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刊物»赫赫网摘»

我來幫你刷微博|圓桌 #01:微信討伐

本文爲「赫赫網摘」試讀頁面。看看人們是怎樣駡微信的,各種角度駡的都有,眞爽。引文有刪節。姊妹篇:博客帶給我什麼?

本文爲「赫赫网摘」之「我來幫你刷微博」試讀頁面。赫赫網摘按主題收集整理平時看到的値得收藏的文章報導,嘗試讓碎片閱讀稍微有點意義,【發布時閒】每月 20 日。引文有所刪節,不再另行說明。解鎖完整會員權益,請購買赫赫文王 終身會員大禮包


我的微信隨感:

  • 天殺的微信,信息檢索太不方便,搜也搜不到,只能挨箇去翻,翻也不方便,兩年前的推送翻了五分鐘。微信什麼時候能倒閉啊?
  • 現在那些微信公眾號取標題,淨用些浮誇風、震驚體標題,或者「|」滿天飛,而且是官媒引領的這種風氣。我還是堅持用最精簡的標題。
  • 2020 秊學到新詞:互不聯網,半封建半互聯網社會。

@ 鱼利维,2020-09-19:

公众号对写作的另一个摧毁是喜欢分段,每写一句话,就要点一次回车,我一开始不太明白这样写作的意义是什么,是强调重点吗?一句话独立成段似乎在情绪上更容易获得焦点。但将每一句话都写成单独的一段,不就意味着丧失了焦点吗?如果说这样子写出来的东西能带来更强的阅读节奏,零散的段落好像也并没有什么节奏。后来问过几个自媒体写手,告诉我单纯只是为了读者的方便罢了。因为对于读者而言,在地铁上随手刷刷手机,已经很难读得进去一句话了。所以如果想要让读者看到末尾,将整篇文章读完,必须要切开了,揉碎了,让读者能够读进去。并且,这还不够,为了能够获得更加快餐式的阅读体验,往往还要在段落中插入图片,动图,表情包。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让读者能够顺利地从顶端划到末尾。我有过几次给自媒体写稿的经历,经验就是十分痛苦,编辑倒是不在乎我写了什么,只是在形式上,不要在一段话里插入三句以上的话。然后就是让我拼命找图,看看哪个图合适插入在哪个段落。最后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忍心读第二遍。

@ 慢性20003,2020-08-15:

微信是反互联网精神的集大成者,它自己就是一个闭环/黑洞,所有进入微信的信息都能难再逃出去。分享困难、外链困难、筛选查询困难,从界面到内核都是彻底的独裁逻辑。它用关系/亲情绑着一个熟人社会,是披着互联网外衣的封建精神铜墙铁壁。

@ 人类幻觉体验师,2020-08-07,微信導致人們在網絡發牢騷,而不在現實中表達訴求瀚案:這當然不能把鍋甩給微信

微信是个巨无霸软件,对于相当一部分人而言,微信几乎垄断了他们的信息来源、表达空间,还代替了他们的很多现实生活。有些朋友无时无刻不在刷微信。今天,用微信能完成的事情包括:通讯联络聊天它因此掌控了用户的大部分社交关系,朋友关系的终结,几乎都是以删微信好友为标志、参与网络社区生活朋友圈几乎是个人生活的秀台,也是个人情世故的世界,拍照,录视频,点外卖、看书,出门可以用它打车,付款,在公司可以用它办公、传文件、发通知、开会,还可以用它理财、买火车票机票,它的第三方服务还可以订酒店、拼多多、转二手、找房子。微信确实太方便了,它几乎就是个万能软件。但,当它如此万能地提供便利时,它也就掌控了我们的生活,人和软件,谁是主人?一天不用微信,会对你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你会难受不?

欧美没有这样的万能软件,WhatsApp,telegram,signal,都是聊天软件,Facebook,推特,有娱乐功能,但有各自的侧重,不是无所不包,没有一个是设计到让你在这个平台可以什么都能完成的地步。像WhatsApp这种网络软件,对他们只是联络工具之一,传统电话、传统手机短信、email、书信、贺卡,依然是他们生活中常见的联系方式。而你更不可能在WhatsApp、Facebook、推特上找到理财、付款和订机票的功能。

在英国生活久了,发现他们是有“社会”的,就是说,非网络空间的生活,在他们日常时间分配中依旧占据主要。他们要谈事情,谈情说爱,或朋友聊天,约了去咖啡厅、公园或者酒吧这样的现实空间中去完成,是常态。我问一大四英国朋友,她日常主要活动是跳舞,看书,运动,去教会,跟朋友散步,社交软件只用Facebook。明显感觉到,她的日常生活,依然是活在具体的社会中,也就是现实的行为和人与人的关系中。我另一个苏格兰朋友,50多岁,他不用任何社交软件,连WhatsApp都不用,我每次找他聊天,都是约定时间打电话。正是这样的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相对健康,公民有诉求和不满,不是只在网络上喷几句完事,网络是信息工具,是发起请愿的平台,但最后会在现实中以实际行为去完成表达

也正因为他们的“社会”还在,没有被网络挤压禁锢,他们的酒吧、咖啡厅、餐厅、实体书店、二手商店、慈善店、电影院尤其小众电影院,在网购如此发达的今天,其经营依然坚挺。曾跟一个实体书店老板聊天,他认为他们实体书店几乎没有收到网络书店的影响。国内现在流行明星直播买货,这在英国几乎是不可能的。“社会”还在的另一个意思是,他们的传统和习俗,也保持着坚挺的生命力。国内来旅游的人,经常会感叹,英国社会节奏很慢,国内太快了,这个感受的原因之一正在于,这个社会的时间感,受网络的冲击没有那么大。所以英国是个淘古着和旧物的好地方,DVD、CD在国内早就被淘汰了,但这里的老百姓家里,用DVD看电影,用CD和LP听音乐,还是很普遍的,每个charity shop都会有大量DVD和CD出售。

英国“社会”面对网络保留住这种生命力,其原因,个人思考不深,能想到的有三方面因素,一个与他们法律对垄断产业的限制有关,这就保护了各个行业自己的生存空间,你要理财和付款,你得去银行,上理财网站,或用银行卡或银行的软件,而不是用WhatsApp;二是与法律对公民隐私权和私人生活空间的保护有关。微信确实提供了非常全面的方便,而且国内很多软件都有这个倾向,但这种方便,在一定程度上,是以诱导用户放弃自己的隐私和现实生活为前提的。也即,法律对现实的保护不力,商业以网络为工具过分榨取了现实的生命力。第三,个人认为,在深层次上,还与英国人对“新”、“创新”不感冒有关,英国人自古以来不是喜新厌旧的民族,他们常常对“创新”这种东西抱有疑虑,更从来没有一个政府崇尚“创新”,他们念旧,守成,对于经验证实过有效和有价值的东西和生活,他们不会轻易因为“新”东西就放弃。这种保守的生活理念,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抵抗着更新换代更快的网络生活和技术霸权。

@ EwyonStark二代,2020-09-24:

如果一个老人现在走进商场餐饮店想吃一碗面,他得先有一只智能手机扫码,然后必须关注公众号,再注册,允许自己各种隐私被关注,然后才可以被允许点一碗面吃。所以老年人还是多去去老招牌店家。而我这种还不是老年的人希望微信早点死!微信,你真的在危害公共安全,川王没错!

不鳥萬如一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2020-08-10,我們應當盡力拒絕:

微信是深入中国社会肌理的软件产品。它能走到今天有多方面原因,十多亿人对它的看法也各不相同。的确,讨厌它的人里,绝大多数依然离不开它。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被人看不惯但对方又拿妳没办法会被公开大剌剌视为一种荣耀。微信,如其广告词所说,是一个生活方式,但那不是体面的生活。过着这种生活的人,又在多大程度上是自由选择的呢?妳不一定能、自然也不一定需要彻底离开微信。但微信为我们提供的服务绝大多数并非无法拒绝。可以拒绝的部分,仅仅因为我们不希望某软件一家独大这个理由就应该拒绝。如今微信已经逐渐开始进入一些真正无法选择的领域,例如市政民生、出入境管理等等。为了不会真的出现没有微信在中国寸步难行的一天,我们也应该尽力拒绝,不管那力量多么微薄。或许,妳出于对自己和她人的善意,不想给快递员不用微信而是通过网页叫顺丰快递或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增加无谓的麻烦。但妳应该和亲属、友人——信任妳的人——讨论这个问题:方便真的是我们人生的唯一价值吗?

一箇看法:我们需要微信吗,电子邮件没有发展起来,竟然用微信来替代了,不得不说这又是一种悲哀。没人知道有多少人点了赞,除了你自己,不得不说这个设计太微妙了:

想当年 QQ 的用户数亿,几乎涵盖了全国的所有网民,也没有如今那么火啊。而现在呢?微信支付,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摇一摇抢红包。微信似乎已经变成一个操作系统了。甚至对很多人来说一部手机只需要有微信就够了。我相信国内很多人如果手机只能装一个第三方软件甚至只能有一个软件那就是微信了。确实手机的本质是一个通讯工具,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手机在亚洲几乎就是一个人的电脑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屏手机在亚洲开始火的原因,而微信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这部电脑的核心。越来越多的长辈开始用智能手机,而他们的手机几乎无一例外的有微信除了我的父亲,他是那种特别讨厌现代科技的人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是否好,从微信这款产品看微信之父张小龙先生应该是一位控制欲很强的人。想想淘宝分享商品给朋友还要复制口令,实在滑稽,而细细想想又觉得可怜。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只有在搜狗才能搜到,而其他如 Google 等的搜索引擎找不到。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好事,对于大多数用户甚至根本察觉不到。他们可能反而认为在微信公众号里的文章排版都比较工整或者直接说看起来比较整齐吧,很多人连排版都不知道是什么。这恰恰与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体系吻合嘛。一切都是一个群体说了算。我国是党领导一切,而中国互联网怕是要微信领导一切,党领导微信了吧。

想写这篇文章很久了,有个原因是我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微信。我当然不是说微信这款产品做得不好,恰恰相反,以一个产品质量来看微信可以说放眼全球都很难找到如此优秀的产品。这在国产产品中特别少见,众所周知我国有著名的防火长城,而导致国内互联网成了一座孤岛。国内的厂商会认为只要服务于国人就够了,毕竟十几亿人的市场能拿下也是一个特别恐怖的市场规模。而我不知道是不是国人给管理惯了甚至有种奴性,很多人觉得就应该什么都被控制,当然这主要是存在于老一辈的人。

而促使我写这篇文章的导火索是几天前我想找一个朋友出来坐坐。然后我习惯性的通过微信来约时间。很久她都没回我,我甚至以为她失联了。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她只是把微信删了。于是我们回归了短信这个快死了的通讯方式。这让我想到我的微信里其实是有很多人我没有他们的另一种联系方式。如果没了微信,那么我们就失联了。好在我们认识的时间比较久,当年可还没有微信这种东西。

我们现在花太多时间在微信了。不仅仅是私人事务,工作上的事也用微信来解决。我是大学生,有时班级里会有通知,而解决方法就是建一个微信群。不可避免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发出不是通知的东西上去。自然而然会有人屏蔽这个群,那么通知的即时性何在?这当然不全是微信的错,毕竟发什么东西是没办法控制的,这时只有靠群里的人自觉。传统的通知方式已经消失,按理来说工作事宜应该是用电子邮件来解决,这是全世界通用的通知形式。奈何国内电子邮件没有发展起来,竟然用微信来替代了。不得不说这又是一种悲哀。

朋友圈也是个特别有意思的存在。不同于微博,那是一个「私密」的地方。你只能和你的「朋友」分享各种事情。而且只有「朋友」之间可以看到评论或者点赞。说实话现在我估计没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的微信里都是自己的「朋友」。朋友圈充斥着各种找校卡找失踪人口,帮忙投票关注公众号,甚至微商代购。⋯⋯当然以上的东西我都发过,迫于社交的压力。我不知道这些有什么作用,可能我们早已被这些内容充斥了,麻木了,习以为常了。我并不讨厌微商代购,但是在一个以朋友为目标的场合做这些我觉得稍有不妥。我们真的需要这些吗?我不知道。而另一个功能,没人知道有多少人点了赞,除了你自己。不得不说这个设计太微妙了。朋友圈的心理太好玩了,简直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有分组、有点赞谁知道是不是真心的赞还是点赞之交、还有评论。而核心就是除了自己没人知道。全部都是在一个半封闭半开放的环境。这不就是社交吗?我们不断的刷存在感,然而真的存在吗?

我还是希望不被微信绑架,不然少了微信就成了失踪人口。就像前面说到的仅仅是微信联系不上就以为失联。看似不大其实细思极恐。我们的「社交」,看似坚固,实则脆弱。李如一先生可以告别微信,但是我并没有这样的勇气。可能是因为他生活在美国,而我不一样。

割韭菜、收智商税盛行,是微信良心上的一道伤疤明叔杂谈小号,2020-03-09,對微信提出了很多建議:

1、微信既然是中国最大的媒体平台,就必须按相应的规则行事。对于这一点,大家都非常理解。无论是文章被删,还是号被封禁,大家基本上就是嘴上抱怨、抱怨而已。稍微有常识的人,都不会把这笔账算到微信头上。相反,大家还是会感谢微信,给了中国社会一个表达的渠道。过去几年,我们也看到,很多社会热点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发出,再通过订阅号、朋友圈、看一看等方式扩散开来,甚至改变了很多事件的最终走向。

2、但看得出来,微信对于自己作为全中国最大媒体平台的角色,并不认同。微信“误打误撞”,一不小心做成了中国最大的媒体平台。用Allenzhang的原话说,“微信公众号不是为媒体准备的”,而是取代短信成为一种基于连接品牌和订户的群发工具,并且有效地避免垃圾短信。微信本身,既没有做媒体的欲望,也没有做媒体的野心。⋯⋯但从本质上来说,微信公众平台不过是另外一个恰好可以增加微信流量和用户粘性的功能而已。功利一点说,如果把这个功能换成一个不像媒体平台这么敏感、这么费事不讨好的其他功能,估计微信分分钟都是愿意的。

3、微信这样的自媒体平台,在规则设计上,天然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倾向。如果平台不对内容进行干预——因为微信一向强调平台中立和开放的原则,微信公众平台很可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我自己写“明叔杂谈”三年多,我深有体会,一个创作者在自媒体平台上,能做的无外乎三件事情:第一种选择是分享信息,第二种是分享观点,第三种是分享情绪。情绪带给人们的刺激要比信息和观点强烈得多。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创作者一定会追求阅读量最大化,无论动机是个人成就感、社会责任感,还是商业回报,结果都是一样的。在微信不做干预的情况下,实现“阅读量最大化”的最有效方式,不是分享知识,也不是分享观点,而是分享情绪。

4、微信公众平台上的内容乱象,已经到了非干预不可的地步了。新闻实验室的方可成前不久说,类似“青年大院”这样的公众号,同时“养”多个公众号,为了全方位收割流量,在热点事件中,他们甚至可以在同一家公司下的不同公众号发出立场完全相反的文章。“青年大院”开创了一个新的自媒体时代:“全方面、多维度收割读者情绪和立场。

5、微信作为平台,在关注和提升平台上的内容质量方面,是否尽力了?最近这段时间,很多人都跟我说,越来越看不懂自媒体了。优质的内容,往往发之前需要截屏、发之后需要截屏、转发朋友圈还是需要截屏,但各种收取智商税的文章,却大行其道。对于优质内容的命运,不用说,谁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对于那些恶劣的内容,微信尽到了平台应有的管理责任吗?

6、无论是算法推荐还是社交推荐,如果没有社会责任感,结果都是一样的,对社会是有害的。微信很看不起头条的算法推荐,认为这是钻了人性中贪嗔痴低级欲望的空子,但微信看重的社交推荐,不也会造成同温层聚集、信息茧房的问题吗?对于社会来说,无论是算法推荐,还是社交推荐,如果最后的结果都是标题党、收智商税的文章大行其道,又有什么区别?

7、微信有产品价值观,但微信还需要社会价值观。

8、微信必须正视自己的媒体属性,而真正的媒体,不仅仅讲究流量,更要讲究社会责任。

9、腾讯有很好的媒体基因和价值观,只是它不赚钱,甚至还有点危险。在这次疫情当中,微信“看一看”的精选功能,在疫情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是腾讯新闻的同事花费了很多心血做出的东西,效果也非常好。⋯⋯我关注了一大批自认为有价值的公众号,有的可能比较冷门,阅读量并不高,但内容的质量却非常高。微信如果永远不去分析内容,而只是分析人们对这些内容的反应,就一定会走上歧途,因为人性是懒惰的、是充斥着底层需求的。

10、期待微信用系统的方式、技术的方式、产品的方式,让微信公众平台作为中国最大的媒体平台变得更好,对中国人的认知做出正向的贡献。外人很难相信,作为一个拥有十几亿用户的平台,微信只有2000多人。微信不可能用门户网站的方式去管理公众平台上的内容,但系统化思维正好是微信的长项。

「微信簡直是在破壞互聯網秩序」:

Magecow微信如何重塑我的社交生活,2020-08-19:

  • 添加好友不意味着亲密,删除好友却意味着决裂
  • 永远默认在线
  • 信息交换的边界被打破
  • 社交商业化的头号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