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4尙書»

胤征

尙書正義卷七

湎淫,廢時亂日,胤往征之,作胤征

廢天時,亂甲乙。

【疏】不知日食,是亂甲乙也。

【後辨】鄭注書敘,胤爲臣名,傳以爲國名。

葢夏都安邑在河北,太康爲羿所距,遂居河南陽夏……崩,弟仲康立。崩,子立。羿但據冀州河北之地,不臣于夏,未必執夏政柄。後羿寒浞所殺,又自河南遷河北帝丘……後又爲寒浞之子所殺,遂中絕。

惟仲康肇位四海,

羿廢太康,而立其弟仲康爲天子。

胤矦命掌六師。廢厥職,酒荒于厥邑,胤后承王命徂征。

就其私邑討之。

【疏】羿於其後,篡天子之位。仲康不能殺羿,必是羿握其權。

告于眾曰:「嗟!予有眾:聖有謨訓,明徵定保,先王克謹天戒,臣人克有常憲,百官修輔,厥后惟明明,每歲孟春,遒人以木鐸徇于路,

遒人,宣令之官。

【疏】明堂位……是武事振金鐸,文事振木鐸。

官師相規,工執藝事以諫。其或不恭,邦有常刑。」

「惟時顚覆厥德,沈亂于酒,畔官離次,俶擾天紀,

俶,始;擾,亂

遐棄厥司,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嗇夫馳,庶人走,

嗇夫,主幣之官。馳取幣,禮天神。眾人走,供救日食之百役也。〔真有趣,這裏什麼都在說日食。〕

【疏】惟夏四月有伐鼓用幣,餘月不然。此九月日食,亦奏鼓用幣者,顧氏云「夏禮異於周禮也。」

【後辨】周禮之正歲,卽夏書之正月,二代禮同。〔?爲啥?〕【後辨引閻若璩】p724夏家則瞽奏鼓,嗇夫馳,庶人奏。周家則樂奏鼓,祝用幣,史用辭。雖名有四月六月之別,皆謂之正月,正月者,正陽之月,非春王正月之月也。……夫太守首言此禮在周之六月,繼卽引夏書以證夏禮亦卽在周之六月朔。周之六月,是爲夏之四月,可謂反覆明切矣,非二代同禮之證乎!〔只能知衟這裏有一箇日食幾月的問題,更深就顧不上了〕

尸厥官罔聞知,昬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誅,政典曰:『先時者殺無赦,不及時者殺無赦。』

先時,謂曆象之法、四時節氣、弦望晦朔先天時。〔可是,這不很常見嘛,爲何那麼嚴重〕

「今予以爾有眾,奉將天罰。爾眾士同力王室,尙弼予欽承天子威命。

以天子威命督其士眾,使用命。〔挾天子以令諸矦??〕

火炎崑岡,玉石俱焚。天吏逸德,烈于猛火。殲厥渠魁,脅從罔治,舊染污俗,咸與維新。

言其餘人久染汙俗,本無惡心,皆與更新,一無所問。〔這種話好象其他篇目也有。〕

嗚呼!威克厥愛,允濟;愛克厥威,允罔功。其爾眾士懋戒哉!」

【後辨】襲左傳昭二十三年吳公子光……任威滅愛之言,必是祖述桀紂之殘虐而云者。且又出亂臣賊子口,其不可爲訓明甚。

自契至于成湯八遷,

【疏】事見經傳者有此四遷,其餘四遷,未詳聞也。

湯始居亳,從先王居。

【疏】嚳實帝也,言先王者,對文論優劣則有皇與帝及王之別,散文則雖皇與帝皆得言王也。

帝告釐沃。 湯征諸矦,葛伯不祀,湯始征之,

【疏】〔孟子記載了葛伯多麼壞〕

湯征。伊尹去亳適夏,旣醜有夏,復歸于亳。

【疏】此時未有伐桀之意,故貢伊尹使輔之。孫武兵書反間篇曰「商之興也,伊尹在夏;周之興也,呂牙在殷。」〔真有意思,同一件事完全相反的說法〕

入自北門,乃遇汝鳩、汝方。作汝鳩汝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