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讀城──發現四合院之美

展期:20170715─20180715

地點:首都博物館地下一層O展廳水景庭院

合院:宅茲中國

合院建築以多棟單體建築組合而成,以院爲中心,單體建築按照東西南北四箇方位圍合佈置組成。其最大特點爲四面圍合封閉,以中間軸線對稱佈局。四合式院落作爲中國傳統的居住形式已有幾千年歷史。

商代宮殿可分爲獨立四合院、多進四合院兩種。但均是互相聯結,四圍閉合,建築本身就形成了四合院,不用外加圍牆。西周以鳳雛西周宮殿建築为例,前後兩進院落,主體建築居中,前有門塾,後有寢室,左右連以廊廡,主體建築與附屬建築緊密聯結爲一體,構成一箇封閉的建築組群,週邊不需要專門設置圍牆。這些以及其他諸多方面均體現了中原商文化的特點,[1]「形成了由於空間的序列變化形成的審美變化」[2],體現了秩序的特徵。

到了漢代,畫像石爲我們提供了豐富的資訊。如曲阜漢畫像石,大門後爲前堂院落,庭院中伎人倒立,奏樂歌舞,前堂空間左側與另一院落相連,屬另一路建築。前堂後側爲外人不能到達的私人空間後寢,建築內部二人對坐,一人鼓琴。[3]値得一提的是,漢代以陰陽五行來建構宇宙圖式,這一思維結構影響到漢代文化的方方面面,建築也不例外,「考察中小型院落,大致能夠與上述星官對應起來。」[4]

隋唐五代合院形式更加豐富。敦煌壁畫唐代合院,山西王休泰墓出土陶院落,有正門、影壁、東西廂房、正房等結構。「由前、中、後三進組成,從平面佈局看,是沿著中軸線構成一箇層次分明左右對稱的完整建築體系。」[5]晚唐莫高窟85窟壁畫描繪了前後兩院的宅邸,「前院橫長,後院方闊,中間一座兩層的樓閣,在前廊與中廊的正中設有大門和中門。」[6]

宋代千里江山圖卷清明上河圖文姬歸漢圖都有城市和鄉村的合院形象,前堂和後室常用廊串起來,形成「工」字形平面,元代繼承此種形式。

北京四合院的結構

北京四合院是中國傳統居住建築的典型之一,其與北京城形成了生動的互相包含的關係。北京城由无數箇大小四合院構成,可以說是一座「院城」,紫禁城、王府、官衙、壇廟、民居基本都是用院落圍合而成。外城、內城又可以看作擴大的院落,而四合院又是縮小的城,爲世罕見。

四合院結構以「進」「路」爲核心概念,進爲縱向,路爲橫向。「進」將不同功能的多院空間以中軸線爲導向,形成連續遞進、縱向發展的空間組合體,「院」以「進」爲單位表示,以「幾進院」表示住宅組合的規模。一進院是最簡單的四合院,「一箇標準的一進四合院進深在 25 米左右,寬 20 米。」[7]只有一箇院子,在外城較普遍,屬於社會中下層平民住宅,呈方形,用正房、廂房、倒座圍合。二進院較爲常見,在一進院的基礎上加上一箇前院,縱深增加 10─12 米,外院主要有倒座、大門、廁所等,內院爲北房、東西廂房、耳房等。兩院之間用二門通常爲垂花門相連。三進院最具有代表性,在二進院的基礎上加上後跨院,大門位於東南角,進入大門後正面爲影壁,向西轉至前院。自前院經軸線上的垂花門進入方形內院,內院正房居北,兩側附有耳房,東耳房旁有通向後院的院門,內院東西兩側爲東西廂房,並有連廊與正房相接。四進院最常見的是「前堂後寢」式,第一進院仍以倒座房爲主的狹長院子,第二進院入口多爲垂花門,院內設有廳房、東西廂房,第三進院內設正房、東西廂房,第四進院仍以後罩房爲主。

「路」的概念由胡同的規格產生。北京的胡同肌理一般按 30─60 米間距排列而成,在合院的縱向進深受限的情況下,大型合院常將多箇縱軸合院組群,按照多路橫向並排的方式再加以組合,形成縱橫結合的群組空間,「使得主院與從院相互干擾最小,有利於人物的分流,且又能使每箇合院都能從軸線方向直接進入」[8]。四合院佈局並非按照標準,而是順其自然,充分利用條件,院落間的相片順序多種多樣,有較爲規範的,有多種串聯方式的合體,也有主次並列、重複並列等。[9]

可見四合院與胡同存在相互依存的關係,互相影響,互相造就,由此產生北京獨特的城市歷史建築格局。胡同對四合院的朝向、佈局、出入口的設置產生重要影響,院落的主入口朝向街道,將院落的正面展示在街道上;院落軸線始終爲南北向,正房始終坐北朝南。

四合院的裝飾

北京四合院以冷色爲主基調,自然樸素是其主要風格,局部有少量明豔亮麗的色彩裝飾,以大面積灰色爲底,輔以木結構的紅綠黑油彩,配以少量青綠彩畫,構成基本色彩模式。黑紅相間是一種常見的色彩用法,俗稱「黑紅淨」,大門、正房、廂房等建築的木構件多漆成深褐色或黑色,形成對比極強的色彩效果,莊重而不失生動,樸實而不失典雅。紅綠相間是最常見的色彩搭配,門、窗、遊廊、垂花門的柱子、遊廊的楣子邊框有紅有綠,在草木凋零的漫長冬季,能改善單調的環境。

四合院是一座鮮活的民俗文化博物館,「四合院的裝飾、彩繪、雕刻乃至於花草樹木中,處處象徵著人們對幸福生活的追求」[10],裝飾紋飾題材大量應用象徵富貴安泰、吉祥如意的圖案,彩畫爲蘇式彩畫,題字內容以期盼吉祥如意、體現人文氣質、家教門風爲主。「以蝙蝠、壽字組成的圖案,寓意『福壽雙全』,以花瓶內安插月季花的圖案寓意『四季平安』」[11]。「這些裝飾並不是爲了裝飾而裝飾的擺設,它是中國傳統文化價値和審美理想的物化形式。」[12]正是這樣的原因,讓四合院成爲了反映北京民俗文化的絕佳場所,成爲「京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寶貴的民間藝術遺產」。[13]

磚雕、石雕、木雕、油飾彩畫等藝術裝飾在四合院的整體裝飾中佔有重要分量。磚雕主要集中在門頭、影壁、墀頭、廊心牆、檻牆、看面牆、屋面等处,圖案題材有自然花草、動物、博古圖案、蕃草圖案、錦紋圖案、吉祥圖案、人物故事等。石雕可分爲平雕、浮雕、圓雕、透雕四種,集中于拴馬樁、上馬石、抱鼓石、滾墩石、泰山石、石鏽墩等。木雕有圓雕、線雕、隱雕、剔雕、透雕五種基本形式,分爲室外、室內,主要在門、窗、欄杆、掛落、隔斷、碧紗櫥等。[14]油飾彩畫用來保護外露的柱子、簷枋等木構件,高等級的四合院房間和遊廊下,常有彩畫,「雖然沒有宮廷苑囿那樣金碧輝煌,但也是色彩繽紛。」[15]

四合院的等級秩序

四合院從各處細節體現了嚴格的等級秩序。

四合院大門是主人身份等級的象徵,門的式樣、規模、裝飾物件、屋頂的形式都透露出主人地位的尊卑。四合院院門按照等級分爲王府大門、光亮大門、金柱大門、蠻子門、如意門、隨牆門,「其中最高等級的王府大門又分爲 14 箇等級,它們在規模、尺度、屋頂顏色、屋脊吻獸、門釘等方面都有嚴格規定」[16]

家庭中不同身份的人亦配以不同位置的房間。例如主人居住的正房位於院落中軸線的北端,因爲正房坐北朝南,擁有最好的朝向和採光,其他各房均朝向正房的方向佈置,形成群星拱衛的格局。倒座房坐南朝北,南側臨胡同,一般不開窗,採光最差,因而通常作爲客房或傭人居住的房間。古代女子居於深閨,因此女兒和女傭人居住在正房後面的後罩房內,這是整箇院落中最隱蔽的位置。還「設有『家路』,是傭人的『後勤服務走廊』,傭人不能走內院,只有主人和客人可以走。由此便將男女、長幼、尊卑從佈局上區分出來。」[17]


[1] 杜金鵬:周原宮殿建築類型及相關問題探究考古學報2009 年第 4 期。

[2] 張琦:从「鳳雛村西周遺址」論傳統室內流動空間概念裝飾2007 年第 11 期。

[3] 周學鷹:從畫像磚石看漢代的深宅大院文史知識2006 年第 7 期。

[4] 耿慶剛:漢代院落結構、佈局試析文博2012 年第 2 期。

[5] 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具會晉東南文物工作組:山西長治唐王休泰墓考古1965 年第 8 期。

[6] 王學藝:從敦煌壁畫看唐代建築大眾文藝2015 年第 24 期。

[7] 蔡豐年:北京舊城胡同與四合院類型學研究,碩士論文,北方工業大學結構工程學,2008 年。

[8] 李菁、王貴祥:清代北京城內的胡同與合院式住宅——对〈加摹乾隆京城全圖〉中「六排三」与「八排十」的研究世界建築導報2006 年第 7 期。

[9] 蔡豐年:北京舊城胡同與四合院類型學研究,碩士論文,北方工業大學結構工程學,2008 年。

[10] 顧軍:北京四合院的基本類型和文化象徵文史知識2007 年第 8 期。

[11] 王暉、張越、孫洪軍:中國傳統文化觀念在北京四合院中的體現遼寧工學院學報2007 年第 3 期。

[12] 賈黎威:北京四合院──中國傳統文化和造型藝術的載體九江學院學報社科版2006 年第 3 期。

[13] 參見高梅:北京四合院的雕刻裝飾藝術中華民居2011 年第 10期。

[14] 參見高梅:北京四合院的雕刻裝飾藝術中華民居2011 年第 10 期。

[15] 賈黎威:北京四合院──中國傳統文化和造型藝術的載體九江學院學報社科版2006 年第 3 期。

[16] 李晶晶:中國古建築的等級性——以北京四合院爲例藝術教育2013 年第 9 期。

[17] 李晶晶:中國古建築的等級性——以北京四合院爲例藝術教育2013 年第 9 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