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知識»考試課堂筆記»

輔大期中考試複習

臺灣竟然有期中考。講的還是很淺很少的。而且最爽的是竟然給考題,就那麼幾道題
  10263 字
@柯棋瀚整理 請勿轉載,自己參考一下卽可

遼金元史

申論 2,名解 2。申論要有前言申論結論三部分。

1、何謂征服王朝,及日本、大陸學者提出的意見

征服王朝是一種中國史研究的獨特的觀念、視角,並不僅僅指某箇特定的王朝。魏復古在中國遼代社會史一書中提出,此後日本與中國大陸的學者均有所闡發。

征服王朝指某一民族征服另一民族居住地的一部分或全部而建立的王朝,與之相應的概念是「滲透王朝」,創始者通過移民、打仗而獲得政權。征服王朝有多種類型,文化抵抗型有遼、元,他們堅持自己的文化傳統,使得原始傳統及漢人傳統並存;文化屈服型有金朝,統治者逐漸向漢文化靠攏,最終被完全漢化;中間型有淸朝,同時融合了漢文化與本族文化。

征服王朝理論採用「涵化理論」的新方法學,卽兩種不同文化接觸後不論本土文化或新來文化都在相互調整中產生第三種文化,涵化過程不是機械的累積。以遼爲例,遼是有限的涵化,契丹吸收許多漢文化要素, 但未抛棄自身文化,遼漢文化合流之後,產生了新的文化(如契丹大小字、二元統治)。

日本學者進行了相關討論。東京學派的白島庫吉創立北亞史。京都學派的田村實造把征服王朝理論引入日本,建議合併中國史及北亞史,強調征服王朝征服前的基本性格。

村上正二認爲北亞南北間巨大的氣候差異使得遊牧民族與農業民族文化產生了背離,爲此不得不採用複合性體制。不認同魏復古之處在於金、淸在入主中原之前卽有部分農業生活,不應算作征服王朝。

島田正郎認爲不應全盤接受接受征服王朝理論,契丹人的制度中保畱了很多部落性格,並未完全漢化,如仍堅持「祭山儀」。

傳統上大陸學者有兩派,一派受馬克思主義史學影響,贊成魏復古,因爲他是左派學者。另一派則反對,認爲這一理論強調北方民族與中原漢族的對立衝突,有挑撥中華民族大家庭民族團結之嫌。新一代學者張帆認爲,北魏不是滲透王朝,而是有征服的事實,只是對手是胡人而非漢族。遼不能算征服王朝,因爲終遼一代國家統治中心從未進入漢族農業區。

總而言之,征服王朝理論具有開創性,引發熱烈討論,但也存在一些問題,如是否可以將遼算作征服王朝,是否需要強調南下的模式。但它作爲一種獨特的理念,仍然存在廣闊的開拓空間。

2、契丹族羣的起源,及建國前的前三階段發展過程

契丹起源有東胡說、匈奴說、白馬灰牛說等,建國前經歷了古八部、大賀氏、遙輦氏三箇階段。

東胡說認爲,契丹祖先爲鮮卑宇文部,345 年爲慕容部擊潰,分爲三部,其中有庫莫奚。後庫莫奚分爲庫莫奚、契丹兩部。匈奴說認爲契丹是「古匈奴之種」,與前說接近。「白馬灰牛」的傳說講,男子乘白馬從土河而下,婦人駕灰牛從潢河而下,在木葉山相遇,結爲夫婦,生八生子,成爲後來的八部落。

契丹在發展過程中不斷地吸收過毗鄰各族的成分,逐漸壯大,開始古八部時期。契丹最爲強大,是聯盟核心,在與漢人交往中成爲八部總稱。古八部首領由選舉而非世襲產生。過著「逐寒暑,隨水草」的畜牧生活。與中原王朝通過朝貢、貿易的方式,進行物質交流。553年北齊打敗契丹,後突厥出兵滅柔然,攻契丹,契丹避亂東走高麗,古八部瓦解。

接著是大賀氏聯盟時期。古八部脫離高麗,同樣由八部落重組而成。遇大事時由八部「聚議」。聯盟有總首領,從大賀氏家族中「世選」產生。與唐經過了和平交往期,貞觀二年唐太宗賜旗鼓,貞觀二十二年,唐朝在大賀氏遊牧地設松漠都督府,置行政單位爲州,大賀氏與唐的羈縻關係開始確立,被直接納入唐的地方行政體系。後來唐都督趙文翽不適任,引起契丹民眾反抗,但被唐朝打敗,向西降服於突厥。

接著開啓了遙輦氏時期,由八部落組成,以乙室部迭剌部爲中心。部落首長稱夷離堇,聯盟首領稱「可汗」,由世選產生。迭剌部的夷離堇兼任聯盟軍事首長,主持對外征伐。阻午可汗創立「柴冊儀」,使可汗的權力在制度上得到保障。早期依附於突厥,深受突厥文化影響,與唐朝分分合合。後期經濟生活逐漸穩定,原始農業、手工業發展,開始定居生活。社會階層出現,權力長期集中于一箇家族,形成貴族;大肆掠奪周邊部落的人口、財富,出現奴隸。 權力機構建立,國家職能初現,如決獄官、侍衛軍撻馬,及地位在聯盟長之下、夷離堇之上的于越,懲處貴族罪犯的瓦里、籍沒之法。顯示出從部落走向國家的腳步。

契丹從起源,經歷三箇發展階段,一步步走向強大,爲阿保機建立遼朝奠定基礎。

3、阿保機建立君主專制政權的手段及方法

907年阿保機取代遙輦氏出任可汗,開始了帝王之路。阿保機作爲開國君主,用非常人的手段建立了他的基業。

他首先要做的是確立自己的權威。916年舉行柴冊儀并稱帝,設壇燔柴爲契丹舊俗,但稱帝則非比尋常,顯示他極力想擺脫與諸部大人共議的傳統,意圖在草原上建立中原王朝模式的君主專制政權。諸多親戚見「天子之貴」,意欲謀反,對此,他不用迭剌部的軍隊,而建立強勁的私人軍隊,「選諸部豪健二千餘充之」。他建上京于故地臨潢,以顯示其權威。

他進而鞏固自己的權力。他將親信安置在最高領導層,將蕭氏任爲原本只能由世選家族(卽耶律氏)擔任的北府宰相,且可世襲官職。迭剌部人眾勢強,故分爲北南兩院以弱其勢。他改變部內推舉政治領袖的傳統習慣,將其他諸部夷離堇都排除在高層之外,開始不經世選自己任命官職。他建構家天下的模式,長子耶律倍箇性文弱,便選能服眾的耶律德光。這揉合了漢族的擇立與契丹的推選二種模式,八部大人只能遵從以上決定,推選的實質已消失。

對耶律阿保機而言,制服八部是最重要的事,他採取多種方式控制部族。其一,仿漢代推恩令,「重建諸部以少其力」,賞賜貴族、親信及有功者。其二,對於戰爭掠奪的胡人俘虜及招納的漢人,胡人建以新部,置於上京,漢人集中于漢城,分散了舊八部的勢力。并將新舊部嚴加分隔,舊部爲土生土長的部人,新部不能享有舊部的權利。其三,嚴密控制基層,指派固定人員擔任領導者,各部設給役户,向阿保機呈報戶口,作爲徵收力役及賦稅的依據。將各部兵、民分隔,以掌握軍隊。

對於漢人,以漢制漢,用韓知古打擊謀反者,以降將盧文進爲節度使,用燕人韓延徽爲宰相,助其營都邑,建宮殿,正君臣,定名分,制法度。漢城則依循漢人城市的規格,尊重漢人禮俗。但其漢化依然存在一些局限,如不依賴漢人物資;常與漢臣謀劃軍事,卻不依賴漢軍的戰鬥力。

總而言之,阿保機通過稱帝,建立私人軍隊,置親信,自己任命繼承者,制服八部,以漢制漢等多種方式,牢牢建立了自己的統治。

4、詳述遼史金史契丹國志大金國志的內容與優缺點

遼史分本紀、表、傳、志、國語解,是研究遼史最重要的史料。元代史局在脫脫總領下修宋、遼、金三史,遼史最早完成,費時不到一年。國語解記載遊牧民族方言俚語,對研究其歷史文化有重要參考價値。缺點其一,過於簡略,遼代的國號曾四度修改,但未記載,全書只有四十七萬字,其二,內容重覆甚多,百官、食貨、刑法鈔本紀、列傳。其三,自相矛盾,耶律余覩謀立晉王事,有的內容說是誣陷,有的卻說是事實。書中有一人二傳,譯名不一致。其四,錯誤甚多,把三萬軍誤植爲三十萬,增加了十倍。

契丹國志27 卷,作者耶律隆禮,爲南宋前期或元人。內容有很多脫誤,存在明顯抄錄諸書的痕跡,早在元代被學者認爲多傳聞,但仍是極爲珍貴的原始史料,因爲反映了契丹本民族的口述傳說(「白馬靑牛」),可與遼史相互參照。

金史由脫脫主持,分本紀、表、列傳、志。三史的評價向來都是金史最好,因爲其敘事詳核,文筆老潔,首尾完密,條例整齊。原因在於金朝本身的修史制度健全,王鶚等金代遺臣的努力,劉祁、元好問等金元之際士人搜集文獻,保存了大量原始資料。

大金國志 40 卷,分本紀、傳、雜錄等七部分,是金史之外唯一一部系統的金代史。書前題作者爲宇文懋昭,他從金朝統治地區投奔南宋,被稱爲「歸正人」。但從書中對宋、金、元的稱呼來看,疑爲元人著述。所載制度、服色等或爲他書所不載,和金史有許多不同,可互相參照。

詩經

考題:一、詩的來源,舉例說明。二、詩序是什麼,價値和意義。三、孔子和詩經的關係。四、關雎的意旨。

詩的來源

詩,「志之所之也,在心爲志,發言爲詩。情動于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詠歌之」「一切文學都是詩」,有所表達,呈現情感,把言拉長,合乎節律則爲歌。

p2 情感的呈現不能自已,性:天生的,欲:外在事物引起的。從自己的經驗出發,古人爲何這麼想

采、獻、刪。

詩的時代

稱經最早是戰國晚期莊子漢書歸爲經,但並未直接加於書名下。至南宋纔稱詩經。師大一箇老師:「詩經是尹吉甫一箇人的自傳」。

「王者之跡息而詩亡……」詩序言最早爲太甲之世所作之商頌,然國語云正考父將商頌十二篇校與周太師,詩序又說正考父從周太師手中得到十二篇。魏源考證說是正考父所作。楊雄言尹吉甫爲正考父之父,說明他也認爲是正考父所作。宋爲商後裔,以商代宋是常有之事,故詩中稱商並不奇怪。周初的周頌定爲最早。最晚:株林澤陂,前 600 左右,株林寫陳靈公與夏南之事。

「擊鼓,怨州吁也」,但並不知作者

六義

按性質分爲風雅頌,按來源分爲民間、貴族。古代无智慧財產權的概念,作者不可考,但一定經過整理,改成中夏正聲。

風:民間歌謠,地方腔調,如風之吹拂而无不及,因此可以察風土觀人情。釆詩者則必以己意有所取,取其可用被之管弦,以爲施政之本,以益時政、播教化,和樂悅性,美化風俗。也可解爲諷,政治得失的諷喻。「主文而譎諫,言之者无罪,聞之者足以戒」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國風160 篇,邶鄘衛王鄭齊魏唐秦陳檜曹豳

雅:燕享朝會公卿大夫之作。雅通夏,於地爲中夏,於聲爲正聲,非地方腔調,而是中原雅正之音樂。小雅中有類似國風吟詠性情之作,是經過士大夫改變之後的雅音。小雅爲宴享,大雅爲朝會、受釐陳戒。

頌:祭祀祖先。阮元:容也,有舞蹈儀態,不僅有聲有辭,還有舞。

賦比興風雅頌其實可以不比分,可以賦的就叫賦,可以比的就叫比。爲了方便,風雅頌爲內容,賦比興爲技巧。

賦:鋪陳其事而直言者也。「葛之覃兮施于中谷」。也有開始是賦後來是興,賦中有比。

比與興本區分甚嚴,後儒愈說愈煩,至於兩者相混。比:朱子:「以彼狀此。」間接形象,經過理智反思之後的,借相似的外在事物說內心情感,不須再以鋪陳之文解釋。興:朱子:「託物言辭」,直接形象,比較感性,以事物意態之接近而內心被觸發,引起聯想,後接賦體以鋪敘。它們是過程不同而非性質不同。

比。孔穎達:「不敢正言,似有所畏懼」。「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鴟鴞鴟鴞,旣取我子,无毀我室,恩斯勤斯,鬻子之閔斯」卽象征彼惡人。「碩鼠碩鼠,无食我粟。三歲貫女,莫我肯顧。」用碩鼠比喻貪得无厭。「胡馬依北風」以胡馬比遊子心境。

興。關雎毛傳「……若雎鳩之有別焉」則完全是當作了比。鄭樵「所言在此所得在彼」,以彼事物聯想到此事物。雎鳩之鳴,在洲之和樂,思及君子淑女之和樂。若言君子淑女之和樂乃若雎鳩之和樂,則變成了比。「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宜其室家。」桃夭不能直接解釋爲婚姻,此所以爲興而非比也。「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見浮雲而興遊子意。「日之夕矣,牛羊下來。君子於役,如之何勿思!」牛羊晚上都要回來,但先生不知何時回來。「彼其之子,碩大无朋。椒聊且!遠條且!」興,想到很多事情不先防範就會出問題。「隰有萇楚,猗儺其枝」君之恣,「泛彼柏舟,亦泛其流」(孔雀東南飛和故事沒關係,不是興。)雕龍「文已盡而意有餘」。

要從整箇來判斷,先讀懂感情再判斷。

詩序

初无標題,後世爲明其指,乃作序。大小序區分方法:(1)關雎爲大序,其餘爲小序(2)每篇首句爲小序(3)古序、續序。

詩序的作者:後漢‧儒林傳(衛)宏從曼卿受學,因作毛詩序。」王式是昌邑王劉賀的老師,劉賀然因荒淫被霍光廢,王式被判死刑,使者問他:「爲什麼沒有向昌邑王上諫書?」王式回答:「我每天以詩經教導他忠臣孝子爲王之道,所以沒有諫書。」便免了死刑。王式在衛宏之前,所以這種深層次意義在西漢就有,衛宏說不成立。之前就有詩序流傳,但沒書文字,可能是衛宏寫定的。衛靈公之子蒯聵因謀害嫡母南子事敗而逃到晉國,其子蒯輒成爲公子,子貢問孔子「伯夷叔齊何人也」……「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孔子讚成讓位,已懂得隱晦的表達,所以詩的深層次義涵是很早就有的。結論:子夏作第一句,衛宏寫下了詳細的。

靜芝:「往往爲猜度、造作、牽強附會之語……作序之人故爲此說,以應時代之需要。」當時的理念是順六藝而明教化,以詩爲日常誦讀載道之書,爲配合政治教育,乃不得不如此。靜芝:詩序有些可信有些不可信,要根據實際情況,反對從詩經中看到政治。添富:那都是箇人體會,從頭到尾都相信纔能客觀。(關雎:「后妃之德也」「哀窈窕,思賢才,憂在進賢,不淫其色。」葛覃:「后妃在父母之家則志在女功之事」)

先王之澤:教導你如何表達不滿。徐復觀:「溫」是不太冷也不太熱、不遠不近的適當時間距離的情感,這種情感正是創作詩的基礎,可以、有意識的在反省中把握自己的情感,「柔」是有彈性的有吸引力的柔和的感情。「溫柔」卽情感適中,不激烈也不冷漠。(就像你面對一箇事情,過了一段時間有很深的體會,可以客觀面對,情與實恰到好處的描寫)「敦厚」是富於層次和深度的无限的感情。卽詩的層次是極爲豐富的,隨著每箇人不同的觀點和立場而互異,所以詩无達詁。學記「不學博依,不能安詩」,詩人多方設喻,讀者就要多方探求。

老師有篇論思无邪,邪,斜,純真,不加矯飾,不一定每句話都那麼嚴肅。有解爲无圉

三家詩

魯申公,齊轅固,燕韓生。

四始

指風、小雅、大雅、頌的首篇。詩序未明。齊詩雜以陰陽五行。漢博士「發人之所未發」乍鶴壽齊詩翼氏學圖書館。

魯詩,魏源臆測,爲周公述文德者各三篇,冠於四部之首。

「无甚重大意義」

孔子與詩經

孔子對詩經的作用是兩方面的,一方面讓詩經變質,蒙上了教化的色彩,另一方面讓詩經保存了下來。

孔子刪詩,但季札觀樂的時候就已經和現在一樣了。「未刪詩這幾條都不好,因爲用點證,但第三條不錯。」

孔子刪詩唯史記言之。但孔子作了整理則是可信的。

詩經正變之說

顧炎武以是否入樂分。詩序、孔穎達以世之治亂分「變風變雅之作,皆王道始衰,政教初失。」

陳老師:亂世也有可美的,治世也有可刺的。

也有用篇章分,不好,因爲是按采地來分的。

詩學流派

外交斷章取義,因而詩義氾濫。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古籍引詩,往往非詩本義。

東漢,鄭眾賈逵,馬融毛詩傳,鄭玄毛詩箋。

宋,歐陽修毛詩本義,開宋人不遵毛傳之始,蘇轍詩集傳,懷疑詩序,鄭樵專斥毛鄭。詩集傳第二次寫的時候對詩序基本讚同,第一次反對的多。另一派爲王應麟,蒐集三家詩遺說。

淸,毛詩大盛

*鳩佔鵲巢和鳩居鵲巢不一樣。

*朱熹談心性,發展出理學,到葉水心變功利,後來狂禪不可駕馭,到王陽明終結。

淸代姚際恒反對詩序講法,用社會學、歷史學、文學眼光,方玉潤等爲反對而反對。

詩經之價値

袁枚:詩的六種作用:比喻、抒發思想感情,推廣普通話,歌唱,吟誦,表演。

二、風

周南

周南召南什麼意思?教化自北而南。南面而孤。文 qin4 gu3 老師:南是鈴鐺的象形字,不同於頌用鐘,雅用琴瑟,南是比較隨便的樂器。有認爲獨立,有認爲屬於風,皆无有力證據。實爲南方之國的歌謠,應屬風。周公、召公采地兼及其南方之國。

關雎

復沓重唱兩種作用:(1)加重情感表現(2)層層遞進。老師:除了將仲子,其他都是第一種,因爲情感完全一致,反對的人認爲不能體現故事的發展。關雎都是講追求,不是遞進。

*詩經中兩箇字一起的統統是形容詞,无一例外。詩經中單言「河」皆黃河。

朱熹:太姒幫文王找淑女處理政事,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興:看到水鳥一雌一雄,觸發君子心中鬱積的好逑之想。

「關關」:(1)「𠴨𠴨也」雌雄相得,摯而有別,專一,性不雙侶。(2)聒聒,一種淒厲的叫聲。別人都成雙成對,只有自己還是一箇人。

窈窕:朱熹:美心曰窈,美狀曰窕。容貌美好,悠閒貞靜之貌。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荇菜。流:摎、撈,站在河中央。從左漂來就往左撈,往右漂就往右撈。興,想到要左右追求之,追求之不易。

(1)馬瑞辰:寤是「夢」的假借,也可能是「不」的假借。但夢與寤聲母有牙唇之別,韻母有陰陽之別,不能轉。作「不」也不太好。但連起來看,夢寐是連綿詞,很有可能。證據:「莊公寤生」,有說痛得昬死,被冷水潑醒繼續生,但那肯定不是「驚」,有說「牾」,倒著生,那也是痛不是驚。老師認爲是睡著時生,所以被嚇到。(2)寤寐:偏正結構,是寐。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馬瑞辰:服在莊子中有「思念」的意思。王引之:語助。孔穎達:服膺,放在心上。聞一多:復,一直思念。(1)「思」是「思念」,「服」是「服念」,二字連文而同義,服膺思念。文意充沛,於古文爲有據(2)把「思」字當作助詞,並解「服」 字作「思念」,「思服」兩字的意思就是「思念」,詩經中思多是語助。(3)是「伏思」或「復思」的倒裝,解作「默默的想念著」,或「不停地思念著」。(4)罘罳,反復思量(5)毰毸,鳥羽張開的樣子,充滿心中,二者皆是連綿詞。

但不管怎麼說,這些字詞意義細微的差別並不影響文義的理解,就全文而言,過渡推究字詞的意思沒有必要,但就疏通字詞而言卻是値得明晰的。

輾、轉、反、側,都是一箇意思,朱熹:90 度 180 度 270 度 360 度,「太氣人了」。

悠:長。(1)思念很長(2)夜很長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已是夫妻。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芼=覒,擇取。

很多人認爲鐘鼓是結婚之樂,所以是貴族,但貴族怎麼會采菜?那不是貴族何來鐘鼓?士昬禮親迎後要去宗廟祭拜祖先,女子上來用迎賓樂,平民也可用鐘鼓。

中國經濟史

1、宋代經濟史學者的觀點 40 分

宋代經濟史研究有著深厚的學術史積澱。20 世紀初,京都學派內藤湖南发表概括的唐宋時代觀,提出唐宋變革論,認爲唐代是中世紀的結束,宋代是近世的開始,落實到經濟上爲實物經濟終結,貨幣經濟開始,紙幣得到充分利用。東京學派也大致認同。

西方傳統上將兩宋作爲中國經濟發展的第二箇高峰。費維愷、Elvin、Jones 三人認爲宋代是密集性增長,卽總體產量增加,單位面積產量增加,人均產量增加,是由技術進步帶來的。Elvin 用「革命」形容宋代,認爲是商業、農業、交通等方方面面的發展。

漆俠等中國大陸早期學者認爲,代表貴族門閥利益的大土地所有制衰落,土地私有制在宋代已居於絕對優勢地位,新興地主階級取代貴族門閥成爲社會支柱,由部曲制向佃戶制轉變,農民對地主的人身依附關係有所鬆弛。兩稅法頒行,用銅錢取代實物交稅,稅丁向稅產轉變,使得經濟結構發生了變革。

近年來出現典範轉移的趨勢,李伯重〈「選精」「集粹」與宋代江南農業革命〉一文對傳統看法進行翻案。他在方法論層面質疑以往的中國經濟史研究,認爲宋代江南的農業革命只是虛像。他首先批判了「選精法」,在畝產方面,認爲學者僅選少數幾條有代表性的箇別高產史料作爲支撐;在農業技術方面,傳統上認爲占城稻引入和推廣促成一年兩熟和長江下游復種普遍化,江東犁的發明促進生產力提高。他認爲學者對畝產的估計太過誇張,在使用史料時未從農學的角度出發進行甄別;占城稻的基本優點是耐旱和對土地肥力要求不高,這對於多水肥沃的江南平原意義不大;占城稻在宋代並未普及;占城稻並非都是早熟稻;江東犁並不適合江南黏重破碎的土地條件。

隨後他批判了「集粹法」,卽從大量的畝產量記錄中選出中間値,推導出一般性結論。在農業技術中選取最優秀者,或將各地出現的最佳單項技術集中到一起,作爲普遍使用的技術。他認爲更多的史料所記載的畝產量,都明顯低於學者所選取的中間量。陳旉農書先進的農業技術並未普及,低田地帶生產方式仍然粗放,施肥技術尙不成熟。

李根蟠〈長江下游稻麥復種制的形成和發展〉一文做出修正,批评了前者對唐代估計過高、對宋代估計過低的傾向。他認爲南昭的復種有特定的自然歷史背景:長期種稻麥的經驗、乾濕分明的氣候;他引用張澤咸的分析,白居易之所以看到麥穗黃,因爲當年有閏月,五月五實際是四月,他離開蘇州是九月底而非八月,且白詩是泛指蘇州,不是講一田塊上的事情;規定「二稔職田」 的「今條」把陸田和水田合併爲同一期限,把麥田分爲兩種情況,從而規定了兩箇期限,並非專指復種,凡一年能收兩次的諸方式都包括在內;兩稅法的確是夏秋兩次徵收,但北方根本沒有復種的條件,李氏是先用二稔職田論證江南稻麥復種制的普遍性,然後指出這是是兩稅法的基礎,再反過來說兩稅法的施行是稻麥復種制形成的反映,邏輯不成立。

李根蟠爲宋代辯護,宋代特別是南宋稻麥復種制的發展大大超越了唐代,已經不是偶發的零散的現象,而是具有相當普遍性的耕作制度,形成歷史上復種制度發展的第一箇高峰,王曾瑜曾證「已處於穩定的成熟的發展階段」。他首先駁斥「早稻與冬麥搭配」的陷阱,長江是 9 月種冬麥,次年4、5 月之交收麥,而早稻 7 月成熟,需 4 月中上旬插秧,時間上有衝突。占城稻是早熟早稻,產量較低,主要作用是耐旱御災和早熟救饑,農家不會因種麥而犧牲水稻產量,故而不能用來復種。農書所載復種方法可能是早熟晚稻,用作復種的「早田」 是一種地勢較高的田,屬復種制發展的初級階段,有一定局限性。他進而指出與冬麥復種的應是晚稻,宋代早熟晚稻品種增多,在相當程度上它是適應稻麥復種的需要而發展起來的。由於市場需要,江南大量種麥,定有相當一部分種在水田上,實行稻麥復種水旱輪作。

農業技術是否進步還涉及唐宋耕地面積、人口、賦稅壓力。宋耕地面積增加不多,但人口增加一倍,說明技術進步。後來兩稅法(庸、調、戶稅;租、地稅)宋的稅比唐重,只有技術進步,農民纔能承擔。

2、商代的農業 30 分

傳統上認爲商代的經濟形式是粗耕兼漁獵遊牧,楊升南:商是先秦經濟文化發展的第一箇高峰時期,農業、畜牧業、手工業的分工已經形成,農業已發展到遊耕,卽「不常寧,不常厥邑」,後期已過渡到西周的易田休耕。

古文獻記載中,〈湯誓〉「舍我穡事而割正夏」,說明打仗對農業干擾很大。〈酒誥〉「純其藝黍稷」,〈狡童〉「麥秀漸漸兮,禾黍離離」反映了農耕狀況。商產生了農業曆法,行建丑之月,通過置閏月來調整朔望月與回歸年的差額。紀年稱謂上,爾雅‧釋天「夏曰歲,商曰祀,唐虞曰載」。甲骨文中人負禾爲年,說文「年,穀熟也」穀梁「五穀皆熟爲有年」。人們的作息全以農業生產爲準。考古上,早期的鄭州商城,中期的河北藁城,晚期的河南安陽,農具佔八九成。禮俗上,求年、求雨、告秋、登賞,告上帝等祭祀活動,希望請求上天保佑其農業生產。

農作物種類有黍、稷、麥、稻、菽、高粱、麻等。農業生產工具以石、骨、蚌器爲主,也發現一些靑銅農具,大部分銅器都用作禮器、兵器。耕地多用钁,逐漸取代石钁,還有鏵、鍤;中耕用石鋤,收割用石鐮石刀,處理穀物用杵臼取代石磨盤。勞動過程更加豐富,形成了深耕─灌溉─中耕除草─施肥─治蟲的較爲完整的過程。重視觀測天象,積累了初步的物候學知識。

商代田制爲王有。王室直接經營的產業是王室經濟的重要來源,這種土地在王畿和諸矦國都有。眾人(非自由民)屬於商王及貴族,在商王或貴族的田莊上集體爲其耕種,設「小臣」管理,收穫後由王室直接派人收割,歸王室所有。眾人不擁有生產生活資料。

基層組織形式爲農村公社「邑」,邑人(自由民)擁有私人財產,有擔任戰士的資格,從事農業或手工業維持自己的生活。他們從國家分得一塊份地來耕種,卽「私田」,但必須无償助耕國家保畱的土地,卽「公田」,作爲對國家的勞役地租,卽孟子所說的「助」。

3、「雨我公田」10 分

周有兩種田制,其一爲于都鄙實行的井田制。孟子認爲「九夫爲井」,一井九百畝。郭沫若認爲雅是貴族寫的,所以「雨我公田」說的不是井田制,「公田」是周王的。最早正確解釋的是呂氏春秋‧務本「先公而後私」,私是貴族的私田。孟子的說法極不確切,有學者認爲周代的井田制僅殘畱了外在的形式,其核心的助法已消失。

另一種是于鄕遂實行的制度(杜正勝稱田萊制)。周禮載四郊之內設六鄕,六鄕和王城的居民並稱國人,六鄕之外稱野人。傳統上認爲國野和鄕遂相對應,〈小司徒〉載鄕區,適用國人,上地家七人,中地家六人,下地家五人。〈遂人〉載遂區,適用野人,上地田 100 畝,萊 50 畝,則兩年休耕一次;中地田 100 畝,萊 100 畝,一年休耕一次;下地田 100 畝,萊 200 畝,耕一年休耕兩年。合起來看,卽不易之田百畝,一易之田,家二百畝,再易之田,家三百畝。鄕區无萊田,遂區分配土地以「夫」計。

賦稅制度上,周代大體行徹法,卽國家向佔有土地者收取實物地租,孟子言「國中什一使自賦」。

4、作爰田 20 分

前 645 韓原之戰晉惠公被俘,回國後激發起改革決心。他「作爰田」「作州兵」,賞賜田地,更改田界,在此基礎上擴大征兵範圍。

最初記載爲左傳「朝國人以君命賞」,楊寬戰國史認爲「國郊州野」,「作州兵」是向野人征兵,每家多出一箇餘夫,並賞賜土地。中國經濟通史‧先秦卷、李隆獻晉文公復國定霸考說:國語左傳中,旣稱國人,又稱二三子、羣臣,且人數不多,則國人應包含其在內,指貴族,其不包括庶民、農民則毫无疑問。因此較合理的解釋是在野人中征兵,給貴族賞賜田地,因爲野人是貴族的私有財產。

關於徵兵的範圍,「州」指野人的自然聚落「邑」,作州兵卽以邑爲單位編制軍隊,不再以家族的血緣團體爲單位,此後野人可以擔任甲士,擴大了兵源。也有學者認爲「州」指遂,士之別子餘夫居住于此,他們也是國人,因此徵兵與賞賜田地的範圍仍在國人之內,而未及野人。

作爰田、作州兵破坏了家族公社集体佔有、耕作土地的制度,是晉國土地制度走向私有化的開始;將田制、地租制改革與軍賦改革相結合,大體上是由勞役地租向實物地租的轉變;由國野對立向打破國野界限轉變,把非自由民納入徵兵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