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赫赫蠹書»04尙書»

牧誓

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三百人,與受戰于牧埜,作牧誓

【史】p159誓已,諸矦兵會者車四千乘,陳師牧埜。〔四千乘哪來的?〕

【傳】兵車,百夫長所載。車稱兩,一車步卒七十二人,凡二萬一千人,舉全數。勇士稱也,若虎賁獸,言其猛也。皆百夫長。

【疏】孔以虎賁三百人與戎車數同。⋯⋯風俗通說「車有兩輪,故稱為兩。猶屨有兩隻,亦稱為兩。」

顧氏亦同此解。孔既用司馬法一車七十二人,又云兵車百夫長所載,又下傳以百夫長為「卒帥」〔原文爲卒師〕,是實領百人,非惟七十二人。依周禮大司馬法,天子六軍,出自六鄉,凡起徒役,無過家一人。故一鄉出一軍,鄉為正,遂為副。若鄉遂不足,則徵兵于邦國。則司馬法六十四井為甸,計有五百七十六夫,共出長轂一乘、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至於臨敵對戰布陳之時,則依六鄉軍法,五人為伍,五伍為兩,四兩為卒〔100人〕,五卒為旅,五旅為師〔2500人〕,五師為軍。故左傳云「先偏後伍。」又云「廣有一卒,卒偏之兩。」非直人數如此,車數亦然。故周禮云「乃會車之卒伍」,鄭云「車亦有卒伍。」左傳「戰于繻葛」,杜注云「車二十五乘為偏」,是車亦為卒伍之數也。則一車七十二人者,自計元科兵之數。科兵既至,臨時配割,其車雖在,其人分散,前配車之人,臨戰不得還屬本車,當更以虎賁甲士配車而戰。孔舉七十二人元科兵數者,欲總明此百兩人之大數。〔原文作欲總明三百兩人之大數〕云兵車百夫長所載者,欲見臨敵實一車有百人。既虎賁與車數相當,又經稱百夫長,故孔為此說。〔沒看懂⋯⋯不重要了〕

【孫】p283禮記舊本皆作「坶埜」

旹甲子昧爽,

【史】p158二月甲子昧爽【集解】「此殷之正月,周之二月也。」是今文有「二月」〔孫認爲孔安國是古文,此僞孔是二月,則今文〕

【孫】p282太史公以此二月爲十一秊二月甲子。……律曆志……是㠯爲十三秊二月。葢今古文各從文王受命數秊之異。二月四日。昧,冥,爽,朙,早旦

王朝至于牧埜,乃誓。

【鄭】郊外曰野。

【後案】坶在朝歌南七十里,是在遠郊之內、近郊之外。……旣進百里之遠郊,而至七十里之坶野。

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旌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

【傳】p420鉞,以黃金飾斧。左手杖鉞,示無事於誅。右手把旌,示有事於敎。

【疏】殺戮用右手,用左手杖鉞,示無事於誅。

【孫】司馬法曰:夏執玄戉,殷執白戚,周左杖黃戉,右秉白髦。

古文作逷。

王曰:「嗟!我友邦冢君,

【馬】冢,大也。

【傳】同志爲友。

【孫】友邦,史公作有國,今文不作有字說也。〔這麼說孫又認爲史公是今文,那到底是古文還是今文?〕

御事司徒、司馬、司空,」

【傳】治事三卿

【疏】孔以時已稱王,應置六卿,今呼治事惟三卿者,……是其誓戰者,故不及太宰、太宗、司寇也。

【書集傳】武王是旹尙爲諸矦,故未備六卿,只有三卿

【後案】伏生大傳……「故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考官數,虞六十,夏百二十,殷二百四十,周三百六十。此官百二十,故鄭以爲夏制。……依注疏,則此三卿與三公無涉,說與伏異。竊謂三公兼卿,雖立制如此,此時出師征伐,六卿且不必盡從……則知此三卿,自爲軍中有職掌之人,所以舉之,無庸牽引三公。

【孫】司徒司馬司空爲天子三公,坐而論道,無所職司。今在軍中,不無所治,……故以御事總目司徒以下也。

亞旅、師氏,

【傳】亞,次,旅,眾也。眾大夫,其位次卿。師氏,大夫官以兵守門者。

【書集傳】亞:次,卿之下,大夫。旅:卿之屬士。大國三卿下,大夫五人,士二十七人。周禮師氏:「王舉則從」。獨稱八國,葢近周西都,素所服役。

【孫】p284亞者,釋言云「次也」。旅者,釋詁云「眾也」。

師氏亦大夫,從王在軍中守內列者。

千夫長、百夫長,

【鄭】師帥、旅帥也。

【王】師長、卒長。【傳】師帥、卒帥。

【疏】p421周禮……百人爲卒,卒長皆上士。孔以師雖二千五百人,舉全數亦㝵爲千夫長……故以……百夫長爲卒帥。……鄭玄㠯爲師帥旅帥也,與孔不同。〔總算找到一箇不同,孔穎達沒邏輯,那麼鄭爲何㠯百夫長爲旅長?知道了,除以五。微笑臉。鄭玄眞規整。積累一些他算數方面規整的例子。〕

【後案】五百人之帥爲旅帥,舉全數則云百夫長也。王及傳疏解千夫與鄭同,惟百夫則異。〔這麼說來,王肅看到正好有箇百人的卒,那就用卒,而鄭玄爲了兩者統一,都要舉全數而言〕

【孫】p285夏官序官云「二千有五百人爲師,師帥皆中大夫。五百人爲旅,旅帥皆下大夫。」故鄭以千夫長爲師帥,百夫長爲旅帥也。

及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稱爾戈,比爾干,立爾矛,予其誓。」

【孫】稱:并舉。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

【傳】p423索,盡也。喩婦人知外事,雌代雄鳴則家盡,婦奪夫政則國亡。孔穎達。紂直用婦言耳,非能奪其政,舉此言者,專用其言,賞罰由婦,卽是奪其政矣。

【書集傳】索:蕭索。

【孫】p286索之義爲空也。漢書外戚傳倢伃賦云:悲䢅婦之作戒。注:「張晏曰……」〔兩者意思差不多。〕

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

【史】今殷王紂維婦人言是用,

【孫】p286史公受作紂者,……凡今文倶作紂,古文或作受也。〔所以明確說了史記是今文〕

昬棄厥肆祀弗荅,

【史】自弃其先祖肆祀不荅,

【鄭】肆,祭名。荅,問也。【孫】云「荅,問」者,未詳。

【傳】p423昬,亂,肆,陳,荅,當也。亂棄其所陳祭祀,不復當享鬼神。孔穎達p424詩云:肆筵設席。肆者,陳設之意。

【孫】云:「相予肆祀」。箋以肆爲陳,與此不同也。〔孫比孔穎達說得詳。這一句照抄後案

【書集傳】肆:陳。荅:報。廢宗廟之禮,無宗族之義。〔明顯,鄭注、孫對肆的疏準確㝵多。孔傳怎麼會不知道肆是祭名呢?〕

【孫】昬者,王氏引之云:蔑也。〔會不會是史公作「昬」。通惽、怋,昬又訛爲昬?我覺得有可能〕

周禮大祝:凡大禋祀肆享。注云:「肆享,祭宗廟也。」又典瑞「以肆先王」,注云「玄謂肆,解牲體以祭,因㠯爲名。」

昬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

【史】昬弃其家國,遺其王父母弟不用【孫】p287史遷……「昬棄厥遺」作「昬弃其家國道」〔孫星衍估計是版本的錯誤?〕

乃惟四方之多辠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爲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

【史】〔史公沒有「是以爲大夫卿士」〕

【後案】師古曰「宗,尊也。」古宗、崇字亦通也。

今予發惟恭行天之罰。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齊焉。勖哉夫子!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勖哉夫子!

【史】不過六步七步

【鄭】伐謂擊刺也。一擊一刺曰一伐。始歬就敵,六步七步當止齊,正行列。及兵相接,少者四伐,多者五伐,又當止齊,正行列也。

【傳】言當旅進一心。

【後案】樂記鄭注「……每奏四伐,一擊一刺爲一伐。……」鄭所引但又有四伐、五伐,不言六伐、七伐。……雖史記及蔡邕石經皆有之,疑衍文也。〔有點矛盾?〕

【孫】p288司馬法云:「軍以舒爲主,雖交兵致刃,徒不趨,車不馳,不踰列,是以不亂。

武舞,戰象也。每奏四伐〔未說出處〕……疑鄭本古文尙書無六伐七伐。

尙桓桓,

【鄭】威武皃。

【傳】p426桓桓,武皃。

如虎如貔如熊如羆,

【史】如虎如羆如豺如離。集解。徐廣曰:此訓與螭同

【孫】史遷……熊作。……史記司馬相如傳正義引杜林云:豺似㹮,白色。杜林說古文尙書,則知古文尙書財作豺也。

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

【史】不禦克犇。

【鄭】禦,彊禦,謂彊曓也。克,殺也。不得暴殺紂師之犇走者,當㠯爲周之役也。

【傳】商眾能𢍃來降者,不迎擊之。如此,則所以役我西土之義。

【後案】當以迓爲正,餘皆假借。……後人強分御車之御,迎御之御爲二音,不知唐韻九麻三十五馬、四十禡等音,皆古所無也。

【孫】迓:彊禦

爾所弗勖,其于爾躬有戮!」

【鄭】所,言且也。p160集解

【後案】古音讀且與所字相似,故訓所爲且也。〔又想到可以探討一下王鳴盛的音韻學知識到什麼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