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网誌»生活»

閒凥記趣|二〇一八下

從日記中輯出來的。一些有意思的小片段。

食堂新開了老麻抄手,上來第一句話就聽出來廚師是四川人,男人的口音改變不如女人快。有一女生,問要不要辣,說不要。又來一女生,問要不要辣,說要㝡辣,肰後四川師傅:「哎喲」,手一點,可把他高興壞了。

晚上吃麻辣燙,味道很好。九點過去買了薯片和呀土豆。簡單的快樂。

晚上點了一箇白糖餅。學五二樓的麪食眞是無上美味。

老師同學

看到同學說「三年來庸庸碌碌,一事無成,虛耗浪擲,自甘三流。然至今不以爲悔。除此以外,別無他途。」說得好啊!我如果也能像他一樣,那也能讀不少書,然而我不敢。

看見老師在很凶地打電話,什麼「燈泡三元一箇」。

輔導員說:「我一直以爲你大二,看到排名的旹候纔發現,都大四了,當時迎新晚會,印象最深的就是你。」

毛槩的課堂作業:「怎麼看西方百餘年來的侵略?」

宿舍

下午宿舍門口站了一些中年大叔,說佗們是 83 級的,有一箇是學電子的,原來就住這,說除了空調,樣子跟當時沒啥變化好吧,牀和櫃子桌子肯定都是新的。室友:「一看就跟別的家長不一樣,感覺就像知識分子,特別和藹。」

大一那箇小矮胖子好奇葩,見他半夜一點在水房看英語,平時會在廁所大聲讀英語,爲何那麼認眞??

室友 A 換了 iPhoneX,室友 B:「你家是拆遷了嗎?」

十一

晚上快十二點了,樓下體院的很吵,似乎在訓練之類。室友關上窗子:「傻逼守恆定律又應驗了。」

十二

上樓的旹候,我不曉得爲什麼,自己就跪在樓梯上了,幸好沒人。

十三

對面宿舍大一軍訓的囘來了,「怎麼一股臭味」,原來是有箇智障的火龍果爛了。

十四

晚上回學校,路上很多燒紙的。先遇到一男的,推廣木北的理髮卡,說三十元四次,最後一張了,幫幫他完成任務。過了路口遇到三箇一起,一箇女的說三十元四次,最後一張了,「幫幫我吧,幫幫我吧,哥,你就幫幫我吧……」旁邊另一箇人把卡塞我手裏。看了日曆,今天十月初一。

十五

今天雲很高,像碎瓦,像龜甲,飄得很快。

十六

這兩天中非合作論壇,天氣很好。說要六百億美元援助非洲。晚上朋友圈看到一篇「援助非洲應該經過人大通過」,沒一會就被刪除。沒想到這是一篇 2009 年的舊文,然而在 2018 年纔被刪,哈哈。

十七

現在字體上的問題:1、豎排字體缺失,重心都是爲橫排設計的。2、舊字形只有韓國字體,韓國也有些不舊,應該設計中文字體。3、生僻字不全。4、舊字形沒有仿宋體,文悅古體仿宋、聚珍新仿字太少了。排版問題:一團糟,完全就是把橫排豎過來,太難受。裝幀上:沒法一隻手卷扗手上看。好想以後去造字啊!現在古籍醜得沒法看。

十八

同學評論我的一篇博文:

說著說著就,我就奇怪了我怎麼就…,這箇人嘛,還是長得帥,那箇人嘛,奇怪,會做生意。你是這樣東看西看嗎:👀?你把分明是現代的青春疼痛硬是寫出了八十年代上山下鄉,年代感萬歲,有你的風格。很多人一些,就是那種,我不知道怎麼了,睫毛下的陰影打在鼻梁上。別人的是:啊,青春啊,陽光,可是俺:大屎王。別人是:那些年我錯過了太多,可是好:改大手。

十九

那箇萬年死魚臉微商,爲何老是找我??

廿

看到七中招聘,要博士,或者免費師範生。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