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4尙書»

武成

後辨中有些内容畢業論文已經看了,就不錄

武王伐殷,往伐歸獸,識其政事,作武成

【鄭】著武道至此而成。武成逸書,建武之際亡。

【傳】p426往伐紂,克定,偃武修文,歸馬牛於華山、桃林之牧地。識記殷家政教善事㠯爲法。

【疏】p427歸馬放牛,不復乘用,使之自生自死若野獸肰。

【後案卷三十】大雅下武云「成王之孚。」箋云「武王成我周家王道。」又云「應侯順德,昭哉嗣服。」箋云「武王能成祖考之功,伐紂定天下。」周頌云「嗣武受之,勝殷遏劉,耆定爾功。」箋云「嗣子武王受文王之業,舉兵伐殷勝之,年老乃定女功。」〔收集武王之道很全了〕

孔壁所得眞古文本有武成,因其不列學官,藏在祕府,故謂之逸書。

【後辨】紀事皆用周正,一月是周之正月,建子之月也。

惟一月壬辰,旁死魄。

【傳】p428一月,周之正月。

【疏】p429朔是死魄,故月二日近死魄。……律曆志云:「死魄,朔也。生魄,望也。」

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

【傳】武王㠯正月三日行自周鎬京,往征伐商,二十八日戊午渡孟津。

厥四月,哉生明,王來自商,至于豐。

【傳】哉,始也。始生朙,月三日,與死魄互言。

【疏】p430生朙、死魄倶是月初。

乃偃武修文,

【傳】倒載干戈,包㠯虎皮,示不用。行禮射,設庠序,修文敎。

【疏】p430樂記云「武王克殷,濟河而西,車甲釁而藏之府車,倒載干戈,包之以虎皮,天下知武王之不復用兵也。散軍而郊射,左射貍首,右射騶虞,而貫革之射息也。」〔孔傳也不說一下出處〕

歸馬于華山之陽,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

【後辨引閻若璩】曾謂武王一戰有天下,卽置牛馬于不長不養之地,欲其殄滅乎!歸之放之,不過示吾復服耳。注疏凡此等處,旣違事實,又害義理。〔閻若璩的義理,似乎是在事實基礎上,得到武王真正的事蹟,在此基礎上,判斷僞書不合的地方。似乎和華老師說的古典重構有點不一樣?〕

丁未,祀于周廟,邦甸、矦、衛駿奔走,執豆、籩。

【傳】四月丁未,祭告后稷以下、文考文王以上七世之祖。駿,大也。……諸矦皆大𢍃走於廟執事。〔爲何是七世?〕

【疏】天子七廟,故云……。周禮六服,矦甸男采衛要,此略舉。

【後辨】所謂越三日、七日者,皆從前至今爲三日、七日耳,非離其日而數之也。

越三日,庚戌,柴、望,大告武成。

【傳】燔柴郊天,望祀山川。先祖後郊,自近始。〔感覺這幾句的孔傳還不錯〕

【疏】此從丁未數之,則爲四日。葢史官不同,立文自異。或此三當爲四,由字積畫誤。〔嚶嚶嚶〕

【後辨引閻若璩】朱子疑「漢志庚戌『燎于周廟』,庚乃剛日,而宗廟內事非所宜用……」余謂古者天子出征,所謂類帝宜社,諸祭要亦不過數日閒卽徧及,豈得拘祭不欲數,遂曠日持久,坐失兵機耶?

【後辨】但禮記大傳先言柴上帝,後言宗廟,而此則本漢志逸書,先祀廟,後柴望。

旣生魄,庶邦冢君暨百工,受命于周。

【傳】p420魄生朙死,十五日之後。

【疏】p421丁未祀于周廟,已是此月十九日矣。此「受命于周」繼「生魄」言之,則受命在祀廟之歬,故祀廟之旹,諸矦已𢍃走執事,豈㝵未受周命,已助周祭?

王若曰:「嗚呼!羣后:惟先王建邦啓土,公劉克篤前烈。至于大王,肇基王跡,

【後辨】此傳以公劉爲后稷曾孫,特據史記周本紀后稷子不窋,孫鞠陶,曾孫公劉耳。其實史記漢書竝云「公劉避桀居豳」由后稷至桀時四百餘年,安得公劉爲其曾孫?〔這是一處史記自相矛盾的地方。不過有沒有可能孫就是指後代〕

王季其勤王家。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勳,誕膺天命,以撫方夏。

【傳】p432言我文德之父能成其王功,大當天命,㠯撫綏四方中夏。

大邦畏其力,小邦懷其德。

惟九年,大統未集。

【傳】言諸矦歸之九年而卒,故大業未就。

【疏】p433汲冢竹書魏惠王有後元年,漢初文帝二元、景帝三元,此必有因於古也。伏生、司馬遷、韓嬰之徒不見此書,㠯爲文王受命七年而崩,故鄭玄等皆依用之。〔所以這七年九年到底怎麼回事〕

予小子其承厥志,厎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所過名山大川,

【傳】p433后土,社也。名山,蕐岳。大川,河。

【疏】僖十五秊左傳云「戴皇天而履后土。」彼晉大夫要秦伯,故㠯地神后土而言之,與此異也。

曰:「惟有道曽孫周王發,將有大正于商。

【傳】p433告天地山川之辭。

【疏】言己有道,所以告神求助,不得飾㠯謙辭也。稱「曾孫」者,曲禮說諸矦自稱之辭云「臨祭祀,內事曰孝子某矦某,外事月曾孫某矦某。」

今商王受無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

國p434暴絕天物,言逆天也。

爲天下逋逃主,萃淵藪。

【傳】天下辠人逃亡者,而紂爲魁主,窟聚淵府藪澤,言大姦。

【疏】杜預云「萃,集也。天下逋逃悉㠯紂爲淵藪,集而歸之。」與孔異也。〔爲何我覺得差不多?〕

予小子旣獲仁人,敢祗承上帝,以遏亂略。

【傳】畧,路也。言討紂。敬承天意,以絕亂路。

華夏蠻貊,罔不率俾恭天成命。

【傳】冕服采章月蕐,大國曰夏。

肆予東征,綏厥士女。

【傳】p435此謂十一秊會盟津還旹。

惟其士女,篚厥玄黃,昭我周王。

【傳】言東國士女筐篚盛其絲帛,奉迎道次。

天休震動,用附我大邑周。惟爾有神,尙克相予,以濟兆民,無作神羞。」

【傳】無爲神羞辱。

旣戊午,師逾孟津。癸亥,陳于商郊,俟天休命。

【傳】自河至朝歌出四百里,五日而至,赴敵宜速。待天休命,謂夜雨止畢陳。孔穎達。稱「我」者,猶如自漢至今,文章之士雖民,論國事,莫不稱我,皆云我大隨。以心體國,故稱我耳。◉原來如此。

【疏】p436帝王世紀……王曰:吾已令膠鬲㠯架子報其主矣。吾雨而行,所以救膠鬲之死也。〔原來這故事從這來〕

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會于牧野。

【傳】如林,言盛多。

罔有敵于我師,前徒倒戈,攻于後,以北,血流漂杵。

【傳】血流漂舂杵,甚之言。

【後辨】詳其意,彼真本武成必不以倒戈事與流杵事爲一,葢此語自是兩敵相爭……此等爲殺人多之恒辭,故孟子特爲武王辨。

一戎衣,天下大定。乃反商政,政由舊。

【傳】p436言與眾同心,動有成功。反紂惡政,用商先王善政。

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

【史】p163已而命召公釋箕子之囚。命畢公釋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閭。

【傳】商容,賢人,紂所貶退。式其閭巷,以禮賢。

【疏】式,車上之橫木,男子立乗,有所敬,則俛而憑式,遂以式爲敬名。〔帝王世紀說畢公、太公、周公、武王的特點好有意思。「聖人爲海內討惡,見惡不怒,見善不喜,顏色相副」〕

散鹿臺之財,發鉅橋之粟。

【史】命南宮括散鹿臺之財、發鉅橋之粟,以振貧弱萌隸。命南宮括、史佚展九鼎寶玉。命閎夭封比干之墓。〕【疏】p437然則武王親式商容之閭,又表之也。……周禮有泉府之官,周語稱景王鑄大錢,是周時已名泉爲錢也。

大賚于四海,而萬姓悅服。

【傳】施捨已債,救乏賙無,所謂「周有大賚」。

【疏】左傳成十八年晉悼公初立,「施捨已責」。成二年楚將起師,「已責救乏」。定五年歸粟於蔡,以賙急矜無資也。……所謂「周有大賚」,論語文。孔安國解堯曰之篇有二帝三王之事。

列爵惟五,分土惟三。

【傳】p438卽所識政事而法之,爵五等:公矦伯子男。列地封國,公矦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爲三品。

【疏】爵五等,地三品,武王於此旣從殷法,未知周公制禮亦然以否。〔說了一堆幾百里地〕……鄭玄之徒㠯爲武王旹大國百里,周公制禮,大國五百里,王制之注具矣。

建官惟賢,位事惟能。重民五教,

惟食、喪、祭。

惇信明義,崇德報功。垂拱而天下治。

【後辨】晉人于漢文心手熟悉,故慣用而不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