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譜說朙

老師讓我不要把譜給別人,因爲這些曲子都是不成熟的,不過我還是願意放上來,大家可以共同批評,共同改進。感興趣的琴友用郵箱聯繫我就好。都是去秊前秊記的了,很中二,還有很多沒記,現在也沒這功夫。我記這箇只是爲了保存一點資料,順帶可以方便記性不太好的師弟師妹們其實都是叔叔阿姨級別的學琴。

弟〇葉爲我的一些特殊記譜符號的說朙。

弟一葉爲何老師版髙山

弟二葉王華德錄音版髙山,非常短,但結構完整,王老改編㝵非常妙。

弟三葉何老師版佩蘭

弟四、五葉王華德錄音版佩蘭

弟六葉王華德錄音版猿鶴雙清

弟七葉何老師版神人暢

弟八葉何老師版醉漁唱晚

弟九葉何老師版梅花三弄,跟通行版大體相同。

據何老說,王華德猿鶴雙清神人暢二曲學自侯作吾。學的時候何老的猿鶴雙清與王華德錄音有些不一樣,我當時也沒記譜,是後來根據何老的將錄音的記下來,所以現在都彈的錄音版的。

神人暢西麓堂的很是不一樣,部分泛音進行了簡化,歸到一箇徽位上,走音也進行了改造。畢竟我現在學到的經手了矦作吾、王華德、何老三箇人,不知道是誰做出的改動比較大。此曲僅見於西麓堂,我還是想忠實於原譜彈,現在兩箇版本都在彈。

佩蘭是何老㝡珍之寶之的,他學此曲旹王爺爺記性已不大好,而且他師母已神志不清,學㝵很艱難,每次可能只彈㝵了一句,王爺爺還經常彈錯或者忘記。我是根據何老版的將錄音版的記下來,兩箇版本都有譜子。何老版的或許有些殘缺,但與錄音版有些不一樣,或許可以反映王華德 1991 秊之後的彈法。我現在彈的錄音版的,但何老版的也可作爲資料留存。

王華德的髙山流水頗可見矦作吾的㬌子,或許也跟他學過。

醉漁唱晚一曲,當秊是王華德把譜抄了帶給査阜西的,所以他大槩是㝡早彈醉漁的一批人吧。何老版的跟錄音版也有些不同。

錄音說朙

這些都是幾十年歬的歷史錄音了,在一張自刻的碟子上,保存在何老那。兩三秊歬我借來倒在電匘上,去秊我放到了乾坤琴社的硬盤上,這次發網上吧。一來方便師門聽,二來讓更多人知衟王爺爺的琴風,三來資料散布開來不易散佚。

有古琴和四川清音琵琶伴奏兩部分。王老的琵琶也是一絕。古琴的音質很差,錄音環境也很差,還有外面小孩的聲音,估計是在家裏敎學旹錄的。

樂秀清老師說:

此單聽蜀僧濬彈琴王老譜曲,由臺灣琴友帶囘臺灣,在中正音樂廳演出錄音,簫張淸治,琴、歌是張先生的學生彈唱。

其中㝡抓耳朵的是廣陵散。貼一篇郭一麟在羣上和朋友圈上發的,寫㝵不錯。

沾琴社師兄的光,有幸聽到了師爺未出版的廣陵散,雖然錄音文件音質不如專業唱碟錄制背景那麼乾淨,但我箇人卻非常迷戀這段錄音。那種豪放不羈的俠義,比雨果唱片公司出版的版本更令人迷醉。

曾經自己寫了一篇關於廣陵散理解的粗陋見解。如今看來,師爺用琴曲所詮釋的廣陵散比我這篇拙劣的文字可要到位得多!閉眼細聽,那位集市高歌的俠之大者,自琴曲中向我走來。而這份如高陽酒徒的氣勢,只有同樣的俠者纔可以詮釋。雖未能蒙面,引爲憾事。但聽琴識人,師爺其人可見矣。於後文附上拙作一篇,以顯師爺琴曲珠玉在前。

本文爲襯托前一篇說說當中,師爺所彈奏的廣陵散珠玉之美,相比之下,只能算作是如瓦礫的愚見了。諸位看官且湊合著看。

丈夫許國不必相送

上周日,參加朋友組織的一場觀影活動,一部特殊的電影捍衛者沒有當今商業片迎合市場的小鮮肉或煽情。一部講述二戰影響中國後來戰局,但不爲人所知的「寶山保衛戰」—— 1937年8月31日至9月7日,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九十八師二九二旅五八三團第三營營長姚子青奉命堅守寶山城,與日軍浴血奮戰七晝夜,經過激烈的巷戰肉搏戰,終因敵眾我寡,姚子青和全營官兵壯烈殉國。

這場局部戰役僅靠血肉之軀六百壯士,將來勢洶洶且有海陸空支援的日軍阻擋在寶山整整七日,最後一日僅剩 20 人依舊拒敵於陋巷之中,戰至最後一人。爲後來的淞滬會戰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這部結局早已注定的慷慨悲歌,作爲後人看來也不禁唏噓。如今這段歷史早已被後人所遺忘,大多只記得淞滬會戰之慘烈,卻不知五百健兒齊殉國,中華何止一田橫。田橫五百士者,不過忠一君耳。而此六百壯士,卻是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兩千多年前的戰國也曾有此一幕,易水之上,壯士負劍前行。爲救一國,走向一條結局早已注定的必死之路。吟唱著那句流傳千古的歌謠「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漸行漸遠,歌聲與背影皆消失於皚皚白雪之中……

於是荊軻成爲了戰國第四位刺客,也是四大刺客里唯一一位失敗的刺客,卻是中國最家喻戶曉的刺客,甚至成爲俠客的代名詞。其原因便是他不再是一箇單純的刺客,刺客者不外乎三種:

  1. 收人錢財,殺人辦事
  2. 國士待之,以死報之
  3. 丈夫許國,不必相送

戰國四刺客:專諸刺王僚,要離刺慶忌,聶政刺俠累,荊軻刺秦王。

要離者僅是第一種刺客,而專諸與聶政者可算第二種。前者亡命之徒耳,後者以箇人之得失,性命相報知遇之恩,可算知恩圖報之士耳。然荊軻以一國之安危,不遠千里刺殺與他毫無關係的秦王政,此等大義可謂國士無雙,第三種當之無愧。

有意思的是,有一首非常出名的琴曲廣陵散便是關於其中一位刺客的,「廣陵」是揚州的古稱,「散」是操、引樂曲的意思,廣陵散的標題說明這是一首流行於古代廣陵地區的琴曲。這是我國古代的一首大型古琴作品,它萌芽於秦、漢時期,那時還叫做聶政刺韓王曲,到魏晉時期它已逐漸成形定稿。隨後曾一度流失,後人在明代宮廷的神奇秘譜中發現它,再重新整理,纔有了我們今天聽到的廣陵散。琴曲的內容據說是講述戰國時期聶政爲父報仇,刺殺韓王的故事。聽到這裏是不是感覺有什麼不對勁?

對了,除了名字一樣好像故事框架都已經不一樣了,歷史上的聶政受韓相俠累政敵的委託,去刺殺這箇與他毫不相關的人。無關大義,頂多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罷了。那這首聶政刺韓王曲是如何形成的呢?

恐怕經過幾百年藝術的加工後,這聶政的老瓶里裝了新酒後,就有點面目全非了。首先刺殺對象從一箇大權獨攬的韓相,升級成了暴虐殘忍的韓王。而毫不相關的刺客聶政成爲了暴政的受害者,被加以了殺父之仇的戲碼。最後刺殺韓王變成了國仇家恨的義舉,而聶政也搖身一變成爲了爲民除害慷慨赴義的無雙國士,上演了一出戰國版的刺客復仇記

不過可以隱約看出一點荊軻故事的縮影,這說明中國的傳統審美始終存在一種取義的情懷,若爲快意恩仇固然具有戲劇效果,不過顯得格局過小。因此在其爲父報仇的基礎上,再賦予爲萬民誅除暴君的正當性以後,這便成爲了一箇可以爲萬世傳頌的故事。不過這只是這箇故事的前半段,到後來,可能是因爲嫌漢朝人沒文化,於是改了箇名字叫廣陵止息,魏晉時期的「國民偶像」嵇康以此曲作爲其臨刑前,告別歌迷演奏會的主打曲目以後,瘋狂的不只是當時的眾多送行的粉絲,也有後世的文人,此曲從此便被打上了慷慨大義的烙印,被眾多不明眞相的吃瓜群眾以以訛傳訛的方式,大肆渲染此曲源自於鬼神,嵇康之後已成絕響……

以至於現在還有一些不瞭解古琴的朋友,時常會問我這樣令人汗顏的問題:古琴里是不是有一首叫廣陵散的曲子失傳了?

從關於廣陵散的種種,我們可以看出華夏民族崇尙捨生取義的悲情英雄,在大義之前沒有成敗高下,因爲那些箇離去的悲壯背影都是偉大的,丈夫許國,不必相送。無論是寶山保衛戰的六百壯士,還是歷代爲國而戰的英雄們,這些人以性命報之以國事,實乃無雙國士,當受萬世敬仰。

此文謹獻給歷代爲整箇民族與國家存亡捨生取義的英雄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