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柯棋瀚
  • 字數 1581   分類 生活 /   系列 立言記 /
  • 版權 CC BY-NC-SA 4.0,非商業用途可隨意使用
  • 源碼 査看下載 源文件
  • 前言 從學校坐捷運到臺北市不過半小時
    臺北小小的,把那塊盆地全部利用起來了

  • 一、景點

    Alt Text
    十分氣派的中正紀念堂,規模比國父紀念館大多了,裏面的照片不敢放了

    Alt Text
    國家圖書館

    Alt Text
    總統府

    Alt Text
    「二二八」紀念公園的標誌

    Alt Text
    士林夜市

    Alt Text
    101 的夜燈
    Alt Text
    行天宮排隊驅邪的人

    Alt Text
    臺北市政府

    二、路口


    Alt Text
    新光三越

    Alt Text
    新光三越的露天平臺

    Alt Text Alt Text
    臺北橋上

    Alt Text
    淡水河邊吹風

    Alt Text
    路口

    Alt Text
    斑馬線的提示語

    Alt Text
    溫州街

    Alt Text

    大師兄牛肉麵,那天要了一椀牛肉麵和海帶豆乾。裝修很有特色,「大師兄」藍底白字蓋滿了整面墻,還有神龕。牛肉很香,比輔大附近的老吳老葉都好喫。胖胖的老闆娘說「你眞的是大學生嗎,完全看不出來誒,其實年輕點挺好的。」這似乎是來臺灣第三次被人說長得小。


    Alt Text

    Alt Text

    這兩張街景平淡无奇,只是當時經歷了糟心一件事,內心无比踏實,覺得生活如此美好,臺北的街頭如此美好,怎能不拍下來。

    Alt Text
    漢口街的商務印書館
    Alt Text
    火車站附近
    Alt Text
    那天爲了采集飛機聲音去了松山機場西邊的小路

    三、書店

    Alt Text

    臺灣的二手書店很多,種類齊全價格便宜,品相大多不錯。那天去茉莉二手書店,滿多少元可㠯辦會員卡,不過不是實體的,只有一箇貼紙,我貼在悠遊卡上,損毀得厲害。

    Alt Text
    三民書店

    Alt Text

    樂學書局簡直是文科生的天堂。


    Alt Text

    陳欽生在小小書店的分享會,在文化路192巷的轉角。捷運直接坐到頂溪,連走要將近一箇小時。最重要的發現是,文化路那一條街全是喫的,地圖上一看,往南走一點就是樂華夜市。

    陳欽生是馬來西亞籍華裔,在馬來西亞長大,到了成功大學唸書,剛來時連中文都不會講。從馬來西亞坐飛機來,走下松山機場滿眼都是紅色標語:「殺豬拔毛反共抗俄」。沒想到那時候國民黨和供產黨是一箇尿性。

    那是一箇晴朗的臺南午後,成大化學工程系三年級的大馬僑生陳欽生,剛上完下學期開學的第一堂物理化學課,正準備回住處洗澡,晚上要跟女朋友喫飯約會:「就這樣沿著大學路走,到路口郵局左轉勝利路,來到勝利路住處的一三九巷,就是成大校外有名的老邱商店巷口……就在巷口轉角處,忽然出現一位年約四十歲左右西裝筆挺的男士,攔住我的去處,他問道:『同學!同學!請問你認不認識一位叫陳欽生的同學,他也住在附近。』」謊言世界 我的眞相,頁99

    接引文「……你有箇親戚蔡某某在臺北,讓我請你過去。」他便上了車,歬面兩箇,左右被兩箇彪形大漢擠在中間,發現不對勁。就這樣到了臺北一箇他至今都不知道的地方,在那裏被捕、逼供。他被告知是「臺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19701012」的主謀,被引導如何寫自白書,纔能跟另一名「謀犯」兜得起來。他們不讓他睡覺、不讓他好好喫飯、喝水,「寫完你就能上廁所,能喫飯喝水了」,就這樣過了50箇小時。他接著受到酷刑,用大頭釘往指甲縫裏戳,再用原子筆夾。接著倒吊起來,往嘴裏灌鹽水,水從鼻子眼睛耳朵裏冒出來。

    後來,一位局長對他說「恭喜你啊,我們已經破案了,」他原本㠯爲可㠯回到成功大學讀書,但局長接著說「但我們不可能把你放了,其一,我中華民國調查局怎麼可能抓錯人,其二,破一起案就可㠯得到 20 萬臺幣那時可在臺北買一棟房子。」接著被送上了法庭,罪名是「在馬來西亞加入共產黨,來到臺灣企圖顚覆民國」。庭審時法官說「如果我不判你 12 年,下一箇聼判決的就是我。」「當时我覺得這位法官很有良心,後來纔知道是一套說辭」,陳如是說。就這樣他在仁愛樓看守所度過了 12 年。

    這樣的經歷使他形成了非常樂觀的人生態度,「我現在 68 歲了,沒有三髙,沒有病,這都是因爲在監獄裏養成了非常規律的作息。」他說「碰到問題千萬不要放棄自己,睡一覺第二天再來。」的確,有什麼事情比受酷刑,无辜入獄,與母親分別,與心愛的女生分別更糟的呢。

    「我們站出來不是爲了民族分裂似乎是對於臺灣內部而言,我通過 NGO,讓外國聽聽臺灣的聲音,讓更多的人瞭解眞相,作爲歬車之鑒。我在意的是,當今沒有一箇加害者對自己說對不起。今天的國民黨爲什麼還不放下報復,過去老蔣都㠯德報怨對日本人,對自己的子民卻這樣。我只是希望還一箇眞相,爲什麼要用莫須有的罪名將人繩之㠯法。

    有兩句有趣的話,「在中正紀念堂所謂中正廟」。「隔壁還有箇大惡霸盯著」

    評論系統:诏预Isso开放服务。本站對您在使用該評論系統中的潛在隱私問題不負責任
    本站提供兩種訂閱方式:RSS、MailChimp 郵件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