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考試課堂筆記»

中國古代史課堂筆記

研一上必修課中國古代史的筆記。考试范围:上课老师讲的内容中选取几个问题,不能上网用电脑搜索,但是可以用参考书和笔记本。很大一部分是洪同學整理的
  21647 字
@柯棋瀚整理 請勿轉載,自己參考一下卽可
站慶三週年讀者感恩!詳見主頁封面

【2019年考題】簡述題三選二:1、郭店簡,2、唐代的文化,3、雕版印刷。論述題:一個你專業的熱點問題。

導論

20190903 黃國輝

先秦史研究

新石器晚期

河南禹州瓦店卜骨,到商代晚期殷墟牛肩胛骨上的占卜記號,一脈相承,用骨來占卜的習俗可能來自西北地區。對牛羊的馴化可能也來自西北。還有大豆小麥

陶寺龍盤:大型高等級墓葬發現兩箇。硃砂扁壺。陶寺之前,人們以爲西部沒什麼文明。

神木石峁遺址。年輕女性頭骨坑

陝西韓城梁帶村春秋墓地的玉豬龍,是紅山文化。看來春秋時人也收藏古物。可是古人爲何收集?

夏商周考古

最新的研究:二里頭直接從新砦期發展而來。2001 秊以來突破性進展:宮殿區外圍發現宮城城牆和環城道路。

⋯⋯(睡了)

金文詁林

郭沫若《兩周金文辭大系圖錄考釋》陳夢家《西周銅器斷代》唐蘭《西周靑銅銘文史徵》白川靜《金文通釋》,《西周靑銅器分期斷代硏究》,王世民等《殷周靑銅器分期斷代硏究》,容庚、張維持《殷周靑銅器通論》

簡帛

楚系簡帛文字編

徐寶貴《石鼓文整理硏究》

總結

傳統向現代轉型

出土文獻

考古資料

理論革新

問題:考古與歷史的結合很薄弱。理論與歷史的結合很薄弱。古史硏究的碎片化。

周代家族中兄弟排行的原則

伯仲叔季:1、宗主繼承者的一般性標誌,2、區別大小宗,3、轉化地名爲氏名。

陳絜:成年卽可使用,無《禮記》所謂五十以伯仲,二、區分嫡庶,嫡長稱伯,庶長稱孟。

老師

同父母的可以用伯仲叔季:文王十子

同父異母也可:《周本紀》古公有長子曰太伯,次曰虞仲。淸華簡《楚居》

魯桓公四子,次曰仲慶父,其後稱孟。仲慶父與莊公時相對而稱的,仲慶父以長庶子排入嫡系稱仲。

海昬矦孔子衣鏡:埜居而生。《孔子家語》《本姓解》「其妾生孟皮⋯⋯」,孟皮出生後,雖是妾出,依然立爲後嗣,嫡長子,稱伯尼。孟皮再次淪爲庶出,稱「孟」

孟作为庶長的含義是後起的,壓縮了伯最初兼具嫡庶之長的含義的空間,是宗法制度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

周人的古史系統

0910 李銳

導論

大陸和臺灣的上古史都是「雙軌制」,之前用考古類型,然後用黃帝堯舜的古史系統。很多學者力圖將此結合。但又有批評,陶寺雖有箇別文字,但無法證明是堯都,遑論其他。強調考古學獨立性的觀點雖然矯枉過正,但是寧缺勿濫。由於商以前的文字系統尚未發現,在沒有堅實證據之前討論上古史容易流於比附。

利用新材料檢討古史系統、解釋模式,看是否有合適的或能建立新的解釋模式,在此基礎上再去看能否和考古類型學成果進行互相結合的解釋,纔是可靠的方法。

戴震《詩生民解》可能對顧頡剛影響極大。

1940 楊寬《古史傳說之全出殷周東西民族神話之分化與融合》謝維揚參考西方人類學成果,以酋邦觀念探討上古史。王明珂的歷史人類學著作。

楊寬失於濫用古音通假,不同時期史料雜陳。楊寬的重大根基——王國維論殷人高祖爲帝俊帝嚳,未得到嚴格證明。

周人的古史系統

應該淡化神話傳說歷史的區別。神話這一舶來品是否適用於中國上古史,還有爭議。只注重吧神話歷史化而不注意歷史神話化,就把許多問題簡單化了。不妨把神話傳說歷史雜糅的東西當成古人的古史。更多包含了對開天闢地以來許多事情的理解和解釋,對秩序規則的確定,對權力的屈服,對原因的說明。是一種宇宙論、政治學、歷史學、修辭學。以前的學者都有樸素的預設,認爲要解釋客觀的真相。這箇觀念已經落後一百年,這箇真相已經離我們遠去。歷史1:歷史實在的過程,歷史2:作爲表達此過程的文字表現、口頭傳說。歷史3:對歷史2進行統合而成的古史系統。我們能夠依憑的是後人對上古史的敘述。

周人至少經歷了古史系統的整理,這說明在周人那裏沒有一箇前世畱傳下來的客觀系統的帝王譜,只是根據不同時期的需要建構出不同的系統。至於戰國,諸矦諸子繼續構擬整合新的古史系統。

第一階段——夏商周

后稷與大禹的關係。《閟宮》時代魯僖公。「奄有下國」《逸周書商誓》登禹之跡《生民》

周初人對夏之前歷史的認識。古代各族的古史系統各自不同。《左傳定四》命以伯禽而封於少皞之虛。虛應該是古代氏族活動後荒廢後的場所。武王封堯舜禹之後,但恐怕還來不及行程古史順序。周人的記憶中,后稷之後的歷史不明,竊其他有名氏族的後代分散,這就是背景。認定后稷在大禹之後,本族是商之後,文王得天命,取代商事合理的。大封名族之後,收買人心;封建宗族佔據名族之虛,承認鲧禹治水等歷史。《逸周書王會》的排位,是根據古史而來的。「堂下之右,唐公虞公南面立焉。」所以必須要有一箇可以依據的權威的系統;貴族婚姻牽涉到是否是同姓。負責這一工作的可能是《周禮》的大宗伯,

第二階段——禹夏商周

成王後期開始,穆王。1、《周語上》祭公謀父所說。2、《呂㓝》伯夷禹稷:三后

伯夷和后稷並列,時代提前。夏之前有虞。蚩尤重黎在禹之前,但還未形成序列。爲了籠絡姜族。

周禮經過長期的因循與創制,在昭穆之際定型,與古史系統的轉變相關。周式鳥紋取代商代獸面紋。策命制度。禘祭。

西周末年仍未出現新的系統,沒什麼變化。《鄭語》「王室多故⋯⋯」

弟三階段

春秋時期,建立更加包容的系統。《晉語四》司空季子說的黃帝之子得姓的故事。能夠說服重耳,說明是常識很有影響力。

《左傳隱十一》鄭莊公「夫許,大岳之胤也。」和史伯教導鄭桓公的完全不同,平王東遷之後不久就完成,速度之快令人驚嘆。細節:《禮記祭法》可以見得。《周語下》「顓頊之所建也,帝嚳受之。」

《周語下》周靈王的太子晉「皆黃炎之後也」

《左傳昭公十七》補充細節「我高祖少皞摯之立也,鳳鳥適至」。黃帝——少皞——顓頊——帝嚳——堯——舜——禹——夏——商——周。周人成了黃帝之後,后稷不再是始祖。

也與禮制變化同時。穆王時靑銅禮器發生變化。禮制變化最終定型在平王東遷之後。《呂氏春秋》《當染》「魯惠公使宰讓請郊廟之禮於天子」魯忘記了周禮,因爲平王時禮制革新。

《尙書》《文矦之命》是平王之事;《大學》引用過《秦誓》——《尙書》主體部分得以保存是在平王時期。平王時期文化建設頗有成功。定州八角廊漢簡《》文子依託爲平王,良有以也。

把這些國家都包括在炎黃子孫臣屬之內。在此系統之外就是蠻夷,在這種文化價値觀的壓力下,炎黃子孫別無選擇,只能服從認同周禮和古史系統。

古史系統本身可能就是禮制的內容。

隨葬靑銅器所表現的廣範圍的對同一種禮制決定系統地遵守甚至在西周大部分時間內都是看不到的⋯⋯在這種限定規則的傳播中並沒有出現一種自發的過程⋯⋯周人的器用限定制度甚至被楚國所採用

此後

戰國,姜齊不存,炎帝後裔消失,黃帝一元系統成爲主流。

春秋时期的天命

10 月 15 日 羅新慧

中国学者对于西周天命的研究

长远意义

天命观念的出现,寓意着“人道主义之黎明”、人文精神的悦动。 傅斯年《性命古训辩证》

【天命观念的两个重要内容=天命靡常+敬天保民。天命可以发生转移、只是暂时驻畱于西周。于是思考天命如何才能长久地驻畱在西周,有了敬天保民的观念。这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第一次脱离了神的观念,或说在神的背景下凸显了民、人的价值】

殷人的精神生活,还未脱离原始状态……周人的贡献,便是在传统的宗教生活中,注入了自觉的精神;把文化在器物方面的成就提升而为观念方面的展开,以启发中国道德地人文精神的建立。 徐复观《中国人性论史》

预示着“天下”观念的出现,以及传统政治文化中大一统思想的酝酿。

​ 新创之周实际上是一个诸部族的大联盟。周人在这个超越部族范围的政治力量上,还须建立一个超越部族性质的至高天神的权威……于是周人的世界,是一个天下不是一个大邑,周人的政治权力,抟铸了一个文化的共同体。【不仅是政治合法性,更寓意着天下观念的出现】 许倬云《西周史》

【商人的“天”不表示和帝相对的天,没有对天进行进一步的论述。商更没有出现将政权与天相结合的状况,是周人的发明】

《周初八诰·召诰》中已经出现了“天下”,西周时期的“天下”出现得并不多,只此一例,但是有类似的表述,如“四方”“四或”“万邦”。

天与天命思想的形成,开创了中国古代王朝政权合法性来源的理论。

战国时期“五德终始”说的出现,天命和五德终始说是如何转换的、有何关联。少有学者做过研究,刘浦江《五德终始说之终结——兼论宋代以降传统政治文化的嬗变》

金文中的天命

天命在金文中的写法:天命、天令、大命、大令

山东滕国的司马楙钟、湖北曾矦与钟→春秋时期的,爱用“天命”【意义:天所赐予你的】

西周时候的器“天令”

西周何尊、毛公鼎、乖伯簋,春秋…器“大命”

大部分西周时期的器物用"大令",目前只有春秋秦公钟用“大令”

一些认识

1.天命就是天令,也是天命、大令。

“丕显文武,膺受天命 ”

师询簋“膺受大令”

乖伯“膺受大命”

秦公器:“我先祖受天命”,后又称“大令”

春秋天命

春秋时期的王权

一方面王权衰落

齐桓公——尊王攘夷。存邢救卫

孔子:齐桓正而不谲,晋文谲而不正

另一方面对于王尊崇的方面

春秋洹子孟姜壶,齐矦女雷

春秋中期子犯钟:隹王五月初吉丁未,子犯佑晋王左右,来复其邦。诸楚荆不听命于王所,子犯及晋公率西之六师,搏罚楚荆,孔体【孔体,大美】,大攻楚荆,丧厥师,灭厥属。子犯佑晋公左右,燮诸矦,得朝王,克奠王位。【燮,伐/和】【子犯钟是家用的没有必要将“克奠王位”放在文中,说明王位的重要性】

春秋晚期怀后磬:孔圣尽巧,唯敏□,以虔夙夜在位。天君赐之釐,择其吉石,自作造磬,厥名曰怀后……王始之

郭沫若《先秦天道观之进展》在宣王时代已经普遍而深刻地遭了动摇的天,【有什么例证可以证明?春秋时期的天是什么样的呢?天命观念是怎么演变的呢?】有意志的人格神的天,再不能有从前的那样的效力了,一入春秋时代,天就和他的代理者周天子一样只是拥……

(一)天命属周

①天命未改。王孙满“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左传》宣公三年

②天命将改。

伯阳父“天之所弃,不过其纪”《国语周语上》【三川地震后】

郑庄公“王室而旣卑矣,周之子孙日失其序……天而旣厌周德矣”

晋大夫女叔宽“周诗所云天之所坏,不可支也”

《左传》昭公七年:郑子产聘于晋,晋矦疾。韩宣子逆客,私焉,曰寡君寝疾,于今三月矣,并走羣望【望,望祭山川】,有加而无疗。今梦黄熊入于寝门,其何厉鬼也?对曰:晋为盟主,其或者未之祀也乎?

【都说了天命卽将转移,但是都没有明说要转移到哪里;但是春秋时期的金文不是】

(二)诸矦称天命

秦公钟:秦公曰我先祖受天命,shang宅受或……秦公畯【长久】ling【美好】才立,应受大令。

晋公盆:晋公曰我皇且唐公应受大命,左右武王……

逨盘:丕【大】显【明】朕皇【明】高祖单公,桓桓【威武明亮】克明哲厥德,夹召【辅佐】文武王达殷,膺受天鲁命,敷有四方。【春秋晚期称颂祖先。】【春秋时期诸矦所宣称天命的含义和周王室的天命是不是同样的;春秋时期天命观念的特点在哪里】

曾矦與钟曰【背景:柏举之战。春秋晚期至战国时期】伯括上庸【祖先伯括受到拔擢】,左右文武。達殷之名,抚奠天下……周室之旣卑,吾用【用,以,因此】燮就楚。吴恃有众庶,行乱,西征,南伐,乃加于楚。荆邦旣削(?)而天命将误,有俨曾矦,业业厥圣,亲博武功。楚命是静【是,助词】,复定楚王,曾矦之灵【灵,善】

封子楚簠:封子楚,郑武公之孙,楚王之士,择其吉金,自作 簠,用会嘉宾、大夫及我朋友……受命于天,万世毋改。其眉寿无期,子子孙孙永保用之。【春秋中晚期。更多强调个人的命运,和诸矦说的不同。】

春秋时期的天命观念

承受天命的人出现了显著变化。西周时期只有周天子才能膺受天命,神圣的天命是周人的立国依据。

诸矦宣称的天命并非昔日文武王所膺受的大命,并非周王室转移而来,也不是周王室天命碎片化的结果。众多诸矦宣称天命,造成的情形

天命的含义发生了变化。西周时人发明天命观念,意在强调周人取得政权,合于天意,其统治具有绝对的正当性。而春秋诸矦宣扬的天命并得取代周王室而来,其所说天命并不意味朝代更迭、政权转换。诸矦们宣称的

天命仍然被视为诸矦国立国的依据、国祚最根本的保障,有了天命的支持【只讲到了金文中的天命,不涉及传世文献、竹简。只观察了金文中诸矦称天命的显著现象,但是对中国古代传统的影响实际上是微乎其微的】

烹齊哀考

0917 李凱

翟方進被成帝刺死。。。

薄姑 蒲姑

童書業《春秋史》很好的入門書。

「莫不奔走其望以祈王身」祭不越望。

邑姜(應作呂)

白川靜《西周史略》:五年師⿸㫃史簋

隹王五年九月旣生霸壬午,王曰「師⿸㫃史,命女羞追于齊。儕女甲五昜登盾生皇畫內,戈彫戟必,彤沙,敬毋敗績。使敢揚王休,用乍寶簋,子子孫孫永寶用。」

「羞追於齊」與此事有關。烹殺齊哀公之後,周齊之間發生了一場惡戰。

李峰《西周的滅亡——中国早期国家的地理和政治危机》「穆王以後國家內部的混亂和衝突」齊胡公和獻公的鬪爭,周都沒有參與進來,因爲打了敗仗。

引簋,2009,山東高靑陳莊

隹正月壬申,王各于龔大室,王若曰:「引,旣命女更乃祖,冢司齊師。余隹申命女,易女彤弓一、彤矢百、馬四匹,攸勒乃御,毋敗績。」引拜稽首,對揚王休。同僰追,孚呂兵,用乍幽公寶簋,子子孫孫寶用。

是龔王以後的。

一、夷王?懿王?

淸華簡繫秊把西周晚期交代得很淸楚了。

懿——孝——夷,孝是懿的叔,夷是懿的兒子。

鄭玄:

紀矦譖之於周懿王,使烹焉,齊人變風始作。

《公羊義疏》:

肰紀年之書,非先儒所取信,又按⋯⋯

丁公伋——乙公得——癸公慈母——哀公——胡公

《齊太公世家》「胡公徙都薄姑,而當周夷王之時。」爲何不說烹殺齊哀公的時間?類似竹書紀年血腥色彩較重的戰國諸子故事,司馬遷應該很熟悉,司馬遷不相信「其文不雅馴」,自然輕描淡寫,而「胡公徙都薄姑」把握比較大。

李學勤《走出疑古時代》:爲戰國現實政治改造歷史是古本《竹書紀年》(《戰國策》也是)的思想傾向:

殷墟卜辭所見對伊尹的祭祀非常隆重,如果他曾廢太甲自立,後來又被太甲誅殺的罪人,怎麼能享有那麼隆重的地位呢?

伊尹是有莘氏,而非子姓。

歷史是多棱的,竹書紀年和史記可能是歷史本體的兩面,竹書紀年誇大了惡的一面。

二、原因

《還》描寫兩箇獵手相互讚譽。孔子詩論說法比毛詩客觀得多。《齊風》《雞鳴》毛詩序:「思賢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陳賢妃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齊風》《還》毛詩序:「刺荒也。哀公好田獵,從禽獸而無厭,國人化之遂成風俗。習於田獵謂之賢」朱熹:「以便捷輕利相稱譽如此,而不自知其非也。」

可是春秋好色田獵的國君很多,爲何唯獨齊哀公被烹?甲骨文中,商王狩獵帶重臣親屬隨行,與戰爭很相似。

齊處東夷,自古就有好戰之風。后羿「因夏民以代夏政(左傳襄四年)」紂王「紂克東夷而隕其身」(左傳昭十一年)

紀矦搬弄是非,負有相當責任。公羊復讎的記載。

老師:春秋爲尊者賢者親者誨是公羊傳自己的發明。

趙佑《讀春秋存稿》卷二《復讎說》:

齊襄不足賢也,其滅紀不得謂之復仇也。何者?君父之命,不讎齊哀矦之烹,天王烹之也⋯⋯況襄實不賢甚儼然

2、

西周中後期,周與齊的關係並不十分惡化。師袁簋(集成4313、4314)

今余肇令女率齊師,紀萊厤爪,左右虎臣征南淮夷

史密簋:

齊師、族土(徒)、述(遂)人乃執啚寬亞。

3、

周初齊國對東夷採取因俗政策,齊國政治實踐和禮樂文明存在差異。《魯世家》:「周公曰何疾也?⋯⋯魯後世其北面事齊矣!」大汶口、海岱龍山、岳石文化,中原文化對東夷文化的作用相當有限。被髮文身、黑齒黑面、拔側門牙、口含小珠、身佩玄圭、手執牙璋⋯⋯夏商周魯北爲姜姓分佈,殷人要獲得魚鹽之利,勢必對上層進行拉攏。高淸陳莊遺址祭壇,多箇圈環環相套,內圓外方,方外又有圓。可能是齊祭天的場所。可是只有天子祭天《曲禮下》「天子祭天地,祭四方」《史記》《封禪書》:「始皇遂東遊海上,行禮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天主、地主、兵主、陰主、陽主、月主、日主、四時主。天主:「祠天齊,天齊淵水,居臨淄南郊山下者。」

封禪是東方傳統,秦是畤的系統。秦漢結合起來。王莽改革,郊祀。

齊國還保畱自己的傳統,周天子當然發怒。

4、

紀矦應是周王派出的監國者。《秦始皇本紀》引《帝王紀》「外傳曰:紀矦入爲周士。」

應監甗(河南平頂山的國家)

商王和己(紀)國很密切,商以來就和天子很密切。

「羞追於齊」只能說明發生了戰事。多友鼎(集成2835)「命武公遣乃元士羞追於京師」⋯⋯

西周中葉,王室和齊國關係尚可。倚仗齊國軍隊。

地方聽從王室的將領指揮,是爲了履行對王室的義務。在蠻夷戎狄的壓力下,華夏內部表現出的高度向心力。在諸矦的軍隊職位土地的正當性都要周王授權的前提下,說明齊國主力膽敢背叛王室,是不大合理的。

商周時期集權一統的程度被低估。卜辭中商王可以調遣東方軍隊。

四、周王打擊齊哀公目的

西周中期以後墓葬反映出嚴格的等級,西周早期並不見森然有序的禮儀差別。

文化的變革,提上日程到最終實踐是箇長期的過程。靑銅器風格在西周中後期爲之一變。早期還有殷人的族徽、日干名、饕餮紋、雲雷紋等。

文獻中,共懿孝夷已顯示出衰勢,但正是西周制度建設等關鍵時期。早期,非周族還保畱自己的文化,中後期已消失。「譖」強調的是周人文化和東夷文化(祭天)的衝突。

《郊特牲》「覲禮,天子不堂下而見諸矦,堂下而見諸矦,天子之失禮也,由夷王以下。」崔述:⋯⋯

胡公親周,獻公親齊文化。周人的打擊並不很成功,此後齊形成了獨特的交融特徵。

歷史充滿複雜性,發生變革的時候,歷史深處總會出現種種暗流,他們會通過一系列事件顯露出來。

秦漢史學

0924 曲柄睿

秦漢歷史與思想觀念的變化

  • 歬 221
  • 歬 202,劉邦稱帝
  • 8 王莽代漢。漢代大量以新命名的文獻,物質文化同樣如此
  • 25 劉秀稱帝,36 公孫述滅
  • 220 曹丕代漢

戰國—武帝:政體與思想文化的對立和統一

秦楚漢之際的王政復興就是各地文化對立的鮮明表現。劉邦實行郡國並行,也是出於不同地區風俗與中央集權無法兼容的考量。比如陳勝派平民掠地立王,項羽按軍功分十八王。

二年律令的漢律和秦律很多沿襲秦。各箇王國實行與漢朝不同的法律。以七國之亂爲總爆發。隨著漢朝統治深入,各地政治上的分立情緒逐漸減弱,漸進式的改革及對匈奴的戰爭,使漢境內逐漸結合爲統一的政治體。

漢代的史

1、文書行政、文字工作能力。

2、政府部門文書工作負責人(書記官)

元康五年詔:「承書從事下當用者。」——一直下發到居延漢簡的甲渠候官。提到的「改火」「別水」,

孫機:對漢代物質文明非常好。《中國聖火》用陽燧來改火。

老師:要及其慎重利用民俗學人類學資料硏究上古史,因爲不能有確切的證據。

3、負責天文檔案

4、圖書檔案整理

史記的戰國痕跡

1、李零:《簡帛古書與學術源流》推薦!!先秦的歷史世系譜牒最重要。

標本是王謨輯《世本》

史記各表的序都可看一下。除了世本,還有什麼譜牒?《大戴》《五帝德》宰我問孔子。和世本很像,完全就是譜牒。《大戴》《帝系》「少典產軒轅,是爲黃帝。」——對照《五帝本紀》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於⋯⋯

司馬遷融合了各種譜牒,成爲五帝本紀。太史公曰「孔子所傳宰予問《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傳。」

2、編年史書

《春秋》,方詩銘、王修鹷:《古本竹書紀年輯證》,2005 K204.3 6-2五樓,淸華簡《繫秊》,睡虎地秦簡《編年記》

3、故事類語類。當時「公共素材」非常多

中華書局2014《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

《抑鬱與超越——司馬遷與漢武帝時代》三聯書店2008——非常推薦!

漢書的成書環境與班固的學術追求

續修史記

班彪(3—54)《史記後傳》

班彪批評史記:見於後漢班彪列傳

胡寶國:從史書書寫的角度考察秦漢之際的時代變革的討論同樣具有啓發性。籍貫書法,史漢常有不同,史記很亂,但多用縣,漢書郡縣都寫上。其實戰國,縣作爲籍貫是通例,如《戰國策》《韓非子》。武帝之後王國問題解決,郡的地位重要,以郡爲單位來察舉、刺史。司馬遷的時代更像是「後戰國時代」。漢朝在前後歷史上有明顯的割裂。

胡寶國《漢唐閒史學的發展》推薦!!《史記與戰國文化傳統》「政治上結束戰國是在秦代,而文化上結束戰國卻是在漢代。」

班固(32—92)修史。說班固「私改國史」,爲什麼?明帝審查漢書,沒有發現違禁之處,但是仍要先參與《東觀漢記》再來寫《漢書》,頗有深意。

東漢突出圖讖的重要性:劉秀的競爭者大多劉氏,拿出有劉秀名字的圖讖。改作圖讖和改國史畫上等號。

班固續修西漢史,必然要對王莽至東漢建立之間各種政治勢力的興起練習繼承敗亡作出解釋,解釋權在朝不在埜。

明帝似乎對班固是否有能力將東漢歷史和圖讖預言切合竝吃不準,安排尹敏賈逵陪同。

班固《典引》序,在《文選》,說了永平十七年與明帝詔對的場景。

班固的政治意識、學術水平和史書體裁經過了明帝的長期考察。《漢書》宣漢的一面體現了多少班固的本意,値得懷疑。《敘傳》吧「敘帝皇」放在「準天地」之上,將漢之偉大放在天地之先。

班固晚年政治上的狂妄與史家客觀冷靜的職業操守之間的矛盾,或許可以將班固政治上的不成熟視作長期壓抑後的徹底釋放。

簡紙替換

10 月 8 日 張榮強

歷史的常識與常識的歷史

呂祖謙「大抵看史見治則以爲治,見亂則以爲亂,見一事則止知一事,何取?觀史當如身在其中。」

賀麟《儒家思想的新開展》「用理智的同情取體察外物,去反省自己」

見漢唐出土文獻第五講

出土文獻與秦漢民族史

1105 汪桂海

漢代:西南夷,百越,羌,匈奴、鮮卑、烏桓

實物

簡牘

雲夢秦簡「屬邦」里耶

居延敦煌漢簡:匈奴,羌

懸泉置漢簡:西域

石刻銘文

龜茲左將軍劉平國摩崖。黑英山。漢桓帝永壽四年,帶著六名漢人和羌人築關修路後修的。

敦煌太守裴岑記功:東漢永和二年敦煌太守裴岑的事蹟。

封燕然山銘:東漢永元怨念,大將軍竇憲在燕然山南麓記功。班固撰文,東漢與北匈奴最後一場大戰的戰績與漢的德威。文字沒什麼大的作用,都有。

幽州刺史朱龜碑。東漢末年,原石不存,釋文錄於《隸釋》。熹平五年鎮壓益州蠻反叛。靈帝光和四年,抵禦鮮卑侵擾北方邊郡。可與史書相互印證。《〈幽州刺史朱龟碑〉所载史事发微》,《出土文献》第十三辑,2018年

畫像石、壁畫

胡漢戰爭獻俘圖。第二層:胡漢交戰,第三層:漢將軍接受獻俘。

胡漢戰爭畫像石。左側山峰,每峰刻一胡人頭,象徵胡人埋伏。

中江塔梁子崖墓胡人舞蹈圖。標誌:戴著尖頂帽。

和林格爾漢墓壁畫。內蒙。使持節護烏桓校ww出行

靑銅器

滇國詛盟場面銅貯貝器

靑銅殺人祭鼓貯貝器。

春秋鳩杖:斷髮文身的越人。前額頭髮修剪得很整齊,全身佈滿紋身。

戰國靑銅武士象。伊犁河流域的塞人。塞人是哈薩克族等突厥語民族等祖先之一。

新疆岩畫有不少塞人。

匈奴皮袍

單于鷹頂金冠

璽印

東漢「歸義羌長」臥羊鈕銅印,國博藏

簡牘所見漢朝與匈奴關係。匈奴對邊境的侵擾

戰國——秦——漢初——武帝大大削弱匈奴——元帝分爲南北匈奴,南匈奴與漢和好——王莽

敦煌郡:武帝元鼎六年(歬 111),酒泉郡分出。隔絕匈奴與羌人的聯合。酒泉郡始於元狩二年(歬 121)。漢屯兵居延始於太初三年(歬 102)。

本始元年九月庚子,虜可九十騎入甲渠止北隧,畧得卒一人,盜取官三石弩一、槀矢十二、牛一、衣物去。城死馬宜昌將騎百八十二從都尉追。(《居延漢簡釋文合校》57.29)

為寇,未知所指走。(《合校》88.3a)

匈奴人入塞,矦、尉吏以檄言匈奴人入犯⋯⋯(《合校》163.4)

西漢集中於宣元,史書元帝竟寧元年起,漢匈之間無戰事。

東漢在建武年間,史書:王莽至光武,中國與匈奴一直交戰。

規模

小規模襲擊搶掠:十數至數十騎。

簡1:虜可九十騎入甲渠止北隧

簡9:虜可十六騎入卅井

簡12:虜可八十餘騎從塞外馳來

簡21:胡虜四十餘騎犯塞入

簡23:虜四五百騎

《漢書晁錯》「今使胡人數處轉牧行獵於塞下,或當燕代,或當上郡、北地、隴西,以候備塞之卒,卒少則入」沿著邊塞移動,趁虛而入。

也有大規模進攻。簡「虜有大眾不去,欲並入爲寇。」邊塞得知匈奴大規模侵襲之前,太守向各部都尉下達警備命令。都尉向矦官發布警備。

季節規律

大規模主要在秋冬。王子今《西漢時期匈奴南下的季節性進退》,《秦漢史論叢》第十輯。小規模主要在夏。

作戰方式

率先攻擊,焚毀亭燧

《漢書》《匈奴傳》首次誘擊匈奴,先打下一個亭燧,從俘虜中瞭解到漢的埋伏。

「燔燒」:亭燧用蘆葦、灌木枝條,直接燒掉。

目的

游牧民族入侵邊郡,擴大生存空間,掠奪人口、財物。

簡1:九十匈奴攻入甲渠止北隧,擄掠漢士卒一人,搶走三石弩一、槀矢十二、牛一頭

簡20:二十餘匈奴偷襲掠奪一名值勤的漢士卒。

簡28:建武四年九月二日,匈奴侵入肩水塞,擄掠走焦鳳的牛十餘頭、羌女子一人。

《漢書》《杜周傳》「爲廷尉史。使案邊失亡,所論殺甚多。」

奴隸制的匈奴,人口是補充奴隸的重要方式。草原遭遇自然災害,必須南下擄掠。

還要掠奪漢朝精良的武器。嚴禁兵器走私出境。

《陳湯傳》「夫胡兵五而漢兵一,⋯⋯」

邊郡若被匈奴搶掠,嚴重失職,嚴厲懲罰。簡「罪當萬死」。

結論

武帝之後匈奴無力發動大規模戰爭,但大小規模侵略不斷。邊塞基本抵禦了匈奴的掠奪,保障邊郡生產生活的安寧。

日逐王歸漢的簡牘

《漢書》《匈奴傳》⋯⋯宣帝神爵二年,單于位號三傳至握衍朐踶,日逐王先賢撣素與握衍朐踶有隙,遂歸漢。

意義:日逐王是匈奴控制西域的力量。《漢書》《西域傳》「匈奴西邊日逐王僮僕都尉,使領西域」

兩則珍貴的簡牘彌補史書不足:

神爵二年十一月癸卯朔乙丑,⋯⋯厩御千乘里畸利謹吿曰:所葆養傳馬一匹,⋯⋯送日逐王來,到冥安病死。(胡平生《匈奴日逐王歸漢新資料》,《文物》1992年弟4期)

廣至移十一月谷簿,出粟米六斗三升,以食⋯⋯等七人送日逐王,往來三食,食三升。校廣德所將御故秉食縣泉而出食,解何?(《敦煌懸泉漢簡釋粹》I 0309㈢167—168)

說明日逐王途中,由驛置來提供食宿保障,由郵驛工作人員負責迎送,可見漢朝重視。

敦煌簡牘所見漢朝與烏孫關係

匈奴設置僮僕都尉,向新疆境內諸國徵收賦稅,成爲對漢戰爭的重要物資來源。武帝爲了切斷西域與匈奴的練習,多次遣使,發動戰爭,使匈奴退出西域。

烏孫:細君、解憂公主。

走馬樓三國吳簡中的臨湘矦國

1112凌文超

郡:王,國:矦。下面還有縣矦鄕矦等。孫吳時期矦國與縣已沒有什麼差別。

一、首批古井簡

邊塞簡。東漢永初《討羌令》最有名。

墓葬簡

古井簡。近年來有井噴之埶。發現最晚,但序列最完整,數量最多。走馬樓吳簡、里耶秦簡。

三國吳簡

墓葬簡。名刺、遣冊。武昌任家灣六朝初期墓、南昌東吳髙榮墓

河溝簡。2004 南京古秦懷河淤積層,涉及米糧繳納、道教符籙。

古井簡。走馬樓 J22。2003 郴州蘇仙橋。

走馬樓吳簡

1996 走馬樓 J22,10 萬枚,嘉禾年間臨湘矦國官文書。

《長沙走馬樓三國吳簡》已出九卷。

最先开始的是吏民田家莂。杉木制作,没腐朽,直接脱水。先淸理采集簡,再淸理發掘簡。按盆依次淸理。

成坨簡——平面圖——側位图——揭剥圖

擺放有一定的順序,層層相疊,似有意爲之。

「建安廿六年」孫吳企圖用延長建安年號的方法來遮掩孫吳尊奉曹魏正統的歷史。

其中關於他縣的文書主要涉及異地審理案件。朱表割米案、許迪割米案。

嘉禾吏民田家莂。長 50cm,寬 3—4cm。不僅交租稅米,還要交布、錢。

戶籍簿。分爲戶籍、徵賦、派役戶籍簿。

特殊人名簿。兵曹徙作部工師簿。舉私學簿。隱覈新占民簿:就是實地調查。隱覈州軍吏父兄子弟簿。郡縣吏兄弟叛走人名簿:都十五六歲逃走,因爲十五歲是服吏的界限。戶品出錢人名簿:繳了稅的憑證。

庫帳簿。庫錢帳簿:襍錢入受莂冊、襍錢承餘新入簿、襍錢領出用餘見簿;庫布帳簿:調布入受莂冊⋯⋯;庫支帳簿⋯⋯。

倉米帳簿。

價值

羅新:在許多重大問題上沒有突破,對許多結論遙不可及,不能幫助突破對三國歷史認知的框架。

吳簡的獨特價值:二十四史常事不書,日常的最一般的歷史不爲人知,最終成爲被人遺忘的歷史死角。復原縣級行政形態,目前只有臨湘矦國纔具有形成標本的可能性。當時的史官拿到上計文書,來撰寫史書。我們也像那時的史官一樣,令人激動。

重現早已被遺忘的基層歷史景象,窺探底層百姓的真實稅負狀態。

研究焦點:1、新詞語。丘,二年常限,復民(不一定是免除徭役的,也可能是當兵後返回的),給吏,

2、圍繞傳統研究的遺畱問題:吏民,丁中制(),戶調等社會經濟史問題,

孫吳上下兩都,建業、武昌。荊州—長沙郡—臨湘矦國。

吳簡所反映的皇權與將權等矛盾——舉私學與占募

簡「私學長沙劉陽謝達⋯⋯」

舉私學的要求:遺脱。

孫權要求把地方依附於他們的,有一定爲吏技能的人貢獻出來,但發上建業宮的實際上是官府的,不是將領的。??

孫氏終於集中了皇權,但一夜之間崩塌,沒有人支持他了。

收回占募權,剝奪非法領客(遺脱)

君敎簡。審查文書的人: 主簿、主記史。

縣丞閒散化。縣丞名義上是縣令長的佐貳。縣令長倚重側近的門下吏,丞變成橡皮圖章,權威不斷下降,到了南朝宋,直接被取消了。

吳簡中未見鄕嗇夫、鄕佐,鄕一級機構逐漸虛化。

鄕里族居形態

一、聚族里居

二、多姓襍居。

一里中,第一大姓只有12—14%。放大到一個鄕,也是。無論城邑、鄕野,都不存在典型意義上的編戶民聚族而居的形態。

徵徭役,也非常很,攫取民力。卽使不在法定年齡範圍內,身體條件允許,也要服徭役。

星象荐灾与宰辅大臣的政治乞退

——从李德裕《为星变陈乞状》谈起

10 月 22 日 趙貞

IMG_256

前言

英国历史学家屈维廉:“回复我们祖先的某些真是的思想和感受,是历史学家所能完成的最艰巨、最微妙和最有教育意义的工作。”(屈维廉《历史女神克利奥》,何兆武《历史理论与史学理论》547页)

​ 天文/天象被赋予了特定的社会意义。上自帝王大臣,下至庶民百姓共同承认的“天人之际”的一种话语模式和解释系统(主流的知识和思想)。皇帝制度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帝王们认为天象与皇家的兴亡和政治的臧否有着直接关系,是政治的外化和参照。

比如,根据唐代星占大师李淳风的撰述,隋代的天象记录中,诸如隋文帝统一江南、太子杨勇废为庶人、隋文帝卒亡、隋炀帝讨伐吐谷浑及高丽,杨玄感兵变、宇文化及弑君、王世充诛杀恭帝及“篡号郑”,甚至宰臣如鲁公虞庆则伏法、齐公高颎除名,都有特定的天象予以警示。这种天象的“征”与“应”,在李淳风撰述的《晋书·天文志》、《隋书·天文志》中有生动反映。【如何看待征与应?是否以果觅因?或者关注对星象的解释系统。】

《隋书》卷21《天文志》/614:(大业)十三年五月辛亥诏,大流星如瓮,坠于江都。占曰:“其下也有大兵战,流血破军杀将。”六月,有星孛于太微五帝座,色黄赤,长三四尺所,数日而天。占曰:“有亡国,有杀君。”明年三月,宇文化及等杀帝也。十一月辛酉,荧惑犯太微,日光四散如流血。占曰:“贼入宫,主以急兵见伐。”又曰:“臣逆君。”明年三月,化及等杀帝,诸王及幸臣并被戮。

​ 在很大程度上,天文的“参政”功能有赖于天文官员的天象观测、记录和预言。其中天象预言往往起着指导政治的作用。

《汉书》卷30《艺文志》:天文者,存二十八宿,步五星日月,以纪吉凶之象,圣王所以参政也。

《隋书》卷34《经籍志》:天文者,所以察星辰之变,而参与政者也。

关系示意:天象变化→天文官员→(观察天文)→天文观测+天文奏报→(密封奏闻)→帝王施政【天象变化最终参政】

星象荐灾与宰辅大臣的政治乞退

一、李德裕《为星变陈乞状》

IMG_256

“荧惑顺行,稍逼上相”描述的天象是“荧惑犯上相”。荧惑,就是火星,又名罚星,为五星之一,“主视明罚祸福之所在”。由于它盈盈如火,亮度又常有变化,令人迷惑,所以又名荧惑。《汉书》卷26《天文志》“荧惑,天子理也,故曰虽有明天子,必视荧惑所在。”在政治上,荧惑常被象征或会意为君臣之间的合作关系。

​ “上相”是太微垣内星官。【其实代表的就是宰相】古代的星官体系由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和二十八宿4部分星区组成。

可以参考《中国天文学史》

IMG_257

IMG_258

​ 在中古的星官体系中,太微垣卽“天子庭也”,为中央朝廷的象征。以五帝座为中心,其外藩九卿,分东西南三方,共同屏卫太微垣。其中南藩有左右执法,“东曰左执法,廷尉之象也。西曰右执法,御史大夫之象也。执法,所以举刺凶奸者也”。东藩分别为上相、次相、次将、上将四星,“所谓四辅也”。西藩也有上将、次将、次相、上相四星,“亦四辅也”。《隋书·天文志上》

古代星官体系的建立,完全比照了封建帝国的官制系统与等级模式。天空中的太微象征着地上的中央朝廷,而拱卫或屏藩太微的南藩、东藩、西藩也分别与封建王朝中的廷尉、御史大夫、丞相、大将一级九卿等形成了特定的对应关系。如此,具体的天象经过这种比附或成对应的内在模式,就与特定的认识活动联系了起来。

“荧惑犯上相”意味着宰相的忧郁和危机,正所谓“若犯左相,左相诛;犯右相,右相诛”。其中李德裕“位忝上相”任宰相之职,正与星官中的“上相”所对应,因此当星空中出现“荧惑顺行、稍逼上相”的天象以后,李德裕害怕遭到上天的谴责与惩罚,“以致身灾”,因而上表,请求皇帝“特免三公,退归私第”。再如:《新唐书·李德裕传》“时天下已平,数上疏乞骸骨,而星家言荧惑犯上相,有恳丐去位,皆不许”。虽然李德裕的乞退愿望并没有实现,但是他因为“荧惑犯”而乞退的事实却是可以肯定的。

​ 李德裕状文中提到的“国史之内,此例甚多”。武德七年。熒惑犯左執法。右僕射蕭瑀遜位。貞觀十五年。熒惑犯上相。左僕射高士廉遜位。國史之内。此例至多。

​ 其他的例子。

《唐会要》卷43《五星临犯》贞观十五年二月十五日,荧惑逆行,犯太微东藩上相。十七年正月十七日特进魏征卒。……大历四年三月三日,荧惑守上相,经二十一日,退入氏。十一月十九日,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杜鸿渐卒。

《旧唐书》卷158《武元衡传》元和八年,前宰相武元衡从西蜀归来,再次辅政。时太白犯上相,历执法。占者言“今之三相皆不利,始轻末重。”先是李绛“以足疾免”,第二年十月,李吉甫“以暴疾卒”,接着元衡为盗所害。

《新唐书·李吉甫传》记为“荧惑掩太微上相”,《太平广记》作“荧惑犯上相星”,因此推断“太白”恐是“荧惑”之误。

关于李吉甫。《新唐书》卷146《李吉甫传》:李吉甫住在安邑里时“荧惑掩太微上相”,李吉甫预言“天且杀我”,于是“再逊位,不许”,最后过了一年而卒。(李德裕与父亲李吉甫相似的晋升轨迹)

《旧唐书》卷174《李德裕传》:初,德裕父吉甫,年五十一出镇淮南,五十四自淮南复相。今德裕镇淮南,复入相,一如父之年,亦为异事。

《太平广记》卷156《定数十一·李德裕》:李德裕自润州年五十四除扬州,五十八再入相,皆及吉甫之年,缙绅荣之。

​ 由于太微垣内有二十星官,每一星官又由若干小星组成,因此单就“荧惑犯太微”来说,它还是一种宽泛和模糊的说法。仔细追究起来,它其实包含着众多的异常天象。比如**“荧惑犯执法”**,

武德七年六月,荧惑犯左执法,尚书右仆射萧瑀逊位,不许。久之,左迁左仆射。

贞观十三年五月,荧惑犯右执法,司空长孙无忌上奏请逊位,不许。

神龙二年九月,荧惑犯左执法,左散骑常侍李怀远卒。

荧惑犯五诸矦

《旧唐书》卷191《尚献甫传》长安二年,献甫奏曰:“臣本命纳音在金,今荧惑犯五诸矦太史之位熒,火也,能尅金,是臣將死之徵。”則天曰:“朕爲卿禳之。”遽轉獻甫爲水衡都尉,謂曰:“水能生金,今又去太史之位,卿無憂矣。”其秋,獻甫卒,則天甚嗟異惜之。復以渾儀監爲太史局,依舊隸祕書監。”

《晋书》卷11《天文志上》:五諸矦五星,在東井北,主刺舉,戒不虞。又曰理陰陽,察得失。亦曰主帝心。一曰帝師,二曰帝友,三曰三公,四曰博士,五曰太史,此五者常爲帝定疑議。

荧惑犯灵台

《旧五代史》卷131《赵延义传》:(广顺)二年,授太府卿,判司天監事。其年夏初,火犯靈臺,延義自言星官所忌,又言身命宮災倂,未幾其子卒,尋又妻卒,俄而延義嬰疾,故人省之,舉手曰:“多謝諸親,死災不可逭也。”尋卒,年五十八。贈光祿卿。

《宋史》卷461《方技上·周克明》天禧元年夏,火犯靈臺,克明語所親曰:“去歲太白犯靈臺,掌曆者悉被降譴,上天垂象,深可畏也。今熒惑又犯之,吾其不起乎!”八月,疽發背,卒,年六十四。

《隋书》卷19《天文志上》:太微,天子庭也,五帝之坐也,亦十二诸矦府也……西南角外三星曰明堂,天子布政之宮也。明堂西三星曰靈臺,觀臺也。主觀雲物,察符瑞,候災變也。

荧惑犯太微

​ 《新唐书》卷204《严善思传》圣历二年,荧惑入舆鬼

《旧唐书》卷36《天文志下》长安四年,荧惑入月及镇星,犯天关……

《旧唐书》卷134《马燧传》荧惑太白犯太微上将

二、“荧惑守心”的象征意义

台湾学者黄一农的研究。由于荧惑守心“杀伐”的含义,史籍中荧惑守心的记载很多伪造。

太子李承乾对“荧惑守心”天象的利用

《旧唐书》卷36《天文志下》贞观十七年三月七日,荧惑守心前星,十九日退。

《旧唐书》卷3《太宗纪下》贞观十七年丁巳,荧惑守心前星,十九日而退。夏四月庚辰朔,皇太子有罪,废为庶人。汉王元昌、礼部尚书矦君集并坐与连谋,伏诛。丙戍,立晋王治为皇太子【不同史书对这一星象的记载详略不同】

《太平御览》卷109《太宗文皇帝》贞观十七年三月丁巳,荧惑守心前星,十九日而退。夏四月,皇太子承乾有罪,废为庶人。丙戍,立晋王治为皇太子,大赦……

《唐会要》卷43《五星临犯》贞观十七年三月七日,荧惑守心前星,十九日退。其月二十二日,又犯钩陈。四月一日,大理囚干纥承基上变,称太子承乾,汉王元昌等谋反。六日,太子废为庶人,元昌并赐死。吏部尚书矦君集诛。六月十九日,尚书右仆射高士廉逊位。七月二十日,司空房元龄丁忧。【背景:李承乾有足疾】

心宿三星的含义

《隋书》卷20《天文志中》心三星,天王正位也。中星曰明堂,天子位,爲大辰,主天下之賞罰。天下變動,心星見祥。星明大,天下同,暗則主暗。前星爲太子,其星不明,太子不得代。後星爲庶子,後星明,庶子代。

心宿三星分别与帝王政治中的天子,皇帝和庶子建立了特定的对应关系。星占中一旦心宿被日月五星所侵犯,那就预示着皇帝统治及其帝系的危机,因而深为皇帝厌恶和忌讳。

太平公主对“荧惑守心”的利用

《资治通鉴》卷210先天元年712七月条:太平公主使术者言于上曰:“所以除旧布新,又帝座及心前星皆有变,皇太子当为天子。”

安史之乱

《旧唐书》卷36《天文志下》天宝十三载五月,荧惑守心五十余日。

《新唐书》卷33《天文志三》天宝十三载五月,荧惑守心五旬余。占曰:“主去其宫”。十四载十二月,月食岁星在东井。占曰:“其国亡”。东井,京师分也。

《旧五代史》卷139《天文志》:乾化二年,五月壬戌,荧惑犯心大星,……占曰:“心为帝王之星。”其年六月五日,帝崩。

史书中“荧惑守心”多见,荧惑守心对大臣的影响。黄一农:《天文对中国古代政治的影响——以汉相翟方进自杀为例》

三、苏颋《太阳亏为宰臣乞退表》

表、状两种公文

IMG_259

太阳亏→日食。“伏惟应天神龙皇帝陛下光被四海”,表明表问作于中宗神龙年间。《旧唐书·苏颋传》神龙中,……苏颋应为中书舍人替宰相写的表

​ 日食出现后,中宗“启辍朝之典”,罢停朔日朝会,“有司尊伐社之义”说明文武百官还举行了救护日食(“合朔伐鼓”)的礼仪活动。除此之外,中宗“矜而宥之”还颁布了释放与梳理囚徒的诏书。

​ 传统观念认为,日食的发生是阴阳失调,阴气侵阳的必然结果,而太尉司徒司空又以调和阴阳为其主要责任,于是追究责任,三公自然首当其冲。因而日食发生后,皇帝罢免三公就成为朝廷消灭弭祸的重要方式。

《廿二史札记》:“是汉时三公官,犹知以调和阴阳引为己职,因而遇有灾祸,遂有策免三公之制”。

基于汉代故事,苏颋认为这次日食的发生作为百官之掌的“端揆”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而上表请求皇帝“收其印绶,赐其骸骨”。

传统阴阳观念在其他材料中。 常衮《久旱陈让相表》“或阴阳失节,久旱不时必策免三公”。

汉代三公“理阴阳”的职责仍然适用于唐代的宰辅大臣,日食也好、旱灾也罢,作为阴阳失调的产物,同样与宰臣故事的失职联系起来。在这种思想观念的支配下,宰臣的逊位罢职就成为他们调和阴阳、消灭弭祸的主要方式。

四、“协和阴阳”的启示

《唐六典》卷9《中书省》中书令之职,掌郡国之政令,缉熙帝载,统和天人。入则告之,出则奉之,以釐万邦,以度百揆,盖以佐天子而执大政者也。

张以诚《唐代宰相制度》:“统和天人之意义,乃使万物遂其宜,亦卽汉代三公应理阴阳思想之遗传也……三公除负政治上之责任外,尚须负自然界中事物变化之责任。故汉时遇有灾异有策免三公之制。”

这种思想比较系统地载入《尚书·洪范》和《礼记·月令》,其基本观念便是:统治者的行为及他的政策措施是否能顺应天时,是否正确,会引起自然界的不同变化,这种变化反过来又影响社会。如果正确,自然界便正常发展风调雨顺,社会上也会一切顺利。如果不正确,自然界便会出现不正常现象。由于当时认为这些自然界的正常与不正常现象,直接是由阴阳二气的协调与否决定的,所以体现天人感应思想的政治学说,也就把政治者的政策,措施与是否能调和阴阳二气联系起来。表面看来,调和阴阳虽然披着一层神秘外衣,但实质上是要求宰相辅佐天子管好全国大事。

《唐语林》故事通过幼时李德裕与父亲李吉甫对话,表明宪宗元和时代、宰相“理国调阴阳”的职责已经成为老幼皆知家喻户晓的常识。

唐制,自然灾害以及异常天象的联系出现,常常引发宰辅大臣的乞退和罢职行为。神龙元年七月,洛水暴涨,冲毁百姓庐舍二千余家,中宗诏令九品已上官员直言极谏,讨论时政之弊右仆射唐休璟援引汉代“丞相以天灾免职”的故事,认为“淋雨为害,咎在主司”,上表请求“乞解所任,待罪私门。”

《唐会要》卷43《流星》景云二年宰相罢相

《新唐书》卷185《郑畋传》以星变求去位

唐代宰相具有“总揆百司、协和阴阳”的职责。所谓“协和阴阳”,就是说天道中的阴阳二气处于完全和谐平衡的氛围中,而这正是传统农业社会中一直期盼的理想状态。阴阳和谐不仅意味着帝王政治的淸明太平和宰相职司的尽责,而且对于农业社会也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姓安乐的重要意义。反过来,自然灾害以及异常天象的连续出现,这是天道中阴阳二气严重失调的必然结果。而阴阳二气所以失调,追究起来就与宰辅大臣政事的失职有很大关系。

在这个模式中,宰臣的职能和角色无疑是最为核心的内容。首先从星变到阴阳和谐,中间以宰相乞退为条件,而从阴阳和谐到阴阳失调,其间又以宰臣的失职为衔接。其次,宰臣的失职导致了阴阳失调、星变以及自身乞退三种结果,前二者由于是非实体因素,较为抽象,因而在帝王政治中不好把握。相比之下,宰臣乞退则是最为明显的政治后果。宰相的失职迟早要导致自身的乞退和逊位,这就使得在位的执政大臣必须恪尽职守,,兢兢业业,时刻保持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

结语

葛兆光在《中国思想史》中说:“天人合一”是古代中国知识与思想的决定性的支持背景,所谓天人合一,其实是说天(宇宙)与人(人间)的所有合理性在根本上建立在同一个基本的依据上(《中国思想史》)在这种思想背景下,天象的自然发生都与认识建立了特定了对应关系。因而理论上讲,制药传统的天面或命定观念在唐代帝王政治中的核心人物——皇帝和宰辅大臣的思想意识中仍然起着作用,那么“荧惑犯太微”就有预测宰辅大臣政治命运的特殊功能,于是星变的发生就与唐代大臣的乞退行为形成了一定的因果关系。

但实际上来自星变的额外因素只是影响宰臣政治进退的一个方面,这种影响可大可小,具有很大的不可琢磨性,这就需要我们结合特定时期的君臣关系以及党争的形势进行具体分析。

……星变的发生事实上对执政大臣辅佐天子、总揆百司以及调和阴阳的职责提出了质疑。这迫使他们不得不从政事和日常行为中加强自我约束,进行自我“修省”,从整体上提高了朝廷的办事效率和执政水平,对于帝王政治的良性运作具有一定的建设意义。

唐代的文化

1029 陳濤

唐五代統治階層內部結構的變化

統治者多出身低賤,小商販、農家、地痞流氓、羣盜。

宗教

唐高宗尊老子爲太上玄元皇帝。玄宗編纂道藏。中和四年(884),全國1900 道宮,道士 1.5 萬。

佛教:智顗天台宗、玄奘法相宗、善導淨土宗、法藏華嚴宗、菩提達摩禪宗、善無畏金剛智不空密宗。

須摩提女因緣

《因話錄》

有文淑僧者,公爲聚眾譚說,假託經論所言,無非淫穢鄙褻之事。不逞之徒,轉相鼓扇扶樹。愚夫冶婦,樂聞其說,聽者填咽。寺舍瞻禮崇奉,呼爲「和尚」。教坊效其聲調,以爲歌曲。其甿庶易誘,釋徒苟知真理,及文義稍精,亦甚嗤鄙之。近日庸僧以名繫功德使,不懼臺省府縣,以士流好窺其所爲,視衣冠過於仇讎,而淑僧最甚,前後杖背,流在邊地數矣。

當時用和尚來稱呼,肯定是高僧大德,不是一般人。而同時還向市民階層布道,有著文化普及的使命感。之所以打擊,師政治鬥爭相互報復。

會昌年間日僧圓仁入唐求法,聽過他講的《法華經》,說「城中俗講,此法師第一。」俗講和僧講不一樣。

史學

八部正史

史學評論專著《史通》

《通典》

《元和郡縣圖志》

文學

詩歌

古文運動「一個本科生問古文運動是政治運動還是文學運動,我覺得很優秀」

變文:說唱文學

太平廣記四類:別傳、劍俠、愛情、神怪

《謝小娥傳》

小娥姓謝氏豫章人估客女也生八歳喪母嫁歷陽俠士段居貞居貞負氣重義交遊豪俊小娥父蓄巨產隱名商賈間常與段壻同舟貨往來江湖時小娥年十四始及笄父與夫俱爲盜所殺盡掠金帛段之弟兄謝之生姪與童僕輩數十悉沈於江小娥亦傷胷折足漂流水中爲他船所獲經夕而活因流轉乞食至上元縣依妙果寺尼淨悟之室初父之死也小娥夢父謂曰殺我者車中猴門東草又數日復夢其夫謂曰殺我者禾中走一日夫小娥不自解悟常書此語廣求智者辨之歷年不能得至元和八年春余罷江西從事扁舟東下淹泊建業登瓦官寺閣有僧齊物者重賢好學與余善因告余曰有孀婦名小娥者每來寺中示我十二字謎語某不能辨余遂請齊公書於紙乃憑檻書空凝思默慮坐客未倦予悟其文令寺童疾召小娥前至詢訪其由小娥嗚咽良久乃曰我父及夫皆爲賊所殺邇後嘗夢父告曰殺我者車中猴門東草又夢夫告曰殺我者禾中走一日夫歳久無人悟之余曰若然者吾審詳矣殺汝父是申蘭殺汝夫是申春且車中猴車字去上下各一畫是申字又申屬猴故曰車中猴草下有門門中有東乃蘭字也又禾中走是穿田過亦是申字也一日夫者夫上更一畫下有日是春字也殺汝父是申蘭殺汝夫是申春足可明矣小娥慟哭再拜書申蘭申春四字於衣中誓將訪殺二賊以復其寃娥因問余姓氏官族垂涕而去爾後小娥便爲男子服傭保於江湖間歳餘至潯陽郡見竹户上有紙牓子云召傭者小娥乃應召詣門問其主乃申蘭也蘭引歸娥心憤貌順在蘭左右甚見親愛金帛出入之數無不委娥已二歳餘竟不知

「車中猴,門東草」申蘭「殺我者,禾中走,一日夫。」申春

蓺術

佛像

敦煌千佛洞泥塑

初唐繪畫:宗教佛像、貴族人物畫

盛唐以後人物畫轉向世俗生活,山水畫出現。

《簪花仕女圖》的狗是高祖時期許氏高昌給的。但那也不是高昌本土的。茯苓狗:東羅馬帝國。

章壞太子李賢墓,打馬球的奢華生活。《客使圖》歐洲、朝鮮的人

書法

樂舞:宋國夫人出行圖(歸義軍節度使張義潮夫人)有個腰鼓,跟現在陝西的一樣。

胡旋舞

科技

新疆出土占星圖

中原對西域的影響

儒家文化

麵食

祆教、摩尼教、景教

日本杏雨書屋藏《大景教宣元本經》有一避諱「民」字。

唐文化大特點

  • 開放性,兼收並蓄。傅斯年「自隋至於唐季,胡運方盛⋯⋯宋三百年間,盡是漢風」。武hui妃石墓的壁畫是西方人高鼻。傅樂成《唐型文化與宋型文化》,唐型文化開放進取,宋代逐漸封閉。淸明上河圖女性只有千分之一。
  • 創新性,銳意進取。佛像從露肩到寬衣博帶印度的飛天都是全裸,一男一女。——阿旃陀石窟,半裸一男一女——敦煌壁畫只有一個女的
  • 多元性,三教色彩。昭陵六駿
  • 世界性,域外傳播。唐與大食的戰爭,自此造紙術西傳。正倉院藏唐雞ju筆。韓國慶州新羅佛國寺釋迦塔的⋯⋯
  • 永恆性,影響深遠。出現愛情小說「才子佳人」

金石與中國史硏究

20191119 游彪

宋代理學家提倡後,陪葬品都變成了木竹。所以唐代以前陪葬品多。

金石材料多為孤證。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分類。

磧砂藏:南宋蘇州一個寺院刻的大藏經。

雲居寺的那板大藏經從隋一直彫到金末。

還可以看到當時社會階層的狀態。

河朔訪古記

韓國華神道碑:老師6看過的最完整的神道碑。

要重視方志

蒙元早期歷史

1126 王東平 辦公室 742

蒙古的起源及其早期社會發展

狹義:成吉思汗所由出。廣義:統一後的共同體

《舊唐書》「蒙兀室韋」蒙兀是室韋的一部。族稱反映民族的許多信息。《吐火羅語考》:鮮卑和室韋是一個詞。拓拔氏不準其他的部落叫鮮卑 sirbi,把他們改名室韋 serbi。

蒙古語諸部都叫「韃靼」,音記「忙豁勒」Mongghol。用 -t 對應外來語 -l -r -t -d。但「蒙瓦」,瓦沒有入聲。《穹廬集》有一篇關於對音的文章,目前最好的。

《三朝北盟會編》最早出現「蒙古」

阿爾泰語系,一個單詞中只能出現前元音或後元音。前元音:e i ö ü,後元音 a ï o u。

「蒙古」含義:

  1. 宋彭大雅《黑韃事略》「女真名其國曰大金,故韃人名其國曰銀。」兩個反駁方法:年代學,語言學。蒙古早於女真出現。銀的蒙古語 müngün,《元朝秘史》譯作「蒙昆」。《元朝秘史》本來是蒙古語,後蒙文不方便刻,如四部叢刊就只剩漢文。
  2. Mongol 原爲 mong ol 孱弱的純樸的。但實際上,是 mongghol

「蒙古」:宋彭大雅《黑韃事略》「

蒙古的族源:

  1. 東胡說。
    1. 鮮卑是東胡後裔,東胡與匈奴並世。
    2. 80 年代大興安嶺的嘎仙洞發現一個石室
    3. 是鮮卑的發源地,而這也是蒙古的發源地。
    4. 南齊書的官名,鮮卑語某某眞,卽蒙古音某某赤
  2. 突厥說
  3. 匈奴
  4. 吐蕃說:主要是佛教敘事

老師說是月氏不是肉氏

蒙古起源於額爾古納河,唐代文獻叫「望建河?」蒙古室韋何時西遷?840 年回鶻汗國滅亡

波斯拉斯特《史集》《部族志》很重要。

韃靼廣義也指所有北方民族。

二、蒙古諸部的統一與大蒙古國的建立

《亦鄰眞蒙古學文集》成吉思汗不一定出自蒙古部落。成吉思汗十四世祖娶的妻是蒙古人,所以他祖先肯定是蒙古外祖。

成吉思汗出生時間:

波斯文獻說根據星象家的推測:1155。《元史》1162。伯希和:1167,值得重視。

楊維楨《三史正統表》抄《宋季三朝政要》:

宋太祖生於丁亥,以庚申建國⋯⋯今大元太祖聖武皇帝,亦生於丁亥,以庚申歲旣位,命伯顏平江南,

伯希和誤把世祖當成太祖。

「成吉思」的含義

  1. 趙珙《蒙韃備錄》:「成吉斯者,乃譯語『天賜』也」
  2. 《史集》:堅強有力。成:強大,成吉思:複數
  3. 伯希和:tengiz 海。但成吉思和騰汲思在《蒙古秘史》中嚴格區分。
  4. 最新的《成吉思汗合罕稱號再探》,《元史及民族史研究集刊》十六輯:強健的可怕的

大蒙古國:成吉思汗——忽必烈

大朝:依據漢人習慣定的國號。元朝就是大朝。建「元朝」後,對中原稱元朝皇帝,對草原稱大蒙古國合汗。又如對遊牧民族叫契丹,對漢稱遼。

三、大蒙古國時期汗位繼承制度

前四汗時代:

成吉思汗——窩闊台——貴由——蒙哥(——忽必烈)

逐漸削弱的是公選的因素,加強的是世襲的因素。忽里勒臺大會(忽里臺大會,大朝會)

1206 忽里勒臺大會。選為大汗。

晚年,《元朝秘史》:

太祖說:也遂說的是,這等言語,兄弟兒子,並孛斡兒⋯⋯

《史集》卷一冊二:他命長子朮赤掌狩獵⋯⋯次子察合臺掌管扎撒和法律。他人爭鬥,最後讓給老三。

1241窩闊台死,三個兒子,三子死於伐宋。

《史集》卷二:

只要是從窩闊台諸子中出來的,哪怕是一塊 臭肉,如果將他包上曹⋯⋯任何其他人不得登上寶座。

蒙哥時期,蒙古汗國就幾近分裂。1259 蒙哥病死。在忽必烈召集的大會選他,阿里不戈自己又召集大會選自己。忽必烈憑藉中原的糧道,阿里不戈失敗。

蒙古國時期的問題:蒙古社會傳統:幼子守產

部落時代的制度:忽里勒臺大會

汗位繼承程序:前汗指定,忽里勒臺大會

忽必烈推行漢法,改國號,建都漢地,下詔立儲。保畱忽里勒臺大會。

結果:矛盾重重。對繼承人資格沒有限定,擴大紛爭面。

蕭功秦《論元代皇帝繼承問題——對一種舊傳統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蛻變過程的考察》,《元代與北方民族》

明清私刻書板的保存

1203 張升

《歧路燈》譚觀察對譚紹聞說:「我們士夫之家,一定要有幾付藏板,幾部藏書,方可算得人家。」背景是刻出來之後封在樓上。是爲了勉勵,所以有些誇大成分。

第一次印,數十部到百部。一般自己刻自己的作品。一般的詩文集,主要用來贈送。專門藏板的閣幾乎沒有。

崔建英《明別集版本志》。別集:個人詩文集。

只要是重刻的,那就是毀壞嚴重的標誌。而這種保存情況可以說比較好,更多的情況是,家中無後人,就沒了。

1、很多由於火災、兵燹、偷竊,十多年就沒了。267 年以內有四分之一的書板全失。

2、二百年內有四分之一毀壞嚴重。殘缺的標誌:字跡漫漶,主要原因:時間久了蟲蛀風化,戰亂火災比例較小。保存超過二十多年,古人就認爲時間久了。

3、10年內特殊情況1條,10—100年 40條,100—200年16條,200年以上3條。三百年內,四成書板不會遭受太嚴重的損壞。損壞原因:時間久,戰亂,疏於管理,火災。

十年以內拿出來就能用,二十年以上有損壞是正常現象。只有極少數的書板兩百年之後損壞依然不太嚴重。

4、180年內,9%的可以重印。——超過百年,如果不大修補,基本不能用。


10年以內,保存較好。10年以後多少都有損壞。20年就算時間久,很大可能發生比較嚴重的損壞,產生漫漶。

美國漢學家賈晉珠《謀利而印》p43「現今的北京榮寶齋,」

《雪聲軒詩集》本來應該有318葉160板,檔案中記載文字獄,在家中搜出128塊。〔眞厲害!從這找線索!〕

《六柳堂集》80 年 38 塊毀了 11 塊。

《李翰林別集》明正德十四年1519 刻,嘉慶八年 1803 補刻。「意外得之。堆積已久,中多闕蝕⋯⋯獨爲補刊重印」。過了三百年還可以修補。

翁連溪《清代內府刻書研究》

其他丟失原因:

  1. 買賣。特別是流行書。毛氏汲古閣的書板有一部分歸了掃葉山房。
  2. 主動燒毀。1、當柴燒。2、恐有違礙而燒毀
  3. 挪作他用。不太多。
  4. 180多條,只有一條是偸的。

《李漁全集》「不若以生平所著之書之印板,連架移入其地⋯⋯可抵一層夾壁。」「蓄此之家,其無厚積可知。」賊知道家裏有書板的,都是窮人。

「壽之梨棗」

兩層意思:

  1. 文字刻在梨棗上,板可以永久保存。可見這是空想。
  2. 文字印成書,可以長久保存。

那麼古人更看重哪個?板。

中國一直有藏板的傳統。很重視。卽使外地刻的,也要運回家裡保存。私家出版很少選擇活字。

  1. 書板並不好保存。必須要小心保管。
  2. 藏板的目的是重印,但實際上,很少有重印的機會,絕大多數私刻,印一次之後久放在某處。子孫不肖。卽使重印,也在二十年之後,但書板已經有損毀了。

現在保存最多的:揚州雕版印刷博物館。故宮。北京市文物局。

陳垣的史學思想

見徐暢《出土文獻研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