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網#13 博士僧

「我喜欢看那种严谨逻辑的,论述有说服力的,结果有亮点的,讨论抽丝剥茧层层递进的。尤其是显示博士生功底的两部分:前言和讨论。」【目錄】封面:博士僧;人物(陳蘇鎭、白壽彝);讀書;其他

封面:博士僧

于淼:1997-2020中国研究生数据分析

  • 扩招依然进行中,研究生群体在300万左右,每年还要增加百万量级
  • 硕士会有十分之一延期,博士则超过六成,读博要做好年龄规划
  • 不同学科间硕士博士扩招情况不同,硕士偏重职业化与应用,博士扩招侧重理工科
  • 教职方面存在1999年大学扩招后出现的一个人口红利,未来会有个每年四五万的教职空窗期
  • 目前教职扩充吸收的主要是中级职称,大概吸收当年五分之一的博士毕业生
  • 40-44岁拿到的职称基本就是退休职称了
  • 现在会有一半博士不做教职,未来会有更多,早做职业化打算

李东风:博士论文审阅后感,科学网

说起看过的博士论文,主要问题就是立题依据不清晰。比如某某物质很重要,结构功能一直无人研究;某某疾病很重要,机制一直不清楚;一些病理不清,一些药物有效性尚不满意,等等。于是乎,既然重要所以研究,既然没人做我来做,既然我做了就一定有意义,如揭示机制,发现靶点,提供思路。。。,再配上几篇在读期间发表的论文,你的工作显得很重要,很充实,很有价值。

是这样吗?看完论文,仔细品味,没觉得有何创新。前言背景罗列,立题依据勉强,方法不厌其烦(配方,仪器,药品一一列出,似乎是先进仪器大比拼),结果尽可能图表照片齐全。参考文献上百篇。但是讨论不深入,结论不慎重。“可能”,“提示”,“或许”,含糊其辞,让人一头雾水,你究竟做了什么“创新性”工作?尤其是研究题目,某某机制的研究,不知道某物质与某疾病是如何联系起来的?还有通路,与什么通路都有关等于与什么通路都没关系,转了一圈回到原点。那么重要的工作怎么会没人去做呢?而迟迟未解决的原因是什么?你的思路是什么?而不是物质与行为肯定有关的这种先入为主的“废话”,“大话”。

究其原因,很多导师带学生是完成基金项目的需要,而不是对科学问题的探究。只要是热门,热点都想蹭一下,以显“高大上”,这是虎头蛇尾式的论文层出不穷的原因之一。

论文的美妙在于论证。我喜欢看那种严谨逻辑的,论述有说服力的,结果有亮点的,讨论抽丝剥茧层层递进的。尤其是显示博士生功底的两部分:前言和讨论。其它部分吗,就是份实验报告。

被评上长江学者是怎样的一个体验? ,2021-12-19

我爹,社科类的长江学者,听他自吹是行业顶级了。当时他评上真的挺开心的,开心了老久,估计运气成分占比比较高吧。之后无论谁介绍他都是先来一句这位是“长江学者”,周围人确实也都对他表面上很尊敬(我爹不怎么会说话,但又自以为很幽默,经常会说我觉得得罪人的话)。看起来似乎人脉也很了得了。然后就是很多公司和学校都想让他兼职或者挂名,平时接个一两个小时的小课也能入手老多钱了。但是其实收入也就那样,和开公司的老板比真不咋样,但是和普通大学老师比肯定是翻了好几翻的。每天都很忙,到处飞,兼职了很多学校的工作,快60的人了,我觉得不值得。

@ 正道沧桑:为什么说欧洲是博士的天堂?

你读博了,你当初的本科舍友都怎样了?,学术志,2021-12-12

@匿名用户:一个08届的本科宿舍,4个人,1个读研1个公务员1个读博一个工作,读研的毕业后去搞用户体验,每两年换个企业,目前年收入快百万了,公务员的正在四处找关系进步,读博的今年刚毕业去了高校,工作的做到了中层管理每天受夹板气

@ 卡卡:本科宿舍四人,一个开小卖部杳无音讯,一个在苏州蜗牛游戏做开发,一个在淮安做初中班主任,我读完研又在读博

@ 怪我咯:本科宿舍四个人,今年全都研究生毕业。一个阿里,一个中科院某所,一个出国读博,还有我这个不争气的换专业去了券商。

@ 荣光:老大在上海律所做海事律师,老二在天津公安局,老三在北京同格律师事务所,老四在沈阳市中法做法官,老五在大连海关,我在······ 。

@ 哦呜哦怕:我一个本校硕,有一个在外企,一个直接拿美国绿卡,一个回老家国企,一个中科院直博,还有一个工作两年又去北大读硕,

@ 府南河:说说我吧,大学换了俩宿舍,第一个宿舍:1.保研复旦计算机数据研究生 2.华为的某类工程师 3.UCSD的ECE 的PHD 第二个宿舍:1.保研复旦集成电路 2.申请美帝MS中,EE,估计是UTA,UC那几个吧 3.南方基金 4.就是本屌,还特么在考托福中,不过目前有了悉尼大学和墨尔本大学的金融的录取,虽然很水,准备申美帝集成电路。

@ 咯傲娇:研究生不说了,感情不深。本科毕业八年,宿舍六个人。1 考研去了北大,读博去了斯坦福,目前还在美国。2 考研北大,目前回老家开了个小公司。3 某市国税局。4 三峡办。5 某司法机关。6 自己本校研究生,目前留校。总结,没有混的特别好的,也没有特别差的,凑合过吧。

@ 家里AO:大学宿舍四人:1,考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现在老家石家庄一家研究所 ,下个月要结婚了 2,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现在苏州一家研究所,未婚 3,考上本校研究生,留在合肥一家公司做集成电路设计 ,去年国庆结婚 4,本人本科毕业未考研,毕业两年结婚,现有两个儿子,学历和工作方面混的最差。

@ 大咖来:寝室6个,本科毕业已经五年 1、一个考研上了川大,毕业一个进了某设计院,月入大概5000+,常年出差靠补助存钱,按揭了套房子;一个去了北京做销售,去年回来了不知道咋样了,都还没结婚;2、一个考研上了西南交大,貌似签了设计公司,月入6000+,暂时没买房;3、一个考验上了西南财大,毕业后某金融机构,月入估计应该超10K了吧,车房都有了;4、一个富二代,毕业后考研连续两年失败,现在开了个公司,房2套以上,开A6,老婆比我们小两届,空姐,有个女儿;5、毕业校招进了万科物业,后来跳槽到恒大,现在是主管,有车有房,已结婚生子,房子都装修好了; 我是宿舍混的最差的目前博士在读。

@ 匿名用户:三个读研,一个本科即工作了。大家都挺好的。工作的最先有了孩子,生活稳定。其余的也都成家啦。我们散落在天涯,联系的不多,还是自己的情况最清楚。我出国读博。痛并快乐着。因为出国的原因,我的世界变大了,世界在我面前变小了。参加科研会议,有机会到世界各地去体验。可是压力却越来越大。不确定自己会科研道路走到底。现在刚毕业在国外博后。工资够花,但是累成狗。感觉已经30岁,人生道路才开始,身体却不似从前那般活力四射。最后总结,求仁得仁,莫后悔。

国内的科研氛围(道听途说),狡猫三窝,2022-03-17

我回头查了下其中一个,北方某普通985的老师,五十来岁,去年从江浙沪某牛逼985教授转职去了北方。真是太奇怪了,仔细查他的履历了以后,发现是因为其原学校的靠山院士走了,他也就辗转落魄了。我看了十分感慨,这么大年纪了,都做上正教授了,各种荣誉加身,院士一走,还没办法自己在原学校立足么。看来国内站队,政治斗争十分严峻。

B:我的博士期间同专业朋友,平时关系还不错。去年毕业回国去某江浙沪一本弄了个编制。⋯⋯他说国内没人就自己玩泥巴。这话跟A说的倒是印证了。他现在主要是自己捡漏,申一些大佬看不上的钱,带带学生,发发文章。我问他学院招老师是谁说了算。他说跟国外那种完全是院长、教授说了算不一样,国内不仅要过这一关,还要过人事、党委那边的行政关卡。如果文章不太够,院长要也没用。而且这事也不是院长说了算的。招人就是人事把简历筛选出来,给所有在位的老师看一下,如果有人喜欢,就弄进来,纳入自己的大团队。除非开新方向,要找一个特别牛的人带队,其他招来的老师都是现存的老师的高级博后。

人物

陳蘇鎭

新年快乐!点击查看陈苏镇老师的新年采访,北大历史学系学生会,2022-01-02

搞研究往往是这样,你提出一个新的观点,慢慢地,大家会看,过个几年——三四年、四五年,不同意见就出来了。你先提出这个观点来,引起了关注,这也是个学术贡献。很多问题的深入都是这样的,先要人提出一个说法来,这个说法不一定特别完整丰满,可能还有薄弱环节,甚至还有错误的地方。然后别人加入,一起讨论,慢慢把错误纠正,不足的地方把它补足,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就比较深入了。后来的学者也有贡献,但贡献最大的还是最初提出问题的人,因为他是拓荒者。

按说读书应该从容不迫,一个字一个字读,不着急。这样坚持读几年,功底就不一样了。但是我们从读书到工作,好像总有人催着。平时看书,看到有意思的地方,就想思索一下,查一查别的和它有关的书,看这里边是否有什么重要信息。可是当我们脑子里有一个研究任务的时候,这个材料现在和我的研究任务无关,我就没法停下来太久去考虑它,得把它略过去,赶紧往下走。不从容,对做学问的人来说不是件好事。我想退休以后真正从容地去做一件事,去享受这个读书研究的过程。

写课程作业,需要选题。选题成功不成功,对你们来说有偶然性。你们并不知道自己选的题目能不能做出新意来。按说题目是研究成果,不是拍脑门想出来的;你拍脑门想出来的,不一定能成功,失败的几率挺高的。你们高年级要写学年论文、写毕业论文,特别是将来要读研究生,那个题目一定是通过读书发现的。我看了别人的研究,觉得他们没说完,或者说的不对,或者有些材料他们不知道,而我看到了新材料,就可以推进了。

白壽彝

@ ?

有网友问历史发明家白寿彝何以能主编《中国通史》,其师顾颉刚先生的一则日记也许能给出答案。

图1-2:2007年台港经联出版社版《顾颉刚日记》,一九六六年八月五号,顾颉刚先生原文:「闻白寿彝在北京师大亦已被定为『三反分子』。此人在解放前靠我周济度日,垂二十年,解放后即若不相识。以拍陈垣,得任师大历史系主任。以拍尹达,得为历史所兼任研究员。以回民故,得为全国人大代表。以拍吴晗,得为『历史小丛书』编辑委员。」

可惜,这段文字却在中华书局版的《顾颉刚日记》中径删了。

图3-6:网友购买的2011年(顾颉刚先生仙逝于1980年)北京中华书局版《顾颉刚日记》,一九六六年八月五号,仅保留:「闻白寿彝在北京师大亦已被定为『三反分子』。此人在解放前靠我周济度日,垂二十年,解放后即若不相识。」径自删去其后:「以拍陈垣,得任师大历史系主任。以拍尹达,得为历史所兼任研究员。以回民故,得为全国人大代表。以拍吴晗,得为『历史小丛书』编辑委员」一节,并未加任何注释与说明。

@ 鼓枻歌沧浪:如何评价白寿彝?,2019-12-05

白寿彝等人在公开出版的《回族人物志》中擅将明季名臣马自强定为「回族」,给如今生活在陕西大荔的马自强后裔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马自强后人很不容易,从1982年开始坚持抗争,绝不承认,今年又自费到北京,找到中国社科院明史研究所出证明,证明马自强不是回族。太不容易了,满满的民族自豪感与家族荣誉感,不为蝇头小利而折腰,骨气!如果白寿彝和翦伯赞还活着。马云和马化腾估计也会被他研究成回族。

讀書

商務印書館出了 120 週年紀念版漢譯名著套裝,整套賣。「理想國譯叢」口碑很好。

把《漢譯學術名著叢書提要》哲學、政治學部分看了下,政治學部分重要的書不太多,很多都是空想社會主義的⋯⋯哲學部分還有很多是日本、印度、阿拉伯世界的經典,對他們的思想傳統我一點都不瞭解,想想都很神奇。

翻了 2016 年的讀庫,原來文章風格是「掌故」類型的,學科範圍很廣,甚至有遊戲。1601 有施吉瑞晚清詩人鄭珍,不錯。文章線索似乎是鄭珍向「現代人」的轉變,但好像交代得不清楚。他的摯交莫友芝最後做了曾國藩幕僚,於是作者說如果有條件,那鄭珍也許會成爲洋務派,多麼引人遐想啊。鄭珍青年時會試一直不中,一生都沒有發財,耗盡一生心血的藏書樓最後在叛亂中毀於一旦,兒孫大多也夭折,最後不到六十歲口腔潰瘍而死(?),多麼坎坷的一生啊。儀禮私箋都寫成禮儀私箋,暈。


卓九勒:普通人怎样阅读《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这本书?容易理解吗?读起来有趣吗?〔结论:如果不研究科学史就不要看,事倍功半〕

归伶昌:如何从古典学(Classics)的角度阅读《几何原本》?〔几何与形而上学的贯通🐶〕

豆瓣 @ 困: “不知生,焉知死”——《宗子维城》随想,2019-05-23

在全书的引言中,罗泰就抛出了一个异于常识的观点:孔子所推崇的,在西周早期就确立的“周公礼乐”只是“一个历史的虚构”,孔子及弟子所倡导的政治社会秩序(礼),是在经历西周中晚期和春秋中期两次宗教和政治改革后,对前人思想的系统化整理和反思,“给当时的历史变革以哲学的表达”。作者反复提到,他所主张的2次重大改革都不曾见于任何中国的古代文献,他的判断依据完全是从考古材料出发的。

⋯⋯从中作者指出,“周公制礼乐”并不存在,西周早期一直沿用了商的礼制,表现在多用高浮雕兽面纹的酒器,也尚不存在后世使用的鼎簋组合标准。而在西周中晚期,酒器广泛被食器取代,礼器装饰变为浅浮雕几何化的动物纹,固定的鼎簋组合等级出现。这一变革逐渐在西周晚期固定下来。因此作者主张,西周的宗教和政治思想,在早期延续了商代“萨满教”饮酒“通灵”请祖先回归,狂乱的“狄俄尼索斯型仪式”,而在西周中晚期改革之后,转变为通过向祖先供饭反复确认生者彼此之间的等级关系,理智优雅的“阿波罗型仪式”。这种转变背后,不仅代表着“贵族社会的全面重组”,而且代表着宗教和哲学上的思想改变。通过礼器铭文的变化,作者甚至猜测,在本次改革前后“人们全面改写了西周早期王室的历史”。

在四到六章中,罗泰继续分析了,在西周时期,周文化圈对外的持续扩张和对内的不断融合。作者选取了几处西周时期的“周”和“非周”杂处地区的考古学证据,包括:洛阳北窑墓地;曲阜鲁国故城内墓地;长安张家坡邢侯墓地;曲村晋侯墓地113号墓;东周时期的秦墓;山东半岛莒国墓地;河北灵寿中山国墓地;安徽寿县蔡侯墓地和更广大的周文化外围地区的一些例证。

⋯⋯虽然在早期,由于文化和经济地位的差异,早期“非周”部族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保留了自己的葬仪及其代表的等级关系,但是到西周中晚期,这些差异都消失了。在西周中晚期的宗教政治改革之后,基于前期的不断融合(无论是对外的同化还是内部的融合),“制度系统化”之后,原本的宽容度逐渐消失,“更不能或不愿容纳外来者”,为后世夷夏之防之滥觞。

之后第七至九章,作者讨论了他主张的春秋中期(孔子出生之前)巨大的宗教文化变革。在这部分的开始,作者比较西周时期和其后的青铜器铭文写作上的变化。提出西周时期的祖先祭祀,还重在相信祖先之灵的降临和其对子孙福祉的帮助。生者和死者之间“兼容、团结与沟通”。而其后的铭文逐渐韵律化和格式化,象征着祖先之灵的远去,而政治意义,即现实世界秩序与团结的确认,逐渐变成青铜礼器的唯一价值。及至战国时期明器普及,标志着“死者”和“生者”之间的彻底断裂,“祖先之灵”并不再被期望返回生者的世界。就像《礼记·檀弓上》中所述:“之死而致生之,不智而不可为”。

这种变化的出现,可能主要原因在于随着人口的增长,西周礼制下的祭祀变得越来越不可负担。在这种情况下,高级贵族与中低级贵族在春秋中期分野,在墓葬上表现为“从原来的程度不同转变为类别不同”。符合“周礼”的“特殊组合”为高级贵族所垄断。这种变化与祖先崇拜“合法化价值的失落”相辅相成。

随着经济(主要是商业)的发展,中下级贵族在失去参与祭祀资格的同时,与平民阶层之间的差距逐渐弥合。过去仅属于贵族的“礼乐”在这种弥合的过程中,通过地位下滑的中下级贵族向平民扩展。平民阶层也开始在墓葬中使用明器的礼器。礼仪的价值向全体成员开放,这与儒家将礼仪的重心从“死者和神灵”转向现实社会,将“等级秩序的礼制”转变为“普世观念的哲学伦理系统”相应。

总结全书,作者构建的“孔子时代”,首先是在西周中期,周人彻底脱离“商”祭鬼通灵的“狄俄尼索斯型仪式”,赋予祖先祭祀以新的形式与意义。周贵族阶层在祭祀活动之中,通过礼制,确立了现实社会中的等级关系。这种礼制在其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在周统治区域内的贵族阶层中得以横向地贯彻。进入东周时期,随着人口和经济的发展,社会结构和人际关系必然调整。祖先祭祀的宗教含义逐渐淡化,经过春秋中期的改革,严格的祭祀礼仪被高级贵族垄断。随着中下层贵族和平民阶层的融合,“与周礼相对应的社会模式”向下层扩展,“在纵向上囊括了社会等级秩序上的更多群体”。而孔子及门徒,“将这种礼制神圣化和哲学化,并记入经典”。在全书的最后,作者提醒我们,“礼仪的实质是一种表演,并非事物本来如何,而是事物应当如何,所以我们要牢牢记住,我们认识的周代社会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被歪曲和被理想化的”。

⋯⋯

在上古世界,商的贵族依然保留了原始宗教,饮酒通灵与祖先对话的传统。旧的祭司阶层(王权)使用的这种方式,消耗了过多的资源。随着人口的压力,“务实”的周人贵族进行改革,原始宗教退场,周人以向祖先供饭献乐的方式,邀请祖先之灵与子孙同在。周人以礼乐和秩序限制了原始祭祀的肆意,以克制的现实主义限制享乐,华夏由此进入了“民以食为天”的时代。这种宗教思想的变化,也让哲学的重心从人与“天”的关系,逐渐向人与人的关系转移。这是由“鬼神”而向“人”,由神秘而向世俗化的转折点。

然而,礼制既成,则很大程度上统治的合法性就由“人”解释和掌握。这实在是一条不归之路。经济的发展带来财富的集中和分配不均衡。贫富差距扩大直接导致等级失序,权力向上集中,中下层贵族持续下滑,这可能才是孔子说的“礼崩乐坏”的实质。“宗子维城”之后,周礼的宗教意义彻底退场,礼制成为规范社会秩序的伦理价值,且被中国人信奉至今。

《學衡》 @ 阿里西亚,2016-04-13:

真正的学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惊叹、惋惜,在激进的浪潮中被诋毁被打击却一直坚持着自己学术理想的一群人呐。以前看吴宓和鲁迅的论战就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涵养的绅士,现在觉得梅光迪也是个冷静理性的学者,都太可惜了。如果他们当年选择用白话文阐述自己而不是文言文,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論衡》寫了什麼?林合欢:杠精之祖——《论衡校注》读书笔记,2021-12-31

上古各种圣人出生,其母食卵蹈迹,都不是正常交配,不可能生人,因此全是假的。

人出生后,就像陶器出炉,陶不能变回土,人也不能返老还童。

颜渊与孔子登太山而见白马,离得太远了,其实谁都看不见。

舜禹死后,象耕鸟耘,但这两人论德行排位不能过尧,尧死了都没这么大面子,他们俩个怎么够格呢?

相传吴王夫差锅煮了伍子胥,伍子胥死后含恨驱水为涛,以溺杀人。但怎么被煮的时候,连一锅水都溅不出来,死后倒长本事了呢?

天灾降临,要祭天弥祸。如果上天真是因为恶政而降罚,那你倒是改啊,跳大神有什么用?这要是有用,反而说明根本就是巧合,并不是恶政致罚。

自古以来,数得着的无道暴君都没触发的天罚,怎么就扔你脸上?数得着的明君治世都没出现的祥瑞,怎么你这就这么多,你配吗?

天地这么大,没工夫管人这点破事。你这点祭品,来几个饭量大的都吃不饱,还拿出来给天地鬼神吃,寒碜不寒碜?

地上点个火堆,用箭都射不灭,天上的太阳怎么可能被人射灭?

说人能定风波、唤风雨、调气温、或使日再中、白虹贯日以及哭塌城墙的各种特异功能,都是碰巧罢了。论本事,有人比你大,你干的事,早就有人干过了,那些人没搞出来异象,就你特殊?有本事你再来一次?

天雨粟,就是大风吹来的草籽。

曾母臂疼,曾子就跟着疼。那曾母病,曾子病不病?曾母死,曾子死不死?怎么有小事你挺灵验,到了大事就掉链子呢?

蝗虫不入境,是因为你那没吃的,不是因为你贤良,虫子真的啥也不懂啊。

不同时辰如果有不同命数,那一场大灾里同时死的,都是同时生的吗?一场大战,双方同时参加,有胜有负,怎么就同时不同命了?

雷击是随机的,不是专找有罪的劈。天雷除了劈人还劈树,树有罪吗?雷是天火,劈着人或东西留下的是烧痕,不是天书;雷的成因是阴阳气交争,是按季节来的自然现象,如果是天罚,那这一年里老天执法频率可有点不均匀,老天也会偷懒吗?

人之于天地,如跳蚤之于人而更微,跳蚤说话人听不见也听不懂,所以人说话天也听不见听不懂。不是一个层次的,没办法沟通。跳蚤不能在衣服里造风,人也不能在天地间呼风唤雨、感天动地。

黄帝不是乘龙飞走的,因为龙最后还得回水里去,黄帝如果骑着龙,最后就得溺死。

人修炼羽化飞升,都是假的。鸟的羽毛都是慢慢长的,也是慢慢学会飞的。修仙的人,你长几根毛了?能蹦多高,能先滑翔不?

什么方能让枯黄的叶子再变绿?什么药能让变质的肉再变新鲜?所以人头发不能从白转黑,也不能返老还童。吃药顶多长寿,不能不死。偶尔几个老寿星修仙,人就以为自己修仙就能长寿了。

灭人欲要能成仙,动物都没有人欲,怎么不成仙?植物更没有人欲,不一样是死。

传说有人善射,射一杨叶,百发百中。箭法好是真,百发百中是假,因为一个叶子被射几下就碎成渣了。如果说对着一树的叶子射箭,那一树的叶子,谁都能射中。

把石头当成老虎,射石没羽。人再练,最多准头好点,弓弩力量是一样的。射真虎都射不了这么深,石头又比虎肉结实。

董仲舒读《春秋》,三年不窥菜园。他不休息吗?他不走走吗?怎么可能看不到门前种的菜?

《尚书》说“协和万国”,其实没这么多,上古国家怎么数都没一万个。

共工撞断不周山,女娲断鰲足以立四极。这动物骨肉,不会腐烂吗?

日中有三足乌,这鸟不会被烧死吗?

人君喜则温,怒则寒。那应该以人君为中心有温差呀,怎么没有?

人君政治得失,与当时天灾没有关系。尧时大水,汤时大旱,能说这两人不行吗?

老虎吃人应功曹之奸,那其它各种野兽伤人,都应什么官职?

历史上的祥瑞每次都不一样,没人知道现在祥瑞是什么样。

人间的使节都有仪仗队,怎么上天派的使节这么寒酸,就派一个人站路边等着?

人死是病之极、沉睡之极、体弱之极。人病、梦、弱时,没有感觉,不能互动,死后也就无知无感,不能害人。

历史上死的人,比现在活的人多,也没见鬼充满世界。而且人死为鬼的话,衣服又没死,怎么鬼都穿着衣服呢?

建宅、丧葬动土要选时间,说是伤了土地之体,土地怪罪,那农民锄地怎么不选吉时?再说初一砍你一刀和十五砍你一刀有区别吗?

五行相克不对,两人打架,力强者胜,跟生日、属性什么的都没关系。

抛开剂量谈相克都是耍流氓,你端碗水能克一屋子火吗?院里挂那么点东西就想克天地?

其他

@ Mikun 说,2021-11-04

发一下这个年度认知颠覆事件:Djvu格式有损压缩处理低清晰度素材会产生新的误字!

围脖上得知,本来将信将疑,以为例图是同一书后印本更正先印本排字错误而已。然而压缩后居然生成了不存在的字符,才觉得所言不虚。又看了些Djvu技术介绍,知Djvu可以分层,和群友推测算法思路。猜测是二值图像切片,初步识别,建立字典,再根据字典为同码分区填充已知图像。群友找到作为例证的《岛夷志略校释》Djvu和PDF文件,仔细比对,又揪出误字若干。且同页中重复字居然完全一样,印证贴图猜测。原装PDF则可靠得多。

后续又有网友发现古籍刻本同样存在压缩引入误字情况。故网络流传的一大批早期扫描书均不能再视为纸本原书的可靠分身,手抄、版刻、铅排皆是,《四库全书》《四部丛刊》《丛书集成》《万有文库》等大部头均受波及。低清晰度扫描书不但费眼,而且坑人,可谓赛博鲁鱼亥豕,短时间却也没有更好的替代文件。一代学人其实都面临此问题,但绝大部分并不知道广为流传的资料不可靠。

看到一民科 @ 道非常 說商代干支比現在的連續干支提前了 15 日,用月事來證,看著還挺有道理。不過這哥們還說埃及文明是華夏文明,呃。

@ 以猫取仁,2021-12-30

所谓中华文化的五千年一脉传承就是一种伪命题,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这他妈的才是历史虚无主义啊,商文化与周文化,汉文化,魏晋南北朝,唐、五代文化和宋文化谁一脉传谁一脉啊,既然都讲文化了能不能尊重一下地域流派差异和朝代更迭啊,汉文化不是除了文化断代就是文化传承,能不能正视一下,所有东西都在消失所有东西终会消失,汉儒宋儒和明清儒真的揉开了都不是一种东西。

刘夙:《荀子·劝学》评注,刘夙的科技世界,2021-12-23

按:我准备从现代知识和现代逻辑的角度,评注先秦诸子著作《荀子》中的名篇《劝学》。因为这一篇在节选之后至今仍收入高中《语文》课本,我的评注或许对高中教师和高中生家长有一定参考价值。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从本句开始,荀子连用五个比喻,试图说明学习可以使人超出本性,获得某方面的才华。但这五个比喻都是不当类比。

本句是《劝学》中的名句,后来派生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成语。句中的“蓝”为植物名,今名蓼蓝(学名Persicaria tinctoria),属于蓼科。蓼蓝的叶中含有一种叫靛苷(indican)的物质,由它可以制备靛蓝(indigo),也就是“青”,为蓝色染料,用于把织物染成蓝色。除蓼蓝外,还有很多其他科的植物也能在叶中积累靛苷或类似物质,因此也都可以作为染料植物,其中较著名者有豆科的木蓝(Indigofera tinctoria)、十字花科的菘蓝(Isatis tinctoria)和爵床科的板蓝(Strobilanthes cusia)等。顺便说一句,菘蓝和板蓝的根传统上又都可以入药,前者称为“板蓝根”,后者称为“南板蓝根”。

这么多彼此没有亲缘关系的植物,都有在叶中积聚靛苷类物质的现象,按照现代生物学的理解,这很可能表明靛苷类物质有某种生物学功能。遗憾的是,迄今尚无科学研究能确切表明靛苷类物质对这些植物有什么用处,不过基本可以肯定,它们并不是为了给植物染色。

首先,靛苷类物质本身无色。只有把这类染料植物的叶摘下、发酵之后,靛苷类物质才会在化学上转变为有颜色的靛蓝,而此时植物的叶早已死亡多时。其次,植物如果需要呈现出蓝色,也不会利用靛蓝。比如鸭跖草、龙胆等一些植物的花是蓝色,用来吸引昆虫传粉,但实现这个功能的色素是花青素。

因此,按现代科学的看法,蓼蓝等植物在活着的时候压根就没有“蓝色”这种属性,也不“需要”这种属性。强行用蓼蓝制造出“青于蓝”的靛蓝,不仅无益于蓼蓝本身的生存,而且只有把蓼蓝采摘杀死之后才能办到。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类比,“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岂不等于说,当一个人死后,便从他一生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中,提取出某种他自己生前并不认同的东西大加弘扬?

木直中绳,輮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槁暴,不复挺者,輮使之然也。

这两句的意思是:即使是笔直得能够与拉直的墨线(绳)平行的木材,如果经过弯曲加工(輮),做成轮子(更准确地说是轮辋,也就是轮子最外面圆形的一圈),其弧形也能合乎圆规画出的圆弧。而且经过这样的弯曲加工之后,轮木再烘烤(槁)、再曝晒(暴),也不会恢复笔直。

荀子这两句不仅是不当类比,而且还犯了“虚假信息”(false information)谬误。在化学上,木材的主要成分是纤维素、半纤维素和木质素;在低温低湿条件下,这些物质的分子之间具有较强的相互作用力,能够维持一个比较稳定的微观空间结构,从而使木材呈现出较强的弹性,不易变形。但如果对木材加以曝晒、烘烤或蒸煮,在高温(常可达100°C左右或更高)高湿条件下,木材中的那些成分的分子间作用力便会减弱,相邻的分子彼此可以错动,木材也就发生软化,呈现出塑性,因此可以按人们的意图塑造成所需要的形状。这就是木材弯曲加工的材料学原理。

然而,这个加工过程在很大程度上是可逆的。对于已经弯曲的木材,加以同样的物理处理,同时给它施加一个变直的外力,通常是可以让它再恢复笔直的。因此,已经弯曲的轮木,并非如荀子所说,怎么处理都“不复挺”,这是虚假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