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學

【目錄】政治哲學;人物;AI;知識;天文學史;書法;其他

政治哲學

中國傳統政治哲學

张学智:中国政治哲学的几个侧面,《现代哲学》2021年第6期

一、中国政治哲学的特点

就政治本身说,中国政治思想与西方有着非常不同的观念。有学者指出,西方政治思想中有三个方面是中国政治思想中不存在的:第一个方面是普遍平衡观念,具体说,一是政治与法律的平衡,即对法治的追求,二是诸权力之间的平衡,即对“定于一尊”观念的消除;第二个方面是以法律和政治的方式保护个人利益,个人利益上升为权力而成为政治关切的中心;第三个方面是强烈的理性主义色彩,其典型表现是以自然科学的方法对人文、社会各项事务进行把握和管理。这个论断大体是有根据的,它牵涉到中国政治思想的两个基本特点。

⋯⋯这是说,道德规范要靠践行礼来实现,教化百姓移风易俗要通过礼来完成,纷争、讼狱要靠礼来决断并消除,君臣父子等伦理名分要靠礼来彰显,师生、上下的关系要靠礼来亲附,政治军事等仪式、行政法律等的施行要靠礼来整齐威严,祷祠、祭祀等宗教仪式的氛围要靠礼来真诚、庄重。

⋯⋯

第二,缺乏明确的保护个人利益的意识。

⋯⋯中国古代缺少由上下力量博弈而出现的契约,法律是官府制定出来公之于众要人遵守的,所以靠抗争和诉求并经由各方角力而出现的法律很少。个人意识消解在集团意识中,而集团又是由特权人物主宰的。所以,中国秦汉以前诸侯分裂割据时代的许多战争不是起于国家间利益的争夺,而常常是特权人物的个人恩怨之争,而此类恩怨又常常是“睚眦必报”的。所以,百姓常常沦为特权人物的工具,孟子所说的“春秋无义战”很大程度是为此而发。

二、重德的源头

⋯⋯中国史书对上古时代的记述是历史性的、质实的,较少神话色彩。

⋯⋯周人的这些观念直接影响了以“从周”为志愿的孔子。孔子所受影响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天的观念中神灵因素的进一步削减,二是孔子的“为政以德”“政者正也”思想的确立。关于第一个方面,孔子所谓天内容较为模糊,其中人格神或是具体事物如日月、山川、河流、花木、六畜等的神灵的意思很弱,祖先神灵的意思也很弱,只剩下一个各种不可抗拒的外在力量的聚合、人对之无能为力的超越性存在。它是精神与物质的双重品格,天不能直接给人以祸福,但又非与人完全无关。天是一种合义理、有善恶、须由一定的虔敬心态和肃穆仪式事奉的对象。

⋯⋯中国历史上大多数王朝都以儒家为主从事政治,宗教是他们辅助政权运转的手段,宗教势力大到皇权无法控制的程度是从未有过的。由商周以来的政治文化造成的中国人的宗教观念淡薄,宗教情绪不强烈,一直实行宗教宽容政策,与世界各种宗教和平相处,是中国政治的一个显著特点。

三、禅让与革命

⋯⋯墨家从下层民众立场出发,也赞成汤武革命,认为它不是一般的武力夺取政权,而是明君诛伐暴君的正义战争。而法家韩非从君主专制的立场出发,认为“汤武革命”是臣弑其君,是不正义的。韩非的理由是,汤武是臣子,国主即使是昏君,臣子也不能推翻他,君臣名分如此。他认为此风不可长,历史上之所以战乱不断,就因为有人赏誉汤武革命,所以从建立长治久安的制度考虑,也不能肯定汤武革命。

四、逆取与顺守

⋯⋯另一个政论家陆贾也提出著名的“逆取顺守”之说:“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且汤武逆取而以顺守之,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陆贾还历数历史上穷兵黩武、专任刑法亡国的例证加以说明。“逆取”是指武力打天下,“顺守”是指用仁义守天下。此处以武力为逆,以仁义为顺,说明了陆贾的儒家立场,但也提出一个政治哲学的重要问题,即暴力夺取政权与和平方式治理国家的关系。

⋯⋯正统问题是历史书写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因为它牵涉何种方法形成的政权才是合法的这一政治首要问题。要确定一个政权、一个国家是否正统,首先要确定何为“正”、何为“统”。但这并不容易确定。“统”,一是综合不同观念、习俗而构成的一个共同信念,它是由“多”而为“一”;二是必须经过历史考验而传承不绝。

施派

童志超:列奥·施特劳斯到底说了什么,2014-06-23

施特劳斯在认识美国上曾有三大看似不能自洽的核心命题,而研究它们间的矛盾关系也就成了理解施特劳斯真正思想及施特劳斯学派的重要切入点,这三个命题分别是:

1, 美国是现代的。 2, 现代性是坏的。 3, 美国是好的。

⋯⋯此外与古典政治哲学追寻至善理性,勾勒最佳政体不同,现代政治哲学中的权利还是从人最大的激情和最本能的欲望,即霍布斯丛林中对死亡的恐惧那里推导出来的。从这点上说,现代性的转变本质是一种放弃崇高目标而只去在乎可实现性的转变。正是由于现代性哲学理念上的权利优先于善,才有了其政治设计上的制度优先于品行。换句话说,既然政治哲学放弃了对善的求索,那么良好政治秩序就不可能像古代共和国那样取决于教育和德性塑造,它所能依靠的就只能是完备制度下的激情的满足。过去被视为罪恶的人类私心和私欲经由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看不见的手”成为了效力最大且经合理制度安排可能带来最好结果的积极因素。而美国的三权分立和宪法制约就是这样一种制度安排,即用设计上的激情与激情的碰撞让私利去制约私利,从而带来人们物质上的满足和生产力的发展。

2.现代性是坏的:

⋯⋯由马基雅维利、霍布斯和洛克所开启的第一波现代性思潮很快受到了他们后一辈思想家的批评。但在施特劳斯看来这些思想家本身并未超脱于现代性,所以他们对现代性的批判只是带来更加糟糕的结果。卢梭(Rousseau)就是这里首当其冲的例子,是他最先不堪忍受一套自我贬损的理论学说,并重新主张我们要重视个人权利外的“德性”。在卢梭看来,我们不应该像霍布斯和洛克那样在“自然状态”中推导出基于人贪婪自利的“自然权利”,而是应该认识到社会中存在的私欲和嫉妒恰恰是贫富差距和私有财产出现后的历史产物。因此所谓的“人性”该被归为是独一无二的历史进程的而非自然本身,而正是卢梭的这种历史观念开启了包含黑格尔和马克思在内的第二波现代性思潮以及随之而来的更大程度上的价值虚无。⋯⋯这种观点的进一步发展就导致了以尼采为起点的第三波现代性思潮,即除了否认永恒的道德观念(即所谓的“上帝已死”)外连历史的自身发展也不承认,而把历史看成是完全人类创造的结果,成为一种认为我们现在可以去重估过去的一切价值且一切观念以时间和地点为转移的历史主义。施特劳斯曾表示每一波新的现代性思潮都导致了现代性危机的加深,并带来了更具破坏性和灾难性的政治运动:第一波思潮促成了美国式的自由民主国家,第二波促成了共产主义运动,而第三波则促成了法西斯运动。

  1. 美国是好的

美国对施特劳斯的第二个积极之处在于表面上脱胎于第一波现代性思潮的美国在施特劳斯眼中可以用他所推崇的古典话语得到重绘。按照他的观点,用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对多数权力实现制约的美国完全可以被视作一种古典政治哲学中的良好政体,即亚里士多德《政治学》一书中所阐述的综合君主、贵族和平民元素的混合政体。美国的代议制度下的官员选拔也并不是由被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所批判的古代纯粹民主平等原则,即抽签所决定的。相反代议制选举体现的是古人所推崇的贵族政治正义原则-优绩(Merit),即愿最优者获胜而非绝对政治平等。正因为此施特劳斯才认为美国的这种自由主义式的民主多少可以从他所赞扬的古典政治思想那找到有力的支持源。存留前现代遗风的美国(这里还包括被施特劳斯所强调的另一古代遗风-宗教信仰)也就被施特劳斯看成是一个大体上还算正面的国家。

⋯⋯

对施特劳斯关于美国三大命题的分析很大程度上帮我们理清了施特劳斯思想的整体思路。它们之间的微妙复杂关系也造就了当代不同派别施特劳斯学派的导向和分歧,而这正是《斯特劳斯的真相:政治哲学与美国民主》一书所讨论的另一主要内容。按照扎科特夫妇的观点,正是三大命题的紧张关系为各派施门弟子划定了界限和阵营。按照他们在美国地理上的分布,当代的施特劳斯学派可以划分为东岸派(the East Coast)、西岸派(the West Cosat)和中西部派(the Mid-West)。三大派别分别会选择性的舍弃或不强调三大命题中的一个。与施特劳斯本人相比,东岸派对美国局限和缺憾的指责往往公开的多,即它们不再那么坚持“美国是好的”这个命题。为很多人所熟知的,由施特劳斯最出名弟子,曾先后在康奈尔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执教的艾伦.布鲁姆(Allan Bloom)所作的畅销著作《美国精神的封闭》(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就是这一派系最著名的代表作。该书通过讨论当时美国社会盛行的虚无主义及文化相对主义来揭示出民主政治之下高等教育的危机。与之相反,西岸派则试图回避“美国是现代的”这个命题,从而突出“美国是好的”。由曾在加州著名的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雅法(Harry V.Jaffa)所著的《分裂之家危机》(Crisis of the House Divided)就是反应这一派系观点的作品。该书试图用苏格拉底与忒拉绪马霍斯的论辩的框架去解读林肯在1858年竞选总统期间与道格拉斯进行论辩时的精彩演讲,从而凸显美国古典哲学的本质,进一步去肯定美国在施特劳斯思想中的正当性。而缺乏明显代表人物的中西部派与东岸和西岸相比则对施特劳斯思想做了最激进的改造,即去一定程度上否认以重返古典而著称的施特劳斯的第二个也是最核心命题,“现代性是坏的”。他们选择用探讨现代政体下的积极因素来减轻施特劳斯主义对现代性的批判,从而实现“美国是现代的”和“美国是好的”两个命题更完整的自洽。

人物

林子雄:简朝亮的经学生涯,《岭南文史》2017年02期

味经室:一部粗制滥造的古籍整理作品——簡評上海古籍出版社新整理本毛诗注疏,经学文献整理与研究,2016-09-30

符鹏:在真实中把握真实,京师学人,2022-04-08

陆伊骊:我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读博期间看到的科学史发展及未来,自然辩证法通讯,2022-04-07

张寿安、吴浩宇:明清以来中国知识的转型:张寿安教授访谈录,2019-03-26

張教授認為重新整理清代的專門學術是清學研究的重要方向。比方說,研究算學、天文學、地理學、校讎學、目錄學、醫學、律學、動植物學在清代的發展。用這種視角來整理清代學術,就可以看到中國傳統學術在十八、十九世紀有一個知識分化的現象,與近代學科的分化相關,這個重要的歷史脈絡需要以學科為單位進行梳理。張教授多年來建議同學們去作古代植物學或動物學的整理,這在《詩經》、《爾雅》等古籍裡都有豐富的史料。

張教授不贊成以考據學稱呼清學,她說清學不是考據學,考據只是方法。任何人做學問都要先考據。張教授說:「我認為清代學問應該被稱為專門之學,如同我們稱兩漢經學、魏晉玄學、隋唐佛學、宋明理學,清代則是專門之學。清代專門之學的萌芽跟近代專門學科分立一貫流衍,是一連續性的學術發展。」對清儒所說「訓詁明而後義理明」這句話,張教授表示不可看死,因為事實上當清儒從事其創造性的詮釋時,也時時作出有意識的、有選擇性的訓詁。

张宇欣:包慧怡 在缮写室中,与中世纪手抄本搏斗,南方人物周刊,2019-05-03

每一首长诗的研究写作历时半年,第一个月都在埋头啃文献中度过。《珍珠》手稿已有被广泛认可的精校本可以用作底本,“对其他尚无校勘的中世纪手稿,就需要提前一个月从图书馆手稿部的地下室申请调出原抄本,然后去现场手动做转写(transliteration)。 ”

先在仿羊皮的大开本纸张上用罗马字母抄写下一行行原文,“哥特体已经很好辨识了,还有岛屿体、私生子体等等。很多时候一串字母就是一排拱门,看起来是nnnnnn,但其实是minimum什么的,你要根据它的上下文语境大致猜出它可能是什么词,跟拼图一样。”在手抄本馆藏处坐一天,也就能转写巴掌大小的三五行诗。

第二步是翻译成现代英语。柴郡方言几乎是一门新语言,只有代词和冠词能看出现代英语的端倪。每天都有“假朋友”(faux amis)来迷惑她,和现代英语长得蛮像,但两者所指并不一致——“比如free在中古英语里写作fre,偶然也有自由的意思,但主要是指绅士的慷慨做派,也可以形容外表堂堂、光明正大”——分辨的过程缓慢而痛苦,但也充满“惊悦”。

继而译成中文,这是她“为了更好地吃透原文”给自己布置的额外练习。包慧怡开始试图用中文的声母去对应中古英语中的头韵,却发现译文有种打油诗的喜感,“完全跟头韵的浑厚庄严不是一回事。”最后还是以贴近原意为先。

接着才是文本细读。中世纪作品中几乎无一句不用典,她如一个中世纪的缮写士日日劳作,要辨明“二十多种三一论异端间的细微差别”,偶尔听到隔壁格间里的叹气声。

AI

@何不笑,2022-03-11

昨天《自然杂志》一篇 新论文 有意思,利用深度神经网络的训练,用AI恢复那些丢失了的古代铭文。团队声称他们的准确率目前已提高到了72%的水平。大致意思可能是:利用已知相对准确且无争议的铭文文本字符,构建数据库(78,608 个),为每一个字符标定唯一的数字化ID,包括文本内容、书写年代、地理位置,再利用这些编码后的数据库构建语料库,然后对其进行训练,目的是能在修复的同时,确定书写年代且恢复的部分是可解释的文本。作为验证,这个AI修复的雅典法令表明,该法令的书写时间不可能早于433BC,平均预测结果是421B.C,而这个书写时间一直是学界有争议的问题,此前认为这个法典书写于446B.C,后来受到学者质疑。现在AI的预测结果支持了后者,这可能有助于历史学家理解雅典帝国。

知識

瀚堂典藏资料库说明 〔在几大商业数据库中,瀚堂感觉是最有情怀的。他们的技术员也很不错,有一次联系他们解决一个网页小 bug,效率非常高〕

人類有一個古老的夢想:在一個地方裝下古往今來所有的知識——以所有語言寫成的所有的書籍。許多年以前,人們曾大致造出了這樣的圖書館, 建造於西元前300年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當時就是被設計成用來放置已知世界的所有羊皮卷。 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它裏面放置了約50萬個羊皮卷,大概占了當時所有圖書的30%~70%。 但是即使在亞歷山大圖書館被毀壞之前,能夠把所有知識放在一幢房子的時代也已經過去了。 從那以後,持續的資訊膨脹超越了我們的保存能力。

從蘇美爾人的黏土寫字版時代至今,人類至少已經“出版”了3200萬冊書、7.5億篇文章、2500萬首歌、5億幅圖畫、50萬部電影、300萬個視頻短片和電視節目。 所有這些東西大都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圖書館、檔案館和私人收藏者手中。

網路技術的出現和檢索引擎的發展,使得人類可以從新審視將所有的知識放在一個地方的古老夢想了。 目前人類已經完成了將人類第一個10%的知識,網頁形態的非可信知識,進行收集和管理的工作。

赵立行:黑死病、理性意识与文艺复兴,澎湃新闻,2020-04-06

人们有理由让作为权威部门的教会出面进行解释,作为教皇国所在地的意大利更是如此。教会则老调重弹,告诉人们,黑死病的发生是上帝因为人类行为不端而愤怒的结果,教士宣传说“上帝经常让瘟疫、悲惨的饥荒、冲突、战争和其他形式的灾难降临,借此来惩罚人类和警告人们悔改和走上行善的道路。” 如果要想灾难停止,只能祷告上帝。但事实是祷告并未能阻止人们的死亡,而且教会把人们集中起来进行祈祷,反而加速了人们的感染和死亡。不仅如此,教会还从罪与罚的原理出发,认为面对瘟疫不能使用药物来对抗,因为用药物治疗就形同对上帝意志的对抗,因此“相对于用这种方法(忏悔和临终涂油),医生的所有治疗方法都是无用和无效的。瘟疫是上帝对人类罪恶的惩罚,除了通过他和他的力量不可能得到治愈” 。 因此,教会虽然给人们带来某种遥远的拯救的希望,但不可能提供真正制服黑死病的现实办法。在忍受即时的苦难和现实的死亡面前,教会这种虚无缥缈的神学原则阐释,无法给正在经受黑死病煎熬的人们带来真正的宽慰,反而引起人们更大的质疑。人们会问,如果上帝因为我们的行为不端而愤怒,那么到底这些不端是什么?我们该如何去做?如果黑死病是为了惩罚罪人,那为什么会有大量的教士死亡,为什么他们作为上帝在人间的代言人都无法幸免?

天文學史

書法

@不是风动:现在书法界兴起了恢复传统,写古人原大的小字,用仿古的纸、笔,但为什么几乎没人像古人一样悬肘小楷呢?

这些线条,转折,我明确告诉你,用大多数人写字的方式去临摹,很难复原。需要怎么样呢?首先,这些字也是差不多指甲盖大小,原大临摹,才能真正找到答案。然后,用短锋笔,短锋相比长锋,在转折处更灵活,祭侄文稿厚实如泥土的味道,长锋笔写不出来。再然后,执笔要低,少用手指的力量勾挑,多用手臂的力量带动笔画使转提按,颜真卿和怀素写字都是如此。这一点我不解释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试一试。题主所言复古诸事,古已有之,并不值得惊奇。复古的意义,也是在于对技术方面可以提高一些而已,并无其他实际意义。

@尚初笔庄:
有没有性价比都比较高的墨锭推荐?

  • 又玄斋:新派徽墨一哥,手艺和人品皆为文房圈所称道,具体事迹很多不一一举例了。创始人石海明曾是艺粟斋的制墨师,后自己开墨坊,制作风格是经典的厂墨派,胶略重,墨体硬朗严谨,胶法清透,磨感很好,墨模精美。现已不做普通商品,都在帮人做定版,所以价格比较高。如果不在乎价格是很推荐的。
  • 郁文轩:江湖人称爱马仕,因为非常非常贵,已经到墨中奢侈品级别,是一般墨品的2-3倍,最贵的高达三钱5000元。创始人冯宜鸣是墨模雕刻非遗传人,恢复苏合油烟和在墨中添加香料都是他的创意,也影响了很多新派徽墨的制作方法。
  • 玄香斋:制墨师黄必华,虽不是制墨科班出身,但为人勤奋好学,谦虚上进,创办墨坊至今也拥有了很多粉丝。特点是浓郁,墨色较之其他墨庄都黑一些,喜欢黑黑的朋友可以试试,胶法上不够清透,胶比较轻,磨感不够好,近些年在香味上也有改进,他家的素墨是独一家值得一试。每年他的墨都有进步,这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墨。
  • 玄璞斋:胡铁雁老师,胡开文第十代嫡系,胡开文广户氏一支。在17年才创立了自己的墨坊,以前是在墨厂跟着老师傅经过正统的制墨传承的,后来作为郁文轩的制墨师,一手打造了郁文轩的辉煌。其墨的风格是,清新。胶法清透,胶轻,书写流畅,磨感好,沿袭了郁墨的香味,并且香味是幽香,感觉很舒服,之前墨模做的不好看,后来终于正视了这个问题。因为墨庄刚开业,没什么名气,只有一些老鸟知道,所以价格也比别人的要低一些。

@林疏影:有哪些很好用的毛笔?怎样保养毛笔?

其他

片段:

明成祖永乐年间命儒臣胡广等撰《五经四书大全》,这是适应新的大一统帝国需要而在思想文化方面的巨大建设,正像唐撰《五经正义》一样,是一代盛典。可是因为限期成书,这些儒臣不能在期限内撰成,便偷偷地抄袭旧著以成书,如《书传大全》是抄袭元陈栎《尚书集传纂疏》及陈师凯《书蔡传旁通》二书而成。而《诗经大全》则迳照抄元刘瑾一人之书《诗传通释》而成。顾炎武《日知录》卷18《四书五经大全》条云:“当日儒臣奉旨修《四书五经大全》,……书成之日,赐金迁秩,所费于国家者不知凡几。……而仅取已成之书,抄腾一过,上欺朝廷,下诳士子,唐宋之时,有是事乎?”

各種叢書集成目錄 也就是說,《叢書集成》是上世紀上半葉慢慢出的,中華書局 2011 年出了完整的《初編》。上海書店和新文豐各有《續編》,新文豐又有《三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