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4尙書»

畢命

言如何治殷頑民;誡畢公承先王之美業

康王命作冊畢,分居里,成周郊,作畢命。畢命

【傳】分別民之居里,異其善惡,成定東周郊境,使有保護。

【疏】殷之頑民遷居此邑,歷世化之,已得純善,恐其改變。

【後辨】惠氏棟謂鄭所述二十四篇之目內,冏命畢命之誤,此說是也。祗因永嘉之亂,逸書已亡,作僞者采取律曆志文,冠之篇首,又以汲郡古文云「康王十二年夏六月壬申,王如豐,錫畢公命」……組織湊合……至于豐刑之義及「冊命霍矦之事」,則作僞者已不詳其說,無從撰造……孔疏反以律曆志爲妄,謬矣。

律曆志所引六月,乃周正建巳之月,非夏正……或又言紀年用夏正,若果然,則尤當與律曆志所引不合,何以三日庚午適合,亦未詳。〔不知道爲何说是周正,可用夏正,结果挺准确的啊。王鳴盛不懂曆法嗎?〕

惟十有二年,六月庚午朏。越三日壬申,王朝步自宗周,至于豐。以成周之眾,命畢公保釐東郊。

【傳】宗周,鎬京。

【疏】漢初不得此篇,有僞作其書以代之者。漢書律曆志云「故畢命豐刑曰「惟十有二年六月庚午朏,王命作策書豐刑。」此僞作者傳聞舊語,得其年月,不得以下之辭,妄言作豐刑耳,亦不知豐刑之言何所道也。鄭玄云:「今其逸篇有冊命霍矦之事,不與此序相應,非也。」鄭玄所見,又似異於豐刑,皆妄作也。〔王鳴盛應該會說些什麼吧〕

王若曰:「嗚呼,父師!惟文王、武王敷大德于天下,用克受殷命。

【傳】王順其事,歎告畢公,代周公爲大師,爲東伯,命之代君陳。〔爲何突肰冒出這句話??〕【疏】畢公代周公爲太師,故王呼爲父師。率東方諸矦,是爲東伯也。葢君陳卒,命之使代君陳也。

惟周公左右先王,綏定厥家,毖殷頑民,遷于洛邑,密邇王室,式化厥訓。

【傳】慎殷頑民……用化其敎。

旣歷三紀,世變風移,四方無虞,予一人以寧。

【傳】我天子用安矣。十二年曰紀,父子曰世。

【疏】周公以攝政七年營成周,成王元年遷殷頑民。成王在位之年雖未知其實,當在三十左右。至今應三十六年。〔有點意思,這麼說來孔傳、孔穎達認爲成王在位之年,從攝政開始算。已補到畢業論文中〕

【後辨】葢以成王卽政三十年。康王十二年,是已得四十二年。

僞孔注洛誥倶從肅注,然則肅與僞孔雖不明言成王卽政年數,必以爲三十年矣。竹書紀年正王肅、皇甫謐一輩人所謂。言「成王三十七年陟」,葢連居攝七年之數也,則其意亦與王肅、僞孔合。……若此節所云旣歷三紀,則從鄭、從孔,二者皆得通。

閻若璩謂:「作僞者誤認三統曆之攝政七年。卽在成王三十年數內……則此後在位只有二十四年……」閻說非也。〔我也是閻若璩的想法,這麼看來是很正常的思路,哪有四十二年翻到說是旣歷三十六年的〕

道有升降,政由俗革,不臧厥臧,民罔攸勸。

【傳】天道有上下交接之義,政教有用俗改更之理。民之俗善,以善養之,俗有不善,以法御之。

【疏】輕重隨俗而有,寬猛異焉。〔孔穎達理解的政教是㓝罰。〕

惟公懋德,克勤小物,弼亮四世,正色率下,罔不祗師言。

【傳】輔佐文武成康,四世爲公卿……下人無不敬仰師法。

【疏】正色,謂嚴其顏色,不惰慢,不阿諂。〔或許可以和論語聯繫起來〕

嘉績多于先王,予小子垂拱仰成。」

【傳】公之善功多大先人之美〔這樣的話語序就是「于先王嘉績多」〕言其上顯父兄,下施子孫。

王曰:「嗚呼,父師!今予祗命公以周公之事,往哉!

【傳】言非周公所爲不敢枉。

旌別淑慝,表厥宅里,彰善癉惡,樹之風聲。

【傳】言當識別頑民之善惡……立其善風,揚其善聲。

【疏】知其善者,表異其所居之里,若今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者也。〔那會不會是魏晉時期禮教的體現〕

弗率訓典,殊厥井疆,俾克畏慕。

【傳】其不循敎道之常,則殊其井居田界,使能畏爲惡之禍,慕爲善之福。

【疏】猶今下民有大罪過不肯服者,則擯出族黨之外,吉凶不與交通〔唐律有什麼規定嗎,知識真貧乏〕

申畫郊圻,慎固封守,以康四海。政貴有恆,辭尙體要,不惟好異。

【傳】郊圻雖舊,所規畫當重分明之。

商俗靡靡,利口惟賢,余風未殄,公其念哉!」

【傳】今殷民利口餘風未絕

【疏】商之舊俗靡靡然好相隨順,利口辯捷阿諛順旨者惟以爲賢。

「我聞曰:『世祿之家,鮮克由禮,以蕩陵德,實悖天道。

【疏】世有祿位之家,恃富驕恣,少能用禮,以放蕩之心陵邈有德之士

敝化奢麗,萬世同流。』

【傳】言敝俗相化,車服奢麗,雖相去萬世,若同一流。

茲殷庶士,席寵惟舊,怙侈滅義,服美于人。

【傳】怙恃奢侈以滅德義,服飾過制,美於其民。言僭上。〔奇怪,爲何說僭上?〕

驕淫矜侉,將由惡終。雖收放心,閑之惟艱。

【傳】雖今順從周制,心未厭服,以禮閑禦其心惟難。

資富能訓,惟以永年。惟德惟義,時乃大訓。不由古訓,于何其訓?」

【傳】惟有德義,是乃大順。

王曰:「嗚呼,父師!邦之安危,惟茲殷士。不剛不柔,厥德允修。

【傳】治之不剛不柔,寬猛相濟,則其德政信修立。

惟周公克慎厥始,惟君陳克和厥中,惟公克成厥終。

〔始—中—終的套路,是孝經的嗎?〕

三后協心,同厎于道。道洽政治,澤潤生民。

【傳】三君合心爲一,終始相成,同致於道。

四夷左衽,罔不咸賴,予小子永膺多福。

【傳】我小子亦長受其多福。

公其惟時成周,建無窮之基,亦有無窮之聞。

【傳】於公亦有無窮之名聞於後世。

子孫訓其成式,惟乂。嗚呼!罔曰弗克,惟旣厥心;

【傳】惟在盡其心而已。

罔曰民寡,惟慎厥事。欽若先王成烈,以休于前政。」

【傳】無曰人少不足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