五十以伯仲。

P141相如:相互來往。離不言會兩箇國家見面不說會。「外相如不書,此何以書,離不言會」什麼邏輯?

P142譏父老子代從政。仍叔之子:不言氏者,起父在也??

故決之:解決這箇問題。

葬不月者,責臣子。

P143城祝丘:脩城墻。

P144魯人正雩:「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求雨之雩非常例。

過我:經過我國。

P146行過無禮謂之化。朝聘例時,月者,危錄之,無禮之人,不可備責之。

P147壬午,大閱此日者,桓旣無文德,又忽忘武備三年一大閱,此過了三年,故尤危錄。

P149絕也,國當絕斷絕與國家的關係:諸矦不生名。

P157杜預以爲咸丘是魯邑,誤。焚,杜預以爲火田,非。

P158君存焉爾:何休曰邾婁君在咸丘,譯註曰咸國國君在。??

P158貴者無後,待之以初。下去二時者,桓公以火攻人君,故貶,明大惡。

僖二十年「夏,郜子來朝」,僖公非惡人而不月者,正以朝輕于奔故也:那末來奔例月?

P161祭祀之儀容。士不及茲四者:來不及舉行這四箇祭祀。

P162天子中大夫氏采

P164:大夫沒有自己生出來的事。王者無外。上大夫卽例稱五十字,卽祭伯、南季、榮叔之屬是也。次大夫例稱二十字,卽家父之屬是也;下大夫繫官氏名且字,卽宰渠伯糾是也。上士名氏通,石尙是也;次士以官錄,卽宰咺是;下士略稱人,「公會王人于洮」是也。

由魯往逆,不必反報。旣然如此,迎王后的禮是怎樣的??

P165子尊不加于父母。尊王。

「則未知其在齊與?曹與?」那大概是在齊??「傳見下卒葬詳錄,故序經意依違之也。小國無大夫,所以書者,重惡世子之不孝甚」??所傳聞之世,未錄小國卒葬,所聞之世,卒月葬時。

P167不見要:不被迎候。

P168地而言來者,明近都城,幾與圍無異。王魯:「內不言戰,言戰乃敗矣」

P169微者盟例時。

莊公殺段,所以書葬者,段當國,本當從討賊辭,不得與殺大夫同例。

P170經權之道。「宋強而鄭弱,祭仲探宋莊公本弑君而立,非能爲突,將以爲賂動,守死不聽,令自入,見國無拒難者,必乘便將滅鄭」??爲何不從其言便國必亡?

P174突名,挈乎祭仲也,那末鄭突是什末呢?「歸」:順祭仲之權,使突無惡。「鄭忽出奔衛」:當年新喪父的國君貶爵,伯子男同等,故稱名以貶。何休:文家質家相循環。

P175「所以不卒柔者,深薄桓公,不與有恩禮于大夫也」爲何桓公不好,對他的大夫也不好?「蔡稱叔者,不能防正其姑姊妹,使淫於陳佗,故貶在字例」諸矦貶不稱爵,稱字?通義:蔡宣公之母弟。譯註以後說爲是。

P176、177爲何有些月有些日??

「佗不稱矦者,嫌貶在名例,不當絕,故復去躍葬也」??

「當蒙上日,與不嫌異於篡例,故復出日,明同」??

P178此偏戰也,何以不言師敗績」偏戰和敗績有什麼聯繫,或者說,偏戰與敗績沒有聯繫,偏戰只是提了一下而已??

P179然後能爲日也:然後能定下交戰日期。郎猶可以地:郎是郊邑,而龍門則是都城城門。

P181「夏五」通義說缺了干支,那麼他國來盟例日??來盟:聘而盟,別國來魯。蒞盟:魯到別國。何休:蒞盟、來盟例皆時,從內爲王義,明王者當以至信先天下。這麼說來通義錯了??

P182左傳:人火曰火,天火曰災。天子親耕,東田千畝,諸矦百畝。后夫人親西郊采桑,以共粢盛祭服,躬行孝道以先天下。

宋人以齊人、衛人、蔡人、陳人伐鄭。四國根據宋的意願伐鄭。「突背恩伐宋,故宋結四國伐之。宋恃四國乃伐鄭,四國當與宋同罪」宋有罪?抑突有罪?

王者無求,求則諸矦貪,大夫鄙,士庶盜竊。

P184大國奔例月,小國例時。鄭伯突出奔蔡名以明奪正正,嫡長也出惡者,不如死之榮也。入無惡者,出不應絕,則還入不應盜國。

P186「桓公行惡,而三人俱朝事之。三人爲衆,衆足責,故夷狄之。」真是……

P187不是很懂。

P188「月者,善諸矦征突。」那末,征伐例時?「不舉伐爲重者,用兵重於會,嫌月爲桓伐有危舉,不爲義兵錄,故復錄會」??:本來是爲了錄義兵而月,爲了避免誤會,以爲危桓公而月,所以又寫了「會」。前半句不懂。

夏,四月,公會宋公、衛矦、陳矦、蔡矦伐鄭。也是義兵?

致例時。

P189先言「岱陰」,後言「齊」者,明名山大澤不以封諸矦,以爲天地自然之利,非人力所 能加,故當與百姓共之。天子有疾稱不豫,諸矦稱負茲,大夫稱犬馬,士稱負薪

P190那末邾婁儀父到底做了什麼錯事?「本失爵在名例」??

「夏者,陽也,月者,陰也;去夏者,明夫人不繫於公也」:左傳穀梁皆有夏,是否是牽強附會?

字而賢之。「復歸者,出惡,歸無惡;復入者,出無惡,入有惡。入者,出入惡。歸者,出入無惡。」

p192不書齊誘殺公者,深諱恥也。

「喪」不以明貴賤。

莊公

正月以存君:引申爲練祭、小祥之祭,父母死後滿一周年的第一箇月祭祀。孫于齊:文姜一直在齊國,但她想念母,想讓她來主持練祭,故如其意,言于齊??

禮,飲酒不過三爵。

念母則忘父,背本之道也

p204「諸矦三年一貢士於天子,天子命與諸矦輔助爲政。大國舉三人,次國舉二人,小國舉一人。」「齊衰不接弁冕,仇讎不交婚姻」。天子嫁諸矦之禮。

P206禮,王姬之館應築於國都內,而魯將嫁於讎齊,故築於國都外。

路寢:處理政事的正寢。小寢:休息的宮室,后妃夫人的內室。

P208賜命:賜予諸矦爵服。言命不言服者,重命,不重其財物。「賜桓公命」:舉諡,明知追命死者

那末王姬歸于齊到底是繫月還是繫時??

P209齊襄公將復仇於紀,曷爲諱?難道是大復仇??

同158,譯註以爲於馀丘國君在那兒,何休相左,葢何休誤。邑不繫國凡有二種。

P211婦人無外事,外則近淫

齊、魯無憚天子之心而伐之,故明惡重於伐,故月也。本例時。

P212篡不明者,皆貶去其葬以見篡,篡明者,不去葬以見篡,篡明者書葬。篡明者,謂有立、入之文。爲什麼「不見書葬」?不是寫了葬嘛??莊公馮篡不明,然父繆公有讓過之賢,春秋爲賢者諱。

P214以存先祖之功,則除出奔之罪,明其知權。「入」,難辭。

P215刺不救紀:諸矦本有相救之道,所以抑強消亂也

P216與會郜同義:婦人無外事。「牛酒曰犒,加飯羹曰饗」:時王之禮

「天子唯女之適二王後者,諸矦唯女之爲諸矦夫人者,恩得申,故卒之」??

P217大復讎:紀矦讒殺齊哀公,齊襄公報讎,滅紀國,爲何一定要滅,紀矦也沒滅齊國啊,有其他相像箇只殺君不滅國的例子匄弗??百世可復。報讎的優先級高於滅國。襄公淫泆,猶以復讎而賢之。

P221「復讎者, 非將殺之,逐之也」只用有這箇意思就行了??葬紀伯姬:慎終追遠??

P223禮記:「父母之讎不同戴天,兄弟之讎不同國,九族之讎不同鄕黨,朋友之讎不同市朝」。擇其重者壹譏。爲何齊襄與魯莊之讎便不用滅國?難道是罪不夠大?

P225納朔:把朔送回衛國重新當國君。爲何納朔會被王討伐:得罪於天子。辟王,爲何不說「入」?難道篡辭皆不書?那爲何只提納不提入?

P226王人:王之使者,下士。「救例時,此月者,嫌實微者,故加錄之,以起

實貴子突」「王遣貴子突,卒不能救,遂爲天下笑,故爲王者諱」使若:就像…一樣

p228「國人立之曰立,他國立之曰納,從外曰入」「殺而立者,不以當國之辭言

之;非殺而立者,以當國之辭言之」正好反的,是爲了強調任何篡都是不可以的??

P231致會:以會盟之事告祖廟。不得意致伐:「所伐國不服,兵將復用,國家有危,故重錄所從來」致皆例時。

P232,賢齊的意思。「極惡魯犯命復貪利也」,所傳聞世內大惡諱,故此不爲大惡。

P235一災不書,明君子不以一過責人。

P243「託不得已」:是托詞,不得以這樣。

P244「兵不徒使,故將出兵必祠於近郊」

P246成爲盛國都邑。「辟滅同姓」爲何不說「諱滅同姓」??

P247齊人殺無知用殺不用弒,稱名不稱君,不與無知爲君也。

P249公子於他國爲臣子。

P250「納不致者,言伐」:不得意。「出會盟,得意致地,不得意不致」。不遇不得意,遇卽得意。公子糾次正貴於桓公宜立非篡,故不月,非大國篡例。

P251齊襄公葬過時而日,隱之也,以復讎賢之也。

P252復讎以死敗爲榮。「我師敗績」,不得意明矣,不書致伐。不與復讎者在下復讎的對象是後一世

P254「取」:內辭內部的措辭。千乘之魯不能存子糾,當坐弒君。此言子糾,上納言糾,明上爲君前臣明之故也。弒成君例日,弒未踰年君例月

P256浚洙:就像齊國脅魯取子糾,所以魯害怕,深爲諱之。

「公敗齊師于長勺」:勝不言戰,言戰乃敗??

P257侵:將兵至竟,以過侵責之,服則引兵而去,用意尙麤。「律一人有數罪,以重者論之」

P258不通也:使宿與其他國家斷絕交通。大國遷例月,小國例時,此月者,遷取王封,當與滅人同罪。

P259次、伐、戰。

P260疏說了一堆九州。爲何楚執蔡矦也要貶蔡矦???

P264「譚子奔莒」:月者,惡不死位。

P265「王姬歸于齊」:王者無外。

P266來歸:歸,歸寗:回娘家探親,大歸:被夫家休回娘家。「夫死無子而終於父母家者,非正」,而夫家國亡,只能回酅,因爲有紀矦五廟。「酅非國都,今屬齊」「酅不繫齊者,時齊所後五廟,故國之」??

P269「仇牧可謂不畏彊禦」

P270月者,使與大國君奔同例,明彊禦也。

齊人滅遂「不諱者,桓公行霸,不任文德,而尙武力,又功未足以除惡」「欲道其九合之後,功足以除惡也」爲何要爲齊諱?爲賢者諱。春秋褒貶皆以功過相除計。

P271易:相安無事。齊桓之盟不日,其會不至,書時,信之也。莊公曰:「寡人之生,則不若死矣!」自傷與齊爲讎,不能復也。伐齊納糾,不能納,反復爲齊所脅而殺之2333

土基三尺、土階三等曰壇。

P277「同盟者何?同欲也」善耶?惡耶?

小國未嘗卒,而卒者,爲慕霸者,有尊天子之心,行進也

p278譯註關於鄭瞻。

「稱矦而執者,伯討也,稱人而執者,非伯討也」「然不得爲伯討者,事未得行,罪未成也」誰的罪未成,齊還是鄭瞻?

P279古者有分土無分民知「古有分土無分民」者,正以詩云「誓將去汝,適彼樂土」,論語云「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皆是樂就有德之義故也。,齊戍之,非也,遂不當坐也,故使齊爲自積死文也

P280繫鄭者,明行當本於鄕里也

P287王二月到底是王正月之誤還是就是二月?可是,王三月難道不就是真實的周曆嗎?和通三統有關係嗎?

大其爲中國追。

P291媵是碎事,例不見經。「必以姪娣從之者,欲使一人有子,二人喜也,所以防嫉妬」爲何可以防嫉妒呢?

???

p295肆大省???肆大省:放失大罪。

葬我小君文姜???

P297微者不得日,大夫盟當出名氏

P298「納徵用玄纁、束帛、儷皮。玄纁,取其順天地也。」「束帛謂玄三纁二,玄三法天,纁二法地」那末束帛和玄纁是什末關係??諸矦親納幣,非禮也。莊公之齊書致,皆起淫,危之也。

P299危莊公

通義云祭叔卽祭公。桓公去二時以見罪,莊公不稱使以絕,春秋見義非唯一種。

P300荊稱人「夷狄能慕王化,脩聘禮,受正朔者,當進之」

P301「簫叔朝公」:公在內言朝,在外言會。「不言聘公者,禮,聘受之於大廟,孝子謙,不敢以己當之,歸美於先君, 且重賓也」

宗廟禮:「天子斵而礱之,加密石焉;諸矦斵而礱之,不加密石;大夫斵之,士首本」斵本:全以樹本而行斤斵之失宗廟禮例時,而刻桓宮桷例月,功重於丹楹。失祭祀禮例日。

「其有卒葬在日月下者,不蒙日月」這種情況不會明確說出來;「葬曹莊公」雖在月下,不蒙上月。曹達春秋常卒月葬時也。伐不日:彼文雖在十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之下,不蒙其日月,

P303桓之盟不日??

P304爲尊者諱:諱淫,使若親迎。

莊公夫人:哀姜,齊桓公之女。夫人不疾,約遠媵妾,不爲要君,不爲大惡。

P305宗婦覿,用幣。」非禮,若合禮,宜言「大夫宗婦用幣覿」。說了一堆贄禮,宗子

P307杜預孔疏以爲曹羈爲世子或曹君,非。這末一箇小小的錯誤,卻一直沒人說出來,爲何?小國無氏爲大夫:曹羈;大國無名氏:或有未命,或有罪見貶。「曹無大夫」那到底有沒有大夫??

禮,兵敵則戰,不敵則守。

三諫不從待放而去。一堆五種諫。

P309郭非虢

P310陳矦使女叔來聘:「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不敢遺小國之臣」。穀梁謂天子命,故字:「單伯逆王姬」

衛矦朔有「入」而不書葬,明犯天子命,與盜國同。

洪水與日食用牲於社。秋天要祭祀門,但門與洪水無關,故非禮。

P312伯姬:魯莊公長女

P313「凡書君殺大夫,大夫有罪,以專殺書,他皆以罪舉」:「春秋之義,諸矦之君不得專殺大夫,若殺有罪大夫,春秋書之者,責君專殺矣。其他無罪,君枉殺之而書之者,欲以罪君之故而舉之。其罪君者,卽去其君之葬是也」

君死乎位曰滅。爲賢者諱。

諸矦越境逆女非禮。

P319直來曰來,大歸曰來歸廢棄來歸。七棄五不娶三不去。

P320春秋黜杞。

p325至日便伐,明暴。神奇!:「伐」長言之爲伐人者,短言之爲見伐者。

霸業和王道:「衛未有罪,幽之會父喪未終未至」。通例:詐戰不言戰。旣然見伐者爲主,見伐者理曲,那衛無罪爲何讓它爲主不與征衛?常例與特殊情況。

P327「從霸者朝天子,行進」:只要尊王,那霸也可以??

外夷狄。

P328諱以凶年造邑:玉藻年不順成,土功不興。

委積之制。

P329繕故曰新,有所增益曰作,始造曰築

凶年修舊譏而不諱。

已蹙:何休痛,郑玄速。敵者言戰。

P334褒薛伯知去惡桓公就善隱公

P335獻捷時,此月者,刺齊桓憍慢恃盈。王魯:誅伐無道,獻捷於王。

P336國:社稷、宗廟、朝廷。

P337「宋公、齊矦遇于梁丘」:宋公見要,爲不虞者。

P338「緣季子之心而爲之諱」:原心定罪。季子過在親親:不忍用刑其兄,失事君之道???行誅親親,雖酖之,猶有恩也。一生一及:父死子繼兄終弟及。

反復思維,得君子之道。

「牙弒械成」,想弒公子般還是莊公?

公子牙爲何是大夫呢?

殺世子、母弟,直稱君者,甚之比這更爲嚴重也。

桓、莊薄于君臣之恩,大夫不卒。

P342同時薨:父居高寢,子居路寢,孫從王父母,妻從夫寢,夫人居小寢。

P343某公子卒:君存稱世子,君薨稱子某,旣葬稱子,踰年稱公。未踰年君,無子不廟,不廟則不書葬。

閔公第九

p347親親。議親之法。「歸獄」:把案子結了。

P348夏六月辛酉葬莊公:過時而日,隱之也,痛賢君不得以時葬。

爲尊者諱爲親者諱爲賢者諱,故外慶父。

P351功過相除:不爲桓公諱者,功未足以覆比滅人之惡也

P352常事不書,「吉禘于莊公」,書莊公不書太廟,明不當祭於莊公,書吉,明不當祭於太廟。

終喪之禘,三年之喪:公羊:二十五月,士虞禮:二十七月。

P355慶父弑二君,何以不誅?將而不免,遏惡也。旣而不可及,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也。

P357齊桓得子續父之道。「齊高子來盟」:君臣無相適之道。君不使乎大夫。??

「魯人至今以爲美談」至今?有意思。

P359繫閔公篇于莊公下者,子未三年,無改於父之道,

僖公

p365臣子一例:難道只有世子纔稱子,庶子稱臣?

P366救不言次。「不及事」:來不及。

實與文不與,文對應太平世。稱師:不與諸矦專封。

以齊桓能以治世自任而厚責之。

專封:齊擅自將邢安置在陳儀。

P371「桓公召夫人於邾婁」:夫人在邾婁。桓公行霸,王誅不阿親親

楚稱人者,爲僖公諱與夷狄交婚

p372「月者,危公會霸者而與邾婁有辨公敗邾婁師于纓也」會例時?──「旣出尊者之側,而有私爭,故危之」邏輯??有夫人喪出會當惡之。然變例,與邾婁辨怨以夫人與齊,於喪事無薄,爲哀姜復讎也。

曹莒無大夫:小國,沒有天子任命的大夫。

P373「公子不可入,入則殺矣」依然是親親的。待之以偏戰:善季子忿不加暴,得君子之道

P375貶必於其重者,莫重乎其以喪至也

貶置氏者,殺子差輕於殺夫。齊桓討哀姜,得霸者之義,季子縱慶父,申親親之恩。

P377不與諸矦專封。

「齊桓討賊,辟責內讎齊」:弒君賊不討則不葬,若不葬,則嫌魯不討齊。

P379夏陽曷爲不繫於郭?君存焉爾郭國國君還在那兒

小國例不稱師,稱師者,大國將卑師衆。不加文序上,主會,加文加師序上,不主會。惡晉獻公不仁,以滅人爲戲謔。先治同姓之大惡,欲見骨肉之親,大則誅,小則隱。

P385左傳「一時不雨則書首月」:春秋無此例。

「正月不雨四月不雨」,哪兒來什末一月不雨卽書?

P386陽榖之會。「無易樹子」那末到底是嫡子繼承制還是嫡長子繼承制呢?

蒞盟:到別國,來盟:別國過來。

P387潰例月叛例時。「不與諸矦潰之」??

P388善楚重愛民命,生事有漸

無危不言卒於師。

P389曷爲不稱使?尊屈完也。這很公羊,三傳不同。

尊屈完,使若齊桓得楚君,以醇霸德成王事──並不是屈完品德高而提高地位,是使對方提高地位──找這樣的例子。

P393書執者,惡專執:方伯執他國須白天子。

P395所傳聞世微國例不卒葬。──有沒有可能是史料的原因呢。疏一堆比較曹、許的。

侵陳月者,責齊不內自責,乃復加人以罪。

P396殺世子母弟稱君者,甚之也。「公子貫於先君,唯世子與母弟以今君錄,親 親也」??

「禮,外孫初冠,有朝外祖之道」,疏有一堆。伯姬的公公卒於本年,服喪不宜出境;或者爲了歸寧莊公,但莊公已死,婦人無故不越境。

P399胥命:相命,相互結言。

P400「言執者,明虞公滅人以自亡,當絕」「虞稱公者,奪正爵,起從滅也」

P402「今此知不由朝新王而得進者,正以僖公非受命之王故也」爲何只有受命王纔能進爵?

稱國以殺者,君殺大夫之辭也。後續見p499

P410鄭無汲汲慕中國之心,故抑之,使若叩頭乞盟者也。

夫人到底是誰?

P412宋襄功足以除惡。

適人:嫁人。女子許嫁字而笄之同儀禮士昬禮。許嫁卒者當爲諸矦夫人。

大夫妻不卒。伯姬許嫁邾婁,卒,季姬爲媵,當往,而與鄫子私奔。

P415桓之盟不日,日者危之也。天子親遣三公會之而見叛,故上爲天子,下爲桓公諱也。

P416「君殺無罪大夫,例去其葬,以絕之」無罪爲何要絕?

P417弒未踰年君稱其君之子。「君薨稱子某,卽葬稱子,踰年稱公」可是沒有成名的情況啊:弒則書名。弒成君例日,弒未踰年君例月,「不月者,不正遇禍,終始惡明,故略之」

P419荀息不食其言。

P421上爲文公諱:惠公入,懷公出,則不得不書文公入。齊桓享國也長,不必諱惡。

P425齊桓城緣爲之諱:實與文不與,「上無天子,下無方伯,天下諸矦有相滅亡者,力能救之則救之」

P426禮,男不親求,女不親許。遇例時。P430季姬歸于鄫。P436鄫季姬卒

P427蔡矦大國,卒例日,今時,賤其背小國而附父讎 ??

P428小國事大國亦五年一朝,孝經曰四海之內,各以其職來助祭。

P429「公孫敖率師及諸矦之大夫救徐」沒懂

P430天戒之,故大之,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

「楚人敗徐于婁林」:稱徐,夷狄之。楚是什末時候改稱楚的?「秦、楚同類,得獲晉矦者,正以爵稱伯,非真夷狄」那是什末??

P433春秋不書晦,晦雖有事不書,災異不日晦可知也。

P436言由其是賢君,故宜痛骨肉之卒,故公孫慈卒日。

伐英氏「稱氏者,春秋前黜稱氏也……」??

P437什末地方有「內諱不言滅」一條,找??

P438君子之惡惡也疾始,善善也樂終。

歷數桓公功與惡。

P439冬十二月乙亥齊矦小白卒。是後齊大亂。太子昭逃亡宋國,故宋伐齊。

P440齊桓公過時而日,隱之也。

P441進狄:狄稱人者,善能救齊,雖拒義兵,猶有憂中國之心。不於救時進之者,辟襄公不使義兵壅塞??

曲禮下:諸矦未卒不稱名,名者,失地,滅同姓。

P442君不會大夫。日者自責

「襄公爲此盟,欲和解之」「恥辱加於宋無異,故沒襄公,使若微者也」那末春秋對宋是什末態度?

P444「宋人圍曹」和這件事有關嗎

梁亡:各家的說法都不一樣。

P445僭諸公可言,僭天子不可言。僖公修泮宮詩人頌之春秋不書,得其時制也,此新作南門確有譏意。

失地君名。郜不名者,同姓也。

諸矦半天子,三宮,實際並不如此。亦有南宮北宮。

P448楚和宋剛纔盟,訾那楚又執宋?

P451公羊褒公子目夷的什末品質?

P461偏戰者日,此書朔,正也。「未能醇粹而守其禮,所以敗也」是貶爻弗??

襄公欲行霸,守正履信,屬爲楚所敗,諸夏之君宜雜然助之,反因其困而伐之,痛與重故創無異, 故言「圍」以惡其不仁也。

P465王者無外。罪莫大於不孝,這時不爲王諱。

來逆父:「兄弟辭也」:結婚姻的用語。

P468「三世無大夫」:「禮,不臣妻之父母」,「杜漁色之漸」,「公族以弱,妃黨益彊,威權下流,政分三門,卒生篡弑,親親出奔」。春秋有非常之文,必有非常之義。

所傳聞世外小惡不書,此書。

別之者,惡國家不重民命,一出兵爲兩事也

「莒無大夫,書莒慶者,尊敬婿之義也」果真如此?

P471泓之戰宋公守古兵敗,春秋善之,不重師。乞師例時。今爲與人者重

書「以歸」者,惡不死位。誅有兩種:誅責,誅絕「聖人子孫有誅無絕」。

P473楚未有大夫,不得稱師。

以己從人曰行,「公以楚師」:楚行公意。「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故雖得意,猶致伐也。

P475「言君子和平人,當終身保也」??

何休以爲宋圍已解,不確。

P476「宋襄公伐齊月,此不月者,晉文公功信未著,且當脩文德,未當深求於諸矦,故不美」爲何晉矦伐衛要書??

P477時魯與楚友好,衛是楚的婚姻,魯替衛駐防。

外殺大夫時。

P478晉矦執曹伯畀宋人,日,喜義兵得時入。

執,稱矦爲伯討,稱人爲無罪而執人,當貶。

同姓,恩惠當先施,刑罰當後加

p481衛稱子者,「起叔武本無卽位之意」或通義「旣葬稱子……不懂

p482稱王爲正稱,加天則非禮。內朝言如,外來曰朝。「臣無召君之義,故不言王之所在」「晉文正君臣,明王法,雖非正,起時可與」:踐土之盟,晉文請王至,以成其霸業。

P483復歸于衛再看一下。復歸者,出惡歸無惡

P484不月而日者,自是諸矦不繫天子

P485諸矦不得自相治,當斷之於天子。衛之禍,文公爲之。

P487元咺自晉復歸於衛不懂

霸兵不月者,刺文公不偃武脩文

p489稱國殺,在道路上殺也。

衛矦鄭無罪是歸惡乎元咺,義同莊八年秋師還。不臣:君入己出,君出己入。此義真是奇怪,元咺這樣難道不是爲了保命嗎?不臣與爲叔武爭,不臣之惡大於爭之善。

P491周公加宰,惡其下與諸矦相會。

通義「奪非其有曰取,占廣其界曰侵」。諱取同姓之田。伐同姓不諱旣然各國之間不可能不伐,那末規定同姓不伐的意義何在。通向理想世界「魯本爲霸者所還,當時不取,久後有悔,更緣前語取之,不應復得,故當坐取邑」

p494魯郊禮不合常例,須占卜方可進行。

禘、嘗、郊哪箇大?

郊:出郊特牲「稾席玄酒,器用陶匏,大珪不瑑,大羹不和」

天子祭天,諸矦祭土,土,社稷也,諸矦山川有不在其封內者,則不祭也。

方望一堆

「免牲,禮也」那末犧牲是在占卜之前就準備好的?

「山川能有潤於百里者」解釋一堆。天比三望大

寸:一指寬,膚:四指寬

p499月者,惡大國遷於小國

君殺大夫,大夫有罪,大夫卒不日,書其君葬;大夫無罪,大夫卒日,去其君葬。

P504公如齊,月者,善善及子孫。

災異其實可作爲大事年表~

所聞世

文公

P1188禮運何謂四靈?麟鳳龜龍。釋獸麕身,牛尾,一角,毛詩草木蟲魚疏麕身,牛尾,馬足,黃色,圓蹄,一角,角端有肉。音中鐘呂,行中規矩。廣雅與此相似

「非中國之獸」譯註翻譯成魯國??

西方非可貴之義,類賤人象。

改冬言春還是改春言冬?

「夫子素案圖錄,知庶姓劉季當代周……夫子知其將有六國爭彊,從橫相滅之敗,秦、項驅除,積骨流血之虐。然後劉氏乃帝,深閔民之離害甚久,故豫泣也」。

三世異辭「所以復發傳者,益師以臣見恩,此以君見恩,嫌義異。於所見之世,臣子恩其君父尤厚,故多微辭也。所聞之世,恩王父少殺,故立煬宮不日,武宮日是也。所傳聞之世,恩高祖、曾祖又殺,故子赤卒不日,子般卒日是也」

道同者相稱,德合者相友,故曰「樂道堯、舜之道」

「末不亦樂后有聖漢,受命而王,德如堯、舜之知孔子爲製作」囊講來很有道理,與其說堯舜爲孔子製作,孔子爲漢製作,弗如講孔子取法堯舜,尊堯舜,漢取法孔子,尊孔子。

「制春秋之義,以俟後聖」公羊冇講是爲漢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