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讀書»07尙書»

蔡仲之命

這篇經傳疏看的尙書注疏彚校。此篇【孫】是孫星衍書序第卅下
那時史官記下的只是王的言行,可這些史料價値又不太高,沒有自發的撰史的想法
  1833 字
 作者@柯棋瀚學 學科#07尙書
版權 CC BY-NC-SA 4.0,非商業用途可隨意使用

【傳】仲,字。

【疏】周公囚之郭鄰,至死不赦。

成王東伐淮夷,遂踐奄,作成王政

【史】召公爲保,周公爲師,東伐淮夷,殘奄,遷其君薄姑。周本紀

【鄭】奄國在淮夷之北。【孫】漢書王莽傳云「成王之與周公也,開七百里之宇,兼商奄之民。」

【鄭】此伐淮夷與踐奄,是攝政三年伐管蔡時事。【孫】魯世家云「伯禽卽位之後,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並興反。」又與周本紀不同。

⋯⋯鄭用今文說也。據此,則編篇當在康誥之前,且多方篇亦云「昔朕來自奄」,今列于多士無逸之後,故鄭云「編篇于此,未聞。」謂未聞孔子編次之意也。〔孫星衍認爲書序是孔子所作〕

【鄭】踐讀爲翦。翦,滅也。凡此伐諸叛國,皆周公謀之,成王臨事乃往。

【傳】成王卽政,淮夷奄國又叛。王親征之,遂滅奄而徙之。

【疏】多士已下,皆是成王卽政初事。

費誓彼言淮夷並興,卽此伐淮夷。王伐淮夷,魯伐徐戎,是同時伐。

【孫】大傳書序揜誥,云「遂踐奄。踐之者,籍之也。籍之謂殺其身⋯⋯」〔今文說是殺,僞傳是遷。〕

成王旣踐奄,將遷其君於蒲姑,周公告召公,作將蒲姑

【鄭】奄旣滅矣,其君佞人,不可復故,欲徙之于齊地,使服于大國。

【疏】杜預云:樂安博昌縣北有蒲姑城,是蒲姑爲齊地也。

禮,天子不滅國。諸矦有罪,則殺其君而擇立次賢者。

【孫】漢書地理志云「齊地,殷末有薄姑氏,至周成王時,薄姑與四國共作亂,成王滅之,以封師尚父。」

江氏聲云「據大傳,薄姑爲奄君名,此序當言『將遷其君薄姑』」

蔡叔旣沒,王命蔡仲,踐諸矦位,作蔡仲之命

【傳】以罪放而卒。成王也。父卒命子,罪不相及。

【疏】昭十二年左傳曰「父子兄弟,罪不相及。」

惟周公位冢宰,正百工。

【傳】謂武王崩時。

羣叔流言。乃致辟管叔于商;囚蔡叔于郭鄰,以車七乘;

【傳】郭鄰,中國之外地名。從車七乘,言少。

【後辨】左傳祝鮀曰「成王殺管叔而蔡蔡叔,以車七乘,徒七十人。」

周書孔晁注止云「地名」,未詳所在,洵是。

降霍叔于庶人,三年不齒。

【傳】三年之後,乃齒錄封爲霍矦。

【疏】不得與兄弟年齒相次。

霍叔葢在京邑,聞管蔡之語,流傳其言。

【後辨】周禮大司寇曰「三年不齒。」

蔡仲克庸袛德,周公以爲卿士。

【傳】蔡仲能用敬德

周公圻內諸矦,二卿治事。

【疏】周公爲畿內諸矦,得立二卿,以蔡仲爲己之卿士。〔我還以爲命爲王之卿士〕

世家云「周公舉胡以爲己卿士⋯⋯」則周公身不就封,安得使胡爲卿士?

【後辨】左傳祝佗曰「⋯⋯周公舉之以爲己卿士。見諸王而命之以蔡。」〔還是說到了要給王請事一下〕

叔卒,乃命諸王邦之蔡。

【傳】叔之所封,圻內之蔡。仲之所封,淮汝之閒。

【疏】杜預云「武王封度於汝南上蔡,至平矦徙新蔡,昭矦徙居九江下蔡。」

世家云「蔡仲卒,子蔡伯荒立。卒,子宮矦立」自此以下,遂皆稱矦。則蔡仲初封卽爲矦也。

【後辨】閻若璩曰「⋯⋯此惟周宣王弟友初封畿內咸林之地名。鄭後徙溱洧之閒,施舊號於新邑,亦名鄭,未聞蔡復爾。」管叔始封卽在滎陽京縣東北,非西周畿內,則蔡叔始封亦卽在汝南

王若曰:「小子胡,惟爾率德改行,克慎厥猷,

【傳】言汝循祖之㥁,改父之行〔可是祖是誰呢〕

【後辨】又「乃祖」二字,盤庚之誥其臣民則肰,⋯⋯獨不思蔡仲之祖卽王之祖,而口吻若此之輕慢可乎?〔看來王鳴盛跟我一樣的疑惑哈哈哈〕

肆予命爾矦于東土,往卽乃封。敬哉!

【傳】當修己以敬哉。〔不知爲何會冒出「修己以敬」〕

  • 子路問君子,子曰:脩己以敬。孔曰:敬其身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己以安人。孔曰:人,謂朋友九族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己以安百姓。脩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孔曰病猶難也

爾尙葢前人之愆,惟忠惟孝;

【傳】掩葢前人之過。

爾乃邁跡自身,克勤無怠,以垂憲乃後;

【傳】汝乃行善跡,用汝身,使可蹤跡而法循之。〔沒解釋淸楚〕

率乃祖文王之遺訓,無若爾考之違王命。

【後辨】此篇以祝佗爲藍本,自篇首至此,全取其語。

皇天無親,惟德是輔;民心無常,惟惠之懷。

【傳】惟愛己者則歸之。

爲善不同,同歸于治;爲惡不同,同歸于亂。爾其戒哉!

【傳】而治亂所歸不殊,宜愼其微。

慎厥初,惟厥終,終以不困;不惟厥終,終以困窮。

【傳】汝其戒治亂之機哉。

【後辨】僖五年左傳宮之奇引周書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懋乃攸績,睦乃四鄰,以蕃王室,以和兄弟。

【傳】勉汝所立之功,親汝四鄰之國

康濟小民,率自中,無作聰明亂舊章。

【傳】當安小民之居,成小民之業,循用大中之道。

詳乃視聽,罔以側言改厥度。則予一人汝嘉。」

【傳】非禮義勿視聽。〔旣肰那麼喜歡用論語,會不會僞傳作者和僞經作者是同一人呢〕

王曰:「嗚呼!小子胡,汝往哉!無荒棄朕命!」

評論系統:诏预Isso开放服务。本站對您在使用該系統時產生的隱私問題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