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2三禮»

《儀禮疏》卷四

上課讀的

卷四 士昬禮

儀禮目錄:日入三商爲昬。

開篇,士冠禮有「士」,士昬禮沒有「士」

士昬禮第二

【疏】鄭目錄云「士娶妻之禮。以昬為期,因而名焉。必以昬者,陽往而陰來,日入三商為昬。昬禮於五禮屬嘉禮,大小別錄此皆第二。」鄭知是士娶妻之禮者,以云記士昬禮,故知是士娶妻。鄭云「日入三商」者,商謂商量,是漏刻之名,故三光靈曜亦日入三刻為昬,不盡為明。案馬氏云「日未出,日沒後,皆云二刻半,前後共五刻。」今云三商者,據整數而言,其實二刻半也。

馬氏不知道是誰。

〔納采〕

昬禮下達,納采用鴈。

【注】達,通也。將欲與彼合昬姻,必先使媒氏下通其言,女氏許之,乃後使人納其采擇之禮。用鴈為摯者,取其順陰陽往來。云「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昬必由媒交接,設紹介,皆所以養廉恥。

下通其言:男女之家不親自來往,而媒氏私下已經把意思傳達過了,沒有賈疏所謂陰陽之意。這是在正式行六禮之歬的鋪墊。

結婚年齡。禮記:三十而取,二十而嫁。鄭玄:一定要在這一年。王肅:二十到三十取都可以。如孔子父母:叔梁紇,排行+字+名。野合而生:父親年齡很大,不合禮。

通解陸甸:自天子達是也達於天子到普通人。大夫有昬禮而無冠禮,則冠禮不下達矣。昬禮自天子達,冠禮不足達。朱熹贊同陸,認爲下達的是納采用鴈。黃以周:六禮下達。天子是否親迎?鄭玄說的是媒氏下達。

傳重應該讀 chóng。列維施特勞斯「家屋」:有一箇東西作爲家庭的象徵,誰掌握就是家族長。「重」就是祭祀權。

禮記集說「夫只合一娶,婦只合一嫁……以義斷之,須祔以首娶,繼室別爲一所可也。」

唐代以前家族合居,宋代以後分家。明淸父母跟孩子不常在一起。明淸買妾失控。

北宋理學家:鴈不再偶,而不是因爲順陰陽而往來。張載二程:夫只一娶,婦只一嫁。否則夫妻合葬就二妻。

【疏】從此下至主人許賔入,授如初禮,陳納采問名之禮。

云「下達」者,謂未行納采已前,男父先遣媒氏,女氏之家通辭往來,女氏許之,乃遣使者行納采之禮也。言「下達」者,男為上女為下,取陽倡陰和之義,故云下達。謂以言辭下通於女氏也。是以下記昬辭云「吾子有惠,貺室某也。」注云「稱有惠,明下達」,謂此下達也。

云「納采用鴈」者,昬禮有六,五禮用鴈,納采、問名、納吉、請期、親迎是也。唯納徵不用鴈,以其自有幣帛可執故也。且三禮不云納,言納者,恐女氏不受。若春秋納納之義。若然,納采言納者,以其始相采擇,恐女家不許,故言納。問名不言納者,女氏已許,故不言納也。納吉言納者,男家卜吉,往與女氏,復恐女家翻悔不受,故更言納也。納徵言納者,納幣帛則昬禮成,復恐女家不受,故更云納也。請期親迎,不言納者,納幣則昬禮已成,女家不得移改,故皆不言納也。其昬禮有六,尊卑皆同,故左氏莊公二十二年經書「冬,公如齊納幣」,穀梁傳曰「納幣大夫,之事也。禮有納采,有問名,有納徵,有告期,四者備而後娶,禮也。公之親納幣,非禮也,故譏之。」彼無納吉者,以莊公在母喪內,親行納幣,非禮之事,故關其納吉以非之也。

鄭云「必先使媒氏下通其言,女氏許之,乃後使人納其采擇之禮」者,欲見納采之前,有此下達之言也。案周禮地官有媒氏職,是天子之官,則諸矦之國亦有媒氏,傳通男女,使成㛰姻,故云媒氏也。

云用鴈為摯者,取其順陰陽往來者。案周禮大宗伯云「以禽作六摯,卿執羔,大夫執鴈,士執雉。」此昬禮無問尊卑,皆用鴈,故鄭注其意云「取順陰陽往來」也。順陰陽往來者,鴈木落南翔冰泮北徂,夫為陽,婦為陰,今用鴈者,亦取婦人從夫之義,是以昬禮用焉。引者,證須媒下達之義也。

云昬必由媒,交接設紹介者,云「匪媒不得」是由媒也。其行五禮,自納采已下,皆使使往,是交接設紹介也。

云「皆所以養廉恥」者,解所以須媒及設紹介者,皆所以養成男女,使有廉恥也。使媒通之媵御沃盥交之等,皆是行事之漸,養廉恥之義也。

主人筵于戶西,西上,右几。

【注】主人,女父也。筵為神布席也。戶西者,尊處,將以先祖之遺體許人,故受其禮於禰廟也。席西上,右設几,神不統於人,席有首尾。

禰廟:父廟,士只有一廟。

【疏】主人至右几〇釋曰:此女將受男納采之禮,故先設神坐乃受之。

〇注主人至首尾〇釋曰:云筵為神布席也者,下文禮賔,云徹几改筵,是為人設席,故以此為神席也。

云「戶西」者,以戶西是賔客之位,故為尊處也。必以西為客位者,以地道尊右故也。知受禮於禰廟者,以云「凡行事,受諸禰廟」也。

云席西上,右設几,神不統於人者,案鄕射燕禮之等,設席皆東上,是統於人。今以神尊,不統於人,取地道尊右之義,故席西上,几在右也。

云「席有首尾」者,以公食蒲筵萑席,皆卷自末,是席有首尾也。

【萑】huán

席不只坐一個人,都以東為上,先上的到右邊。上席由西到東,降席從東下。

使者玄端至。

【注】使者,夫家之屬,若羣吏使往來者。玄端,士莫夕之服,又服以事於庿,有司緇裳。

【疏】云「使者,夫家之屬」者,案士冠賛者於中士下,差次為之,此云夫家之屬,亦當然。假令主人是上士,屬是中士,主人是中士,屬是下士,主人是下士,屬亦當是下士。禮窮卽同也。

云「玄端士莫夕之服又服以事其廟」者,此亦如士冠禮,玄端,士莫夕於朝之服也。但士以玄端祭廟,今使者服玄端,至亦於主人廟中行事,故云又服以事其廟也。

莫夕有專門的禮,

羣吏。「主人是上士,屬是中士」,則應該服本等。賈疏自亂陣腳。

云「有司緇裳」者,案士唯有三等之裳:玄裳、黃裳、雜裳,此云「緇裳」者,卽玄裳者矣。以其緇玄大同小異也。然士有三等裳,今直言玄裳,據主人是上士而言。案士冠云「有司如主人服」,則三等士之有司亦如主人服也。

擯者出請事,入告。

【注】擯者,有司佐禮者。請,猶問也。禮不必事,雖知猶問之,重慎也。

【疏】擯者至入告〇注擯者至慎也〇釋曰:云「擯者,有司佐禮」者,案士冠禮有司並是主人之屬,及羣吏佐主人行禮之人,故知此擯者亦是主人有司佐禮者也。在主人曰擯。

云「請猶問也禮不必事雖知猶問之重慎也」者,案論語云「無必」,故云不必事也。以其前已有下達之事,今使者來在門外,是知有昬事也,而猶問之,重慎也。」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鄭玄:固,曲禮「將適舍,求毋固。」朋友問用什麼來招待你,上次覺得好吃的,這次就不要要上次的東西了,因爲食物是季節性的。其他人都是從心性來說。

敦煌論語鄭注殘卷:必,謂成言未肰之事。

孔子入太廟,每事問。是孔子每行事都要請示。

主人如賔服,迎于門外,再拜。賔不荅拜,揖,入。

【注】門外,大門外。不荅拜者,奉使不敢當其盛禮。

【疏】案士冠禮主人迎賔於大門外,云主人西面,賔東面,此及鄕飲酒鄕射皆不言面位者,文不具耳,當亦如士冠也。

知門外是大門外者,以其大夫唯有兩門,寢門、大門而已。廟在寢門外之東,此下有至于廟門,明此門外是大門外可知也。

加上「以其大夫〔士〕唯有兩門」

天子五門。諸侯三門,、雉門、。大夫兩門。

云不荅拜者,奉使不敢當其盛禮者,此士卑,無君臣之禮,故賔雖屬吏,直言不荅拜。不言辟,若諸矦於使臣則言辟,是以射禮賔迎入門,公拜賔,辟不荅拜,公食大夫主為賔已,故賔荅拜稽首,亦辟乃拜之。以其君尊故也。

1203 至于廟門,揖。入,三揖。至于階,三讓。

【注】「入三揖」者,至內霤,將曲揖,既曲,北面揖,當碑揖。

【霤】礼记·玉藻:「颐垂拱,视下而听上。」唐·孔颖达·正义:「颐者,,屋簷,身俯,故头临前,垂颐如屋。」

【疏】至于至三讓〇注入三至碑揖〇釋曰:凡入門三揖者,以其入門,賔主將欲相背,故須揖。賔主各至堂塗,北面相見,故亦須揖。至碑,碑在堂下三分庭之一,在北曲庭中之節,故亦須揖。但士冠注云「入門將右曲揖,將北曲揖,當碑揖」,此注「至內霤,將曲揖,既曲,北面揖,當碑揖」,文不同者,鄭舉二文,相兼乃足也。三者,禮之大節,尊卑同,故鄕飲酒鄕射聘禮公食大夫皆有此三揖之法,但注有詳畧耳。

主人以賔升,西面,賔升西階,當阿,東面致命,主人阼階上,北面,再拜。

【注】阿,棟也。入堂深,示親親。今文阿為庪。

庪 gui3

【疏】主人至再拜〇釋曰:賔則使者也。禮之通例,賔主敵者,賔主俱升。若士冠與此文是也。若鄕飲酒鄕射皆主尊賔卑,故初至之時,主人升一等,賔乃升。至卒洗之後,亦俱升。唯聘禮公升二等,賔始升者,彼注云亦欲君行一臣行二也。覲禮王使人勞矦氏,使者不讓,先升者,奉王命,尊故也。「主人阼階上,北面再拜」者,主人不言當阿,則如鄕飲酒「主人當楣再拜。」

晏子聘魯上堂則趨授玉則跪子貢怪之問孔子曰晏子知禮乎今者晏子來聘魯上堂則趨授玉則跪何也孔子曰其有方矣待其見我我將問焉俄而晏子至孔子問之晏子對曰夫上堂之禮君行一臣行二今君行疾臣敢不趨乎今君之授幣也卑臣敢不跪乎孔子曰善禮中又有禮賜寡使也何足以識禮也詩曰禮儀卒度𥬇語卒獲晏子之韓詩外傳卷四

君步子大,臣步子小而快。儀禮管見:賔地位不管是否低於主人,都是主人先升。是「導支」。曹元弼:鄭玄賈疏對的。老師:肯定是主人先做出這個動作,該怎麼定義呢?

鄕飲酒聘禮皆云賔當楣,無云當阿者。獨此云賔當阿,故云示親親也。凡士之廟五架為之棟,北一楣下有室戶,中脊為棟,棟南一架為前楣,楣前接簷為庪。鄕射記云「序則物當棟,堂則物當楣」,故云是制五架之屋也。鄕大夫射於庠,庠則有室,故物當前楣,士射於序,序則無室,故物當棟。此士之廟,雖有室,其棟在室外,故賔得深入當之也。

【楣】门框的上横部分。楚辞·屈原·九歌·湘夫人:「桂栋兮兰橑,辛夷兮药房。」两柱之间所架的横木,卽屋梁。仪礼·乡射礼:「序则物当栋,堂则物当。」

【階上】樓梯上面延伸的部分

授于楹閒,南面。

【注】授於楹閒,明為合好,其節同也。南面,並授也。

【疏】授于楹閒南面〇注授於至授也〇釋曰:楹閒,謂兩楹之閒,賔以鴈授主人於楹閒者,明和合親好,令其賔主遠近節同也。凡賔主敵者,授於楹閒,不敵者,不於楹閒,是以聘禮賔覿大夫,云「受幣于楹閒,南面」,鄭注云「受幣楹閒,敵也。」聘禮又云「公側襲受玉于中堂,與東楹之閒。」鄭注云「東楹之閒,亦以君行一臣行二,至禮賔,及賔私覿,皆云當東楹,是尊卑不敵,故不於楹閒也。今使者不敵而於楹閒,故云明為合好也。

云「南面並授也」者,以經云南面,不辨賔主,故知俱南面並授也。

訝、迓授:面對面授。並授迓授是鄭玄的表達,經文沒有,所以有人懷疑。

賔降,出,主人降,授老鴈。

【注】老,羣吏之尊者。

【疏】賔降至老鴈〇釋曰:授鴈訖,賔降自西階出門,主人降自阼階,授老鴈。於階立,待後事也

〇注老羣吏之尊者〇釋曰:大夫家臣稱老,是以喪服公士大夫以貴臣為室老,春秋左氏傳云「執臧氏老」,論語云「趙魏老」,禮記「大夫室老行事」,皆是老為家臣之貴者。士雖無君臣之名,云老,亦是羣吏中尊者也。

主人自bi除。如果統一士無臣,那怎麼定義這是士昬禮?

主人給老。

擯者出請。

【注】不必賔之事有無。

【疏】此主人不知賔有事,使擯出請者,亦是不必賔之事有無也。

〔問名〕

賔執鴈,請問名,主人許。賔入,授如初禮。

【注】問名者,將歸卜其吉凶。古文禮為醴。

【疏】此之一使,兼行納采、問名二事,相因又使還須卜,故因卽問名,乃還卜之故,共一使也。

云「主人許」者,擯請入告,乃報賔,賔得主人許,乃入門升堂,授鴈,與納采禮同,故云如初禮也。

言問名者,問女之姓氏,不問三月之名,故下記問名,辭云「某既受命,將加諸卜,敢請女為誰氏。」鄭云「誰氏者,謙也。不必其主人之女,是問姓氏也。」然以姓氏為名者,名有二種,一者是名字之名,三月之名是也;一者是名號之名,故孔安國注尙書以舜為名。鄭君目錄以曾子為姓名,亦據子為名,皆是名號為名者也。今以姓氏為名,亦名號之類也。鄭云將歸卜其吉凶者,亦據下記文也。

還沒成昬禮,不能知道女方的名字,卽三月之名。可這時爲何還不知道姓氏?所以要確定是不是「假外人之女收養之」。但不是這樣。

昬禮卷六:

致命曰:敢納采問名曰:某既受命,將加諸卜,敢請女為誰氏。【注】誰氏者,謙也,不必其主人之女。

鄭玄:假定父死,主人是叔父,叔父來主婚。姓一樣,氏可能不同。

【䟽】以其下達乃納采,則知女之姓矣。今乃更問主人女為誰氏者,恐非主人之女,假外人之女收養之,是謙不敢必其主人之女也。其本云問名而云誰氏者,婦人不以名行,明本不問女之三月名。此名,卽姓號之名。若尚書孔注云「虞氏,舜名,舜為謚號,猶為名,解之明氏姓,亦得為名。」若然,本問名上氏姓,故云誰氏也。

賈疏:是收養的,不是你家親生的。老師:賈疏有問題。禮記昬義

昬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子重之,是以昬禮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皆主人筵几於廟,而拜迎於門外,入揖讓,而升聽命於廟,所以敬慎重,正昬禮也。

【疏】問名者,問其女之所生母之姓名,故昬禮云謂「誰氏」,言母之女何姓氏也。此二禮一使而兼行之。

孔疏:女方母親是誰的。但經文沒有問母親姓氏的意思。晉書卷二十一禮志下王彪之爲制六禮版辭,經文沒有,現在要擬定一個:

次問名版文曰:「皇帝曰:咨某官某姓。兩儀配合,承天統物,正位乎內,必俟令族,重申舊典。今使使持節、太常某,宗正某,以禮問名。」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某到,重宣中詔,問臣名族。臣族女父母所生,先臣故光祿大夫、雩婁侯禎之遺玄孫,先臣故豫州刺史、關中侯惲之曾孫,先臣故安豐太守、關中侯叡之孫,先臣故散騎侍郎準之遺女。外出自先臣故尚書左丞孔冑之外曾孫,先臣故侍中、關內侯夷之外孫女,年十七。」

言母方姓孔。魏晉南北朝女性墓誌,女性原生家庭情況都要說淸。大唐開元禮卷九十三納后「臣女夫婦所生」宗正封某,以禮問名

【制文】皇帝曰咨某官封姓兩儀配合承天統物正位於内必俟令族重章舊典今使使持節太尉封某宗正卿封某以禮問名【荅文】皇帝嘉命使者某,重宣中制,問臣名族,臣女夫婦所生。先臣故某官之遺玄孫,先臣故某官之遺曾孫先臣故某官之遺孫先臣故某官之外孫。女年若干。欽承舊章,肅奉典制,某官臣姓,某稽首頓首再拜,承制詔若女祖以上在,則直云某官臣之孫女等語。

唐禮第一大家吳麗娛:說父母,可能母是妾,而夫婦,就是正妻。北方說夫婦,南方說父母。吳麗娛想到顏之推,江左不諱庶孽,北方重嫡。因爲南方是傳統深厚的羣居大家族,妾和妻之子地位差不多。而北方,由於很多冒姓,很在意嫡庶正統。這是開元禮北朝化的因素。開元禮是爲天子娶妻。

但實際上沒有那麼複雜。老師:如果她父死了,主人不是他父,說「父母」,沒死,是他父親本人是主人,就是「夫婦」。開元禮是模板,晉書稍微變了兩個字。孔穎達作為官方的,還是要考慮實際情況。

〔主人禮賔〕

擯者出,請賔告事畢入告,出請醴賔。

【注】此醴亦當為禮。禮賔者,欲厚之。

【疏】此下至送于門再拜,主人禮賔之事。云「此醴亦當為禮」者,亦士冠禮賔為醴字。彼已破從禮,故云亦。此以醴酒禮賔,不從醴者,以大行人云「上公再祼而酢,矦伯一祼而酢,子男一祼不酢,及以酒禮之用齊禮之」,皆不依酒醴為名,皆取相禮。故知此醴亦為禮敬之禮,不取用醴為醴之義也。秋官司儀云「諸公相為賔,及將幣賔亦如之」,注云「上於下曰禮,敵者曰儐。」聘禮鄕亦云「無擯」,注云「無擯,辟君。」是大夫已上尊,得有禮、擯兩名,士以下卑,唯稱禮也。

賔禮辭,許。

【注】禮辭,一辭。

【疏】禮賔一辭許者,主人禮賔之常法,鄕已行納采問名,賔主之情已通矣。故畧行一辭而已。

主人徹几改筵,東上。側尊甒醴于房中。

卷五也有「側尊甒醴于房中」

【注】徹几改筵者,鄕為神,今為人。側尊,亦言無玄酒,側尊於房中,亦有篚有籩豆,如冠禮之設。

【疏】徹几改筵者,於戶西禮神,坐徹去,其几於後授賔改設其筵,設側尊甒醴在東房之中,以禮賔也。

經云「東上」者,統於主人。注云「鄕為神今為人」者,為神則西上,為人則東上,不同,故辨之。

云「側尊亦言無玄酒」者,醴糟例無玄酒配之。以其醴象大古質,故士冠與此昬禮之等,皆無玄酒也。鄭知此亦有篚有籩豆,如冠禮者,此下云「賛者酌醴,加角柶」,明有篚盛之。又云「賛者薦脯醢」,則有籩豆,可知但冠禮尊在服北,南上,則此尊與篚等亦南上,故云「如冠禮之設」也。

主人迎賔于庿門外,揖讓如初。升,主人北面,再拜。賔西階上,北面,荅拜。主人拂几,授校,拜送。賔以几辟,北面,設于坐左之西階上,荅拜。

【注】拂,拭也。拭几者,尊賔,新之也。校,几足。辟,逡巡。古文校為技。

【疏】云「主人迎賔于廟門外,揖讓如初升」者,如納采時三揖三讓也。

云「主人北面再拜」者,拜賔至此堂飲之,是以公食大夫燕禮鄕飲酒鄕射大射皆云拜至,並是拜賔至此堂也。但燕禮大射公食大夫皆云至,再拜。先言至者,欲見賔至乃拜之,是有尊卑不敵之義。餘皆言拜至,至在拜下者,體敵之義也。若然,此為禮賔有拜至者,前雖有納采問名之事,以昬禮有相親之義,故雖後,亦拜至也。聘禮、享禮及禮賔不拜至者,聘禮不取相親之義,故不拜至。是以彼鄭注云「以賔不於此,始至也。」

前面兩次都拜至,第三次禮賓還是要拜至。

云「主人拂几」者,此拂几,雖不言外拂內拂,又不言三,案有司徹「主人西面左手執几,縮之以右袂,推拂几三,二手橫執几,進授尸于筵前。」注云「衣袖謂之袂,推拂去塵,示新。云拂者,外拂之也。」則此亦外拂之三也。凡行敵禮者,拂几皆若此。卑於尊者,則內拂之,故聘禮云「宰內拂几三,奉兩端以進。」鄭云「內拂几,不欲塵坋尊」者是也。若然,冠禮禮賔無几者,冠禮比昬為輕,故無几。鄕飲酒、鄕射及燕賔,賔輕,故無几。聘賔及公食大夫,賔重,故有几也。

云「授校」者,凡授几之法,卑者以兩手執几兩端,尊者則以兩手於几閒執之,授皆然。是以聘禮宰夫奉兩端以進,有司徹云「尸進,二手受于手閒」,注云「受從手閒,謙也。雖不言兩手,兩手授之可知。」又案聘禮云「公東南鄕,外拂几三,卒,振袂,中攝之。進西鄕,賔進訝受几于筵前。」以此言之,公尊,中執几以一手,則賔以兩手於几兩端執之也。而此亦賔主不敵,授校者,昬禮異於餘禮。

云「拜送」者,此當再拜送君。於聘賔則一拜,故聘禮云「公一拜送」,鄭注云「公尊也」是也。此几以安體,非己所得,故賔受訖,然後荅拜。下經受醴之時,先拜乃受者,彼是入口之物,己所當得,故先拜乃受之。

云「賔以几辟」者,以賔卑,故以凡辟聘禮,賔卑,亦云以几辟。有司徹不云「以几辟」者,尊尸故也;覲禮不云「以几辟」者,尊王使也。凡設几之法,受時或受其足,或受于手閒,皆橫受之。及其設之,皆旋几縱執,乃設之於坐南,北面,陳之位,為神則右之,為人則左之,為異不坐設之者,几輕故也。

鄭知「校几足」者,既夕記云「綴足用燕几,校在南,御者坐持之」,故知校是几足也。

齊物論也有几。

吳廷華質疑鄭玄,禮都有相親之義,聘禮實際只是省了拜至的文字,其實都有。但只是理解經文的方式不同。

賛者酌醴,加角柶,面葉,出于房。

【注】賛,佐也,佐主人酌事也。賛者亦洗酌,加角柶,覆之如冠禮矣。出房,南面,待主人迎受。古文葉作擖。

【疏】賛者至于房〇注賛佐至作擖〇釋曰:云「賛者亦洗酌加角柶覆之如冠禮矣」者,案冠禮云「賛者,洗於房中,側酌醴,加柶覆之。」此與冠禮同,故知如冠禮矣。

主人受醴,面枋,筵前西北面。賔拜受醴,復位,主人阼階上,拜送。

【注】主人西北面,疑立,待賔卽筵也。賔復位於西階上,北面,明相尊敬。此筵不主為飲食起。

【疏】經唯云主人西北面,知疑立者,鄕飲酒云「主人阼階東,疑立」,明此亦然也。凡主人將授酒醴於筵前,待賔卽筵前,乃授之。此鄭云卽筵,謂就筵前,與下「賔卽筵」別也。是以冠禮禮子及下禮婦,皆於筵西受禮。然禮賔,進筵前受醴,是不躐席之事也。

云「賔復位於西階上北面,明相尊敬此筵不主為飲食起」者,但此筵為行禮,故拜及啐,皆於西階也。

疑立:凝立,站著很長時間。

吳廷華:無事而立,不可能長時間不動。曹元弼反駁:不動表示尊重,不管多長時間都可以。

1210 賛者薦脯醢。

【注】薦,進。

賔卽筵坐,左執觶,祭脯醢,以柶祭醴三。西階上北面坐,啐醴,建柶,興,坐奠觶,遂拜。主人荅拜。

酒杯放左手表明不再喝。

【注】卽,就也。左執觶,則祭以右手也。凡祭於脯醢之豆閒,必所為祭者,謙敬示有所先也。啐,嘗也,嘗之者,成主人意。建猶扱也。興,起也。奠,停也。

【疏】此經云坐奠觶,遂拜。言遂者,因事曰遂,因建柶興坐奠觶不復興,遂因坐而拜。冠禮禮子并醮子,及此下禮婦,不言坐奠觶遂者,皆文不具。聘禮賔不言拜者,理中有拜可知也。

鄭云「祭以右手」,出于鄕射也。

云「凡祭於脯醢之豆閒」者,謂祭脯醢俎豆,皆於豆閒。此及冠禮鄕飲酒鄕射燕禮大射皆有脯醢,則在籩豆之閒。此注不言籩,直言豆者,省文。公食大夫有司徹豆多者,則言祭於上豆之閒也。

云「必所為祭者謙敬示有所先也」者,案曲禮云「主人延客祭」,注云「祭,祭先也。君子有事不忘本也。」此云「謙敬示有所先」,先卽本,謂先世造此食者也。

云「啐嘗也嘗之者成主人意」者,主人設饌望賔為美之。今客嘗之告旨,是成主人意也。

告訴主人這是好酒。

要出來,=祭覆醢

賔卽筵,奠于薦左,降筵,北面,坐取脯。主人辭。

【注】薦左,籩豆之東。降,下也。自取脯者,尊主人之賜,將歸,執以反命。辭者,辭其親徹。

【疏】此奠於薦左,不言面位下賛禮婦,奠于薦東,注云「奠于薦東升席奠之」,此云「奠于薦東,升席奠之」,明皆升席南面奠也。必南面奠者,取席之正,又祭酒,亦皆南面,並因祭酒之而奠之,則冠禮禮子亦南面奠之。聘禮禮賔,賔北面奠者,以公親執束帛待賜,已不敢稽畱,故由便,疾北面奠之也。鄕飲酒鄕射酬酒不祭,不舉,不得因祭,而奠于薦東也。燕禮大射重君物君祭酬酒,故亦南面奠。

云「降下也自取脯者,尊主人之賜將歸執以反命」者,案下云「賔右取脯,左奉之,乃歸,執以反命」是也。

冠禮取脯給母,這裏是完成的證據

這裏是代表,地位平等;冠禮地位

鄭玄在解釋辭的什麼。

賔降,授人脯,出。主人送于門外,再拜。

【注】人,謂使者從者。授於階下,西面,然後出去。

【疏】鄭知「人謂使者從者」者,以其此脯,使者將歸,故授從者也。又知授於階下,西面,然後出去者,以其賔位在西,授脯。文在出上,故知西階下西面授之,然後出去也。

一起來的人是在階下等。

〔納吉〕

納吉用鴈,如納采禮。

納吉是第三隻鴈。一句就完了。請期用第四隻鴈。

【注】歸卜於廟,得吉兆,復使使者往告㛰姻之事,於是定。

【疏】案上文納采在前,問名在後,今此不云「如問名」,而云「如納采」者,問名賔不出大門,故此納吉如其納采也。

鄭知義然者,案下云「納吉曰『吾子有貺命,某加諸卜占,吉,使某也敢告。』」凡卜,並皆於禰廟,故然也。未卜時,恐有不吉,㛰姻不定,故納吉乃定也。

定:1、確定要取。2、雙方互相承認互相地位。禮記曾子問都是問禮制特殊問題

昬禮旣納幣,有吉日,女之父母死則如之何?孔子曰:壻使人弔。如壻之父母死,則女之家亦使人弔。必使人弔者,未成兄弟。父喪稱父,母喪稱母。禮,宜各以其敵者也。父使人弔之辭云「某子聞某之喪,某子使某如何不淑。」母則若云「宋蕩伯姬聞姜氏之喪,伯姬使某如何不淑。」凡弔辭一耳。父母不在,則稱伯父世母。弔禮不可廢也。伯父母又不在,則稱叔父母。壻已葬,壻之伯父致命女氏曰:某之子有父母之喪,不得嗣為兄弟。使某致命女氏許諾,而弗敢嫁禮也。必致命者,不敢以累年之喪使人失嘉會之時壻免喪女之父母使人請壻弗取而后嫁之禮也請請成昬女之父母死壻亦如之女免喪壻之父母亦使人請其巳葬時亦致命

汪中述學四部丛刊初编中第1854~1855册景无锡孙氏小绿天藏汪氏精刊本,内篇三卷外篇一卷补遗一卷别录一卷坿春秋述义一卷內篇有一篇:親迎纔筭昬禮完成。

不過昬禮第二天早上見舅姑,纔筭成婦。如果前一天晚上死了,要安葬在娘家而不能葬壻家。如果舅姑已沒,要三月廟見,三月之後廟見纔筭成婦。

唐律分已廟見未廟見,不管父母是否在。唐律疏議箋解失誤。

〔納徵〕

納徵,玄纁,束帛,儷皮,如納吉禮。

【注】徵,成也。使使者納幣以成昬禮。用玄纁者,象陰陽備也。束帛,十端也。周禮曰「凡嫁子取妻,入幣純帛無過五兩。」儷,兩也。執束帛以致命,兩皮為庭實。皮,鹿皮。今文纁皆作熏。

【疏】此納徵無鴈者,以有束帛為贄故也。是以孝經鉤命決云「五禮用鴈」是也。案春秋左氏莊公二十二年「冬,公如齊納幣」,不言納徵者,孔子制春秋,變周之文,從殷之質,故指幣體而言;周文,故以義言之。徵,成也。納此則昬禮成,故云徵也。

云用玄纁者,象陰陽備也。「束帛,十端也」者,周禮凡「嫁子娶妻,入幣緇帛,無過五兩。」鄭彼注云「納幣用緇,婦人陰也。凡於娶禮,必用其類,五兩十端也。必言兩者,欲得其配合之名。十象五行十日相成也。士大夫乃以玄纁束帛,天子加以穀圭,諸矦加以大璋。雜記云『納幣一束,束五兩,兩五尋。』然則每端二丈。」若彼據庶人,空用緇色無纁,故鄭云「用緇,婦人陰」,此玄纁俱有,故云象陰陽備也。案玉人「穀圭,天子以聘女;大璋,諸矦以聘女」,故鄭據而言焉。「玄纁束帛」者,合言之,陽奇陰耦,三玄二纁也。其大夫無冠禮,而有昬禮,若試為大夫,及幼為大夫者,依士禮。若五十而爵,改娶者,大夫昬禮玄纁及鹿皮則同於士。餘有異者,無文以言也。

周禮卷十四媒氏

凡嫁子娶妻,入幣純帛,無過五兩純實緇字也。古緇以才為聲。納幣用緇,婦人陰也。凡於娶禮,必用其類,五兩十端也。必言兩者,欲得其配合之名。十者象五行十日相成也。士大夫乃以玄纁束帛,天子加以穀圭,諸侯加以大璋。雜記曰「納幣一束,束五兩,兩五尋。」然則每端二丈。

「若彼據庶人,空用緇色無纁」?是因為「士大夫乃以玄纁束帛」與此經衝突,所以媒氏是針對庶人。但是「禮不下庶人」。但中其實很多「此據庶人而言」「此據庶人法」。昬禮用鴈,但庶人沒法捕鴈,特牲饋食要廟,但庶人沒有廟,「父母何筭焉」,沒法祭祀父祖。其實庶人有禮,只是很多條件不具備。現在人的理解有問題🤨就好像宋之前禮不下庶人,宋之後禮下庶人。庶人之禮一直存在。現在歷史學,師兄徐沖領導的歷史書寫,反對正史建構出來的宣傳性的政治性的東西,但精神分裂的是,明清的民間有一套自己的組織體系,越是民間的越是真實的,承認經典框架,但不承認經典框架發揮作用。現在再討論大唐開元禮有沒有實行過,就是偽問題,根本沒理解禮典。「刑不上大夫」:大夫以上不置刑律,因爲理念中的大夫都是賢者,士之賢者提拔爲大夫。若有大夫之刑,說明君是沒有眼光的。但大夫犯了刑律,依然要治罪。為了保全君主識人之名聲,漢代人自殺。

白虎通五刑

刑不上大夫,何尊大夫;禮不下庶人,欲勉民使至於士。故禮為有知制,刑為無知設也。庶人雖有千金衣弊不得服。刑不上大夫者,據禮無大夫刑。或曰撻笞之刑也。禮不及庶人者,謂酬酢之禮也。

〔請期〕

請期用鴈。主人辭,賔許,告期,如納徵禮。

【注】主人辭者,陽倡陰和,期日冝由夫家來也。夫家必先卜之,得吉日,乃使使者往辭,卽告之。

【疏】請期如納徵禮,納吉禮如納采禮,案上納采之禮,下至主人拜送於門外,其中揖讓升降,及禮賔迎送之事,此皆如之。

婿之父使使納徵訖,乃下卜㛰月,得吉日,又使使往女家告日,是期由男家來。今以男家執謙,故遣使者請女家。若云期由女氏,故云請期。女氏知陽倡陰和,當由男家出,故主人辭之。使者既見主人辭,遂告主人期日也。是以下云「使者曰某使某受命,吾子不許,某敢不告期曰某日」,注云「某吉日之甲乙。」是告期之辭,故鄭云辭卽告也。

〔豫陳同牢之饌〕

期初昬,陳三鼎于寢門外,東方北面北上。其實特豚,合升,去蹄,舉肺脊二,祭肺二,魚十有四,腊一,肫髀不升,皆飪,設扃鼏。

【肫】chún腊之全者。

【髀】bì大腿

【飪】儀禮·聘禮賜饔唯羹飪。註:羹飪謂飪一牢也。肉謂之羹。又特牲饋食禮請期曰羹飪。註:飪,熟也。

猶太教:有蹄的動物馬牛豬不能吃,有鱗的魚不能吃。中國:把蹄、鱗去掉再祭祀。

【注】期,取妻之日。鼎三者,升豚、魚、腊也。寢,壻之室也。北面,鄕內也。特,猶一也。合升,合左右胖升於鼎也。去蹄,蹄甲不用也。「舉肺脊」者,食時所先舉也。肺者,氣之主也,周人尚焉。脊者,體之正也,食時則祭之。飯必舉之,貴之也。每皆二者,夫婦各一耳。凡魚之正十五,而鼎減一為十四者,欲其敵偶也。腊,兔腊也。肫或作純,純,全也。凡腊用全髀,不升者,近竅,賤也。飪,孰也。扃,所以扛鼎。鼏,覆之。古文純為鈞,髀為脾,今文扃作鉉,鼏皆作密。

【疏】此文下盡合𢀿一節,論夫家欲迎婦之時,豫陳同牢之饌也。

【卺】jin3廣韻以瓢爲酒器,婚禮用之也。儀禮·士昏禮四爵合卺。註:合卺,破匏也。

云「陳三鼎於寢門外東方北面北上」者,謂在夫寢門外也。言東方北面,是禮之正,但數鼎,故云「北面北上」,則此及少牢皆是也。特牲陳鼎於門外,北面北上,當門而不在東方者,辟大夫故也。今此亦東方不辟大夫者,重昬禮,攝盛也。鼎不言北上,直言北面,士冠所云是也。凡鼎陳於外者,北面為正,阼階下西面為正。士喪禮小斂陳一鼎於門外西面者,喪禮小斂在東方者,未忍異於生,於大斂奠及朔月奠。既夕陳鼎皆如小斂奠。門外皆西面者,亦是喪禮至既夕不變也。士虞陳三鼎于門外之右,北面北上,入設于西階前,東面北上,不在東者,既葬鬼事之反吉故也。公食陳鼎七當門南面西上者,以賔是外人,向外統之。

「辟大夫」?少牢饋食:大夫,特牲饋食:士。大夫可以當門。

「喪禮少變在東方」錯,陳鳳梧合刻,作「喪禮小斂在東方」。小斂:人穿上出殯的衣服,還沒進棺材,還不忍心跟生人有差別。

「大斂大奠」錯,作「大斂奠」。「陳鼎皆如大斂奠」錯,羅文超作「陳鼎皆如小斂奠」。

「是喪禮既夕變也」改法很多:「是喪禮變也」「是喪禮少變也」。

宋代人見到最早的經注疏是朱熹儀禮經傳通解,陳鳳梧本的跟現在單疏本很大不同,廖明飛儀禮注疏合刻考:實際上陳鳳梧的疏文很多來源於儀禮經傳通解。但是「是喪禮既夕變也」不見於儀禮經傳通解。他這篇還沒處理接下來的問題。

廖明飛似乎是 2009 級北大中文系古典文獻學碩士。

云「期娶妻之日」者,此陳同牢之饌,下云親迎之禮,其中無厥明之文,明是娶婦之日也。

云「鼎三者升豚魚腊也」者,卽經文自顯也。

云「寢壻之室也」者,命士以上之父子異宮,自然別有寢。若不命之士父子同宮,雖大院同居其中,亦隔別各有門戶。故經緫云「寢門外也」。

云「合升,合左右胖,升於鼎也」者,以夫婦各一,故左右胖俱升。若祭,則升右也。

云「去蹄蹄甲不用也」者,以其踐地穢惡也。

云「舉肺脊者食時所先舉」者,案下文賛者告具,揖婦卽對筵,皆坐祭,祭薦黍稷。肺,卽此祭肺也。

下又云「賛爾黍稷授肺脊皆食,以湆醬,皆祭舉食舉也」,卽此舉肺脊也。祭時二肺俱有生人,唯有舉肺,皆祭今,此得有祭肺者,禮記郊特牲論娶婦,玄冕齊戒鬼神陰陽也,故與祭祀同二肺也。據下文先用祭肺,後用舉肺,此經先言舉肺,後言祭肺者,以舉肺脊長大,故先言,是以特牲少牢入鼎時舉肺脊在前。

云「肺者,氣之主也周人尚焉」者,案禮記明堂位云「有虞氏祭首,夏后氏祭心,殷祭肝,周祭肺」,鄭注云「氣主盛也,但所尚不同,故云周人尚焉。」

云「脊者體之正也,食時則祭之」者,對祭肺未食時祭也。

云「飯必舉之貴之也」者,但一身之上體,緫有二十一節,前有肩、臂、臑,後有肫、胳、脊,在中央有三脊、正脡、橫脊,而取中央正脊,故云體之正。凡云先以對後,案特牲「舉肺脊,後食幹骼」,注云「肺,氣之主也。脊,正體之貴者。先食啗之,所以導食通氣。」此不言先食啗之,從彼可知也。

云「每皆二者夫婦各一耳」者,釋經多之義云「凡魚之正十五」,而鼎減一為十四者,據特牲記云「魚十有五」,注云「魚,水物,以頭枚數,陰中之物,重數,於月十有五日而盈。」少牢饋食禮亦云「十有五而俎尊卑同」,則是尊卑同用十五而同鼎也。

云「欲其敵偶也」者,夫婦各有七也。此夫婦鬼神陰陽,故同祭禮十五而去一。若平生人,則與此異,故公食太夫一命者七魚,再命者九魚,三命者十有一魚,天子諸矦無文,或諸矦十三魚,天子十五魚也。

云「腊免腊也」者,少牢用麋腊,士兔腊可知。故曲禮云「兔曰明視也」

云「肫或作純。純全也,凡腊用全」者,此或少牢文。案少牢「腊一純」,注云「純猶全也。凡牲體,則用一胖,不得云全其腊」,則左右體脅相配,共為一體,故得全名也。特牲少牢亦用全,士喪大斂與士虞皆用左胖,不全者,喪禮畧。

云「今文鼏皆作密」者,鄭以省文,故兼下綌幂緫疊之,故云皆也。

設洗于阼階東南,

【注】洗,所以承盥洗之器棄水者。

饌于房中。醯醬二豆,菹醢四豆,兼巾之。黍稷四敦,皆葢。

【注】醯醬者,以醯和醬。生人尚褻味。「兼巾之」者,六豆共巾也。巾為禦塵,葢為尚溫,周禮曰「食齊視春時」。

【疏】鄭知「以醯和醬」者,得醯者無醬,得醬者無醯。若和之,則夫妻皆有,是以知以醯和醬也。

云「生人尚褻味」者,此文與公食皆以醯和醬,少牢特牲不言之,故云然也。引周禮釋敦皆有葢者,飯冝溫,比春時故也。

大羹湆在爨。

【注】大羹湆,煮肉汁也。大古之羹無鹽菜,爨火上。周禮曰「羹齊視夏時」,今文湆皆作汁。

【疏】湆與汁一也。知大古之羹無鹽菜者,左傳桓二年臧哀伯云「大羹不致」,禮記郊特牲云「大羹不和,謂不致五味。」故知不和鹽菜。唐虞以上曰大古,有此羹,三王以來更有鉶羹,則致以五味。雖有鉶羹,猶存大羹,不忘古也。引周禮者,證大羹須熱,故在爨,臨食乃取也。

尊于室中北墉下,有禁。玄酒在西。綌幂加勺,皆南枋。

【注】墉,牆也。禁所以庪甒者。玄酒,不忘古也。綌,麤葛。今文枋作柄。

【疏】尊于至南枋〇注墉牆至作柄〇釋曰:云「禁所以庪甒者」,士冠云「甒,此亦士禮,雖不言甒,然此尊亦甒也。庪承於甒,云禁者,因為酒戒,故以禁言之也。

云「玄酒不忘古也」者,古謂黃帝已前,以禮運云「汙尊而抔飲」,謂神農時雖有黍稷,未有酒醴,則神農以上以水為玄酒也。禮運又云「後聖有作,以為醴酪。」據黃帝以後,雖有酒醴,猶是不忘古也。

尊于房戶之東,無玄酒,篚在南,實四爵,合𢀿。

【注】無玄酒者,畧之也。夫婦酌於內尊,其餘酌於外尊。合𢀿,破匏也。四爵兩𢀿,凡六,為夫婦各三酳。一升曰爵。

【疏】尊于至合𢀿〇注無玄至曰爵〇釋曰:云「無玄酒者,畧之」者,此對上文夫婦之尊有玄酒,此尊非為夫婦,故畧之也。

云「夫婦酌於內尊其餘酌於外尊」者,據上文玄酒知之。

云「一升曰爵」者,韓詩外傳云一升曰爵,二升曰觚,三升曰觶,四升曰角,五升曰散是也。

〔親迎〕

主人爵弁、纁裳、緇袘,從者畢玄端,乘墨車,從車二乘,執燭前馬。

【注】主人,壻也,婿為婦主。爵弁而纁裳,玄冕之次。大夫以上親迎冕服,冕服,迎者鬼神之,鬼神之者,所以重之親之。纁裳者,衣緇衣,不言衣與帶,而言袘者,空其文,明其與袘俱用緇。袘謂緣,袘之言施,以緇緣裳,象陽氣下施。從者,有司也。乘,貳車從行者也。畢猶皆也。墨車,漆車。士而乘墨車,攝盛也。執燭前馬,使徒役持炬火居前炤道。

【袘】韻會音易。裳下緣也。

【疏】主人至前馬〇釋曰:此至俟于門外,論婿親迎之節。

〇注主人至炤道〇釋曰:云「主人婿也」者,以其親迎向女家,女父稱主人,男稱婿,已下皆然。今此未至女家,仍據男家而言,故云「主人是婿為婦主」,故下「親迎至男家」婿還稱主人也。

云「爵弁而纁裳」者,下爵弁亦冕之類,故亦纁裳也。云「玄冕之次」者,鄭注周禮弁師云「一合之大夫冕而無旒,士變冕為爵弁。」故云「冕之次」也。

云「大夫以上親迎冕服」者,士家自祭,服玄端助祭,用爵弁,今爵弁用助祭之服,親迎一為攝盛則卿大夫朝服以自祭助祭,用玄冕親迎,亦當玄冕攝盛也。若上公有孤之國,孤絺冕,卿大夫同玄冕;矦伯子男無孤之國,卿絺冕,大夫玄冕也。孤卿大夫士為臣,卑,復攝盛,取助祭之服以親迎,則天子諸矦為尊則衮矣。不須攝盛,冝用家祭之服,則五等諸矦玄冕以家祭,則親迎不過玄冕。天子親迎當服衮冕矣。是以禮記郊特牲云「玄冕齋戒,鬼神陰陽也。將以為社稷,主以社稷言之。據諸矦而說,故知諸矦玄冕也。其於孤卿,雖絺冕以助祭,至於親迎,亦用玄冕,臣乃不得過君故也。

云「冕服迎者鬼神之鬼神之者,所以重之親之」者,郊特牲文。

云「纁裳者,衣緇衣,不言衣與帶,而言袘者,空其文,明其與袘俱用緇」者,鄭言纁裳者,衣緇衣,言緇衣,卽玄衣,大同故也。上士冠陳爵弁服云「緇衣,緇帶」,此文有「緇袘」,無「衣帶」二字,故云「空其文」。以袘著緇者,欲見袘與衣帶色同,故云「俱用緇也」。

云「袘謂緣」者,謂純緣於裳,故字從衣。

云「袘之言施」者,義取施及於物故作施也。

云「以緇緣裳,象陽氣下施」者,男陽女陰,男女相交接,示行事有漸,故云「象陽氣下施」,故以衣帶上體同色之物下緣於裳也。

云「從者有司也,乘貳車從行者也」者,以士雖無臣,其僕隷皆曰有司。使乘貳車,從壻大夫已下有貳車,士無貳車,此有者亦是攝也。

云「墨車漆車」者,案巾車注云「棧車不革鞔而漆之」,則士之棧車漆之,但無革為異耳。案考工記云「棧車欲其弇」,鄭云「無革鞔」,又云「飾車欲其侈」,鄭云「革鞔則大夫已上,皆以革鞔則得飾車之名飾者,革上又有漆飾。士卑無飾,雖有漆不得名墨車,故唯以棧車為名。」若然,自卿已上更有異飾,則又名玉金,象夏篆夏縵之等也。

云「士乘墨車攝盛也」者,案周禮巾車云「一曰玉路,以祭祀」,又云「金路同姓以封,象路異姓以封,革路以封四衛,木路以封蕃國。孤乘夏篆,卿乘夏縵,大夫乘墨車,士乘棧車,庶人乘役車。」士乘大夫墨車為攝盛,則大夫當乘卿之夏縵,卿當乘孤之夏篆,已上有木路,質而無飾,不可使孤乘之禮窮則同也。孤還乘夏篆,又於臣之外特置,亦是尊尊則尊矣。不欲攝盛。若然,庶人當乘士之棧車,則諸矦天子尊則尊矣,亦不假攝盛。依巾車自乘本車矣,玉路祭祀不可以親迎,當乘金路矣。以攝言之,士之子冠與父同,則昬亦同。但尊適子,皆與父同,庶子冝降一等也。

【夏】五色曰夏。書·禹貢羽畎夏翟。註:羽畎,羽山之谷。夏翟,雉具五色中旌旄之飾。周禮·春官·𣑱人之職秋𣑱夏。服車五乘,孤乘夏篆,卿乘夏縵,蓋取諸此。

婦車亦如之,有裧。

【注】亦如之者,車同等。士妻之車,夫家共之。大夫以上嫁女,則自以車送之。裧車,裳幃,周禮謂之容,車有容則固有葢。

【疏】婦車至有裧〇注亦如至有葢〇釋曰:婦車亦墨車,但有裧為異耳。曰「士妻之車夫家共之」者,卽此是也。

云「大夫以上嫁女則自以車送之」者,案宣公五年冬左傳云:「齊高固及子叔姬來反馬也。」休以為禮無反馬,而左氏以為得禮:禮,婦人謂嫁曰歸,明無大故不反於家。經書高固及子叔姬來,故譏乘行匹至也。士昬皆異,據士禮無反馬,葢失之矣。士昬禮曰「主人爵弁,纁裳緇袘從者,畢玄端乘墨車從車二乘執燭前馬,婦車亦如之,有裧,此婦乘夫家之車。鵲巢詩曰「之子于歸,百兩御之」,又曰「之子于歸,百兩將之」。國君之禮,夫人始嫁,自乘其車也,何彼襛矣篇曰「曷不肅雍,王姬之車。」言齊矦嫁女,以其母王姬始嫁之車,遠送之則天子諸矦女嫁畱其車,可知今高固大夫反馬大夫亦畱其車。禮雖散亡,以詩論之,大夫以上至天子有反馬之禮,畱車妻之道,反馬壻之義高固秋月逆叔姬冬來反馬則婦人三月祭行,故行反馬禮也。以此鄭箴膏肓言之,則知大夫已上嫁女自以其車送之。若然,詩注以為王姬嫁時自乘其車。箴膏肓以為「齊矦嫁女,乘其母王姬始嫁時車送之」,不同者,彼取三家詩,故與毛詩異也。凡婦車之法,自士已上至孤卿,皆與夫同,有裧為異,至於王后及三夫人并諸矦夫人,皆乘翟車。案周禮巾車「王后之五路,重翟、厭翟,安車皆有容葢」,又云「翟車、輦車」,鄭注云「國風碩人曰『翟蔽以朝』,謂諸矦夫人始來,乘翟蔽之車,以朝見於君,成之也。此翟蔽葢厭翟也。」然則王后始來,乘重翟受。又詩序云「王姬下嫁於諸矦,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以此差之,王后始來,乘重翟,則上公夫人用厭翟,矦伯子男夫人用翟車。若然,巾車安車次厭翟在翟車之上者,以其安車在宮中,所乘有容葢,與重翟厭翟有屈退之在下,其實安車無翟飾,不用為嫁時所乘也。三夫人與三公夫人當用翟車,九嬪與孤妻同用夏篆,世婦與卿大夫妻同用夏縵,女御與士妻同用墨車也。其諸矦夫人姪娣及二媵,并姪娣依次下夫人以下一等為差也。

云「裧車,裳幃,周禮謂之容」者,案巾車職「重翟、厭翟、安車皆有容葢。」鄭司農云「容謂幨車,山東謂之裳幃,或謂之潼容」,後鄭從之。衛詩云「漸車帷裳」,是山東名幃裳也。

云「車有容則固有葢」者,巾車云「有容葢,容、葢相配之物,」此既有裧之容,明有葢可知,故云固有葢矣。

至于門外。

【注】婦家大門之外。

【疏】至于門外〇注婦家大門之外〇釋曰:知是大門外者,以下有「揖入乃至廟」,廟乃大門內,故知此大門外也。

主人筵于戶西,西上,右几。

【注】主人,女父也。筵為神布席。

【疏】主人至右几〇注主人至布席〇釋曰以先祖之遺體許人將告神故女父先於廟設神席乃迎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