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网誌»生活»

溫州閒逛四:隨手拍不用看

日常隨手拍,不用看。這篇是城市景觀。

同一地方的黃昏和白天:

樂清灣的溼地:

在甌江北厈看溫州大橋

一大早去虹橋看趕集,溫州話叫「市日」。有賣狗的,兩隻小奶金毛關在籠子裏,用小奶牙拼命齩著鐵絲,奶聲奶氣,嗷嗚嗷嗚的,看著怪心疼,他是多恨啊。還有一隻秋田蜷著,一臉無聊;一隻柯基東張西望,四處亂叫。有箇人推著小推車,「老鼠藥曱甴藥喔」,上面掛著一串老鼠,桶裏一桶蟑螂,呃,這效果,是挺好的。有一輛微貨車,裝了兩頭不大不小的牛,剛剛長出嫩嫩的角,問賈格,大的一萬四,小的一萬三。沒過多久車就開走——生意做成了。有箇大肚子中年男子戴著箇小蜜蜂,在賣保健產品,圍觀的人不少。一輛車在賣涼茶,各種款式各種功效,印著大大的創始人頭像,跟老乾媽一箇款式。別說,這老頭看著不醜。

虹橋口音和柳市白象差不多,唯一的區別是音調,還有 ə—əu,比如老 lə——ləu,橋 jiə—jiəu。說明虹橋話更存古,溫州話的 ə 的確是從 əu 脫落來的:老 lau——lɔu——ləu——lə;橋 geu——gieu——jieu——jiəu——jiə

動植物們:

Alt Text
小花
Alt Text
小小蛇
Alt Text
小小小蝦
Alt Text
吃糖的螞蟻
Alt Text
裂開的土地,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