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网誌»生活»

閒凥記趣|二〇二〇下

生活中一些有意思的小片段。

動物

  • 以前也看到完全相反的新聞,說我們智人的祖先非常殘忍,靠著殺戮一種又一種動物、一種又一種人類纔走到了今天,又想到每箇人小時候必定虐殺過小動物。如果將這兩種相反的看法對比起來看,可以得出這樣一箇粗淺的結論:凶殘是人類的本能,而仁慈是理性發展後的產物。人類之所以高貴,是因爲理性,那麼仁慈正是人類高貴的體現。
  • 蝤蛑的學名叫锯缘青蟹。
  • 一隻小小天牛在窗戶上趴了一上午了,還沒見告辭的意思。
  • 看到一視頻,松鼠拱手向行人討水喝,喝完頭也不回就走了,也不說聲謝謝。這就是禽獸啊,他們沒有私有財產的意識,人的水和河裏的水沒有任何兩樣。人之所以要感謝,是因爲別人把屬於自己的東西讓給了你,不管是物品,還是體力,還是時間。
  • 如果人是外星人的模樣,或者異形的模樣,狗會喜歡人類嗎?估計不會吧。同理,如果狗是異形的模樣,人當然不會喜歡狗。
  • 看到一則繞口令拉布拉多货拉拉拉不拉拉不拉多取决于货拉拉在拉拉不拉多拉不拉多拉不拉屎。
  • 餵小溪裏的魚,白沙咀速度神快,鯉魚根本搶不過。一扔下去,就像瞬閒移動一樣吃掉了。
  • 冬天了,寢室還有一隻蚊子,快不行了。就把它放到淨化器上,掙扎了一會,掉下去了,隨著扇葉噠噠噠噠。好爽。

生活

  • 去一箇小飯店,掛牆上用泡沫板製作好的菜單我不會認眞看,而用紙臨時打印貼上去的的,會多看一眼,比如「涼糕到貨」「特色酸辣粉」。所以我們在做平面設計時,需要將重要信息另開一塊。

  • 一家小飯店寫著:「本店宗旨:不便宜,不暴利,放心吃,你吃的就是廚師吃的」。就喜歡這樣的。

  • 考教師資格證,三門三箇男監考員,有兩箇左耳戴了耳釘,難不成都是⋯⋯?一道題:美國中學將必修課、選修課、箇人研究結合在一起的制度叫做:選項 A. 特朗普制。特朗普:「嗯?」

  • 這兩週食堂來了一箇新的保潔阿姨,大概三十歲出頭。但是她表情太哀愁了,看著都讓人心疼。晚上快九點下課,路上看到她挽著一六十歲大媽的手,心想這不會是她媽吧。洗衣店的阿姨,不到五十歲,看她正在視訊聊天,一看,光頭油膩中年男人,原來是老公啊。大概學校的後勤員工基本都是脫離了家庭來的,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面。但在學校工作應該比外面穩定得多,也舒服許多,至少學生不會欺負你,至於管後勤的領導,就不知道了,應該也還行。

  • 學長:有个小伙,上週入職,昨天離職了……也不知道是什麼騷操作。大槪是突然之間來了一箇錢更多的offer。我就從來沒有這種好事……

  • 淘寶店剛開的三天,各種廣告推廣不斷,後來就銷聲匿跡,眞有意思。

  • 聽了幾檔播客節目,發現原來播客的本質就是媒體,跟廣播電台一樣。幾箇評價很好的節目,感覺太長了,乾貨也不多,一箇小時的節目完全可以壓縮到半箇小時。語音的傳播效率眞低,上課也是,45 分鐘的課,換成文字的話,最多 10 分鐘就可以看完。

  • 去山上玩,看到懸崖邊上掛著什麼,我想這叫「蹦迪」,不對,呃,叫「跳崖」?更不對。想了半天,終於想起來,叫「蹦極」。

  • 去配眼鏡,用了兩臺機器看眼鏡,一台手持機器,一台査現有眼鏡度數,再來綜合驗光臺,12、34、56、78,來回兩三遍。

  • 晚上散步看到天上兩道平行的激光,很細很清晰,一驚,在想是什麼黑科技。發現原來是電線。

  • 剛上小學看了兩部電影,今天突然想找一找是什麼,一搜就找到了:

    看介紹簡直跟印象中的一一相符。看了下蜘蛛,簡直是爛片,五毛特效五毛劇情。

想法

  • 看到清華信息藝術設計專業,唉。人的精力有限,可能選專業的時候眞的就決定了這一輩子。我有天賦有興趣做的事明明很多,爲什麼非得研究經學呢。選擇那麼多,但五年前的自己怎麼知道呢?選擇那麼多,但五年前的自己怎麼知道呢?再遠一點,十年前的自己,怎麼知道呢?不過現在知道也不算遲。

  • 每个人用自己的視角觀察世界,有人說「情感是我們擁有的一切。」有的人說「⋯⋯」所有人的集合便是上帝。如何離上帝更近?發展更加多樣的自我,多一些角度觀察世界、審視自我。

  • 下午三箇小時看完了一本國家地理。印象最深的是說神女峰,從攝影的角度來說,神女峰意義的演變過程是「賦魅——去魅——再賦魅」的過程。最開始攝影,只能從遠觀神女峰,由於距離夠遠,雲霧繚繞,神女峰有了別樣的意義,從古至今神話傳說的流傳就是賦魅的過程。而有了無人機之後,我們能從上帝視角拍攝神女峰,我們可以用科學方法解釋它的成因,此時就去魅了。而現在,我們是否可以重新賦魅?科學的就一定是更先進的嗎?我們可否爲樸素的情感保留一塊自留地?

  • 一箇羣在討論「中視頻」,大概就是二十分鐘的短集,有一箇完整的劇情世界觀。這種國外不已經有了嗎。是箇好東西,舉例是當年的一箇饅頭引發的血案

  • 講課做課件的時候,可以把學生默讀的放在上面,自己與此同時說一些相關的問題。

  • 想起一件事。高中時候阿婆去世了,大人們讓我晚點再回老家,讀書要緊。這話一點問題沒有,很正確,但是什麼時候,我們能不用擔心一些重要的人生大事不會影響孩子的前程?

  • 送老人。早上九點,四十箇人從前面經過,有八輛小車,一輛貨車。有一輛小車頂上托著大幅遺像。前面的人舉著竹子,敲鑼,正反正反。十點過就回來了。鑼聲變成了正正正正四聲。

  • 百度百科上對 崆峒派 的介紹:

    第一代 飞虹子 唐朝甘肃 第二代 飞绥子 宋朝甘肃 第三代 云离子 元朝甘肃 第四代 飞云子(黄衫客) 明朝甘肃 第五代 眉姑(女) 清朝四川 第六代 飞尘子(曲一洪) 清朝四川 第七代 陆尘子 清朝湖南 第八代 袁一飞 清朝广东 第九代胡飞子(胡惠民) 民国浙江平湖 第十代燕飞霞(王进)吉林 第十一代 白义海 甘肃·平凉 花舞影(女) 日本东京(日本崆峒派第十一代掌派人,师承燕飞霞,亦是燕飞霞的妻子) 崆峒派掌派人的选择标准和武侠小说中的不同。据说崆峒派掌门要求必须精练8门功夫,学全118种套路,这118套武术刚柔风格不同,一人很难适应。能全部精练者为武学奇才,方能成为掌派人。没有这样的奇才,这一时期就没有掌派人。所以1000多年来,崆峒派武学未断,但是掌派人却没有几个。这一说法听起来虽然有些匪夷所思。

    非常有意思,文中將歷代掌派很少的原因歸結爲學會所有套路非常難,而一到四代都是一箇朝代一箇,清代以來突然變多,難道近代人武功比古人更高?顯然不是。唯一的解釋是現在的崆峒派是清代晚期纔形成的,以前的都是傳說。

學習

  • 開班會,輔導員說騙子的耐心遠超過在座各位的父母、男女朋友。有箇老師,騙子給他打了二十多箇電話。還說有箇騙子給一箇老師打電話,两分鐘過後那老師接到了警察電話,提醒他是詐騙。那麼問題來了,通話都是二十四小時實時監聽嗎?
  • 聽聞張舜徽是⋯⋯以前他找的研究生都被⋯⋯直到 80 年代有一箇年紀小的研究生忍不住,捅出去,事情鬧大了。
  • 一篇 C 刊可能只有一百到兩百人讀過,在這箇動輒十萬加的時代,是不是太淒慘了。學術研究對於普通人到底有什麼用呢?似乎並沒什麼用,全都是學術圈內部在互相激盪,就像回音壁一樣,裏面聲音再響,外面也沒什麼感覺。
  • 銷帳就像拉屎,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但卡在那就非常不舒服,整箇人都不舒暢。

碼國返校記

坐地鐵坐公交都沒讓看健康碼,眞好。進學校掃一箇碼,檢查核酸報告。進宿舍掃一箇碼,報到,又掃一箇碼,上傳照片,註冊人臉測溫。現在好了,進宿舍不光要人臉識別,還要人臉測溫。現在出入校都要申請,學校沒了外來人員,於是廣場上玩的老人小孩幾乎沒了;食堂也都要刷卡,量體溫,這樣外面來蹭飯的肯定也沒了;一些教學樓增加了門禁。以後如果這樣常態化怎麼辦,沒了外來人員還能叫大學嗎?

想到學校一些要求,比如「洗完澡後先配戴口罩,再穿好衣服快速離開」,這些很詳細的規定,眞正落實到每一箇人,能執行箇五折就差不多了。學校這些防疫卡點,買測體溫、人臉識別的機器花不少錢,人工是不少錢,更影響效率,又是隱形的多少錢。這樣一直持續,損失太大,遠超過肺炎本身帶來的後果。「生命至上」已經成爲政治正確,但是這命到底是人的命還是牧場奶牛的命?退一萬步講眞的是人的命,那人命眞的受到了如此嚴重的威脅嗎?

學校的變化:

  • 馬路上的線重新畫了。
  • 敎二敎四閒種了很多樹,像公園一樣。
  • 家屬區欄杆做得可美了,欄得嚴嚴實實的,這下散步的地方一下少了一半。
  • 綠園對面的路,家屬區欄杆有箇門,沒有保安守,但是有很多工人,或許可以從這溜掉,但不知道有沒有監控。
  • 食堂打飯阿姨還是那些熟面孔,眞是神奇,有體制就是不一樣。
  • 食堂桌子上架起了透明隔板,上面貼上習大大的節約糧食語錄、疫情防控須知。隔板分成四份,終於解決了困惑我多年的問題:一張桌子到底坐幾箇人
  • 綠園的那隻公雞太漂亮了,綠色羽毛。鳥舍欄杆上寫著:「已消毒」。
  • 教學樓門口都貼著:「中央空調已消毒,已關閉迴風,全部新風。」其實本該這樣,可以預防流感,減少二氧化碳,但是太浪費能源,每天消毒也很磨人。
  • 九月一日學校常委會議,新增抗疫專項經費 2000 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