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网誌»»

我看荊軻(髙一尬文)

似乎是一個課後練習。純粹胡謅一通,免不了復讀機。
站慶三週年讀者感恩!詳見主頁封面

荊軻是個降於天的使者。

他行刺時最有利的條件應該是秦殿的法律,秦王身邊沒有衛兵,可面對手無寸鐵的秦王(劍背著拔不出來不算)竟然第一次在身前刺不中,就連最後扔匕首也刺不中!陶淵明說「惜哉劍術疏」,可能真的是荊軻武功不佳,他自己也許知道,臨死前說「想生劫秦王簽和約」,便在暗示自己沒有能力殺掉秦王。

旣肰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可為什麼還去送死呢。他是飛蛾吧,看著秦國這一大團火燒過來,與其送死,不如盡自己的力讓火變小一點。這邊是捨身取義,他心中的義是對弱小的憐憫。他不屬於任何國家,像上天派來的,一個行走在人間,改變歷史的使者,他完成使命後便去了,雖敗,但也完成了使命,他改變了歷史。

任何一個降於天的使者都會完成使命,不管結果如何。荊軻的使命是改變歷史——人類靈魂的歷史。那麼一個俠肝義膽,秦王在他面前已毫無色澤。秦王的稱霸只是一時的熱鬧,最後不也亡了嗎。而荊軻在出發的那一刻,已經深深沈澱在歷史中,豐富著人們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