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网誌»生活»

不一樣的路(髙一尬文)

有些語病,有些囉嗦。不要看。
  1677 字
 作者@柯棋瀚 系列斿記| 標籤#西南
版權 CC BY-NC-SA 4.0,非商業用途可隨意使用

路因走的人多而成,因旁邊的風景而異。

今年過春節我們沒有回老家,而是自駕去麗江。我們便走了一段不一樣的路。

從成都到西昌是好駛的高速,而從西昌到麗江則全是山路。這些路盤山而建,路面幾乎是坑挖的泥土,少有水泥,窄時僅容一車通過。就像沒設計過,施工者走到哪兒便把哪兒挖出一條平地。有時路上空懸出一塊碩大的岩石,或者說泥塊,似乎一下雨便會化為泥水塌落。到了轉彎處,前方的視線便被山體擋住,有時來車鳴著喇叭突然出現,而那遠去的聲音便是一次驚魂,過後鳥鳴聲又伴著風聲傳過來——鳥兒並未被車的轟鳴嚇跑。

一連行了一個上午仍在山上,我們看見路旁的一戶人家,便在那裏歇了腳。那是一戶彝族人家。一個父親正看著兩個三、四歲的孩子玩耍。見我們下了車,便走上前來問我父親:「從西昌過來的吧?」他露著笑容,雖是壯年可依然還帶著些許羞澀。大概是意識到自己在抽煙,便從兜裏掏出一支給我父親。而那兩個孩子也不管我們,正玩得起勁,也不知玩什麼,只是相互打鬧笑聲不斷,聽得到粗粗的喘氣聲也不停。我父親給他們幾塊豆腐乾,便如獲至寶似地對著一旁笑,還是那男子說「快給叔叔說謝謝。」我們要上車了,他還說道「吃了午飯再走吧,已經弄好了。」我甚是驚奇,他竟會叫素不相識的過路人留下來吃飯,這大概是汽車出現前留下的傳統吧。在車上,我腦中一直想著那父親蹲著看兩個孩子嬉戲的場景,那真是美麗的畫面。父親微笑著看著孩子,腦中什麼也不想,而孩子也只自顧自地玩,不在乎父親看著他們。父親和孩子都有自己的快樂⋯⋯

就這樣坐在車上看路旁晃過的一棵棵樹,看累了便睡過去。不知不覺太陽已逐漸西落,天由藍變成紅再變黑。我倒有些不安,車燈是這大山裏月光唯一的映襯,但一個在天上一下在地下,它們相隔太遠了,不知道知不知還有對方。雖入夜,我反而格外精神。白天的樹和山,在黑夜都變成一團煙霧和輪廓,我盼著快快駛出這渾沌的大山。突然,當車拐過一個彎後,遠處山腳下現出一片紅黃相間的燈光,那便是麗江城。我心中竟充滿感動,終於走出了大山,終於離開那毫無生機的渾沌之地,我甚至驚嘆於人類能在大山中開闢這麼一個憩身之地。可在脆弱的安慰之後,我又開始自責:我不是一直嚮往自然嗎?可今天為什麼人造的燈光卻能讓我找到歸屬感?難道我心中的追求是如此不堪一擊?自然為家,可我為何怕它,這是罪過⋯⋯我又有些後怕。

麗江古城不是我想像的那樣,說白了就是一個範圍巨大的商場,而少數民族只是作為商家的一個招牌,逛麗江古城便等於逛街,只不過建築不同而已。晚上混在人群中,我也沒什麼興致,到是這裏的月亮和星星是成都想也不敢想的。它們大概在人類出現前就是這樣,它們也不知這兒有個麗江古城,只是每天盡情地放著光芒,自由地跳著舞。我看著它們時,它們便嘲笑我,似在笑我鄙視酒吧裏的吉他聲。我不堪,便低了頭繼續鄙視那吉他聲。

在麗江暈乎乎地待了兩天,我們便回去了。回去的路上我沒了期待,可還是有東西讓我眼前一亮。在一段路上,我發現了隔些距離便有幾個孩子,看見車來了馬上敬軍禮。我印象最深的是四個小孩,男孩女孩都是黢黑一身,他們從高到矮排成一隊,露出滿臉笑容敬禮,太陽直直曬過來,他們也沒皺眉頭,不但不覺得累,反而像在幼兒園裏得了大紅花那樣高興。我納悶他們要幹什麼。過了段路,便發現有車停在路邊,幾個小孩將車重重圍住,手裏拿著東西。原來他們想賣點東西,似乎不買便不放那車走。我便想「不買吧,他們一天站著曬太陽挺可憐;買吧,又等於縱容了他們,也許他們會覺得這樣便能得到錢。而他們父母也許覺得孩子易招徠人們的同情,否則哪個父母忍心孩子在路邊曝曬吃灰呢?這和來時的那幅畫面形成鮮明對比,孩子覺得好玩,可不知父母是怎麼想的。

見了那些孩子纔知我們有多幸福。換了不同的境纔更易喚醒心靈。

古人說行萬里路讀萬卷書,這路旁的風景便是一本本的書。


老師評語 這不一樣,那種長途旅行後對目的地會自然而然的懷有一種親切感!

在往康定裏面走,我亦遇到過這樣的可愛孩子,不過這幾年逐漸少了!

感情非常真摯,我很細緻的看完了,希望能保持你那顆清醒自持的心!: )

我現在評 這評語寫的,跟博客評論差不多。而且「再」字寫成了「在」。

評論系統:诏预Isso开放服务。本站對您在使用該系統時產生的隱私問題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