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 知識»赫赫金鑰»

律曆初階上|四:琴調學

難產了四年的一篇,總筭馬馬虎虎整理出來。以丁老師論文爲主。先看什麼是調意,進而看正調五聲調的眞實面目,最後簡單總結琴調系統在明清的發展。
4428 字
作者 @柯棋瀚  標籤 #琴理
版權 CC BY-NC-SA 4.0,非商業用途可隨意使用

弦式

常用轉弦

正弄調通過慢宮爲角、緊角爲宮得出。

  • 慢宮爲角:宮調 → 慢角調 → 慢宮調
  • 緊角爲宮:宮調 → 蕤賓調 → 清商調

下爲常用調的轉弦。沒有列出的,根據下表,與正調對比即可。

  • 慢角:慢三
  • 慢宮:慢一三六。慢宮由慢角慢一六而得,一弦爲宮弦,所以叫「慢宮」,轉入高五度調 1=G
  • 蕤賓:緊五
  • 清商:緊二五七。清商由蕤賓調緊二七而得,二弦爲商弦,所以叫「清商」,轉入低五度調 1=♭E
  • 淒涼楚商調:緊二五
  • 黃鐘胡笳調、古无射、下間弦:緊五慢一

弦式大全

絕大多數弦式都在 1 2 3 4 5 6 7 七聲之內,除此之外,還有間弦二、側商調有 ♭7,楚商調 ♭3 ♭7。

調名 C黃 #C大 D太 ♭E夾 E姑 F仲 ♯F蕤 G林 ♭A夷 A南 ♭B无 B應
正宮 一5 二6 1 四2 五3 六5 七6
慢商 瑟一 一二5 1 四2 五3 六5 七6
慢角 碧玉一 1 二2 三3 四5 五6 六1 七2
間弦二 清四 1 二2 三3 四5 五♭7 六1 七2
玉女 一7 二2 三3 四5 五6 1 七2
清商 一6 1 三2 四3 五5 六6 七1
間弦一 一7 二2 三3 四5 五6 1 七2
清三 一6 二♭7 三2 四3 五5 六6 1
碧玉二 一6 1 2 三四3 五5 六6 七1
慢宮 一3 二5 三6 1 五2 六3 七5
泉鳴 一2 二5 三6 1 五2 六3 七5
无媒 1 二2 三3 四5 五6 六7 七2
淸角 一3 二5 三7 1 五2 六3 七5
蕤賓 金羽 一2 二3 三5 四6 1 六2 七3
楚商 淒涼 1 二♭3 三4 四5 五♭7 六1 七2
黃鐘 无射 1 二3 三5 四6 五1 六2 七3
離憂 瑟二 1 二♭3 三5 四6 五1 六2 七3
側商 一1 二2 三3 四♯4 五6 7 七2
側羽 一6 二7 三2 四3 ♯4 六6 七1
側蜀 一3 二5 6 四7 五1 六3 七♯4
側楚 6 二1 三3 四♯4 五6 六7 七2
日傳平調 一5 二♭6 三1 四2 五♭3 六5 七♭6

調意

日傳唐箏有「弦合」「撥合」「調子」三箇層級的調弦小曲。北宋,琴瑟「調品」借鑒了唐箏的命名和彈奏習慣。漢末以後,箏的地位迅速上升,有完備的層層導入的「調子品」,琴瑟吸收箏的調品就成爲必然。直到紫霞洞譜提出調意,比調品更進一步。

張雪濤:

一是和弦校弦,体味调性。乐器演出时,都有一个调弦、校弦的前奏,由此发展而出的和弦曲,如仙翁操卽是正调的和弦歌,就是调意,更进一步便是吟弄。在正式演奏曲操之前,先从调意入手,可再次和弦校弦,检验音准、调式。

二是熟悉素材,统一调性。调意虽然短小,但其乐句取材与吟弄、曲操多有相同相似处,从演奏上说,可以提前熟悉乐句;从打谱上说,可以预先揣摩素材。如,西麓堂琴统中羽调下各曲,羽意乐句素材在调内鹤舞洞天、春晓吟等曲中多有相同。此外,与现在琴曲首尾多为泛音段落的结构不同,早期琴曲大多还是散起散结,结尾往往以“入本调泛”“入某某泛”收煞,这是琴曲发展过程留下的痕迹,但也说明调意对同调曲操的支持作用。虽然这有些雷同的嫌疑,但是同调曲操以同调调意的泛尾结束,也更加强了调性的归属感。

三是提供音乐形象和情绪基调。除了素材的相似,调意还为同调曲操提供了本调调式、用律、取音上的示范,更进一步,也提供了音乐形象和调式情绪。如,商调,常常被认为有伤感的情绪基调;楚商调,则因为楚歌、离骚等琴曲,而带有凄凉的意味,又被称作凄凉调。

五聲調

五聲調是音階

雖然先秦就出現了五聲調的說法宮調商調角調等等,不過下面要說的是明代早期琴譜的五聲調,他們源於清商三調。宋人就注意到商徵顛倒依 F 仲呂宮,商調以宮調的一弦徵弦爲宮、角調失位角調寄於宮調徵調的問題,說明五聲調不是某種宮調體系的產物,而是層壘造成的。爲難的是實在找不出什麼具體的材料,只能從吉光片羽中拼湊出一些線索。近代都將五聲調理解爲五種調式,這是以正聲音階爲正統來看的,實際上是五種音階同孫新財,命名方式是上古以來的以宮命調傳統。

B·應 C黃 ♯C大 D太 ♭E夾 E姑 F仲 ♯F蕤 G林 ♭A夷 A南 ♭B無 B應 ·C黃 ·♯C大 ·D太
宮、神奇角 5 6 1 2 3 5 6
1 2 4 5 6 1 2
徵、西麓角 4 5 ♭7 1 2 4 5
♭7 1 ♭3 4 5 ♭7 1

宮調

  • 高山流水陽春梅花神人暢

宮調沒什麼歧義,弦式 5 6 1 2 3 5 6,三弦 F 仲呂宮。

  • 神奇高山是宮調,那就是宮聲音階 1 2 3 ♯4 5 6 7、F G A B C D E,但是樂詮標的是 F 大音階 F G A ♭B C D E F,吳文光把宮調看作下徵音階。細看樂曲,♭B 出現在「名十二對過四」「名十二挑四掩十」,B 出現在「上九十閒」,♭E 出現在「名十二挑六掩十徽」,都只是作爲點綴,該曲實際仍然是五聲音階。另,四弦十二徽按音與三弦散音是純律寬四度或準法律純四度。

商調

  • 白雪嵇氏四弄環佩鶴鳴幽蘭

都避三弦散音不用,否則若出現淸角散音,調性就會向三弦爲宮的正調游移。白雪開頭泛音前的引子,是一弦 C 黃鐘宮。

錢塘1735—1790律呂古義清平調法

以雅樂宮聲之徵羽二調,倍其徵羽,命之宮以起調,則爲清平二調。平調從倍徵起,清調從倍羽起,皆用其宮之均,卽以其宮之二變爲二變。故平調以下徵爲宮,則變宮在商後,變徵在羽後;清調〔以〕下羽爲宮,則變宮在宮後,變徵在徵後;二變皆不用。是以平調角爲清角,而均高於雅樂五均C — F 有五律;清調商用清商,角用清角,羽用清羽,而均高於雅樂三均也D — F 有三律

譯如下表,可見錢塘所謂平調就是商聲音階,清調就是羽聲音階。

錢塘命名 實際上 C D E F G A B c
宮調 正聲調 ·5 ·6 ·7 1 2 3 ♯4 5
平調 下徵調 1 2 7 3 4 5 6 ♯4 1
淸調 下羽調 1 7 2 ♭3 3 4 5 ♯4 6 ♭7
  • 吳文光:神奇西麓堂的商調爲黃鐘宮的宮調式,而非仲呂宮的商調式。

  • 张雪涛:

    综上,这些调外音的使用,并不是作曲者单纯从音律运用的要求,而更多的是符合古琴演奏指法上的上下承接关系,尤其是前述商调共有的调外音♯2、♯6,多出现在乐曲收尾段,有古琴音乐散起、入慢段落跌宕和乱声的特点,也不能算作是商调琴曲用律特征。限于篇幅,不能对所有商调琴曲都做以上分析,但以神游六合谱本分析来推测,我们以为,商调琴曲不必以纯律定弦,记谱当以C调借正调定弦;而对于调意、吟弄、曲操中变化音的使用,应该酌情从曲情的需要出发,在散起、入慢的首尾段落中使用,主体段落则要考虑指法上的承接关系,参校其他传本校正抄写错误,或者径直从音律的角度将其修正为调内正音。事实上,这也是后期琴家弹奏实践中的经常做法。

徵調

  • 漁歌樵歌早期是徵調,後來彈了一三六弦,變成 F 仲呂商文王操石上流泉洞庭

徵就是四弦,徵調就是以四弦爲宮,避一三六空弦不彈。徵調琴曲的音階都是有 ♭3 4 ♭7 的八聲音階。査阜西洞庭一三段 G 宮,二段 ♭B 均 G 羽調。

羽調

  • 雉朝飛佩蘭平沙

日本平安朝藤原師長仁智要錄1170傳述的唐筝平調卽羽調調子品:

但宮商徵羽四音者,合相生法;角、變徵、變宮者,一律下歟。何則?假令太簇爲宮者,須蕤賓爲角,夷則爲變徵,大呂爲變宮也。而當調二弦爲宮聲,當太簇;三弦爲角聲,當仲呂;四、九爲變徵聲,當林鐘;六弦爲變宮聲,當黃鐘,故知一律下也。

譯如下表日傳唐箏一弦定弦特殊,故不列,可見羽調就是羽聲音階。

D太 ♭E夾 E姑 F仲 ♯F蕤 G林 ♭A夷 A南 ♭B無 B應 C黃 ♯C大
相生法 1宮 2 3角 ♯4變徵 6 7變宮
羽調 二 1 3 ♭3 ♯4 4 7 ♭7

朱權瓊林雅韻唐笛色譜毛奇齡競山樂錄

笛色譜云:「四上尺工六爲宮商角徵羽」,四、上者,宮與商也。

譯如下表,可見這也是一箇羽聲音階。

A ♭B B C ♭D D ♭E E F ♭G G ♭A
1 2 ♭3 3 4 5 6 ♭7

角調

琴調中有三種角調:

  1. 事林廣記角調西麓堂角調列女引履霜操襄陵操採眞游,段落和曲終都殺在四弦,與徵調無別。這是宋代角調遺譜。
  2. 神奇秘譜角調都是宮起宮終,與宮調無別。角弦是三弦,角調就是三弦爲宮,也就是後世定弦法的宮調。徐理認爲有「附宫之嫌」。
  3. 因而徐理自己新作角調,以五弦爲宮。事實上五弦爲宮很難奏出,這也是五調中唯獨角調失傳的原因。燕樂二十八調最早失傳的也是七角調。

五聲調爲雅樂體系所不容

隋鄭譯:

考尋樂府鐘石律呂,皆有宮、商、角、徵、羽、變宮、變徵之名。七聲之內,三聲乖應,每恆求訪,終莫能通。

沈括補筆談樂律五四〇

後世有變宮變徵者,蓋自羽聲隔八相生再起宮,而宮生徵,雖謂之宮徵,而實非宮徵聲也。變宮在宮羽之間,變徵在角徵之間,皆非正聲,故其聲龐雜破碎,不入本均。

譯如下表,按相生次序排:

C G D A E B ♯F ♯C ♯G ♯D
宮調 變宮 變徵 清宮 清徵 清商
羽調 變宮 變徵

按從低到高重新排列:

C ♯C D ♯D E F ♯F G ♯G A B
宮調 1 2 3 ♯4 5 6 7
羽調 3 ←(3) ♯4 ←(♯4) 5 6 7 ←(7) 1 2

從雅樂體系來看,以羽爲宮的角、變宮、變徵都不符合隔八相生法,比正聲音階低一律,溢出本均七律之外,不是正音。卽直接把 ♭3 當成 3,把 4 當成 ♯4,把 ♭7 當成 7。這兩條材料還說明是直接把調首讀作宮,羽聲調是一種自古流傳的俗樂的音階。也說明宋代雅樂是以側調爲框架,宮商角徵羽都是側調的宮商角徵羽。

小結

很明顯,宮羽二調是後起的,因爲宮調是以後世正調的宮弦、上古的角弦爲宮,羽調是以後世正調的羽弦、上古的商弦爲宮;而商調源於清商調,是華夏音樂的主體;徵調源於平調,是以上古的徵弦爲宮;宋代以前角調則依附於徵調。陳康百章有宮調,說明至遲晚唐就有宮調了。商徵二調通常會在五聲音階上多一箇嬰商 ♭3,暗示商徵與羽調曾有著相似的音階。商調琴曲常清商音階、下徵音階混用1 2 3 4 5 6 ♭7 7

琴調學史

徐理體系

南宋徐理奧音玉譜,元陳敏子琴律發微引,收錄於明蔣克謙琴書大全西麓堂春草堂琴學入門研易習琴齋沿用,西麓堂改「宮弦」爲「調」,春草堂改「調」爲「均」。

神奇體系

琴律學 神西琴律考。

自遠堂體系

1746 王坦琴旨,1802 吳烘自遠堂琴譜引。

自遠堂琴譜重新制定了一套體系,看起來歸整多了。五正弄調以各調三弦聲名命名:慢宮調3 5 6 1 2 3 5稱羽調,慢角調1 2 3 5 6 1 2稱角調,正調5 6 1 2 3 5 6稱宮調,蕤賓調2 3 5 6 1 2 3稱徵調,清商6 1 2 3 5 6 1稱商調。正調中的五聲調改爲:宮調稱宫調宫音,商調稱宮調徵音,徵調稱宮調商音,羽調稱宮調羽音,角調稱宮調角音。到了這時,纔符合朱熹所說「皆仲呂一均也,宮調乃仲吕宮」。

梅庵體系

王賓魯梅庵琴譜把三弦音高定爲黃鐘,故而慢宮調稱太簇調宮弦爲太簇,慢角調稱林鐘調宮弦爲林鐘,正調稱黃鐘調宮弦爲黃鐘,蕤賓調稱仲呂調,清商調稱无射調。

列表於下:

宮音 G C F ♭B ♭E
弦式 3 5 6 1 2 3 5 1 2 3 5 6 1 2 5 6 1 2 3 5 6 2 3 5 6 1 2 3 6 1 2 3 5 6 1
弦法 慢一三六 慢三 緊五 緊二五七
傳統調名 慢宮調 慢角調 正調 蕤賓調 清商調
琴書大全 夷則均 黃鐘均 仲呂均 无射均 夾鐘均
自遠堂 羽調 角調 宮調 徵調 商調
梅庵 太簇調 商調 林鐘調 徵調 黃鐘調 宮調 仲呂調 角調 无射調 羽調

小結

總之,本文只說了一句話:五聲調是音階。

如果我們要在琴譜的左上角寫點什麼,應該這樣寫:

高山
弦法:正調 準法律
弦式:仲呂宮 5 6 1 2 3 5 6
調法:仲呂之宮調五聲 1 2 3 5 6

而不是只寫一箇 1=F

附錄

琴苑集外調轉弦法

琴苑集原書已佚,收錄於 琴書大全曲調上琴曲集成第五冊頁 219—222太音大全集此題目下无「 琴苑集」 三字。書名見文淵閣書目,不著撰人,當屬宋元人所作。又陽春堂琴經外調轉弦下有「讀琴箋 至外調」之說,足見此篇爲原始資料,故琴書多所引用。

Subscribe

點此訂閱網站更新提示。如果登不上,可以用 問卷星 訂閱

Membership

瞭解「文王在天」會員計畫:終身會員,盡享六大權益

刷微博

免費郵件通訊《我來幫你刷微博》主頁

Donate

捐助本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