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讀書»17經部專題»

祼祭

經文中所有關於祼祭的內容。
  2240 字
版權 CC BY-NC-SA 4.0,非商業用途可隨意使用

周禮注疏卷十九鬱人

鬱人掌祼器。 鄭注 祼器謂彝及舟與瓚。凡祭祀、賔客之祼事,和鬱鬯以實彝而陳之。

凡祼玉,濯之陳之,以贊祼事。 鄭注 祼玉謂圭瓚、璋瓚。

周禮注疏卷三小宰

凡祭祀、賛王、幣爵之事,祼將之事。 鄭注 將,送也。祼送,送祼,謂賛王酌鬱鬯以獻尸,謂之祼。祼之言灌也。明不爲飲主,以祭祀唯人道、宗廟有祼,天地大神至尊不祼,莫稱焉。凡鬱鬯受,祭之,啐之,奠之。

周禮注疏卷二十司尊彝

春祠夏禴,祼用雞彝、鳥彝,皆有舟。其朝踐,用兩獻尊;其再獻,用兩象尊,皆有罍。諸臣之所昨也。
秋嘗冬烝,祼用斝彝、黃彝,皆有舟。其朝獻,用兩著尊;其饋獻,用兩壺尊,皆有罍。諸臣之所昨也。
凡四時之間祀,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皆有舟。其朝踐,用兩大尊;其再獻,用兩山尊,皆有罍。諸臣之所昨也。
鄭注 祼,謂以圭瓚酌鬱鬯,始獻尸也。后於是以璋瓚酌亞祼。郊特牲曰:「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鬱合,鬯臭陰達於淵泉,灌以圭璋,用玉氣也。既灌,然後迎牲,致陰氣也。」⋯⋯《明堂位》曰「灌用玉瓚大圭爵用玉琖加用璧角璧散」,又《鬱人職》曰「受舉斝之卒爵而飲之」,則王酳尸以玉爵也。王酳尸用玉爵而再獻者,用璧角璧散可知也。⋯⋯皆有舟,皆有罍。言春夏秋冬及追享朝享有之同昨讀爲酢字之誤也諸臣獻者酌罍以自酢不敢與王之神靈共尊。鄭司農云「舟,尊下臺,若今時承槃。獻讀爲犧,犧尊飾以翡翠,象尊以象鳳皇,或曰以象骨飾尊。《明堂位》曰『犧象周尊』也,《春秋傳》曰『犧象不出門,尊以祼神。罍,神之所飲也。』《詩》曰『缾之罄矣,維罍之耻。』」
斝讀爲稼。稼彝,畫禾稼也。黃彝,黃目尊也。《明堂位》曰「夏后氏以雞彝,殷以斝,周以黃目。」《爾雅》曰「彝卣,罍器也。」著尊者,著略尊也。或曰著尊,著地無足。《明堂位》曰「著,殷尊也。」壺者,以壺爲尊。《春秋傳》曰「尊以魯壺追享朝享」,謂禘祫也。在四時之間,故曰間祀。

禮記注疏卷二十六郊特牲

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鬱合,鬯臭陰達於淵泉,灌以圭璋,用玉氣也。既灌,然後迎牲,致陰氣也。蕭合黍稷,臭陽達於牆屋。故既奠,然後焫蕭合羶薌。 鄭注 灌,謂以圭瓚酌鬯,始獻神也。已乃迎牲於庭殺之,天子諸侯之禮也。奠,謂薦孰時也,特牲饋食所云「祝酌奠于鉶南」是也。蕭薌,蒿也,染以脂,含黍稷燒之。詩云「取蕭祭脂」,「羶」當為「馨」聲之誤也。奠或為薦。

  • 儀禮註疏卷四十四特牲饋食:特牲饋食之禮。不諏日。 鄭注 祭祀自孰始,曰饋食。饋食者,食道也。 賈疏 祭祀自孰始者,欲見天子諸侯饋食已前,仍有灌鬯、朝踐、饋獻之事,但饋食見進黍稷。

周禮注疏卷四十一玉人

祼圭尺有二寸,有瓚以祀廟。 鄭注 祼謂始獻酌奠也。瓚如盤,其柄用圭,有流,前注。 孔疏 小宰注云「祼亦謂祭之啐之奠之」,以其尸不飲,故云奠之。按司尊彝注「祼謂始獻尸」,郊特牲注云「始獻神也」者,以其祼入獻于尸,故云獻尸,二灌主爲降神,故云獻神。三注雖曰不同,其義一也。
以尸執之向外祭,乃注之,故云「有流前注」也。

大璋、中璋九寸,邊璋七寸,射四寸,厚寸, 黃金勺,青金外,朱中,鼻寸,衡四寸,有繅,天子以巡守,宗祝以前馬。 鄭注 三璋之勺, 形如圭瓚。

周禮·大宗伯

以肆、獻、祼享先王,以饋、食享先王;以祠春享先王,以禴夏享先王,以甞秋享先王,以烝冬享先王。 鄭注 宗廟之祭有此六享。肆、獻、裸、饋、食在四時之上,則是祫也、禘也。肆者,進所解牲體,謂薦孰時也。獻,獻醴,謂薦血腥也。祼之言灌,灌以鬱鬯,謂始獻尸求神時也。郊特牲曰:「魂氣歸于天,形魄歸于地」,故祭所以求諸陰陽之義也。殷人先求諸陽,周人先求諸陰,灌是也。祭必先灌,乃後薦腥、薦孰;於祫逆言之者,與下共文,明六享俱然。祫言肆、獻、祼,禘言饋、食者,著有黍稷互相備也。魯禮,三年喪畢而祫於大祖,明年春,禘於群廟。自爾以後,率五年而再殷祭,一祫一禘。

周禮·春官·典瑞

祼圭有瓚,以肆先王,以祼賓客。 鄭玄 鄭司農云「於圭頭為器,可以挹鬯祼祭,謂之瓚。」⋯⋯爵行曰祼。漢禮,瓚槃大五升,口徑八寸,下有槃,口徑一尺。
祼圭即玉人所云祼圭,尺有二寸者也。以肆先王,謂祭先王,則宗伯六享皆是也。以祼賔客者,則大行人云「上公再祼,侯伯一祼」之等是也。
先鄭云「於圭頭爲器」,器即瓚是也。
云「爵行曰祼」者,此周禮祼皆據祭而言,至於生人飲酒,亦曰祼,故投壺禮云「奉觴賜灌」是生人飲酒,爵行亦曰灌也。

禮記注疏卷十二王制

諸侯賜弓矢,然後征;賜鈇鉞,然後殺;賜圭瓚,然後為鬯;未賜圭瓚,則資鬯於天子。 鄭注 得其器,乃敢為其事。圭瓚,鬯爵也。鬯,秬酒也。

禮記注疏卷四十九祭統

君致齊於外,夫人致齊於內,然後會於大廟。君純冕,立於阼;夫人副褘,立於東房。君執圭瓚祼尸,大宗執璋瓚亞祼。及迎牲,君執紖,卿大夫從士執芻,宗婦執盎,從夫人薦涗水。君執鸞刀羞嚌,夫人薦豆。此之謂夫婦親之。 鄭注 大廟,始祖廟也。圭瓚、璋瓚,祼器也,以圭璋為柄。酌鬱鬯曰祼。大宗亞祼,容夫人有故攝焉。

毛詩正義卷十八大雅·蕩之什·江漢

釐爾圭瓚,秬鬯一卣,告于文人。 毛傳 釐,賜也。秬,黑黍也。鬯,香草也。築煮合而鬱之曰鬯。卣,器也。九命錫圭瓚、秬鬯。文人,文德之人也。 鄭箋 秬鬯,黑黍酒也,謂之鬯者,芬香條鬯也。王賜召虎以鬯酒一罇,使以祭其宗廟,告其先祖,諸有德美見記者。


論語「旣灌」孔安國注:「酌鬱鬯,灌以降神。」此皆言始時灌地降神之祼。祭統云:「君執圭瓚祼尸。」鄭注周禮·司尊彜云「祼謂以圭瓚酌鬱鬯,始獻尸。」此皆言獻尸之祼。經先殺後祼,自是獻尸之祼。疏誤以獻尸之祼即是降神之祼,曲說爲記者,不依行事之次,大謬。

評論系統:诏预Isso开放服务。本站對您在使用該系統時產生的隱私問題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