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网誌»»

宝藏盘点|首都博物馆

首都博物馆不是指北京的各家博物馆,而是北京市属的省级综合博物馆,全称就是“首都博物馆”(下称首博)。由于北京文博场馆和古迹太多,尽管首博文物展品质量仅次于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且相较外地也不亚于各省级博物馆,但其知名度的确受之影响。

上一篇山东博物馆,旨在从绵长的展览中发现要点,而对于首博而言更需回答的是,首博何以值得挤占来京的宝贵时间?我认为,首都博物馆值得探访的特色是:

  1. 帝都所传官窑瓷器精品
  2. 古城所葆文化民俗旧事
  3. 京师所聚各族铜制佛像

帝都所传官窑瓷器精品: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

我国许多博物馆都有瓷器精品,故宫、国博所藏瓷器各有千秋,而首博的独特处在于,专展辽金至清代——北京作为首都时期,所享有的景德镇御窑厂瓷器精品,青花瓷占绝大多数,很便于集中观览、学习。

[官窑:由朝廷开设,仅为皇家和官府供应瓷器的窑厂。在景德镇,元代的瓷局和明清的御窑厂,持续推进青花瓷技艺进步,产品大多直供京城。狭义的官窑仅指宋代汴京的官窑]

元·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

就工艺而言(滑动看细节),此瓶远不及同馆珍品,但其仍贵为首博镇馆之一,主要是因为元青花稀有,今日全球现世的元青花,总共不过数百件。

[青花瓷:本意是青色的花纹,源于烧制产生青蓝色的钴颜料。元代以青花与“釉下彩”结合,即先在陶胎上施颜料,再以透明釉包裹,千度以上高温烧制,由此青花瓷走向成熟。青花瓷作为名贵瓷器,元青花过于稀见,明清官窑对品质的控制过于苛刻,凡有瑕疵者出窑即毁,“一瓷功成万瓷毁”,因而其艺术性、珍稀性尤为突出]

明 成化·斗彩葡萄纹杯

[斗彩:在烧制好的青花瓷外再施多彩颜料,填补空白,低温重烧,形成釉下青花与釉上五彩“争奇斗艳”的效果。斗彩对两次烧制、瓷胎色泽、釉面质地要求极高,出厂时已然相当珍贵。且极少见大型器,往往很不起眼]

清 雍正·珊瑚红地珐琅彩花鸟纹瓶

[珐琅:珐琅本意是西方所产矿物质涂料,适于与金属和瓷质表面贴合。明代景德年间施珐琅于铜器烧制(如同搪瓷),创造了景泰蓝。清代尝试施珐琅于瓷器,经中外工匠合作研发获得成功。珐琅瓷是清代瓷器艺术的高峰,也是唯一在紫禁城制成的瓷器]

本展厅更多瓷器精品

元·景德镇窑青白釉水月观音菩萨像

元·景德镇窑

蓝白釉戏剧舞台人物纹枕

(枕下后侧)

元·钧窑

天蓝釉贴花兽面纹双耳连座瓶

古城所葆文化历史民俗:古都北京·历史文化展;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

这两间占满两层楼的常设展厅,其实珍贵文物是不太多的,但其布展方式别出心裁、各有千秋,有助于我们直观了解北京历史。

《古都北京·历史文化展》用文物配合图片和复制品,串联起自远古到新中国成立的北京地方史。京城博物馆虽多,但国博、故宫旨在涵盖全国,专题城市史展览反而首推此处。

独特的布展形式:展厅按时间顺序前进,分内外双线,内线是北京地区的历史进程,外线是全世界同期的大事记,加以留意能很好地促进读者时空观。此外,内线还穿插了几间小厅,专题展示如“于谦守北京”(于谦是明代重臣)等关键节点。

泰衡认为,双线布展自有智慧,却未必普适,许多场馆客流量饱和,若如此则观众既无法左右兼顾,又拥挤于一侧,所以还是要因地制宜。

《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讲述的是北京民间风俗,陈设以19-20世纪衣、食、住、行旧物为主。

值得回味的还是布展形式,此展中搭设了四间大宅,宅内分别经历新婚、贺寿、添丁、过年,四间大事几乎涵盖生活百态,是外乡人触摸老北京文化、礼仪、风俗的一扇窗。

[上期曾说到冕冠、龙袍,北京明定陵出土的才是原装正品,但因保存状况均不外展,首博安排了复制品,以供一睹]

明 万历·翼善冠 [复制]

明·万历

黄缂丝十二章福寿如意纹衮服 [复制]

明·正德

“敕谕”圣旨 [复制]

[敕谕犹今之嘉奖令、告诫令]

京师所聚各族铜制佛像: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

该展陈设魏晋至清代的各式佛像,尤以清代的汉传、藏传的铜制佛像为主。北方大部分省级博物馆都有一定规模的佛像展览,但藏传佛像、铜制佛像,均不是主干,北京能有此聚集,与元清两代蒙古族、满族的佛教信仰特点密切相关。

北魏 太和(477-499)铜镀金大代款北魏释迦摩尼佛像

北魏距佛教传入中国并不太久,且为鲜卑族政权,相较于近世常见的佛像,其发式、手势、衣饰,都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民族特色。

[代:古代山西北部称代地,鲜卑族曾以“大代”为国号,后来改称“大魏”,史称北魏]

清·铜镀金四世班禅喇嘛像

四世班禅身处明末清初,是朝代更迭时期,维护西藏有序过渡的著名高僧,相传有不同凡俗的面相,如铜像所示。底座藏文铭文称,像内奉有四世班禅的生身舍利。

首都博物馆其他展览

首博藏有一件禁止出境文物 伯矩鬲,位于《燕地青铜艺术精品展》。然而,我于四年间两度造访(为使本期图片丰富,近日第三次去专程拍照),该展厅均因故未开放。

[自疫情防控以来,包括青铜展在内,还有古代玉器展、佛塔文物展,均不开放;京剧艺术展因配合近期的马连良先生特展也未开放]

[首博青铜器是否可作核心看点?查阅资料,假如展厅有幸开放,可以看到一件国宝级文物和多件一级文物,水平与同等级博物馆相仿,但其中重器大多都来自房山琉璃河遗址,故专一性较强,来源丰富度不及国博、故宫及周边省区市]

部分馆藏高水平文物

马连良1939年所用龙虎靠(戏服)

清·白玉舟

辽·灰陶契丹族男女立俑

清·喀尔喀蒙古镀金铜佛像五种

明 嘉靖·景德牌楼

[虽然在一层大厅却最易被忽视]

[嘉靖时重修历代帝王庙建此牌楼,1955年因道路拓宽需要拆散封存,现于首博重新组装立起]

泰衡还观察到:多次参观首博,均遇到了中小学生列队参观,且馆方专门准备适合基础教育阶段的讲解词。学界对博物馆的定义,教育属性居核心地位,博物馆能与学校教育深度融合,对文化、教育事业可谓大有功德。

作者:李泰衡,北师大历史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