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青年學者訪談

來源:公眾號 古文字微刊。用一整天讀完了這 70 篇訪談,挺有意思的,有些學者傾囊相授,有些學者泛泛而談,有些學者是大佬,有些學者只是想靠學術謀生。很多人都提到,當年能跟隨某某老師學習是幸運至極。

01 蘇建洲

大量閱讀「集釋類」的論文:古文字學之所以讓初學者卻步,原因在於要消化的材料太過龐大了。我通常建議我的學生從研讀碩博士論文開始,特別是「集釋類」的論文,這類論文有助初學者快速掌握研究成果的現況。我並建議他們由資料新的往舊的讀,比如先從《清華九》的集釋論文讀起,因爲後出的可以涵括之前的。這類型的論文我很推薦吉林大學研究生的作品,主要是資料蒐羅齊全但不濫收,學術格式比較嚴謹,作者按語也有相當的水準。

02 王子杨

陈剑先生在一次聊天说,“你感觉有问题的地方,就真的会出问题。”确实如此,这里给研究生朋友提个醒,如果你对论文中的某个地方尚存疑惑,或者感觉某个地方有些勉强,那就果断放弃吧,不要给自己埋炸弹。

03 陈斯鹏

我建议网站公开发表论文,尽量按照正式纸刊论文的要求执行,而像当前各论坛、跟帖、评论中的这类即兴发言,更适合回归到有限成员的私聊空间。

04 趙鵬

如先秦史研究室網站的甲骨綴合成果,隨時有綴合成果,隨時發表,隨時有其他同道加綴,也可以有效地避免重複綴合,已經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加大了整個學界的甲骨綴合速度,也方便使用者檢索綴合信息。

05 鄧佩玲

也會嘗試從跨學科的角度拓展我的研究,期望將古文字資料延伸至其他學科的應用。例如,我近年蒐集了一些東周銅器的畫像資料,希望將來有機會以此作爲課題,結合出土實物、古文字及典籍研究,利用三重證據討論先秦禮制相關問題。

06 张惟捷

其中义宁陈先生对我的综合影响应该是最大的,也让我对教书这一回事,多了一份使命感与热忱,他不仅追求纯粹的学问,也讲究文化的自立,“群趋东邻受国史,神州士夫羞欲死。田巴鲁仲两无成,要待诸君洗斯耻。”这段他为1929年北大毕业生题词的话,具有深切期许,在今天来看已经物换星移,国史需趋东邻受的可悲景况已然成为过往,但其中透露出身为知识人所应具有的文化认同与高度自期,却永不过时。

07 张富海

随着古文字材料和研究文章的爆发式增长,不做笔记越来越难以应付,最近十年,我已经习惯边阅读边做笔记。通常是记在电脑文档上,特别重要的内容尤其是自己有些想法的有时就记在笔记本上。重点关注的原材料比如战国竹简,则先将释文输入电脑,以后看到各家说法便可以随时记在相应的文字底下。

虽然现在可以通过各种电脑软件检索快速从古书中找到所需辞例,但基本的古汉语语感仍然需要通过长期大量的古书阅读才能建立。释读古文字材料时,如果缺乏基本的古汉语语感,就难免陷入任意曲解而不自知的境地。

08 范常喜 〔看行文是非常實在的人〕

從古文字知識的消費者到生産者要經過碩士、博士,甚至博士後等一系列的學術訓練,這一過程一般需要8—10年。在這期間,有相當一部分人碩士畢業後就不再踏入古文字圈半步,一些人在博士畢業後立即棄暗投明,另擇高就。另有一些人因爲工作環境惡劣而逃離,有些人因爲大眾所説的“無用”而轉行。這部分放棄的人很可能有諸多的無奈,但對古文字的熱愛不夠深、興趣不夠濃應該是最重要的原因。

論文發表各刊物旨趣不一,審稿進度快慢有别,即使再高明的專家也無法做到每投必中,寫好即發。因此無論你教學工作有多忙,行政雜事有多累,都要擠些時間多讀多寫。俗話説“勤勤手,年年有”,爭取每年都能有幾篇文章在外面飄著,只有這樣才可能提高命中率。等到學校考核那一天,你自然會是“升”,不會是“走”。我們也深知,這樣催生出來的文章容易流於粗疏淺陋。作爲一個嚴謹的古文字學者一定要時刻警惕這一點,即使爲了保住飯碗也不能太過降低了對自己的要求,否則只會適得其反,自己砸了自己的飯碗。切記:無病呻吟之作不寫,自欺欺人之文不發,一雞兩吃之事莫作,故意隱匿、自抄他抄之事莫爲。這的確是一件非常有難度的事情,沒辦法,爲了保住自己這點興趣愛好,拼吧!

09 田煒

裘先生擔任《文史》主編,很多人以爲是挂名的性質,其實每期出刊前他都要詳細了解刊登什麼文章以及外審意見如何,還能聽出很多別人看不出來的問題。

10 李發

消極影響是,信息傳播太快,很多信息無法及時消化,而且,學術研究需要沉澱下去,有時需要安靜的環境,不容外在的打擾。尤其是理論性、綜合性強的宏觀選題,更需要時間的沉積。再說,由於信息傳播過快,一個人即使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也難以處理完應接不暇的信息。因此,這樣的結果勢必容易産生短平快的成果,而缺乏用力深、搜羅廣、影響大的作品;更主要是,初學者既要讀學術史、原始材料、古籍、理論性論著,又要時時跟進網絡資源,勢必窮於應付,疲於奔命。

11 陈絜

文章撰写多用盖词,哪怕你的结论完全正确。其实,就人文学科而言,恐怕也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完全正确的。谦虚没坏处。

12 鄔可晶

顧頡剛、劉起釪《尚書校釋譯論》剛出版不久,吳土法先生就建議我們購買一套,結合楊筠如《尚書覈詁》、曾運乾《尚書正讀》加以研讀。

對於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而言,“理論”未必談得上,也許說“眼光”較爲切實一些。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的“材料”,可謂汗牛充棟,俯拾即是,從來不缺。如果不具備一定的“眼光”或“理論”,很容易被五光十色的各種“材料”牽着鼻子走,不管三七二十一,“撿到籃子裏就是菜”,寫出來的文章多是“鄰貓生子”式的。那樣的研究價值就不大。可以這樣說,沒有一定的“眼光”或“理論”,是發現不了有意義的“材料”或“材料”本身的意義的。

13 陈英杰

这样的路子问题很多,而且费了老大劲,收获与提高却有限。不加筛选找来论文逐篇读,是很愚笨的,没有抓住治学的根本之处。

为作研究开展的阅读在很大程度上是功利性的,读书中要为达成某种目标而收集各种有用材料。我自己平时读书主要采用以下几种方法:1)分类法。根据研究需要或个人兴趣分类搜集各种材料,“材料”分类整理后,才能转化为可供研究的“资料”(钟敬文先生称之为材料的“资料化”),把别人的东西转化成自己的东西。如我读朱自清,整理了一篇《朱自清笔下的女性魅影》;读欧阳修,整理了《欧阳修〈集古录跋尾〉中的排佛言论》;读清代小说《蜃楼志》,辑出一条讨论《诗经》“风雅颂”的材料;读《郑板桥文集》、《容斋随笔》,对相关内容都作了分类整理。2)比较法。阅读不主一家,多家互相参照比勘;一家之不同时期著作互相参照。读书贵在得间,“间”往往在比较中显现。我在研究唐兰时,就把唐先生、陈梦家先生和裘锡圭先生三家进行比较,非常有趣,比较中可以发现裘先生从唐先生那里受到的影响;陈梦家《中国文字学》所受到的唐兰的影响,在理论框架的建构和涉及的问题点等方面都有体现,陈氏有意想在唐氏之外建构新的文字学理论(参拙文《谈陈梦家先生在中国文字学研究上的理论贡献》)。3)重编法。比如我仿效容庚先生的《重编〈宋代金文著录表〉》,对容老《西清金文真伪存佚表》作了校订重编。史书中的纲目体也属于重编。4)注书法。我给《心经》、刘咸炘《学略》等都做过注释。给这些书做注不是为了出版,是给自己做功课。我曾指导学生作过《余嘉锡注〈汉书艺文志〉》,余先生没有给《汉志》专门做注,但在他的著作中有很多关于《汉志》的内容,我们就把这些内容注到《汉志》相应文字下。5)书评法。容庚先生远承中国古代目录学的优良传统,提出过“一书一评法”,每读完一本书就写一篇书评。我没有做到一书一评,但针对一书或一人写过一些“撮其旨意,评其得失”的叙录体文字,像《〈六书通〉名义释疑》算是长篇书评了。

初出道者,往往发文心切,头脑容易发热,所以文章写好后一定要放一放。行文忌年轻气盛,气势凌人;很多东西不确定,绝对性的口吻要尽量避免。

14 李春桃

过去学者更强调字形的重要性,这似乎与所见材料有关,当时更多的是甲骨、金文、玺印、货币等材料,很多字形所在的辞例较短,限制性不强,在研究过程中字形往往起着重要的作用。而如今古书类简牍大量发现,很多字都是大家所认识的,但往往还是读不通整句话。这主要因为我们阅读古书能力不足,不能找出字形所代表的通假字,所以建议大家多读古书。

15 陈侃理

因为写论文往往要修改数稿,反复推敲,尽量把各种解释的可能都考虑过,过程很漫长,不是每个题目都值得这样来写。论文改得差不多了,最好还要在手里放段时间,等有一定的陌生感之后再看,如果觉得问题不大,再考虑投稿。因为学期中通常不会有时间新写文章或者大改,所以写作周期至少是半年到一年,修改到发表又是两、三年。这样一个等待期是很有好处的。一旦写了初稿,文中的问题会在脑海里留下很深的印象,哪些地方材料还不够,哪些论证环节比较薄弱,哪里还没有说清楚,心里会有数。心里有了数,相关的材料、论著、想法就会时不时地“跳”到面前来。

16 田天

可以分享的一个教训是,我曾经读书贪快赶进度,没有及时做笔记。一经拖延,想法和记在小纸头上的页码一起不知所踪。现在深知记忆不可依恃,总提醒自己尽快完成笔记。原始文献的笔记一般读完一、两卷整理一次。此外,我还尽量约束自己,读完一本书之后要做数百到上千字的总结与评论,专业书与否均是如此。这样做一方面是帮助记忆,另一方面也是训练思维和写作。

17 魏慈德

整體而言,王念孫的校勘功力最好,講對的部分最多。因故我進一步把王念孫《讀書雜志》中的說法,與可對證的出土文獻,作了全盤的比較。而在翻閱《讀書雜志》的過程中,又發現書中以漢隸形訛來論證古書訛誤的用例最多,故又進一步對《讀書雜志》中的漢隸形訛作分析。而王氏所說的漢隸形訛,很多都可以用今日出土的漢簡上的文字來作驗證,因故又對出土漢簡加以關注。又因王氏的說法,在當時學術界影響很大,故思從引用王說的角度來看段玉裁與孫詒讓的學術研究。

18 宁镇疆

举例来说,清华简中的《皇门》、《祭公》、《摄命》等篇与《尚书》周初八诰的语言、文式很接近,我就把它们“混编”在一起,这样就近比较、对照阅读,经常可以触类旁通地看出不少问题。这种“混编”也包括青铜器铭文。前人经常说一篇长的铭文足抵一篇《尚书》,既然它们体式相类,为什么不创造条件让它们“靠近点”呢?实际上,在无法做到把所有铜器铭文都背诵下来的情况下,这种“混编”,等于也提供了进行举一反三式文例系联的物理条件。

20 謝明文

沒過幾天,裘先生也知道了這事,當面將我狠批了一頓,大意是說這種文章不要寫,不要過於追逐新材料,根據新材料寫一些大家都能看出來的東西沒意思,要在已有材料中寫出大家看不出來的東西才算真本事。

21 何景成

裘先生的《文字学概要》、《古文字论集》已是学术经典,是学习古文字学的必备要籍,常读常新。这两部书的价值和影响,绝大多数古文字学者都有切身体会,这里自不用多说。李家浩先生的自选集,收录了李先生古文字考释的经典论文,论证严密,结论可靠,其价值自不待言。自选集所收论文,结构严谨,语言精练,是学习学术论文写作的范文。许倬云先生才、学、识俱佳,具备高超的综合和分析能力。《西周史》对各类材料运用自如,搭建了西周史的叙述体系。《汉代农业》从经济史角度分析汉代的农业发展,我很喜欢他的分析方法和思路。朱凤瀚先生的《商周家族形态研究》一书,是运用考古资料和古文字资料进行先秦史研究的佳作。我在撰写博士论文的过程中时时参考,现在也经常阅读。郭沫若先生《大系》一书,建立了周代青铜器研究的年代和地域框架,奠定了青铜器铭文史料化的基础。

22 单育辰

初入古文字之门的研究生应先努力攻读金文,金文字体与小篆相近,容易入手,且是沟通甲骨文与战国文字的桥梁。建议先看《商周青铜器铭文选》,再看《殷周金文集成》等(参照《殷周金文集成释文》等书),但金文释读众说纷繁,一定要好好找找各种论文来补充阅读。

甲骨文可以从《殷墟文字丙编》入手,如果有志于甲骨学,可以再看《甲骨文合集》(参照《殷墟甲骨刻辞摹释总集》等书)等。

如果想学楚简,由清华简入手好些,要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一字一字地摹、一字一字地解释。郭店简随后再读,但《郭店楚墓竹简》释文有些老旧,可以用《楚地出土战国简册[十四种]》相参照。上博简不利于初学者入手,除了释字断句歧义纷纷外,其中的拼合与编联也要多所措心,可以放到后面看。楚简每篇都有各种集释,如果没有精力翻各种期刊、网络论文的话,集释一定要参照看。

25 程少轩 〔做了马王堆数据库〕

我最近比较关注先秦秦汉数术资料中所见宇宙图像的整理研究。另外对出土数术资料的研究方法思考较多,数术文献与其它文献相比,有一些自身的特点,而从这些特点入手,可以找到一些整理数术文献的方法。如何尽可能多地开辟研究新方法,是个很有发展潜力的课题。

30 蔡偉

我之前讀過王引之的《經傳釋詞》,當時因爲買不到書,就手抄了這本書,印象比較深刻,所以看到漢簡“佐子”一詞,就想到了應該相當於傳世古書的“嗟嗞”(另外還有《爾雅》《方言》《廣雅》等書,我都親手抄過)。通過這一例子,我逐漸領會到只有將傳世文獻和出土文獻結合起來研究,才會有更多的發現。

31 張新俊

我一直認爲林澐先生的《古文字研究簡論》(2012年中華書局新版改爲《古文字學簡論》),是古文字學最好的入門教材,沒有之一。裘錫圭先生的《古文字論集》是百讀不厭之作,有不少的名篇,我都不止一遍去讀過。

32 周波

熟悉原始資料。以兩周金文爲例,初學者可以先看郭沫若的《兩周金文辭大系》、馬承源主編的《商周青銅器銘文選》、湯餘惠的《戰國銘文選》,諸書皆採用分國、斷代的方法研究金文,學習利用比較方便。在此基礎上,研習者不妨自己也將古文字資料按照域別、國別、出土地等來進行分類搜集與學習。

33 冯胜君

记得我读硕士的时候,有一次到汤余惠老师家求教,当时学习古文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学习也还算刻苦,但就是没有什么心得,十分苦恼。汤老师是宽厚长者,他笑眯眯地对我说:“治学就像烧水,哪有刚把水壶放到灶上,水就烧开的道理啊?但只要坚持烧,就一定会冒泡的。”初学古文字,最忌贪多务得。

36 王进锋

以“写作驱动学习和研究”。有些人一直认为,要等把相关的书看完了再去写作。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因为书是看不完的。这种看法只会使自己的写作一拖再拖,最终消耗了自己的心气。用晁福林先生的话说,要“边干边学”,即一边写作一边学习。以写作驱动看书、学习,这样有很强的针对性,效率会更高。同时,越写越会写。随着写作的增多,我们的问题意识、对文章层次的设计、遣词造句的能力、对论证逻辑性的把握能力都会增强,才会写出更好的文章来。

42 马楠

读《十三经注疏》最直接的效果其实是,本科时读《说文解字》段注、《经义述闻》其实是完全不知所谓的,尤其是段注,根本看不出来好在哪里。读完《毛诗》《左传》、三礼疏之后对段注发现问题、梳理线索、剪裁语料、完成论证的精妙之处好歹能看出一些了。

每天一定要留一部分时间作笔记,笔记一定要电子化并建立自己的索引方式。我个人教训是我作《隶释·隶续》的笔记有小半本,现在想到个什么事查起来还得从头读一遍,特别是很多笔记是读《隶释》的时候凭印象引书,现在不仅古籍库检索不到,当时是怎么想的也记不起来了。更早期我的笔记还有直接标注在书上的,如果想理解这些只言片语还得从篇首开始重新读一遍,这其实已经失去做笔记的意义了。

47 崎川隆

会议文集不是公开的刊物,里面会引用没有经过正式出版授权的图版或材料。像这种会议文集,还是不要在微信或者网上公开。

48 程浩

谢老师是出土文献与先秦史领域为数不多的理论家,他的广阔视野以及对先秦文献的深刻理解,都对我有很大影响。特别是他告诫我们学位论文最后的结论一定要有自己的概括提炼与理论升华,如此才能流传久远,我经常转述给现在的学生。

49 韓巍 〔信息量很大〕

當時北大歷史系很重視本科生的寫作訓練,大一要寫“讀史報告”,就是讀一部史書,將自己的心得寫成一篇小論文;大二要寫“讀論報告”,就是圍繞某一歷史問題或理論閱讀前人論著,寫一篇綜述和評論;這兩個報告各佔1學分,然後到大三、大四才是學年論文和畢業論文。這種循序漸進的訓練對於培養學生的研究和寫作能力是非常有效的。後來不知從哪年開始,“讀史報告”和“讀論報告”被廢除了,我覺得很可惜。

我向張老師求教應該選擇研究中國歷史的哪一段。他告訴我,以往學生問這個問題,他都會根據學生的具體情況來回答:如果學生比較聰明,對問題很敏感,就建議研究隋唐以前,稍微遲鈍一些的則建議研究隋唐以後

比如金文中的“伯”,我認爲並非“爵稱”,而是各家族嫡長子的通稱,後來逐漸演變爲對宗子的尊稱。至於金文中“伯仲叔季”等排行字,大多是指個人在兄弟中的實際排行;只有極少數能夠確認在同一家族內部世代相承,或有“某叔氏”、“某季氏”等明確的銘文證據

50 莫伯峰

甲骨文研究中的一些问题,用概率思维就比较容易理解。比如甲骨字体类型,过去总说是“望气”,只可意会不能言传,说不清楚。一说不清楚,就有人觉得靠不住。后来我们用深度学习的方法也做了字体分类,发现机器也可以做,效果和人是一致的。所谓“靠不住”,是因为我们总有因果情结,只相信因果关系。人工智能把这种说不清楚,叫做“不可解释性”,就像我们识别人脸,其实就是一种概率感觉,也说不清楚。但我们知道,这个事情本来也不用说清楚。概率本身也是一种科学,说不清楚并不一定就有问题。

二是知识和数据共同驱动。人工智能的发展,第一代靠知识驱动,第二代靠数据驱动。“知识”和“数据”,很像“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中“思”和“学”两方面。无论是知识方面,还是数据方面,人工智能现在都做得不错了。但现在都在提,要发展第三代人工智能,要把知识和数据结合起来,否则人工智能经常会变成人工智障。“结合”两个字说起来简单,人工智能为了达到这个“结合”想了很多招,看起来都效果有限。古文字研究中的基础数据整理和理论研究两方面,都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也需要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才能有突破。

52 李松儒

期刊投稿也时有运气在,我目前主要从事的是古文字字迹研究,属于现代笔迹学与古文字学的交叉学科。这种交叉学科的论文在国内投稿很难,被拒稿是常有的事儿,大多给的回复是不符合本刊要求。我所写文章在运笔特征举例中都是截取原图,只有原图才能观察仔细。但因印刷要求,期刊对这类图片采取调整对比度及亮度的方法,调整后的图片提取出的字是会失真的。尽管投稿不易,我还是坚持不断地发表与字迹相关的研究论文,比起国内期刊来说,这方面的研究更受到海外学者的重视,所以我有幸在A&HCI来源期刊Chinese Studies in History上发表文章。

如我在《清华简字迹研究》的书稿里用了一些篇幅总结了先秦书手书写姿势的问题,这也是当今的一个小热门,我的结论是书手跪坐悬腕握笔持简而书,先书写后编联。

54 洪飏

古文字方面的线上课程资源特别有限,我曾经推荐自己的研究生在b站上听张玉金老师的古文字课程,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55 刘影

从肩胛骨的实物来看,臼角在右的牛胛骨,在牛身上其实是右胛骨,臼角在左的牛胛骨,在牛身上其实是左胛骨,但是在甲骨学上,为了与龟腹甲保持一致,卜兆的兆枝向左,便认定为右胛骨,兆枝向右,便认定为左胛骨。由于牛胛骨的兆枝一般朝向臼角,所以按卜兆方向判断出来的胛骨左右刚好与牛身上的左右相反了。

56 李洪财

字编中的字形图都是用简号锁定的,程序运转过程中,计算机识别的实际还是文字。基于此,我曾想建设一个可以查图的数据库。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检索只能查关键词,无法查询图片。比如我现在想查“有两耳,带扉棱,圈足,有饕餮纹”的器物,目前还没发现输入这些条件就能检索出相应器物图片的工具。还有现在大家都知道识图软件,扫描一个图片就可以搜到相近或相同的图片,这个技术也完全可以应用到查图程序中。近些年来,人工智能与计算机技术在文科领域上的交叉应用,渐渐成为一个大趋势。计算机与人工智能在出土文献研究上更是大有可为,相信这个方向以后还会有很多的新成果涌现。

61 李锐

网络文章也有一定弊端,为求快捷,有些人即使期刊上的文章也未必注意,自成一圈。还有的设置了注册条件,成立小朋友圈,这固然有有益的一面,但也导致研究领域越分越细,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段段都有老大,言必称宗师巨子,小圈子内互相称引唱和,不接受批评。像有人因为说某大佬抄袭,就被踢出群,最后文章也在国内无处敢出,正当的批评和深度书评在国内一直无法壮大。这个风气不好,学术终究是要追求跨学科、跨专业、国际对话的,为什么我们的研究常常在外国人眼中只是砖角料,只能做这种基础工作,和这种固步自封、分工细化、自鸣得意不无关系。

这种情况和清代朴学的发展趋势有些相像,老一辈的学者研究范围广,但弟子越来越窄,就如戴震对其《孟子字义疏证》很看重,但弟子门人就反对,非要以戴震为皖派考据的宗师,路子就越走越窄。现在国际上古典学越来越式微,我们国家因为新出材料和一些传统、政策,在加强扶持,但古典学研究的学者们面临的生存压力特别大,比不上清人,现在老一辈学者的子女很少有传承家学的,目前所知,老孟的儿子继承父业,在北师大工作,可以说古典学的危机依然存在。

68 马孟龙

慢班里的人,就等于差生。老师根本不管我们,反正毕业后就跟学校没关系了。当时班上很多同学都跑去混社会了。这种被人“放弃”的滋味,我终身难忘。现在想想,按照成绩把人划分为优劣,跟纳粹按照人种把人划等的做法没啥区别。但是三十年过去了,现在还是这样。

不过现在,非985、211高校的本科生,已经拿不到推免复旦历史系的机会了。对此现象我深感无(fen)奈(nu)。

一个好的现象是,原本管控甚严的“刊号”出现松动,像《出土文献》《历史地理》等集刊,最近都转变为期刊,给原来发文困难的古文字、古文献、历史地理学界提供了新的阵地。

我觉得,想在刊物上发表文章,首先自己要对文章有信心,甚至是爆棚的信心。如果自己深知文章学术价值有限,或是底气不足,最好不要投出去。

在文章写作上,谭其骧先生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谭先生文章语言流畅,叙述思路清晰,能以最平实的文字,讲清楚复杂的学术问题。张伟然老师曾写过一篇《谭其骧先生的五星文章及学术活性》,列举了谭先生堪称经典的几篇文章。

。我希望同学们能够意识到,目前是学术道路中最重要的阶段。因为这个时期,你没有工作、家庭、社会关系的拖累,可以心无旁骛地全身心投入学习和阅读。

作为初学者,往往处在“井底之蛙”的阶段,会误以为学术天地就自己关注的那么大,难免心生狂妄。我当初做西汉侯国研究,侯国资料看得多了,逐渐发现前辈学者论述常有错误。于是在写文章时,对前人常妄加批评。我学生期间几次投稿,审阅意见常常提到我对前辈学者不够尊敬。现在回想,这只暴露了自己视野狭窄、认识浅薄。前辈学者往往并不关注侯国问题,又没有闲工夫像我这样把西汉八百多个侯国逐一梳理一遍

一个人从学生(学徒、学匠)“蜕变”为学者的关键,往往在于博士论文。如果在博士论文的撰写过程中,能够建立起一套自己认知问题的体系,那么这个“蜕变”的桥梁也就搭建起来了。

我特别想提醒博士研究生,因为博士研究生已经具有一定研究水准,而且在学界没有名气和地位,发表在网络的文章,是最容易被抄袭的。

69 禤健聪

研究视野,过往主要从事汉语古文字的学习和研究,接受传统语文学的学术训练较多。学术视野的拓展,须在遵循传统语文学研究范式的基础上,更注意吸收现代语言学的理念与方法;在专注语言文字学领域的研究外,最好还能涉猎宗教学、民族学、民俗学、心理学等学科,从更广泛深刻的人文视角,揭示宗教传承、民族心理、民族历史、民族交往等对语言文字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