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考試課堂筆記»

外國史學史課堂筆記

大三下期李淵老師外國史學史筆記
  129124 字
@柯棋瀚整理 請勿轉載,自己參考一下卽可
站慶三週年讀者感恩!詳見主頁封面

辦公室 B611A 週二、四上午在。外國史學史13或15周交作業。期末考試閉卷 60%,平時成績論文,讀書報告也可,不少於 5K。

緒論

史學史 historiography、history of history。研究歷史著作的專史,包括史家、史書體例、史書編纂方法及史家思想。

史學史意識在中國產生較早,後漢書‧班彪傳「斟酌前史而譏正得失」。梁啓超最早提出史學史是一種文化專史的觀念。(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文物的專史)姚名達提出要撰寫中國史學史。金毓黻、朱希祖中國史學史是早期史學史專著。修昔底德對前輩史學著作進行評論,反映了史學史的意識。中國 1920s 考慮翻譯西方著作。

4、同樣,史學史意識在西方也有悠久的歷史。早在古希臘,修昔底德等人,都曾經對前輩史學著作進行評論。「(結論)比散文編年史家的結論更加可信,因爲他們追求的是吸引聽眾而不是說出事實真相。」(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史,1.21)

三、主要參考書目

1、郭小淩:西方史學史,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 年。

2、張廣智主編:西方史學通史(六卷本),復旦大學出版社,2011 年。實際教學很多超出課本,只作提綱之用。

3、Andrew Feldherrand Grant Hardy, The Oxford History of Historical Writi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古希臘史學

兩河時期便出現官方歷史檔案等。古代西方史學的起源:希臘史學。確立西方史學基本原則:保畱過去的事情。激發當代人。揭露真相。確立寫作傳統:以政治軍事史爲主。

中國史學:一方面求真,一方面致用。史學自身的要求:求真。史家以此爲天職。致用也需要求真。

一、荷馬史詩

伊利亞特,意爲「關於伊利昂的史詩」。所描繪的依然是異族。24卷,共15693行。希臘人稱「特洛伊」爲伊利昂,位於小亞細亞北岸赫勒斯滂海峽(今達達尼爾海峽)。全詩的內容分三部分:一是阿喀琉斯因自己的女奴被阿伽門農強佔,退出戰爭,希臘聯軍大敗;二是阿喀琉斯的好友派特洛克斯穿上阿喀琉斯的鎧甲作戰,陣亡。阿喀琉斯重新參加戰爭;三是阿喀琉斯殺死赫克托爾,特洛伊王隻身進入希臘軍營,哀求要回赫克托爾遺體安葬。

奧德賽,意爲「奧德修斯的故事」。24卷,12110行,全詩的內容可分兩部分:一是講述阿卡亞王奧德修斯在海上飄流十年的經過;二是講述奧德修斯回國後,在雅典娜的指引下,扮成一箇乞丐,設計殺死企圖侵呑其財產的貴族和背叛他的奴隸,全家團圓。老國王去世開始爭奪王位,反映當時王權並不穩定。

荷馬問題「the Homeric Question」:關於史詩創作、作者、時代的問題。兩部史書相傳爲盲詩人荷馬所做;各地都聲稱荷馬是自己人。近代以來對作者問題的反思:「小歌派」(analysts)與「統一派」(Unitarians):前者認爲,荷馬史詩並非一人、一時之作,而是長時間流傳形成的,定型于庇西特拉圖時期;而後者認爲,史詩是一箇作者完成的,或兩部史書各有一箇創作者。

現在小歌派佔主流。可能是同一人總結,因爲兩者很契合。帕里:有各類主體,語言搭配叫固定。

4、荷馬史詩在史學史上的意義

(1)古代西方第一部文字作品。儘管神人交雜,然而對於瞭解英雄時代(前11-9世紀)的歷史仍有重要意義。

(2)提供了希臘早期歷史資料,原始社會末期軍事民主制。銅器,鐵器依然昂貴,邁錫尼「野豬牙做的頭套」。巴賽勒斯、貴族會議、人民大會。社會經濟方面情況:銅器,也提到鐵器。手工業有木工、石匠、皮革工、銅匠。農業和畜牧業在社會經濟中占重要地位。

(3)具備某些史學基本因素:調查的意義,對真相的探討。奧德修斯聽當年自己參與特洛伊戰爭的史詩淚流滿面。 「那老年人,神樣的普利阿摩斯回答說:你若是佩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侍從,請你把真實情況告訴我,……」(伊利亞特)

(4)神、命運(moira)與人的意志之關係。神都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並不意味著人的意志被忽視,勇敢的人可擊傷神。與命運的鬥爭成爲後世人文主義的萌芽。

5、不過,荷馬史詩仍然不能算作純粹的歷史。

(1)人神雜糅,史詩所描述的事情,不僅是人事,而且包含了神的事蹟,人神雜糅的情況沒有徹底改變,史詩中的神靈能夠干擾人事,有著與人一樣的行爲方式,甚至也無法擺脫自己的命運。

(2)時間觀念仍然不明晰。在史詩中,作者儘管提到伊利亞特發生于特洛伊戰爭的最後十年,但是沒有將其在歷史中作出明確的定位。多用晨昬表示時間流逝。「第一天第二天」

(3)史詩內容的來源

史詩不是作者調查研究的結果,而是來自于繆斯,以全知全能的視角來記錄這些事。伊利亞特的開篇卽提到,「女神啊,請歌唱佩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致命的憤怒,那一怒給阿開奧斯人帶來無數的苦難……」(伊利亞特,1.1-3)不過,這種現象在奧德賽中已經有所變化。得摩多科斯歌唱特洛伊木馬的傳說(「是宙斯的女兒繆斯或是阿波羅教會你」),而奧德修斯聽到之後,「奧德修斯聽了心悲愴,淚水奪眶沾濕了面頰。」(奧德賽8.486-531.)希羅多德明確提出史實與他自己的歷史性質不同。修昔底德:當作可信的史料,因爲有引用。

歷史學產生有四箇標誌:(1)它是科學的,或者說是由提問題而開始,而傳說的作者則由知道某些事情而開始並且講述他所知道的事情。(2)它是人文主義的,或者說提出有關人們在過去的確切時間裏所做的事情的問題。(3)它是合理的,或者說對它的問題所做的回答是有根據的,也就是訴之于證據。(4)它是自我現實的,或者說它的存在是爲了通過講述人類已經做了什麼而告訴人們人類是什麼。(柯林武德歷史的觀念

二、赫西俄德 Hesiod

1、生平

古希臘第一位箇人作家。希羅多德曾推測其生活在西元前9世紀中葉,目前多數學者認爲其生活在西元前8世紀上半葉。

其父親原是小亞地區庫麥人,後移居波奧提亞。

2、作品

主要有工作與時日神譜赫拉克勒斯之盾等。另有部分作品託名其下。主要分爲兩大類:一類是諷喻詩,工作與時日,另一類是神與名門望族的譜系:神譜

3、赫西俄德作品的史學特點

包含史學因素,但不是史學。

(1)有一定的歷史時間意識。

神譜記載了作者對歷史變化過程的認識:人類已經經歷了五代種族,卽黃金種族——白銀種族——靑銅種族——英雄種族——黑鐵種族。五代種族依次倒退,「我但願不是生活在屬於第五代種族的人類中間……因爲現在的確是一箇黑鐵種族……諸神給了他們嚴重的麻煩。」

(2)神譜構建了神的體系,有對世界本源的思考。

由具象的神生出穩定的世界。最先產生的的確是卡俄斯,其次便產生了該亞(大地)——該亞產生了烏蘭諾斯(天)——該亞與烏蘭諾斯的結合生出了克洛諾斯等——克洛諾斯與瑞亞的結合生出了宙斯、赫拉、哈德斯等。

宙斯家族規定了現實中的人,宙斯和家庭成員分享權力,卽作者要解釋宇宙如何形成一箇穩定的世界。

(2)蘊含人文主義思想。

工作與時日關注人們的生活,農業活動,平民貴族的衝突,希望人們公正勤勞,也是對社會現實的揭露。

(3)史詩對社會矛盾、社會現實的記載,是我們瞭解古風時代歷史的重要資料。

鷂鷹抓住了夜鶯,「不幸的人啊! 你幹嘛呻吟呢? 喏,你現在落入了比你強得多的人之手。」

(4)不過,史詩仍有其歷史寫作方面不成熟的一面。

歷史追憶仍源自繆斯。有頌揚人事的一面,但未能完全擺脫神意的影響。「無論誰強暴行兇,克羅諾斯之子、千里眼宙斯都將予以懲罰。」(工作與時日

儘管作者提到,「我將對你講述真實的事情。」但是作者也提到,「皮埃里亞善唱讚歌的繆斯神女,請你們來到這裏,想你們的父神宙斯傾吐心曲,向你們的父神歌頌。」(工作與時日)「讓我們從赫利孔的繆斯開始歌唱吧。」

「(赫西俄德)同樣展示了詩人——神話家在受繆斯支配背後的人性的一面。」(凱利:多面的歷史

三、紀事散文家 logographers

二、向史學的過渡

伊奧尼亞記事散文家。前 6 世紀後半葉,用散文體寫作,主題:神話傳聞、英雄、民族傳說、大眾歷史。由詩歌向散文體過渡,歷史記載由神話向真實歷史記載過渡。把口頭傳說轉爲散文。

背景:伊奧尼亞地區米利都等地,工商業發達,爲部分知識份子從事思考提供了條件。古風後期,波斯帝國多元文化交流,歷史資料豐富,爲逸聞趣事提供素材。伊奧尼亞是哲學發源地,有探尋意識(米利都學派:泰勒斯、阿那克希曼德、阿那克西美尼等人,試圖探尋世界的本源)。

米利都的卡德姆斯 Cadmus,據說曾寫過有關伊奧尼亞的歷史。狄奧尼修斯 Dionysius,約前 6 世紀後半葉,米利都人,寫了一部波斯史,可能以波斯戰爭的歷史爲主。

(二)赫卡泰奧斯 Hecataeus,前 6 世紀後半葉,米利都人,希羅多德:他參與過伊奧尼亞起義,出謀劃策。他勸不要向波斯國王開展。

「只有一箇人例外,他就是歷史家赫卡泰歐斯。他首先力勸他們最好不要向波斯國王開戰,並且歷數波斯國王以及臣服于大流士的所有各族的力量,但是當他無法說服這些出席者的時候,他又勸告他們說,其次最好的一箇辦法,就是集中所有的力量以取得海上霸權。」(5.36)

說明他有地位,對波斯有了解。大地環遊記西亞、北非、南歐的風土民情,自然地理條件、歷史沿革、宗教傳說,並在書中附有一幅地圖。此地圖把歐洲和亞洲標爲獨立的地區。譜系收集各地關於民族、城邦建立者的傳說和神話。試圖通過建立年代爲神話傳說找到一箇真實的歷史基礎。只能輯一些殘篇。

(三)記事散文家特點:熟悉波斯境內傳說,批判希臘本土傳說,充滿懷疑偏見,已經有了批判精神。「僅自己認爲是真實的東西,我才把它記載下來。關於希臘人的傳說紛紜複雜,各異其趣,但據我看來都是荒唐可笑的。」

古人對真相的判斷,標準可能與我們不同。我們覺得荒誕,但古人可能認爲是真理。

貢獻:與詩歌傳統極大不同,開創搜集故事的歷史。

「因爲詩歌是第一箇走上舞臺,第一箇贏得人們尊重的藝術。後來出現了卡德摩斯、菲勒塞德斯、赫卡泰奧斯和他們的弟子及散文作品。他們在散文中拋棄了詩歌的格式,模仿詩歌的語言,並且保畱了詩歌風格具有代表性的一切特點。」(斯特拉波:地理學,1.2.6)

4、赫拉尼庫斯(約西元前5世紀上半葉)

赫拉尼庫斯撰寫了有關埃及、波斯等地區的歷史。他撰寫波斯歷史,從神話傳說的源頭說起,一直寫到希波戰爭。他首先用城邦主要執政官員和大祭司以及體育比賽官員的名字爲紀年,創立古希臘人紀年的方法。

四、希羅多德 Herodotus

生平

約前 484─425 年,小亞細亞西南部哈利卡拉里斯(今土耳其西部的波德魯斯。此城邦是希臘人的海外殖民地。)人,他已看到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爆發。又在雅典度過一段時間。

三十歲開始吃遊歷,北到黑海北岸,南到埃及最南部,東至兩河流域,西到義大利半島和西西里。記載歷史故事,山川地貌,風土人情,被譽爲人類學之父。這段經歷給了他極大幫助。

其父親呂克瑟司是當地富豪。其叔父是一位著名詩人。他曾隨叔父參加推翻當地僭主的鬥爭,失敗並被放逐。約西元前445年,來到雅典。其後,移居義大利南端的圖裏邑,並在此終老。

據說,在他的墓碑上刻著這樣的話:

「這座墳墓裏埋著呂克瑟斯的兒子希羅多德的骸骨。他是用伊奧尼亞方言寫作的歷史學家中的最優秀者,他是在多裏亞人的國度裏長大的,可是爲了逃避無法忍受的流言蜚語,他使圖裏邑成了自己的故鄕。」

(二)

書名 Historia 是後人加的,本義爲調查報告,出自歷史第一句話:「以下所發表的,乃是哈利卡納蘇斯人希羅多德的調查研究成果。」調查研究非希羅多德首創,自然科學家就有調查。他將調查用於人類社會,歷史學之父。

2、主題:開創一箇傳統:开篇就提到自己的主题。「記載人類過去的所作所爲,希臘人的豐功偉績」。後來修昔底德也放此。

3、體裁、結構:歷史敘事體:以歷史事件爲中心,以故事相接爲續,類似紀事本末體。中間大量插話。這種體裁受記事散文家的影響。好處:能提供更多信息。歷史其實是以波斯擴張過程展開的。對外擴張是波斯始終堅持的,雖然不能說完全理性。

(2)結構:九卷,各有重點,內筒豐富,以波斯擴張的視角來安排順序。

全書分爲兩部分。第1卷至第5卷第27節,敘述小亞、埃及、希臘及波斯等地區的地理、民族和風俗習慣,以及希波戰爭發生的原因。第二部分主題集中,希波戰爭中如何抵禦波斯進攻,直到西元前478年希臘人佔領色雷斯的塞斯托斯城止。內容豐富,有古代百科全書之美譽。

另一種劃分方法是將全書分爲六大部分。1.7—94,克洛伊索斯的故事。1.95—177,居魯士及其征服亞洲的希臘人。1.178—5.27,居魯士—康比西斯—大流士的帝國。5.28—6.120,伊奧尼亞起義和馬拉松戰役。7.196—8.132,薛西斯的遠征:準備、出發、溫泉關戰役、薩拉米海戰等。第9卷:普拉提亞戰役、米卡列戰役等。

希羅多德史學的兩箇傳統:①對政治傳統,重理性,軍事行動決策等②東方希臘:故事主題復現模式。兩種觀點:統一派:歷史在概念、技巧、史學方法等有一致性,分析派:兩種寫作旨趣的矛盾,沒有明確的中心議題。

關於的寫作過程,主要有三種不同的觀點。

  1. 希羅多德先完成前面有關埃及等地的人類學、地理學的論述,然後寫作希波戰爭史部分,再形成統一的作品。

  2. 希羅多德先完成後面的希波戰爭史部分(6-9卷),然後加上了前幾卷內容,完成戰爭主題的寫作。

  3. 他先完成一箇單一的、未編輯的草稿,然後進行修訂。

統一派(Unitarians):歷史一書在概念、敘述技巧、史學方法上有一致性,各部分之間是一箇統一的整體。「他還是具有無可爭辯的統一性的。使得希羅多德的著作高出其他的是它表現出了協調和綜的能力。」

分析派(analysts):強調敘述中的界限和矛盾,強調寫作興趣的轉化。認爲歷史各卷單獨,後來才彙集成書,沒有明確的中心議題。

最新的研究中,大量的學者在調和兩派觀點,古代不像今天那麼精細,認爲作者的寫作服務于兩箇目的。其調查研究自始至終都有中心主題。

第一,展示出對於不同的、値得注意的行爲的觀察結果。

第二,揭示文化差異、公眾、感情和理性的動機,以及權力消長中的歷史因果。

希羅多德的敘述中有不少插話,不過他對看似無關細節的關注,從未遠離他對人們動機的關注。

(三)史料收集與整理方法

史詩:自然而然呈現在眼前,希羅多德歷史方法還原始,但已有選擇、批判意識,史料主要包含以下幾種

口述,遊歷四方,他不懂外文,對外國的瞭解是聽到的,聽他們講述。現在人認爲口述史料不可靠,但古代希臘人還是很重視口述材料。簽合同要目擊者,卽使在雅典,文獻材料也不豐富。自己觀察,如古跡文物、自然地理。(巴勒斯坦的石柱)

1、文學作品:荷馬史詩、散文家。當他明確提出是某人的材料,常帶有批判意味。

「在他的家裏有編成五顏六色的袍子,這是西頓的婦女們做成的:天神一樣的帕里斯曾從東方的城市把她們帶來,穿越大海,甚至把出身高貴的、美貌的海倫從她的家鄕帶來。」(2.116,引自伊利亞特

2、

銘文資料,學者 West 考證了二十多條,認爲不太準確。

官方文獻檔案,有無使用,學術界尙有爭論。

3、神諭

有百餘條,與其本人思想關係密切,他的德爾菲神諭是來自裝訂成冊的還是口頭傳說的,不淸楚。他信不信神諭,尙有爭議,認爲還是有相信的。但德爾菲神諭會受到政治經濟利益左右。希臘人把應驗的神諭記載下來。且神諭有多種解釋的可能。

(克尼多斯人從皮西亞女祭司那裏得到的神諭

「旣不要給地峽築牆,也不要給它掘溝;如果宙斯願意,他早已使它變成島嶼。」(1.174)

克洛伊索斯獲得的神諭

「等到一匹騾子變成了米底國王的時候,你這兩腳瘦弱的呂底亞人就要沿著多石的赫爾姆斯河逃跑了。快呀! 快些逃跑吧,也不要因爲成了膽小鬼而無地自容了。」(1.55))

4、文物史料:

「他還下令用純金打造一尊獅子像,重達10塔連特。當德爾菲神廟被燒毀時,這尊金獅子就從金錠上掉了下來。如今這尊金獅子放置在科林斯人的寶庫裏,其重量只有6.5塔連特了,被大火燒掉了3.5塔連特。」(1.50)

「雅典人把用來拘押俘虜的枷鎖懸掛在衛城上,這些枷鎖在我這箇時代還可以看到,它們是懸掛在被波斯人縱火燒焦的那一面城牆上,正對著朝西的那座神殿。」(5.77)

他常說「我看見」,帶有很強的主觀視角,有幾百處,希臘人打敗波斯人後給德爾菲神廟獻靑銅鼎,後被發現,說明記載可靠。

5、口述史料

前半部分尤其多。不懂當地語言,後人質疑:說是在埃及聽到的,如何證明是真的,而非你編的?聽的過程中,他是箇遊客,說的可能是當地人認爲他喜歡的。且一代代流傳下來變味了。

古典時代的口述記錄尙有可靠性,能被當時認可。

「這箇故事,是我從神廟祭司那裏聽來的。他們來自孟菲斯的赫淮托爾神廟。」(2.3)

20世紀以來,有不少學者指出,歷史寫作中,口述史料佔據著重要地位。希羅多德記下的大多是不尋常的事物,這就是口述材料的特點。

這也是歷史真實性受到廣泛質疑的原因之一。

古典時代人們認爲口述有可靠性,能被當時認可,古希臘史學往往是親身目睹、參與的歷史。這給希臘史學造成局限性:難以嗯哼更古遠的時候追溯,只有靠口述材料。

推理,除了從人情之外,還有邏輯推理,有時作出的結論非常科學,他認爲埃及在古代可能是海灣,理由之一是「山上有貝殼」(2.11-12)

6、史料批判原則:

當時的「真實」與現在的概念有區別,凡至少讓人信服,他唸給大家聽,說明大家能信服。

他的證據是經驗性的耳聞、眼見。「以上所談及的關於埃及的內容,是來自我箇人的觀察、判斷和探詢的結果。以下所敘述的則是根據我聽說的,並加了我親眼所見的,記載下來的埃及史。」(卷2.99)

將自己的邏輯、常識推理推理融入其中。如對荷馬史詩中有關海倫內容的批判;

第一、從荷馬史詩看,荷馬知道亞歷山大漂泊到埃及。

第二,從人情看,特洛伊不可能爲了海倫而允許國破家亡。(2.113-120)

薛西斯先重重賞了他,再殺了他,希羅多德認爲是假的,因爲正常人不這麼辦事。

(1)有聞必錄

「我的職責是把我所聽到的一切記錄下來,雖然我並沒有任何義務來相信每一件事情,對於我的全部歷史來說,這箇說法我以爲都是適用的。」實際上他也篩選過很多。

(2)疑以傳疑、信以傳信

歷史學家廠不能做出明確判斷,希羅多德把兩種可能性都記載下來。 「希臘人一般認爲,他之所以有這樣的下場,是因爲他說服皮西亞女祭司而編造了攻擊德瑪拉圖斯的的謊言,雅典人的說法與眾不同他們說是因爲他侵入了埃琉西斯,並且砍伐了女神們的聖林;而阿哥斯人則認爲,這是因爲當某些阿爾戈斯人爲躲避戰亂而到阿爾古斯聖域去避難時,克列奧蒙尼把他們從那裏驅逐出去並把他們殺死;同時,他還對聖林無理,縱火把它燒毀了。」

克列奧蒙尼就此作出辯解,雖然他的話是真是假我不能明確判斷,但他的確是這樣說的…… (6.82)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我只不過是把人們的說法記載下來而已。(4.195)

當然,希羅多德也承認自身史料判斷能力的局限性。

對我而言,薛西斯是不是真的派使者去過阿爾戈斯,阿爾戈斯的使者是不是真的到蘇撒來向阿塔薛西斯詢問有關他們之間的友誼的事情,我不能給出確實的說法。(7.152)

歷史學家常不能做出明確判斷,希羅多德把兩種可能都記下來。

(四)史學思想

1、命運觀

命運的必然性,命運的必然性意義仍存在。德爾斐神廟的女祭司告訴呂底亞人:「任何人都不能逃脫他的命運,甚至一位神也不例外。」(卷1.91)

人的意志受制于神,「特洛伊亡於希臘人,是神意使然。」2.120

命運也有了偶然性意義。波斯國王薛西斯準備進攻希臘。他的叔父阿爾塔巴諾勸他慎重考慮。他說:一箇經過慎重考慮的計畫是最好的,旣使計畫失敗了,那只能說是機遇不好。然而一箇考慮不周全的計畫,旣使運氣有利於他,也只能說是碰到了好的機遇。(卷7.10)

這說明,與人的意志發生聯繫,除了神、必然之外,還有偶然。

(2、人文思想)

(1)人的意志受制于神意:特洛伊城邦亡于希臘人,是神意使然。(卷2.120)神諭指出,波斯國王薛西斯將佔領希臘的阿提卡。(卷8.53)

(2)處於人文精神增長階段,傳統影響依然存在,對神的質疑也有。人在歷史中體現了自己的自由意志。在歷史中發揮作用的是人。雅典在僭主統治時期,國勢並不強盛。當雅典人擺脫了僭主統治,「獲得了自由」,雅典的國力超越鄰邦。(卷5.78)雅典人勇於抵抗,「甚至德爾斐的神諭也未能打動他們放棄希臘」。雅典人在海戰中所取得的重大勝利,奠定了希臘人勝利的基礎,「說雅典人拯救了希臘無疑是正確的」。(卷7.139)

神諭沒有了人就不能發揮作用,人的悲劇命運是因爲錯誤理解了神諭。

1、提出撰史的任務和目的

以下所發表的,乃是哈利卡納蘇斯人希羅多德的調查研究成果。他所以發表它們是爲了保存人類過去的所作所爲,使之不至於隨時光流逝而被人淡忘,使希臘人和異邦人所創造的豐功偉績不至於失去其應有的光彩,特別要說明他們發生衝突的原因。(卷1.1)

歷史的目的是記載人類的事蹟,記載希臘人和異邦人的豐功偉績,探索發生衝突的原因。 (3)歷史事件的因果關係:呂底亞王克洛伊索斯征服小亞細亞的希臘人→進攻波斯→亡國→波斯征服小亞細亞希臘城邦→希臘城邦起義→雅典等出兵援助→波斯出兵進攻希臘。

3、評價

口述傳統與「謊言之父」?自古就有人不太相信。

(1)古典史家的評價。修昔底德說,希羅多德與其他散文家一樣,他們面臨一個現實問題,他們所關心的不在於說出事情的真相,而在於引起聽眾的興趣。他們敘史的可靠性是經不起檢驗的。

普魯塔克著有論希羅多德的惡意(道德的批判)他熱愛蠻族,把他們寫得和希臘人一樣偉大。普魯塔克帶有箇人立場,對希臘人仇視

(2)文藝復興時期學者爲希羅多德的辯護 法國史蒂芬爲希羅多德辯護根據不同民族比較研究,證明希羅多德是値得信任的。地理大發現之後,視野開闊,世界上有很多民族與歐洲有很大不同,開始重視希羅多德。

(3)近代學者的評價

東方學的興起,學者通過考古和語言方面的研究,認爲希羅多德是力圖真實記載所聽所聞之事,其書所存謬誤之處,或被告知者誤導,或對報導理解有誤。

對聖經的研究,藉助希羅多德,因而相信他,爲其辯護,可能是翻譯的問題。

(4)現代學者的評價

現當代學者中,關於希羅多德記載真假問題的討論仍在繼續。

一部分學者堅持認爲,希羅多德的記載並不可靠。

  • 費林對希羅多德的批判最猛烈最系統,希羅多德的記載均不可靠,多數是出自其想像。希羅多德的作品是一種文學創作,而非歷史研究。希羅多德沒有任何口述資料或文字資料,所有的材料都是他自己告訴自己,書中標識資料來源是希臘人習慣。希羅多德如何讓人相信自己是真的?給出史料來源:「據我所知,波斯人所遵守的風俗習慣應該是這樣的」「以下是我根據埃及人提供給我的有關記載」「有些人說,波里克拉底派出的這些薩摩斯人根本沒有到達埃及。」但這些來源無從査起。對於同一件事的不同記載,旣能相互印證,又能相互補充,非常值得懷疑。 承認自己的不足,貶低自己使得作品更可信。「我不能給出明確的說法。」(Detlve Fehling, Herodotus and His ‘Sources’ (Leeds, 1989)
  • 韋斯特則對歷史中的銘文資料可靠性提出了批評,她認爲希羅多德的銘文資料有諸多不可靠的地方。S. West, “Herodotus’ Epigraphical Interests”, The Classical Quarterly. Vol. 35, No. 2 (1985).
  • 斯基泰人的靑銅器有六指厚,22 噸,不可能造那麼大的。斯基泰人的一位國王讓每個人交一枚箭簇,用來鑄鼎。他測量的黑海的面積過大,長 11100 斯塔蒂亞 1280 英里,O.K. Armayor, “Did Herodotus Ever Go to the Black Sea?”, Havard Studies in Classical Philology, Vol. 82 (1978)
  • 還有一部分學者跳出了客觀上真假問題的討論,從修辭的角度來考慮問題。法國學者阿爾托格就指出,希羅多德的寫作有其特定目的,他不是爲了像現代史學家那樣如實記載,而是爲了引起希臘人的興趣,如他對斯基泰人的記載就像一面鏡子,樹立一箇與自我對立的異族形象。

不過,仍有學者認爲,希羅多德的記載是可信的。

  • 針對部分學者的觀點,普利切特曾經做過反駁,特別是對費林、韋斯特、阿爾托格等人的觀點,都做過一一反駁。一方面,他認爲不能站在現代立場上,以現代的理性批判古人,另一方面,希羅多德等某些記載並非全無根據,否則不會受到聽眾的認可。不過,他未能像反對者那樣建立了系統的理論。W.K. Pritchett, The Liar School of Herodotus (Amsterdam, 1993).
  • 施琳普頓則區別了古代史學與現代史學的不同,古代史學要求記憶的真實,與大眾的記憶保持一致。面對聽眾時,求真是一種與散文競爭的手段。希羅多德指明來源的 188 條材料,超過一半來自希臘, 54 條來自雅典等。這些城邦的人熟悉自己的歷史,不可能任由希羅多德僞造。Gordon S. Shrimpton, “Herodotus' Source Citations”, in S. Shrimpton, History and Memory in Ancient Greece (London and Buffalo, 1997.)

關於希羅多德歷史記述真實性的問題,可能是一箇永恆的問題。任何歷史學家都要根據已有條件作出判斷,會隨著時代發展。

關鍵在於,希羅多德自己是如何理解眞的?

還有可能,埃及人講希羅多德喜歡聽的東西,把埃及歷史和荷馬史詩聯繫起來。

他說「居魯士的死的確有多重說法。」認爲自己的記載最可信。事實上,色諾芬等有不同描述,希羅多德的真實未必是真正的眞。

(五)希羅多德的繼承與發展

歷史不是憑空出現的,是對前代作品的揚棄,與此前的希臘詩歌、散文傳統有著密切的關係。

希羅多德是最早把 historia 這一手段用於人類社會的人。希臘與異族人的衝突、希波戰爭的描述模式:「荷馬史詩」對希羅多德的影響:敘事主題、敘事內容乃至敘事方法等。

在古代,希羅多德就被認爲是「最荷馬的」。後世也有人提出歷史「是用散文寫成的史詩」。

不過,希羅多德的歷史,與以前的作品相比較,也有較多不同。歷史的權威性,不是來源於繆斯,而是來源於其作者(希羅多德)。在歷史中,「我」是無處不在的。當然,歷史的作者並非全知全能。

此外,對過去和現在的理解也不盡相同。在荷馬史詩中,古代和現代之前橫亙著一道界限,古代較之于現代更加偉大。而歷史中,現代並不遜于古代。

波桑尼阿斯在普拉提雅的勝利,是我們知道的所有這些事中最偉大的,或者說薛西斯的軍隊是阿加門農遠征特洛伊的軍隊也無法比擬的。

希羅多德對对荷馬史詩的批判,以海倫的故事爲例。希羅多德對紀事散文家的批評。

「有一次,散文作家赫卡泰歐斯在底比斯追溯了一下自己的身世,結果發現他的16世祖先竟然是一位神祇。……因此,當赫卡泰歐斯回溯自己的身世並宣佈說在他之前第16代祖先是神祇的時候,祭祀們根據他們的計算方法也回溯了他們的家譜,他們不承認任何一箇人是由神祇生出來的,他們說,他們的每一箇木像都代表了一位皮羅米斯,都是由另一箇皮羅米斯所生,他們把345箇木像挨箇數了箇遍,卻看不到他們與任何一位神或英雄有血統聯繫。」(2.143)

希羅多德在主題、方法等領域無疑受到了前人的影響,不過,他的作品也表現出某些新的特點。希羅多德並未被前人所束縛,相反,他對前人有不少批判,他的作品是其自己探索的結果,在前人基礎上有許多提高,他也試圖解釋給聽眾(讀者)一種不完善的真實。「希羅多德應該被看做是一種新體裁的創造者,這種體裁後來被稱作歷史。」

五、修昔底德 Thucydides

(一)

約西元前460? ─前395年。出生于一箇富裕而顯貴的家庭。他的家族在色雷斯沿海擁有金礦開採權。修昔底德于西元前424年當選雅典十將軍之一。這年冬天,修昔底德率領艦隊馳援雅典在愛琴海北岸的重要據點安菲玻裏斯,尙未到達,該城已被攻破。雅典國內有人誣陷他通敵,被判處流放。因而有機會四處搜集資料。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後,返回雅典。他逝世的情況不詳。

(二)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史的書名、體例及結構

1、書名:書的首句「修昔底德,一位雅典人,在伯羅奔尼薩斯人與雅典人之間的戰爭爆發時,就開始撰述這部戰爭史了。」

本未起名,色諾芬編輯了此書的遺稿。希臘化時期亞歷山大里亞的作家分卷次章節。

2、體例:旣有編年體,也有敘事體,開創古代西方歷史撰述的政治軍事史傳統。按戰爭演進半年半年地寫,又按事件的發展寫。他的目標很明確,只是戰爭,中心明確,把一件事有頭有尾的敘事。很長一段時間成爲範本。通過對希臘過去歷史的揭示,這場戰爭的影響超越以往任何戰爭。

他(修昔底德)按歷史發展的順序,以夏冬相遞嬗的編年體撰寫,將這段歷史一直寫到斯巴達人和他們的同盟者把雅典帝國毀滅,把長城和庇裏尤斯佔領爲止。(卷5.26)

3、結構

第一卷緒論:寫作動機及方法、早期希臘歷史、戰爭起因。第二卷至第五卷第2章,戰爭前十年情況。(西元前431─421年)第五卷第3章至第7章,尼西亞和約至西西里遠征。(西元前421─415年)第六卷至第七卷,西西里遠征。(前415─413年)第八卷,西元前412─411年。

戰爭中後期看到雅典不可避免地走向失敗,內心受到巨大壓力,最後未成稿。

4、在體例上對希羅多德歷史的發展

在時間上有序,以夏冬相遞嬗方法敘事;

在內容上,集中于政治和軍事方面,沒有過多離題萬里的插話。和希羅多德相比,各有利弊,希能保畱更多信息。

全書的寫作過程:一體論與分離論。一體論:全書主要在一箇時間段內完成。分離論:作者的寫作分爲不同的階段,其思想也具有階段性特徵。

20世紀以來,對一體論、分離論都有所發展。康納提出了文本的同質性問題,卽作者與讀者一起面對事件,他在探索過程中,敘述形式與思想一起發生變化。(何元國)

(三)史料收集及考證方法

1、史料來源

(1)親歷之事。「我一直在戰爭中生活。我的年齡相當大了。我瞭解事情發展的意義,專心研究事情的真相。我在指揮安菲玻裏斯的軍事行動以後,曾被放逐而離開本國二十年。我看見了雙方的一切行動,尤其是伯羅奔尼薩斯人的行動。」(卷5.3) 卽使談到被放逐,依然保持冷靜客觀。

「我自己患過這種病,也見過別人患過這種病」(2.48)

(2)實地考察。並未明顯提及,但可以推測。對西西里戰役、對山丘、河流、工事等描述很具體。

(3)文獻史料:銘文(和約)、文獻(荷馬史詩)

(4)演說詞。全書出現 141 篇演說詞,占全書篇幅的四分之一。

伯里克利的葬禮講話。科林斯代表與雅典代表針鋒相對的辯論。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城邦生活。

作爲鋪陳、控制事件節奏,讓敘述更好展開。

演說的真實性問題:古典時代多爲卽興演講,「我的習慣是這樣的,一方面使演說者說出我認爲各種場合所要求的說出的話,另一方面要盡可能保持實際所講的話的大意。」知道原因結果,推測說了什麼。

2、史料考證

(1)對史料的自信。希羅多德更像講故事,修昔底德考證更加嚴謹。

修昔底德說,我相信,我根據上面的證據而得到的結論是不會有很大錯誤的。這比詩人的證據更好些,因爲詩人常常誇大他們的主題的重要性;也比散文編年史家的證據更好些,因爲他們所關心的不在於說出事情的真相,而在於引起聽眾的興趣,他們的可靠性是經不起檢驗的。(卷1.1)

人們通過聽來接收信息,如何引起聽眾興趣。雅典民主制在發展中,民眾起到重要作用。政治家想方設法得到民眾支持,聽眾的興趣影響歷史學家的寫作。

(2)考證原則的確立

以批判懷疑的眼光審視材料。

在研究過去的歷史而得出我的結論時,我認爲我們不能相信傳說中的每一箇細節。普通人常常容易不用批判的方式去接受所有古代的故事。(卷1.1)

我絕不是一拿到什麼材料就寫下來,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觀察就一定可靠,我所記載的,一部分是根據我親身的經歷,一部分是根據其他目睹其事的人想我提供的材料。這些材料的確鑿性,我總是盡可能用最嚴格、最仔細的方法檢驗過的。(1.22)

(3)考證的具體方法

材料考證。「關於這一點,荷馬提供了最好的證據,荷馬雖然生在特洛伊戰爭以後很久,但是他從來沒有在任何地方用‘希臘人’來稱呼全體軍隊」。(1.3)希臘人的自我認知是逐漸構建起來的。

邏輯分析。通過城市大小判斷死亡人數:「事實上,在這次整箇戰役中,無疑地,這是單獨一箇城市在同樣的日數之內所遭遇的最大一次災難。我沒有記載陣亡者的人數,因爲如果我們考慮到這箇城市的大小,傳說的陣亡人數是不可信的。」

以今推古。雖然今天看來不一定。

「時至今日,希臘的許多地方還沿襲著古時的風俗。例如,奧佐裏亞的羅克裏斯人、埃托利亞人、阿卡納尼亞人,以及大陸上這些地區附近的人們,這些大陸居民依然保持著隨身攜帶武器的習慣,這是古代海上劫掠風俗的遺畱。」(1.5)

希臘這些地方的居民至今還保持著古代的生活方式,這一事實證明全希臘的居民曾有過共同的生活方式(1.6)

儘管修昔底德強調客觀性,但實際上很多都按自己的意志來編排史料。

(四)修昔底德的史學思想

1、人性論

(1)智者學派的爭論

physis与nomos的爭論。physis指自然的、天生的。nomos主要指人們在社會共同體中形成的風俗習慣。希波戰爭之後,刺激了人們將nomos与physis對立考慮思想的發展。

是何因素引導了人類社會的發展。

修昔底德本人的作品帶有智者的氣質。他的每句話都是智者學派的反映。

人性的內涵。人性,指人本來具有的,自然形成的能力和特徵。人對統治權力、財富的欲望,對維護自身安全、利益和榮譽的渴望等。人性與法律和正義等倫理觀念往往是對立的。

nomos要符合physis

我們對神祇的信仰,對人們的認識,使我們相信,自然界的必然法則就是將其統治擴展到任何可能的地方。這箇法則不是我們首創的,也不是我們首先將它付諸行動的,我們發現它由來已久,並將與世長存。(5.105)

人性是不變的。

我的這部著作很可能聽起來不引人入勝。因爲書中缺乏虛構的故事。但是,如果那些想要淸楚地瞭解過去所發生的事件和將來也會發生類似事件(因爲人性總是人性)的人,認爲我的著作還有一點益處的話,那麼我就心滿意足了。我的著作不只是迎合羣眾,而是想垂諸永遠。(卷12.22)

「修昔底德陷井」。修昔底德說,「使戰爭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勢力的增長和因而引起的斯巴達的恐懼。」(卷1.23)

這種說法引出西方政治理論一箇重要觀點:一箇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

爲什麼一箇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米洛斯對話:「因爲我們雙方都知道,正義是以雙方同等的實力爲基礎的;同時我們也知道,強者可以做他們有力量做的一切,而弱者只能接受他們必須承受的一切。」(卷5.105)

爲什麼弱者只能臣服于強者?人性使然

(2)對神意的排斥

排除神意的作用。「人是第一重要的,其他一切都是人的成果。」(卷1.143)

自然界的自然與人的自然(卽人性)是有區別的。自然界事物是外在事物的本性,人的自然出於人的本性。自然界現象對人事有一定的影響,但只是一種外在物的影響,與人事沒有本質的聯繫。

修昔底德對「皮拉斯基人的土地」、雅典瘟疫與神讖、尼西阿斯與月蝕等問題的思考。

人的命運基本擺脫神意。

(3)在歷史原因認識上對希羅多德歷史的發展

希羅多德的歷史還保畱了神意對人類社會的影響。修昔底德排除了神意對人類社會的影響。

更爲重要的是,修昔底德從宏觀上揭示了歷史(而非僅限於具體歷史事件)變化的原因,具有理論探索的意義。

2、命運觀

(1)在修昔底德的書中,命運基本擺脫了神意的影響。這與修昔底德的其他思想是一致的。

米洛斯人:「我們相信神祇會保佑我們,像保佑你們一樣,因爲我們是以正義之師抗擊不義之師,我們在軍事力量上的不足將通過與拉棲代夢人結成具有約束力的同盟得到彌補。」

結果:「米洛斯人便無條件地向雅典人投降了。雅典人把所俘獲成年男子全部處死,把婦女兒童賣爲奴隸,隨後派遣他們自己的500名移民定居那裏。」(5.104-116)。

(2)命運的偶然性

在修昔底德的書中,命運的偶然性意義在歷史中起了重要作用。命運的偶然性意義的存在,顯示了人類理性所必然存在局限性;命運的偶然性的存在,也顯示出人類不能把握歷史的變化。在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史中,命運往往出於人的理性判斷之外,不可預測。

「『命運』無常,非人的心計所能控制。」(1·84)

「許多拙劣的計畫能夠獲得成功,是因爲對手愚蠢的很;相反,更多的情況是,明明是籌畫得很好,結果卻是遭到恥辱。」(1.140)

(3)在命運觀上對希羅多德歷史的發展

希羅多德開始把命運的偶然性意義運用於歷史。

修昔底德進一步深化了對偶然性的認識,卽命運的偶然性源于人的非理性,它對人類理性具有重要的影響。在他的命運說中,已經蘊含了對歷史進程中理性與非理性、必然性與偶然性兩對概念及其聯繫的認識。

3、史學的求真與致用

求真與致用存在張力,達到平衡。修昔底德一向被後世學者視爲可靠的史學家。

  • 他自己對史料的真實性充滿信心,「可以肯定,這些結論比詩人的結論更可信。」「我這部歷史著作很可能讀起來不引人入勝,因爲書中缺少奇聞軼事」
  • 表現出了理性的一面,拋卻神意對人事的干擾,努力探究原因。甚至用理性來理解神諭。
  • 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交替使用。「修昔底德,一個雅典人,在⋯⋯」「之後,修昔底德著手安排愛昂的防禦工作。」——「我經歷了戰爭的全過程,我的年齡使我足以理解發生在身邊的事件」爲了強調客觀性。

19 世紀,將修昔底德視爲「科學史學」的先驅。20 世紀初,康福德則對修昔底德的地位提出了質疑,不看作科學的歷史,使用 Mythistoricus 描述修昔底德的作品,有很多激情的想象,其重構性受到悲劇的影響。但修昔底德也受到芬利等人的維護。20世紀中後期以後,在語言學轉向的影響下,修昔底德的客觀性再次受到衝擊。

【演說詞】大量演說詞與敘述成爲全書的有機組成部分。古希臘時代口述材料爲主。文字材料不多,也不受重視/

修昔底德自覺提出了演說詞的重構問題,初步意識到歷史敘述中的主觀與客觀問題。他一方面承認自己作品的可靠,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認作品中有自己想像建構的成分。

「然而,卽使費盡了心力,真實情況也還是不容易獲得的,因爲不同的目擊者,對於同一箇事件會有許多不同的說法,因爲他們或偏袒這一邊,或者偏袒那一邊,而記憶也不一定完全可靠。」(1.22)

「這部歷史著作中,我利用了一些現成的演說詞,有些在戰爭開始之前發表,有些是在戰爭中發表的。我親自聽到的演說詞中的確實的詞句,我很難記得了,從各種來源告訴我的人也覺得有同樣的困難。所以我的方法是這樣的:一方面儘量保持實際上所講話的大意;同時使演說者說出我認爲每箇場合所要求他們說出的話語來。」(卷1.1)

柯林伍德歷史的觀念:「使所有那些非常不同的人都用同一種方式在講話,這難道不是粗暴嗎?」(在針對他的實質主義)

  • 過長,不能被記憶:伯力克里墓前講話
  • 修昔底德不能聽到,根據他人的轉述
  • 一些軍事講話的固有模式

〔那麼尙書的講話是否也有這種痕跡???〕

2006年在雅典召開第三屆修昔底德史學國際研討會,對其演說詞的討論是重點內兩種看法:對修氏對演說者動機和意圖的重建?真實反映了歷史?

史家難以完全重現客觀史事,但可以根據自己的理解再現客觀史事,歷史敘述中有史家主觀的認識。懷特:歷史與文學有相同之處。把史料碎片通過史家的想象綴合在一起,但這只是一家之言,任何歷史寫作都不可能擺脫箇人因素。但與天馬行空的文學創作有區別,受歷史證據限制。

希羅多德還認識到,由於人們立場和能力的不同,對歷史的認識並非可靠的,卽使是目擊者本人的記憶也不一定準確。這就爲歷史記憶的可靠性提出了質疑。

他的敘述同樣體現著他的建構。III.25 一個拉西代夢人前往米提列涅的過程非常詳細。對細節不介紹來源,但對細節的闡述極爲肯定。

敘述模式:

  • 敘述+演講+敘述
  • A敘述+A演講+B敘述+B演講

展現給你的是想讓你知道的,把自己對材料的分析加入了敘述中。

(2)史學致用

同樣的事件可能再次發生,因爲人性不變,給後人警醒。

我的這部著作很可能聽起來不引人入勝。因爲書中缺乏虛構的故事。但是,如果那些想要淸楚地瞭解過去所發生的事件和將來也會發生類似事件(因爲人性總是人性)的人,認爲我的著作還有一點益處的話,那麼我就心滿意足了。我的著作不只是迎合羣眾,而是要垂諸久遠。(12.22)

希羅多德以講故事爲主,並沒有垂諸久遠的意識。修昔底德把希羅多德作爲競爭對手來看。

修昔底德要使什麼垂諸久遠?「所有的證據使我得出一箇結論:過去的時代,無論在戰爭方面,或在其他方面,都不是偉大的時代。」(卷1.1)「我相信這次戰爭是一場偉大的戰爭,比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任何戰爭更有敘述的價値。」(卷1.1)

對歷史原因的認識——人性及其內涵的變化是一切歷史事件最終的原因。

(3)在史學求真與致用對希羅多德歷史的發展

希羅多德追求歷史敘述的真實性,修昔底德意識到歷史敘述中史家的主觀因素與客觀歷史再現的關係;

希羅多德撰史的目的是保畱人類的豐功偉績,說明希波戰爭的原因,修昔底德是要探究歷史變化的原因。

六、色諾芬

(一)約前430──354年,希臘作家、史學家。早年曾受教于蘇格拉底,後曾經參與過小居魯士的反抗波斯國王的希臘雇傭軍。曾受到雅典的流放。長征記他是指揮者之一。經歷過雅典斯巴達的雙頭政治,見過斯巴達對雅典每年一次的入侵,雙頭政治崩潰,底比斯霸權曇花一現,希臘城邦危機,馬其頓崛起的苗頭。

(二)色諾芬的歷史著作

一生著作豐富,風土民情,軍事作戰,城邦關係,和波斯關係等等。其中,與史學有關的,包括回憶蘇格拉底會飲居魯士的教育經濟論長征記希臘史等等。

此外,一些小品文,如雅典的收入斯巴達的政治論狩獵等等。這些小品文也有一定史料價値。

(三)希臘史的體例與結構。

全書按照時間順序記載,上接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史,從伯羅奔尼薩斯戰爭最後幾年的歷史,寫到前 362 年。他的史書沒寫完,「後面的歷史由其他歷史學家寫。」

全書共分爲7章。其中,第一章描述了伯羅奔尼薩斯戰爭最後幾年的情況。第二章,記述了羊河之戰和三十僭主政治。第三章,斯巴達對抗波斯的情形。第四章,科林斯戰爭。第五章,大王和約以及斯巴達的一些行動。第六章,底比斯的崛起與畱克特拉戰役。第七章,底比斯稱霸的失敗。

(四)色諾芬的史學成就

歷來對色諾芬的評價不一,近代以來,有不少學者對色諾芬的史學工作提出批評,認爲批判意識不強,但也有人指出其史學的價値。

1、其歷史著作有較高的史學價値。

他的希臘史是古典時代繼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史之後,唯一保存完整的史書,填補空白。

保畱了大量的文獻資料。

2、撰述內容豐富,體裁多樣。

撰述的作品數量大,且涵葢面廣,包括政治史、軍事史、經濟史、社會史等多箇方面。

在體裁上,旣包括編年體的史書(希臘史),也包括人物傳記(阿格西勞斯傳),還包括一般的論述文。多種材料並用,條約、銘文、對話模仿修昔底德。

(五)色諾芬作品的主要問題

1、在部分史料的取捨上,根據箇人好惡來選擇。

「這部書遠遠不如修昔底德的著作,在準確和公平兩方面都有缺陷……」(湯普森:歷史著作史)傾向斯巴達,有損斯巴達的就少寫或不寫。

2、與修昔底德、希羅多德相比,對歷史問題的深度不夠。

「他所寫西元前411-403年的歷史東拼西湊,缺乏分析,根本無法與修昔底德的著作相提並論。」

第一章西方古代史學史

(3)在對神意的處理上有退步,表現出重視神意,將史事歸於神意的特點。這在希臘史的後5卷中尤爲明顯,在長征記等著作中也有所體現。看到神在歷史發展中的重要影響。「這是神意做出的安排。」

「人們也許會注意到,無論在希臘人還是異族人的歷史上,都有許多例證足以證明諸神是不會放任那些作惡之人或罪孽深重之人的。」(希臘史5.4.1)

長征記中體現明顯,每到重要關頭,希臘人就開始祭祀占卜。對神的崇拜是希臘人共同的信仰,也不必苛責色諾芬。

古希臘史學的求真問題:希羅多德、修昔底德爲例

眞是什麼

古希腊语中的“真” ἀλήθεια Aletheia真话、真事。真心、坦诚。真相、事实。实战等。

中国古代的真,最初并非全指涉真假问题。 “古之真人……”(《庄子· 大宗师》)“ ,仙人变形而登天也。”(《说文》)古代史学的求真,往往用“直书”、“实录”等词汇。 “赵盾,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左传》)

在真理的问题上,西方有三大传统。实用主义:有用即真。融贯论:陈述能否与我们已经接受的知识系统相融贯,如果可以,即为真。符合论:陈述是否与事实符合,符合即为真。古代希腊史学家所讲的真,字面上看一般是指描述与事实是否吻合。

中国先秦时期的真,一般是指符合论,但也可能具有多重涵义。与事实吻合和与道义相符。

试比较:在晋董狐笔 vs. 在齐太史简。二者都是良史,严格来说,董狐追求的是非之真,而齐太史追求事实之真。中国古代史家对这两种真并不做特别严格的区分;当然也可以说,董狐追求的道德之真某种层面上也是更深层次的事实之真。古代希腊也同样如此。

古希腊史家是否注意求真?

1.对真理的把握是人的能力吗?

古希臘人在很長時間內,不認爲人有能力把握真相,真相在神的手中。神譜中,詩人沒有能力去探究歷史的真相,真相是謬斯女神告訴詩人的,再由詩人轉述。但是人可以把握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古風時代之後,希臘人開始去探索、調查。從對自然世界的探索開始,當轉向歷史時,historia 就誕生了

诗人:神的启发:“女神,请歌唱佩琉斯之子阿喀琉斯致命的愤怒。”(《伊利亚特》)“一种神圣的声音吹进我的心扉,让我歌唱将来和过去的事情。他们吩咐我歌颂永生快乐诸神的种族,但是总要在开头和收尾时歌唱她们——缪斯自己。”(《神谱》)

但人试图获得真相。

古风时代之后,希腊人开始去探索、调查。

historia伊奥尼亚哲学家,已经开始去探寻自然界的真相。历史学家将真相的探寻,从自然界转向到了人类世界。“以下所发表的,是哈利卡纳苏斯人希罗多德的调查研究结果。”(《历史》,I.1)调查真相的权力转到了人的手上。

2.古希腊史家无不重视真实性问题

希罗多德在《历史》一书中共使用过80次aletheia或其变体。其中有56处与“言语”相关,有4处讨论了神谕。但修昔底德在《伯战史》中仅使用过42次aletheia或其变体。下面,对修昔底德所使用aletheia一词的涵义及其求真思想作出讨论。波利比乌斯的《历史》中一共出现过215次aletheia及其变体形式。

如何求真

要建立自身的调查研究方法:希罗多德。《历史》中的“真”往往体现在其他人的言论中。希罗多德承认现实中,存在真相;但是真相能否被了解,则是另一个问题。了解真相,不仅仅需要听取别人的传言,还要依靠自己的目睹和思考。库劳尼斯岛上的少女用沥青的鸟羽毛从湖底挖掘金沙,“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然而,事情也需真的如此,因为我自己就曾亲眼看见在扎金苏斯,人们从一个水塘里捞取沥青。”(《历史》,4.195)

希罗多德在历史的探索中,已经注意到了有不同的证据。听说的证据。观察的证据。就靠性而言:观察>听说。并试图将自己的推理等融入其中。经常在一个事件中综合各种证据。

希罗多德与修昔底德笔下的求真

1、希罗多德

(1)希罗多德,是历史学之父,也是谎言之父。

支持希罗多德的学者:W. K. Pritchett,The Liar School of Herototos, (Amsterdam,1993). Gordon S.Shrimpton,“Herodotus’ Source Citations”,in S.Shrimpton, History and Memory in Ancient Greece( London and Buffalo, 1997),pp.229-265等

反对希罗多德的学者:D.Fehling, Herodotus and His ‘Sources’(Leeds, 1989). S.West,ìHerodotus' Epigraphical Interests”, The Classical Quarterly, Vol. 35, No. 2 (1985). O.K. Armayor, “Did Herodotus Ever Go to the Black Sea?”, Harvard Studies in Classical Philology, Vol. 82 (1978).

(2)《历史》中的真与假

斯基泰人的青铜器

“至于斯基泰亚全境的人口的数量,我未能得到确切的数据。我听到的那些说法,彼此也是有出入的。……但是,他们的人数究竟有多少,还是由我亲眼所见的来证明吧。……我要对那些从未见过这件铜器的人们说,斯基泰的青铜器足可以装下600安波列乌斯的液体,厚度达到六指……当地人告诉我,这些青铜器是这样铸造起来的,斯基泰人的一位国王,名叫阿里安塔斯,他想知道自己的臣民究竟有多少,于是他下令每一位斯基泰人都必须上交一枚箭簇,违令者必须要予以处死……,他决定用这些箭簇铸造一个纪念物以流传后世。”(IV.81)

这样大的青铜器需要有多重?可能有二十多吨。斯基泰人铸造这样大的青铜器是否可能?不过,其笔下的某些记载可能是错误的。希罗多德是否去过黑海?

“因为在世界上所有的海洋中,黑海是最为奇妙的。他的长度达11100 斯塔迪亚,宽度为3300斯塔迪亚。”(1280英里 和380英里)这些地方的距离是用下面的方法测量出来的:一条船在白昼长的时候,通常白天可以行使7万寻的距离,在夜间可以行使6万寻……,我就是这样测量了黑海、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赫勒斯滂海峡的。”(4.85-86)

显然,希罗多德所说的情况与实际情况相距甚远。

(3)希罗多德如何能让人相信求真呢?一种方法是,给出史料来源,以提供可信感觉。

“据我所知,波斯人所遵守的风俗习惯应该是这样的……”(I.131) “此外,还有一些人说,女祭司还向他提供一整套时至今日斯巴达人仍遵循的法律制度。”(I.65) “以下所述是我根据埃及人提供给我的有关记载。”(II.99.2) “有些人说,波里克拉底派出的这些萨摩斯人根本没有到达埃及。”(III.45)

有时,承认自己的不足,贬低自己也会使得作品更为可信。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的居住在沙丘地带直到阿特兰特斯人范围之内诸民族的名字,再远的地方我就不知道了。”(IV.185.)“我不能给出明确的说法。”(VII.152.)

承认不足,即证明自身已经尝试着去探索真相的界限。

(4)错误和虚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反对希罗多德的学者看来,《历史》的作品在于其虚构性,即希罗多德可能在伪造史料。而支持希罗多德的学者则认为,希罗多德的作品是可信的。不能否认其记载中有错误的一方面,但任何史书都可能存在错误。问题的关键在于,希罗多德自身是如何理解真的。对真的要求一致,未必意味着能够求真方法一致。希罗多德提到:“有关居鲁士的死的确有多重说法”,但他认为自己所记载的最可信。事实上,色诺芬等人,对居鲁士的死有多种不同描述,希罗多德的真实,未必是真正的真。但这是作者对史料分析之后的判断。

2、修昔底德一向被后世学者视为可靠的史学家。

(1)其自身对史料的真实性充满信心,也被后世史学家所认可。

“我相信,我上面所援引的证据得出的结论很多是可以相信的。可以肯定,这些结论比诗人的结论更可信……”(《伯罗奔尼撒战争史》,I.21) “我这部历史著作很可能读起来不引人入胜,因为书中缺少奇闻轶事。”(《伯罗奔尼撒战争史》,I.22) “他那忠于事实的精神和苦心孤诣力求准确的风格……”(汤普森:《历史著作史》,上卷,第一分册,44页。)

问题是:大家为什么会相信修昔底德?修昔底德确实表现出了理性的一面。在自己的作品中,努力探究原因。抛却神意对人事的干预。甚至用理性来理解神谕:

“与多里斯人的战争一旦开始,死亡将与之俱来.……有人说,诗中所用字眼是饥馑而不是死亡。”(II.54)

史学家要建立权威感,权威感来自于对史料的批判。修昔底德提及了自己的史料批判原则:

“在探讨古代史时,我们可以要求只用最确凿无疑的材料,得到我们期望得到的正确结论。”(I.21) “我总是尽可能用最严格,最仔细的方法检验过的。” (I.22)

权威感还来自于,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的不断交替使用。

第三人称:

“修昔底德,一个雅典人,在伯罗奔尼撒人和雅典人之间的战争爆发之时,就开始转撰述这部战争史了,……是因为他相信这将是一场重大的战争。”(I.1) “修昔底德所记载的这场战争的第*年就到此结束了。” (如,II.70) “之后,修昔底德着手安排爱昂的防御工作……”(IV.107)

第一人称:

“我经历了战争的全过程,我的年龄使我足以理解发生在身边的事件,为了探求事实真相,我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我在指挥安菲波利斯的战事以后,曾被放逐而离开本国20年……”(II.26)

两种方法各自有什么作用?

(2)修昔底德真的是客观的史学家吗?

20世纪以来,学者们重新评价修昔底德的历史作品。除了“科学”的之外,修昔底德的作品中,是否也蕴含了“修辞的”要求?康福得曾用(Mythistoricus)称呼修昔底德。修昔底德强调自己的作品可信,其演说词真的完全可靠吗?修昔底德在作品中大量使用演说词,与其叙述构成了有机的组成部分。古典时代希腊:以口述材料为主。一方面,文字材料不多;另一方面,文字材料也不受到最高重视。即使在重视书面材料的时代和国家,口述语言都能够得以流传吗?流传下来的都能够准确吗?

修昔底德是否认识到演说词的真实性问题

“有些是在战争开始之前发表的,有些是在战争期间发表的。有些演说辞是我亲耳听到的,有些是通过各种渠道得到的。……记忆也不完全可靠。”(I.22) “一方面使演说者说出我认为各种场合所要求说的话,另一方面当然要尽可能保持实际所讲的话的大意。”(I.22)

修氏一方面强调自己的作品可靠,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认作品中有自己“想象”的成分。学术界如何看这个问题。批判的观点:

“一个具有真正历史头脑的正直的人,能允许自己使用那一套程式吗?首先来考虑一下他们的文风,从历史上说,使所有那些非常之不同的人都用同一种方式在讲话,这难道不是粗暴吗?”(柯林武德:《历史的观念》)

演讲和对话显然经过了修昔底德的建构。一些对话过长,不可能被记忆:伯利克里的墓前讲话。一些对话修昔底德不可能听到,只能是根据其他人的转述或者根据想象构建:科林斯人、雅典人和斯巴达国王阿奇达姆斯在斯巴达公民大会上的讲话。一些讲话有固定模式:军事讲话。

除了演说词之外,修昔底德的叙述也同样体现着他的建构。

“在这个冬季之末,**拉栖代梦派遣拉栖代梦人萨莱苏斯乘一艘战船前往米提列涅。他由海路前往皮拉,再由皮拉沿着一条河流的河床步行,到达一个可以穿越城墙的地方,所以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城内。他告诉米提列涅的当政者,说阿提卡肯定将遭到入侵,派来援救他们的40艘舰船就要到了,他本人就是被派来预先通报这个消息,同时负责处理一般事务的。**米提列涅人因此大受鼓舞,不想和雅典人讲和了。这样冬季就结束了,修昔底德所记载的这场战争的第四年也就这样结束了。”(III.25)

对细节不介绍来源,但对细节的阐述极为肯定。修昔底德的对话和叙事模式也是有建构的。最简单的模式是叙述+演讲+叙述的模式。较为复杂的是,叙述+演讲+另一事件叙述+另一事件演讲。典型的是:墓前讲话的叙述和演讲+大瘟疫的叙述+演讲的模式。为什么这么样安排?最复杂的是A叙述+B叙述+A演讲+B演讲。雅典包围了米提列涅、斯巴达包围了普拉提亚。为什么做这样的安排?从史学史的角度出发,古代希腊史学家毫无疑问重视史学的求真问题。

重视寻求历史中的真实一面并记录下来,是希腊史学与其他文体相区别的重要标志。

对希腊史学家而言,字面上理解,求真是指所记载内容与客观事实相符合,但同时也是指与大多数人的认识相吻合。

求真的必要与如何可能

1.求真之必要

史学自身的要求:求真。史家以此为天然的责任。“史学既以以往的人类历史进程为研究对象,以论述以往的人类历史进程为自己的任务,那么它的成功与失败,正确与谬误自然也就取决于它是否通过适当的研究达到了正确论述以往历史进程的目的。”

史学的致用功能:从希罗多德到修昔底德。希罗多德的作品,以讲故事为主。这固然可以引发人们的兴趣,但致用功能相对薄弱。修昔底德试图改变此局面。

“如果研究者想得到关于过去的正确知识,借以预知未来,从而认为我的著作是有用的……,我写著作不是为了迎合人们一时的兴趣。”(《伯罗奔尼撒战争史》,I.22)

无史学之求真,即无史学的真。无史学之真,即无史学之用。无史学之致用,即无史学之求真。真为史学之体,用为史学之用。 ——刘家和《史学的求真与致用问题》

求真,也是客观的需要。希腊史学家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吸引更多的听众。主题有相似性。

受众有同一性:

​ 希腊的城邦制度:作品主要面向城邦中的希腊人。

​ 史诗的听众:城邦中的公民主要是听众。

​ 历史的听众:希罗多德的作品也主要面向听众。

因此历史学在竞争中必须有过人之处:求真即是其一。此情形也成为证明古代希腊史学具有合理性的原因。以最被人诟病的希罗多德为例。希罗多德的指明来源的188条材料中,超过一半(96)条来自于希腊。其中,54条明确来自于雅典等主要城邦。这些城邦的人熟悉自己的历史,不可能任由希罗多德伪造。( Gordon S.Shrimpton,“Herodotus’ Source Citations”, p.244)

2.求真如何可能?与文学的比较

古代希腊很早就有记载过去历史的文体:史诗。

史诗文学性有特色,但也受到语言的限制。

历史使用散文,但想象力则受到限制。

受到什么限制? 材料 历史和文学的相通之处:想象。历史叙述总是建立在历史证据的基础之上。历史证据往往是支离破碎的存在;历史的叙述则需要建立完整的链条。完整的著述需要合理的想象。所谓合理,就是证据和想象的结合。良好的作品,包含了合理的想象,但不等于捏造。这一点意味着,所有的史学作品中,都包含了合理的想象。也是合適的人在合適的地方合適的時候說出合適的話。

中国史学作为参照物。

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史记》)高祖常繇咸阳,纵观,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史记》)

公患之,使鉏麑贼之。晨往,寝门辟矣,盛服将朝。尚早,坐而假寐。麑退,叹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 不如死也!”触槐而死。(《左传》)

后现代的思考。史学与文学相同,均蕴含着多种譬喻。史学的语言也是生活语言。从本质上而言,史学与文学并无不同。怀特等人的说法有一定的合理性。史学家的工作性质与文学家并无不同。有人认为,怀特的做法,是为史学争取与文学平等的地位,不过,正统的史学家其学说多持反对态度。史学自身的价值何在?独立性何在?后现代的史学理论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史学的主体性地位。针对后现代对希腊史学的批判,莫米利亚诺强调:“历史并非史诗,历史并非小说,历史亦非宣传,因为在这些文体中,证据的把握是一种选择,而非强制性的。”

莫米利亚诺同时强调,怀特等人忽视了史学的证据。

史学与文学是不同的。史学家不可能一字不差地复述演说词,也不可能事无巨细地了解所有的史实。史学家有必要根据自己的想象构造历史,这对于史家而言是唯一可能的。但史家的想象需要证据,想象需要在证据之内活动。最后的审判官只能是史家个人。

进一步思考:古希腊人认为诗歌和历史谁更真实?对部分哲学家而言,历史中没有知识。历史中有意见。中国史学擅长在动态之中把握历史之真(参考刘家和先生:《司马迁史学中的变与常》一文,见《史学经学与思想》一书)希腊的知识不会出现在变动之中,只有在静止之中才有知识。

但这种观念能始终影响到历史吗?

I.这种观念是希腊人是始终具有的吗?世界的本源是静止的观点,来自于巴门尼德以及柏拉图这一支。在部分希腊史学家看来,世界的本源是活动的。

II.历史学一定遵循哲学的要求吗?哲学对历史学可能有影响,但历史学未必是哲学的奴仆。历史学就是研究变动不拘的世界。

小结

求真是史学追求目标,这是史学自身要求和其功能决定的。

从史学诞生起,希腊人即在追求历史的真相,并试图加以描述。

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和史家自身的特点,希腊史学家不可能做到绝对的真实。

但并不意味着其史书记载毫无意义,失去了希罗多德、修昔底德的作品,对古希腊的了解将大打折扣。

求真≠失去想象,但想象存在界限。

希腊史学的命运观——从希罗多德的居鲁士传记出发

一、概念

什么是命运?命是“人所秉受”,运即气数。古希腊语名词τύχη至少具有以下含义:

(1)神明赐予的好运(fortune)。

(2)泛指好运或厄运(good/ill fortune)。

(3)超出人类控制的某种中介或原因,指一种不受个人影响的原因(chance),或神意和命运(providence,fortune)。可能古代社會,如果解釋過於理性,不易被聽眾接受,很多史學家未能完全擺脫神意。

中国古人对命运有不同的看法。

一种,强调偶然性。

子良问曰:“君不信因果,何得富贵贫贱?”缜答曰:“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中。坠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何处。”子良不能屈,然深怪之。 《梁书·儒林列传·范缜传》

另一种,则强调命运和人的行为之间的密切联系,即因果报应。史学的研究对象是人和社会。应当追求历史的动因,不能完全归于超自然的神意和注定的命运。史学的研究对象和目标,决定了历史学家在研究中,应当将人、社会而非神意等作为主要的思考对象。但由于时代的限制,早期的希腊史学家在历史研究中,不可能彻底摆脱神意和各种命运观的影响。在宗教氛围浓厚的希腊,尤为如此。

二、希罗多德笔下的居鲁士

居鲁士(Cyrus the Great)。波斯帝国的开创者。推翻了米底帝国。灭亡了吕底亚。灭亡了巴比伦。古代波斯有皇家文献,但大量史料保留在希腊作家的作品中。这不仅体现在希波战争等重大的历史事件,也体现在一般的作品中。为什么?以居鲁士为主的作品,主要有希罗多德的:《历史》(第一卷)。此外,还包括色诺芬的《居鲁士的教育》,克特西亚斯的《波斯志》 等等。不过,这些作品都有一定的问题。

希罗多德笔下的居鲁士是何出身?居鲁士母亲曼丹尼是米底国王阿斯泰亚基斯的女儿,父亲是则是波斯的贵族,“一个叫做冈比西斯的波斯人,此人出身良好,性格温和 ”。(希罗多德:《历史》, I.107.)在当时的希腊社会,居鲁士出身王室的说法广为流传:

“居鲁士的祖父是名叫麦多斯的波斯国王。” (埃斯库罗斯:《波斯人》色诺芬笔下的居鲁士,母亲是米底国王之女,父亲是波斯国王,“居鲁士的父亲据说是冈比西斯,波斯国王。 ”(《居鲁士的教育》,1.2.1)

居鲁士与外祖父的关系如何?希罗多德:双方关系恶劣。根源在于其外祖父阿斯泰亚基斯所做之梦。第一个梦已经预示到了不好的结局。第二个梦,“他梦见从她的子宫里长出葡萄蔓,这葡萄蔓遮住了整个亚细亚。”(希罗多德:《历史》,I.107-108)根据梦境,居鲁士幼年险遭杀身之祸。 “把曼达尼生的这个孩子带到你家里去,就在那里把他杀死,然后,随你怎样把他埋起来好了。”(希罗多德:《历史》,I.108)

居鲁士如何占据米底。希罗多德笔下:居鲁士依靠自身的武力。 “居鲁士接到这封信里传来的消息之后,便着手考虑如何能用最好的办法说服波斯人起来造反。……他(阿斯泰亚基斯)率领他们和波斯人交战,他率领的军队被歼灭,他本人也被敌人俘虏了。”(希罗多德:《历史》,I.127-128)同时,赢得了阿斯泰亚基斯部下的支持。 “哈尔帕哥斯想对阿斯泰亚基斯报复杀子之仇,便开始向居鲁士致意并送礼。……哈尔帕哥斯便很想把自己的心思告诉还居住在波斯的居鲁士,但是由于米底和波斯之间的道路受到监视,他只得想这样一个秘密的送信办法。”(希罗多德:《历史》,I.123)

最终的结局。希罗多德笔下,居鲁士战死沙场,死于远征马赛格泰人之。 “居鲁士看到他的诡计未能得逞,便把大军开抵阿拉克赛斯河,公开地表示出进攻马萨格泰人的企图。”(希罗多德:《历史》,I.205) “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 那我凭看马萨格泰人的主人太阳起誓, 不管你多么嗜血如渴, 我也会叫你把血喝饱了的。”(希罗多德:《历史》,I.212) “她找到了他的尸体,就把他的首级割下来放到那只盛血的革囊里去。”(希罗多德:《历史》,I.214)

一个小插曲,大流士的事迹。 “当他在渡河之后的第一夜,睡在马萨格泰人的土地之上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好像看见叙斯塔斯佩斯的长子在肩头上生长了翅膀,一只翅膀遮住了亚细亚,另一只翅膀遮住了欧罗巴……‘从这一点我可以确定,他是正在对我发动阴谋了,因此你要尽快地回到波斯,并且一定要在我征服了马萨格泰人回来的时候,设法把你的儿子带到我的面前来,我好讯问这件事情。’”(希罗多德:《历史》,I.209)最终大流士仍然当上了波斯的君主。現在的波斯帝王谷,頭上長有小翅膀的壁畫,和希羅多德記載的夢很像,說明肯定是有依據的

但在色諾芬筆下,阿斯泰亚基斯有儿子,在其去世后,王位传与其子(居鲁士舅舅),居魯士跟外公關係很好。 “居鲁士去往米底境内他的舅舅居亚克萨勒那里。”(II.1.1)居鲁士与外公曾在外公身边长大。

居魯士幼年的描寫,色諾芬強調教育對統治者成長的重要性。而希羅多德重視天賦。

“阿斯泰亚基斯传信要女儿带孩子去看望他,因为他想看看居鲁士的情况,他听说居鲁士已经非常高贵完美了,于是曼丹尼便带着她的儿子去了阿斯泰亚基斯哪里。”(I.3.1) “母亲只好自己回家,把他留下来,让他在米底成长。”(I.4.1)与外公关系融洽。 “他的外公马上喜欢上了他,将一件漂亮的外套送给他,还有象征着荣誉的腕环和项圈。”(I.3.3)

庫普塞洛斯:出生後被派去殺他的人都不忍心下手。

希罗多德的说法未必没有波斯的根据,但也可能是来自东方的传说。在古代西亚、地中海地区,统治者幼年早于磨难的故事较多。《历史》中的科林斯僭主库普塞洛斯。罗马的建城者罗慕路斯兄弟。而究其根源,则可能来自于西亚地区的阿尔贡传说。色诺芬笔下,居鲁士和平获得米底。

当他们在行军途中接近米底之时,居鲁士转而去拜访塞拉克勒斯,……当女孩将王冠放在居鲁士头上时,塞拉克勒斯说:“我把我的女儿嫁给你,你的父亲娶了我父亲的女儿,你是他们的儿子,这个姑娘,当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来看我们,你经常抚摸她。当有人问她能结婚的时候愿意嫁给谁,他回答‘居鲁士’。 我将整个米底作为嫁妆送给你。”(《居鲁士的教育》,VIII.5.17-20.)

居鲁士寿终正寝。

如何认识此差异希罗多德和色诺芬作品的性质有所不同。《历史》是史书。波斯帝国占据重要分量,1-4卷几乎以波斯帝国的扩张历史展开。其中第一卷涉及波斯帝国建国之初的历史。但史书的真实性问题引发质疑。

色诺芬,一般认为其成就在古典时代三位史家中最低。《居鲁士的教育》一书的性质,也值得史学界思考。是传记吗?Momigliano, The Development of Greek Biograph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pp.是政论吗?D.L.Gera, Xenophon’s Cyropaedia: Style,Genre,and Literary Technique, Clarendon Press,1993. 是文学作品吗?Tatum, Xenophon’s Imperial Fiction: On The Education of Cyru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9. 色諾芬作為史學家,收到的批判更嚴重。政論?只要按色諾芬心目中理想的政治家來塑造,就可以理解有和事實背離的成分。文學作品?當作小說來看待,大量的虛構成分也不足為奇。

希罗多德本人出身于哈利卡纳苏斯,该城邦在曾长期被波斯占领。希罗多德有长期的游历经历,对东方文化并不陌生,也有东方材料来源。色诺芬曾作为雇佣军在波斯境内服役,与波斯贵族关系良好。他的《远征记》即是描述这一段过程。

二人都是古典时代希腊著名的史学家。对二人作品真实性和作品的性质,在学界都存在争论。但二人都有机会接触到波斯的可靠资料,对波斯的材料均相对熟悉。尚有其他材料可以作证。史家瞭解的信息一定是大大多於記錄下來的信息。現在要考慮他們爲何採取這樣的說法,而不是誰真誰假。

古代社会,所使用的材料与我们今天所了解的有一定差异。口述史料占主导地位,文献材料的重要性与今天不同。他們兩人距離居魯士不過百年。口述歷史最長保存 150 年

此外,历史书写中,有没有绝对客观、绝对虚假或绝对真实的史料?任何严肃史书的写作,都不可能完全摆脱作为真实的材料。任何严肃史书的写作,不可能不掺入作者的主观性。

三、希罗多德的命运观

对事迹的塑造,植根于作者对作品的整体性追求。

希罗多德在开篇提到自己的写作目的:

​ 要记载“人类过去所做之事,使之不至于随时间流逝而被遗忘,也记录希腊人和蛮族的丰功伟绩,使之不致丧失光彩,包括记录他们相互战争的原因”。(The Histories, I.1)

但不仅限于此,还要记载历史中永不停息的命运运动。

希罗多德作品中,命运的必然性有哪些表现?梦、神谕、占卜结果等等……命运的作用:决定着国家和个人发展。命运是不可预知的。命运是不可被人所改变的。预兆一定会实现吗?以中国为例。陈完到齐国后,“齐懿仲欲妻完,卜之,占曰:‘是谓凤皇于蜚,和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毕万受封于魏,卜偃曰:“毕万之后必大。万,盈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启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名之大,以从盈数,其必有众。”《左传·隐公元年》

为什么史书中,命运的预兆一定可以实现?在此背景下理解理解希罗多德对居鲁士事迹的记载。希羅多德記載的夢基本上都實現了。一部分是後世建構的成分。一部分是因爲記得都是實現了的夢。唯一一次理性的夢:薛西斯的叔父勸他不要出征,夢見要出征,叔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居鲁士出生之前,外祖父的梦,已经预示了米底、波斯两大帝国以及两位国王的命运。命运无法改变:任何行动,不可能伤害居鲁士,也不会阻止波斯帝国的崛起。居鲁士的统治有其合理性。居鲁士夺取政权有天赋能力。居鲁士成长于牧人家庭,未能受到很好的教育,但具备天才。幼年与儿童游戏时,“他便安排他们分头工做,有些人盖房子,有些人做他的护卫,有一个人做国王的耳目,另一个人则被赋予了传令的权力,每个人都被赋予了合适的工作。” (Herodotus, The Histories,I.114)注意:色诺芬的处理有何不同之处?

命运的发展态势。即“因为很多从前强大的国家现在已经变得弱小了,而那些现在强大的国家从前也曾弱小,……人们的繁荣不会停留在一个地方”,(Herodotus, The Histories,I.6.) “上天是多么的妒忌人且喜欢给人造成麻烦” 。(Herodotus, The Histories, I.32.1) 命运带有明确的指向性,即大小、强弱之间可相互转化,且此转化超越了人的认识,不受人的意志支配的。居鲁士战败吕底亚体现了这一点。

希羅多德展示命運時有教育意義。要警惕國家命運的興衰,曾经强大的帝国陆续走向衰落或失败:吕底亚、亚述、米底、波斯等等。死亡同样也是命运的不可抗性。伟大的统治者往往结局往往并不理想。曾经占据统治地位的君主陆续走向失败: 克洛伊索斯 阿斯泰亚基斯 居鲁士 冈比西斯 大流士 薛西斯

命运本身具有确定性。但对人来说,具有不确定性和不可知性:

“人间万象都是在车轮上循环转动的,这种运转是不逊于同一个人一辈子都交好运的。” “人间的万事万物是无法预料的。”

居魯士之死,希羅多德認為最可信,卻是最悲慘的,符合他認為應該有的命運的下場。他之前太成功了,下場不能很好。色諾芬:受過良好教育的統治者如果下場悲慘,那些沒有受過教育的人該怎麼辦?

人在很多时候,也无法正确地理解神谕。阿斯泰亚基斯、居鲁士都没有能够正确地理解命运的预兆。《历史》中,人是否在神意和命运面前无能为力呢?首先,希罗多德笔下神意干预人事发生了何种变化?比较一下:荷马史诗:“福波斯·阿波罗走近赫克托尔对他这样说。”圣经:“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因为我在他众子之内,预定一个作王的。 ” 希罗多德笔下:“皮西亚女祭司又说:巨基斯的第五代子孙将要受到赫拉克勒斯家族的报复。” 此后,在克洛伊索斯失败后,女祭司又回答克洛伊索斯:“阿波罗神让克洛伊索斯知道,把萨迪斯的陷落时间推迟了三年。”

更深刻的一层思想:命运的实现要通过人发挥作用。人可能错误地理解命运,并尝试促成或改变命运。阿斯泰亚基斯因为梦对外孙下毒手,又报复了救了居鲁士的哈尔帕古斯。正是因为哈尔帕古斯的投降,让居鲁士的势力得以壮大。命运是注定的,无法改变,但命运的实现需要人的介入,命运是借助人之手实现自己。人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也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理性的狡黠。康德认为,私利迫使人们训练自己而使得道德的种子日趋成熟,是人类成为合理社会。而黑格尔则认为自私是推动理性发展的动力。理性利用人们按照自己的本性发展、相互影响,不加以干涉,但同时又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古希腊史家未必有如此深刻的认识,但确实在他们的思想中有所体现。

希罗多德重视命运,不等于不重视人事。但人在命运面前常常试图发动反击,尝试改变命运。但人的行为往往促成了命运的实现。事件最终发展方向是命运和人的行为的合力。命运仍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悲剧性。

四、承上启下的命运观

荷马史诗中的命运

史诗中的命运是注定的。所谓的命运moira, 就是部分,是人应该分得的份额。命运是自然的、“客观的”,不能公开违背的。

命运是注定的。难以改变,包括宙斯在内的神都要服从命运。宙斯试图拯救萨尔佩冬。但赫拉认为“一个早就公正注定要死的凡人,你却想要让他免除悲惨的死亡?你这么干吧,其他神明不会同意。”(16.431-457)阿喀琉斯将把赫克托尔杀死之时,宙斯说道“我们是救他的命,还是让这个高尚的人,今天倒毙于佩琉斯之子阿喀琉斯的手下。”雅典娜回应:“一个有死的凡人命运早做限定,难道你想让他免除可怕的死亡?”(22.176-181)

神能够影响人的命运,也表现为可以直接介入人的活动。奥德修斯返家的过程,是命运的安排,也是宙斯、雅典娜所支持的,但是在返家过程中,波塞冬竭力干涉,砸碎了奥德修斯自制的船只,波塞冬的行为,差点改变奥德修斯的命运。“奥德修斯也这样,强健的掌上的皮肤被扯下残留崖壁,巨浪又把他淹没,这时他定会在命定的时刻之前死去。”(《奥德赛》,5.434-436.)在伊利亚特、奥德赛中,奥林匹斯众神都曾经参与战争和奥德修斯的返程当中,而且各有支持和反对的一方。

人试图战胜神。雅典娜提示狄奥墨得斯:“如果有神前来攻击你,你不要面对面同别的神战斗,若是宙斯的女儿阿佛罗狄忒参加战争,你就刺伤她。”(5.130-132)在刺伤之后,宙斯对她说“我的孩子,战争的事情不由你司掌。”(5.428)

甚至尝试挑战命运。阿喀琉斯进攻时,阿波罗担心“达那奥斯人或许会违背命运,当天便把光辉的城市的围墙摧毁。”(21.515.)

但总体而言,史诗中,人和神有明确的区别。人远逊于神。神都无法改变的命运,人只能臣服。帕特洛克罗斯曾四次攻打特洛伊,三次被阿波罗退下,第四次阿波罗警告“尊贵的特洛伊城未注定毁于你的枪下,阿喀琉斯也不行,尽管他远比你强大。”(16.700-701)

人文精神尚未发展起来。

2、修昔底德的命运观

一般认为,修昔底德并不重视命运和神意。侧重人事方面理解历史。 “信奉神谶的人们只在一件事情上推算准确,与事实吻合,从战争开始到现结束,我一直记得,人们普遍认为战争将持续三个九年。”(5.26)

对自然灾害、地震等预兆的理解。认为自然灾害能预兆命运是古代的传统。而修昔底德则倾向于用自然理解其原因。 “这时,电闪雷鸣,大雨如注,这种情况增加了叙拉古人的恐惧。……而对于他们的更富有经验的对手(雅典人)而言,这不过是这个季节的自然现象而已。”而自然背后,则隐含着人事:同样的人,同样的现象,却有了不同的解读。

即使预示命运的预兆有待于人的解释。

侵占神庙地点 “让皮拉斯基人的土地荒着,居住在这里的人灾祸临头。” 不幸不是由于在此地非法居住导致,而是由于战争,人们不得不在此居住。

与多里斯人的战争一旦开始,死亡将与之俱来。 “有人说,诗中所用字眼是饥馑而不是死亡。”由于神谕的特殊性,给了修昔底德以重构的可能;但修昔底德的重构,一定是尊重人事,而非神意的。 “人们要设法使他们的回忆与目前所遭遇的灾难相吻合……如果我们以后再与多里斯人发生一次战争,而那次战争又恰好引起饥馑的话,我想人也许因此而采用这句诗的另一种解释了。”

为什么要重视人事,而解构命运和神意呢?人能夠和神鬥爭,但命運不可能被挑戰。修昔底德用理性理解命運,從人事出發。智者學派的氣質。

修昔底德是历史学家,必须重视人事。修昔底德重视人性,相信人性是不变的,因此,人性在历史的过程中有重要影响。这种思想也是希腊哲学中,Physis和nomos斗争的结果之一。重视nomos的人认为nomos是形成城邦保障安全的手段。而重视physis的人则强调,physis 具有不可抗拒的作用,nomos应该服从于physis。

显然,两派都未将神意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普罗泰戈拉“关于神,我不知道他们存在还是不存在,也不知道他们像什么样子。”修昔底德不是哲学家,但“要了解指着时代生活的气质,最好是从修昔底德入手。”(格思里:《希腊哲学史》第三卷)

小结

希腊变动不拘的政治格局发展,为人们相信神意提供了平台;而历史的人文特性,有要求人们必须去从人的角度解释历史。希腊史学总的趋势是必然性的命运逐渐消退,而人性逐渐抬头。希罗多德的命运观处于荷马史诗和修昔底德历史之间,其人文精神强于史诗,但逊于修昔底德,它是历史发轫阶段的产物。希腊史学的命运观在发展过程中,并非总是线性向前发展,色诺芬是其中的一例。

古代希臘與中國早期傳記

一、传记的概念

现代传记一词为biography古希腊语中,传记常以βιός来指代传记,可译为 a life ,biography。在《希腊罗马名人传》中,即有此意。 “在我的传记写作中”(《提秀斯传》,1)莫米里亚诺:记载“一个人从生到死的全部历史”。

二、相关研究与本研究的对象

古代西方传记的研究成果

列奥( Friedrich Leo, Die griechisch-römische Biographie nach ihrer literarischen Form, B.G. Teubner, 1901. )该书对希腊罗马历史上的重要传记,特别是苏维托尼乌斯、普鲁塔克等人的传记进行了细致研究。区分了传记的特征,以及传记的类型。一類是生平和品德分開,書的最後分類記述品德,另一類是生平和品德一起記述。对希腊、罗马传记的发展历程也有涉及,但内容较少。

莫米利亚诺(Arnaldo Momigliano, The Development of Greek Biograph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3.)该书对希腊传记(包括自传)的发展过程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梳理。特别是对公元前五世纪、公元前四世纪、亚里士多德到罗马时期的希腊主要传记作品进行了分析。缺点在于:定义可能过宽。 伊索克拉底《欧瓦格拉斯》、色诺芬《长征记》

希腊罗马两大传记 《罗马十二恺撒传》(苏维托尼乌斯)与《希腊罗马名人列传》(普鲁塔克)这两个传记被视为古代西方传记的两大类型。希臘羅馬名人傳翻譯不規範。

研究中国古代的传记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对早期传记研究,包括对史传、杂传等研究。张新科:《唐前史传文学研究 》,西北大学出版社,2000年。 涉及到唐以前秦汉、魏晋等时期的人物传记的发展。 以正史为主,兼及杂传。俞樟华、许菩频等著,《古代杂传研究》, 吉林文史出版社,2005年。熊明:《汉魏六朝杂传研究》,中华书局,2014年。另一类研究以对古代正史中的列传或传的专门研究为主。 《史通·杂说上》、《文史通义·繁称》对传的特点已经有所涉及。 刘咸炘《史目论》、朱希祖《中国史学通论·正史》亦有所涉及。 白寿彝等人也讨论过史传。此类讨论,第一多是就史传的体例等内容进行讨论。第二,多散见于学者讨论《史记》等史书的议论中,集中性、专门性的讨论不多见。中国历史的研究成果。王成军:《中西古典史学的对话——司马迁与普鲁塔克传记史学观念之比较》以司马迁和普鲁塔克为研究对象。讨论了中西传记各自的观念(包括历史观、价值观、真实观)以及传记的影响。更多是討論他們的觀念,二人如何看待歷史的真實性,如何評價歷史人物。

三、传记兴起的社会背景

传记的产生

羅馬史學創作深受希臘影響。早期羅馬作家寫作多用希臘語,而非拉丁語。因爲當時拉丁語還不夠成熟。一种观点认为,希腊传记的形成与逍遥学派( peripateticism)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此背景下,希腊传记可能在公元前4世纪以后逐渐形成。代表性的人物有: 亚里士多塞诺斯(Aristoxenus) 赫尔米普斯(Hermippus of Smyrna)等人。因而寫作對象多為思想家哲學家。

也有的观点认为,公元前6-5世纪,希腊传记已经有雏形初现。有关荷马史诗、赫西俄德的一些生平介绍,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 特埃吉尼斯收集了有关荷马的“血统、出生地、家庭、生活时代等传说。” 缺乏有效的材料加以支持。

比较可靠的是公元前4世纪前期色诺芬的作品:虽然此时传记尚不成熟。 《阿格西劳斯传》《居鲁士的教育》等 传记与颂词(ἐγκώμιον)

《史记》部分篇章可被视为中国传记史学的一个代表作。列传是传记的主要部分。 “扶义俶儻,不令己失时,立功名于天下,作七十列传。”(《史记·太史公自序》) “言扶义倜儻之士能立功名于当代。”(司马贞:《史记索隐》)但除列传之外,《史记》其他部分中,亦存在人物传记。 《项羽本纪》、《孔子世家》、《留侯世家》等。

中国早期的传记,以两汉纪传体史书中的传记为主。又有“杂传”。

汉初,始有丹书之约,白马之盟。武帝从董仲舒之言,始举贤良文学。天下计书,先上太史,善恶之事,靡不毕集。司马迁、班固,撰而成之,股肱辅弼之臣,扶义俶傥之士,皆有记录。而操行高洁,不涉于世者,《史记》独传夷齐,《汉书》但述杨王孙之俦,其余皆略而不说。又汉时,阮仓作《列仙图》,刘向典校经籍,始作《列仙》、《列士》、《列女》之传,皆因其志尚,率尔而作,不在正史。后汉光武,始诏南阳,撰作风俗,故沛、三辅有耆旧节士之序,鲁、庐江有名德先贤之赞。郡国之书,由是而作。魏文帝又作《列异》,以序鬼物奇怪之事,嵇康作《高士传》,以叙圣贤之风。因其事类,相继而作者甚众,名目转广,而又杂以虚诞怪妄之说。推其本源,盖亦史官之末事也。载笔之士,删采其要焉。鲁、沛、三辅,序赞并亡,后之作者,亦多零失。今取其见存,部而类之,谓之杂传。(《隋书·经籍志二》

传记形成的背景

古代希腊,人物形象的塑造≠人物传记。希罗多德的的作品中,不乏人物传记的因素: 吕底亚国王克洛伊索斯; 波斯国王居鲁士; 波斯国王冈比西斯等等。

早期希腊史学中的传记特色有什么特点?修昔底德的作品中,对人物的塑造较少。较早的希腊史学以战争史为主,几乎不重视希腊人物的传记。

希罗多德重视传记的写作方式可能与东方影响有关。东方的故事性写作可能影响了希腊史学。古代希腊重视人物的传统: 崇拜英雄

重要历史人物被人们重视,使得有歌颂的可能。这些人物包括:重要的文学家:荷马、赫西俄德等。重要的政治家、军事家:居鲁士、阿格西劳斯等人。重要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等人

祖先血缘仍然受到重视。安多希德:在击败僭主的战争中,在将军当中“有列奥格拉斯,那是我的曾祖父,以及查里斯,那是他的妻子,他是我祖父的妈妈的父亲。”(安多希德:《论秘仪》)色诺芬:“他(阿哥西劳斯)具有无与伦比的伟大与高贵的出身”,阿哥西劳斯的祖先包括了“自赫拉克利特以来的无数祖先,这些祖先不是普通人,而是国王的后代。”(《阿哥西劳斯传》)

原因?宣扬家族优越历史?宣扬个人的优越出身?

对后世的影响: 《罗马十二恺撒传》 《希腊罗马名人列传》 “提米斯托克利的家世与他的荣誉相比是在不值一提。”(《提米斯托克利传》,I)因此,早期的很多希腊传记与颂歌联系。

传记与希腊特别是雅典的整个社会风气有抵牾之处:压制个体。庇西特拉图的僭主政治。分权与民主政治。对僭主制度的防范:陶片放逐。 克里斯提尼另行订立了一些新法,以维护大多数人为目的,其中包括有关“陶片放逐法”的那条法律,…… 弗艾尼波斯执政时期,即此次获胜两年之后,平民们的气势已壮,这是他们第一次运用有关“陶片放逐”的法律,因为这条法律的订立乃是出于对那些权高位重者的防范,因为身为平民领袖的庇西特拉图就曾自立为僭主。(《雅典政制》,22)

伯利克里形象的塑造。《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的正面形象: (伯利克里)他当时是雅典的头面人物,无论是辩才还是行动上,都是最出色的人物。(《伯罗奔尼撒战争史》,I.139) 雅典人被他那睿智的劝告说服。(《伯罗奔尼撒战争史》,I.145)当时作家中的形象。 有些喜剧作家用恶意的态度提到这方面的事情,将伯利克里的伙伴和朋友称为新庇西特拉图派。(《伯利克里传》,16) 大家认为他用这种方式对付萨摩斯人,完全是为了取悦阿斯帕西娅(《伯利克里传》,24)

在此背景下,对政治人物的刻画,与社会背景有密切的关系。一方面,选择性的政治人物,往往涉及本国以外的政治人物。 在色诺芬的作品中,主要涉及阿哥西劳斯(斯巴达国王)、居鲁士(波斯国王)等形象。另一方面,很多传记不涉及政治人物,而以思想家为主。 比如,对亚里士多德、对毕达哥拉斯学派人物的撰述。

《史记》传记主要形成于汉代不是偶然的。《伯夷列传》是真正的人物传记吗?太簡略了,只是想用這些傳記表達自己的想法。

其传曰: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於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適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於首阳山。由此观之,怨邪非邪?”

战国之前的人物六篇:《伯夷列传》《管晏列传》《老子韩非列传》《司马穰苴列传》《孙子吴起列传》《伍子胥列传》战国、秦之际的人物列传有:《仲尼弟子列传》《商君列传》《苏秦列传》《张仪列传》《樗里子甘茂列传》《穰侯列传》 《白起王翦列传》《孟子荀卿列传》《孟尝君列传》《平原君虞卿列传》《魏公子列传》《春申君列传》《范雎蔡泽列传 》《乐毅列传》《廉颇蔺相如列传》《田单列传 》《鲁仲连邹阳列传》《屈原贾生列传》《吕不韦列传》《刺客列传》《李斯列传》《蒙恬列传》其余均为秦汉之际以及汉初的人物。张耳陈余列传第二十九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黥布列传第三十一

同时,在传记的选择中,人物多样化趋势日益明显。早期人物的选择,多为军事政治人物,思想家占少数。 既包括管子、晏婴;也包括老子、孔子等人物。后期,多面化的趋势形成。既包括大量的政治、军事人物。也有思想家:孟子、荀卿等人。也包括社会下层:刺客、游侠等等。

考察世家、本纪亦有此特点。早期世家:吴太伯史家、齐太公世家、鲁周公世家…..后期世家:孔子世家、陈涉世家、外戚世家、楚元王世家、荆燕世家、齐悼惠王世家、萧相国世家、曹相国世家、留侯世家、陈丞相世家、绛侯周勃世家、梁孝王世家、五宗世家、三王世家。後期的世家更注重個人而非家族,由家族向个体的转化,而個體更像是傳記寫作的特點。世家和本紀都有列傳化的趨勢。

早期本纪:五帝本纪、夏本纪…….后期本纪:高祖本纪、吕太后本纪、孝文本纪、孝景本纪、孝武本纪等。由王朝向君主个体转变。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局面?早期的文献不足。即孔子所谓“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夫学者载籍极博,犹考信於六艺。诗书虽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但近代的人物也并非均有详细事迹。

血缘共同体逐渐被个体人物所取代,影响了中国的传记。家族历史中,虽然有个人的事迹,但主要局限于始祖人物。《吴太伯世家》在太伯之后的历史则极为简略。

太伯卒,无子,弟仲雍立,是为吴仲雍。仲雍卒,子季简立。季简卒,子叔达立。叔达卒,子周章立。是时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後,得周章。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乃封周章弟虞仲於周之北故夏虚,是为虞仲,列为诸侯。周章卒,子熊遂立,熊遂卒,子柯相立。柯相卒,子彊鸠夷立。彊鸠夷卒,子馀桥疑吾立。馀桥疑吾卒,子柯卢立。柯卢卒,子周繇立。周繇卒,子屈羽立。屈羽卒,子夷吾立。夷吾卒,子禽处立。禽处卒,子转立。转卒,子颇高立。颇高卒,子句卑立。是时晋献公灭周北虞公,以开晋伐虢也。句卑卒,子去齐立。去齐卒,子寿梦立。寿梦立而吴始益大,称王。

战国以后传记的去除家族化。“春申君者,楚人也,名歇,姓黄氏。”“田单者,齐诸田疏属也。湣王时,单为临菑市掾,不见知。”“司马穰苴者,田完之苗裔也。”“田儋者,狄人也,故齐王田氏族也。”“平原君赵胜者,赵之诸公子也。诸子中胜最贤,喜宾客,”

世家中,祖先的事迹具有一定的传记性质。但中期不少人物传记,缺乏事迹,只是家族记忆的一部分(甚至有建构的可能)。(1)史料匮乏:无法传记化(2)个人的地位<家族的地位,个人只不过是家族血缘传承中的一个环节。而中国个人的地位超越家族的地位,则要等待战国之后。

旧贵族的血缘关系在社会中的瓦解。战国时期,宗族仍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宗族关系逐渐在衰落之中,旧贵族的家族体系尤为如此。 “春秋时犹论宗姓氏族,而七国则无一言及之。”(《日知录》卷十三) “城阳大夫,嬖宠被絺绤,鹅骛含余秫,齐钟鼓之声,吹笙篪,同姓不入,伯叔父母远近兄弟皆寒而不得衣,饥而不得食。子欲尽忠于寡人,能乎?”(《管子·轻重丁》)

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传统的强宗巨室在国家政治生活中逐渐式微;而平民阶层则不断崛起。传统贵族逐渐式微;统治权力下移。

虽吾公室,今亦季世也。戎马不驾,卿无军行,公乘无人,卒列无长。庶民罢敝,而宫室滋侈。道馑相望,而女富溢尤。民闻公命,如逃寇仇。栾、郤、胥、原、狐、续、庆、伯,降在皂隶。政在家门,民无所依,君日不悛,以乐慆忧。公室之卑,其何日之有?《谗鼎之铭》曰:“昧旦丕显,后世犹怠。”况日不悛,其能久乎?(《左传·昭公三年》)

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论语·季氏》)

原先处于社会下层的个体人物在战国、秦汉之际逐渐崛起。

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曰:“士贵耳,王者不贵。”(《战国策·齐策》)

虽王公士大夫之子孙也,不能属于礼义,则归之庶人。虽庶人之子孙也,积文学,正身行,能属于礼义,则归之卿相士大夫。(《荀子》)

吾適丰沛,问其遗老,观故萧、曹、樊哙、滕公之家,及其素,异哉所闻!方其鼓刀屠狗卖缯之时,岂自知附骥之尾,垂名汉廷,德流子孙哉?余与他广通,为言高祖功臣之兴时若此云。(《史记·樊郦滕灌列传》)

对于传记兴起的社会背景,班氏父子已经有一定的认识。 司马迁序帝王则曰本纪,公侯传国则曰世家,卿士特起则曰列传。班固站在儒家伦理的角度批判司马迁,但也确实指出了司马迁作品所具有的的时代特性。司马迁揭示了历史的趋势。

四、传记与史学的关系

希腊的传记是否是史学?

色諾芬自己把傳記稱作頌詞。我們是站在我們的角度看,但作家自己並沒有史料保存意識。但已經能夠有重點的突出其品德,已經是比較成熟的傳記體裁。

有史学价值。普鲁塔克明确提及传记与史学的差异:文学与史学

“所要面对的事迹是如此众多,我一定要请求我的读者,如果我没有讲述这两个人物所有那些蜚声于世的行动,或者甚至于在讲述具体事件的时候也没有穷尽详细,而大部分都是缩略梗概的话,切勿埋怨。因为我写的不是历史,而是传记。那些最为伟大光辉的事迹并不总是能够彰显美德或者邪恶,相反,相较于血流漂杵的激战,阵势壮观的大军和围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一句话或者一个玩笑,更加能够深刻地揭示性格。”(《恺撒传》)

传记被赋予了更多的道德任务。

“用与他的美德和名望相称的语言来赞美阿格西劳斯并非易事。”(《阿格西劳斯》)

开始是为了他人而从事“传记”写作,但是我发现我现在从事这项工作且乐在其中也是为了自己,用历史作为镜子,努力塑造和装饰我的人生,使之与所描绘的美德相符。(《希腊罗马名人列传》)

史学的致用价值超越了求真价值。

希羅多德:記述希臘人的事蹟反倒沒有呂底亞(小亞細亞)波斯(伊朗)人的傳記詳細。修昔底德:不關心一個人的事蹟、逸聞趣事。甚至對他自己都不多介紹。奧斯維莫里:希臘傳統重視理性分析政治軍事事件,東方統注重故事性敘述。修昔底德更明顯體現希臘傳統。頌揚個人的傳記較少,都頌揚外國國王。因爲傳記以個人爲中心,具體人物的道德品質和人物事跡。但雅典的政治風氣崇尚集體,拔高個人有很大的政治風險。經歷過僭主時期,雅典人對僭主的個人崇拜、個人權力擴張,深惡痛絕。當時作家筆下的伯里克利很負面,為了個人喜樂犧牲城邦利益。修昔底德很正面。

希腊传记与史学传统相背离。希腊早期的史学传统可分为两类: 希罗多德的《历史》传统 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传统。但均是政治军事史传统。希羅多德:人物傳記只是插話,框架依然是政治軍事歷史著作。而传记传统则是以个人为主,而非以军事史为主。

中国的传记与史学的关系。本纪、世家、列传,均是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碎片化 vs. 全面性。传记如何编织为历史? 先秦史学中个体与历史的关系:通过编年体史书进行调整。

纪传体史书的整体性。

“本纪十二象岁星之一周,八书有八篇法天时之八节,十表放刚柔十日,三十系家比月有三旬,七十列传取悬车之暮齿,百三十篇象闰余而成岁。”(《史记索隐》)

“纪以包举大端,传以委曲细事,表以谱列年爵,志以总括遗漏,逮於天文、地理、国典、朝章,显隐必该,洪纤靡失。”(《史通》)

“本纪”提供了史书基本的时间架构。而“表”、“书”等编织时间架构。“表”、“书”对通史的作用。即使在中,表、志仍然保持着通史精神。 《汉书》的《百官公卿表》《古今人表》《异姓诸侯王表》《律历志》等 “自《史记》创立十表,开著作家无量法门。”(《中国历史研究法》)

杂传与史学。杂传可能形成于汉代至魏晋时期。杂传形式上脱离史书而存在。但杂传也与历史有密切的关系。杂传受到史传类型的影响:《高僧传》(类传)杂传在写作技巧方面受到史传的影响。

小结

传记与社会存在着及其密切的联系。中国古代的传记的兴起,与社会阶层变化和血缘有密切关系;而古代希腊传记在兴起之时,与社会需求和血缘、社会观念也存在密切联系,但二者表现并不相同。二者与史学的关系也有所差异。

古希臘人的自我與他者觀念——古希腊人的蛮族观与先秦华夏的夷狄观之比较

一、问题的提出与研究方法

族群问题引发学界关注的社会背景与思想背景。社会背景:随着冷战结束和世界格局的变化,族群衝突加劇,族群认同问题的研究成为了学术界普遍关注的问题。又如現在希臘與馬其頓的關係。現實政治影響學術研究。学科背景:人类学等学科的发展,为历史学研究注入了新的动力。

本节课探讨的主要问题。古代希腊人、先秦华夏人的民族关系与构造的异族形象。他们如何区分自我与他者。希腊人、华夏人在自我与他者观念上有何异同

二、希腊人的自我与他者观念

(一)“希腊人”与“蛮族”观念的变化历程

1、希腊人的自称“Hellenes”,

第一种理解,居住在赫拉斯的人。赫拉斯的概念遠小於後世的「希臘」概念。古代的希臘還包括小亞細亞、黑海沿岸、西西里島部分、西班牙部分。 “那些人住在皮拉斯基的阿哥斯,还有居住在阿洛斯、阿洛培和斯拉基斯,以及弗西亚和赫拉斯(Hellas),该地以美女著称,他们被称作慕耳弥冬人、赫拉人(Hellenes)和阿卡亚人,有五十艘战船,这些人受阿喀琉斯统领。”不过,“荷马史诗”中已经出现了希腊人的某种认同观念。伊利亞特也有其他說法表示希臘人,如阿卡亞人的子孫。

第二种理解:希伦的子孙。 “在我看来,当时这整个地区还没有被叫做希腊,在丢卡立翁的儿子希伦之前也没有希腊这个名字,各地区以不同的部落名号来称呼,其中以皮拉斯基人的名号占主要地位,希伦和他的儿子们在费提奥蒂斯的实力增长,那些氏族因为和他们交往的原因而被越来越多地称作希腊人,但即便如此,过了很长时间这个词才在各地流行开来。”——修昔底德。无论采取何种理解,希腊人都是一个变化与发展的概念。

古希腊的蛮族观念产生于何时?古典时代?古典时代之前?古希腊人常用βάρβαρος 一词称呼其他人,中文翻译为“蛮族的”。“荷马史诗”第二章提到 “纳斯忒斯统率着βαρβαρόφωνος的卡利亚人”,被认为是barbarian的最早的形式。

不过,这个词在“荷马史诗”中的含义引起了争论。该词主要指卡利亚人,而并未用于一般的蛮族。斯特拉波对该词的解释:语言学的解释。看起来,该词不具备古典时代以及后来的“蛮族”涵义,但已经具有了对异族的歧视性涵义。

古风时代的其他几处例子。 “宙斯,停住有语病的话音吧,以免发出barbarisms的声音。” “如果人们有了barbarian的灵魂,眼睛和耳朵对于人们乃是坏的见证。”随着时代的发展,“蛮族”一词仍保留这与语言的联系;同时,也具有了更宽泛的涵义,但歧视性含义仍然存在。

争议。在古风时代之前是否存在希腊人的自我意识与蛮族观念?不少学者赞同,古风时代时代是希腊人自我意识的形成时间,但“蛮族”意识尚未形成。希腊人的自我意识和蛮族观念的源头可以向更早的时代去追寻,至少在“荷马史诗”中已经有萌芽。荷馬史詩中,沒有把蠻族人視作統一的整體。

但是,古风时代,特别是“荷马史诗”中体现的异族观念尚未得到发展:荷马史诗描述的异族世界非常有限;希腊人和异族的对立尚不明显:语言、宗教、习惯等方面,双方均有相同之处。异族观念的完全发展要等待古典时代。

至少古風時代,出現希臘人的自稱。有了自我意識,對他人的認識也會加深。古風時代例子非常少。對古希臘人,語言和思維密切相關。含義在擴展,但歧視性的含義一直存在。

2、希腊人之蛮族意识的迅猛发展——希波战争

希波戰爭:波斯人帶來沈重災難,而爲何希臘人能取勝呢?我們的民族優於波斯。波斯的威脅並未徹底消除,也促進希臘人不斷思考。希羅多德依然是希臘本位。敘述衝突的傳統,能追溯到荷馬史詩。

“蛮族”由单一的人群,变为了普遍性的他者。 “他们把希腊人与世界上其他所有其他民族分开,这些民族在数量上不可胜数,相互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或者语言的联系,他们被赋予了单一的名称——蛮族。” ——柏拉图

异族人被赋予了统一的形象;这些形象往往是负面的;希腊人与蛮族的对立意识。

不同的蛮族塑造:希罗多德与埃斯库罗斯。希罗多德:热爱蛮族的人?

“他们中间,妇女从事买卖,男子则坐在家里纺织,其他人纺织时把纬线拉到上面去,而埃及人则拉到下面来,男子用头顶着东西,妇女则用肩膀挑东西,妇女小便时站着,男子小便时却蹲着……妇女不能担任男神或者女神的祭祀,而男神则能担任男神或女神的祭祀,儿子不被强迫赡养老人,而女儿即使不愿意,也必须赡养双亲。” “习惯是王。”

希罗多德本人出生的城邦长期处于波斯统治之下。有长期的游历经历,对波斯帝国统治下的两河、埃及等地区有一定的了解。但希罗多德仍有一定的异族意识。 其写作立场仍然是站在希腊人的角度。 《历史》描述的就是希腊人和蛮族的战争。

埃斯库罗斯的作品同样描述希腊人和波斯人的战争。灾难降临在“波斯人和整个蛮族人群”身上——埃斯库罗斯:《波斯人》

对希腊人和波斯人的描述有所差异: 武器、声音等等。 蛮族(barbaros)已经成为了异族的统一称呼。

埃斯库罗斯本人曾经与波斯人有过接触。

3.民族融合的重要——希腊化时代

希腊化时代的互动推动了民族间的迅速融合。民族通婚的扩大。人群族属的模糊化。希腊人与马其顿人的认同;异族向希腊人的转化:文化希腊人的出现;希腊人的当地化倾向。不过,民族界限并未完全消失。希腊人对异族的歧视仍然存在。 “他们瞧不起我,因为我是一个蛮族……因为我不能表现的像一个希腊人那样。 ”自我与蛮族意识的地域性差异:塞琉古王国与马其顿王国。

蠻族的概念依然沒有消失,往往比社會現實更加根深蒂固。

(二)希腊人与蛮族的区分

绕不开的希罗多德:“全体希腊人在血缘和语言方面是有亲属关系的,我们诸神和奉献牺牲的圣地是共通的,我们的生活习惯也相似。”希腊人与蛮族的区分:血缘、文化?问题:此段话形成于古典时代,而希腊人与蛮族的观念则是不断发展的过程。希罗多德的话是否有代表性?

i.血缘

古风时代及其以前,血缘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希腊人认同中,被豪尔成为希腊人自我认同的“内聚性”模式。希臘人的血緣:並不是我們理解的血緣,而是「都是希倫的子孫」,更多是一種文化認同。荷马史诗中,所有的希腊人都被视为“阿卡亚人的子孙”对现代人而言,古希腊的血缘也是文化;但对古希腊人而言,血缘不同于文化。

  • 馬其頓王國的軍隊依然用血緣畫分,到後來,實際的民族與真實的構成不一致。這種觀念依然存在。

名祖:同名祖先。(雅典人是伊奧尼亞人的一部分。)

古风时代希伦谱系的形成。希伦三个儿子——多罗斯(Doros)、艾奥罗斯(Aiolos)和克苏托斯(Xouthos),其中,克苏托斯的儿子是阿卡奥斯(Akhios) 和伊奥(Ion)。多利安人、埃奥里亚、阿卡亚、伊奥尼亚等人群的名祖。谱系具有统一性(凝聚力);谱系具有排他性(构成了希腊人与异族的界限)。古代的書出來之後,朗誦給大家聽。大家能否接受。所以由精英寫作,但很多程度上也體現普通人的認識。〔這不和真實性一樣嗎,這個理由可以這樣濫用?〕

古典时代,血缘观念得以保留。古典时代希腊人与蛮族的血缘界限:对蛮族的歧视

“我们血统纯正,没有和蛮族混合,而且天生仇视蛮族……我们是纯粹的希腊人,没有与蛮族混杂,我们整个城市沉浸在对蛮族的深深仇恨之中,尽管或多或少我们会再一次陷入孤立的境地,因为我们拒绝作出耻辱和被逼的事情,使我们屈服于蛮族。”(柏拉图)

ii.文化

蠻族人沒有秩序道德低劣。把異族婦女的聲音比作鴿子的聲音。強調希臘人用長矛,近戰,波斯人用弓箭。其實在說波斯人很怯懦,不敢面對面交鋒。波斯人的聲音很混亂嘈雜。

语言,是识别不同人群的一般标准,也是自荷马时代以希腊人划分不同人群的标准。古典时代,负面的、受到歧视的异族文化。波斯人“用蛮族语言发出的清晰的歌声。”希腊人畏惧法律超过波斯臣民对国王的畏惧 ,“希腊人中间存在着法律或者风俗,而蛮族则缺乏这些东西。” “他们不是想说我们自己是奴隶,而是想说蛮族人是奴隶。”

文化認同的工具論:現實利益,對土地權力的爭奪,為了共同抵制外敵。雅典公民有特權,人們都想變成雅典公民,所以要提高門檻。

iii.政治

  • 埃及法老的陶瓶畫,古風時代跟現在差不多,而古典時代的,很像波斯人。波斯人反而想體現自己統治下各民族的多樣性。雅典阿格拉的雕塑,有三組:希臘人和特洛伊人的戰爭,雅典人和亞馬遜部族女戰士,希臘聯軍和波斯軍隊,都是勝利。在現實中,波斯不是敵人,而是大財主。
  •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希羅多德是熱愛滿足的人,批評他沒有站在與蠻族對立的立場,沒有歧視蠻族。實際上,希羅多德沒有給予價值判斷

希腊的族群划分长期受到政治的影响。

①古典时代,伊索克拉底与德摩斯梯尼对希腊人、马其顿人和蛮族的划分截然不同。

​ 取决于二者不同的政治立场(徐晓旭)

​ 需注意,其立论依据则在血缘等方面。

②希腊化时代,不同地区的民族观念也受到政治关系的影响。

血缘、文化、政治在希腊历史上族群认同中的作用错综复杂。

(1)文化在區分中的作用逐漸加強。特别是在古典时代希腊人和蛮族对立意识发展后,更为显著。(2)血缘发挥的作用,随着文化影响力的加大而逐渐减小,但是始终未曾消失。(3)政治常常在文化和血缘的背后发挥作用。(4)三者密切结合,政治作用不可能脱离文化、血缘单独发挥作用;血缘、文化如果缺乏政治因素的制约和影响也不可能。

问题:这是雅典人的观念抑或希腊人的观念?这是精英的蛮族观念抑或全体希腊人的蛮族观念?

世界主義:最早亞歷山大時期纔有意識。最初是否定性概念,我不屬於任何一個城邦。世界主義從來走不上前臺,只存在於哲學家的討論,在現實中並不太有影響。

(三)希腊人观念中认同的层次

希腊人概念之下的认同 城邦、次一级共同体(多利安人、伊奥尼亚人等等)“希腊人”群体。“世界主义”

三、先秦华夏的自我与他者意识

「族群」的概念還是不太合適,與現在的概念不一樣

(一)西周——春秋的夷夏观念

西周时期,周人共同体已经形成。姬姓周人是核心。其他姓的贵族,包括原来与周人敌对的人群,在其中均有一定地位。其实质是政治共同体。共同的文化也产生于政治共同体之中。

他者的观念。西周时期,文献中存在“夷”表示的人群。“先虎臣后庸:西门尸(夷)、秦尸(夷)、京尸(夷)厖”、猃狁等民族。这些“夷”并非均与华夏敌对,有些服从于华夏的统治。在周人观念中,周人的地位应当高于这些人群。“夷狄”本质上是政治上不同于周人的人群。

春秋时期是族群冲突最为严重的时期。 “南夷与北狄交,中国不绝若线。”华夏和夷狄意识最为明显的时期,文献中的“夷狄”及相似词语大量出现,华夷对立的词语大量出现;夷狄有负面含义。

子服惠伯对曰:“君信蛮夷之诉,以绝兄弟之国,弃周公之后,亦唯君。” 晋侯曰:“戎狄无亲而贪,不如伐之。”魏绛曰:“……戎,禽兽也。获戎失华,无乃不可乎?”

观念与现实

观念中,华夷敌对情绪存在于华夏之中。而现实政治中,华夏和夷狄的关系,却并非尽是如此。 夷狄参与华夏的盟会。 夷狄与华夏的通婚。

(二)华夏和夷狄的区分因素:以血缘、文化和政治为例。

1.在华夏集团形成过程中,血缘因素的影响相对有限。

2.政治的影响力:华夏共同体最初具有政治意蕴,且始终存在政治共同体或共同意识。

3.华夏的文化,是华夏政治共同体的产物。

深远影响 华夏和夷狄的对立并非绝对的。

(1)华夏和夷狄的相互转化成为了可能。中国古人承认华夏夷狄转化的现实,并予以论证。

“《春秋》之常辞也,不予夷狄,而予中国为礼,至邲之战,偏然反之,何也?”曰:“《春秋》无通辞,从变而移,今晋变而为夷狄,楚变而为君子,故移其辞以从其事。”(《春秋繁露》)

当然,在华夏看来,转变应当是单向的。

(2)华夏和夷狄的对立,是在更大的共同体内部的对立。

四、比较研究

(一)同:古代希腊与中国族群观念之类似处。

1.古代中国和希腊的民族观念均有较长时间的发展历史。民族观念的发展与民族关系史密切结合。民族观念的发展均具有鲜明的阶段性,且各阶段区分的特征较为明显。

2.在异族观念方面,均形成了普遍性的他者意识:蛮族或是夷狄。以自身为基础,构建起与自身完全不同的他者形象。他者形象,往往是负面的。注意:观念与现实不一定等同。

3.在族群识别中,血缘、文化、政治因素对认同均有影响,但三种因素夹杂,在不同时期地位有所不同。

(二)异:古代希腊与中国的族群观念也存在巨大差异。

1、文化虽然在古代希腊和先秦中国发挥着重要作用;但血缘因素的影响力却不相同。希腊——自古典时代之后,逐渐减小,但并未最终消失。中国——即使先秦秦汉时期,血缘也不被视为夷夏的重要区别。爲何影響不大?形成時間晚,春秋人對血緣區分很清楚。譜系是華夏共同體形成後的產物,而非條件。

2、族群间的转化。现实中,存在希腊人和蛮族的相互转化,但是,希腊人很少直接肯定这种可能性,更很少从理论上论证其可能性。现实中,华夏和夷狄的转化较为常见。华夏承认这种现实性,同时,也从理论上认可转化的基础在于文化而非血缘。

3、希腊人和蛮族处于二分的世界之中,而华夏和夷狄的对立却处于统一体之中,而且这种统一体不断向外扩展。尽管族群的区别因素有很多,但希腊人很早就形成了共有血缘,而这种认同在古代中国却出现较晚,二者的影响力。希腊人从未形成统一的政权,而华夏共同体内部虽然存在独立的政治实体,但形式上的最高统治者以及其所代表的权力从未消失。华夏不断将自己的文化圈、政治圈向外扩展,将夷狄囊括其中。

古代羅馬史學

羅馬歷史簡介。羅慕路斯建城的傳說:據古典作家推測,羅馬建城在西元前 753 年。西元前 509 年,高傲者塔克文(小塔克文)的統治被推翻,進入共和時期。西元前 27 年,羅馬進入帝國時期。西元 476 年,西羅馬帝國滅亡。相當一段時期羅馬和希臘並行發展。

年代記

羅馬人對過去發生的事情也有所記載,有自身的歷史記憶:

家族中有私人的歷史記憶,公共記憶則有大祭司年代記,紀錄占卜祭祀。「每位祭司長都寫下他任職那一年所有的事件,把它們記載白板上,懸掛在家裏,所有人都有自由去熟悉這些文獻」穆西烏斯任職期間整理出來。

「年代記」尙非真正的史學著作,太過簡略;沒有歷史意識,只是一種單純的記錄,沒有爲後代保存材料的意圖。但對後世羅馬史學影響重大。

費邊·皮克托 Fabius Pictorl

前 3 世紀第二次布匿戰爭之後,一旦面臨危機,就有追溯過去歷史的要求,羅馬史學應運而生。羅馬史學深受希臘史學的影響,早期史書多以希臘文寫就,學習希臘寫作風格。早期重要的史家不少出身貴族,擔任過重要的軍政職務;這一特徵,對羅馬史學影響深遠。

最早的史家。前254—?。其家族在羅馬歷史中發揮重要作用。羅馬史奠定羅馬史學的傳統:羅馬編年體通史,材料豐富。羅馬史學的開端,用希臘文寫作。

老加圖

前234—149,马尔库斯·波尔基乌斯·加图 Marcus Cato。志在奪回自己文化的尊嚴。罗马史学的真正创立者,開創羅馬史學的政治史傳統。普魯塔克:加圖會希臘文,但他對情感對希臘文化很複雜,對希臘人時只說拉丁文。用拉丁文寫作,但那時拉丁文還不成熟,不能表達細膩的情感。「修辭壓力」促進羅馬史學的發展(李國隆)。《罗马历史源流》 前 3 卷追述罗马和其他意大利城市的起源。第 4、5 卷兩次迦太基战争。第6、7卷记述第二次迦太基战争后至公元前149年间罗马历史。今只存殘篇。

波利比烏斯

羅馬統治地中海早期最優秀的史家。

(一)人物生平

波利比烏斯 Polybius 前201—120年,出生于南希臘麥加波里斯。其父萊科塔(Lycortas)是阿卡亞聯盟的將軍。波利比烏斯曾在第三次馬其頓戰爭(西元前171年-前168年)中任亞該亞同盟的騎兵指揮官。家庭條件好,自身聰明。

戰爭結束後,被作爲人質帶往羅馬,與西庇阿關係不錯,過得較好。在羅馬生活了17年。據說,他83歲時從馬上跌下而死。

波利比烏斯雖然出生在希臘,但因常年住在羅馬,受到正在開始囊括廣闊的地中海世界的這箇七丘之城叱吒風雲的氣概的感染。他代表的是創業精神,反對單純的學識……波利比烏斯是修昔底德以後最偉大的希臘歷史學家。(湯普森歷史著作史第 79 頁)

(二)歷史(《通史》)的體例、結構

1、體例:敘事體、政治軍事史。

按照奧林匹亞紀年,敘事順序按照義大利半島、希臘、馬其頓、小亞和埃及,具有世界歷史的開闊視野。第一人稱,帶有回憶錄性質。

其內容涵葢西元前264-146年。在編纂體例上對修昔底德伯戰史的發展。嚴格按照時間順序。

2、結構

第1、2卷爲引言部分,簡述西元前264年-221年期間希臘城邦的情況及羅馬的早期擴張。

第3卷至第29卷,主要敘述前220年-前168年,羅馬對地中海地區的四次大戰,卽第二次布匿戰爭、敘利亞戰爭、第二次馬其頓戰爭、第三次馬其頓戰爭。

第30卷至39卷敘述至前146年,羅馬對地中海地區的統治。

第40卷爲全書的索引。

現存前5卷,第六卷大部及其他卷殘片。

(三)史料來源及考證方法

1、史料來源

(1)親歷之事。波利比烏斯在第三次馬其頓戰爭期間,任亞該亞同盟的騎兵指揮官。此次戰爭失敗後,被作爲人質帶往羅馬。在羅馬生活了17年。在羅馬期間,他受聘爲羅馬權貴西庇阿(Scipio Aemilianus)的家庭教師,曾隨西庇阿出征。

(2)實地考察。曾翻越阿爾卑斯山,考查漢尼拔進攻義大利的路線。

(3)文獻史料:銘文、文獻。根據漢尼拔的碑文,考訂迦太基軍隊的人數、裝備情況等。

(4)口傳史料。「某某是在場的」。演說詞受到修辭學影響。

2、考證方法

相當一部分歷史要藉助他人的二手材料。這些資料是否可靠他質疑。

(1)自我批判精神。我請求我的讀者注意,不管是和我同時代的人或是將來的人,如果在我的著作中發現有任何故意歪曲事實真相或記載失實之處,那麼就無情地批駁我吧! (卷2.56)

(1)史料的分類及研究方法。波利比烏斯指出,首先要勤奮研究回憶錄和其他文獻,比較它們之間的內容;其次要研究城市、地區、湖泊、通常還要研究陸地、海洋的全部,研究它們的特點以及不同地點之間的距離;關心政治事務。軍人出身,注重軍事事務的考察。史料批判調研

(2)重視史事之間的聯繫。只有把各種事件與總體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揭示出來,指出其相似點與不同點,才有可能認識歷史的全部。(卷1.4)

實地考察

(4)注重史家的政治軍事經驗「一箇沒有戰場行動經驗的人不可能寫好戰爭。」認爲李維是書齋中的人,他不能對具體的軍事行動有很深刻的認識。

(四)波利比烏斯的史學思想

歷史視野:見證了羅馬統治波瀾壯闊的進程,親自考察意大利情況。不是一部地區史,而是用整體眼光看待的世界史。

歷史解釋:發生原因;事物之間的聯繫。歷史學也因此有借鑑的功用。爲何能在53年的歷史中建立起囊括已知世界的遼闊帝國?羅馬優秀的政治體制。提出君主—僭主—民主—暴民—君主的循環體制。

1、對歷史事件原因的認識

(對於歷史事件),我們應當追究原因,沒有原因,任何事情,無論是可能的,還是不可能的,都不會發生。(卷2.38)「原因是指那些事先影響我們的目的以及決定的事件」

第二次布匿戰爭:漢尼拔父親對羅馬的怨恨,開端:羅馬軍隊越過界限。不能把原因、藉口、開端混淆起來。凱撒越過盧比孔河,是開端。

希羅多德看到普拉提亞戰役,歷史的真實原因和藉口有區別。修昔底德,有表層原因深層原因,最終歸結到人性使然。

(斯巴達國王來庫古立法、亞加亞聯盟早期的成就。)

2、對宗教價値的認識

古典時代後希臘人觀念裏有一種排除神意的思想,神是人產生的。這種思想有一些影響力。

不得已纔用命運的必然。絕大部分時候努力尋找歷史的動因。

他認爲通過箇人情感被宗教控制,在一定程度上能產生有意義的效果。

羅馬共和國最明顯的與眾不同的特點是羅馬人對宗教的信仰。這種在其他民族中被認爲是恥辱的事情——我指的是迷信-保持了羅馬國家的凝聚力。這些事情被披上隆重的外衣,並進入到羅馬的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之中,而且已經達到沒有什麼東西超過它們的程度。這是一件令許多人感到驚訝的事情。至少我認爲,羅馬人採用這種做法是爲了公眾的原因。在一箇由智者建立的國家,這種做法可能是需要的,也可能是不需要的。但由於眾人易變的感情、充滿放縱的欲望、無理智的衝動、強烈的憤怒,他們必須要被無形的恐懼和這一類東西抑制著。由於這箇原因,我認爲古人在公眾中引進對神的信仰和對陰間的恐懼,並非是輕率和偶然的。(6.56)

神意被限制在爲人所利用、控制的範圍之內。

3、命運觀

沃爾班克:他自己對命運觀的表述含糊不淸,並不固定。但帶有一種傾向,強調人在命運中的主導作用。

(1)命運的偶然性。自然災異對人事的影響,不容易觀察到原因,只能歸於命運。(羅馬軍隊與迦太基軍隊在伊帕裏的戰爭,卷11.24)第三次馬其頓戰爭後,帕加瑪突遇高盧人的攻擊。(卷2.38)

(2)命運的必然性。所有的事件都朝一箇方向前進,羅馬征服成功是命運的安排。荷馬史詩所謂必然性:一開始就是註定的事。

我們歷史的特殊性和我們時代特點的令人驚愕之處在于,命運迫使幾乎所有世界上的事情都朝著一箇方向發展,並且服從同一目標。(卷1.4)命運確定了歷史的發展方向和目標——地中海世界臣服于羅馬人的統治之下。

(3)用羅馬的民族精神、政治體制來解釋。羅馬征服成功與偶然性、神意無關,而是羅馬人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取得的。

羅馬人勇敢地奮起奪取世界的霸權和疆土,並以其偉大的成功證明其膽略正當。這並不能歸於單純的偶然性,也不是他們不了解他們幹的是什麼事,不是的,這是克服困難和危險進行了嚴格的紀律和訓練所獲得的必然結果。(卷1.63)努力訓練海軍,獲得海軍優勢。

也強調箇人因素的作用。第二次布匿戰爭,漢尼拔箇人因素發揮重要影響,其指揮能力、交往能力。這麼看他對歷史的解釋有簡單化的一面。

(羅馬人的)各項事業的一切構想和計畫都來源於國家政體這箇源泉。羅馬政體是君主制、貴族制和民主制三位一體的混合形式。(卷6.2)羅馬的執政官、元老院和人民大會分別代表了這三種政體的成分。這三箇機構擁有各自的權力,三者之間相互配合與制約形成一種平衡機制,使整箇國家權力的協調運轉,爲社會和政治的穩定提供了可靠的保證。

古典時代便討論政體的影響。波利比烏斯仍然有六種政體觀,是不斷循環的,好壞交替。羅馬存在混合政體上有國王,有元老,公民也有權力,君主貴族民主制的長處合在一起。羅馬對現代的政治制度起到很重要影響。

沃爾班克:混合政體類似政體循環過程的一箇閘片,循環暫時中止,失效時重新開始循環。

羅馬軍隊兵源主要來自公民。羅馬軍隊有良好的素質,軍隊中的下級軍官都是挑選品質好的人擔任。他們有穩健的和沉著的精神,能在最惡劣的情況下和巨大的壓力面前,堅守陣地,拼死在自己的崗位上。(卷6.24)

如何理解波利比烏斯的矛盾說法?

伯里:他的思想有進化的過程。命運最初被理解爲超自然力量,但波利比烏斯逐漸產生了排除神意的想法,命運用來解釋無法理解的事物。若能用人的動機來解釋,則用人的動機來解釋。不能時則用命運。

Walbank 沃爾班克:他沒有明確的思想演變脈絡,可能存在矛盾。指出古代人的思想中這種矛盾不嚴重──人的品德的回報和神意的幫助並不矛盾,因爲神幫助品德好的人。

他探尋歷史的原因,命運——來源於人的意志,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歷史的原因。羅馬人最初並未刻意想征服地中海,歷史在合力中走向羅馬的強大。

4、求真與致用思想

(1)史學的求真思想

拋開個人的黨同伐異,

亞里士多德認爲歷史還不如詩學有價値,因爲詩歌是一般性的,歷史只是具體的事件。波利比烏斯:詩歌追求的價値與歷史學的價値不一樣,詩歌只是一時的打動,歷史在於真實的記錄。

真實之于歷史,正如雙目之于人身。如果挖去了某人的雙目,這箇人就終身殘廢了;同樣,如果從歷史中挖去真實,那未所剩下的豈不都是些無稽之談。(卷1.14)

有許多史家處理孤立的戰爭以及相關的某些主題,但就我所知道,沒有人從概括與綜合的角度檢視事件;事件如何發生,基於什麼原因引起,如何造成最後的結果。(卷1.4)

只有將各種事件與總體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一起揭示出來,指出其相似點與不同點,才有可能認識歷史的全部。(卷1.4)

歷史的真相不僅在於史事本身,還在於史事與史事之間的聯繫,在於史家的歷史解釋。

(2)史學的致用思想

一方面,只有真實,纔有用

單單敘述某箇事件,當然有趣,卻沒有教育意義;如果能補充說明其前因後果,那麼研究歷史就會有收穫。因爲拿歷史上的事實來比照我們當前的事實,我們便可以得到一種方法和依據,用以推測未來。(12.25)

從歷史研究中所得到的真知灼見,對實際生活來說是一種最好的教育,因爲歷史,而且只有歷史,能使我們不涉及實際利害而訓練我們的判斷力,遇事能採取正確的方針。(1.35)

如果能從歷史中獲得經驗,何必自己去吃虧呢。

從軍事政治實踐中吸收經驗。希望通過求真,來準確達到啓迪後人的作用。爲了起到實際功效,促進他追求歷史真實。兩方面相互促進。

5、普世史觀念

波利比烏斯:普世史指公元前 220 年以後的歷史,此前的歷史不是普世史。之前世界各部分獨立。之後歷史有一箇中心內容,卽羅馬對地中海的征服。此前只是地理上的聯繫,並未形成整體統一的聯繫。

縱向與橫向的聯繫與區別:歷史縱向發展(羅馬征服進程)是橫向空間變化的產物,縱向發展的結果又是橫向空間內容聯繫形成的基點。

6、在史學思想上對修昔底德的發展

對原因的考察,對史料的考證,演說詞的引用(自認爲演說詞的考證仔細),都在學修昔底德。很多方面又比他進步。

波利比烏斯指出,宗教在被人所限定的範圍內對社會生活有重要作用。他把人類理性和非理性的活動,統一于命運的概念之中。命運意指源于人類的意志,又不以人類意志爲轉移具有必然性意義的歷史發展原因。波利比烏斯的求真與致用思想,自覺地意識到史事的聯繫及史家的解釋對於敘述真實歷史的重要性,以及歷史對於現實生活的啓示作用。

希臘史學的特點:

受到信息傳遞方式以及希臘人思想的影響,歷史寫作以當代史、近代史居多。史學家多非專業人員,多具有豐富的政治軍事經驗,地位高,教育程度高,資料豐富。寫作內容多集中于政治史、軍事史。史學仍保畱較爲初級的元素。對後來西方史學(羅馬中世紀近現代)影響深遠。

撒路斯提烏斯

(一)人物生平

葢烏斯·撒路斯提烏斯·克裏斯普斯(西元前86-前35年)生於阿米特爾努姆,出身平民上層,薩賓人的騎士家庭。對希臘史家作品非常熟悉,接受過修辭學訓練。曾擔任保民官、總督(羅馬總督是箇肥差)等,在政治上與愷撒接近,是貴族階層中的得利者,但他的作品反映貴族腐化墮落。愷撒遇刺後,失去依靠,退出政壇著史。

他具有當時羅馬史家的一般特徵:

受過良好教育;年輕時卽開始從政;多有軍事經歷,經過較多磨難。受到希臘文化深刻影響,效法修昔底德。

(二)史書題目、體例、結構與語言特徵

喀提林陰謀(前42年)貴族喀提林(他出身比凱撒高貴,但謀略遠不如凱撒)前 63 再次競選執政官失敗(對手西塞羅)後,策劃針對元老院的陰謀,並最終失敗的事件。「這是特別値得追憶的一箇事件,因爲那罪行和由此而產生的危險都具有非同尋常的性質。」全書分六箇單元(第 1─4 章序言,5─13 引言,14─19 起因,20─32,32─49 經過,50─61 結果)。瞭解共和國末期的政治狀況。

朱古達戰爭(前40年)前 2 世紀末努米底亞與羅馬交戰的史事。「這是一場長期的、血腥的、勝負難分和反復無常的戰爭……這在當時是第一次對貴族的橫傲進行抵抗的戰爭……」朱古達善於賄賂,把大部分羅馬高官都收買,全身而退離開羅馬。可見共和國末期政壇腐敗嚴重,認爲內因:人性惡,外因:制約人性惡的力量。羅馬獲得勝利,不再有威脅之後,貪欲出現。蘇拉釋放了人內心的惡。

第 1─5 章是引言;第 5─26 章記述的是爭奪努米底亞王位的戰爭;第 27─39 章進入正題,記述了羅馬對朱古達的戰爭的第一階段;第 40─83 章記述了戰爭的第二階段,卽梅特路斯任統帥的階段;第 84─114 章記述了戰爭的最後階段,卽馬略任統帥的階段。波利比烏斯筆下的羅馬進取向上,現在已經腐化墮落,用金錢解決一切。羅馬的衰落伴隨著強大而產生,民族精神不斷衰落。落馬後起的人都在這場戰爭中逐漸出現。

體例與結構:

羅馬史,受編年史影響;

此外,尙有演說與書信各一篇。

對晚年的愷撒發表的演說.論共和國

給晚年的愷撒的信.論共和國

放棄了傳統的編年體,而轉爲記述當代史的單獨事件,就是某箇時間段的箇案;

對單獨事件的記載;解釋:過去的事情不可信,但資料不多,而抄錄編造的故事良心不安。 前 2 世紀末開始,編年體傳統在一定程度上被突破。共和國後期,歷史寫作更有重要的現實價値

具有序言;

篇幅較短,均爲小冊子;

插話較少。

多演說。

語言特徵:語言精練平實,改變了繁複的文風,趨於復古。

但並不乏戲劇性:「人們都感到恐懼不安,不相信有任何安全的地方或任何可靠的人,他們感到這時旣不像是戰爭時期,也不像是和平時期,每箇人都按照自己內心恐懼的程度來衡量當時的危險。羅馬共和國的偉大過去一直使婦女不知道戰爭的恐怖,但現在她們也陷入極大的焦慮之中,她們向著天空伸出了懇求的雙手,爲她們的小孩子的命運而悲歎,…… 無論什麼都會把她們嚇得發抖」(喀提林陰謀

(三)撒路斯提烏斯的史料來源

1、官方文獻和前人記載;出身地位高,資料豐富。

2、當事人的演說詞、信件等。任何一箇古代史家,都有自己的重構。

3、一些事件當爲親身經歷。

4、亦採用箇人調查:如對克拉蘇在喀提林陰謀中的調查。

材料比以往編年體史書豐富

(四)撒路斯提烏斯的史學思想與史學特點

罗曼:

撒路斯提乌斯是配得上历史学家这一称号的第一位罗马历史学家;他没有典型可供遵循,而是自己开创,他同时提出了他的方法、他的风格和他的历史概念。单是这一情况,便保证他在古代的历史学家当中占有一席地位。尽管他有一切缺点——这些缺点我当然不应当回避——他依然是一位大艺术家,并且他的短篇的历史作品即使在当代也拥有大量的读者,并且受到认真的研究。毫无疑问,他在一定程度上是模仿希腊的那些历史学家,特别是修昔底德的,但是他最突出的优点完全是他个人的。

1、對歷史寫作價値的認識

若從影響來看,撒路斯提烏斯是羅馬第一箇重要史家。

記錄歷史同樣對國家有貢獻。羅馬人太過重視行動,沒有人進行記錄。

「爲國家幹一番事業當然是光榮的,而以語言文字服務于國家也不是一件壞事;在和平時期與戰爭時期人們都可以使自己成名。不僅是建功立業的人,就是記述別人的功業的人往往也受到我們的稱許。」

「但是羅馬人民從來不曾有過這樣的有利之處,因爲他們中間最有才能的人們總是從事于實際的事務,他們總是要在身體力行的情況下使用他們的頭腦;最優秀的公民重視行動而不喜空談,他認爲他自己的英勇行動應當受到別人的稱讚, 而不應由他本人來記述別人的英勇行動。」

撒路斯提烏斯道德史觀,重視羅馬道德教化、道德衰落過程。共和國史學重視道德教化現實功用

2、歷史的致用價値體現在強烈的現實批判精神,重視羅馬的道德

從正反對比對羅馬道德變化的過程進行描述。以前貴族打完仗回家繼續種地。現在爭權奪利勾心鬥角甚至危害國家利益。對金錢貪得無厭。

作者所處的時代,正是羅馬最強大,同時也是走向腐敗和墮落的時代,社會現實刺激了他的道德感。

「簡略的說一下在和平與戰爭的年代我們的祖先生活在怎樣的體制之下,他們是怎樣治理共和國的,當他們將共和國畱給我們時,它是何等偉大,之後又是如何逐漸演變的,從而不再是最崇高和最公正的城市而變成了最壞最邪惡的城市的。」

早期羅馬人:「不論是在家裏還是在戰場上,都培養美德,到處都表現出最大的和諧。」

而當時的羅馬貴族:「他們是這樣的一些人,他們犯過罪,手上沾滿了鮮血,貪得無厭,無惡不作,而與此同時卻又洋洋自得自視甚高,他們把榮譽、名聲、忠誠,簡言之,一切光榮和可恥的事物都變成謀取私利的手段。」

這種觀念,旣受到羅馬傳統的道德史觀的影響,也受到希臘史學的人性觀念的影響。

他把對道德的期望寄託在過去。

李維、塔西佗受其影響,強調道德對羅馬的影響。

3、公正的撰史立場

卽使是對與己政見不同的人物,也如實記載其正面形象。

「當喀提林看到他的軍隊已被打敗並且只剩下自己身旁的一小隊人的時候,他考慮到自己的高貴出身和先前的地位,於是便沖到敵人最密集的地方去,戰死在那裏,他是在多處負傷之後才倒下去的。」

「直到戰鬥結束之後,人們才看到喀提林的軍隊進行了怎樣勇敢和堅決的戰鬥。要知道,幾乎每一箇人在犧牲時都用自己的身體覆葢了在戰鬥開始他活著時所占居的位置。……」

對西塞羅的評價也基本公允。

記載喀提林最後死的時候還很英雄,有貴族的樣子。

認識到歷史撰寫中求真的困難。追求求真與致用的統一。

(五)撒路斯提烏斯的歷史地位

在當時便擁有很高的地位。有不少史家效仿其作品。

「撒路斯提烏斯是配得上歷史學家這一稱號的第一位羅馬歷史學家;他沒有典型可供遵循,而是自己開創,他同時提出了他的方法、他的風格和他的歷史概念。單是這一情況便保證他在古代的歷史學家當中佔有一席地位。」(羅曼)

帝國早期史學興起的時代背景

愷撒遇刺後,屋大維與安東尼、雷必達建立後三頭同盟。

西元前31年,屋大維擊敗安東尼與克裏奧派特拉聯軍,實現「羅馬的和平」。

屋大維被授予「奧古斯都」稱號,羅馬進入帝國時期。

奧古斯都重視文化建設,與文化人交往密切。

古羅馬史學的繁榮——李維

3月15日凱撒遇刺,鬥爭不可避免,外甥屋大維還在求學。奧古斯都上臺之後力求結束紛爭局面,因爲最受苦的是百姓。湧現出維基爾、赫拉斯、普羅提皮烏斯等一大批詩人,歌頌羅馬的偉大、奧古斯都的功德。

(一)箇人生平

他厭惡獨裁,崇尚共和。不求仕途,淡泊名利。

提圖斯‧李維烏斯 Titus Livius(59BC─17AD),生於義大利北部帕塔維烏姆,出身騎士家庭,不是元老院貴族,家庭條件較好。絕大部分都撰寫與奧古斯都統治時期帝國早期。其他說法,牛津古羅馬史李維是共和國後期最後一位史學家。

我們對其生平不是特別淸楚。不像凱撒記載豐富。自幼受過良好教育,但靑年時期並未從政。

遷往羅馬後,與奧古斯都家族關係密切,曾爲克勞狄的家庭教師。但李維可能與奧古斯都家族保持一定距離,可能曾受到麥凱納斯(麥凱納斯身邊聚集了一批文人,奧古斯都也想盡力拉攏他。奧古斯都統治後期對文人態度發生轉變。)的庇護。一位純粹的書齋式學者。著有建城以來史。其後半生投入建城以來史寫作。

李維撰寫建城以來史的背景

撒路斯提烏斯深感當時第二次布匿戰爭羅馬征服迦太基之後,羅馬人財富增加,社會風氣敗壞,道德衰落,公元 1 世紀後,長期內亂,歷史上第一次軍隊向自己的首都進發。

奧古斯都奠定其統治,越來越穩定,蓬勃向上的時代使得李維有著爲羅馬復興而著史的願望。

良好的生活條件、工作條件,爲李維創作提供了機會。古代沒有專職歷史學家,背後一定要有經濟條件。

政治上可能受到奧古斯都支持,但李維在政治上並不是跟奧古斯都多麼親密。政治上趨於保守,雖政治上不是跟奧古斯都亦步亦趨,但願意歌頌羅馬的輝煌時代、人們的愛國精神與傳統。雖然奧古斯都和龐培等是對手,李維也會稱讚龐培,但奧古斯都對李維仍然不錯。

寫作時間:前 27─25,第一卷就明確提出奧古斯都,屋大維前 27 纔使用奧古斯都的封號。亞努斯神廟被封閉過兩次,一次是第一次布匿戰爭結束後,前 25,神廟再次關閉。李維最初開始寫作的時間。有學者認爲,第一卷可能在此之前就展開,思想情緒有些悲觀,不是奧古斯都建立統治之後的情緒。後來再對此前的進行修訂。盧斯李維的歷史編纂

建城以來史的寫作緣由

羅馬從哪裏來,怎樣變成現在這箇強大的帝國。把最優秀民族的業績告訴大家。

「盡我箇人之能力致力於世界上最優秀民族業績的記述,那將是一種樂趣,而且卽使我的聲譽在這麼大的作家羣眾隱沒無聞,我也會以湮沒我名聲人的卓越和偉大慰藉自己。」

「免去卽使不能使作家離開真實,也會使他心緒不甯的憂慮。」

困難:要寫建城以來的通史,已經超出口口相傳所能承載的範圍。只能通過前人著作。年代記顯然很欠缺,不足以支撐這樣龐大的題目。各種資料相互矛盾,如何協調衝突。

假設前 30 開始寫作,到去世,每年要寫 3 卷,可以想象他把自己全部精力都投入寫作。

(二)建城以來史的體裁結構

繼承羅馬史學傳統模式,以編年體爲主。按照時間順序,以執政官紀年,每年以官員選派和宗教活動結束,構成了全書的時代框架。李維開創了編年體通史。雖然波利比烏斯寫過普世史,更多強調空間意義上的。李維更像中國,是縱向通史。李維之前的人,共和國後期,就已經認識到,羅馬年代記有很大缺陷,內容很空洞,歷史分析、史學精神、史家看法,沒有體現出來。李維採用年代記的編年方式,又用敘事方式,將編年史與敘事相結合,加入自己的思想、主題、意義,讀者能通過文字看到思想。從李維的時代背景,歷史與敘事相結合,重點還是戰爭史軍事史。越到後來記載越詳細。缺陷(也是古代作家難以避免的缺陷):過於重視軍事史,忽視文學、經濟的記載。

年代紀強調歷史的延續性,有助於對過去歷史的記憶。

通史。全書共 142 卷,記載自羅馬建城(前 753)以來至作者生活時代上下七百餘年的歷史。121 卷以後的內容纔發行。由於體量過於龐大,很容易散佚。他去世一百多年後摘要就出現縮編本,一方面想通過摘要讓更多的人了解這本書,但如此一來人們閱讀原書的需要反而降低。

佈局

142 卷現存1─10、21─45 卷。羅馬時期卽有 20 卷散佚,中世紀時人們已不再關注此書。現存的內容 14、15 世紀文藝復興後彼特拉克、薄伽丘、馬基雅維利等重新對該書進行整理。

文藝復興時期開始重新整理。

佈局:詳今略古,七百多年前五卷就寫了一半。李維看來早期羅馬有歷史記載,但外族入侵燒毀了,只能根據回憶,且絕大多數讀者對早期歷史沒什麼興趣。李維關注的不是如何建成的,而是如何逐漸贏得它所統治的世界。

早期是五卷五卷一箇單位,到後期隨著逐漸複雜,打破五卷一箇單元的佈局。早期圍繞重要的戰爭,如第一次布匿戰爭,後期圍繞核心人物,如凱撒龐培。

142卷所写内容结束于公元前9年。

1卷始于公元前753年传说中的罗马建城,止于公元前510年或509年君主制被推翻。第一卷寫完王政時期

2─5卷,始共和国时期的罗马,终止于公元前390年高卢人攻占罗马之前。

6─15卷,到義大利的征服(前265年)。第6卷至第10卷,罗马征服近邻、中部意大利、萨姆尼特人、埃特鲁里亚人和高卢人的战争, 止于公元前293年。

16-20卷,第一次布匿戰爭(西元前219年)。第11卷至第20卷遗失。

21-30卷,第二次布匿戰爭

31-45卷,馬其頓和敘利亞戰爭(西元前168年)第46卷以后仅存些许信息。敘利亞戰爭:塞琉古王國,解決東部地中海問題。

46-70卷,西元前90年之前的歷史

71-80卷,同盟戰爭的開始至馬略之死(西元前86年)

81-90卷,至蘇拉之死(西元前78年)

91-103卷,龐培戰勝米特拉梯與提格拉尼(西元前62年)

104-108卷,愷撒與龐培的第二次內戰之開始(西元前49年)

109-116卷,至愷撒之死(西元前44年)

117-133卷,至亞可興戰役(西元前31年)

134-142卷,至德魯蘇斯之死(西元前9年)

寫作風格:很多學者稱讚

栩栩如生的場景描述,文筆優美、敘事生動形象;

長於利用情感烘托場景,經常運用氣憤、瘋狂、驚恐這類詞語增加悲憫效果。

羅馬擊敗馬其頓,宣佈解放希臘人,在場希臘人的情緒、反映描述生動。實際上並沒有材料支撐,而是他自己的想象。文學的想象可以天馬行空,但邏輯自洽,但歷史寫作要受到材料制約。

運用戲劇手法。

受到希臘作家影響。

  • 羅馬最早的歷史學家,費邊家族歷史,抵禦入侵三百多箇成員全部殉國,李維有沒有確切材料,不知道,但很像希羅多德筆下溫泉關三百勇士。

修辭學影響。民族尊嚴要求抵禦希臘文化影響,但希臘文化影響又是客觀現實,逃避不了,還是很重視修辭。2 世紀以來,修辭學成爲羅馬貴族教育內容之一。西塞羅把修辭學運用於自己的文學創作,他也討論過修辭學的理論問題。西塞羅在對早期羅馬史學編纂成就評述中提出,雄辯是優秀史學家的重要素質,早期羅馬編年史家在任何史學標準上都不遜於希臘人。

20 世紀中期以前對李維的研究,當時注重史學科學化,重視真實性問題。此後更重視作品修辭、結構佈局。

文學和史學始終有鴻溝,不能超出材料局限。

(三)史料來源、史料批判

盧斯認爲:李維選擇史料標準:可信度、作者聲望、作者與論述時期的親密度、文學改編的可能、史料的完整性。盧斯的說法在爲李維辯護。

史料來源:口述史料:前 2 世紀。

大年代記、元老院決議、公私檔案;

瓦羅等人的古物研究;

李維能得到多少資料呢?如果他是凱撒,他就有權力去查閱這些材料。可是他沒有行政職務,但他的作品中確實保畱了檔案,可能從麥凱納斯等人得到。

編年史家等過去史家的歷史著述:皮克托、皮索、老加圖、波里比烏斯、安提帕忒爾等人的著作。前 1 世紀的作家是李維了解早期作家的中介。

古典作家通病:波利比烏斯一提到其他作家,就是批判

李維又是傾向於使用三種以上材料,奪取迦太基,三種人質數目,至少參考三位史家,波里比阿、西勒努斯、安提阿斯。西庇阿率領多少軍隊去非洲,至少參考五位作家。

大量演說詞。討論性演說是最重要的部分,可分爲序言、論證、結論三部分,司法性演說、展示性演說。很多是他自己的想象,彈藥通過歷史人物之口說出來。修昔底德以來常常虛構演說詞,波利比烏斯激烈批判,但當時是普遍現象。「(李維)他運算演說詞讓歷史人物說出自己的故事」

可能有宴會歌曲等材料。

有學者認爲,李維隨意選擇材料,選擇之後,機械的運用。總之,以某一作家爲準。如對李維30-39卷材料的討論。當不同部分自相矛盾時,他也沒有很好解決,甚至一箇事件記載兩次。

李維對一手材料不甚重視,他並未對一手材料進行仔細甄別;在一手材料與二手材料之間,一手材料也並非優先選擇的物件。對於多種二手材料有時也不加辨別。

科林伍德稱其爲「剪刀加漿糊」。

「到了李維那裏,重心已經變了。用剪刀加漿糊所構成的,不僅僅是緒論,而且是他著作的全體。李維的全部任務就是搜集羅馬早期歷史的傳說記錄並把它們溶成爲一篇單一的連貫的敘述,卽羅馬史。」

李维写作中使用二手材料,這種特性並非完全是其史學能力低下的表現,而是契合羅馬史學的傳統以及其治史需要。

(1)羅馬史學中,信任他人的材料而不加辨僞是常見現象。

(2)更重要的是,與其對史學作用的認識有關。

由於道德史觀的存在,樹立正確的道德觀,培養愛國精神成爲其史學創作的首要目標;「他所選取的資料對於他的文學和愛國主義的目的恰到好處,同時易懂而又易讀」

蘭克之後,更加重視原始檔案,但這是 19 世紀的思想,不能用這箇要求李維,他沒有一手材料的概念,

李維的記載中出現了出自愛國之心的歪曲以美化羅馬,這些歪曲不能全部歸罪於他,可能爲共和後期的編年史家因愛國之心或黨派偏見所做的歪曲。一名優秀史家會在轉述史料的過程中剔除或者盡力減少這些歪曲,李維基本上認識到了各種史料的不實之處,但這些史料在不同程度上還是干擾了他的記載。原因可能是李維追求的是烘托具有羅馬人的勇氣和毅力的栩栩如生且鼓舞人心的楷模,使他的著作充分發揚羅馬史英雄時代的精神。(王悅:李維史學研究

誠然,李維可能不善於對史料進行批判,不過,他仍然具有歷史學家的良知。

他並未因箇人好惡而黨同伐異。

也並未肆意歪曲歷史,只是選擇了最適合的材料。

同時,在另一方面,李維也保畱了下了更爲全面的史料記載。「如果你不相信李維關於羅慕路斯的說法,那就意味著你無法了解任何關於羅慕路斯的事情。」(莫米利亞諾)如果沒有李維,我們很難了解羅馬早期歷史。他記載的是當時人們相信的,羅慕路斯狼養育的傳說。

李維的道德史觀:求真不是最根本性的問題,致用纔是首要目標,求真依附於道德致用。如果資料符合道德史觀,至於是否嚴謹真實,最重要的事滿足道德寫作需要。關於真實性,可能當時沒有足夠的條件進行分析,只能把道德教化擺在首位。

(四)李維的史學思想

1、垂訓思想與道德史觀

垂訓思想:i.歷史可以提供經驗教訓。

ii.史學的現實作用就是將這種教訓教給人們。

波利比烏斯:史學的作用自己不受痛苦的情況下吸收經驗教訓。奧古斯都在公共場合樹立雕塑,影響了李維。

「在認識往事時,尤其有利和獲益的在於:你可以注意到載于昭昭史冊中各種例子的教訓,從中爲你和你的國家汲取你所應當效仿的東西,從中吸取您所應當避免的開端惡劣與結局不光彩的東西。」

從未有一個國家比羅馬更強盛,有更為純粹的道德或更多樣的範例。也從未有過任何一個國家如此長久地阻塞了貪婪和奢靡的道路,如此高度和持久地崇尚安貧和簡樸,如此清晰地顯示出,財富越少的人越不貪財。(《建城以來史》,中譯本,卷一,前言)

這就是從研究歷史中所能獲得的特有的效果:你能在歷史真相的啓迪之下,看到各種類型的例證,從中你可以為自己和祖國選擇該怎樣仿效榜樣,以及應該避免的始而有害,繼而成為災難的覆轍。(《建城以來史》,中譯本,卷一,前言)

李維認爲道德與國家興衰密切相關,國家隨著道德的崇高而興旺,隨著道德淪喪而衰落。羅馬人應該效法祖先,保持優良傳統。

「每箇人都應當密切地注意這些問題,通過哪些人以及運用哪些才能建立和擴大帝國,然後應該注意到,隨著綱紀逐漸廢弛,道德可以說先是傾斜,繼而愈加下滑,最終開始傾覆,直至我們旣不能忍受我們的罪過,已不能忍受補救措施的今日。」沃爾什「李維的歷史被先入爲主的倫理觀念所支配。他把過去看成是行爲方式 的戰場,力圖說明國家興旺、人民富足所必需的道德品質。他的愛國主義觀念引導他描寫具有這些美德的羅馬人民,層出不同的羅馬領導者是其中的特殊範例。因此道德的和愛國主義的考慮合在一起服務于說教目的,以便向後人說明,國家的偉大有賴于促進內外政策健康發展的道德品質。」

撒路斯提烏斯:前 1 世紀以來道德衰退,

李維早期還有一些悲觀色彩,後來他認識到奧古斯都是復興的時代,

爲何有道德史觀?

希臘哲學的影響:斯多亞學派成爲羅馬重要流派。羅馬重視美德的傳統影響。

老加圖創世紀/源流列舉各種善行,解釋過去而非僅是敘述過去。開始重視歷史學道德教化,與羅馬的強大也有關係,會思考爲何強大。

加圖之後的奈波斯、撒路斯特、普魯塔克、塔西佗的作品中無不以道德爲主題,他們或懷古喻今,或正面歌頌,或反面批判。但均重視歷史的教育功能,以警示後人棄惡揚善。

什麼是美德?宗教活動中,敬神、信守誓約;在國家政治中穩定和諧,服從軍事和民事的權威;在政治和戰爭中,保持審慎和理性,適時表達仁慈;箇人層面上保持舉止和地位相符的尊嚴,并保持嚴肅的態度,過節儉的生活。

李維相信敬神可以帶來善果,相反,瀆神則會遭致罪過。特拉西梅諾湖戰役和弗拉米尼烏斯的不虔誠有很大關係:不參拜朱庇特,戰爭之前祭祀牛從他手中逃脫,無視凶兆,貿然行動,釀成慘禍。第二次布匿戰爭,漢尼拔軍隊奢侈成爲了他們墮落的重要一步。

李維思想接近西塞羅,對虔誠紀律和諧婦女節操等很重視。對神靈虔誠,就會得到善果。費邊任獨裁官,他的虔誠讓羅馬勝利。反面例子提供警醒,正面例子樹立典範。

2、實質主義、循環史觀

伯納德‧米內奧:李維有循環史觀。易寧:李維有循環思想證據不明確。

中國人喜歡在變動中找到不變的常。

歷史上的兩次循環:第一次羅慕路斯─卡米盧斯(虔誠的道德楷模,打敗唯愛),360 多年。第二次:卡米盧斯─奧古斯都(再次成爲道德典範),360 多年。每次循環中,起到決定作用的是道德:虔誠、和諧、綱紀、審慎、理性、勇氣、端莊、貞潔、尊嚴、節儉。

羅馬就是他敘述中的女英雄,羅馬就是他在描述其行動的那箇行動者。所以羅馬史一箇實質,是不變的,永恆的。從敘述一開始,羅馬就是現成的,完整的。只到敘述的結尾,她並沒有經歷過人和精神上的變化。……因此,羅馬的起源,照他描寫的那樣,就是一種奇跡式的一躍而成爲了完整的城市,就像她後來所存在的那樣,因爲人們一直是這樣認爲羅馬的,正如李維所認爲她的那樣,是實質主義的,非歷史的(歷史的觀念

李維筆下羅馬的道德一開始就是完善的,道德就是不變的實質。希臘人觀點,歷史和道德沒辦法融合。李維把不變的道德凝結在變化的歷史之中。並沒有過多考慮如何將變與不變融合在一起。

羅慕路斯就是具有勇敢、仁慈、虔誠的統治者。獨裁官卡米盧斯、元首屋大維也同樣是具有道德的人。

問題在於,李維的歷史中也有較多變化的內容。「古典史學的最大特色在於它是反應變化的鏡子。」

不變的實質與變動的現象如何結合在一起? 這對羅馬人來說不成問題。

3、李維的命運觀

把很多無法解釋的內容歸結為超自然的命運,達不到修昔底德的水平。

相信命運的存在。「除了疾病和糧食短缺之外,這兩年國內、國外都沒有麻煩;但是一旦這些困難被克服以後,國家重又陷於舊有的憂患之中——國內的紛爭和對外的戰爭。」

命運是上天註定的,人們無法控制的。我們在李維建城以來史的記載中發現了命運不可改變的實例。在第 21 卷中,漢尼拔鼓舞士兵說「命運已爲你們定下了努力的目標;在這裏,命運將以所贏取的戰利品重賞你們。」命運變化無常:羅馬人和迦太基人的命運轉折。不過,他的命運也未完全排除人的作用:人是否虔誠影響著人和國家的命運:「羅馬人的命運和我們自己的勇氣將會使我們逃過這一劫。」

李維重視命運重視神意,也未排除人的作用。人的虔誠,人的主觀能動性畱下一席之地。人是否虔誠影響人和國家的命運「羅馬人的命運和我們自己的勇氣將會使我們逃過這一劫。」他對命運的重視受到斯多葛主義的影響,一派認爲「闡明了斯多亞派哲學的完整含義,展現了與斯多亞學派哲學觀念一致的完整連貫的歷史模式。」另一派認爲受到斯多亞影響,但本人並沒有明確的表述。

4、是否具有循環史觀

支援者:從現象上看,羅馬的歷史就是命運之下循環往復的歷史。

羅慕路斯——卡米盧斯——奧古斯都構成了一組迴圈週期。

羅馬國家的開創者——重建者——重建者

反對者:現有的證據不足以支援,李維將盛衰作爲羅馬歷史中的規律。

西方古代史學

(五)李維的歷史地位

語言優美。拜倫:李維的歷史著作是生動的畫卷。

客觀上保留了一大批材料,這些在其他地方都沒有。

古代有部分人批評,卡里古拉認爲他言不足信。波里奧諷刺他的作品是「帕多瓦式的」。但也有部分人讚揚,塔西佗。

近現代以來,讓博丹讚揚塔西佗、波利比烏斯,批評李維。對李維史料分析的學派,忽視了李維的史學價値,但 20 世紀中期以來,科林武德充分認可其地位。學界從修辭角度,認爲其文字風格獨特,「人文主義的史學家」。沃爾什認爲其相較於塔西佗、撒路斯提烏斯更加客觀,因爲他沒有政治人物的利害關係。更加承認其史學地位。保畱大量珍貴史料。李維是帝國時期最偉大的史學家之一。

按照修昔底德的看法,他肯定不是個好歷史學家,因爲沒有實地考察。

塔西佗

(一)人物生平

其實現在連他確切的名字都不知道。家鄕:可能是山南高盧,他對高盧的情況很了解。普布利烏斯‧科爾奈利烏斯‧塔西佗 Publius Cornelius Tacitus(約 55─117年,出身于尼祿卽位後不久,韋斯帕鄕時期進入仕途),羅馬最偉大的歷史學家之一。「李維和塔西佗並肩而立,成爲羅馬歷史思想荒原上的兩大紀念碑。」出身于騎士家庭,靑年時期受過良好的教育。但並不是羅馬本土傳統貴族。岳父爲尤里烏斯‧阿古利可拉,地位顯赫;塔西佗本人亦曾擔任行省總督等。學習演講。

他的家族在弗拉維王朝時期是旣得利益者,他們不可能願意從事相關寫作。

塔西佗著史的時代背景:

在 96 年之前,羅馬存在嚴格的檢查制度。其原因之一在於,統治者對歷史創作日益不滿。弗拉維王朝時期並沒有寫作,因爲時代環境,當時羅馬社會限制文字工作,圖密善時期開始寫作。若寫作是爲了回憶共和時代,批評時政,則不允許。高壓政策下歷史學家的選擇:不寫;寫統治者喜歡的;不寫羅馬歷史,寫寫希臘的亞歷山大的。

「有些人以爲現在的專制統治能夠抹殺下一代人的記憶,他們的愚蠢不禁使人發笑。對天才的迫害,只能使肆行鎮壓的人們遺臭萬年,而暴政下的犧牲者卻流芳千古。」(塔西佗)

2、塔西佗有寫作的慾望

四帝之年,

我正要寫的這段歷史,是充滿了災難的歷史,在這裏面有恐怖的戰爭、激烈的內訌,這些內訌……照片

到了今天,我們的元氣終於又恢復了。……

從舊時代到新時代的對比,也想把過去的歷史交代。通過功業、暴行,告訴人們以前的樣子。隨著社會地位的提高,內心的矛盾,揭露真相的慾望與地位所限,甚至對帝王的感恩。

(二)其史書的寫作與體例、結構

1、阿古利可拉傳:塔西佗最早完成的史學著作,發表于西元 98 年。

阿古利可拉爲其岳父,曾擔任行省總督,該書記載了其擔任不列顛總督時的功績,以及其美德,也反映出了羅馬對不列顛的統治情況。最後幾部分,父親跟上層統治者的關係。是與暴政強權相抗衡的形象。

古人寫傳記的目的:歌功頌德。希臘化時期傳記與頌詞有密切關聯。弗拉維王朝垮臺後,人們質疑其人品,爲何他岳父能在這種政治環境下節節高升?卽使在圖密善時期,那麼多人被清洗,他卻獨善其身。爲他岳父辯護。

2、日爾曼尼亞志,全名爲論日爾曼人的起源、定居地和風俗。塔西佗 沒去過日耳曼,所以要慎重選擇。

與前一部書幾乎同時。兩本很薄的小冊子。

是現存羅馬歷史上對日耳曼最早的記載。國內史學界對此書熟悉,因爲恩格斯引用。

主要描述日爾曼的自然地理、人種、社會制度、道德準則等情況。現在是人類學範疇的書。

該書的寫作目的是什麼:「塔西佗對蠻族人美德的勾畫與他在古今之間做的對比一樣,都是要凸顯2世紀羅馬社會的墮落。」vs.單純記錄日爾曼的歷史?有政治評論的目的。羅馬貴族當時要到邊境統帥軍隊的慣例,不可避免地涉及對周邊民族的介紹。

有決定意義的是塔西佗的這一段話,那裏說:母親的兄弟把他的外甥看作自己的兒子;有些人甚至認爲舅父和外甥之間的血緣關係,比父子之間的血緣關係還要神聖和密切,所以當要求人質的時候, 那箇將受到約束的人的姊妹的兒子被認爲是比他自己的兒子還要大的保證。(家庭、私有制與國家的起源

甥舅關係是和父子的關係相等的;的確,有的部落把甥舅關係看的比父子關係更爲密切和神聖(日爾曼尼亞志)。

3、歷史,先寫的,記載西元 68 年尼祿之死到西元 96 年圖密善之死的羅馬歷史,卽弗拉維王朝的歷史。編年體。全書共12卷(一說14卷),目前只有 1─4 卷、第 5 卷的前 26 章的歷史。皮索對軍隊不好,奧托發動政變,處死加爾巴、皮索,維特里烏斯、維斯帕鄕,四帝之年。

現存部分恰好是四帝之年的。直到韋斯帕薌奪得皇位。

先把離自己最近的寫了,可能因爲時代更近,更熟悉,資料更多。

4、編年史,後寫的,記載自西元14年至西元68年的歷史,卽朱里亞‧克勞狄王朝的歷史。奧古斯都去世,提比略登上皇位寫起。他父輩、祖父輩的事情。

全書共18卷,目前全書只有1─4卷、11─16 卷保存完好,其餘各卷僅剩一些片段。

可與羅馬十二帝王傳參照著閱讀。

卷數的問題:12、18──14、16,根據記載,兩本書一共三十卷。基於對編年史的認識,6 卷爲一箇單元。最後對尼祿的半卷來看,似乎難以結束,因而必須要十八卷。

5、有關兩書卷數的討論:

根據哲羅姆的記載,歷史編年史一共30卷。

編年史應當有18卷左右。

編年史爲例,有可能是6卷爲一箇單元,前6卷爲提比略,中6卷爲卡裏古拉和克勞狄烏斯,後6卷爲尼祿。

(三)獨特的語言風格沒講

文字極其簡潔緊湊而有力,因此也成爲拉丁文學中最爲難讀的文章。

但是簡單的語言中蘊含著極有力的思想。

「國家愈加腐化,法律就愈多。」

「最大的罪行在發端時都是危險的,但在成功後卻有偉大的獎賞。」

「在每一箇偉大的先例中,都有些不公平的地方。」

西方古代史學

重視演說,他在史書中常將敘事或辯論變爲直接的對話。

這一點可能受到希臘作家的影響。

不過,他對演說有著自己的看法。

古代演說家「像軍人全副武裝地邁入戰場,帶著學到的所有知識登上論壇。」

近代演說家「並非在於人才的缺乏,而是在於年輕人的懶惰、家長的漠不關心,以及對古老風紀的無知及忽略」導致了演講術衰落。

(三)史料來源

前面那一堆沒講??

塔西佗相當一段時間受關注很少,近代以來纔重新重視。

1、對其史料來源的爭論。他是否有經精力、耐心進行資料收集整理,要打上問號。塔西佗寫作不像李維,李維跨度長,相關論著較多,很多現成的作品,但塔西佗沒有可以參考的資料,因爲他的寫作離自己的時代很近,再加上繁密的文網限制。相當一部分有關社會上層,但這些活動一般老百姓並不能輕易知悉。他很多上層人物心理刻畫。

2、塔西佗很少提及他的史料來源,現在只能從相關資料上進行梳理。出版業發達。

可能來自于史書、碑銘、傳記、自傳、著名人物臨終遺言錄、演說、書信、回憶錄及元老院的記錄;有些可能來自于當時人的追述回憶(比如其岳父);

到塔西佗這裏,把原來的通史改爲斷代體。

3、史料處理原則

兼收並蓄:有些問題不好辨析或者不好明言,就將多種說法均列舉出來。採用「有些人認爲」「還有些人認爲」等做法。「至於我本人,如果作者們的說法沒有出入的話,我便遵從他們的說法,如果他們的說法相互間有出入的話,我就把他們每箇人的說法都列舉出來。」

這些人後代還在,有一定影響力,如果把他們祖先事情說得太明白,與其後人見面尷尬。另一點,有些事情已不可考,尼祿的事情有些不可考(大臣誘導教唆尼祿),「如果材料一致,我聽權威的說法。如果材料有衝突,我把材料全部列舉出來。」若僅是如此,則他的史學地位會受到質疑, 如果稍有疑惑,就沒辦法下確切結論,這樣不是一箇合格的史家。主觀上,他仍希望秉筆直書,也並未嚴重歪曲史料。塔西佗內心對某些貴族皇帝(尼祿、提比略)有看法,他對羅馬皇帝都帶著批判的眼光但並不意味著醜化他們的材料就是可信的。中國古代一箇人名聲壞,各種不好的都加在他身上,商紂。隊異族,也是如實記載。當然,沒有歷史學家會純然的公正。他也會對材料進行分析,有自己的依據。尼祿的母親是被尼祿派人殺害的,之後尼祿做了很多事詆毀他母親,說母親派人刺殺他。塔西佗駁斥這種說法,身邊都是護衛,他媽媽只有僕人,要突破層層包圍,不可能。從情感人性的角度加以分析。

歷史編年史是瞭解 1 世紀羅馬帝國最重要的史料。雖然保存不完整,但說淸楚了相當多的事情,包括羅馬一般民眾、外族、道德變遷等社會的方方面面。

塔西佗文字風格很有特點,靑年在羅馬受到嚴格的修辭學訓練,文字在編年史達到頂峰,更有公元前 1 世紀的風格,簡潔有力,古樸,甚至有些晦澀。塔西佗非常注重心理描寫。最初的編年史像流水賬,但塔西佗在簡潔中有深意。「國家越腐化,法律就越多。」如針對一箇社會問題反服下詔書,說明這箇問題嚴重到不得不重視。塔西佗的簡潔像修昔底德,科林武德批判修昔底德一箇歷史學家怎麼會把作品寫成這樣。 政治演說也像,大段演說詞,蠻族日耳曼人,皇帝,本來可以通過作者之口來敘述,但通過歷史人物之口來敘述,「要把這些人的思想用演說的方式表達出來。」這樣可以展現歷史人物的心路。到底是誰的演說詞?塔西佗自己也承認「大意爲」。現在的演說詞在羅馬社會不斷衰落,因而在自己的作品中要重視演說。

(四)塔西佗的歷史思想

「懲罰暴君的鞭子」揭露了羅馬宮廷醜聞,元首的昏庸。秉筆直書的客觀主義原則。

凡自稱始終不渝堅持真理的人在寫任何人時都必須去除愛憎之情。

我下筆的時候旣不會心懷憤懣,也不會意寸偏袒,因爲實際上我沒有任何理由受這些情緒的影響。

我的計畫是無憤無偏,以十分超然的態度⋯⋯

塔西佗和李維、薩烏斯提烏斯一樣重視道德問題。道德與國家政治相聯繫,整箇社會的奢侈之風,與祖先的訓誡形成鮮明對比。塔西佗主要是當代史,把現在與過去進行對比(現在指之前的朱里亞克勞迪王朝、弗拉維王朝,整箇社會腐化墮落),他寫作時處於安東尼王朝。提比略繼承奧古斯都,當時元老院等舊體制還存在,依然有地位,提比略登基時百般推脫。從他寫作的一開始,羅馬就已經開始禮崩樂壞。每箇皇帝到統治後期都能看到品質的敗壞。把暴君看作社會墮落的主因。塔西佗其他作品通過側面,日耳曼人的習慣來反襯羅馬,根源是針對帝制,人們出於戰戰兢兢的狀態,塔西佗也不例外,長時間的壓抑 ,一旦釋放,對體制的反彈就爆發了。尼祿任用壞人,沉迷賽馬,反復無常,提比略内心阴暗,殺人如麻,圖密善殘暴,戰爭失敗,加爾巴老邁昬庸,吝嗇,奧托野心勃勃,人品不好,通過賄賂贏得支持。沒有皇帝的品質是正面的,說明皇帝制度有問題,繼承製度也有問題。

1、道德史觀

塔西佗的缺點主要是選擇和收集史料較爲片面(受其寫作目的影響),特別是在對君主事蹟的記載上。

對社會現實的批判:「羅馬人的道德早就敗壞了,然而從來還沒有過像今天的惡棍們這樣助長著人們的墮落。甚至在高尙人士之中,誰想保持淸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大家爭相作惡的環境裏,那就更談不到任何貞操、謙遜或哪怕是一點點的淸白了。」(編年史

「凡是先前被認爲應當慶倖的事情,現在看來正是國家的災難。」每箇皇帝一開始都能看到品質的敗壞。

塔西佗長期生活于圖密善等人的統治之下,他認爲,墮落時代的根源在於暴君,因此,他將目光集中于對暴君的揭露上。在他筆下,帝國時期的君主都具有暴君的形象,具有各自不同的表現,有時通過反襯的方式予以表現。弗拉烏斯面對尼祿時說道:「當你殺死你的母親和妻子的時候,當你變成一箇駕著馬車賽馬的傢伙、一箇優伶、一箇縱火犯的時候,我就開始恨你了。」

與之對應的是,塔西佗傾向于共和制度,特別是貴族制度。

但當時的時代中,他只能用共和時代的眼光,審視當時的世界。

「世界的局面改變了,渾厚淳樸的羅馬古風業已蕩然無存。政治上的平等已經成爲陳舊過時的信念,所有人的眼睛都在望著皇帝的敕令。」

不過,塔西佗對君主制度的批判也受到人們的再思考:

i.由於政治立場和自身條件的原因,塔西佗對皇帝的評價有錯誤和偏頗之處:

「塔西佗不大關心弄淸事實並根據這些事實說明真相,他注意的是指控歷代皇帝,通過對他們的揭露,至少是隱晦地揭露帝國政府本身。」

ii.事實上,皇帝並非塔西佗所描述的那樣不堪:如提比略可能是羅馬歷史上最出色的統治者之一。帝制時期皇帝往往注重行省利益,而對元老院等利益有鬆懈。

擁立皇帝的軍隊也是爲了自己的考慮,如得到軍費,得到更高的地位。軍隊到邊境作戰時造反,爲得到軍費,這在奧古斯都時不可想象。奧托戰勝加爾巴時,民眾沒有主見,根據事態發展情況來決定支持誰。是普遍性的道德滑坡。這麼來說塔西佗對羅馬道德滑坡的批判就力度很大了。

凡事與元老院相違背的統治者,在塔西佗看來都有問題,如對提比略、尼祿的批判。由於自身情緒,肯定會對帝王的批判有所代入。

(2)循環史觀

「我們可以說,萬事萬物,不管是道德的變遷還是季節的變遷,都存在一種循環往復。在我們之前的古代,事情確乎並不是樣樣比我們好;我們自己的時代也產生了不少道德上和文學藝術上的典範可供後人摹仿。但無論如何,我們今天和我們古代的這有益的競賽將永世進行下去。」(編年史

不過,塔西佗的循環史觀中,也蘊含著多重含義。一箇方面,「悲觀主義是古典拉丁文學的特徵」(湯普森語),由道德史觀出發,有學者認爲,塔西佗眼中羅馬的歷史在不斷的沉淪。古代,歷史的循環觀、倒退觀影響更大。李維:共和國後期歷史在倒退,他現在的時代由衰轉盛。塔西佗的時代也是復興的時代。

另一方面,塔西佗認爲今並非完全不如古。羅馬的道德敗壞並非塔西佗的首創,其實共和國後期就開始了,甚至滅亡迦太基之後就開始。對「幸福時代」的歌頌也是他史學創作中的一箇方面。

3、命運觀

承認偶然性的存在,很多事情都是偶然性的結果。相信虔誠道德對羅馬社會的影響。很多偶然性因素也從人事來分析,火災是偶然還是皇帝的罪行。耶路撒冷地形地貌,因而進攻困難。

只用來解釋沒辦法解釋的原因,不像古希臘人,認爲神是主導。

塔西佗古代作爲歷史學家影響不是很大,近現代提高,20 世紀以來跟李維並列。

凱撒

採取第三人稱,讓人們知道凱撒為了共和國努力。凱撒是為了我們贏得勝利的關鍵人物。拉丁文典範。

蘇維托尼烏斯

(一)人物生平

葢烏斯·蘇維托尼烏斯·特蘭克維魯斯(約西元75-160年),古羅馬傳記作家。

出身于騎士家庭,父親曾任軍團指揮官。

早年進入文法學校、修辭學校,曾做過律師。

曾任哈德良的侍從秘書。

西方古代史學

著作頗豐

傳記包括:羅馬十二帝王傳名人傳名妓傳諸王傳

典章制度與自然史著作:羅馬風俗羅馬紀年羅馬服裝希臘競技關於公職論西塞羅的<論共和國>關於人類身體的缺陷關於時間的計算關於自然

文法著作:希臘文中的罵人話文法問題關於書中的批評符號

流傳至今的僅有羅馬十二帝王傳及少量殘篇。

西方古代史學

(二)史書體裁

羅馬十二帝王傳,傳記體。

傳記模式:追溯皇帝世襲,介紹其箇人出身與教育;記錄其童年直至登基的歷史;登基後的歷史,按照主題描述;記載其去世。

八卷,記載了從愷撒起,奧古斯都、提比略、卡裏古拉、克勞狄、尼祿、伽爾巴、奧托、維特裏烏斯、韋帕薌、提圖斯、圖密善等十二位君王的傳記。

西方古代史學

(三)史料來源與史學價値

其能夠接觸到皇家檔案、官方文書;

同時,他能夠接觸到元老院的記錄和決議。

最重要貢獻:提供了豐富的史料,特別是正史之外的史料。

不過,他所記錄的歷史多是日常起居。

西方古代史學

該書的缺點:

過分追求奇聞異事,而對於重大的歷史事件卻有所不足。

同時,很少鑒別真僞。

「我記載這箇說法主要是爲了不致遺漏,並不意味著我相信這是真的或有這箇可能。」

寫作技巧也遜于李維、塔西佗等人。

西方古代史學

帝國時期的希臘史學概況

西元前146年,希臘半島被羅馬吞併。

西元前30年,托勒密王國被羅馬吞併。

帝國時期,希臘史學仍然表現出一定的生命力。

同時,希臘史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羅馬的影響。

五、普魯塔克

(一)人物生平

普魯塔克(約 46─120 年),出生于希臘境內的克羅尼亞。受過較良好的教育,對倫理哲學尤爲有興趣。曾遊歷希臘各地,出訪羅馬及義大利其他地方。

(二)歷史著作與體例

文藝復興後很多人讀他的作品,家喻戶曉。現存主要著作爲名人傳道德論集。前者又稱平行列傳「對傳」(希臘、羅馬人並列敘述)(The Parallel Lives of Grecians and Romans)。希臘羅馬名人傳一名來自于阿米奧特法譯本與諾斯英譯本(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名人傳爲傳記體史書,共計50篇,其中46篇,採用一箇希臘人與一箇羅馬人並列敘述的方式,組成了23組對傳。

每組人物,命運、氣質、性格等相似,將兩人分別敘述,進行對比,並加以短評。

問題:50篇是否爲一箇整體?

50篇爲一箇整體vs.49篇希臘羅馬名人列傳與1篇阿塔薛西斯傳vs.46篇列傳與4篇單傳等。現在看,最後一種可能性較大,因爲有 23 組。 序言─傳一─傳二─對比,還是傳一─傳二─對比。但這只是理想化的模式,並非每組都這樣。

(三)史料來源

重視史料的搜集,「一箇人憑藉閱讀材料來編寫歷史,而材料又不在手邊,甚至國內也找不到,大部分在國外,並且分撒在不同的藏書家手裏,那麼對他來說,首先必須做到的第一件事…… 大量搜集各種各樣的書籍,並通過傳聞和談論獲得那些被作家們遺漏了而在人們的記憶中更忠實地保存下來的細節。」

對史料的重視與其箇人局限性。拉丁文不行,主要看希臘文。他生活的城市不是大城市,資料不夠,有時不得不依靠某一種。

材料主要有三方面來源:

前人的歷史著作

銘文、考古遺跡

記憶中的口頭敘述

一手資料缺乏,他寫的甚至是傳說中的人物,更多依靠二手的,

(四)傳記特點

1、重視道德說教,普魯塔克最明顯,可能受到早期逍遙學派影響。提修斯也有強強婦女的一面。往往通過一件小事、生活片段來展現他的品質。

首要問題是喚醒人們對道德的尊重,卽通過榜樣的力量授以人美德

「最顯赫的功業不一定總能表示人們的美德或者惡行,而往往一樁小事,一句話或一箇笑談,卻比成千上萬人的戰役,更大規模的兩軍對壘,或著名的圍城攻防戰,更能淸楚地顯示人物的性格和趨向。」

2、歷史真實性與道德重要性的衡量

他自己都說寫的不是歷史,是傳記。爲了道德說教放棄歷史真實性不是什麼問題。甚至對年代也不重視,壓縮人物活動的時間空間。

「至於他(梭倫)和克洛索斯的會晤,有人企圖根據年代紀來證明它是虛構的。但是旣然一箇故事這樣著名,這樣確鑿有據,尤其是這樣和梭倫的品格相符,這樣和他的雅量與智慧相稱,我就不能因遵守任何年代紀的條規,主張把他否認。」

對人物的評價試圖儘量客觀地指出人們的優缺點。

(1)無論是對希臘人、羅馬人均有所讚揚和批評。

(2)他內心深處仍有自覺地求真意識。

「德謨克瑞都斯要我們經常祈禱…… 然而這種做法過於裝模作樣,等於搭著哲學理論作爲幌子,只能引領我們從事沒完沒了的迷信行爲。我的方法與他完全相反,重點在於歷史的研究。」

他依然想要把真實的一面告訴讀者

3、重視傑出人物對歷史的推動作用

「歷史不是枯燥抽象的現象,而是箇人,尤其是傑出人物,意志和情感的產物。」

可能與其政治立場有關,卽證明古希臘也有與羅馬人一樣的政治家、軍事家、演說家等。

現在人的批評:缺陷在於:經濟學家、思想家、哲學家、詩人、科學家並未受到重視。其實苛求古人,因爲政治軍事家的影響力在當時顯然更大。

選用知名人物,纔能達到他的道德目的。

傳記,or史學?

「我是在撰寫傳記而非歷史。」(普魯塔克)

「普魯塔克和蘇維托尼烏斯在人物傳記方面的貢獻不但構成了一種流派而且是主流歷史編纂的組成部分,他們提出了私人和道德尺度及其在歷史觀念變化中的中心作用,箇人動機在人物傳記中所起的作用,以及箇人生活于歷史學家職責的密切聯繫。」(凱利)

無論如何,普魯塔克的傳記體對後世影響深遠。

古代希臘羅馬,傳記始終與歷史有區別。古代城邦,箇人的作用肯定不像中國那麼大,更多是集體決策,因而對箇人事跡的描述意義不大。古典時代傳記雛形初現,到希臘化時代,箇人影響增大,纔完善起來。

羅馬史學的特點

一、重視編年體

儘管羅馬史學中有諸多體裁,但編年體無疑是其中最重要的。

編年體中,蘊含著對早期歷史的追尋。

編年體提供了歷史的連續性和穩定性。

二、對史學現實價値的認識

道德史觀地位重要,史學的垂訓作用;羅馬道德衰落過程中有復興的希望,蘊含現實關懷。

羅馬史學中始終具有道德憂患意識;史學家相信歷史可向人們灌輸正確的道德,培養人們的愛國精神。道德因素將羅馬的過去與當下相聯繫。

三、實質主義

修昔底德之後史學受到實質主義影響。

在李維筆下,羅馬國家有衰落,羅馬的民族精神可能有所缺損,但是羅馬道德的本質是不會變化的。塔西陀、普魯塔克和蘇維托尼烏斯重視人的「性格」,也試圖從歷史中把握不變的東西。

不過,羅馬史家的思想與希臘史學的「實質主義」仍有區別:道德是現在、過去與未來的具體事物中共有的屬性;實質並不超越歷史,而是體現在具體的歷史變化之中。

4、對歷史學家的要求

對資料熟悉,對軍政熟悉,纔能像你描述的對象一樣設身處地理解他們的行爲、思考。波利比烏斯已經蘊含對歷史學家的高標準嚴要求,除了李維,都是有軍政經驗。

其他

狄奧多羅斯《歷史集成》40卷,也是奧古斯都時代的人。1—3卷埃及、亞述、印度、阿拉伯。此後希臘羅馬。注重希臘羅馬史。形成了重視歐洲史的傳統。對人類居住世界的描述。評價有爭議。保存此前史料的功勞,大家一致認同。

1世紀《航海記》對東方的認識加深。但再遠的地方就不知道了。

狄奧尼修斯《羅馬古代》20卷,現存前10卷。

普鲁塔克(约46-126年)羅馬統治下的希臘人。《希腊罗马名人传》46個對傳,4個單傳,把希臘和羅馬對應起來。道德高尚的人纔能進入他的筆下。沒有屋大維、奧古斯都。

苏维托尼乌斯(约69—122年)《罗马十二帝王传》基本完整。書生意氣,不想從政,但後來,應小普林尼邀請,當哈德良秘書。利用檔案,用三年時間完成此書。但材料採擇不太好。

奥古斯都《自传》在小亞細亞發現的。給自己寫的墓誌銘。把磚瓦的羅馬城變成大理石的羅馬城。

库尔提乌斯(1世纪)《亚历山大史》朱里亞克勞狄王朝時期的人。其他關於亞歷山大的都沒有寫他去世後的爭奪,只有這本書有。

阿庇安(约95年—165年) 24卷《罗马史》。出身富裕,最後成為元首在埃及的私人deputy。大多是關於戰爭的描述。有一部分是斯巴達起義。今天關於大起義的信息基本上都是這本書。

阿里安(约96年至180年),《亚历山大远征记》 。關於亞歷山大的最好的書。

约瑟夫斯(约38年—100年左右) 7卷本《犹太战争史》、20卷《犹太古代史》。猶太教祭司。猶太人反對羅馬人的起義,他當領導,失敗了。他預言韋斯帕薌會當元首,到羅馬過衣食無憂的生活。歌頌猶太人的頑強勇敢,羅馬人的壓迫,猶太人是遭受災難最深的民族。說猶太人應該服從羅馬的統治。所以後人對約瑟夫的評價不好。《犹太古代史》擺脫希臘羅馬中心,以猶太為中心,從上帝寫到猶太起義。是神本史觀在古典史學中的第一次宣言。

西塞罗(公元前106年—前43年)书信集、演说词、政治思想。共和國末期最偉大的演說家。全力捍衛共和國,依然沒成功。

小普林尼(约61/63年—112/114年)《书信集》

斯特拉波(约公元前64-23年)《地理学》

老普林尼(公元23/24—79年)《自然史》《厄立特里亚航海记》(1世纪中期)海上絲綢之路西段。

老加图 (公元前234年—前149年)《农业志》

瓦罗(Varro,公元前116年-前27年)《论农业》

科路美拉(Columella,公元1世纪中期)《论农业》

维特鲁威 (Vitruvius,公元前1世纪)《建筑十书》

盖乌斯 (Gaius, 公元2世纪)《法学阶梯》

查士丁尼(Justinianus, 482/483-565)《查士丁尼民法大全 》(《 法律汇编》《学说汇编》《法学总论》《新敕令》)

古典史学的衰亡

(一)环境的变化

見世界上古史六、三世紀危機。

(二)史家代表 1、卡西乌斯‧狄奥( Cassius Dio, 约公元155—235年)出身很好,仕途順利。

《罗马史》(80卷);从罗马建城,一直写到作者生活的时代(公元229年)。现存有36卷至54卷(前68年-前10年);第55卷—60卷节略(公元前9-46年);第19、79、80卷的片段 。

在君主制時代,史料的搜求非常困難,只能靠猜測。

2、阿米亚努斯·马尔凯利乌斯(约325或330 — 391或 397年)古典史學的最後一位代表。出身貴族家庭,服役,去過意大利高盧,收集很多材料。

《晚期罗马帝国史》(《事业》Res Gestae)上起公元96年,下迄公元378年。共31卷。前13卷遗失,现存第14—31卷,涵盖时间范围:353—378年。

爱国史家

抱負:接續塔西佗的作品。重視近現代。勉勵人們一定會回到顛峰的時期。

追求真实。

一个有意识对一些事件避而不提的历史家,同那种始终不写业已发生的事情的人一样是在欺骗 。

不寫他生活的時代。還寫到了中國的絲織品。

对基督教的看法。耶穌是思想家,而非神。

而這時,在東方的君士坦丁堡,還有傳統文化的知識分子,但已基督教化,文化就此斷裂。

求真的史學的本質和靈魂不復存在。

早期基督教史學

就時間來說,還沒進入中世紀,卽西羅馬帝國滅亡。但就影響等來說,放在一起。

2 世紀以後,跟早期帝國發生巨大變化,早期帝國元首不等同於皇帝,對著歷史發展,最高統治者的控制力不斷增強,基督教不斷發展變化。米蘭敕令後,基督教獲得合法地位,4 世紀後期立爲國教。其對歷史的看法發生變化,要系統總結基督教與人類的歷史,形成自身的史學特點。325 後正統和異端的鬥爭,也需要闡釋自身歷史。羅馬史學在開創性上不及希臘,史料批判分析沒有形成獨特的方法,沿襲希臘,只有道德史觀有特點。新興的基督教史學,史料處理、歷史觀念與傳統古典史學有巨大差別。希臘注重人本身,歷史是人的歷史。基督教史學把重心轉向神,歷史發展目標與過去有巨大不同。古典史學的式微爲基督教史學興起提供條件。

基督教史學與猶太史學的關係,欲從中脫離,體現自身獨特性。舊約就已經有了歷史記憶,約書亞記士師記撒母耳記列王記。部分內容可能在巴比倫之囚最後定型。猶太史學遠遠早於基督教,從觀念來講,甚至早於希臘史學,最早前 8 世紀。某些猶太史家可以算作基督教史家,約瑟夫斯從寫作內容來講,跟早期基督教史家差不多。

基督教史學發展的背景

古典史學的衰落

猶太史學的啓發

羅馬帝國的變化

基督教地位的變化

一、朱里亞‧阿非利卡努斯

(一)人物生平

約 180-240。不淸楚。可能出生于非洲;利比亞人或具有羅馬血統。最早可能是異教徒。曾在亞歷山大里亞學習,西元221年前往羅馬。爲賽維魯皇帝見圖書館,說明與世俗政權有一定關係,但他的創作是基督教徒的身份。精通希臘文、拉丁語及希伯來文,是多方面汲取材料的重要條件。對後來史學家如尤西比烏斯有影響。

(二)編年史的結構、主要內容等

編年史Chronographiai,5卷本,所涵葢時間從創世紀亞當到 221 年。已佚,可見殘片,包括亞當、諾亞、亞伯拉罕等記載以及希臘、猶太歷史等。現存片段,被後人編爲 19 箇段落。

羅馬帝國時期編年史與歷史是兩箇不同概念。編年史是距今久遠的,歷史是有連續性的較近的歷史。

包括:埃及人和迦勒底人紀年的虛妄,賽特和該隱時期的人們招致了上帝的憤怒;亞當到諾亞的譜系與年代;大洪水與諾亞方舟;亞當到諾利亞的日期;從塞姆開始的世系;3327 年亞伯拉罕進入迦南;亞伯拉罕和之子羅德;雅各;亞當到約瑟之死有3563 年;希臘的起源和時間;希臘、波斯、聖經的時間對照等等……與耶穌基督受難和復活有關的歷史;感謝上帝……

不同階段的歷史編入到一箇框架,很少見。之前波利比烏斯是現在能見到的比較完整,普世史的意識,把人類世界納入整體。他以基督教經典作爲寫作依據,但也包括了希臘埃及波斯各地的歷史。但這種嘗試不是很完善。

(三)史料來源

聖經爲最重要材料。羅馬、希臘以及猶太歷史學家的材料,包括:曼涅托、貝羅蘇斯、(這兩箇人佔比低一點)阿波羅多魯斯、約瑟福斯猶太古史(很多基於舊約)等。爲此他需要各種史料,包括世俗材料。

第一次構建了基督教處理史料的方式。

體現基督教的優越性,在歷史發展中提到主導作用。雖是基督教史學家,強調聖經,也不排斥異教資料。他更關注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不在乎當代史材料,對當代史寫作也不在乎,影響後來基督教史學家:以聖經爲主,異教材料並用。他的書絕大部分散佚。

(四)主要貢獻

1、建立了基督教史時間框架:

過去的歷史時間觀不明確,希臘可以追溯希臘跟波斯人的衝突,羅馬可以追溯建城以來的歷史,歷史按怎樣的軌道發展,什麼力量起主導作用,沒有淸晰的認識,只認爲人類歷史是人類自身活動的產物,如修昔底德認爲是人性,阿非利加努斯看作是巧合的過程,人類歷史是神的安排,已經有了開端,向著最終的目標發展,上帝之城體現得最明顯。整箇人類歷史有很多預定的事情,歷史學家算出這些時間,記錄下來。如耶穌出生時間接近冬至,復活節接近春分,這些都是事先安排的。

突破了聖經時間的模糊性;確定了從創世紀到道成肉身的時間(5500年),整箇人類歷史是 6000 年,人類歷史跟上帝創造的歷史相吻合。這些內容史學價値不大,但創造了基督教的時間觀念。希臘奧林匹亞紀年,羅馬執政官紀年,基督教從創世紀算起。基督教的方式非常連貫,爲其歷史體系的建立提供很好的基礎。由於文本的不同,不同基督教史學家有所不同,阿非利加努斯的方式到了尤西比烏斯不認同,重新計算。但這種思想一直沿用。另外一點是線性時間觀。

2、建立世俗的編年史,包括猶太人、埃及、波斯、希臘、羅馬等歷史納入編年史之中。對世俗歷史的重視並不意味著像古希臘羅馬歷史學家那樣從事世俗歷史的撰述,目的體現基督教的優越性,把猶太和基督教的發展作爲歷史的主線,體現其歷史的悠久、思想的正統。但不同民族的歷史要納入整體的歷史,非常困難。

荷馬史詩在奧德賽中面臨問題:主題是奧德修斯返家的過程,但存在兩條線索,其一,奧德修斯自己的經歷,其二:其子尋他的過程。另一條線兒子找他。面臨多條線索,如何記述。阿非利加努斯問題更加複雜,不同的民族,沒有處理好,知道尤西比烏斯纔解決好。6000 年的歷史,爲了湊數,某些史實可能有問題,巴比倫之囚比居魯士登基晚二十多年,爲滿足自己時間節點的需要。

二、攸西比烏斯

(一)時代背景與人物生平

攸西比烏斯,所在的時代正是羅馬和基督教發展中的重要階段。

三世紀危機,二世紀後期就已經開始。皇帝更迭頻繁,軍隊擁立皇權更加明顯。最重要的事拉攏軍隊。「農業萎縮,商業蕭條,城市衰落,財政枯竭,政治混亂,以及貧民奴隸不斷起義和大批蠻族乘機入境,帝國政權陷於風雨飄搖,岌岌可危的境地。」

基督教由受到打壓轉爲合法,284 年,戴克里先上臺,(四帝共治,兩箇奧古斯都兩箇凱撒)宗教迫害政策。君士坦丁 313「米蘭敕令」,基督教合法化。

教會內部的派別衝突,對一些教義的認識不同產生教派。耶穌基督和聖父的關係,阿里烏斯派認爲基督低於聖父。尤西比烏斯支持三位一體,但并不用極端方法,325 尼西亞宗教會議。阿里烏斯被視爲異端。解決長久以來教義的分歧,君士坦丁主持該會議,世俗權力介入宗教。

攸西比烏斯(Eusebius,260、265─339、340),「教會史學之父」,315年之後,擔任凱撒利亞的主教。

師奉潘菲魯斯。其老師曾受到戴克里先宗教迫害殉道,其本人也曾經受到制裁。熟悉希臘文、敘利亞文等等。參加尼西亞宗教會議,並參與爭論。其學生阿卡修斯寫過他的傳記,未保畱下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基督教的事。他給君士坦丁寫過傳記,但不好說是不是諂媚,他與皇帝關係較密切,但沒有證據。與阿里烏斯有過接觸,但在三位一體的爭論中還是站在了正統派的一方。

(二)著作與結構

歷史:教會史潘菲魯斯傳巴勒斯坦殉道者記古代殉道者。他自己對殉道者的悲慘經歷有切身體會。

護教:福音的準備福音的證明

教義:基本原理論復活節

注釋:聖經經文福音問答

他對基督教史學諸多體裁都有開創性或重要貢獻,最重要的是編年史、教會史,聖徒傳等文體。教會史,新約到他已經兩百多年,都沒人寫。他開始關注這些內容

編年史國內英譯本都很少。

內容起于亞伯拉罕出生,止于 324 年。不同於羅馬編年史(世俗歷史),也對阿非利加努斯的編年史有很大突破。國內,大多沒有很深的研究。

全書共兩部分,第一部分,爲世界歷史摘要;五部分,加勒比、亞述、呂底亞、米底、希伯來、埃及、羅馬??

第二部分,以年代列表形式,記錄時間和歷史。編年史年代表是教會史的提綱。「每一箇國家的那箇人當了國王,持續了多久,我把這些事實,連同年份計入不同的年代表格中,很容易快速了解誰統治誰,統治多長。」表格最多的時候有九行,最後,所有的歷史向羅馬整合。通過這箇表格,把人類歷史整合爲整體,完成了阿非利加努斯的工作。

希臘語、亞美尼亞語,希臘語很早就散佚。很多是拜占庭史學家、聖哲羅姆進行整理。編年體史料價値不如教會史,但影響超過教會史。

教會史,記載1世紀以來早期基督教的發展史,全書共分10卷,爲編年體著作。教會重大事件,基督教的領袖,作家。異端,猶太人的命運,對殉道者的迫害。

有人說這本書是君士坦丁授意他寫,但缺乏證據,最初開始寫作在他登基之前。

10卷:10是「完美的數位」,最初 7 卷。

完成時間應該可能在 324─325 之間。提到 lixini(君士坦丁妹夫)被打敗,這件事前 324。

「目標是敘述一系列使徒,以及從耶穌時代到現在度過了多少年,敘述教會史上許多重要事蹟,描寫那些在最重要教區裏主持教會的人,以及那些在每一時代口頭或書面宣示聖言的人。……而且我的目的是敘述由於猶太民族密謀反對耶穌而立卽遭受的災禍,並記錄聖言遭受猶太攻擊的方式和時間,並描繪那些各箇時期面對流血和折磨爲之奮鬥的人的品質,以及我們時代的懺悔,最後記錄耶穌給予他們的仁慈的説明。」(教會史,引自西方史學通史

早期基督教史學

第一卷:耶穌的生平,第二卷:早期基督徒的事蹟及受到的迫害。第三卷:使徒傳福音及基督教早期的異端。第四卷:西元2世紀前期羅馬和亞歷山大裏亞的教會歷史。第五卷:維魯斯時代的宗教迫害、舊約正典等。第六卷:三世紀前半葉的教會史等。第七卷:三世紀後半葉到四世紀初。第八卷:基督以來的種種宗教迫害。第九卷:敵視基督教的詔令和舉動。第十卷:李錫尼的戰敗與教會的重建

也有插話。側重東方。

以教會史的發展爲主線,但是由於時代背景和箇人經歷,其內容突出了兩箇方面。

(1)外患:基督教遭受迫害的歷史

「男人們忍受火焰、刀劍、被釘十字架被野獸吞吃、被拋入大海被施以烙刑、被切割四膚穿刺、挖眼和損毀整箇身體,以及饑俄、監禁和挖礦。他們寧可爲信仰承受痛苦,也不願將應歸於上帝的敬畏轉于偶像。」

迫害,你內心要平和。尤西比烏斯認爲宗教迫害是上帝的懲罰,教會內部出了問題。舊約就有這樣的思想。

(2)內亂:異端與反異端的鬥爭。

(三)史料來源

1、聖經

2、教會資料爲主,教會文獻、殉道者書信、早期基督徒著作

3、世俗資料爲輔,皇家檔案、皇帝詔令

4、其他史家的作品

教會史中教會事務的內容,有部分來自于編年史

談到史實的時候會用到世俗作品,理論探討時用教會資料。前 7 卷大量直接引用他人作品。只堆砌材料是有問題的。此舉受到後世的批評:缺乏歷史分析能力。如何認識這一現象?主觀上是希望用這些材料實現自己的寫作目的。客觀上保畱了大量教會歷史的記錄。後三卷沒引用。對材料的處理總是爲了滿足作者的寫作目的。尤西比烏斯的目的:爲宗教服務。

一段材料,不用不行,間接引用能體現作者主觀意識,直接引用可保畱史料。

(四)史學思想與史學特徵

1、線性的時間觀念與世界史的觀念

對人類歷史發展過程進行總結的是奧古斯丁。

歷史理論強調對歷史本體論的認識,史學理論是歷史認識論。

攸西比烏斯在編年史中,歷史從亞伯拉罕開始,按聖經的時間表。有淸晰的時間認識。對應的世俗時間表則是亞述、希伯來、希臘、埃及、羅馬等。

而在教會史中,縱向線索是羅馬皇帝的更替和早期基督教四大教會主教的更替;橫向線索:教會的事件;世俗歷史則成爲次要部分。

基督教會是有歷史有傳承的宗教,能與羅馬歷史框架相吻合,把教會與皇帝更迭整合在一起。

阿非利卡努斯的線性時間觀念中,各部分缺乏必要的聯繫。攸西比烏斯則對其缺點予以了完善,各部分構成了有機的聯繫。線上性的時間觀念中,橫向的世界歷史觀念也建立起來。在其確立的時間觀念中,世俗的歷史不過是基督教歷史的陪襯,用以說明基督教歷史的發展過程。

有宗教的時間觀念,也有世俗的,但宗教的占主導,世俗的是陪襯。人類歷史發展在神意的干涉下進行。上帝主導人類歷史。

2、歷史發展階段性的認識:

歷史劃分爲三箇階段,基督教真理展示給世人的過程。

i、摩西之前的階段

ii、從摩西得到上帝的律法開始

Iii、從基督的降臨開始

3、對歷史發展動因的認識

歷史的進程掌握在上帝的手中,人類的歷史是上帝的安排,羅馬統一,羅馬墮落。

基督教的歷史是上帝的安排:無論是人類的墮落、摩西獲得律法乃至基督徒受到迫害均是上帝的安排。世俗的歷史也是上帝的安排:世俗政權的相互吞併是上帝安排的,希臘羅馬文明是爲基督誕生創造條件。

不過,上帝也並非完全不受約束。

基督教受迫害演武場上帝安排。正統:上帝全知全能,這箇矛盾到奧古斯丁纔得以解決,善惡都是爲了體現上帝全知全能,而不是人在作惡。

4、撰述主體和撰述物件的巨大變化

古典史學強調作家的自我行爲。希羅多德:這是我調查研究的結果。

而教會史學的作者喪失主體性,成爲了上帝的代言人。「我們祈禱上帝來給予我們他的指引,我們藉此就能得到上帝神力的説明。」古典史學寫作的物件主要是政治軍事史,寫作的物件變爲教會自身的歷史、上帝意志的歷史。

中世紀史學家:如何在教會的領導下把世俗歷史凸現出來。

「其他史家的作品僅限於記錄戰爭中的勝利、指揮官的功績和士兵的英勇,這些人爲了國家、家族和財富的緣故大肆屠殺,雙手沾滿了成千上萬人的鮮血。我的作品與此恰恰相反,我要記錄的是那些爲靈魂之和平而戰的戰爭、那些在這樣的戰爭中不爲國家而爲真理、不爲家族而爲信仰而戰的人物,爲的是讓這些戰爭和這些人物一併永畱靑史。

5、歷史撰述目標的轉變

傳統史家以探尋原因、爲社會提供現實關懷爲目的。「希臘人與波斯人鬥爭的歷史,記錄下豐功偉績」而攸西比烏斯的歷史著述則是要搜集資料證明神意在歷史中的體現。

他沒有歸納自己的歷史本體論,但我們現在也不能忽視其歷史思想。

有可能期末考其歷史思想

「我們記載的這些事實,可以作爲證據來顯明另一箇預言的實現,那就是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的顯現。」

三、奥古斯丁

(一)人物生平

奥古斯丁(Augustine西元354年-430年)出生于北非塔加斯特城(今阿爾及利亞東北部蘇克阿赫臘斯城)。自幼受到良好教育。最初信奉摩尼教,後改信基督教。長期擔任希波城主教。西元430年,奥古斯丁死于被圍困的希波城內。

懺悔錄上帝之城等著作。早期基督教神學、哲學和政治思想的集大成者。

早期基督教史學

早期基督教史學

時代背景

「哥特諸部族在他們的王阿拉利克帶領下劫掠了羅馬,這場巨大的災難性攻擊使羅馬飽受摧殘。眾多僞神的崇拜者,也就是我們通常稱爲異教徒的,總想把這種摧殘歸罪給基督教,從此用更加尖刻和更加野蠻的方式污蔑真正的上帝。因此,我爲上帝的殿,心裏焦急,如同火燒,於是決定寫上帝之城諸卷,以反對他們的污蔑或謬誤。」

早期基督教史學

(1)羅馬帝國已經皈依基督教

(2)西哥特人攻陷羅馬

(3)異教徒將責任歸咎于基督教

(4)奧古斯都爲基督教辯護。

早期基督教史學

(二)著作

一生著作豐富,共有著作一百余部,講章五百余篇,涉及神學著作、注經著作、哲學、傳記等內容。

其中,上帝之城懺悔錄論自由意志論三位一體等較爲有名。

上帝之城共分爲22卷,其中前10卷主要駁斥異教崇拜者,後一部分主要闡發上帝之城和地上之城。

早期基督教史學

(三)奥古斯丁的歷史思想

通史意識

對波利比烏斯、李維等人「通史」意識的突破

早期的基督教史家就擁有通史意識

其通史涵葢全人類。

早期基督教史學

奥古斯丁的歷史思想與其宗教思想密切結合

「地上之城」与「上帝之城」之區分

自亞當、夏娃逐出伊甸園,現實世界就分爲「地上之城」与「上帝之城」。

前者集中了罪惡,而後者則是永恆之城。

二者相互交織,直到末日審判才分開。

早期基督教史學

歷史的動因:原罪與恩典

上帝是至善。

亞當、夏娃違背上帝的意志而被貶至人間,所以人類是帶有原罪的。人類原罪的發展,使人社會私欲橫流,充滿競爭和衝突。

耶穌及基督教會作爲「上帝之城」和「地下之城」的仲介,最終會使人類回歸「上帝之城」。

早期基督教史學

歷史的目的

歷史是實現上帝計畫的過程。上帝安排人類在自我衝突的苦難經歷中,逐漸回歸「上帝之城」。歷史中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體現了上帝目的。

在東方的王國已經輝煌了很長時間以後,上帝想要西方也興起一箇帝國。這箇帝國儘管在時間上是晚出的,但在其疆域和偉大方面會更加輝煌。(上帝之城,王曉朝譯,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早期基督教史學

歷史的過程

上帝「在一切時間之前,是一切時間的永恆創造者」。(懺悔錄,周士良譯,商務印書館1963年版)

上帝的安排,創世之前是無時間的永恆,末日審判之後是無時間的永恆。時間只存在於人類歷史一段。人類歷史在一箇有始有終的時間模式之中。

進步史觀

早期基督教史學

人類歷史階段的劃分

亞當到諾亞

諾亞到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到大衛

大衛到巴比倫之囚

巴比倫之囚到基督誕生

基督誕生到世界末日

早期基督教史學

歷史學解釋過去和現在。如果歷史學解釋未來,在邏輯上存在問題:

歷史學能夠解釋過去、現在和未來,就意味著歷史存在不變的普遍性。這種普遍性可以說明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特殊性。

歷史的特殊性限定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之中,而不變的普遍性是沒有時空性的,所以歷史的普遍性只能在歷史之外。

歷史不變的普遍性就是上帝的目的。它是超驗的,與時間和空間沒有關系。

早期基督教史學

奥古斯丁歷史哲學的特點:

(i)從哲學高度建立新的統一史觀:

構築了貫穿人類歷史,囊括世界各民族的通史觀念。

(ii)上帝意志決定論:

古典史家認爲歷史是人類的活動,重視歷史的機遇或者偶然性。

而奥古斯丁則認爲,歷史是實現上帝的計畫,並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

(iii)提出了新的歷史分期方法。

早期基督教史學

四、奧羅修斯,沒講奧古斯丁

(一)生平簡介

西班牙人,約380年前後出生,卒于418年之後,曾擔任牧師。

汪達爾人入侵之後,逃到北非,與奥古斯丁關係密切。

414年,被奥古斯丁送往伯利恒,協助哲羅姆與佩拉糾派的鬥爭。

現存三本著作,其中以歷史七書最爲知名。

(二)歷史七書

該書結構

第一卷,有關人類歷史結構以及羅馬建城前的歷史。第二卷,羅馬建城 360 年間各國情況。第三卷,建城 364 年之後百年情況。第四卷,464 至 606 年情況。第五卷,606─679 年情況。第六卷,662 至奧古斯都統一。第七卷,752至1168年的情況。

每卷開頭皆有前言。結尾有總結。但都與其主題關係不大。

該書寫作目的:爲上帝之城服務,揭露過去的災難,現在的災難並非信仰基督教而造成的。

「根據流傳至今的史書和編年史的記載,簡明扼要、井井有條地羅列所有的麻煩,包括各種戰爭、疾病的創傷、饑饉的悲傷、地震的慘事、突發洪水的災難、火山爆發的恐懼、閃電與冰雹的暴烈、骨肉相殘的悲劇以及其他的罪行。」

「大人您正在全力以赴地創作駁斥那些異教徒的第11卷,犯不著爲這點小事而分心。」

史料來源:攸西比烏斯的編年史以及其他的二手資料。

(三)史學思想

1、爲基督教辯護

在人類歷史上有眾多的災難。法老也曾多次拒絕猶太人請求。

「悲慘的瘟疫之後,凶兆接踵而來,懲罰更甚。因爲在城市的中部,忽然出現地裂,巨大的縫隙突然把土地內部暴露出來。巨大的洞穴和敞開的深淵長久令人恐懼,通神的人說,這需要埋葬活人才行……」(歷史七書第三卷,轉引自西方史學通史

現代的災難並不比古代更多,不能把責任,如羅馬陷落,歸結爲基督教。羅馬城陷落在基督教史學發展中不是件重要的事,過去也曾陷落過。者隱含了歷史進步觀念。

早期基督教史學

2、歷史進步觀念

「就讓某些人去厚古薄今吧!有誰能視而不見,人人都在城市和行省裏嬉戲終老,看看比賽,逛逛劇場? 想當年,他們都得投身軍旅,拋骨于野!曾經強絕一時,企圖統治整箇東方的城邦就是斯巴達,最後它只剩下了100多箇老頭子。因爲永遠都是厄運纏身,它不得不悲涼地將年輕的一代揮霍殆盡。而在如今的城市里,老老小小濟濟一堂,年輕人平平安安地走遍四方,牟利致富以供家用消遣。他們究竟有何資格抱怨自己的命運呢?」

最終目的仍爲宗教服務。

早期基督教史學

有關歷史七書的評價。

在中世紀有巨大的影響。

「這部著作在中世紀史非常流行的教科書(保存了 200 部手稿)」

「中世紀歷史寫作的模本。」

在近代以來地位下降。可能與「羅馬帝國衰亡說」有關。

作者在寫作過程中費勁力量搜集資料。但有些國家未被吸納。

中世紀和羅馬帝國相交之際。是早期向中世紀基督教史學重要階段。

對基督教史學的批評。

湯普森:教會史書從一開始,就是受到嚴重歪曲的東西

首先是採用古猶太史作爲基督教以前的歷史;

第二是它把上帝的啓示與歷史扯在一起;

第三是惡意地把歷史分爲所謂‘神聖的’和‘凡俗的’卽世俗的兩種。

柯林武德提出:基督教史學有四箇特點

普遍的,希臘羅馬是重點,人類整箇歷史都納入基督教史學。

神意的,歷史完成神的目標。

啓示的,重大的歷史事件是耶穌的降臨。

劃分時代的,摩西降臨,耶穌降臨劃分時代。

這些都對後世歷史產生了影響。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中世紀,史學發展的歷史環境

西羅馬帝國已經滅亡,東羅馬帝國偏居一隅。蠻族進入羅馬帝國,建立了新興國家:西哥特王國、法蘭克王國、東哥特王國等……基督教會得以保畱。

西羅馬帝國境內活躍著傳統文化。西羅馬帝國滅亡後,蠻族統治者文化不太高。且經過戰爭,文化受到破壞。任何歷史寫作都有時代背景,整箇社會的文化水平都在倒退,若歷史書寫仍然保持較高水平,不利於作品傳播。

教會處理和世俗政權的關係,如何把蠻族歷史納入基督教的發展軌道中來。

史學的風貌仍保畱了基督教特色。歷史寫作主要由神父、教士壟斷。他們掌握著重要的圖書資源和文化,但其學識較之于前代有所下降。世俗史學佔據重要地位:需要爲蠻族取代羅馬帝國的合法性辯護。早期基督教史學家,奧古斯丁等,爲基督教會辯護;現在要突出神意對歷史的推動作用,形式是世俗歷史的撰述。歷史寫作形式主要有編年史(更多強調對過去歷史的書寫,而不是編年的意味)、年代記、人物傳記(查理大帝傳)等組成。

任何學科要發展都要流通開放,若任何都局限於教會自身,肯定有局限。

(1)編年體。推算

體現神意纔是最重要的關注點。

一、卡西奧多魯斯(Cassiodorus,西元480-570年)

(一)人物生平

出生于義大利南部,家族爲當地望族,父親曾擔任地方長官,爲東哥特國王提奧多裏克服務。

曾任東哥特王國司法官和地方總督等。隱退後在自己建的修道院(維瓦利姆修道院)度過餘生。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二)著作情況

編年史,世界在一系列統治者統治下的彙編。

12卷本哥特人史是第一部有關哥特人歷史的著作,有較重要的史料價値。西元526年——533年間出版。

該書已經散佚,在約爾達內斯的哥特人的起源和作爲中可見其梗概。

沒講上一箇

二、約達內斯

Jordanes,6 世紀。具有哥特血統,出生在達爾馬提亞地區。曾擔任東哥特的秘書,東哥特滅亡後,投降拜占庭。晚年皈依基督教。

著有羅馬史哥特人的起源和作爲The origin and deeds of the Getae 等。其中,哥特人的起源和作爲主要分爲四箇部分。有編年史風格,民族史風格明顯。第一部分世界歷史總論,並非其本人的創造。第二部分哥特人。第三部分西哥特人,如和羅馬的關係。第四部分東哥特人,和東羅馬帝國的關係。早期的基督教史學家不管是教會史還是編年史,都以教會或帝國的歷史爲主線。現在,蠻族王國與羅馬帝國、基督教會的歷史錯綜複雜,注重哥特人爲何要進入羅馬,客觀上達到爲蠻族辯護的目的。

you,brother Castalius,bid me set my sails toward the deep. You urge me to leave the little work I have in hand,that is,the abbreviation of the Chronicles, and to condensein my own style in this small book the twelve volumesof the Senatoron the origin and deeds of the Getae from olden time to the presentday,descending through the generations of the kings.

莫米利亞諾認爲,約爾達內斯的哥特人的起源和作爲是凱西奧多魯斯的哥特人史之縮寫,是對別人著作的整理與編輯。有人說寫作時意在東羅馬帝國控制下,體現東羅馬的立場。不過近年來,也有人強調其作品表現了本人的觀點,希望體現基督教思想。不管偏向哥特人還是東羅馬,都不起決定作用,最重要的是對上帝作用的體現。

其中體現有神意史觀。最重要的事強調基督教的作用,上帝的作用。

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以散佚,因此我們對哥特人歷史有更深的了解。史料價値:西哥特人進入羅馬的過程,羅馬帝國最後的衰落過程,皇帝更迭過程;匈人首領阿提拉的情況,他對匈奴人的外貌醜化,兇惡,但從記載的匈奴人的擴張來看,戰鬥力確實大大超過羅馬;羅馬和東哥特的關係。但也有缺陷,有些不可靠,哥特人南遷的歷史,最早在前 1 世紀,但作者提前了一千多年。

三、格雷戈里

Gregory,539-594

(一)人物生平

出生于阿沃尼,移居高盧的羅馬貴族後裔。家庭成員均虔誠信仰基督教。圖爾(有些譯爲都爾)教區歷任 18 位主教,不少都與他的家族有聯繫。很早接觸基督教知識,早年喪父,其叔父也是主教。他于573年被任命爲圖爾主教。任命後,開始著法蘭克人史,前後著述二十餘年。

一生著作豐富。除法蘭克人史之外,還著有教父列傳以及懺悔者的榮耀殉道者的榮譽聖馬丁傳。此外,尙有七卷本的神跡故事。一部關於詩篇的評論。與基督教信仰有關的內容佔據了絕大部分。有一定的民族情緒,但根本目的仍然是關注神的業績。關注地方聖徒,往往與某箇地區具體的教會相連,讓人感受到神跡就在身邊。

(二)法蘭克人史的書名、內容與結構與史料價値

格雷戈里自稱:「我寫過十卷歷史」。該書最初被稱爲歷史十書。9 世紀部分抄本稱爲教會史。到10世紀時,有部分抄本稱爲法蘭克人史。20 世紀80年代之後,歷史十書再次引起重視。書名的變化反映人們對該書性質的認識,有些抄本更多保畱基督教會的部分,有些則剔除基督教會的部分。

著史目的

「我要把往事的記憶畱傳後世,決不使那些邪惡的人與正直的人之間的鬥爭湮沒無聞。」(法蘭克人史,壽紀瑜等譯,商務印書館1981年版。第1-2頁)

正義與邪惡的鬥爭,就是上帝之城與地上之城的鬥爭。

作者自稱文筆不高,跟古典時代比有所遜色。但不僅是作者文化修養,也要考慮讀者文化修養。

法蘭克人史共十卷,敘事始于創世紀,終於 591 年。

第一卷從上帝造人敘述到 4 世紀聖馬丁去世。依據聖經。

第二卷從聖馬丁去世敘述到法蘭克國王克洛維去世。

第三卷、第四卷敘述法蘭克擴張史。

第五卷後,作者親自登場,記錄575年後的歷史……

序言較多,第一卷序言強調當代史的寫作目的。略古詳今,大抵可看作是一部當代史。大框架非常完整,由於材料、作者想法的限制,篇幅不一致,第五卷後很詳細,史料價値最高。過去認爲十卷是在前六卷基礎上擴充,現在認爲六卷是在十卷基礎上刪減。

著史目的:「不使邪惡的人與正直的人之間的鬥爭湮沒無聞。」卽上帝之城與地上之城的鬥爭。正統與異端;基督教與異教的鬥爭。

主要內容

它不僅記載了法蘭克人歷史的演變、政治制度、社會經濟生活、階級結構、國內的各種矛盾與動亂、風土人情、自然災異等,而且還記載了法蘭克王國的對外交往與戰爭。它涉獵了東起拜占廷,西至西哥特,南臨義大利、北抵北歐的幾十箇國家和部族……

以上,強調世俗歷史的寫作,政權的更迭,但對事件、人物的描述注重細節,如心理。他把基督教歷史融入世俗歷史,克洛維打仗中如何得到上帝的幫助。

儘管有些內容事實上未必可靠,但其中蘊含著相當豐富的資訊,如「蘇瓦松廣口瓶。」克洛維劫掠教會,有箇廣口瓶,教會的人希望畱下,克洛維說沒問題,大部分人觀察敏銳,看到了將來克洛維的地位,答應了他的要求,但有一箇人拿出斧子,當時沒處罰他,後來檢閱時拿斧子砍他。可見,當時未皈依,但與教會有密切關係。最高將領與士兵的關係處於轉折中,一方面較爲平等,另一方面已經有苗頭。對人物的刻畫善於把握心理。爲何不重視史實考證?在他們看來不需要考證,相對於上帝,人事無足輕重。但並未失去刻畫描述的能力,說克洛維很有心機;說一箇親人都沒有,目的不是哀歎,而是看還有沒有親人可供搶奪。仍然以是否信仰上帝來評價人物。

克洛維屠殺親屬,「‘我真可憐啊!我好象是一畱在外鄕人之間的旅客似的,一旦有了災難,也沒有一箇親人來説明我了! ’但是他這樣地談起他們的死亡並非出於悲傷,而是在譎詐地察看是否還能另外發現什麼新的親屬供他殺戳」。

(三)寫作特點

1、作者是否缺乏歷史寫作能力?

「我們這箇時代啊!學問的研究已經離開我們而消逝,在我們各族人中間也找不出一箇能夠把當代的事件寫成一本書的人。」

有人批評其文筆乏味,將重大事件與瑣事並舉(Shirley Jackson Case,「An Ancient History,」The Journal of Religion)

其寫作結構散亂(奧爾巴赫)

「由於作家缺乏宏觀地和整體性地對歷史發展進程的把握能力,因此他更多描寫的是就他本人眼界所及的事件或者是聽到別人轉述的生活故事。」

近年來,更多的西方學者主張,格雷戈里是具有特定寫作意圖的史學家,通過歷史寫作實現自己的目的。

英國學者顏伍德提出,他的作品有兩重意蘊,一重是文字的表面含義,一重是內在含義,需要結合現實背景加以分析。

國內學者李隆國認爲:「格雷戈里的作品遠較前輩史家想像的複雜,紛亂之中不乏整體性,乃至統一性;如實直書的背後又別具微言大義。」

其寫作橫縱向框架都十分龐大,需要良好的史料駕馭能力,當時社會很缺乏這種能力,甚至拉丁語語法不太好。常用「此時」「這件事以後」等模糊的時間詞語。

李隆國:「格雷戈里的作品遠較前輩史家想象的複雜,紛亂之中不乏整體性,如實直書的背後別具微言大義。」有意識地重視結構的一致性。「我請求你們千萬不要從這幾卷挑選某些部分,略去其他部分,因而使它們遭到損害或被改寫。而應該使它們在你們任職期間完整無缺,就像我親自畱下的一樣。」

2、處理聖史與世俗史

自基督教興起之後,世俗史和宗教史的關係長期是一箇問題。

我並不認爲這麼做(注:混編俗史與聖史)是毫無道理的,將聖徒的喜樂生活置於可悲世人的殺戮之中加以記載。這倒不是要圖省事,而是按照時間的順序而已。因爲如果讀者努力探究,就會發現在以色列諸王中,撒母耳殺死了瀆神的非尼哈;大力者大衛王摧毀了異教徒歌利亞。

主教與世俗權力的糾葛是重要問題,基督教想保持獨立性。歷史七書突出世俗歷史,到了格雷戈里,教會歷史與世俗歷史混雜起來,認爲這是過去就存在的現象,教會歷史與世俗歷史本就混雜。實際上,基督教本身就有世俗化傾向,因爲當時文化水平低,爲了更好地宣傳教義。當時社會上一定有人不同意他的混編整合的方法,因此他要爲自己辯護。聖史置于俗世之上。有些抄本删除教會史,適應宮廷讀者,目的不是爲了提高效率,而是突顯世俗歷史。如果二者交融,無法顯示王權的地位。

他「從教堂看世界,認爲戰爭的勝負由上帝決定,聖徒干預戰爭的成敗;對於異教徒和異端,戰爭出於上帝的意志,對於基督教兄弟,大動干戈則不應該;如果嗜好戰鬥,就請進行靈與肉的「內戰」吧。通過改造「战」,格雷戈里成功地將戰爭納入到基督教教義的框架之下,從而將古代的戰爭史敘事改造爲新型的基督教戰爭史,聖俗歷史匯于一爐…」

(李隆國:都爾主教格雷戈里與中古拉丁史學的興起

對異端的批判

照理說歷史撰述應該反映真實歷史,矛盾:現實中,本土的阿里烏斯派並不多,但在法蘭克人史中卻佔據相當大篇幅。他認爲基督教與異端的鬥爭是很重要的問題,儘管當時這箇問題不突出。阿里烏斯「由於腸子脫落出來,掉進廁所,被打發去受地獄的火焰焚燒之苦」。天主教通過神跡的和平的改宗方式,阿里烏斯派的暴力邪惡改宗。

對阿里烏斯派極盡醜化之能事。

3、關於書中神跡的問題。

重視神跡是基督教史學普遍現象。基督教徒綁上重物沉不下去。

法蘭克人史不乏神跡。魯斯提庫斯成爲克萊蒙主教:上帝親自指派克萊蒙的主教。克洛維的虔誠與其軍事的勝利直接掛鉤,通過他有意識的描寫,是作者的建構:克洛維禁止士兵劫掠屬於聖馬丁的財物;懲罰違反的士兵。聖希拉蕊教堂給予其勝利的吉兆,在其過河遇到困難時,上帝給予其指示。

有不少人對此問題提出了批評。有的人認爲其過於輕信,「他天真得像一箇孩子,樸素仁愛像一位聖徒,對自己的權利和理想像一位英雄那麼忠誠…… 儘管他的批判能力較弱,」(歷史著作史)有人提出,他將神話人物與歷史混爲一談,在歷史中加入了大量的「神跡」,是現代版的搜神記

作爲歷史學家,對史料的批判分析排比能力很弱,但從其信仰、時代背景來看,這有背後的原因,他是否是容易輕信的人?天真的人在鬥爭中會被淘汰。

也有人在對其予以批評的同時,從時代背景出發,給予了同情。「關於宗教迷信活動的記載在法蘭克人史中占了相當多的篇幅。」「這時崇拜偶像、信奉奇跡等迷信活動在法蘭克人中間十分盛行。」「此時的基督教會也正利用‘聖徒’的遺物遺骨和‘奇跡’騙取財物…… 生活在這箇時代並受到更多薰陶漸染的格雷戈里並不例外。他雖然痛斥過異教、異端,但對基督教的‘聖徒’、教父們的‘奇跡’卻深信不疑。」(法蘭克人史序言。)

整箇社會都信仰這些。面對異端,立場堅定,而對正統的神跡,則深信不疑。社會需要的不是高深的教義,倒不如拿出平易近人的神跡,這樣更能得到信教羣眾的支持。

目前,學者們更願意將格雷戈里對神跡的描述有意識的活動。

(1)格雷戈里對神跡材料做過分析。

(2)格雷戈里是希望通過類似記載,確立其認可的宗教秩序。目的:保護教會的財產,捍衛教會的權威,打擊異端的手段。

克洛維尊重教會財產讓他得到福報,很多異端受到相應懲罰。如果看作是有意識的寫作活動,可以理解其不可思議不可信的材料。我作爲教徒肯定相信這些事情,也爲了其寫作目的。

史實之真與觀念之真。

很多作品站在後人看來很多不可信,但當事人看來,他把故事講的生動豐富,很棒的作品。格雷戈里的史料價値依然很高。

歷史評價

「蠻族的希羅多德」?在中世紀史學發展中有重要地位。

美國史學家湯普森說:「在圖爾主教格雷戈里的著作中,中世紀史學邁入大踏步前進的時期。」(湯普森:歷史著作史,第215頁)

開創中古拉丁史學傳統。

羅馬人嚴重的蠻族逐漸成爲歷史的主角,新時代書寫成爲必然趨勢。

三、比德

Bede,672─735

出生於英格蘭北部諾森伯里亞。七歲進入修道院,後轉入賈羅修道院。閱讀面極廣。

撰述著作多達30余部。博學多才,懂拉丁語,略通希臘語、希伯來語。

絕大多數作品以拉丁文書寫。熟悉羅馬作家的作品,但引用不多。

其中最著名的是英吉利教會史,此外還包括聖卡思伯特傳修道院長列傳給埃格伯特主教的信等。

比德有「英格蘭史學之父」之美譽。

(二)英吉利教會史結構、著史目的及史料來源

錄音

英吉利教會史可能寫作于 8 世紀 20 年代,完成于 731 年。在史料缺乏的情況下完成寫作,可見其能力之強。全書共分爲5卷。第一卷早期歷史前半部分介紹597年奥古斯丁前往不列顛傳教之前的事情。其餘部分重點介紹597-731年之間的歷史。全書五卷以重大歷史事件劃分。

第五卷延續到比德生活的時代。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著史目的:如果一部歷史著作記載了善人善事,那麼細心的人聽到這些故事後就會深受感動而去效仿他們;如果一部歷史著作記載了惡人惡行, 那麼它同樣可以使忠誠善良的讀者或聽眾避免那些對靈魂有害的東西而更加自覺地追求他知道是合天意的善事。(英吉利教會史,陳維振等譯,商務印書館1991年版,第19頁)

第五代接近近代史,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其著史缺乏有效的參考資料。

史料來源主要有:

前人的專著、口述史、書信等

朋友搜集的資料

主要是綜合前人的作品,因此,有的學者批評其作品缺乏原創性。

(二)史學特點

1、以教會史爲主,政治史居於次要地位。

涉及的內容包括羅馬在不列顛的統治,以及天主教在不列顛的傳播。涉及到教會的醜聞。對於政治史涉及不多。對經濟、社會情況介紹也少,但人能從中看到社會的概貌。

2、是否是信史

丘吉爾稱讚其「成爲不列顛島那段模糊不淸的歷史時期中最有權威的、而且幾乎是唯一的發言人。」

也有的學者稱讚其「在材料的深度與廣度以及寫作技巧方面,在所有中世紀早期文獻中,沒有任何其它作品可以比得上它。這是蠻族時期寫出的一部最偉大的著作。」(湯普森:歷史著作史

但是,英吉利教會史中,也有爲人所詬病之處。

緩和教會內部的衝突:

惠特比宗教會議上羅馬教會和愛爾蘭教會的衝突被有意的淡化了。威爾弗裏德被革除教職以及圍繞其而產生的宗教衝突被有意識地輕描淡寫了。這些內容與其對異端的描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神跡仍被不時提及。爲何提及神跡?

輕描淡寫,批判異端時不遺餘力。便於時人理解。

史實之真與觀念之真:如果有讀者發現我的這本書所記載的材料與事實有出入,我謙卑地請求他們不要怪罪于我們,因爲我們是懷著真摯的感情,爲了教誨後代,努力把從普通傳聞中彙集起來的資料寫進這本書的,這是歷史真正的規律。(英吉利教會史,第21頁)他認爲歷史的目的在於教育和啓迪。

注意到材料的重要性,但不重視對材料批判。這是中世紀史學家的普遍特點。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3)對紀年方式的改進

此前,基督教世界最流行的是「上帝創世紀年法」等。

缺陷:年代不統一。

基督紀年法最早由埃克西古斯提出,但由比德發展並推廣。

使用「我主紀年」。

奠定了西曆紀年的基礎。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三、艾因哈德(約770-840)

(一)人物生平

詩人、語法學家、數學家、建築師。

生於東法蘭克的富裕家庭,曾在修道院接受教育。

西元791年進入查理曼宮廷,擔任幕僚,後擔任虔誠者路易的私人秘書。

後隱居本尼迪克修道院從事寫作。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二)查理大帝傳

全書共計33節,可分爲三部分。

第一部分,傳記引言。

第二部分,國內外的事業。

第三部分,私生活和性格。

以蘇埃托尼烏斯羅馬十二帝王傳爲藍本。

該書的正面影響與負面影響。

中世紀西歐的史學

寫作目的:

一、記載查理曼大帝的豐功偉績

「與其讓這箇當代最崇高、最偉大的國王的生平事蹟,和他那後人難以效法的赫赫功業因湮沒而消失,倒不如像別人那樣,把故事記錄下來,垂注後世。」

二、報恩思想

「如果我把他所賜給我的一切恩寵忘掉,如果我使這樣恩遇我的人的豐功偉績湮沒無聞,如果我容許讓他的生平不見著錄,不受讚揚——那麼說我忘恩負義,在我是罪有應得的。」

普羅科皮烏斯(Procopius,約西元500年-565年)

(一)人物生平

出生于巴勒斯坦的希臘裔貴族家庭。曾爲拜占庭帝國軍隊統帥貝利撒畱的幕僚,隨軍轉戰波斯、非洲和義大利等地。撰寫查士丁尼戰爭史秘史查士丁尼時代的建築

(二)主要作品

查士丁尼戰爭史共8卷,主要敘述羅馬與波斯、汪達爾、哥特等政權的戰爭。該書具有政治軍事史家的眼光,不但敘述戰爭的經過,而且對其中的得失利弊進行分析,並且對查士丁尼多有讚譽。對當時重要的歷史事件也有所反映。

當查士丁尼在猶豫,是否進攻汪達爾人的時候,上帝托夢給一位主教,要他帶話:

當履行將利比亞的基督徒從暴君手裏拯救出來的使命時,他(查士丁尼)沒有理由害怕。主教說:「我願意與他一起參加戰爭並使他成爲利比亞之王。」皇帝聽了這樣的話後,便不再猶豫了。

(Procopius,HistoryoftheWars,轉引自西方史學通史第三卷,第181頁)

秘史,主要敘述查士丁尼和貝利撒畱的箇人生活。此書對查士丁尼的態度與查士丁尼戰爭史不同,對查士丁尼和貝利撒畱的惡劣品行進行了無情的揭露。作者從自己的角度,真實地記載了史事。

「查士丁尼的性格我無法全面描繪出來,原因是他一會兒邪惡,一會兒順從,就像人們口頭所常說的,他是一箇傻子。他從來不信任任何人,而總是在言行方面表現得特別狡詐,但如果有人想騙他,他又很容易上當。他的性格就是一箇傻瓜和壞蛋的反常混合物。」(Procopius,SecretHistory,轉引自西方史學通史第3卷,第184頁)

拜占庭史學沒講

(三)史學思想

基本上保持了公正,對當時的社會現狀記載也比較客觀。

對異教徒有一定的同情。

有一定的宿命論思想。

「人們可以看到命運的光彩以及她展示的這樣一箇事實,卽一切都是屬於她的,任何人的私有財產則什麼都不是。」(戰爭史3.21)

史實之真與觀念之真的衝突

拜占庭與中世紀其他國家不同,它的史學更多受到古典史學的影響,神學歷史觀影響相對較少。

普羅科比本人也是基督教徒,但是他「仍然是箇古典式的俗人,一箇半有神論半宿命論者,相信歷史中的因果報應,因此也關心俗人的歷史,以希羅多德和修昔底德爲榜樣。」

中世紀史學

如何看待中世紀史學

編年史和年代紀較爲流行,也不乏人物傳記。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中世紀西歐的史學幾乎由基督教作家完成。

學術界對中世紀史學多有批評。歷史是「神學的一箇卑賤的女侍,卽一種精神的反常。」

不過,這樣的說法不能一概而論。

中世紀史學在一定程度上也實現了其社會功能。

文藝復興史學

文藝復興史學的興起:

(1)中世紀思想的困境。中世紀神學思想對人的思想形成桎梏,如何突破,是思想家要解決的問題

(2)經濟、城市的發展(義大利經濟的發展)威尼斯、佛羅倫薩城市共和國範圍廣大。美第奇家族資金、行政支持文藝發展,意大利長期的分裂狀態要求歷史學家反思意大利城市的發展。以意大利最突出,與社會條件有關、資料保存情況要管,公文、商業、私人檔案都豐富。當時意大利分裂,

(3)東西方交流擴大。古典文化帶來,歷史學家重新學習古典學家

(4)文化教育的發展:大學的興起與印刷術的廣泛運用。

文藝復興的史學是文藝復興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啓蒙運動時期相比,文藝復興史學帶有更多傳統色彩。

一、布魯尼的史學

(一)人物生平

第一箇近代史學家,列奧納多‧布魯尼(Leonardo Bruni,1369─1444年)。義大利史學家、社會活動家,生於托斯卡納區的阿萊左,後移居佛羅倫斯。有豐富的政治經驗。曾擔任教皇英諾森七世及馬丁五世的秘書、佛羅倫斯市長等。熟悉希臘文、拉丁文,閱讀過幾乎所有著名的希臘文、拉丁文著作,對古代作家非常了解。(符合波利比烏斯對歷史學家的要求,要有從政經驗)

(二)譯作與著作

早期有大量譯作。

著有反哥特人的義大利戰爭史亞里斯多德傳但丁傳(薄伽丘就寫過但丁傳,但布魯尼認爲沒有寫重要內容)彼特拉克傳薄伽丘傳西塞羅傳等。最有名的著作爲佛羅倫斯人民史History of the Florentine People。維蘭尼也寫過佛羅倫薩編年史。有向古典回歸的傾向,中世紀關注蠻族入侵地區的歷史,布魯尼關注古代意大利、希臘,也開啓後世文藝復興時期史學關注城市史的傾向。

創建了「評注」這一體裁,「它不被單箇主題或者一箇論點所束縛,而僅僅搜集信息,並傳諸後人。」

義大利人反抗哥特人戰爭評注希臘史評注第一次布匿戰爭評注其中希臘史評注以色諾芬的希臘史爲主。學術界對評注體的批評,運用了很多前人著作,如色諾芬、波利比烏斯等,大量引用而不加註明,利用了人們對古典作品不熟悉的狀況,加以改頭換面成爲自己的,批評其學風不正。不能用現代史學的的學術規範去衡量其價値。但也加上了自己的史料,對前人有刪減修改。

佛羅倫斯人民史

該書共 12 卷,記載了從羅馬殖民者在佛羅倫斯建立殖民點到 1402 年的歷史。作者從 1416 年開始寫作,寫到 1444 年去世。以時間爲經,以事件爲緯。與古典作家對比,有很多古典色彩,很像李維的建城以來史。全書以拉丁文寫成,語言詞彙幾乎來自西元前1世紀的詞彙,甚至有學者提出是在翻譯。

古典作家側重政治軍事史,文藝復興史家也帶有這樣的特點,用羅馬時期的已經不用的名詞,山南高盧等。

城市編年史等題材的興起

帶有世俗化傾向。中世紀後期城市史發展,伴隨著城市、商業的發展,商人階層興起。英國人阿諾德‧西德瑪倫敦市長和治安官的編年史13 世紀,意大利人維蘭尼佛羅倫薩編年史,其弟、侄寫到 1363。

查理大帝傳帶有古典時期人物傳記色彩。

爲什麼城市編年史在佛羅倫斯等地興起?佛羅倫斯、威尼斯等地在分裂的意大利(外國希望介入意大利,內部教皇也想介入,但很多城市處於獨立狀態,形成國家,有行政機構、軍隊、政治經濟利益)享有相當的自治權。市民、上層人士主導城市生活,在俗人、商人的社羣中,保畱家族、企業檔案等。從私人回憶錄、家族歷史發展到了城市編年史。

(三)史料來源及史料批判

史料來源:

古典作家的記載:普魯塔克、薩魯斯特、波利比烏斯、李維、色諾芬等人的記載。能找到現有資料時就可以用

檔案材料:市政檔案、教廷檔案等。職務提供便利。

私人信件等。重要家族也保存資料。這些材料收集整理增強了史學的現實基礎,增加了可靠性。

史料批判

重視歷史的真實性。「只有兩種方式寫作歷史:一是評論和敘述那箇時代的事實,另一則是發現新的原始資料,再用某種自己適合的語言介紹其重要性。」

並不是盲從普魯塔克的,如西塞羅任執政官,也引用了多種史料,建立在他對歷史真實性的認識上。任何史料經過作家的改寫,就體現作者對這一事件的理解,是一種新的創造。

綜合各種材料,包括古典作家的記載、教廷檔案、市政檔案等等,不同歷史學家的意見匯集在一起時,對歷史事實加以批判論證:對佛羅倫斯建城歷史的考證。

很多過去說羅馬史家不懂得判斷,但如果歷史學家進行獨斷,可能更不好。西塞羅家族有說高貴的,有說是新人(沒有出任過執政官),

善於使用史料相互對勘、補充。例如,使用薩魯斯特以及西塞羅的演講補充普魯塔克的不足,使用波利比烏斯的記載補充李維對戰爭史記載的不足。

善於利用多種材料並不意味著要進行觀點調和,布魯尼是觀點鮮明的史學家。

(四)史學特點

復興古典史學

不僅僅表現在形式上向古典史學學習(用拉丁文寫作),也表現爲題材、思想上向古典作家學習(政治軍事史)。布魯尼傾向共和制,在古典作家中,他們回憶共和制度,傾向共和制。更體現在重視史學的使用價値、社會功效。「他忠於西塞羅對歷史的理解,卽歷史是解釋知識的形式,是有價値的道德與政治教誨的源泉。」(凱利:多面的歷史)羅馬史學道德史觀,布魯尼也能看到一定道德史觀。布魯尼:讚美時代的成就,告訴人們應該做什麼,成爲人們行事的典範。「從書頁中我們會輕鬆學到我們應該模仿什麼和避免什麼,而偉人的榮耀…… 會激勵我們表現具有美德的行爲。」

人文主義史學家

西歐中世紀儘管有世俗歷史寫作,如查理大帝傳,但主角是神,上帝的意志引導歷史,是歷史發展的目的。人民成了其作品的主題,「我試圖寫一部佛羅倫斯人民事蹟的書,關於他們國內和國外的鬥爭事蹟,和平與戰爭時期的顯要成就。」突顯人在歷史發展中的作用,一定程度上體現古典史學特色。

重視人的生活。

「按照哲學家說法,人是社會動物。由於所出生城市的多面性,人的第一箇組合是丈夫和妻子,無論在哪裏缺乏這一點,就沒有什麼完美可言,因爲只有這種愛是自然的、合理的和被許可的。」

重視政治史研究,對歷史原因的探尋,強調政治不斷變化的原因在於人,而不在於上帝。佛羅倫薩崛起和共和制度的建立有關,改善人民生活品質,也改善了市民的品質。從政體變化角度探尋原因。

重視經濟的作用,曾翻譯亞里斯多德經濟學。「財富的確有用,它旣是人的裝飾,也是他們行善的手段」。「我的確沒有看到我爲什麼要爲這樣寫而感到有罪,如果說我應當爲財富而追逐財富,因而要合法地獲取它,那你可以正確的埋怨我。」

城市的發展和經濟發展密不可分,財富不可恥,富人不可恥。與時代經濟背景有關。

評價

西方第一箇近代歷史學家。爲後世史家確立了人文主義的史學標準。弘揚民主意識,反對專制統治,倡導共和思想,提倡積極進取。一方面提供了活的佛羅倫薩的歷史面貌,重新展現被意外的佛羅倫薩史。原因:熱愛共和制度的意識,從古典作家中學到的公民道德意識。

作品對後世形成重要影響,翻譯成各種語言,抄本眾多,影響力超出意大利

「他啓動了已被遺忘的許多佛羅倫斯往事的記憶,用12卷的篇幅精裝了一部佛羅倫斯的全部歷史。」「無論從獨創性、風格還是影響,任何優秀的特徵,都値得被看作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最偉大的歷史著作。」這與此前的史學家形成了對比。激發了一大批史學家的創作。

(五)對布魯尼的評價

曾有學者批評布魯尼的作品多利用他人作品。「他不是一箇誠實的學者。他曾無意中得到一部普羅科比阿哥特戰爭史的拜占庭手稿,就把他譯成拉丁文,定名義大利反抗哥特人的戰爭記事六卷,冒充自己的作品問世。」(湯普森:歷史著作史,686頁)

不過,也有一些學者爲布魯尼辯護。

布魯尼的著作不完全是抄襲,也包含了自己的創作;不能用現代的學術規範去考察當時的著作。

三、馬基雅維里

(一)人物生平

尼可羅‧馬基雅維里,Niccolo Machiavelli,1469-1527年),義大利政治思想家、史學家。出生于佛羅倫斯的貧困家庭,曾在佛羅倫斯大學受教育。美第奇家族被推翻後,曾擔任共和國官員。美第奇家族復辟後,曾被囚禁,1520年,擔任史官。1527年,美第奇家族統治被再次推翻,馬基雅維里試圖再次爲共和國服務,未果。

美第奇家族在佛羅倫斯史能找到資料。1434,柯西莫‧美第奇流放後被召回,確立家族統治地位。1494皮埃羅被驅逐,1512 洛倫佐依靠西班牙恢復統治。1527統治再次被推翻,三年後重返佛羅倫薩。

主要作品:

論李維羅馬史(1513─1517 或 1519)、卡斯特拉卡傳(1520)、佛羅倫斯史(1525)。教君主如何統治的人下場一般不好。

此外,君主論(1513)、兵法(1520)等,也與歷史有關。

此外,他還是箇文學家,創作有曼陀羅花克麗齊婭等劇作。

(三)佛羅倫斯史的主要內容、結構、史料來源等。

照片

想給自己的材料找證據,想引證權威,經常提到古典作家名字。

其內容從古代羅馬人進攻佛羅倫斯,寫到1492年美第奇家族洛倫佐逝世。

全書共8卷,57章,採用分章敘述體。

第一、二卷敘述義大利和佛羅倫斯的歷史,第三卷開始進入敘述主體。

前兩節

每章開頭有明確的「導言」、

史料主要是前人作品。多數時候並不提及史料來源,但從字裏行間可看到參考許多古典作家作品。

重視塔西佗、普魯塔克、修昔底德等古典學者的資料,願意拿來作爲材料,說明古典史學的巨大影響。

「人們寧肯爲傷害而再支付賠償,也不願因收益而給予報答,因爲感恩乃爲負擔,報復則爲收益。」(引塔西佗)

「眾人若是恰好看到一位穩健的人士,虔誠而品行端正,他們就會閉上嘴巴,駐足傾聽。」(引維吉爾)

「對於必須戰爭的人們,戰爭乃是正義的;當除了拿起武器以外就毫無希望的時候,武器是神聖的。」(引李維)

(四)馬基雅維里的史學思想。

1、古典主義的影響

在形式上向古典作家學習。「馬基雅維里以修昔底德的方式寫作。」(凱利:多面的歷史

大量使用演說詞。篇幅甚至比修昔底德還長。

常常使用一些精闢的警句等等。「命運是我們戰歌行動的主宰,另外一半供我們支配」歷史中總結、高度概括的。

但是,馬基雅維里對古典史學家並非盲從。

例如,在論李維中,其中對李維的不少觀點,如批評民眾、授予箇人權力等觀點均與李維不同。

李維批評民眾前後不一,是針對一般民眾的,馬基雅維里認爲是針對所有人包括君主。對古典作家的批評滲透他對政治問題的認識。

「馬基雅維里對待李維的態度,是從尊敬轉向贊成,從贊成變爲脫離,從脫離轉向異議,又從異議改爲否定……論李維不是一本評注性的著作,而是一本原創性的著作。」(哈威‧曼斯費爾德)

(2)人文主義的特徵

重視人的地位:將人而不是神放在了歷史的中心位置上。

「任何人對過去和現在曾做過深入研究的話,都會看出所有的城邦,所有的人類,無論過去或現在,都被同樣的欲望、同樣的感情所驅使、所激發而行動。」

「千萬不要把過去的這些動亂歸因於人們的天性惡劣,而應該歸因於時代。」他身上多多少少有基督教影子,但重視人的特點已經很明顯。

但是馬基雅維里的人文主義,又有其特殊性,與過去的人文主義者有明顯的不同。

舊的人文主義者,相通道德,堅信人的優秀品質使得統治者能夠達到崇高的目的。

而馬基雅維里則指出,道德和政治間存在兩難的對立。

當人們的祖國成了絕對的問題時,那就絕對不能再去考慮什麼義或不義、仁慈或殘忍、値得稱道還是無恥之尤;相反,必須排除一切顧慮,義無反顧地執行任何可以拯救國家的生命,使其保持自由的極端計畫。

他並不相信道德,爲了維護國家利益,甚至可以採取極端計劃。

羅馬史家:道德因素在歷史發展中的影響,從歷史發展中總結教訓。

當然,這不是說馬基雅維里認可不道德性,而是說將道德與功能分開看。

一方面,他認爲有些行爲不道德。「屠殺市民、出賣朋友、缺乏信用…… 用這樣的方法可以贏得統治權,但是不能贏得光榮。」

一方面,爲了目的,有時候可以不擇手段。「如果必需的話,他就要懂得怎樣走上爲非作歹之路。」

這正是現實的反映,「由於人們通常很少考慮事情是否公正,他現在就單純從佛羅倫薩本身利害得失的角度談問題」

反映在政治觀念上,就是對共和制和君主制的兩難看法。他頌揚過美第奇家族,但也不點名的批評其統治。共和制有其好處,如正義性,但政治實踐上,要發揮自己的才華,就要爲專制統治者服務。

如何認識「馬基雅維里」主義?

(3)歷史循環論?

有些學者認爲,馬基雅維里堅持歷史迴圈觀,「可以看得出來,在興衰變化規律支配下,各地區常常由治到亂,然後由亂到治。……究其原因,不外是英勇的行爲創造和平,和平使人得到安寧,安寧又產生混亂。混亂則導致覆亡。」但也有學者認爲,他的歷史迴圈不是簡單重複,而是像萬花筒,幾箇有限的形式組合成無數新的形式。它畢竟與中世紀的線性歷史觀有所區別。

與圭恰迪尼的不同:強調外部勢力的干預對佛羅倫薩的影響,但馬基雅維里更關注佛羅倫薩內部派系鬥爭。

如何評價馬基雅維里:複雜的人物

「馬基雅維里這箇人物和他的哲學的真實意義一直是近代史上的一箇謎。他被視作是一箇極其玩世不恭的人,一箇滿懷激情的愛國者,一箇強烈的民族主義者,一箇政治陰謀家,一箇地道的民主主義者和一箇吹捧暴君的無恥之徒」(薩拜因:政治學說史

馬基雅維里本人處在深深的矛盾之中。

張廣智:不需要爲馬基雅維里辯護,需要放在具體的歷史中進行理解。

下面沒講

在研究歷史時,馬基雅維里注重其他人常常忽視的陰暗面。

「馬基雅維里記載了1378年梳毛工暴動中暴動者的言論:要讓過去的惡行得到寬恕,我認爲,我們必須犯下更新更多的惡行,要更肆無忌憚地焚燒搶掠,要盡可能招募更多人馬一起違法犯忌。當違法者數量龐大時,沒有人會受到懲罰;寡少的違法者會受到懲戒,龐大的違法者會受到獎賞。」

「這部佛羅倫斯史的分析透徹而尖銳,還常常帶有挖苦譏諷之詞,反映出來的思想和君主論相差無幾。」

(3)重視歷史的現實作用。

馬基雅維里提倡以史爲鑒。原因可能在於,他曾是政治活動家,且是一箇現實主義者。

「爲訓練腦筋,君主還應該閱讀歷史,並且研究歷史上偉大人物的行動……」(君主論,71頁)

佛羅倫斯史的目的在於敘述城邦的內部鬥爭,以教育公民和統治者。「懂得應當避免和反對什麼」

「經過一千多年的辛勤勞苦之後,佛羅倫斯竟然變得這麼衰微孱弱,其原因究竟何在。」

三、圭恰迪尼的史學

(一)人物生平

蘭克近代史家批判

佛朗西斯科‧圭恰迪尼(Francesco Guicciardini,1483─1540年),出生于佛羅倫斯的名門望族,與美第奇家族有密切聯繫。類似新興貴族,以土地經營爲主。曾接受古典學術訓練和法律教育。

1509年以後,逐漸從政。1511 擔任外交官,主持摩德納、羅馬格那等地工作等,也曾參與軍事活動。1534─1537年,曾擔任亞歷山大·美第奇的顧問,此後,隱居田園。曾爲教皇服務,出於權力中樞。由於長期外交活動,對意大利整箇民族的歷史關注。

(二)主要著作

佛羅倫斯史義大利史20 卷,檔案記任地方大使等職的記錄,有關商貿等,西班牙書簡佛羅倫斯事務史等等,以及一些人物傳記。還有修辭、政論。繼承發揚馬基雅維里地方城市史,

他史學成就的奠定主要是靠意大利史而非佛羅倫斯史。不太流行的書價値不一定低。可能作者只是爲了記一些東西,不打算出版。

人文著作格言與反思隨筆。

還有勸慰集辯護控訴等等。

政治論集則有:洛格羅諾論集,並有美第奇重建後的佛羅倫斯政府以及美第奇家族應該如何自我確保權力等文章。

主要著作均在去世後發表。

(三)史料來源

軍政親身經歷

檔案資料,商貿活動興盛檔案齊全。佛羅倫薩史用了。後人更多聯想到蘭克對檔案的利用,但圭恰迪尼已經大量運用檔案資料。

外交函件

「書裏面大部分都是他所知道的第一手資料,尤其後面的一部分,更有他自己扮演的角色在內。他搜集資料很勤,要比馬基雅維里更正確、更可靠。」

也有批評,蘭克:藉助當時已經存在的史書,卽使他親身經歷或有檔案,也不用,而是用其他學者的。也有很多失實的,如演講內容。──就其所處時代來看,有些苛責。

「甚至將當我們轉向圭恰迪尼作爲一名歷史學家的技藝的時候,第一件應該強調的事情就是對原始材料的史無前例的使用。其他的歷史學家已經使用了佛羅倫斯的公有檔案,法官成爲歷史學家也幾乎成爲一項傳統(在他們之中有萊昂納多·布魯尼和馬基雅維里),但是沒有歷史學家如此豐富和虛心地使用資料來源。…… 圭恰迪尼讓資料自己說話。在連續的著作中越來越多地使用它們,在義大利史中他成爲現代重現過去的第一箇歷史學家,而不是僅僅講述一箇故事。」(Francesco Guicciardini,History of Florence and History of Italy,p.xxxⅵ」,朱兵譯)

(四)最傑出的著作:義大利史的內容與結構

從 1537 開始寫,1543 侄子編輯。

編年體,效仿古典史家。按時間順序,從 1490 年開始,到 1534 年教皇克力門七世逝世和保羅三世當選結束。對歷史時間的認識與馬基雅維里不同,傾向於一般的描述,沒有對歷史過程進行描述。

1492 洛倫佐美第奇去世,打破佛羅倫薩乃至意大利政治平衡,1494 法軍入侵意大利。在他看來是箇大事。

記載了包括義大利的和平繁榮、美第奇的功績、義大利的均勢和聯盟、佛羅倫斯投降與美第奇家族復辟等重大事情。

全書將這段歷史分爲 20 箇階段,卽 20 卷。

由於敘述的時間不長,因此內容細緻。

(五)圭恰迪尼的史學特點

5 月 17 日

1、對歷史目的的探討,注重實踐價値。

所有人都能從對這些事件的理解中汲取許多旣對他們又對公共利益有益的教訓。

但是他並不認爲過去的事情可以作爲對後世的有效借鑒,因爲過去與現在的事情不可能完全相同。只能是提醒而非指導。人的行爲不一定有規律,命運也會影響歷史。

2、整體史觀

從整體上考慮意大利形勢,內部政治派別的鬥爭。也考慮外國力量,整箇西歐

圭恰迪尼對佛羅倫斯史、義大利史的研究,都是將其放在國際關係的視野下進行研究。這也對歷史學家的要求更高,不同視角轉換上書寫的困難。

「一箇單獨的城市,卽使是完全獨立的城市,都不能爲歷史的敘述提供完整的框架。」

這在義大利史的撰寫中,表現尤爲明顯。

關注國際視野的同時與不忘對佛羅倫薩事務本身的考察。

3、人文主義特點:注重心理

「我們可以發現同樣的政治偏見,同樣地強調利己主義的動機,同樣尖銳、毫不畱情的心理分析,同樣厭惡理論原則,同樣準確地估計後果等等。」(湯普森歷史著作史

「法國人不可信,焦躁不安,狂傲而自我陶醉,在計畫上大膽直接而又考慮不周,很容易受逆境所影響;西班牙人以貪婪、無責任感、不可信、唯利是圖和勇猛的面貌出現;德意志人很殘暴但是效率低下。義大利城市國家也有他們的特徵:以那不勒斯人爲例,是‘因爲不穩定和渴望變化而在所有義大利的民族之中聞名。」

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歷史發展過程,歷史的動因。歷史是人的活動的產物,要探討的原因,設計人的心理刻畫。

4、重視政治制度,寓政論于歷史之中。

義大利史更是一部政治軍事史。

圭恰迪尼從佛羅倫斯的歷史中,得出結論,贊成貴族共和制度,希望把各方面優勢加以調和

在對現實和歷史的評論中,表達政治看法。「如果我沒有犯錯的話,威尼斯政府具有一座城市不僅是在我們這箇時代,而且是古代所享有的最精良最好的政府,這是因爲其從所有不同的政府體制中廣泛借鑒,一箇人、少數人以及多數人的統治,由三者得以調和,以至於吸收了每種類型的大多數優點,避免了大多數的弱點。」

5、作者的文筆

圭恰迪尼的文筆受到不少詬病,「他那冗長的句子讀起來十分吃力。」「過分西塞羅化」

這種文筆有古典的特色,「他那些離題的話和議論…… 是好的」(蒙田)

不過,也有學者認爲,這種文筆並不影響到閱讀其內容。「他的句子不累贅,不重複,不離題,也不堆砌辭藻。當我們讀完三十行以後安然無恙時,實際上已經跨越一大片地面了。」

不管怎麼說,他是探討文藝復興史學不可繞過的。

四、瓦拉

(Lorenzo Valla,1407—1457)

(一)人物生平

瓦拉,義大利人文主義者,史學家。

出生于羅馬,父親曾擔任律師。

1431年以後,擔任神職人員。1437年擔任阿方索二世(那不勒斯國王)的秘書,1448年以後就職于羅馬大學,逝世于羅馬。

(二)主要著作

代表作君士坦丁贈與辨僞(1440)

著有阿方索父親的人物傳記費迪南統治阿拉貢的歷史

另有拉丁語的優雅

另有<新約>注等。

(三)文獻學成就

君士坦丁贈與辨僞

「君士坦丁贈與」的來歷:「丕平獻土」,西元756年,法蘭克國王矮子丕平將義大利中部部分土地贈與教皇。9世紀中期,羅馬教皇僞造了君士坦丁贈與。丕平

「君士坦丁贈與」是教皇立國的依據,也是教皇與世俗權力爭鬥中,有利於教皇的文獻。是東羅馬帝國賦予的權力,東羅馬帝國後繼者都應該承認期合法性,

此前也有人對該文獻提出質疑,但主要從邏輯上提出。

瓦拉則從文獻上進行分析:有些制度、詞語是西元4世紀不可能存在的。4 世紀君士坦丁堡叫拜占庭,而非君士坦丁堡的字樣。皇帝總督共同決策,當時不存在。後世的證明都是教會文件自身的循環論證,從文獻自身矛盾出發證明其不合理性。一手材料本應是真實的,也不免加上當時主觀因素,也應首先加以批判論證再使用。

內證校勘法。

因此,他認爲,這是8世紀時候一箇熟悉4世紀情況的人僞造的。

這一結論,不僅證明有些所謂的一手材料是靠不住的,也爲宗教改革提供了重要的根據。

我不僅與死人而且也與活人論戰,不是針對這箇或那箇,而是針對其主人;不僅批駁私人,而是直指當局。什麼當局呀!那至高無上的教皇不僅用世俗的寶劍武裝起來,就像國王和親王一樣,還有精神枷鎖。因此…… 人們很難避免被他們處罰、革除教籍和咒駡。(轉引自米辰峰)

批判的目的是批判教會?對教皇不滿意?過去有學者指出,瓦拉的考證可能與政治傾向有關。他是阿方索的秘書,在政治上受到那不勒斯國王阿爾方索的保護,而此人當時與教皇尤金四世存在矛盾。要維護阿方索利益,在一定程度上需要打擊教皇利益。

也有人認爲,這與他正統思想有關。

不過,這也與他的歷史思想,卽求真精神密不可分。他堅持「歷史學和頌詞不一致。」卽使不是阿諛奉承,也應該少寫對其不利的東西。費迪南在接受外國使節朝見時睡著,瓦拉完全可以忽略這些細節,但還是如實記載。

重視修辭。

一方面,對「君士坦丁贈與」文字詞義的辨僞就建立在修辭學的基礎上。

另一方面,他提出「歷史學和修辭也不可分離」。

他認爲,歷史學應該具有修辭性。儘管他在辨僞中,利用了不同時代語言的差異。但在歷史寫作中,仍然使用方言,使用現代的地名等等。

歷史學的目的是爲了當代人和後代人,而非前代人服務。因此要用自己的淺近的語言。帶有古典學者的影子。

他的文獻理論的系統性較之後世的 mabils 有差距,但在一定程度上開創了後世博學派的考證先河。

文藝復興史學的特點

1、效法古典史學

(1)強調歷史爲現實服務的特性

重視歷史的鑒戒作用

(2)模仿古典作家的寫作風格

重視演講

重視修辭:修辭學派

用拉丁文寫作

2、重視人

重視歷史發展中人的因素的影響,甚至重視歷史中人的欲望等消極因素的影響。

作者參與軍政活動,能更近地探討人在軍政活動中的野心。跟中世紀史學家不同,一定程度上批判中世紀神學,他們的批判思想不徹底,並未脫離命運觀。圭恰迪尼等人對神學的批評。法國學者波丹對歷史中階段性的認識,反對基督教的四大帝國體系。瓦拉的考證也對教會的權威提出了挑戰。


沒講

3、重視檔案與考古資料

義大利的文藝復興史學家,在著述時,多運用市政檔案、信件等資料,促進了人文主義史學走向實證。

古典史學推動了博物學、考古的等學科發展。

比昂多在史學著述中,將考古學運用於歷史研究之中。「新興的考古學不但對古典文藝的復興提供了有價値的詮釋,而且對批判的方法和歷史的解釋也做了很大的貢獻。」(湯普森)

近代史學

4、流行人物傳記的寫作。

維蘭尼曾著有佛羅倫斯名人列傳,布魯尼曾爲西塞羅、但丁、彼得拉克等人作傳。法奇奧曾著有名人錄,教皇庇護二世有回憶錄,瓦薩里有義大利藝苑名人傳

傳記的風行,與文藝復興時期人們重視箇人聲譽有關,也與注意對他人的評價有關。


博學派史學不考

跟啓蒙運動同時而有區別,比較模糊不便區分。學界關注不多。這些人物身份多樣,不僅僅是史學家文獻學家,而也有政治家等

在博學時代(Age of Erudition)興起的史學。

以整理和考證文獻爲表現形式的史學派別。

所處時代主要是16世紀後半葉到17世紀。「1580—1640年,一場見證史學崛起並影響後世的史學革命興起了。」(傅斯勒:史學革命

介於文藝復興時期和啓蒙運動時期之間。

博學派史學興起的原因

1、文藝復興史學的影響。

重視人的價値

復古之風興盛,回到希臘羅馬傳統,銘文、碑刻、錢幣等均受到重視。馬基雅維里恢復到修昔底德、色諾芬傳統,而博學派則是羅馬的瓦羅,地理學斯特拉波。

文獻校勘之風的興盛

2、宗教改革運動的影響

論戰的雙方均需要歷史研究作爲依據。路德派編寫的馬格德堡世紀史與天主教營壘撰寫的教會編年史之間的對抗回應。宗教改革在歷史中尋求依據,推動史學。

3、懷疑主義的影響

「懷疑主義對17世紀歷史實踐的積極影響,在於明顯地突出了對證實原始資料的關心,在對諸如古字體、古文書學、語言學和印章學的研究中,有巨大進展。」(哈多克)

4、大量文獻的公佈。戰爭衝擊文化,戰爭過程中基督教教會文獻傳播。

博學派史學的貢獻

重點不是記錄、史實真實性,更多是文獻

1、搜集、整理、出版了大量的文獻。

玻蘭達斯派收集、考證、研究、出版聖徒行傳。

聖摩爾派重視歷史學輔助學科如文書學、目錄學、考古學的研究與寫作。主要物件是本篤會修道院歷史、修院聖徒傳記以及教父和中世紀教會作家的著作。

同時,對古典學的研究也有重要貢獻。

研究爲宗教服務。

中世紀聖徒傳記。

2、歷史批判方法的發展

馬比昂的古文字學

「古文獻學的任務不僅要解讀古代手寫文獻,還應該通過對比筆跡和遣詞造句風格的同異,卽採用相似性對比方法,結合古物學、歷史學和語言學知識審視相關的書寫材料、書法風格、簽字和印章等遺跡,進一步鑒定文書真僞及其產生的年代、地點等其他屬性。」

文獻校勘,對保畱中世紀文獻做出貢獻。

綜合性的來達到恩縣修辭。

博古學派的局限性:研究主要服務于宗教

宗教人士在數量上佔據優勢。

玻蘭達斯派和聖摩爾派中,主要是宗教人士。

宗教歷史觀痕跡明顯:「在其前提,而非其運用上,新教和天主教的史學都停畱在中世紀的道路上。」(凱利)

各學派的研究主要服務于宗教。許多爭論出於宗教目的。

5月31日

每箇時期史學的缺陷總是下箇階段的發展方向

18世紀的啓蒙史學

以資本主義經濟和科學的發展爲前提

強烈的批判精神:堅持理性,批判教會、權威、封建制度。材料的史料上也有理性的史料批判精神。吉本也有宗教信仰。

這一時期:史學具有顯著的複雜性和差異性。理性主義史學成爲了主流。過度強調理性、必然性。過於強調進步觀,抬高現在地位,貶低中世紀,忽略了歷史的連續性。忽略了偶然性、箇性。

一、維柯

(一)人物生平

詹巴蒂斯塔‧維科 Giambattista Vico 1668─1744,義大利歷史哲學家、社會學家、法學家。帶有人文主義是學傳統,也有理性主義特色。曾擔任羅卡家族的家庭教授,熟悉古典文學、和法律等;後曾擔任那不勒斯修修辭學教授。更大的價値是歷史本體論。對古典作家以及培根等人的作品極爲熟悉。

其思想超越時代。命運坎坷,家庭貧困,身體不好。

主要作品有:

關於各民族共同性的新科學原則,卽新科學(1725-1728)朱光潛中譯本。赫爾德深受其影響。

最重要的事第二卷詩性的智慧。論由天神意旨安排的每種政體都是一種最好的永恆的自然政體。奠定諸多近代重要的史學思想、古典學思想。如荷馬史詩作者問題,維柯表示懷疑。

論我們時代的研究方法(1709)

論義大利的最古老的智慧(1710)

論普遍法的唯一原理和唯一目的(1720)

大學開學典禮演說(1699)

(三)維科的歷史思想

認爲歷史是「新科學」:關於各民族共同性的新科學原則,相反他認爲自然界才無法真正認識。當時笛卡爾思想是主流,維柯就有離經叛道的意味,導致其思想難以爲時人接受。

維科的思想與笛卡爾主義針鋒相對。笛卡爾等人認爲,歷史不是科學,沒有資格追求真理。原因在於,歷史是歸納而不是演繹,發現不了普遍的知識;不是建立在數學科學的基礎之上。「就連最忠實的史書,如果不歪曲,不誇張史實以求動聽,至少總要略去細微末節,因而不能盡如原貌。」

*古典時代:歷史學價値不如詩歌,因爲詩歌是抽象的普遍性的。笛卡爾:無法認識過去的歷史。

維柯的思想並不是靜止的,剛開始並非與笛卡爾針鋒相對,早期論我們時代的研究方法與笛卡爾很多共通之處。

歷史蘊含著知識,歷史蘊含普遍規律。自然界是上帝創造的,只有上帝才能認識,民族世界是人類創造的,人類必然能夠認識。

啓蒙思想家視野很開闊,伏爾泰涉及中國印度。維柯也接觸到其他民族狀態。歐洲人已經認識到民族的多樣性。每箇民族,雖然獨立創立,但都有三種習俗:都有某種宗教、都舉行隆重的結婚儀式,都埋葬死者。這些儀式的原因是什麼?是神的安排。承認儀式性,就要承認人類社會規律性的存在。

歷史在蘊含規律的同時,也有具體的差異性。原因在於:各族人民由於地區氣候的差異而獲得了不同的特性,因此就產生了許多不同的習俗,所以他們有多少不同的本性和習俗,就產生中多少不同的語言。

循環觀:神的時代─英雄時代(貴族力量的崛起)─凡人時代(民主制度誕生)─外部民族文化落後,其侵略造成倒退,回復到神的時代。每箇時代都有自己的法律制度語言文字。

早期希臘神──荷馬時代英雄──古希臘羅馬人──中古前期神──中古後期英雄。他自己的說法:借用埃及人的觀點,用到人的歷史發展過程。不是往復不動的,而是螺旋上升的。

其思想蘊含對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探尋。「每箇民族在時間上都要經過這種理想的永恆歷史,從興起、發展、成熟以至衰敗和滅亡。」因爲人類具有共性,卽「民族共同性」,人類本性一致,具有共同的起源,和共同的特徵,有基本的社會發展路線。

歷史轉換的動力,在於不同集團的鬥爭。神的時代:爲生存的鬥爭。英雄時代:貴族和平民的鬥爭。凡人時代:民主政體內部的鬥爭、君主政體下社會的腐敗,外部的敵對勢力。維科的思想中,蘊含了鬥爭,特別是階級鬥爭是人類發展的重要推動力。歷史是具有規律的統一整體。

當時的觀念是一箇人羣統治另一箇人羣具有合理性

在當時未被認可,對後世的歷史哲學有重要影響。

這樣的劃分有很大的主觀因素,人類歷史並非都按照維柯的劃分。歷史的起源是神,是對自己的體系起源無能爲力的辦法。

維科歷史研究的方法:

重視文獻學。文獻學可以再現民族在其語言形成時的心智和生活狀況。18 世紀學術界已經從傳統文獻的整理發展到新材料,如徽章錢幣。

重視神話。神話可以瞭解民族早期的歷史。

以批判眼光看待歷史文物和傳說,只有將傳說和歷史相結合,才能辨別其真僞。

二、伏爾泰

(一)人物生平

Voltaire,1694─1778,原名弗朗索瓦·馬利·阿魯埃,生於巴黎,法國史學家、作家。熟悉拉丁語等語言。曾擔任書記員,擁有法國科學院院士等頭銜。曾爲百科全書撰稿,是法國啓蒙運動乃至歐洲啓蒙運動的代表性人物。

熱衷於社會改革,早年曾受到自由主義影響。曾受到普魯士國王邀請,到普魯士進行社會改革。因反對當權者兩度被關進巴士底獄,甚至被驅逐出境。

傾向於開明專制,並不反對王權,甚至讚美路易十四。有一種折中思想。

百科全書派的精神領袖是伏爾泰。18 世紀法國啓蒙思想派別,因參與百科全書的編纂而得名。主編爲狄德羅,包括伏爾泰、盧梭、愛爾維修、霍爾巴赫等人。反對封建特權和教會特權。伏爾泰曾爲百科全書撰寫多箇詞條。在「百科全書派」內有巨大影響,堪稱該派的靈魂。狄德羅視其爲親愛的導師。

(二)主要著作

查理十二的歷史

路易十四時代

風俗論

查理大帝帝國編年史

歷史哲學他最早提出歷史哲學這一概念。

巴黎議會史

路易十五時代

風俗論

該書原名論各民族的精神與風俗。寫作歷時16年,但直至去世之時仍有所增補。據伏爾泰所言,該書最初是爲夏洛特夫人學習歷史之用;但實際上是對當時史書不滿而作。(當時新航路開闢,西歐人視野大大擴展,世界通史的書籍大量出現)

全書197章。導論就有世界性眼光,包括各地歷史。

路易十四時代,風俗論姊妹篇。

寫作過程中歷經坎坷。寫起來更容易,因爲是當代史,他在國外漂泊過程中接觸很多人,都有相關信息。

該書醞釀于1732年,完成于1751年。

爲寫作該書,伏爾泰曾閱讀當若矦爵的回憶錄路易十四朝廷日記以及維拉爾、托爾西元帥等人回憶錄等,甚至獲得了路易十四的回憶錄。在外交部等機構查閱檔案。與當事人的直接交流,獲得一手資料,內容充實。

全書共計39章。帶有傳統意義上的史學色彩。風俗論從主題上講很有創造性,不同於以往的政治軍事史。

25─28逸聞趣事。29─33內政、司法、商業、治安、法律、財政、科學、文化、藝術。34,歐洲的藝術和科學。35以後宗教,最後一章與中國有關。使用的材料:

內容旣包括「路易十四的幼年時代」、「路易十四親征」,也包括歐洲各國、戰爭等等。「我寫歷史更多地是寫一箇偉大的時代,而不是一箇偉大的國王。」可以看出,作者試圖通過路易十四的傳記,反映整箇時代的面貌。

他讚美古代,有啓蒙時代思想家的共性,鄙視中世紀,蒙昧落後。

路易十四在位時間長,對文化事業有資助,伏爾泰對其很有好感。要把對路易十四箇人的崇拜與對時代的讚美區別開來。

(三)伏爾泰的史學思想

1、人文和理性的歷史

其寫作中保畱了部分人文主義史學的遺風

拋棄了對演說詞的大量運用,但很多方面保畱傳統。經常用名言警句,羅馬史學家就非常關注名言警句,馬基雅維里亦保畱。

「爲什麼我厚愛此類詩體的描繪,而史家對戰役的描述卻往往令人煩膩。我覺得,真正的原因在於史家不如詩人刻畫得好。…… 在歷史著作中。確切已屬少見,更欠缺的是生動、熱情、驚恐和情趣。」

重視歷史的教育作用。但是,其思想中也富於理性主義的成分。

最典型的,人類歷史在迷信與理性、愚昧和知識的不斷鬥爭中發展進步。對中世紀的貶低建立在對人類歷史發展過程的觀察之上的。

「一切都在變化,在許多國家,尤其是法國,風俗、法律、特權和歷史,都只不過是一副活動的圖畫而已。」古代歷史「無非是寫人類的無知和愚昧」「是我們在死人身上玩的一堆把戲。」進步的結果是現代比過去進步,因而推崇現在。

1、有明確的歷史進步觀

一方面,強調現代歷史較之於古代歷史更爲重要,培養年輕人對近代史的愛好。

另一方面,強調現在的時代比古代更優越。「奧古斯都時代只有一箇國家,今天卻又好幾箇治理良好,文明開化,能征慣戰,風氣開朗的國家,掌握了許多希臘人羅馬人不懂的技藝。」

2、批判精神

伏爾泰的史學充滿了批判和懷疑。對社會現實的批判。

他認爲歷史記載甚至實物都有可能作僞。對目擊者可靠性的質疑。甚至聖經都有後人捏造的,約瑟夫斯篡改。

「大多數的紀念性建築物如果是在事件發生後才建立的,就只能用來證明經世人認可的謬誤。甚至在事件發生的當時鑄造的勳章,也是靠不住的。」

基督教史學中有不少不可信的。

3、伏爾泰的批判方法

不相信不合常理、傳說的東西。

對於矛盾的事物,他認爲可以存疑。

對於已經證實的事情,則認爲可信。「我們只接受業已證明的東西,在歷史學中,則只接受人們所承認的、可能性最大的事情。」

對相當多的材料要大膽懷疑,

3、世界史觀念

古代的世界史局限於歐洲北非,

風俗論的寫作,建立批判此前世界歷史撰述的基礎之上。

「首先,波舒埃的世界通史不是世界性的…… 他據此指出,波舒埃的歷史只討論了古代的四箇帝國,並且主要是就其與猶太人的命運相聯繫來描述它們的,就好像猶太人的命運是所有歷史旨趣和歷史感的中心似的。」(洛維特:世界歷史與救贖歷史

「西方人所寫的關於幾箇世紀以前的東方民族的事情,在我們看來,幾乎全都不像是真的。」

湯普森認爲,他是第一位把歷史作爲一箇整體進行觀察的學者,把世界各大文化中心的大事聯繫起來。

風俗論中,不僅包括歐洲史,也包括印度史、波斯史、阿拉伯史、中國史等等。

路易十四時代中,也包括對中國歷史和傳統宗教的介紹。

「第一箇指出西方文明是在多大程度上靠東方文明發展起來的,阿拉伯人和東方其他各民族在西方文明史上起了多了巨大的作用。」(科斯敏斯基:中世紀史學史,西方文明發展受到東方文明刺激)

理神論:上帝創造了世界,此後不再發揮影響。歐洲人當時認爲中國有理神論,因而重視中國文化。

有著比較歷史的觀念。

4、創作綜合性的歷史,尤爲重視文化史

路易十四時代中,對事件細節和政治陰謀不感興趣,而是關注內政管理的歷史、財政金融史、教會事務史和文化史。

「他把歷史理解爲人類一切活動表現諸如藝術、學術、科學、風俗、習慣、食物、技術、娛樂和日常生活等方面的記錄。」

「會很容易忘記這部著作是在十八世紀中葉寫成的。你們常常會形成這樣一種形象,似乎你們是在讀一位現代歷史學家的作品。」

希羅多德也涉及到風俗習慣,但在古典史家是少見的。伏爾泰把文化風俗作爲重點,戰爭反而不是重要內容。

在對歷史人物的評價上,也出現了重視科學文化的特點。理性主義者承認思想精英的作用,因此,比以往任何時期都重視科學文化,科學的發展與文化的進步被視爲歷史進步的最重要推動力。

當時科學爆發,認爲科學家比政治家、軍事家更爲重要。「倘若偉大是指得天獨厚,材質超羣、明理誨人的話,像牛頓先生這樣十箇世紀以來傑出的人,才真正是偉大人物。」(哲學通信

5、伏爾泰史學思想的缺陷

對人物和時代的評價有失偏頗。

有學者認爲,他因爲箇人好惡而評價一些人物或時代,如極端推崇路易十四,抬高路易十四的時代,卻忽略了君主的另一面。

「這些傑出的作家的美好時代過去以後,很少再出現偉大的天才,將近路易十四逝世時,大自然似乎休閒了。」路易十四時代是近代歷史發展的頂峰。非歷史主義的觀點,未認識到每箇時代的特點價値。

歐洲中心論──對遠方的理想化

歐洲中心論最早可追溯到荷馬史詩。

他所認知的世界依然有限,重要時期都是歐洲而無東方。

「如果要研究藝術史,那麼在世界史上,只有四箇時代是値得稱道的,那就是亞歷山大時代、奧古斯都時代、美第奇家族時代和路易十四時代。」(路易十四時代

「中國人因爲兩千多年來固步自封,停滯不前,所以在科學方面碌碌無爲,由於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它在倫理道德和治國理政方面,堪稱首屈一指。」(路易十四時代)他在認識中國時有理想化,也是對遠方文化了解不全面造成的。

批判宗教的同時,未能從根本上擺脫宗教的影響。

伏爾泰本人是自然神論者。一方面與宗教迷信和宗教偏見作鬥爭,但另一方面,認爲宗教有維護統治的社會作用。今天來看是瑕疵。認爲卽使沒有上帝也應該造一箇上帝。

伏爾泰「通過把基督教對拯救的希望,世俗化爲對一箇更好的世界的期待,來試圖取代天意,但仍是在預定的視野中進行的。對神明的天意的信仰成爲對人能夠爲自己的塵世幸福預先籌謀的能力的信仰。」(洛維特:世界歷史與救贖歷史

三、愛德華‧吉本

(一)人物生平

吉本(Gibbon 1737─1794),英國歷史學家,出生于薩里郡。啓蒙教育在學校和家庭中交替完成,熟悉古希臘羅馬人物傳記,後學習于牛津大學,曾遊學瑞士、法國、義大利等地。與狄德羅、伏爾泰、休謨等人均有交往。年輕便已對基督教文獻熟悉,後皈依新教。

主要著作有:

六卷本羅馬帝國衰亡史

吉本自傳

吉本未發稿

吉本書信

英語隨筆集等等。

羅馬帝國衰亡史的創作經歷了長期的過程。

「我踏上羅馬廣場的廢墟,走過每一塊値得懷念的——羅慕路斯站立過的、圖利演講過的、以及愷撒倒下的——地方,這些景象頃刻都來到眼前。」「那是在羅馬,1764年10月15日,當我坐在遺址上默想的時候,朱庇特神廟裏赤腳的修道士正在唱晚禱曲,撰寫這箇城市衰落和敗亡的念頭,開始在我心中萌發了。」在這之前已經有書寫的想法,他想解決中世紀的起源和過程。

1776年出版第一卷,1781年出版第2、3卷,1788年出版第6卷。

「我掩飾不住首次如釋重負以及渴望成名時而感到的歡欣。」這一瞬間他的得意感覺消失,淡淡的憂愁湧上心頭。

(二)羅馬帝國衰亡史的結構與史料來源。

崇拜塔西佗

全書共6卷,71章,記載了自西元180年羅馬帝國衰落到西元1453年土耳其人攻佔君士坦丁堡的歷史。

前四卷敘述 641 年以前五百餘年的歷史,其中前 3 章概括敘述 98─180 年的歷史。後兩卷敘述希拉克略逝世到東羅馬帝國滅亡 800 餘年的歷史。

作者原計劃寫2卷,後擴充至6卷。

對經濟史涉及有限。史料來源多種多樣,尤其重視原始史料。

對拉丁文熟悉,能使用大量原始史料。作者對古典材料有良好的基礎,特別熟悉人物傳記。

他對年代記、法典、地理著作等均有涉獵。重視原始材料,對古物學的成果,如銘文、錢幣等也有關注。作者曾專門收集材料,卽使在首卷問世後,他仍關注材料的收集,並將新的材料採納入後幾卷中。「歷史撰述中好奇心和責任感逼迫我去尋找原始材料」重視一手不意味著拋棄二手,不得已時使用已有研究成果。

「古典作家,最便於取得著作的如塔西佗、小普林尼、以及玉外納,都是我熟悉的老朋友。我不知不覺地落入到奧古斯都時期歷史的大海中去了。其次我考察了一系列希臘文和拉丁文的原始記錄,幾乎始終執筆在手,隨時進行摘記。又用各種勳章和紀念章和地理上及編年史上所見的銘文作爲輔助材料,以印證有關事物。爲了在我觀察所及範圍內確定並排比許多零星分散的資料,我利用了蒂勒蒙的收集方法。他的鑒定能力精確無比,幾乎可以稱爲奇才。對於整箇中世紀黑暗時期,我依據那位博學的穆拉托裏所編的義大利編年史與古文物進行探索,孜孜不倦地拿出此書所述比較了西戈紐斯等人所寫于此書平行或交叉的許多記錄,直到差不多完全熟悉了十四世紀羅馬城遺址的情況爲止。」(吉本自傳

注釋條目豐富

深受博學派的影響,有注釋8363條。對史實的補充,對史料的考證。

「他以如椽之筆,廣征博引,詳加考訂,幾乎沒有一頁沒有詳盡的注釋,沒有一頁沒有來歷。」(張廣智:愛德華吉本

「在你學術生涯開始之前,我一直以爲自己是這箇時代最勤奮的歷史學家,本人現在已不再有盲目的自豪感了。」(羅伯遜)

開始大量使用腳註。

作者對史料的重視,旣與其所接受的教育有關,又與其對歷史學性質的認識密不可分。

他認爲,歷史學家的責任是揭示歷史真相,應該秉筆直書。如果達不到求真,則借鑒作用無從談起。

「歷史學的責任應是如實記錄過去的史實以供後世借鑒,如果他曲意爲暴君的行爲開脫罪責,或者爲迫害活動尋找藉口,那他實際是自取其辱。」(吉本:羅馬帝國衰亡史

(三)優美的文筆

「一箇作家的文筆,應當是他的心靈的映象,而語言的選擇和駕馭,則是長期操練的結果。我做了多次試驗,然後才有可能在呆板的記事體和誇飾的論辯體之間選定一種適中的筆調。第一章起稿三次,二、三兩章起稿兩次,方才覺得差強人意。」(吉本自傳

通過栩栩如生的刻畫達到戲劇性效果。

言之無文,行而不遠。

「在全世界流行的各種形式的政府中,似乎在沒有比世襲君主制更容易造人譏笑的了。父親死後,整箇國家便像一羣牛一樣,遺傳給對人類以及對他自己還全然一無所知、處於繈褓之中的兒子,而這時最英勇的軍人和最明智的政治家,全得放棄他們對帝國的自然權利,來到皇子的搖籃之前雙膝跪下,嚴肅聲稱將對他絕對效忠。」

羅馬帝國衰亡史,商務印書館,78頁)

(四)吉本的史學思想

1、對基督教的批判思想。

吉本將基督教視爲羅馬帝國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認識到基督教在羅馬帝國發展中的重要影響

「基督教之前的羅馬帝國,原本是一箇對各種宗教都顯示出寬容精神的世俗國家。當時民眾渾厚質樸,講求實效,忠勇爲國,具有法制觀念。…… (基督教興起之後)羅馬人因循守舊,世風日下,傳統的羅馬英武精神在基督教影響下,喪失殆盡……」

衰亡史15、16 章講基督教發展過程,奉行基督教之前宗教寬鬆,民風淳樸。基督教興起之後羅馬人因循守舊,傳統精神喪失。

對基督教的問題進行了無情的批判。基督教與異教的衝突導致分化。基督教內部的派別衝突也很劇烈,這種矛盾甚至大於與異教的矛盾。將這些鬥爭視作衰亡的重要原因。

基督教的不寬容性。爲了對比,經常提到羅馬自身的寬容特點,如安東尼實行宗教寬容政策。

「僅由於對神的真實性的無知或不信,而對異教徒中的最明智、最高尙的人便治以重罪的做法,似乎是現代人的理性和人道的觀念所無法接受的。但是,始終具有更爲堅定地信仰的原始基督教教會本來就毫不猶豫地把人類中絕大部分歸之于應受永遠懲罰的一類。」

對基督教盲目崇拜的批判

中世紀爲了適應發展的需要,創造了許多神跡。對許多基督教作品持懷疑眼光。神跡是捏造的。尤西比烏斯很多事情不可靠:查士丁尼皈依基督教,沒有文字資料,多是口述,未經嚴格考證,又過於虛幻。安條克主教勸朋友皈依,朋友希望看到神跡,吉本:安條克拒絕了朋友的要求。

「這些只有詩的編造,而不是詩的才藝的無比荒唐的故事,嚴重地影響了基督教徒的理性、信念和品德。他們的輕信降低和破壞了他們的頭腦和功能:他們破壞了歷史的明證;迷信更逐漸使和它敵對的哲學和科學之光趨於毀滅」。

「我們在這箇問題上的不同看法,並不完全是來自于某種特殊的論點,而倒是因爲受到我們研究和思考問題的習慣的影響。尤其是我們一向慣于,要讓我們相信一件神奇的事情便必須有充分的證據才行的影響。」

教會的貪婪腐敗

「對那些依附于他的教士他卻十分寬容,把教會的金銀隨意賞給他們,並容許他們和他這爲主子一樣滿足自己各種世俗的欲望。至於他自己(主教保羅)更是大吃大喝,還把兩箇年輕貌美的婦女接進主教宮,長期充當他悠閒時刻的伴侶。」

另一方面,對於基督教的一些積極影響,吉本也予以了認可。

基督教對君士坦丁的統治有積極意義。

這本書出版後基督教會給了他很大壓力。吉本似乎完全從負面評價基督教,但基本本人是箇教徒,更多是看到其中的問題,其內心並不認爲基督教一無是處。但教會出現品質高尙的人,也給予讚揚,如君士坦丁堡主教。體現了理性主義的特點,這箇人的材料中世紀以來都有,更相信文藝復興以來經過批判的材料。

羅馬帝國內部的原因是吉本真正認爲對衰亡負責的:軍人干政,禁衛軍擁立皇帝,皇帝成爲待價而沽的商品,誰能給予更多好處就支持誰。康茂德把權力交給親信,也造成皇權旁落。元老院的問題。公民也有責任

2、批判專制制度

批判暴君

「他們之所以沒有完全被人遺忘,只是由於他們的無以倫比的罪惡行徑和他們曾進行活動的輝煌舞臺。愚昧、殘酷的提比略、狂暴的卡利古拉、軟弱無能的克勞狄烏斯、荒淫殘暴的尼祿、禽獸一般的維特利烏和膽小如鼠、不齒于人類的圖密善早已被認定只能遺臭萬年!」

他並不否定所有的君主,但也有支持共和。

「元老院和法律所能發揮的最理想的控制作用,也許有助於顯示皇帝的品德。」

「身爲自由政體的成員,基於箇人利益產生保護貴族共和政體的強烈感情,愛國精神使共和時代的羅馬軍團所向披靡。」

而當共和制度轉變爲君主制度之後。「所有社會階層都處於帝制的奴役狀態之下。」

書中的政治思想與吉本本人的政治思想是一致的。

吉本在 18 世紀,1774 已進入議會,對英國共和制的優點有認識。托利黨傾向使其偏愛君主立憲,反對暴君,

旣有箇人對古典學熱愛的影響,也受到理性主義學者的影響

3、進步主義史觀

18 世紀各方面超過前代,相信歷史是進步的。

譴責野蠻的行爲

「在他們從薩拉門入城時,他們點燃了附近的房屋,以作爲部隊前進的路標,同時爲了分散市民的注意力;那火焰在混亂的夜晚無人加以撲滅,因而吞沒了不少私人的和公共建築,一直保畱到查士丁尼時期的薩盧斯提王宮的廢墟便是哥特大火的一大見證。」

「野蠻人的敵對情緒由於經常擾亂他們自己的平靜、安詳的社會的那種兇惡和無法無天的精神而更顯得瘋狂。」

蠻族文化落後於羅馬,更多是文化對立造成的結果

各蠻族建立國家,也是其文化進步的體現。

堅信人類進步的思想

「現代能夠生產大量的玻璃製品和亞麻布料,使得歐洲各民族的生活更爲舒適,遠遠超過羅馬議員講究排場的奢侈和豪華所得到的享受。」

卽使面對中世紀的衰退,他也堅持進步觀念。「我們無法確知在邁向完美的過程中,究竟能夠到達何種高度,然而可以正確斷言,除非地球表面的自然環境有所改變,否則沒有一箇種族會回復到原始的野蠻狀態。」

這與休謨等蘇格蘭學派的進步觀念相一致。

受到聖摩爾修道院博學派影響。

吉本的史學,帶有強烈的理性主義色彩,受到了啓蒙思想的影響。

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學說的影響。

洛克的自由平等觀念的影響。

吉本的理性主義思想也受到伏爾泰思想的影響。

理性主義思想適應了資產階級發展的需要。進步觀念、一致性、對未來樂觀體現資本主義在上升階段的需求。

吉本史學的缺陷

受到18世紀史學的影響,主要重視政治史、軍事史,而對經濟史有所忽略。

重視貴族、教皇等重要人物,而對一般社會情況的研究不足。

否定了中世紀

總體來看,這些缺陷都是當時歷史條件下的產物。「其書瑕不掩瑜,不虧爲西方史學史上的一部傑作。」(張廣智:愛德華·吉本

面世後就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教會的反響也說明其影響力大。是理性主義史學傑出代表作。

四、哥廷根學派

哥廷根學派,德國啓蒙運動時期的歷史學流派,因其成員主要就職于哥廷根大學而得名。

1730s 哥廷根大學成立,1760s 哥廷根學派出現。1757 率先把歷史課作爲重要課程,當時歐洲大學歷史學只是輔助課程。

該學派與哥廷根大學的影響力,以及校內一些機構,如 1751「皇家研究會」等的成立密不可分。

學派成立于18世紀60年代,此後三十年間發展迅速,到19世紀20年代,隨著柏林大學的迅速發展而走向衰落。

哥廷根學派的代表人物

莫斯海姆:興趣在教會史,格廷根大學的第一任校長,教會史專家。出版有教會史諸原則君士坦丁大帝之前的基督教史述評等。

施洛策爾:興趣在世界史。畢業于格廷根大學,1769年回該校主講歷史講座,爲該學派成就最顯赫之學者。

(二)學派特點

學派內部學者興趣多樣,並沒有單一的興趣點。

都具有世界眼光,重視世界史研究。

莫斯海姆著有世界史;加特羅著有世界歷史簡編當代世界史入門;施洛策爾著有世界通史關於世界歷史的觀點等,並講授世界通史課程。

歷史的階段論。

施洛策爾的世界史分爲原始世界、黑暗世界、前世界、舊世界、中世紀的世界、新世界等等。加特羅則將世界史分爲古代、中世紀和近代三段。

對傳統不符理性的史學觀念的批判。

對後世的影響

「學者們自弗雷德里希·邁納克的經典著作問世以來已經看到德國歷史主義的早期萌動。」(凱利:多面的歷史

避免黨派偏見,試圖解釋真正的「真相」。試圖將歷史建設成爲一門研究的科學,開啓了蘭克學派的先驅。

影響了後來德國史學以政治史爲寫作中心的傳統。蘭克史學依然以政治軍事史爲主。

哥廷根學派也不全是理性主義,也有發展起來的浪漫主義。一方面注重考據,另一方面很多考據落于瑣碎,數據的羅列,對重視整體史的特點的衝擊。

啓蒙運動史學的特征:

重視理性,用理性目光重新審視史料與歷史

歷史進步觀,現在優於中世紀。但容易把以往看作非理性,各箇時期都有其價値

用統一的理性,探索歷史發展的規律。

歷史撰述題材進一步擴大。除了傳統的政治經濟史,對社會史文化史等其他人類歷史的探尋頁發展起來。

歷史哲學興起。維柯。之前不是沒有歷史本體論,


特徵

史學研究的視野極大擴展

史學的專業化趨勢明顯

浪漫主義與實證主義並行,學派紛呈

歷史哲學繁榮

民族主義史學發展

古典歷史研究發展迅猛

19世紀史學──史學的世紀

十九世紀歷史學與歷史學家,問題:不同國家比例失調,更多是英法德。

古典史學研究的科學化

一、沃爾夫(Wolf,1759-1824)

德國古典學家,德國第一位以「古典文獻學」註冊的學生。畢業於哥廷根大學,在校期間自學。

1783年,擔任哈萊大學教授。後移居柏林。

荷馬導論,拉丁文著作,被譽爲「近代世界的主要著作之一。」

荷馬史詩最初形態是許多詩人合作的結果。最初依靠口傳而非文字,經歷後世多次修訂。加工者是多人而非一人。

現在認爲:希臘化時代荷馬史詩最終完成。

其論點在當時受到質疑。席勒嘲諷:過去很多地方爭荷馬是自己城邦的,現在荷馬一分爲七,每箇城邦都享有一份。

「他希望把關於古代世界的只是提高到哲學─歷史科學的尊嚴地位。」──古奇十九世紀歷史學和歷史學家

近代以來古典學走上科學化進程

二、尼布爾(BartholdGeorgNiebuhr,1776-1831)

(一)人物生平

生於哥本哈根,其父卡爾斯頓·尼布林對楔形文字和亞述學有重要貢獻。精通多種文字。曾擔任銀行行長,後任教于柏林大學、波恩大學等。

(二)代表性著作

羅馬史,1811-1812年出版。

很長一段時間羅馬史的研究處於低水平,因爲相當一段時間依據李維等人的成果,尤其是早期歷史缺乏相關材料。尼布爾具有開創性,用近代人的眼光看待羅馬史,把羅馬史變成當代人可理解的。

該書生前只完成前兩卷,第三卷爲殘篇。內容實際上是從羅馬建城到第一次布匿戰爭。這是資料最爲匱乏的時期。

此外,尙有羅馬史講稿(把羅馬看作重要國家)、古代史講稿(批判斯巴達頌揚雅典)等,均被譯爲英文出版。

近代史學

(三)史學貢獻

在歷史上第一位將羅馬作爲大國來系統研究的學者。

對羅馬的成長過程進行了追本溯源的系統研究。

「每箇國家早期的歷史必然是關於制度而非事件,關於階級而非箇人,關於風俗而非法律的歷史。羅馬的發展史,是圍繞著貴族與平民的鬥爭而形成。」

重視一手資料和史料核查。詳細核查資料,構建完整的歷史畫面

「在放下筆時,我們必須能夠站在上帝面前說,‘我沒有故意地或未經認真查核而寫了任何不真實的事情。’

羅馬史所涉及的自建城至布匿戰爭時期是資料最爲匱乏的時期。

通過「歌謠、挽歌以及由祭司長保管的紀年史傳遞下來的。有些歌謠是互不關聯的,而有些歌謠則形成完整的一組——卽所謂史詩,它在深刻與豐富多彩的想像力方面,遠遠勝過所有羅馬後期的作品。」

重頭是布匿戰爭以前,史料不可考,認識到如果一手資料缺乏,那傳統上不納入史料 的史實歌謠,其內容也需要我們考察。

在資料不足時

歷史的比較方法:世界各民族的歷史大體經歷了相同的發展階段,因此,其他民族的歷史對羅馬的歷史有一定的補充作用。

運用荷馬史詩研究羅馬的王政時代。

資料仍然不足時,則運用歷史學家的直覺。

他「長於從一句話,一箇隱語或者一處遺漏裏推敲出涵義,使他能夠發現有益的線索」。──這種方法存在問題,主觀性很強。

尼布爾史學的問題

在史料嚴重不足時,運用歷史學家的直覺,引起了學術界的批評。

路易斯曾指出,尼布林對皮洛士戰爭以前羅馬歷史的建構,如同尋找點金石和不老藥。

斯威格勒則認爲,羅馬的基礎不是反映那一時期歷史的歌謠,而是後世學者對羅馬早期制度的解釋。

不過,尼布爾史學的貢獻是不容易忽視的。其奠定的理論方法被後世遵循。「所有的歷史學家都是尼布爾的學生」(蒙森)

三、博克

(一)人物生平

博克生於德國西南部卡爾斯魯厄,是沃爾夫的弟子。

曾在海德堡大學、洪堡大學等學校任教,執教五十餘年,培養了邁耶、德羅伊森等一大批知名學者。──學術地位一方面靠自己,另一方面靠自己的學生

重視經濟學、文獻學的研究,認爲其是有關歷史哲學的完整的知識的學科。

(二)重視經濟史研究

雅典國家經濟,全書共三卷,1817-1886年出版三版,並被翻譯爲英語。

雅典經濟是雅典成就的重要基礎。通過對雅典財政的研究,反映雅典社會經濟的發展。注重對雅典工資收入、商品價格、財政管理、收入支出的考察。

研究運用大量銘文

古史現代化派:把希臘羅馬經濟發展看成可以和現代資本主義發展並列的,用近現代經濟模式套用到古代經濟

對雅典的制度提出批評。如果想從傳世文獻看雅典經濟,不是不可以,如伯戰史,色諾芬,但都是隻言片語,隱藏在政治經濟史之中。


古代度量衡,1837年出版,揭示了從兩河流域到台伯河流域各民族的關係,以及地中海各國間文明的統一性。比較的視野,創立比較計量學,研究經濟史同時把視角放在度量衡。最初來源是古代貨幣制度。

(三)重視銘文資料的整理

在研究經濟史時,博克重視銘文資料。

1815 提議編輯古代銘文,希臘銘文集成由博克主持,普魯士科學院自主。博克親自編纂1-2卷(1825年、1843年出版)。

收集銘文1萬余件,按地區排列;並證僞了一批銘文。

這項工作也受到批評,因爲數量龐大,要做到精細的考訂恐怕不可能。

碑銘學作爲歷史學輔助學科的地位更加鞏固。

貢獻:培養了一大批學生。

四、格羅特

(一)格羅特(1794-1871)生平

英國銀行家、歷史學家,曾擔任過自由党議員。也不是職業歷史學家

1841年退出政壇,專心從事希臘史的寫作。其從政經歷也有助於歷史研究。

第1卷于1846年。

1856年出齊12卷。

希臘史的科學性

不重視銘文、錢幣、紙草等一手材料,但也有其原因。當時考古材料不足。

具有一定科學性。材料主要來自古典作品,卽古希臘歷史學家、哲學家、演說家的作品。

希臘史第一卷將歷史劃分爲傳說時期和歷史時期,分界線在於西元前776年第一次奧林匹亞賽會。

分析了傳說時代的希臘情況,得出了一些有用資訊,但承認傳說中不可能分離出真正的歷史,傳說與真正歷史有巨大區別。

將希臘歷史分爲六箇時期,以雅典爲核心。庇西特拉圖──第一次海上同盟──伯羅奔尼撒戰爭結束──第二次海上同盟──馬其頓與反馬其頓──馬其頓征服希臘。

贊成雅典的民主制度,批判專制統治。

與現實聯繫過於密切,經常從古代轉入現代的英國史,然後轉回古代。「穿著希臘服裝的英國人」。但也未喪失對歷史的判斷。

希臘史在歷史上有重要影響,摩米利亞諾認爲 19 世紀後期的希臘歷史研究圍繞格羅特的觀點展開。

19 世紀前半期古典學研究

這一時期德國的古史研究尤爲引人注目,是在浪漫主義思潮和戰場失敗雙重刺激下發展起來的。

改善了傳統的歷史批判方法,促進了科學古史學的建立。

古典文獻的研究和校勘在這一時期繼續得到發展。這是持續到現在的工作。

古典歷史的研究與碑銘、考古等密切結合。

工具書的編纂,特別是語言學工具書的編纂有重大成就。

浪漫主義史學

(一)浪漫主義史學的興起

1、對啓蒙運動的反思

理性主義堅持理性至上,非理性受到排斥:「宗教、自然觀、社會、國家制度,一切都受到最無情的批判,一切都必須在理性的法庭面前爲自己的存在做辯護或放棄存在的權利。」通過非理性因素對抗理性

歷史中理性和非理性相伴相生。

歷史成爲了證明歷史普遍性的工具,箇體性被排斥。各民族獨特的歷史也不存在。浪漫主義強調民族性,赫爾德。

不能公正地看待歷史上的各箇時期。

真正有影響力的是德國浪漫派。

2、對資產階級革命以及現狀的不滿

部分保守派、民族主主義者對法國大革命和歷史思想的世俗化表示不安。

他們以神秘主義和靈感等對抗科學觀念。

美化中世紀的歷史。

將民族精神視爲歷史發展的動力。

比如:德國的耶拿學派等。

浪漫派史學的特點:重視歷史的箇體性,認爲歷史的發展不存在普遍的規律,體現各民族的「民族精神」;強調歷史的連續性、繼承性,尤其強調中世紀的地位──直接針對理性主義。(張廣智)

「有兩件事是必要的:第一,歷史學的視野必須放得開闊,以一種更同情的態度去研究被啓蒙運動看作是未啓蒙的或野蠻的並聽任其默默無聞的那些過去的時代;第二,人性作爲某種一致和不變的東西這一概念,必須加以抨擊。」──科林武德

(二)麥考萊

麥考萊(1800─1859),輝格派代表性人物,幼年極其早慧。輝格派史學:站在當下看待過去歷史,有歷史進步觀念。

畢業于劍橋大學三一學院,畢業後不久,在愛丁堡評論發表論彌爾頓,「(他年輕時)大家覺得一顆最明亮的巨星已經升起。」(古奇:十九世紀歷史學與歷史學家)曾在英國議會、印度最高委員會任職。著有英國史史論等。

他覺得修昔底德膚淺。

英國史,原名自詹姆士二世登基以來的英國史,共五大卷。

1839年開始撰寫,1848年出版頭兩卷,1855年出版三、四卷,1861年,出版最後一卷,被翻譯爲多國文字。

以五卷篇幅,寫作數十年曆史,內容細緻是其優點;文筆也受到人們的稱讚,通俗易懂,工人都能看懂。

但是,其忽略了歷史的認真考證,政治立場偏頗。古奇認爲他對一些歷史人物缺乏理解能力。

論歷史,在當時影響巨大。

強調歷史學家的能力:想像力,「一箇完美的歷史學家必須具備足夠的想像力」歷史需要展示精神的一面,有賴于想象,歷史需要想象填補空白。

他承認歷史想象不能天馬行空。「將想象限制在他所發現的材料上,避免添枝加葉,以損害其真實性。」

歷史真實性和想象的關係?不管什麼材料,都有主觀的想象的成分,但任何證據都制約想象,想象不能突破證據的限制,想象的作用在填補證據之間的空白。

批判理性主義,因爲理性主義過度注重整體性,忽視了箇體性,甚至歪曲歷史以迎合普遍原理。「他們通過觀察現象的某箇方面而達成理論,其他方面則通過誇張或割裂事實以適應理論。」

但他也反對僅僅滿足于箇體事實的陳述「事實是歷史的浮渣」

古奇認爲史論的巨大影響力,但認爲其存在幾箇缺點:知識有限──中世紀、伊麗莎白前期,甚至空白,和普通人一樣;政治偏見;鐵錘般粗暴的文風,不能夠尊重對手。

(三)湯瑪斯·卡萊爾(1795-1881)

闡述自己的道德教誨

生於蘇格蘭南部的鄕村,1814年畢業于愛丁堡大學。

長期從事歷史學的教學和研究工作。

1834年遷居倫敦,晚年擔任愛丁堡大學校長。

一生筆耕不輟,著有論歷史席勒傳舊衣新裁法國革命史憲章運動文學史講稿書信集等三十余部作品。

早年帶有同情勞動人民的想法。

「生活在無限財富中間的人民死于饑餓,住在黃金屋裏和圍在穀倉中間的人民,沒有一箇人生活得到保障和滿足。」(過去和現在

「史家每每過於偏愛論述元老院、戰場、甚至王國廳室而忘記了遠離這些場所之外的思想與行動的洪流奔騰不止。就在那成百上千箇流域立面,一箇蓬蓬勃勃的世界正在經歷著盛衰枯榮,與某次戰役的勝負全然無干。」(引自西方史學史

恩格斯曾給予其早年思想高度評價「他在文學方面反對了資產階級,而且他的言論有時帶有革命性。」

後來卻走向英雄史觀,著有論歷史上的英雄、英雄崇拜和英雄業績

將歷史上的英雄分爲「神明英雄」奧丁、「先知英雄」穆罕默德、「詩人英雄」但丁與莎士比亞、「教士英雄」馬丁·路德、「文人英雄」詹森、彭斯和盧梭、「帝王英雄」克倫威爾與拿破崙等。

歷史是英雄創造的,「從廣義上說,他們也就是創造者…… 整箇歷史的精華,就是偉人的歷史。」人民是英雄實現偉大目標的工具。

英雄是極少數人,有極強的洞察力,甚至具有神性的特征。英雄城爲了歷史的創造者,「從廣義上來說,他們也就是創造者……整箇歷史的精華,就是偉人的歷史」

「我把它成爲英雄崇拜,並不過分」

抬高英雄地位,人民地位被貶低,「芸芸眾生在他看來只是可憐蟲,感情上可憐,智慧上也更可憐」──古奇

卡萊爾的缺陷

後期的作品中,視人民爲羣氓,頌揚英雄甚至是獨裁者的功績。「在他看來,只有集中體現在一人身上,體現在克倫威爾或者丹東這樣的人身上的革命,他才承認,他才讚揚。這些人就是他英雄崇拜的物件。」

歷史研究知識有限,存在錯誤,洞察力有限。

過於依賴回憶錄、報紙,這麼一箇嚴肅的課題僅依靠這些資料存在很大問題。現在看來明顯的問題,沒有給予重視,如大革命中法國與歐洲的關係等。吉倫特派最後的晚餐這樣真實性存疑的事實,他也輕信。

浪漫主義史學的貢獻

批判極端的理性主義,糾正了理性主義史學輕視箇體化、多樣性的缺陷。

重視被理性主義忽視的歷史時期,特別是中世紀。

「啓蒙運動緊緊關懷著現在和最近的過去的傾向被抵消了,於是人們就印象認爲過去全都是値得研究的。」──科林武德

促進民族主義史學發展,赫爾德對民族問題的重視,德意志民族史學的發展。

6 月 14 日

蘭克

修昔底德:將自己的史學與前代文學對比,真實性有問題,爲取悅聽眾。

一、列奧波德·馮·蘭克(Leopold von Ranke,1795─1886),德國著名史學家。

客觀主義史學有悠久傳統,到蘭克達到頂峰,和德國史學界密不可分。德國歷史學在大學中地位很重,此前也有大量史學家對歷史學專業化的努力。19 世紀公共檔案館興起。(文藝復興時期圭恰迪尼對檔案的重視就開始)。古代的檔案只是爲了記錄一箇政令,沒有爲了保存。檔案的使用一直是特權,圭恰迪尼社會地位有條件接觸各類檔案。蘭克有一些榮譽地位,能接觸較多資料。

出生于薩克森的威和,幼年接觸古典作品。1814年至萊比錫大學學習神學、古典哲學,最初對歷史沒有太大興趣。他家中的兄弟姐妹很多都學神學。大學畢業後,任教于法蘭克福的高中,探討國際關係(領土問題等),不可避免涉及到歷史問題。開始從事歷史研究。他也有宗教情懷。

早年最重要的 1824拉丁與條頓民族史,很多思想已經有體現,因此 1825 獲得柏林大學教職。1827 赴歐洲考察收集資料,1831 被任命爲歷史政治雜誌主編。他有很大的學術成就,但從事政務,並非他所長,主編讓他遇到困難,很多文稿是他自己撰寫的。到 1836 停刊。

1841年,被授予「普魯士國家史官/歷史學家」一職。意義:其一、證明已經在史學上取得重要成就,是國家的認可,其二、爲以後的研究提供重要條件,可以較容易獲得檔案。

耄耋之年,仍然從事世界史編寫工作。

弟子眾多,對史學界有深遠影響。對德國政治經濟史的傳統影響深遠,卽使年鑒學派流行,也無法撼動,

(二)豐富的論著

16、17世紀的南歐君主與人民塞爾維亞革命史16、17世紀威尼斯史教皇史宗教改革時期的德國史法國史英國史世界史

其中,國內已經翻譯了拉丁與條頓民族史近代史家批判德國史稿等。

視野開闊,有全面的眼光看待世界歷史。

(三)蘭克的史學思想

1、追求客觀史學

蘭克承認史學寫作中充滿了主觀性。主觀性來自:現在的研究興趣,站在現在的角度看待歷史,會導致「對某箇時代歷史進行讚美和指責。」

任何史學關懷都受到當代的影響。史家有自己的觀點態度信仰。

如啓蒙史學家以當下的絕對理性批評過去。按照當前的價値來評判過去。「依據當前的情形來評判過去這一顯著特徵,從沒有比目前這樣更糟糕的了。」

要首先理解歷史,

「作者就是描述歷史的人,必須有他自己的觀點,他的信仰,這些使他無法從其自身分離開來的。」

蘭克認爲歷史的主觀性與史學的公正客觀目標相對立。要排除作者的主觀傾向(宗教、政治、經濟利益、現實目的),才能保持歷史著作的客觀性。

因此,史家在撰述歷史作品中,必須將箇人的主觀傾向排除在歷史撰述之外,不能受到現實目的的支配,只有這樣,盡可能地做到公正。

如實直書,「只要表明過去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他決心做到把詩人、愛國者、宗教和政治的黨派都壓抑下去,絕不袒護任何一方,把自己從自己的書中驅逐出去,絕不寫任何可以滿足自己情感或者宣示箇人信念的東西。」

當時人已經認識到,懷疑史家能否在寫作過程中將自己排除。實際上不可能絕對排除,從選題開始就已潛移默化受到影響。

蘭克的客觀性得到了當時的認可。

修昔底德幾乎不出現「我」,卽使有,也是說「修昔底德」,表明和自己沒關係,沒有偏見的瞭解歷史。希羅多德經常出現「我」,表明他調查研究的真實性,親眼見到的。

蘭克對客觀史學的追求頁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傳統史學價値的認識。自古希臘以來,就有現實關懷和致用價値,修昔底德:垂諸永久,後人得到借鑒。很多對古代史家都認爲歷史總結過去,爲後世提供經驗教訓。

這種做法要求作者帶有主觀性去評判過去和指導現在,這與蘭克史學的目標不吻合。

2、重視檔案史料

一手資料:官方檔案、書信集,可以最大限度排除主觀傾向。日記、回憶錄有偏見。

蘭克之前回憶錄編年史是最重要的資料,蘭克之後史學家重視檔案。

「他建立了論述歷史事件必須嚴格依據同時代史料的原則。」

蘭克不是第一箇使用檔案的人,但他是第一箇善於使用檔案的人。

蘭克對一手資料的重視,來源於他對繆勒著作的閱讀。他發現,外交檔案對構建歐洲歷史極爲重要。

他曾經在義大利查找16、17世紀歐洲外交關係的檔案。在柏林圖書館查找手稿檔案材料。他並不絕對反對二手資料,經過考證批判,如果可信,可以彌補一手資料不足。

3、史料批判原則。

蘭克認爲,卽使是第一手資料,也存在問題也要經過批判。

檔案資料有傾向性,也有利益訴求;檔案資料只能代表記錄者的箇人意圖,無法展示歷史的全部真相。

兩種校勘法:外證法。需要掌握更多的第一手資料,相互參校,能夠消除其中的主觀性。

同時,二手資料,如果確定,也是可信的,可以彌補一手資料不足。

內證法,依據著作的內在矛盾和作者的寫作意圖去判斷史料價値和真僞。

「有的人想要當古代的典範而抄襲古人,他們認爲自己所寫的就是古代的東西,有的人則試圖從過去的歷史之中尋求教訓以備將來之用;有的人則攻擊某些人,或者爲某些人辯護;有的人則熱衷於以主觀條件和感情爲基礎, 在深刻的論據之上對所出現的事情作出解釋;還有一些人的目的只是傳達所發生的真實情況而已。」

比如作者一貫反對某事,但這份檔案一反常調,就要注意,是有原因還是假的。

檔案的寫作者箇人品質如何,是否可靠,寫作者接觸相關信息的途徑是否可靠。

史料分析是第一位,然後史料自己就會說話。

4、「直覺理解」

考證可以解決事件的真實性問題,但是歷史內部的精神,史料的整理、編排和進一步的研究工作,歷史現象之間的聯繫,卻非考證所能解決。

「外層的表像並不是我們所要研究的終極事物,在外層的表現之下,還有一些事物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歷史研究要抓住事物的內在聯繫和最終動因,要認識歷史的精神內容,需要靠直覺,卽「感悟」「移情」等。

只有直覺理解纔能把握歷史最核心的內容。但這是史家主觀的體悟。因此要完全排除主觀因素不可能。

史料考證更多解決經驗層面的,直覺理解要解決先驗層面的。

5、上帝之手

蘭克認爲,歷史由精神和肉體組成,精神高於肉體。對歷史的探尋更重要的是精神的探尋。上帝是精神之上的最高存在。

「人類在精神上的任何重要活動的起源都同上帝和神聖的事物有某種聯繫。」

但他不讚成歷史進步觀。*19 世紀「歷史主義」帶有決定論、普遍性,承認歷史前後相繼,但並非進步,任何歷史階段都有獨特價値。歷史與自然科學不同,有獨特性。德國,黑格爾、赫爾德是歷史主義,蘭克是發展者。

在歷史發展過程中,事物前後相繼,萬事萬物都出自于上帝。如果說歷史是進步的,那麼從現在的角度出發可以預知未來。對歷史的預知不是人類能達到的,只有上帝可以做到。

蘭克把如實直書是。

上帝決定歷史事實中的真理。(德國浪漫主義的產物)要想完全了解上帝,永遠不可能實現。但通過研究歷史揭示真相歷史撰述,一定程度上對於認識真理。

蘭克的科學的歷史學和自然科學意義上的科學是兩箇不同的概念。說他科學是說他建立了一系列有效的史料批判歷史書寫原則。後來的實證主義史學家纔是自然科學意義上的科學。

歷史研究除了說明事情的本來面貌之外,另一項重要工作就是認識上帝。蘭克給上帝保畱了一席之地。

因爲歷史產生于上帝,上帝決定了了史料之中包含了真理,因此,研究歷史可以通過史料而瞭解真理。

歷史學家任務就是研究歷史,揭示真相,並通過文字形式(歷史著作)將其還原。

6、箇別化的歷史

所有的歷史都是獨特而自爲的歷史。歷史的人和過程都和上帝有密切聯繫。

社會歷史現象都是獨特的、一次性的、箇別的,每箇歷史階段都有價値。

歷史不是線性發展的:各箇時代都是上帝創造的。「每箇時代都直接與上帝聯繫在一起,它的價値並不在於它創造了什麼,而在於它自身的存在,在於其自身。」

歷史連續的但不是進步的。人類不能預知歷史。

歷史中不存在規律

蘭克反對歷史中存在規律,人們不可能對歷史進行歸納、總結。

這種思想,深受德國浪漫主義的影響。

「人類完美的每一種形式,在某種意義上是民族的,受時間限制的,並且,從最具體的意義上來說,是最箇體的。」

確立箇體性,就是確立歷史學的獨立地位。

這種觀點遭到實證主義史學反正。實證主義認爲歷史有規律,因爲各箇階段都有其獨特性與價値,

反對歷史中總結出普遍規律。

實證主義在蘭克基礎上更進一步,發掘歷史規律。在他們看來蘭克只完成了解決史實這樣的第一步,沒考辨。

蘭克的另一面

蘭克提倡不偏不倚,排除主觀的撰史原則,但在實踐中,他自己也難以做到。

蘭克在撰寫拉丁與條頓民族史及其他國家的國別史時,強調血統對於區分民族的重要作用。

對德意志民族尤爲重視,著有九卷本的普魯士史,同時,強調拉丁與條頓民族血統高貴,強調優秀血統國家的重要性。在歷史撰述中,也有爲政治服務的宣傳。

維柯─赫爾德。聽錄音4分。

把條頓重視。

強調德意志血統高貴。15:01

蘭克寫作都

蘭克對君主制的傾向了。

能不能達到理想只是盡力而爲。蘭克

歷史學科的獨立性,此前並未從自他學科中拓寬陳。

在研討班中,學生就某箇問題進行討論,教師進行指導。絕大多數學生都是這樣培養的。

蘭克贊成君主制,在歷史政治雜誌任主編時,就撰寫文章宣揚君主制。

他認爲,君主制是有效的統治國家的方式。

君主制對歷史研究有利。

「凡是引起君主不悅的事物我都刪去了…… 在無法去除的情況下,我就按照君主的旨意來寫,因爲沒有什麼比引起君主的一絲不滿更讓我難受的了。」

蘭克的史學貢獻

建立了史料選擇、批判和理解的一整套標準。

培養了大批學生,對德國史學乃至世界史學影響深遠。

「習明納爾」方式對後世學術貢獻巨大。

20 世紀前期,德國史學依然在走蘭克道路。

德國的保守風格跟蘭克史學的深遠影響有關。

將歷史學科學化。

注意:蘭克史學可以說是某種科學化的史學,但不是自然科學化的史學。

近代史學

對蘭克史學的批評

有的批評是來自敵對的學派的,不過卽使是「蘭克最忠心的學生也承認太陽上有斑點。」

他的著作不夠完全,重視會議制度、國家歷史,但卻忽視了人民的生活,「忽略了羣眾,輕視了經濟制度的壓力。」

蘭克認爲歷史的決定性因素是「實幹的人」。

哈歇根批評他:蘭克是純粹的貴族,不是爲羣眾寫作的。

實證主義史學

實證史學興起的背景:

浪漫主義與蘭克史學缺陷的暴露。浪漫主義提倡體驗感知,但偏離了科學,蘭克史學還有很多任務沒完成,只是事實的考證,但不能認識蘊含的客觀規律。

自然科學的發展,給人文社會科學帶來強大壓力。

孔德與實證主義哲學的興起。反對探索始因或目的因,因爲旣辦不到也沒有意義。純粹的事實只是材料,而不是科學。孔德看來,人類社會也是自然環境一部分。將自然科學方法運用於人類社會和人類歷史研究中。通過對現象的連續觀察,發現現象之間的普遍規律,這種規律應該是持續的,可重複的。從箇別現象尋求一般規律,從而達到與自然科學一致的效果。

直到 20 世紀初,歷史學界都還有科學還是藝術的爭論。

巴克爾與英國文明史/博克爾

(一)人物生平

1821 年生於英國的富裕家庭,1862 年去世。自幼體弱多病,無法接受正常學校教育。輟學之後自學成才。家裏藏書兩萬多冊。遊歷歐洲各國,博覽羣書,記筆記,懂多種語言。嚴于律己,將全部精力投入歷史學研究。非職業學者,生前曾被人「光芒畢露的業餘學者」,但成就卓著。

(二)英國文明史

全書共兩卷,1857 第一卷出版,1861 次卷出版。該書只是作者擬定的龐大的導言而已。

該書出版後,被譯爲多種文字。1878年,該書被譯爲日文,傳至東亞。1904─1907年,該書曾在中國出現四箇譯本,對淸末中國史學界有重要影響。

(三)巴克爾的史學思想

1、科學的歷史學

將科學的方法代入歷史學研究。涉獵地理學、生物學、數學、物理學、化學等自然學科。

歷史學研究的過程:第一步細緻觀察事物。第二步探索事物之間的聯繫性。

重視歷史的規律性。

英國學者如麥克萊初期對蘭克史學有很多批評,對巴克爾來說,很從箇別到一般。今天西方看來,歷史不存在自然科學般的規律。

「歷史學科研究的物件爲那些顯然是最毫無規律可言的事件,然而在反復無常的事件中,包含著某種固定的不變的規律。」

「敘述歷史研究的方法和人類活動之規律性的證明。這些活動受著精神規律和自然規律的支配,因此,必須對此兩組規律進行研究;而且不借助于自然科學,歷史學便不能建立。」

「歷史家的責任就是顯示一切民族的活動都是有規律的」。

自然規律與人類社會規律。自然規律是指氣候、土壤、食物和一般自然面貌,自然規律對人類社會有重要影響。希臘平原很少,都是丘陵山地。

人類社會規律,包括道德規律和智力規律,道德規律極少發生變化,而智力規律則包括實踐和書本知識。

自然改變人,人改變自然。溫和的自然環境能夠激發人們的探索精神,促進人們改善自然環境。

歷史決定論vs.自由意志論

對歷史發展過程中人的作用的認識。

(人在歷史中)受著嚴格的因果性制約。這種因果聯繫作用於社會整體,是不以社會中所含的箇人的意志爲轉移的」

所謂的英雄人物不過是歷史的產物,而非歷史的創造者。

與卡萊爾等人的「英雄史觀」形成了鮮明對比。

英雄也是歷史規律的產物。歷史的創造者不是英雄,而是歷史決定了英雄的產生。歷史是人活動的產物,人並非毫無能動性。

自然環境只有通過人纔能發揮作用。

自然和人何者居於主導地位?

部分學者認爲,自然界居於主導地位,甚至認爲其實唯物主義者。

但也有部分人認爲,人類社會規律居於主導地位,其中,智力規律尤爲重要。

「智力法則壓倒一切的優勢,至此,我們可以這樣說,人類文明的進步是以精神法則戰勝物理法則,智力法則戰勝道德法則爲標誌的。」

自然環境只有通過人才能發揮作用。

歐洲中心論

只有不被外力所影響的歷史才有價値。「人和民族的歷史,如果其進程不被外力所影響的話,它將僅僅因爲自身的運動而變得更有價値。」

原因歐洲的自然條件。「在歐洲,自然受人類支配;歐洲以外,自然支配人類」。

歐洲之外的民族受到自然的影響,難以探索精神法則。被自然扭轉了歷史發展進程。和英國的世界霸權有密切關係。

在歐洲各國之中,英國最値得關注。「英國在最近三箇世紀,最爲滿足上述條件。」

歐洲中心─民族本位,英國與其他都不一樣。

實證主義與蘭克史學

二者都重視史料的考證和研究。

但二者有所差異:

實證主義史學注重對歷史規律的探尋。事實只是材料,而蘭克史學:對事實的掌握就是一切。

實證主義不反對資料考證研究,也注重自然科學方法的使用。

實證主義注重蘭克政治史之外的社會、文化等內容的研究。

馬克思主義史學

(一)興起背景

與馬克思主義興起的背景有一致性。

馬克思主義的三大來源:德國古典哲學、法國空想社會主義、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

「馬克思主義是吸收和改造包括西方史學在內的一切優秀史學遺產的結果。」

(二)代表作品

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鬥爭(1850)與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1852)

德國農民戰爭(1850)

法蘭西內戰(1871)

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1884)

(三)唯物史觀

「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的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的意志爲轉移的關係,卽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應的生產關係。這些生產關係的綜合構成了社會的經濟結構,卽有法律的政治的上層建築樹立其上並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

人類歷史是客觀存在。階級鬥爭推動人類社會前進。人民是社會歷史的創造者。

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

生產關係和生產力的關係。

(四)如何認識早期馬克思主義史學

首先要瞭解馬克思主義史學,特別是其作品。

在認識唯物史觀重要性的同時,也要重視早期馬克思主義史學作品的史學價値。

除馬、恩外,其他馬克思主義史學家。

馬克思主義史學對後來的影響。卽使年鑒學派都有馬克思唯物主義的影子。

看成一箇歷史文本而非說教的文本。

現當代史學

現當代史學的特點:史學研究高度專業化、正常化。思辨歷史哲學向分析歷史哲學的轉向,本體論→認識論。史學研究的方法更加多樣化,新的史學分支學科不斷出現。

(歷史哲學:思辨歷史哲學向批判歷史哲學的轉變

在二十世紀前半葉,思辨歷史哲學向批判或分析的歷史哲學轉向已成爲趨勢。

對歷史學本體論的探討逐漸式微,對歷史認識論的探討逐漸成爲主流。

思辨歷史哲學的代表性人物有斯賓格勒、湯因比等人。

二十世紀前期批判的歷史哲學的代表性人物:克羅齊、科林伍德。)

湯因比(1889-1975)與歷史研究

(一)人物生平

生於倫敦,幼年時接受過良好的古典教育,熟悉拉丁文、希臘文著作。「我這一代幾乎是最後一代在英國接受希臘文和拉丁語的語言和文學教育,而且依然忠實于最嚴格的 15 世紀的標準。」

曾在牛津大學接受教育。

一生經歷了帝國主義發達階段,又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與冷戰。

湯因比的歷史著作

歷史研究12 卷

人類與大地母親

文明經受著考驗

希臘精神

一箇歷史學家的宗教觀

湯因比論湯因比

現當代史學

(二)文明形態史觀

歷史研究中心觀點。

以文明而非國家、民族、時代等作爲歷史考察的單位。文明是一定時空中的人所組成的社會整體,應當包括若干同樣類型的國家。文明包括政治、經濟、文化三箇範疇。文明之間有內在聯繫,多數文明與其他文明之間有不同程度的關聯(斯賓格勒更多是封閉的形態,發展模式不變)。文明之間的關係:相互交流和碰撞、繼承關係。

26 種文明形態:基督教文明、拜占庭文明、俄羅斯文明、伊朗文明、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遠東文明、古希臘文明、古敘利亞文明、古印度文明、古代中國文明、朝鮮日本文明、米諾斯文明、蘇美爾文明、赫梯文明、巴比倫文明、埃及文明、安第斯文明、 墨西哥文明、育加丹文明、瑪雅文明,

以及五種停滯的文明:波利尼西亞文明、愛斯基摩文明、遊牧文明、斯巴達文明和奧斯曼文明。

所有文明都是同時代的,因爲都是六千年以內,與人類三十萬年相比就是同時代。

挑戰與應戰

所有文明都經歷了興起─成長─衰落─解體四箇階段。挑戰與應戰是變化的原因。挑戰─應戰─平衡─新應戰這箇過程,不斷重複。

第一代文明興起在於與自然的挑戰和應戰,第二代、第三代文明的興起在於與人類環境,卽社會環境的挑戰與迎戰。應戰成功,就能興起繼續發展,若不成功,就陷入停滯。

五種挑戰:困難地方的刺激、新地方的刺激、打擊的刺激、壓力的刺激、遭遇不幸的刺激。

英雄史觀

「所有社會性的創造行爲,都是箇別的創造者的工作,或至多也不過是少數創造者的工作;而且在每一次繼續不斷的前進中,社會上絕大多數成員都是被拋棄在後面的。」(歷史研究)絕大多數人被領導。類似尼采超人。

退隱和復出的模式。退隱冥想,復出則發揮其影響,如佛陀。

文明的解體:創造力的少數人變爲了統治的少數人,維持對羣眾的統治,而羣眾則會離心離德,最終「軍事行動是衰落和解體的共同特徵。」

湯因比以挑戰和回應的理論解釋人類社會歷史,爲反思歷史提供了獨特視角。

在構建其哲學體系的過程中,湯因比試圖將歷史與理論框架相結合,但由於其體系龐雜,內部充滿矛盾。適應自己的理論框架的歷史就採用,不適應的就捨棄。

評價不一:不朽傑作─充滿錯誤。如果用歷史學的眼光來看,可能充滿錯誤,但哲學的眼光來看,歷史材料只是一箇註腳。

繼斯賓格勒之後最後一位有影響力的思辨主義歷史哲學家。在他之後無人探討歷史本體論。科林武德轉向歷史認識論。


柯林伍德(1889-1543)

(一)人物生平

歷史學家、哲學家。

生於英格蘭的蘭開夏,畢業于牛津大學,畢業後,在牛津大學擔任教職,曾教授哲學、羅馬史等課程。

著有歷史的觀念宗教與哲學羅馬不列顛羅馬不列顛考古形而上學論新利維坦

現當代史學

(二)柯林伍德的歷史思想

繼承了英國唯心主義和新黑格爾主義,受到了狄爾泰、克羅齊等人的影響。

指出了歷史學的局限性:不反思自己的研究。

歷史學是科學,但是不同于自然科學的科學。

「一切歷史都是思想史。」

歷史學家要認識歷史,必須在自己的思想中重演歷史。

現當代史學

沃爾什認爲:柯林伍德的歷史思想有如下缺點:

忽視了歷史事件的自然背景。

過於強調理性自覺,而忽視了歷史行爲的非理性方面。

只適用于哲學史等意識形態方面的歷史,而不適用於物質形態較明顯的歷史。

有相對主義的傾向。


沒講科林伍德

傳統史學遭遇挑戰與新史學的興起

蘭普勒希特爭論:與史學應當拓寬題材,擴大至經濟、文化史研究。以發生學的方法取代蘭克史學描述方法,不僅要弄淸楚事實是怎樣的,還要弄淸楚事實是如何形成的。歷史學不是自然科學,但是歷史學必須從現象中找出決定性的因素。

爭論的結果:蘭普勒希特失敗,德國傳統史學仍然佔據統治地位,但蘭普勒希特的觀點在其他國家受到一定重視。

原因:保守派勢力強大與蘭普勒希特的退讓。

法國的貝爾與歷史綜合評論

提倡以新的綜合研究取代原有研究方法,卽提倡歷史學與其他學科方法的結合。

培養了年鑒學派第一代學者。

魯濱遜新史學,在德國畱學,受到傳統學派影響,也看到了傳統學派批判。

提倡歷史學研究拓展新領域。

採用新方法,卽多種科學的方法。年鑒學派受新史學影響最大。

年鑒學派

一、費弗爾、布洛赫與年鑒雜誌

(一)人物生平

呂西安·費弗爾(1878-1956),早年就讀于南錫中學,後入讀巴黎高師,獲歷史學、文學學位。

1919 年後恢復斯特拉斯堡大學,1933年擔任法蘭西科學院近代文明史教授。

1947 年出任法國高等實驗研究院第六部(經濟社會科學部)主任。把布羅代爾安排到重要崗位。

馬克·布洛赫(1886-1944)

生於法國里昂,1904年進入巴黎高師,畢業後取得歷史學與地理學教師資格。後攻讀博士學位。

1920 赴斯特拉斯堡大學任教。

1937 獲索邦大學教職。

二戰時期,加入抵抗運動,1944 被葢世太保抓捕並殺害。

(二)著作與學術特徵

呂西安·費弗爾:菲力浦二世與弗朗什──孔泰大地與人類演進:地理學視野下的史學導論馬丁路德:一箇命運拉伯雷的宗教爲歷史學而戰鬥等。

馬克·布洛赫:國王的奇跡法國農村史封建社會奇怪的潰敗爲歷史學辯護

馬克布洛赫奠定了基本原則。第三代對第二代反動,「隔代回歸」,重視心理。

(三)創建年鑒雜誌

1929 年,二人在斯特拉斯堡大學合作創辦經濟與社會史年鑒。1939 年改名爲社會史年鑒。1946 年改名爲經濟、社會、文明年鑒。最初經濟史佔主要,後來社會史佔主要。經濟學家社會學家都有。產生多學科交融的願望。

「一方面,歷史學家在研究過去的文獻時,用著陳舊的方法;另一方面,從事社會、近代經濟史研究的人,正在日漸增加。」

現在看來很難說兩人誰的作用大。

1.重視整體性的歷史研究。

傳統史學注重政治史觀、貴族史觀。

新史學關注「社會史」。

全部的人類活動,是「全體部分構成的歷史」,其研究的物件是「屬於人類,取決於人類,服務于人類的一切,是表達人類,說明人類存在、活動、愛好和方法的一切。」

爲什麼?傳統史學主要注重編年和檔案材料。新史學,突破了傳統史學的束縛,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材料。「它不再局限于郎格羅瓦和賽諾博斯所主要依據的書面文獻中,而代之以多元史料的基礎。」符號、數位、圖像材料、書寫材料、考古發掘、口頭資料。換言之,統計數字、價格曲線、化石、工具乃至教堂的還願物都可以成爲歷史研究的資料。

6 月 21 日

1、問題性的史學研究

對年鑒學派,問題從現實中來。傳統史學割裂了歷史和現實。對當下問題的關注轉向歷史研究。傳統史學是敘事史學,針對特定的歷史時期、事件進行敘述。新史學則是選定問題,根據所研究的問題,選擇相應的時期,並對歷史進行闡釋,以解決問題。

問題來自何處?優秀的歷史學傢俱備現實感和歷史感。現實問題迫使歷史學家去研究歷史的問題。「一箇人若完全無視現實,他在試圖理解過去的時候就會毫無結果、徒費精力。」

2、對歷史主觀性的認識。蘭克史學極力消除主觀性。

承認歷史學的主觀烙印,無論是歷史記載還是歷史學都是如此。歷史撰述過程就是滲透主觀性的過程。談到亨利四世。蘭克史學試圖消除歷史研究的主觀性。而年鑒學派承認歷史學的主觀烙印,無論是歷史記載還是歷史學都是如此。談到亨利四世被拉法亞克所謀殺的事實,費弗爾提到「這是自然所賜予的嗎? 不,這是史學家的創造! 無數次的創造! 史學家在假設和推斷的説明下,通過細緻而有振奮的工作,實現了這種創造。」但不意味著追求歷史的真實性,從史學誕生的那一天就一直未放棄。

3、跨學科的方法

呂西安費弗爾一開始就收到其他學科影響,他在上學時就受到地理學影響。年鑒雜誌歷史學者只佔一半,其他學科都發揮重要作用。

年鑒學派注重對多學科方法的綜合,嘗試使用地理學、社會學、心理學等學科的方法進行研究。

時代背景:19世紀末20世紀初,西方科學技術迅速發展,而歷史學則對解釋社會問題乏力。

法國史學界有著跨學科研究的傳統。

巴黎高師等高校,規模小,文理兼開,便於學者間的相互交流。

呂西安·費弗爾和馬克·布洛赫的成長過程中,眾多其他學科的學者對其有重要影響。

社會心理學家夏爾·布隆代爾的社會心理學、莫里斯·哈布瓦赫對記憶研究、亨利·布列蒙對歷史心理學的研究。

社會史過去的含義比較含混。傳統的政治軍事史,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研究一箇人物,但跟他的社會環境歷史進程相脫離。年鑒第一代關注全體人類活動。

對地理環境的重視

利普二世與弗朗什——孔泰大地與人類演進等體現的對地理環境的重視。

使用地理學科的知識,卻有不拘泥于該學科的傳統。

4.心態史學

國王的奇跡是最早的心態史學的著作,討論了宗教信仰中的「集體幻覺」問題。拉伯雷的宗教中也對拉伯雷的信仰問題進行了討論。大夫看病若沒好,信不信?

16 世紀的無神論是箇貶義詞

爲歷史學而戰鬥中歷史學中心理學的三箇層次:

集體心理學,特殊心理學,差別心理學,現當代史學

5、重視比較研究

法國農村史封建社會都被視爲比較史學的重要作品。

回溯法:利用現存的可觀察的現象,結合考古材料,去探尋古老而又缺乏文獻記載的過去。這種方法要小心,歷史中的現象與現在的現象有不同。

對不同國家、不同文明的比較研究:法國內部的比較、法國和英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的比較、歐洲和歐洲以外地區的比較。

「要提出重大問題,必須具有更爲寬闊的視野。」

比較方法:兩箇相似的東西單純的放在一起比較。或研究法國歷史時帶有問題意識,以比較對象爲參照物。

不同研究方法中何主何次,是借鑒還是以其他學科爲主。

6、對研究材料提出新要求。

新史學突破傳統史學束縛,使用一切可使用的材料。符號、數字、圖像、書寫材料、考古發掘、口頭資料。統計數字、價格曲線、化石、工具、教堂的還願物都可作爲史料。

第二代:布羅代爾

(一)人物生平

1902 年生於法國東北部默茲省。父親是小學校長。幼年時移居巴黎,曾在巴黎大學學習歷史。二戰後,重返研究工作,參與高等研究院第六部籌建。深得費弗爾的重視,長期執掌學術大權。

主要著作

菲力浦二世時期的地中海世界15 至 18 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兩本代表作

長時段:歷史與社會科學歷史與社會學法蘭西的特性文明史綱

(二)地中海與菲力浦二世時期的地中海世界

作者最初選題與後來有所不同。作者在阿爾及利亞、巴西等地的教書經歷對其有深刻影響。作者在二戰期間,曾在戰俘營度過長期歲月,對寫書有重要説明。全書1947年答辯,1949年出版。

全書六十萬字,一般書籍的六倍字數。主要考察16世紀後半期,西班牙國王菲力浦在位期間的地中海世界。

第一部分是最底層的歷史,人與環境的歷史,對地理環境進入人類歷史的認識,或者是「地理史」,變遷最爲緩慢。人和環境相互影響的歷史。「一種其進程幾乎無法被感知的歷史…… 一種不斷重複、反復再現的週期的歷史。」包括高山、平原、海岸、島嶼、海陸交通、氣候等等。地理是歷史的一箇部分。如山區有歷史文化的障礙。

對地理的重視從第一代就有,各因素密切結合在一起。

第二部分:「集體的命運和總的趨勢」。

關注經濟體系、國家、社會文明以及戰爭方式等等。

基督教和穆斯林世界的比較,對「文明」的研究。

這一部分比地理變遷快,但是較之于歷史事件更緩慢。經濟社會生活兩極分化,貴族興旺貧民一貧如洗。

16 世紀的歷史部分對龐大帝國:西班牙和土耳其的發展有利,特別是經濟增長

第三箇部分:事件的歷史。

重心仍然在政治史、軍事史,刻畫了包括菲力浦二世、阿爾巴公爵等等的人物,對勒班陀戰役等也有敘述。將箇人與歷史事件放在歷史背景下予以理解。但是事件的歷史,在作者看來毫無意義。

至少從形式來看,是對第一代的反動。

事件的歷史與第一二層次相比,重要性不大。第二版時刪減了第三部分篇幅,體現了作者對事件歷史意義的認識。

長時段理論

在建構我的地中海時,我的方法是依照不同的速度、不同的時期性質,來區分歷史的時間。我認爲時間中有較快速的,有較長的,也有幾乎是不動的。但那是到了探索的尾期,我才構思出這種歷史的時間概念,而不是一開始就用這箇方法去寫。同樣的,我所提出的‘長時段’,是我碰到幾項大困難之後才構思出來的。我在寫地中海之前,沒想到過長時段這箇概念。

長時段對歷史發展起著決定性作用。

希望將三箇時段整合,但具體操作上來,很難成爲一體。如何融合,是後來受到質疑的一箇方面。

布羅代爾的歷史觀念的來源

年鑒學派的思想,在1932年,呂西安·費弗爾等人就已經提出了歷史的因果關係可以分爲三類範疇:偶然、必然和邏輯的。

這三箇層次可以對應箇別的歷史、社會的歷史和地理史三箇歷史層面。

維達·德拉布拉西的人類地理學對其也有影響。

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影響。「馬克思的天才及其影響的持久性的秘密,在於他第一箇在歷史長時段的基礎上構造了真正的社會模式。」他們之間相互影響。

結構主義:歷史是很多領域組成的非連續性的結合體。特別是列維·斯特勞斯的結構主義人類學的影響。布羅代爾承認自己是結構主義者,這是歷史性的結構,施特勞斯是共識性的結構。

布羅代爾將將結構置於各別的歷史之上,但其歷史的「結構」與人類學的「結構」仍有巨大不同。

該書的改版及評價

1966年,第二版時,該書爲兩卷本,增加了表格形式的價格、人口資料。

第二部分篇幅大幅度增加,第三部分篇幅大幅度減少。

對該書的批評:主要集中于其研究方法、結構上。

傳統史學家批評其放棄了對重要人物、事件的研究,稱其爲「沒有人的歷史。」是不是歷史學,而非經濟史社會史。

布羅代爾以爲批評的少,其實不少。

十五世紀至十八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與資本主義

全書分爲三卷,第一卷出版于1967年,改寫後與第二卷、第三卷1979年出版。

第一卷爲日常生活結構,主要處理人口、糧食、衣食住行、冶金、貨幣、城市等內容。最底层的「地下室」。

第二卷爲交易的規則,主要處理市場、生產、交易工具、資本主義組織統治集團等等。

第三卷爲世界的時間,按時間順序從威尼斯到英國工業革命時期的主要市場和經濟特點。

布羅代爾將經濟史分爲三箇層次。

第一箇層次是物質文明,「無法記憶的時代傳承下來的反復出現的動作、經驗的過程、老辦法與方案」,卽最基本的經濟生活。

第二箇層次是「市場經濟」,卽生產和交換的機制,卽「算計的、建構的、作爲一箇規則體系及差不多是自然需求的面目出現的」層次。

第三箇層次是「資本主義機制」,這是少數商人的壟斷經濟。

馬克思主義者從唯物史觀出發,認爲其忽視生產力和生產關係、忽視階級鬥爭。

一些人認爲,他的研究背離了年鑒學派的傳統,缺乏對心理學的描述。

在具體問題的探討上,其部分觀點也遭受到一些學者的批評。

不過,總的來看,布羅代爾對全域的把握,對時間的創造性處理,都値得學習。

布羅代爾的影響

自呂西安·費弗爾去世後,布羅代爾是年鑒學派內最有權勢的人物,第二代也被稱爲「布羅代爾時代」。

吕西安更注重心態、宗教信仰,布羅代爾更注重經濟社會問題,對宗教信仰缺乏興趣。

對法國公眾的歷史意識也有影響。他執掌遴選人才的權利,對法國歷史學界影響大,學術霸權。對其他國家學界也有重要影響。

布羅代爾自己認爲,年鑒學派的模式形成于1929-1940年間,他這一代人主要是提供「實例」,沒有起到開拓性作用。

不過,布羅代爾的研究方法、研究思想極大的豐富了年鑒學派的模式,堪稱第二代中堅力量。

以下沒講:

第二代與計量史學

在第二代時期,出現了史學的「計量革命」

勒華拉杜裏「史學家要不成爲程式師,要不什麼都不是。」

計量史學最早興起于經濟領域,特別是價格史研究,以恩斯特·拉布魯斯的18世紀法國價格運動與財政論稿爲代表。

運用經濟學的方法處理資料。

現當代史學

人口學的研究受到計量史學的影響。

在年鑒學派以前,人口主要是研究的參數,而非研究的物件,人口數量也並不準確。

1946年,國家人口學研究所主辦的人口雜誌創刊,史學家成爲重要的撰稿者。

路易·亨利等人創建了家庭重組法,將研究具體到箇人,改變了過去總體人口研究的弊端。

現當代史學

年鑒學派的第三代

(一)五月風暴與第三代的登場

1968年5月,法國學生運動達到高峰,學生與政府發生衝突,並引來工人罷工,社會進一步動盪。巴黎大學地位受到撼動,布羅代爾地位也受到影響。布羅代爾改組年鑒編輯部,馬克·費羅、勒高夫、勒華拉杜裏、雅克·雷維爾等人組成新的班子。1975 年高等實驗研究院第六部被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取代,勒高夫成爲主任。第三代百花齊放。

年鑒學派的第三代大多出生于 1920─1930 年代。

主要成員包括勒華拉杜裏、雅克·勒高夫、莫里斯·阿居隆、馬克·費羅、費朗索瓦·費雷、謝和耐、路易·弗蘭德、莫娜·奧祖夫、阿蘭·貝桑松等人。

「年鑒學派第一代勢單力孤,但到第三代則是兵強馬壯。」(彼得伯克)

第三代人物利用出版、傳媒、大學教育等擴大在國內外的影響力,他們被一般民眾所知,影響深入各箇大學,並向世界範圍內擴張。

第三代的特點

「碎片化」:第三代集體領導,已經缺乏像費弗爾、布羅代爾那樣絕對的、單一的核心,但是,研究的方法、領域更加多元化,甚至其內部出現了分歧。

一些學者繼續推進年鑒學派的傳統研究,但也有一些從事政治史的研究。對心理史的回歸,兒童婦女史也有推進。

這一代對外部世界更加開放,多有在英美從事研究的經歷,不少學者與英美世界有過密切合作。

(二)心態史研究

第三代對心態史以及文化史的重視,是對布羅代爾的反動。「從想像、羣體心理學和文化角度出發對社會所作的研宄,在第二代中己黯然失色。」

「一代學人,出於對父輩和老師觀念和感覺的用心良苦的不管不顧,跳回上一代,重拾父輩如此熱衷地加以抵制的那些走向——儘管是在新的意義上。」

這一改變也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變化有關:心態史學對馬克思主義而言是異端。作爲對馬克思史學的抵制,他們注重心態史。後工業化時代應該注重主觀問題。

勒高夫

勒高夫著有煉獄的誕生試談另一箇中世紀等等。

教會的時間與商人的時間中,他指出中世紀,教會時間觀念和商人時間觀念之間的衝突「被確立爲這幾箇世紀心態歷史的一箇重大事件,這幾箇世紀中現代世界的意識形態在經濟結構與時間逐漸轉變的壓力下建立起來。」

從史料到方法都對第一代有擴展。

菲力浦·阿利埃斯與兒童的世紀

該書認爲,中世紀不存在兒童觀念,孩子從小被當做縮微的大人看待,在服飾、勞動、社交等方面,都與成人無異。

17世紀前後,法國發現了兒童,開始在服飾方面重視兒童的特點,教育、保護兒童方面的家庭觀也有所發展,此價値觀逐漸影響全世界。

要讓普通人也看懂,增加可讀性,擴展了歷史學的活動空間,大家被更多的人知曉。

此書有缺陷,但在心態史、兒童史發展過程中的地位不容忽視。

對心態史學的評價。彌補了第二代史學家重視環境而忽視人的缺陷,擴展了年鑒學派的研究範圍。擴展了材料的範圍。加深了對社會史等領域的研究。增加了史著的可讀性。但是,心態史學在發展過程中,也存在其缺陷。突出心態作用的同時,忽視了心態的變化。忽視了心態的差異化。同時,心態史研究也容易碎片化。心理學應該是歷史學的補充,而非替代。

(三)「計量史學」仍然保持生命力,並向「上層」發展。

計量史學在 19 世紀隨著統計學的發展,意識到統計學的作用。經濟大蕭條,意識到要考慮研究經濟問題

20世紀60年代,計量史學在人口學研究中,開始向疾病、醫療等問題發展,同時,人們注意到,在自然環境和人口之間,還有心態等因素髮揮著作用。

伏維爾的博士論文通過對遺囑的分析對巴羅克虔誠與非基督教化進行了研究。

對計量史學的評價。一定程度上有助於提高歷史學的科學性。有助於適應年鑒學派的長時段理論和總體化史學。不過,計量史學在材料的使用上有其缺陷。同時,計量史學本身無法對歷史做出解釋。因此,隨著電腦發展,計量史學卻在一定程度上衰落了。

日常語言的精確性不如計算機。更多的是定性而非定量。把政治軍事史以外的納入計量史學。長時段更有利於定量分析。

但由於資料限制,很多沒法加以統計。統計過程中也會產生偏差。識字率,過去有人用簽名代替識字率,兩者不能劃等號。

(四)新方向

1975年,勒高夫開始開設中世紀「歷史人類學」爲主題的課程。勒華拉杜裏與蒙塔尤(1975年)。根據14世紀主教搜捕、審問異端的記錄。審訊情況下的問答有多大程度的可信度。這是圍觀箇體的研究,有多大的代表性。處理蒙塔尤當地的物質文化和村民心態。

年鑒學派的政治史回歸

從第一代開始,年鑒學派並未完全排斥政治史。對第二代輕視政治史的反對。「政治史學能爲關於歷史演變的整體解釋作出重大貢獻」。(雅克·朱立亞:論政治)1970年,阿居隆出版村落中的共和。1987年,杜比、勒華拉杜裏、費雷等人合編的法國史出版。

年鑒學派的新趨勢(1989年以後)

(一)年鑒學派的危機

內部矛盾突出。「我們正處在某種事物的末端,我有一種窒息感。」(喬治·杜比)「年鑒學派已經死亡」(皮埃爾·維拉)彼得·伯克也在1990年代認爲「年鑒學派已經壽終正寢」。(後來觀點有所調整)

年鑒學派第四代人物主要生於20世紀40年代。包括阿蘭·布羅、羅傑·夏蒂埃等人。規模大、多元性也較強。缺乏明確的目標和明確認同。但是仍然有較爲突出的成果。

新的一代,一方面接受了年鑒學派的影響,在文化史、心態史等領域繼續作出成就。如夏蒂埃的閱讀史研究,以及格呂津斯基混血兒的心智的研究。同時,部分學者複歸到社會史的研究中。

但同時,也有部分學者重視新的領域的研究。如圖像史、記憶史、身體史、微觀史、婦女史等領域的研究。

年鑒學派的回顧

是對過去傳統史學的反思與反抗

是時代的產兒,其興趣往往與時代密切聯繫。如人口問題、經濟問題。

其突出成就是擴展了史學領域、與其他學科的合作。

不過,年鑒學派在研究領域上,仍有一定缺陷。

英國馬克思主義

一、馬克思主義史學在英國的興起

包括莫里斯·多布、羅德尼·希爾頓、克里斯多夫·希爾、埃裏克·霍布斯鮑姆、湯普森、雷蒙德·威廉斯等人。

不是固定組織,研究領域、方法各有特色。

成員多加入英國共產黨,曾參與共產主義運動。

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興起

(1)馬克思主義的影響:

馬克思著作被翻譯爲英語而廣泛傳播;

黑格爾的強烈影響以及在英語世界的復興;

20世紀50年代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分裂。(大衛·麥克萊倫)

(2)西方社會心理與社會思潮對馬克思主義史學的產生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

兩次世界大戰的影響,二戰後心態改變。社會主義政權建立的推動作用。

(3)英國經驗主義傳統的影響。

歷史學家需要發掘新的史料,解釋歷史是什麼,並通過史實來說話。

反對將理論原則作爲歷史研究的出發點。

不過,他們儘管不反對歷史研究中使用部分實證主義的方法,但反對19世紀那種實證主義史學。「這種客觀現實與研究者之間的關係是複雜的。」注意區別自然科學和史學。

西方馬克思主義史學與年鑒學派關係較爲緊密

馬克思主義史學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年鑒學派。

年鑒學派提倡的總體史、結構主義史學對馬克思主義史學有一定影響。馬克思主義史學家對年鑒學派的工作予以肯定。很多觀點上不一致,如社會發展規律等。

「如果哪位歷史學家讀到這本書(地中海和菲力浦二世時期的地中海世界)卻沒有被激發出新的觀點和新的創造性研究,那麼他就沒有權利從事他的歷史職業。」

現當代史學

二、霍布斯鮑姆

(一)生平與主要著作

埃裏克·霍布斯鮑姆(1917-2012),生於亞歷山大港。新社會史學派的代表人物。1947年以後,擔任倫敦大學講師、高級講師、教授,兼任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研究員。

主要著作

關注工人問題。主要研究領域爲經濟史,包括勞工史、農民史和資本主義發展史等。資本的年代,1848-1875革命的年代,1789-1848帝國的年代,1875-1914以及極端的年代等。勞工們勞工界等論文集。此外,還包括最初的反叛盜匪斯溫大尉等著作。

(二)霍布斯鮑姆的史學思想

1.進步史觀

霍布斯鮑姆強調歷史的根本問題是有關進化論的問題。「從長時段來看,社會歷史學家必須研究歷史上基本的動態因素——社會生產的進步過程。就其涉及的範圍而言,正如馬克思所看到的,這種社會生產的進步是由歷史發展造成的。」霍布斯鮑姆的進步史觀中,也蘊含著矛盾性。物質文明進步,道德文明退化。

2.新社會史的建立

什麼是社會史?傳統的社會史是「某些研究那些難以明確分類的人類行爲的著作」。此外,研究下層的歷史,甚至是勞動歷史乃至社會主義思想和組織的歷史也被視爲社會史。霍布斯鮑姆的社會史則是社會史和經濟史的混合。其中,「經濟部分佔有絕對的優勢。」把經濟史放在社會史的角度,用經濟學方法考量經濟與社會的關係。他認爲經濟力量起到中心作用,大膽向經濟學家借鑒,但不作爲根本,而只是作爲研究方法的借鑒。

社會史經濟史不過是社會學經濟學在歷史學中的投影,歷史學家的獨立性喪失,是社會學家不能回答的問題來求教歷史學家。在社會史的研究中,堅持總體史的思想,建立範圍廣泛的「社會歷史」,社會歷史的研究的領域就是歷史研究的整箇領域。

總體史來自于馬克思主義的傳統。「社會不是由箇人構成,而是表示這些箇人彼此發生的那些聯繫和關係的總和。」在生產關係和生產力的矛盾中研究整箇社會的運動過程。總體史也受到年鑒學派的影響。

霍布斯鮑姆的整體社會史實踐

一是注重社會結構和社會進程或趨勢研究,卽重視產生人類行爲的社會條件和社會運動發展的後果,闡釋社會歷史發展的結構大變遷。這是廣義的理解,也凸顯了其史學方法論意義,是區別一切傳統史學的新方法,屬於新史學研究領域或範疇。他對19和20世紀歷史的研究就是顯證。二是注重研究人類社會中歷史箇體或歷史羣體、階層和階級的活動經歷,解釋他們創造的社會物質和精神文化現象及其對社會歷史進程產生的影響,卽重視在結構變遷中普通大眾的行爲體驗。(梁民愫)

3.關於歷史學與社會科學方法的關係

歷史學和其他學科之間相互滲透、相互交叉。歷史學家可以從社會學家處獲益,「自1950年以來,不但通過其他社會科學的專業結構、方法和技術,而且通過其他社會科學研究的問題,社會史獲得了巨大的改觀與明顯進步」。歷史學也對社會學等學科有重大説明。「如果歷史學以種種藉口與其他研究世界萬物變遷或研究人類進化的學科隔絕開來,我認爲歷史學作爲一門嚴肅的學科就不可能取得進展。」原因在於,歷史學和社會科學之間有共通性。

歷史學有其特殊性,它旣關注特殊性,又關注普遍性,而首先關注特殊性;社會科學則主要關注普遍性。歷史學是主體、框架,歷史學需要獨立的模式;歷史學對社會科學的借鑒主要來自于方法、技術以及所研究的問題。社會史的研究模式:歷史學家應該從物質環境和歷史環境出發,研究生產力、生產技術,進而研究經濟結構,進而再研究制度、社會、活動等。

4.史料觀

堅決反對後現代主義傾向。一方面,重視傳統史料,如檔案、審判記錄等;不過,傳統資料浩如煙海,「絕非任何一己之力所可窺其全貌,甚至僅限一種語言也不可能。」另一方面,積極挖掘新史料,如宗教資料、圖像資料等。如何選擇處理、史料極爲重要,其中需要歷史學家的搜尋和感悟。

5.批判繼承馬克思主義史學

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史學。「作爲一位歷史學家,我尤其重視歷史唯物主義,我相信無論是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它都是馬克思主義的核心。」

以馬克思主義理論,而非具體的論斷爲依據。「馬克思仍是我們進行任何歷史分析的原則基礎,因爲,迄今只有他一箇人試圖提出論述全部複雜歷史的方法論原理,並試圖概括和解釋人類社會發展的整箇過程。就這種觀點而言,馬克思高出於他的唯一真正對手馬克思·韋伯。」

反對庸俗的機械化的馬克思主義。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發展的過程「他們極力信仰和強調的並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而是爲列寧所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特別是在蘇聯史達林時代僵化的、簡單化的、甚至於被歪曲的馬克思主義。」

他認爲,馬克思主義的一些論斷、模式,包括社會形態的演進等,都存在問題。

原因在於,馬克思、恩格斯的時代已經不同于後來的時代,馬克思恩格斯在政治實踐活動經驗缺乏。

現當代史學

三、湯普森

(一)人物生平

愛德華·帕爾默·湯普森(1924-1993),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家。

曾入劍橋大學學習文學、歷史,在校期間,加入英國共產黨,1956年匈牙利事件後,脫離英國共產黨。

一生始終未背棄馬克思主義信仰,直到晚年,仍稱「我深受馬克思主義理論影響,極大地得益于馬克思主義史學傳統。」

主要論著有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理論的貧困及其他論集輝格党與獵人威廉·莫里斯:從浪漫主義到革命形成中的歷史:歷史文化隨筆

(二)湯普森的史學思想

1.階級與文化史觀

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全書分爲三部分。「自由之樹」、「受詛咒的亞當」、「工人階級的存在」。階級不是結構或者範疇,而是「一種歷史現象,是在人類關係上實際發生的一件事情」。英國的工人階級形成于18-19世紀,階級的形成以階級意識出現爲標誌。

一方面,不排斥生產關係對階級形成的影響:生產活動地位的不同,導致了不同的經驗和對抗,產生了階級鬥爭。另一方面:階級意識的形成:「它把一批各自相異、看來完全不相干的事結合在一起,它旣包括在原始的經歷中,又包括在思想覺悟裏。當一批人從共同的經歷中得出結論(不管這種經歷是從前輩那裏得來還是親身體驗),感到並明確說出他們之間有共同利益。」

階級意識形成中,文化的因素極爲重要。在階級意識形成中,注重對傳統和現實的考察。英國羣眾有著長期自發反抗的傳統。英國人對生而自由有強烈的認同。宗教傳統的影響。歐文主義的影響。

對工人階級生活水準的探討。過去有些研究認爲工人生活水準提高了,有的認爲資產階級富裕的同時,工人的生活水準並未提高。因爲過去的討論多集中于統計數字:死亡率、失業率、住房條件、食物品質等。換言之,過去的探討集中于物質生活。湯普森則將統計資料與情感作分別探討:1790-1840,英國工人物質生活略有改善,但工人的痛苦感、不安全感略有增加。

2.湯普森對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探討

反對教條的、機械的馬克思主義,推崇經驗主義的研究方法。「歷史本身是經驗唯一可能的實驗室,我們唯一的經驗知識是歷史邏輯。」同時,也承認歷史經驗的間接的、不可重複的,承認歷史知識的相對性。對阿爾都塞簡單化的歷史唯物主義展開了批判。

機械的馬克思主義之注重生產力、生產方式,而忽略了人。湯普森不反對客觀規律,但強調重視人。「人類活動不能脫離隱秘的、起決定作用的力量,也不能逃脫決定性的限制」,但卻能使自己活得自由。特別重視工人階級、下層民眾的力量。人民不是歷史的看客,也是歷史的創造者。

要求拋棄「經濟基礎—上層建築」這一模式。主要是反對將其機械運用。這箇模式中,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關係嚴重不對等,經濟基礎佔有絕對的優勢。動態的模式往往容易被靜態化。人爲將人類社會分爲兩部分。被統治階級的文化、風俗習慣等在當中被忽視了。

對湯普森的評價

提倡「自上而下」地看待歷史,一定程度上彌補了「自上而下」看待歷史的缺陷。提倡文化史研究,拋棄了狹隘的經濟決定論,試圖統一經濟和文化。「從一種更全面的系統和更全面的社會領域來共同表達生產關係的特性,要比任何單純強調經濟是第一性的概念更好一些。」某些概念含混。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一些特徵。批判繼承馬克思主義史學,將歷史哲學與歷史學研究有機結合,反對機械的馬克思主義史學。自下而上的研究方法,注重底層研究。提倡整體的史學觀念和跨學科的研究方法。

微觀史學

(一)微觀史學的興起

微觀史學的定義:關注箇別的、具體的事實、人物或地方性事件,而不關注宏觀的、長時段的過程和事件。結果往往是局部的。可以對整箇事件提供補充性說明。微觀史學的興起來源於對只關注上層的傳統史學的不滿。也來源於對關注長時段而忽視了人作用的年鑒學派的不滿。受到了福柯、吉爾茨等人的影響。義大利的微觀史學影響最爲巨大,包括喬萬尼·列維、卡爾洛·金茲伯格、卡爾洛·波尼、愛德華·葛籣迪等人。此外,在法國等國,也有學者從事微觀史學的研究。

(二)金茲伯格

金茲伯格,1939年生於都靈,義大利歷史學家。

1961年于比薩大學獲得博士學位,曾任教于博洛尼亞大學、UCLA等高校。

主要研究方向爲義大利近現代史,藝術史、文學、史學理論等。

乳酪與蛆蟲——一箇16世紀磨坊主的精神世界

主要描述磨坊主麥諾齊奧的世界觀:宇宙被看做一箇乳酪,被蛆蟲咬的遍體是洞;並將此觀點向周圍的人進行宣傳。

其宗教觀的部分來源:麥諾齊奧能夠讀寫,閱讀了信教和異端的部分書籍;其又不同于一般的知識份子。

材料主要來自于保畱在烏迪內檔案館內的審訊記錄等。

乳酪與蛆蟲看微觀史學的特點。

1.選題關注特殊性和箇體。

注重例外的、獨特的現象,以至於被批評爲獵奇。

但也有史學家強調,要關注「獨特的」正常現象,旣有獨特性,又非病態現象,非主流的、邊緣化的現象。

關注婚姻、宗教信仰等過去常被忽視的領域。

注重具體的小羣體或箇人。

關注歷史上被忽視的普通人。

在在研究方法行也是具體的,而反對用抽象的概念。

小人物如何具有代表性?

一方面,「本身不重要或不具備代表性,但認可作爲一箇縮影發現在某箇特定歷史時期裏整箇社會階層的一些特徵。」(乳酪與蛆蟲

另一方面,可以豐富或者補充我們的片面認識。(西方史學通史

2.研究方法

提名法:縮小研究規模、精確到箇人或者小羣體。並由名字開始,通過線索交織成社會關係網路,還原研究者的生活軌跡和思想情感。

推測范式,通過分析整理,將散落的文檔整理起來,構建歷史的圖景。這需要研究者的推理,在此基礎上建立合理的解釋。「而且歷史學家的知識,…… 是間接的、基於跡象和零碎的證據之上的、推測的」。

現當代史學

(三)微觀史學受到的質疑和挑戰

如何很好的處理微觀和宏觀的關係,回應「追求趣聞軼事」的指責,解決「見木不見林」的問題,。

要研究相對穩定的文化,沒有能力研究迅速變化爲標誌的近代和當代世界。

忽略了政治史的研究。

史學碎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