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 赫赫網摘»

赫赫琴網#06|談琴

這期來「談談古琴」【目錄】碧岩居談琴;大燈談琴;【輕鬆一刻】「是聽的太少」;宝石仙人;云壑斋主;徐樑;陳長林;龔一;其他
12335 字
版權 CC BY-NC-SA 4.0,非商業用途可隨意使用

碧岩居談琴

經常能看到朴云子(魏海波)《碧岩居論琴》,從片段看很有見地,找了半天也找不出半點痕跡,只有一個網站上有 殘存,如下。似乎十多年前發布在醒心琴韻論壇,但這個網站早就沒了。互聯網真是轉瞬即逝,壽命大概只有十年。

(2)

鹤望兰琴友提出的不满张孔山本流水的问题我也深有同感,张版流水加上的众多滚拂实有眩技之感,写境太实,头上安头,按说有弹新流水的技能去弹老流水当不成问题,但如今罕有弹之者,多数是弹新版流水,在繁复的技法上及所谓场景营造上下文章,私下里认为操琴究以格调与升华心境为佳,古琴是很人性化的乐器,下指便可知雅俗,并非仅可凭技巧繁复花巧便可称优异。

“清微淡远”的操琴建议在历史上的出现,首先出于针贬时弊的需要,但理解片面了亦成为另一种时弊。“清”指技法上的爽利而能沉、纯正清朗,不可仅片面理解为量化上的问题,如仅理解为出音音量要轻小等。“微”指于放逸处亦能做到收敛,于平常处亦能做到沉吟有致,不可仅理解为动作的拘泥与格局上的死气沉沉。“淡”指注意留白,不刻意营造一些表面上的刻画,而取内在的气韵连贯,不可理解为毫无起伏的平庸。“远”指意境悠远,游心太古,取高旷从容之意。

商岳嵯峨,云水淡泊,以无所待而齐于物,何伤乎心常盈溢、甫怀忘机,至是可以鼓琴,穆如春云出岫,肃如深松藏剑。

(3)从一个例子看琴曲流变

我选的样本是“猗兰”我曾为了能按弹下此曲费了不少时日,所据是古琴曲集第二册王生香按春草堂本的演奏本(五线谱与减字谱双行谱)本人苦于没有此曲作何录音资料,为尽可能忠实弹出甚至借了个节拍器,在按弹中同时也参考了神奇秘谱梧岗琴谱风宣玄品自远堂琴谱,在关于此曲流变上有些切实感受,此曲在三十余谱中俱有刊载,流传有绪,且没有大幅度变异的现象,据李番先生说解放前曾有不少老琴家仍然能操此曲,至于此曲为何现在没人弹了,可能在某些极左时期此曲题解中找不出半点我们执政党所能容忍的东西,且音节古淡中和亦难在舞台上出采…此曲题解为孔子周游列国,失望而回,自卫返鲁,于空谷中见兰独茂,乃止车援琴鼓之,自伤不逢时而已,类同此情感的作品还有获麟操,不过获麟操是伤感与愤慨共交织的,而倚兰仅是一种隐忍的感怀,古人对此曲的弹奏体会是:通体顿切沉挚,万端交集,而曲写婉逗,绵邈尽致,千古大心如见,此操勾踢抹挑,各二声相连,自然成音,乃知古人用指之妙,另,此操音节古淡,写心处与墨子悲丝相表里。从神奇到春草堂,诸谱所载旋律大体相似,但局部处理上各有不同,晚近此曲记谱如春草堂等多旋律悦耳明晰,指法有删定后的简易,但很多精采的微细动作也减少了,神奇风宣等谱记此曲则音节拙朴一些,但细节记谱也很粗略,开头与结尾没有春草堂的几处拂滚,自远记谱最细,虽较神奇略有变动,但大体是据神奇一脉而来,于沉吟有致处能提供大量指法提示,真妙不可言,由此上述比较亦可看出:简字谱由可考的元及明初的简略演化至明末清初精微深宏,而近现代复又演变成简略通俗,不过早期的简略是因为记谱法不完美,晚近的简化则是琴艺衰微的表现,如六祖前的传法质朴简单与晚近禅门传法的简单是不同的,前者是因为自信而质朴,后者则是无大才能活泼机用,仅流为一种似是而非的宗门残余,同时亦感到如学琴,在师授一曲后宜熟弹后研习一下如五知斋自远堂的相关记谱,这类谱法精微的记录很能提供一种古人操琴的“现场感”

(4)

前段时间因电脑出问题及诸事烦忙无法上网,现在新换了电脑,愿和琴友们在网上多交流。

前段时一琴友赠我民国版琴镜释疑一书,为杨时百门人著,专细解琴镜不易理解处,有几处说得挺有意味,或可评点一二。九嶷派肯定是一与诸别派大异的派别,在传达技巧上无往来,同按杨氏方法习琴,谱据杨氏自创之四行谱按弹,日后甲乙两人谋面同弹杨谱中某曲,必会缓急相似,吟揉全同,杨氏倡异刚中取柔首重骨骼瑞严润以古趣,此不同于江南诸派先多用柔指以音韵流美胜虽有刚指但多从柔出,故杨氏一派善学者易得其端严古奥,全以九嶷派为准渑死学,听其弹琴虽未入性情但亦隐有苍古高峻之意,此全赖九嶷派严谨的指法阐释与唱弦定板之细致,但如一天资甚高之人按杨氏方法习琴亦会抑杀其天资不少,盖法太多必会束人,定吟打板之法亦非密法,盖古人虽用之,恐学子徒生习气,便不入书,杨氏虽亦在书中未大篇提及,但己把这意思讲明白了,后人如把这手玩过火了,习气顿生,恐亦非好事。

大燈談琴

知乎上看到一個專欄,挺有賈直,現在摘錄一些。

管老,2017-11-15,https://zhuanlan.zhihu.com/p/29201370

如今弹琴人私淑管先生的极多,但大多失之呆板滞涩。原因在于很多人将管先生肤浅地理解为“节奏机器”,可谓只见其形不见其质。节奏规整只是用以调息的手段而已,管先生很多地方的吟猱初听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似乎不必停留许久的地方在反复揉弦,显得那么古拗,可一旦某日听得与呼吸暗合,那么无论听琴或是弹琴,均能得大利益。所以由管先生入手其实是学琴的一个方便法门,规矩到极致亦可得大自在,有此根基可谓从心所欲。

琴曲的演绎本是一件极自由的事情,但是今人学琴颇喜欢用定拍极度精确的谱本,并把极大精力投入于此。说句不客气的话,在一口气通畅之前,追求节奏如何精确完全是增加一分窒碍,越是用功陷溺越深。我们总说琴为心声,但一介凡夫哪能做到此心不动,每时每刻的心境都不同,那么琴声理应会有差别才是。如果无论何时弹琴都是一种面貌,那必然有一份矫饰在,如此琴声便不真诚,连打动自己尚且难言,更不要说打动人心,况且打动人心也并非我们弹琴的根本目的。如果说让管先生再录几个版本的获麟,我想是不会有问题的,因为于先生而言无非是将彼时的心境如实发散出来就是了,但是让许多标榜学管的人来,恐怕再难有所创造了。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是人人都会说的,可是一到亲弹,就怎么也跳不出前贤的掌心,其实还是格局太小,一叹。

彈我,2017-12-28,https://zhuanlan.zhihu.com/p/32307063

朱先生的演绎,紧凑,热闹,滑音丰富而不露痕迹,听来密不透风,真如风雷大作气势压人的感觉,于是有人学风雷引就也都以此为圭臬,以与其录音弹得丝毫不差而洋洋自得,倒是很可惜了。弹成这样,由其性情,禀赋,天时各种因素造就,单以技法上的禀赋而言,恐怕能与之比肩的不是太多了。虽说朱惜辰是徐立孙先生的弟子,但是明显可以看出并不是一个路数,徐先生的琴音总体朴拙厚重,朱先生则要轻灵妍美许多。他太聪明了,改的多,也改得好。对于这种天才型的琴人的录音,我总以为冷眼旁观就好,硬要依样画葫芦学得个壳子,终究是白费功夫的。

前面说了,琴弹出什么气象来,是操琴者自身的原因。真正明白通透的人弹琴是什么样?那管得是什么曲子什么谱本,信手弹来,统统是这个活生生的我罢了。这里可以用管先生的此曲录音来略加佐证。同样是一个谱本,很多人会惊叹管先生怎么弹出一番迥异的面貌来,进而赞叹老先生功力如何深厚,可就这一点而言,功力深浅倒还不是要紧处。你说管先生弹的获麟,平沙,潇湘水云,哪个不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如今弹琴用功的人绝不在少数,但是真能拍拍胸口自信弹出自家面貌的又有几人?最要紧的是个“真”字啊!认清了自家面目,不伪装,不造作,自自然然,那弹什么曲子就都是你的本真面貌,哪里还要费尽心思去雕琢一番标新立异。在外吃过见过了,终究还是要用自家炉灶生火烹调的啊。

夏蓮居,2017-11-05,https://zhuanlan.zhihu.com/p/29454062,2019-01-08,https://zhuanlan.zhihu.com/p/54337299

夏老弹琴,乍听信手而弹,全无章法,但这仅是形的层面,若论质地那是真好。夏老的琴音,极凝聚,极安定,且有一股韧劲在,直如雪压松梢。前面说了信手而弹,那是什么,如同呼吸,如同说话,如同念佛,那是不假思索的,不掺杂机巧的。就好像没有人和朋友是用播音腔日常聊天的,那么弹琴亦如是啊,何必一到弹琴就绷紧神经,唯恐哪一个吟猱不细致,哪一个音准不到位,破坏了琴曲的完美。只要有这一份对所谓完美的执着在,一颗心终究悬而不定,不但琴音难臻妙境,对身心更是一种耗散,若是夹杂憋气僵直的毛病,其害尤甚。所以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对一个掩关习净的大德而言,那些精细的技巧于他而言恐怕有如鸡虫蚁斗一般。心地澄澈即可,又何必再故作姿态,一味卖弄。

这里不妨再谈谈另一位大德,根如大师。根如大师仅有一首《平沙落雁》收录其中,但亦足以作为佐证。通篇听去只有一种节奏,最后一句还明显取音不准。可再想想呢,他弹琴分明是老僧念佛的声口啊,老老实实,无一处虚过。这样的弹法初听平淡无奇且笨拙,但一以贯之,绵绵汨汨,好似永无止歇,一曲奏罢自然威仪具足。

谈论这两位的琴,无非是想说可以藉此感受到一些超脱于技巧的东西。常人弹琴大多难以克服一种表演的心态,给别人看或是给自己看皆在此类,因此才追求机巧,乐此不疲。其实弹错了又如何呢,前面说的根如大师最后一句取音完全不准,那又有什么要紧,下指到这里就是这里,也是此时此心此境,众缘所感的一个印证。可以说是一种坦荡,一片真诚。唯有这样,才不失自然,能与道合。所以说弹琴,要有一种满不在乎的胸怀在,前贤再好,死学何用,毕竟不是我呵。此前所说许多弹琴人格局太小,即是此意。

那么像夏老的琴,包括根如大师这些人的琴怎么听进去?李辛医师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传统文化的思路是,要想了解一只豹子,那就自己成为豹子。如果念佛有一些体会,会发现根如大师的琴完全是念佛声口,非常老实。其实这些大德的琴,内含的能量很大,只要听了,不论认不认可,总是在其摄受中了。如果能做一些实修的功夫,自然能与其相应,在此之前再多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普庵咒,2017-12-28,https://zhuanlan.zhihu.com/p/30655750

都说溥先生的普庵好,我想大抵是因为其明白晓畅,清丽灵动,再加上溥先生晚年的际遇,总是让人容易产生一种共鸣的。但是学溥版普庵咒却颇难得法,何故?旋律流美与节奏灵动当中的任意一点,就已经能让学人目眩神迷了,稍不留神就沉迷于指端的机巧而不自知,东坡有云,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说到底,精巧的指法和布局并不足以打动人。溥先生普庵咒关键的一点在于,流美的外表下,还是心地的坚定纯一。心地坚定纯一,下指就踏实,自然就没有花哨浮华的弊病。这样反观其普庵咒,分明是铿锵老辣,卓然风骨,亦即有人说的听来有贵气。由此入手,轻浮油滑的面貌往往会有大的改观,至于如何免于走向另一个极端,粗粝呆板,待日后再细细言说。

吴兆基先生的普庵咒,为吴浸阳传谱,吴兰荪传授,全曲没有跪指,我个人的体会是因指法的简便,反倒更有精力内观。吴老本人是有以气弹琴的说法的,听其普庵一曲,可知所言不虚。他的普庵咒,听来宛若烟霞,氤氤氲氲,无所从来无所从去,非气息深沉通畅不能有此气象。很多人对以气弹琴的说法嗤之以鼻,我的建议倒是不妨以习拳、写字、拍曲等加以印证参照,应当会有所得。至于胡莹堂先生的普庵咒,清虚而有静气。全曲老老实实,诸位听过老僧念佛么,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抵如此声口。这一点上应该是颇能启发当今琴人的,平心而论,我们总是喜欢琢磨指法怎样安排才能抓耳朵显出能耐,一旦平平淡淡的弹了某句,好像就心里没底,下一句非要弹出花来才踏实一些,殊不知一句,两句,直至曲终,一直老老实实弹下去,自然威仪赫赫,对于普庵咒这种琴曲而言,这一点更是要紧。

最后再说一位吧,蔡德允先生。她的普庵咒听来清淡而没有火气,隐隐又有一股绵劲在,这一点上倒是与卢家炳先生的释谈章有异曲同工之妙,需要说明的是,她老人家的录音是教琴时学生录制,并非专为录制唱片,因此听来格外松弛,也就接近琴人的本真面目,弥足珍贵。还有一点私心是录音中有她养的鸟在叫,我很喜欢。

陽春,2018-01-21,https://zhuanlan.zhihu.com/p/33145960

吴兆基、蔡德允两位先生用的是大还阁琴谱版本,这一谱本的阳春温和细腻,今人大多按此谱演绎。如果说吴先生的琴音给人的感受是功力的积淀,那蔡先生此曲更像是她天性的流露,因此全曲听来跳宕活泼,一派天真烂漫的模样。孩童走路跌跌撞撞,大家都笑其稚拙可爱而不会认为是病态,同样的道理,对于蔡先生这样的演奏,有人指责其杂乱无章,毫无节奏音准可言,倒是不可与之言反其天真的道理了。蔡先生的这些录音,是在家中教学时学生所录,因此演奏的状态很松弛,就我个人而言,倒是更愿意听这种录音,有谈话声,有鸟鸣声,因为它真实又自然,所以容易让听者放松,甚至忘记听琴这件事本身,这是它的可贵处。像这一曲阳春奏罢,听到最后师生笑言“好快啊”,你是不是也会颔首微笑呢?

姚丙炎、管平湖两位先生都曾按神奇秘谱打谱阳春,且有录音遗存。与大还阁谱本的冲淡和润相比,神奇版的阳春初听容易感到艰涩不入耳,简直有些怪异。其实是我们听惯了一些晚近的流美的作品,真的遇到了古调,反倒一时难以接受了。这一版的阳春着实天真明快,听来满是生机的萌动,所以先贤就是这么正大光明,名为阳春,那么弹的就是一派生机,今人心耳的感受力下降了,反倒觉得古人故弄玄虚。当然了,如果真是没有耐性听下去,那也不必勉强,交给时间好了,等到厌倦了指下铅华,自然会去寻找更高古的存在。

春曉吟,2018-04-02,https://zhuanlan.zhihu.com/p/35187488

就我个人的见闻,弹此曲的朋友的弊病大抵有两种。一种是完全照搬管先生,可是自身工夫不足,难免有草草交代处,听来有火气。通常一曲下来,操琴者也是气息散乱。说句题外话,管先生自己往往不完全照谱弹,所以不知老先生对于后学亦步亦趋什么想法,哈哈。另一种则是慢了下来,却在细微处恨不能极尽吟猱能事,听来难免花哨媚俗。要避免这样的问题,开头引用的二香琴谱的题解,倒是很对症。说此曲大方,什么是大方?一,真诚。一句谱字,若是一时不能连贯,那把每个减字一一分明的弹来,终究不失真诚二字。否则即便是瞒过了听者,可是哪一处是虚过的,自己全都清楚的。二,起止分明。不需吟猱的地方停下就好,清清爽爽。刚开始可能会有一道心理障碍,即担心不加以修饰就不好听,还是那句话,抛却这种讨好的心态,一路弹下来,面貌一定能起变化。

梅庵,2019-03-27,https://zhuanlan.zhihu.com/p/60622161

挟仙游一曲,敦厚古朴,喜欢得紧,一度打谱也还是半途而废。朱惜辰所奏倒是酣畅,终究失之华彩,有几处直似俚腔俗调,吵闹的很。汪铎先生所奏清净有余,总有冷寂枯寒的意思,闻之泠然。印象中也听过沪上元音琴社高欣先生的此曲,潇洒跳脱,很有个性,却有些粗糙,终归也不是理想中此曲的面貌。今天磨墨时听吴宗汉此曲,不由莞尔。朱惜辰是飞龙在天,吴简直是老牛犁地了,倒是有耐心的很。哪个高明些?不知。但放在如今,我更愿意跟人推介吴公的录音,好就好在老实极,规矩极。现在我们根器差了,自视却高,瘦金好,百日速成,朱惜辰好,也肯定能学。走得通才怪。

履斋先生有次闲聊提到,今人纠结的不该是学赵好还是学颜好,而是有个明明白白的路子在眼前赶紧契入,进去之后自然天高任鸟飞,真真时不我待。现在大众更喜欢的是姚丙炎、乐瑛、吴景略这些漂亮的路数,徐元白、查阜西这些平直些的倒是吃亏了。照猫画虎,靠着一时的兴趣或才情或许也能有些相似,终究是消耗不是长养,山穷水尽是迟早的事。记得初听徐元白的时候,也觉得寡淡,后来学着写字了,再听,第一反应居然是此人一定会写字。这几位的好处就在于四平八稳,痕迹外露,有些关窍简直明示眼前,这于学人大有裨益。想起郭靖说全真内功进境虽缓,却最是稳妥,一路修去,绝无走火之弊,终归也能大成。

说回梅庵。南通的徐立孙一脉以下,过于偏重技法了,以至天资高如朱惜辰者,亦不能免俗。此外以大绰大注急猱急吟标榜为梅庵特色者众,路子自然越走越偏,这种琴声听来只剩一片火气而已,殊无意趣。同一首平沙,听陈心园,听吴宗汉,听张友鹤,高下立判。梅庵脱胎诸城,本应是北人骨骼,现在一眼望去却大都是忸怩作态,令人不解。一味发放算不得什么本事,学杨宝森却不懂余的内敛的劲头,也是学歪了,一个道理。听吴宗汉,听张友鹤,要说旋律,也是很丰富的,却无脂粉气,巍巍气象,闻之心胸为之一振。再高明些,听詹澄秋先生的,快慢由心,浓淡相宜,下指就是,总没有火气,至于有修行的因素在,另说了。在我看来,想学梅庵琴的话,还是多听听诸城这老几位的吧。绘事后素,终归有个根基在了,才谈得上发挥性情。

【輕鬆一刻】「是聽的太少」

估計這位匿名用戶是李祥霆的徒子徒孫,笑死我了,「因为你对广陵散理解还不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李祥霆噼哩啪啦就是理解到位了。「如果一个四十多段的大曲目平铺直叙的弹出来,你觉得正常嘛😊?」還有另一位的「你有深入了解李祥霆先生么?看过他的几篇文章?」笑死了。

如何评价管平湖的广陵散?

@ 匿名用户:管得广陵散是一个开拓,但诠释的不够成熟,后来的李祥霆改谱,节本,加速提供了依据。是让我们有机会听到李祥霆等学习管版广陵散,能弹出杀伐气势的基础。所以天津,上海学院里基本用快版,以及各种节本。其中以龚一节本最短。太短了~一点大曲框架都没有。~~~我相信如果管平湖先生还活着,听到今天大家在他基础上改编的版本,也会很惊喜。管的广陵散并不完美,从小标题来看,有很多地方未能诠释通透。当然,我的观点估计会被喷~不过,噴我的人真的会弹懂广陵散吗?迷之自信。我稍微补充一句,当年广陵散打谱,出作品的还有吴景略,姚炳炎,顾梅羹~当然也可能还有我没有听过的。他们都有各自的理解和长处。说管平湖弹的最好~其实我觉得是听的太少。

@ 卡门,2016-12-12:李祥霆弹的太过粗砺,不可取,噼里啪啦,太过暴躁,他自己还深以为然,跟老先生比就是个渣。@ 匿名用户 (作者) 回复卡门2016-12-12:因为你对广陵散理解还不到。@ 卡门回复匿名用户 (作者) 2016-12-12:虽然文无第一,我觉得你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李祥霆,他的琴艺始终未能摆脱匠气,学养也十分有限。
@ 半痴山人回复卡门2017-01-03:……你有深入了解李祥霆先生么?看过他的几篇文章?听过他多少讲座?读过他多少首诗?实事求是知道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知道么?什么都靠感觉,学界风气都坏了。@ 卡门回复半痴山人2017-01-11:我认为我自己非常的实事求是,我的观点也有理有据,我读过他的诗,觉得不如不读,他的讲座也没有多少新意,学界风气败坏的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有很多胸无点墨的人把半桶水的人捧上了天,以上。
@ 北冥有鱼回复卡门2019-10-20:“梅花三弄,渔樵问答,甚至流水都要弹得清微淡远,这是歪曲古音,不符合音乐实际,不符合历史实际,不符合文化的规律,成熟的文化,都是全方位表现人的思想感情,和人对社会的认识。怎么能说仅仅是清微淡远还是最高境界呢。偏见,误导。”以上李祥霆原话,我觉得正适合你 @ 卡门回复北冥有鱼2019-10-20:您还是好好去听听曲子再说话,我从来没讲过梅花,流水要弹的清微淡远,我也不觉得管平湖,吴景略,溥雪斋,姚丙炎弹的清微淡远,这跟厚古薄今没关系,活着的龚一,吴文光,和过世的成公亮我都觉得不错。我也不喜欢所谓的清微淡远。乐曲要表现的情感要符合乐器的特点,流水是江河的水,不是洪水,不是泥石流,渔樵问答不是两个人吵架,梅花三弄不是搔首弄姿。一个是真情实感,真上流的红楼梦,一个是矫揉造作,伪上流的小时代。古琴说到底就是七根弦,把弦扯断也就那么点声音。喜欢声大劲猛节奏急,不如去敲鼓。没有那份学养就去好好学习,不要卖弄无知。@ 北冥有鱼回复卡门2019-10-24:一般以“你要多读书”“你要多听曲”开头的长篇大论都建立在“我不听不听就不听,我就是比你强之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风格,喜欢听成公亮的也好,李祥霆的也好,龚一的也好,丁承运的也好,都是自己的选择。但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就贬损。对不起,除非您老八张成精,不然,没有资格。@ 卡门回复北冥有鱼2019-10-24:你有喜欢李祥霆的权利,我也有不喜欢他,批评他弹的一般的自由和资格,跟你讲道理讨论问题,你一开口就是什么我不听,我比你强之类的嘲讽的话,我觉得你的语文水平也就到此为止了,我没有那个义务提高你的审美标准,我也没有邀请你回复我的意见,我们的讨论到此为止,您开心就好。

@ 碧天秋思2017-11-06:真的是不懂,懒得解释,管的普本最好了,后人打的不行。至于具体为啥。。。这要从审美开始讲。@ 匿名用户 (作者) 回复碧天秋思2018-03-13:如果一个四十多段的大曲目平铺直叙的弹出来,你觉得正常嘛😊?谁会这么清汤寡水的写作品?神奇密谱记载广陵散几十个小标题,你觉得是为了装饰好看?谈审美的前提是要认清现实。

@ 宝石仙人

2014-06-18,https://tieba.baidu.com/p/3107938337

吴景略先生用老琴,张丝弦。重起,有加音,中音慢入心意。下指刚健,果断。着力点集中。猱的用力变化简洁。,律动自然,自然动荡。在一分半钟左右,有动荡感,听起来似乎是杂音。我个人感觉,按弦位置似乎不走中路,利用丝弦的张力,左手重心有弧度的进行移动。琴音氛围发生细微变化。。偶尔可以听到上滑的重复强调的修饰方法。乐句与乐句,轻收重放居多。轻收时力的锐减明显,加强了曲子的层次。全曲气口预留时值短。紧凑。是不是加入前八后十六,强调自由和动荡。有的音用力很大,感觉抽在丝弦上,少有轻微的浮动感。在掩上做了退复的修饰音,有两种弹法。全曲略快,但是有板有眼,快而不乱。

T兄的渔樵问答,我听起来轻松,写起来太有压力了,我如果写的不好。。。你能把我怎么着~~喵。发力中偏重起,重收。之后取音少显轻柔。很巧的味道。吟猱,一笔不多,一笔不少,简约不简单。上一篇打比方说椰树兄的渔樵有一种玻璃的透明感,而T兄给我的感觉是一件欧州精致的老银器。干脆的按音和略带音头的按音相互间隔,层次有的简洁的体现。琴本身的高音部分很好,张钢弦也很好听。律动的次数2次和4次为主,工整富有规律。在严格的章法中,流光溢彩。

椰树兄的渔樵问答属于轻起,慢上。开头有一个小和声,增加了空间感,钢线摩擦音很小。他的上滑音充分考虑到了琴本身的韵,所以他的滑音在入拍的基础上,时值参照了韵存在的时间,导致发力的顺滑而均匀,头尾淡化,他的左手在移动的时候,重心稳定不动荡。相比手形式规矩而美丽的。透明的像玻璃一样。这就是开始给我的感觉。这样可以气息开阔,而不至于空间感过于大而导致意境的断裂。而椰树兄的右手,取音属于不偏不倚,非常规矩,没有什么大的位移和花样。在吟猱上,椰树兄处理的很清淡,处理小小类似于定吟带来的律动的气息之外,对于吟猱简直就是到了惜肉的地步。。。这很可能与配合琴韵有关。猱以上猱,一样柔软无痕迹。少数情况下加唤作为修饰。当然椰树喜欢在高潮句段加入强音,但是不突兀,不会让人惊讶,清清淡淡,透透明明的渔樵问答。

@ 云壑斋主

2016-04-10,https://tieba.baidu.com/p/4469506974

古琴的特点。。。有时候慢的更难快是右手难,慢是左手难这么看,古琴还是挺难的。。。。快起来,右手难在触弦点与发力方向的稳定把握~慢起来,就是难在左手走弦的的处理了~~很多人只有一个走弦速度,弹得曲子实在是没法听~有个门派,只有一个走弦速度,和一个击弦力度,而且力度如摸,那就是。。。 @Theokoles 他们管这个叫风格,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味如嚼蜡吧~

雙諸園主人

面八綴玉【三】拗·古琴·養生, 琴学漫记,2021-11-12

竊以為,音樂養生純粹是一個偽命題。再直白就是音樂治療=胡謅八扯。這個夠猛吧,幾乎與整個圈子唱反調。自己解這道送命題:無可否認,確實有人通過音樂療法得到了身心上的修復,但俺的觀點是這就像有些印度朋友靠喝牛尿保持常年健康一樣,只是“彈打無命鳥”——存在於大概率旁邊的意外罷了,不足以形成公式定理,更休說共識。另一個前提是我深信包括“五行與五臟”在內的中醫理論,但也僅限理論。理論以下,我所涉粗淺,沒有發言權,更不敢隨便抬轎。

將音樂的受眾分為以下幾類:門外漢、學徒、音樂人、從業者。音樂之所以迷人,是因為對於門外漢來說,它能將你拉到距離現實生活足夠遠的、從未體驗過的領域之中稍作盤桓。況且其他領域的經驗都可以觸類旁通地補充因為不了解帶來的思維空白,這和“六經註我”有那麼一點相似,不用“而立”,只需要距離就能產生美。況且演奏者的專注、投入甚至故弄玄虛的誇張表情,都是門外漢喜歡捕捉的得分點;

音樂之所以迷人,還因為對手腳並用尚不能熟練駕馭樂曲的學徒來說,前輩的演奏高山仰止。所謂“新書熟戲”就像追著世界冠軍跑步,越接近才越發現,第一是一類人,第二一直到最後一名捆在一塊兒是另一類人。兩類人放在天平上衡量,人多的那端只恨不能為青藤門下走狗;

音樂之所以迷人,更是因為音樂是音樂人演奏當下心境的描繪。即使之前沉浸在悲傷之中,當音樂開始行進,你就會發現原生的悲傷,也染上了一層再加工的色彩。同樣的曲子,不同時空,不同聽眾,不同心態當然更有不同的領悟,這些領悟未必能帶給我什麼,甚至還可能對我產生未知的傷害。但我無法躲避,因為音已經一個一個從流淌到傾瀉,而我從執筆沉吟的畫師,一步踏入畫卷,變成了構成畫卷的最終一筆,這過程無關對錯,皆是自我。懂了此節,方不負范履霜之知音;

音樂之所以迷人,也是因為從業者需要讓人相信其迷人,從而在這個“授——受”的過程中獲利。有可能謊言說得多了,自己也當做真理,這樣的人讓俺想起一段話,來自岡倉天心《茶之書》的悲憫:「對晚近的中國人來說,喝茶不過是喝個味道,與任何特定的人生理念並無關聯。國家長久以來的苦難,已經奪走了他們探索生命意義的熱情。他們慢慢變得像是現代人了,也就是說,變得既蒼老又現實了。那讓詩人與古人永葆青春與活力的童真,再也不是中國人托付心靈之所在。他們兼容並蓄,恭順接受傳統世界觀與自然神遊共生,卻不願全身投入,去征服或者崇拜自然。簡言之,就真無需嚴肅以對。經常地,他們手上那杯茶,依舊美妙地散發出花一般的香氣,然而杯中再也不見唐時的浪漫,或宋時的儀禮了。」

⋯⋯

如果通過錄音、錄像等“降維”形式,把音樂的表現力固化下來,此情此景變成了“彼情彼景”,是否音樂的作用也能跟著固化?對不起,受眾要分類的。我給自己的定位是“愛好者”,在純音樂性方面始於“學徒”,朝向“音樂人”。因此讓我開車時聽著吳景略先生的《瀟湘水雲》,是要呼吸急促掌心出汗,走神出事故的,但這並不影響從業者將音樂硬拗成養生、治療的手段,兜售給門外漢。

徐樑

谈谈“学院派”,焚鹤煮琴,2020-02-13:明清時期文人畫的概念有特殊的歷史語境,並不能照搬現在的古琴模式。學院派趨同的原因:現在學院派直接學老一輩錄音的「成品」,而老一輩學琴更多是從減字譜來,有更多自己的創造。

陳長林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64y1k7UH 打譜改了可以,但是不要說譜本來就這樣的,要說你自己改了。

龔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Sw411R7Dp 談學琴經歷。在上音附中四年,民族樂團為什麼沒有古琴:二胡琵琶人人都識五線譜,古琴裏面十個八個不會,要你古琴做什麼。我看到紅旗頌譜子,兩眼一黑,都是和聲,結果說發錯了,發成古箏了。古琴聲音小,我就坐在玻璃房,讓作曲跟我同步指揮。別人就說龔一厲害啊,要兩個指揮。所以為什麼小提琴二胡都不用看弦,古琴就要死盯著琴面,我們不行啊。有個外國學生:你們都說古琴是你們中國的,那我們能不能說小提琴不是你們中國的。

我接觸到的新琴,從沒有古、透的。彈弦向下45度,絕不能向上挑。勾往下壓1mm再彈。我分專業和業餘學生,但是要點都是相同的,不同僅僅是程度和進度,但標準不能降低。坐的時候腳左前右後。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vb4y1r7Hp 記譜是按句,而非小節,龍翔操就很多不完整小節

劉楚華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iP4y1L7GF 1992年談學琴:現在最大的感受就是難,藝術都是這樣,剛開始是最容易的,到一定階段就會遇到瓶頸,不知怎樣開闊頭腦。

香港琴家刘楚华曾经批评内地古琴人士人前只提自己的老师师从某名家却只字不提老师姓名的现象,我觉得的确值得反思。

其他

严晓星《〈龙吟馆琴谱〉补说——兼谈〈梅庵琴谱〉版本》

毋宁说,从《龙吟馆琴谱》到《梅庵琴谱》,体现出的正是古琴艺术中最动人的等待“知音”的历程。1799年,年轻的毛式郇将他自己创作、改编和修订、辑录的《龙吟馆琴谱》送给一个人,这是他留下的唯一关于琴的记录,此后,他的一生与千千万万宦海沉浮的官僚们没太大差别,琴谱也始终没由付梓,甚至早已被他自己冷落。然而他的琴谱在极少数琴人中流传,多数人忘了这些琴曲的作者,忘了这本琴谱的名字,却被这些琴曲体现出来的特色与成就所吸引,他们各取所需,各自演绎。一天,《龙吟馆琴谱》的一个抄本遇到了他的第一个知音王燕卿,于是也就遇到了徐立孙。徐立孙将王燕卿增订过的《龙吟馆琴谱》更名为《梅庵琴谱》,一经刊行便风行于世,更成为问世以来刊印频率最高、发行量最广、影响范围最大的琴谱。初见于《龙吟馆琴谱》的四曲中,《长门怨》、《关山月》、《玉楼春晓》(《春闺怨》)这三支感染力最强,使南方琴坛为之倾倒。尤其是《关山月》,曾在山东琴坛引起轩然大波,饱受攻击,而今却几乎成为学琴者的入门必学之曲。

古琴字體設計師和老琴家吳振平名字一模一樣,真巧。杨宝宝:《“活字生香”艺术展:感受“活字之美”,学习古琴减字谱》,2018-07-25

由于此前没有任何印刷字体参考,吴振平还是采取了铅笔手工绘制打稿的方式创制古琴减字谱字体,基础字4000多个,一共15000多字,他用了一年左右才写完。2015年古琴减字谱楷书字体创制完毕,吴振平又接下了古琴减字谱宋体的创制任务,至今仍在创制之中。

古典鋼琴的 midi 重建

陳文戈:为00后而写的新和声学(当代和声技法概要)绪论,2021-05-24:

20 世紀 50 年代以後進入當代音樂。隨著大眾傳媒的爆發,當代音樂面向更廣泛的受眾,審美就很重要。認為意趣高於創新,而現代音樂是創新凌駕於情趣之上。當代音樂也關注地方性。色域論:不同的音樂風格就是一個色域,當代音樂是實用的,根據不同需求繪製不同音樂。21 世紀產生後當代音樂,打破各種壁壘:VR AI,比如音樂可以吃。不過不同階段的音樂並沒有高下之分,原始、傳統、現代階段依然有大量寶藏。

作曲理論只有三種:

  1. 規定主義:樹立一些典範,將他們的音樂實踐提取爲理論。但是典範並非神意不可違背。
  2. 描述主義:充分發揮自己的創意,能夠自圓其說。
  3. 建構主義:遵循對方的需求,具有互動性。
Subscribe

點此訂閱網站更新提示。如果登不上,可以用 問卷星 訂閱

Membership

瞭解「文王在天」會員計畫:終身會員,盡享六大權益

刷微博

免費郵件通訊《我來幫你刷微博》主頁

Donate

捐助本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