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博文 IPFS hash:QmQoKUvYaQXXpbdWwhNxd4ckZfbesySUAbufkCr9f7QZEX

赫赫報摘·SARS-2·序、時間線九種第一

我們要抵制謠言,不造謠、不信謠、不傳謠,學習正確模範,批判錯誤典型,堅決抵制境外勢力滲透,營造天朗气清的網絡環境。在以習近平爲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克服困難,打贏這場肺炎阻擊戰!

新冠肺炎是我建博客以來的第一箇全國性事件,想著要做些什麼。作爲學歷史的,應該學以致用,那就記錄一下當下的歷史,「赫赫報摘」系列就此誕生。又在維基中增設「赫赫複印資料」,把「金手指」系列更名爲「赫赫指北」,形成了三箇較爲特別的品牌,他們比本博客其他內容受眾面要廣。需要強調的是,「赫赫報摘」「赫赫複印資料」的目的、性質是史料保存,而不是自媒體、新聞。

赫赫報摘按照專題分類,來源主要是官方信息、新浪微博、微信公眾號、豆瓣、知乎等中國大陸互聯網平臺。有評論說微博@辟谣知真相 是「老蛆」,軍事類博主基本上都是蛆。「千均客」也是自乾五之類的角色。

對於網傳圖片,我都轉錄成文字,語句、標點、序號一仍其舊。網民打字會出現很多錯誤,我都沒改。網民的語文水平也非常堪憂,我也沒改。

以下定義只是我箇人爲了敘述方便隨便說的,沒有任何參考價值

  • 【第一階段】2019 年 12 月—2020 年 1 月 19 日。
  • 【第二階段】自 1 月 20—25 日。1 月 20 日晚,鍾南山確定肺炎人傳人,習近平、李克強作出批示,此後國家機器開始全速運轉,輿論爆發。這一階段是較爲混亂的時期。
  • 【第三階段】1 月 26 日—2 月 12 日。25 日晚,常委會會議,防疫工作得到全面統籌。26 日晚,湖北省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省長、市長參加,27 日上午,習近平再次作出重要指示,李克強到武漢,第三階段開始。
  • 【第四階段】2 月 13 日—?。13 日,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調整,第四階段開始。
  • 【第五階段】?—?。新增病例持續下降,疫情結束。

時間線

下面是幾種流傳的時間線:

其一

2020-01-22

12月8—30日

12月8日武汉出现一名病人到当地医院就诊,在随后的几天里他和总计27例病人被归总为不明肺炎病例。主要表现发热(≥38℃);具有肺炎或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影像学特征;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降低或正常,或淋巴细胞分类计数减少;经抗生素规范治疗3~5天,病情无明显改善。其中有数例危重病人。患者基本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或到过海鲜市场,但这期间华南海鲜市场仍照常营业。

12月27日流传的消息称:27日武汉同济医院查了病原体,认为是SARS冠状病毒,上报至市CDC(武汉市疾病控制预防中心)“他们还不情愿的来查一下甲流,乙流”“我们说不是流感,病原不明”

12月30日武汉市卫建委签发《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医疗单位就地救治,严格上报,并禁止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12月30日下午17点45分武汉大学林场04级(146)微信群里,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曝出: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并且附带了文件,贴出了诊断报告,报告结果显示: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胞菌、46中口腔/呼吸道定植菌。随后还公布了11秒的视频:5床峰值逐步提高。并且还说:“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请大家注意。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发摊老板”。

12月30日晚上19点39分协和红会神内(25)微信群曝出相关文件,并且还曝出信息:刚刚二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稍后在19点45分的时候追加信息:SARS已基本确定,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

12月30日晚上8点47分左右肿瘤中心微信群曝出:近期不要去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

21点左右有网友爆料:我们科同事老婆所在科室查出的,二医院有一例确诊的SARS已确诊。网友在微信里互相交流信息是曝出:“同济查了病原体,确认是SARS冠状病毒,华大基因公司不敢发出报告,政府还没有下决心公布”。这名网友说:“12月27日星期五,我科室是第一个上报市CDC(武汉市 疾病控制预防中心)他们还不情愿的来查一下甲流,乙流”当晚,相关消息伴随《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文件在网络流传。当晚微博有零星讨论,有人使用#武汉非典# 话题发微博,但话题被屏蔽。

注:历时22天,在武汉接连发生的不明原因肺炎终于刺激了一些知情医生的神经,通过微信群的私密传播,虽然初期消息多有不准确,但令这个事情进入了公众的视野。这近一个月以来,武汉疾控虽然已经掌握“华南海鲜市场”这个源发地信息,但始终没有做出措施去封锁病源。文件中最后一句嘱咐是——“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12月31日

12月31日下午一点左右第一财经记者来到华南海鲜市场,看到商户均在正常营业,很少有歇店情况,也很少有人戴口罩。接受采访的一些商户称,并没听说有人得不明原因肺炎。商场一位高姓商户称,听说过有人得流感,不过并不在意这个,可能是年纪大身体抵抗力弱,听说并不严重。商场会做定期消毒,并不是因为有人得流感而专门消毒。

早间第一财经记者拨打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热线12320得悉,(上述文件)内容是真实的。早间国家卫生部向武汉派遣专家组。

12月31日下午13:38武汉市政府向社会通报,共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严重。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中午,@人民日报 以#武汉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为话题发微博告知大家“此次肺炎病例大部分为华南海鲜城经营户……目前病因尚未明确,不能断定是网上传言的SARS病毒,其他重症肺炎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即便是SARS病毒,此前也已有成熟的防控救治体系,市民也不用恐慌。”

1月1—5日

【温州案例A】3日武汉一男子自驾前往温州,4日出现发热情况就诊,17日确诊感染新型病毒并转入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深圳案例A】深圳男子12月29日前往武汉探亲,4日返深圳就诊,11日转隔离治疗经试剂盒检验阳性、18日标本送检复核阳性、19日专家组确诊认定。

【北京案例G】海淀区39岁男性患者,于1月3日赴武汉出差,1月4日返京,1月9日出现发热症状,1月14日在北京医疗机构就诊。

【武汉案例A】微博网友 @赫-莲娜 21日描述起丈夫2日发病入院治疗,其后父亲8日发病前往协和医院仅获得门诊治疗无法住院。后10日前往新华医院,亦无床位接收。

【武汉案例B】5日微博网友 @雯_雯小妖 讲述自己家中两个亲人感染其中一人已送去金银潭隔离。初期症状如感冒、后发热、现已器官衰竭。她否认患者去过海鲜市场,对于人传人她表示“可以肯定有一定传染性”(此人微博已消失)

【武汉案例I】陆俊是急诊科的内科医生,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被调至同济医院发热门诊支援。 1月5日,陆俊出现“无明显病因”的发热症状,体温达到38.6℃左右,但无咳嗽、胸闷、肌肉酸痛等症状,他到本院门诊查了血常规和CT,右肺发现出现片状毛玻璃影,考虑感染可能。他口服治疗甲流和乙流的达菲以及治疗呼吸道感染的盐酸莫西沙星后,体温继续升高。1月7日,高烧39度以上,再次复查时CT显示其右肺、左肺均出现斑片和毛玻璃样病变。1月10日下午,陆俊被以“病毒性肺炎可能“收治入同济医院,后转入武汉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治疗。

1月1日武汉官方公告,决定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实行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当晚17:38分,微博 @平安武汉 发布消息称已传唤8 民散布谣言者,但并没有说明谣言的内容。

1月2日新京报探访了金银潭医院——患者已转入医院隔离治疗,外人和家属一律不得探视。有患者表示,其病情已无大碍,希望外界不用再担心。

1月3日武汉卫计委发布通告,符合条件病例增加至44例,追踪121 名接触者。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感染等常见呼吸道疾病。

1月4日香港武汉肺炎怀疑病例增至7例 港府启动“严重”应变级别。

1月4日本日武汉卫健委没有发布相关信息。

1月5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共计疑似病例59例,重患7例。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5日央视消息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已排除SARS病原。

1月6—11日

【日本案例A】3日在中国武汉市即有发热症状;6日返回日本,喝退烧药通过机场体温检查回到神奈川县后求诊;10日入院,15日被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自称未去过爆发疫情的华南海鲜市场,但称在中国大陆时与患有未知种类肺炎的父亲住在一起

【泰国案例A】8日一武汉女子在曼谷机场查出高烧后送院,后化验结果显示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于13日确定。

【武汉病例A】微博网友 @赫-莲娜 21日描述起丈夫2日发病入院治疗,其后父亲8日发病前往协和医院仅获得门诊治疗无法住院。后10日前往新华医院,亦无床位接收。

【合肥病例A/B】49岁男性,9日从武汉转高铁到广州(未出高铁站)10日返回。15日出现咳嗽咳痰,就诊时不发热。21号确诊。其同屋47岁女性16日发病,同21日确诊。

【武汉案例C】北京专家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在此前会诊中已被传染。10日晚他接受了媒体参访,声称“不明原因肺炎可防可控”。事后他怀疑自己是通过结膜感染,并表示当初说“可控”是指——“最终疫情会控制”。

【北京案例C/D/E】北京市2名男性患者,分别于1月7日和1月9日去过武汉,并短暂逗留,两人分别于1月13日和1月14日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1名老年女性患者,从武汉来京探亲,于1月13日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20日通报确认。(北京另有两案例在这三例之前通报,但并未详细说明患者行程)

【北京案例F】37岁男性患者,于1月10日赴武汉出差,1月11日返回北京,1月14日出现发热症状,1月20日在北京市医疗机构就诊,后确诊。

【成都案例A】患者为34岁男性,武汉某公司职员。从武汉到达成都后,11日因发热前往成都市某医院就诊,医院随即收治隔离,21日确诊。

【武汉病例D】微博网友 @请别偷看我 21日描述自身经历,表示其母亲7日前往中南医院做CT后11日发病,次日在此前往医院发热门诊。医院人满为患,医生表示没有床位只能回家治疗。

【武汉案例E】微博网友 @树先生sss 描述父亲病毒性肺炎9日发病在新华医院治疗3天无好转。后转同济医院,发烧门诊“人多到躺在走廊的地上”,打针两天后医生告知无法住院,建议回家隔离,周折后转入金银潭医院。而母亲13日起发热已三天。

【武汉案例F】不明网友微博截图:好友父亲6日入院,11日初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病征吻合但还需北京专家组进一步认可,并且确认步骤会很繁琐——先院里专家、再通报区里专家、之后再市里…病人家属想转院金银潭但床位满进不去。故发微博求助。

【大连案例A】患者11日发烧39.4度12日至武汉协和就医,医院并未将患者收治隔离,仅给予口服药治疗。患者17号自行乘机前往大连,当晚自行到市中心医院就诊。20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有媒体通过民航数据展示了30日起自武汉出发的国内航班目的地及人次。北京、广州、上海、昆明、海口等城市位于前列。

武汉某医院发热门诊知情人透露:自10日左右病人已经开始多起来了,一个上午能能看20个病毒肺的病人。但没法确诊,只能告知自行回家隔离。

1月9日中国卫生专家组表示,根据最新病原学鉴定结果,湖北武汉爆发的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疫情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1月11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所有密切接触者739人,其中医务人员419人,均已接受医学观察,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但从此通告中已不见“医护人员感染情况”说明。通告中指出这次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发病全部在2019年12月8日到2020年1月2日之间。自2020年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病例大部分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11日新华网刊载《专家称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可防可控》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接受媒体参访。王广发说,目前病人的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大部分患者病情属于轻到中度。确诊的病例中,重症所占比与普通肺炎重症所占比差别不大,目前也没有出现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感染情况。 经治疗,有部分患者已经治愈出院,其他患者还在积极治疗过程中。

1月12—16日

1月12日【上海案例A】来自武汉的56岁女性,1月12日自武汉来沪后,因发热、乏力等症状,于1月15日在本市一发热门诊就诊后即被收治入院隔离治疗,后20日确诊。

1月13日【泰国案例B】来自武汉的74岁女性,13日从武汉飞抵泰国曼谷的素万那普机场时被检查出发烧等症状,筛检后证实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表示曾去过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17日确诊。

1月14日随香港专家来访的香港记者在医院范围拍摄期间被截查,之后被带入医院内的派出所,香港电台、商业电台、无线电视、NOW新闻台记者及摄影师其后亦被带到同一个派出所。 全部人被检查随身物品,职员亦拍摄回乡证及记者证,并要求删除在医院范围内拍摄的影片,在约一个半小时后获释。

1月15日【广安案例A】患者为57岁男性,常住武汉,1月15日乘火车返回四川广安,因发热、咳嗽于16日至广安市某医院就诊,医院随即收治隔离。

1月15日【重庆案例A】44岁女性,巫山县人,1月15日自武汉返回巫山县后,因发热、乏力等症状,于当日在巫山县一发热门诊就诊后即被收治入院隔离治疗。经重庆市疾控部门检测,患者标本呈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1月20日,将标本送中国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复核为阳性。

1月15日【昆明案例A】患者为51岁男性,湖北省武汉市户籍。15日自武汉来昆。因发热、乏力等症状,16日到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就诊,17日转诊到云南省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22日经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的专家评估确认。

1月16日【武汉案例I】微博网友 @rebecca张小呆 发微博称自己父亲13日起发病,反复发热,16日起起先后在省第三人民医院和武汉协和医院发热门诊就诊,确诊病毒性肺炎,排除甲流和乙流,抗生素抗病毒治疗七天无改善。协和医院均以无病床拒绝,也不给做新型病毒核酸检测,不给确诊。至发微博22日仍未被接收住院,发微博求助。

1月16日【武汉案例G】微博网友@muse妍发微博称自己母亲发病就诊,医生高度怀疑新型肺炎但无法提供检查确诊,至于如何确诊叫患者自己打听。

1月16日【长沙案例A】57岁,武汉市青山区人,来长沙市探亲,因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1月16日至医院就诊后被收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21日确诊。

【青岛案例A】患者为37岁男性,武汉人,在山东日照市工作。因发热等症状,于17日在日照市就诊,当晚自行至青岛市就诊。经预检分诊了解到其发病前两周内有武汉居住史,立即被收治入院隔离治疗,21日确诊

【北京案例H】西城区56岁男性患者,于1月8日赴武汉出差,1月16日返京,当日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1月20日在我市医疗机构就诊;

【北京案例I】通州区18岁女性患者,1月12日赴武汉学习,1月17日返京,1月19日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1月20日在我市医疗机构就诊;

【北京案例J】海淀区32岁女性患者,于1月13日赴武汉旅游,1月17日返京,在武汉期间已出现呼吸道症状,1月20日在我市医疗机构就诊。

1月12日【武汉案例H】微博网友 @国家动物博物馆员工 发微博称资深自然教育专家徐大鹏老师和怹的夫人,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分别于今天下午(21号)和本月12号先后离世。但12日卫计委通报中11日至14日均无新增死亡病例。后博主补充:他们至去世时都没有被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仅判断为病毒性肺炎。

1月11日以后网上出现了多组医院医生穿着全封闭式防护服的照片;与之对比的是,就诊的病人大多连口罩都没有带。

【武汉医护案例】武汉协和医院脑神经外科一台手术后病人出现发烧,后确诊新型冠状病毒。医院1名医生、13名护士被感染。(此事件暂无详细日期报道但应该不会晚于这个时间段)

1月13日【泰国案例A】确诊

1月15日【日本案例A】确诊

1月15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问答:目前确诊的41例病例中,发现一起为家庭聚集性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1月15日武汉天河机场通知各航司对将发热病人进行临时隔离,要求个航司配合免费退改。这是目前所知武汉最早开始限制航空出行。

1月15日华大基因宣布研发成功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能够有效提供给各级疾控部门和医疗机构检测使用。

1月16日有人在知乎提问“在海外纷纷出现新型肺炎病例的同时,我国是如何保证新型肺炎在国内传播被控制的?”一些质疑大陆病毒仅限武汉的回答被删除。

1月17日【泰国案例B】确诊

1月12日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发表论文,文章根据数学模型预测: 到1月17日,武汉实际患病人数约为1700多人,远超武汉通报的41人。 该文章在国内引起一些讨论。

1月12日上午,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武昌洪山礼堂隆重开幕。

1月12—16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截至15日无新增病例,无新增密切接触者。

1月17日上午,湖北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圆满完成各项议程,在武昌洪山礼堂胜利闭幕。

1月18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截至16日新增4例。

1月19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截至17日新增17例。

1月19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截至18日新增59例,截至19日晚22时新增77例。

1月17—19日

1月17日上午,湖北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圆满完成各项议程,在武昌洪山礼堂胜利闭幕

1月17日武汉市文旅局:20日起,由武汉市文旅局主办的“浓浓中国风,暖暖江城情”2020春节文化旅游惠民活动即将启动,免费送出20万张文旅惠民劵,景区参观时间为1月25日-2月8日

1月17日浙江确诊5例

1月18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截至16日新增4 例

1月18日百步亭社区第二十届“万家宴”举行,4万多个家庭参加。随着一声“开锅”,居民们端出合作或单独制作的13986道菜品,大家边吃边聊,畅叙生活暖心事、新变化,共度欢乐农历小年。

1月19日北京大兴区确诊2例

1月19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截至17日新增17例

1月19日@人民日报报道:国家卫健委:#专家研判武汉肺炎疫情,仍可防可控#,但#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来源还未找到#

1月19日国家卫健委通报称,已下发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要求各地加强检测。

1月19日网络上开始流传“深圳和上海出现武汉肺炎疑似病例”的消息;当日上海卫健委即发布消息:”#上海没有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网上消息不一定属实。”

1月20日武汉市卫建委通告截至18日新增59 例,截至19日晚22时新增77例。

1月20日浙江通报5例疑似患者——这似乎是第一则大陆内武汉外,疑似病例的通报。

其二

互联杂谈14《梳理一下武汉疫情时间表》、互联健谈《补充一下武汉报纸近期的头版2020-01-25

2019年12月8日

武汉发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

12月30

《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落款为武汉卫健医政医管处的红头文件在网上广泛传播。

12月31日

早间,第一财经记者拨打了武汉卫健委的官方热线得知,该文件内容是真实的。这是关于武汉肺炎的消息首次在媒体曝光。 该报援引另一份类似文件称,根据上级紧急通知,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下午1点,该报记者走访发现,华南海鲜市场正常营业。下午两点,武汉卫健委首次对外通报称,武汉发现27例不明原因肺炎,其中多个病例跟华南海鲜市场有关,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2020年1月1日

武汉决定对华南海鲜市场实行休市,并进行清洁。后来有专家认为,此举导致病毒动物源头被“毁尸灭迹”。当晚,武汉警方通报,8名散步“武汉肺炎”谣言者被依法查处。

1月3日

武汉通报疑似病例增至44例。在提及最早发病时间是笼统地称“12月以来”。

1月4日

在hk,疑似武汉肺炎病例增至7例,港府立刻启动“严重”应变级别。当天,武汉卫健委没有发布消息。

1月5日

武汉两会开幕。武汉卫健委通报,疑似病例59例,并在文末引述专家的话称,“必要时可佩戴口罩”。

1月6日

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在头版发布了题为《武汉进入两会时间》

1月7、8日

无事

1月9日

初步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疫情病原。

1月10日

根据事后财新报道,有一位医生在1月10日就已经确诊感染并住院。武汉两会闭幕。

1月11日

武汉卫健委首次对外通报:武汉卫健委通报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41例,并首次披露最早的病例发生在2019年12月8日。通报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见医务人员感染。另有专家称疫情可防可控。

1月12日

湖北两会开幕。

1月13日

泰国通报发现一起武汉肺炎案例,患者是武汉市民。世界卫生组织将此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武汉市卫健委通报:12日,无新增,无死亡,治愈出院1例。

1月14日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警告称,该病毒很可能已经出现“有限度”的人传人个案(所谓有限度传人,是指1公尺内亲密接触超过10分钟以上,主要在家人、照顾病人的医护人员中间传播风险较高,日常生活接触比较不容易传染),且不排除有更广泛的传播可能。为此,世界卫生组织已向全球医院提供感染控制指引,包括防范医疗机构内部的“超级扩散”,避免感染医护人员。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13日,无新增,无治愈,无死亡。

1月15日

凌晨,武汉卫健委在官网上发布通报说,该新型冠状病毒“不排除有限度人传人的可能”,因为出现了一起“家庭聚集性”传染病例:一位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从业男子患病后,其未到过该市场的妻子5天后也患了同样病症。但武汉卫健委认为该病毒“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14日,无新增,无治愈、无死亡

1月16日

新加坡再次发现一名到过武汉的69岁男子疑似感染不明肺炎。日本通报出现首例武汉肺炎患者,该30岁男子1月3日在武汉出现发热症状,6日回国前往神奈川县内医院就诊,后经日本国立感染研究所检测确认,所患病症为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卫健委通报:15日,无新增,治愈出院5例,新增死亡病例1例。

由于泰国、日本陆续确诊了武汉肺炎患者,新加坡也出现了疑似病例,而春运大潮涌动的中国除武汉本地外,没有一起异地疫情通报,网友戏称其为”爱国病毒“。

1月17日

泰国再次确诊一名来自中国武汉的74岁女子患有病毒肺炎。港台地区通报发现多起到过武汉的病毒肺炎疑似患者案例。

武汉卫健委通报,16日,新增4例,治愈出院3例,无死亡。事后,武汉卫健委解释:武汉17日才拿到了试剂盒,以前需要送北京检测。

湖北人代会闭幕。

武汉市文旅局宣布从1月20日起对武汉市民发放20万张免费旅游券。

1月18日

英国权威机构伦敦帝国学院传染病专家佛格森经数据模型推演后指出:武汉肺炎的传染人数因为人传人因素可能数量远高于官方的数据发布。

武汉卫健委通报,1月17日新增17例,治愈4例,无死亡病例。

楚天都市报头版报道,在离源头华南海鲜市场7.9公里处,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了两个半鸟巢那么大规模的万家宴,总计4万余家庭参加。现场图片显示,不管老人大人还是小孩,未见有人戴口罩。

1月19日

北京大兴确诊两例。武汉新增17例,传染来源虽然尚未找到,但专家称疫情仍然可防可控。

1月20日

凌晨,武汉卫健委发布:最近2天,当地已新增136例病毒肺炎患者,死亡人数也达到3人。

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发现确诊案例19起,疑似案例12起。韩国爆出首例病毒肺炎患者,是一位来自武汉的中国女子。珠海卫健局发布的消息称,该市肺炎疫情发生在了一家三口身上:父亲11日从武汉乘坐高铁到珠海女儿家,15日感到不适,17日诊断为疑似病毒肺炎,18日,母亲和女儿也出现发热症状,随即隔离治疗。

武汉发放20万张免费旅游券。

武汉成立疫情防控指挥部。

晚上,钟南山确认武汉肺炎可人传人,重要依据之一是14名武汉医护人员感染。后据财新报道,有一位医生早在1月10日就已经确诊感染并住院。

1月21日

武汉宣布取消发放的20万张免费旅游券。武汉市长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有14名医务人员感染。

1月21日

美国境内确诊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请武汉市民尽量留在武汉——美国确诊1例,专家组专家被隔离,淘宝:不允许任何口罩涨价》

湖北省春节团拜会在洪山礼堂圆满举办。

楚天都市报22日报道21日专列载着554名在武汉务工人员驶出武汉。

其三

〔微博〕白衣山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谣言出现,病情发展和学术研究的时间简史!2020-01-29

下面的信息,全部收集于官方媒体报道,以及学术期刊,今天整理出来,也许可以帮助大家对疾病的发展和演变有所认识。文章很长,非专业人员恐怕没有耐心读下去,可以立即回头。里面有病毒认识的过程,也有对该疾病的认识过程,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本文为纯粹的医学内容,不牵涉到其他方面。那些没办法理性思考,脑子里面没有医学,只有政治的请不要看文章了。医生做医学的事情,这篇文章,就算是医学统计文章吧。昨天我说湖北三位领导在发布会上戴错了口罩的文章已经被删,那文章也只是纯医学的科普内容,也被删除了。不知道这个文章能不能发出来。冠状病毒是RNA病毒,但目前技术没办法读取RNA,必须先转档成DNA,然后才能研究。所以我整篇文章中都会用DNA序列称呼。

2019年底的某一天 不知道是谁的零号病人,从未知来源感染了未知病毒。这个人是谁,目前已经无法溯源。

当然,目前已经知道是2019ncov病毒,俗称武汉肺炎。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个病毒是菊头蝠携带的冠状病毒演化而成的,但目前还是不知道零号病人是从哪感染的。也不知道零号病人是谁。

2019/12/12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纪录中第一例病人的发病时间。

2019/12/30

爆料内容中出现的公文时间。

2019/12/31

凌晨,网络上出现爆料,宣称武汉爆发SARS感染。已有7人感染。

这是李文亮医生在大学班级群里的说法,群里都是医生。李文亮因为造谣被请喝茶。当日A股医药股票暴涨,鲁抗医药开盘一字涨停。台湾省疾管署对当地媒体表示会和中央政府询问,并给予正式答复。爆料内容中是一份武汉市卫健委的公文:武汉出现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各单位请统计病人数量,做好防疫准备。有8个人在网上乱讲,把不明原因肺炎等同于SARS,因此,有8个人被警察请喝茶。李文亮是其中之一。

发布机构: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2019-12-31 13:38:05

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

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

2020/1/1

香港:香港屯门医院接诊一名发烧的病人,该病人曾经到过武汉。该病人马上被关进隔离病房做隔离治疗。。

2020/1/2

香港:香港屯门医院对这位病人进行SARS筛检,排除SARS的可能。在香港的累积发热感染人数达到27人。

武汉关闭华南海鲜市场,并彻底消毒。

2020/1/3

台湾省疾管署接到中央政府的正式回复,表示自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发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至1月3日8时,累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个案44例,其中重症11例,其余患者生命征象稳定。目前所有病例均在武汉市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已追踪到121名密切接触者,追踪工作仍在进行中。

依据政府调查,个案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少数病人呼吸困难,胸部X光片呈双肺浸润性病灶,初步分析为病毒性肺炎。

致病原及感染源厘清中,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感染等常见病毒。目前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及医护人员感染,当地卫生单位在全市医疗机构进行相关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并已完成华南海鲜城的卫生清洁工作。

发布机构: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2020-01-03 17:00:42

截至2020年1月3日8时,共发现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44例,其中重症11例,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

2020/1/4

香港媒体爆料,无法证实的消息来源说这是新型的冠状病毒。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表示:

香港的 8个怀疑个案(到过武汉且生病的人)中,有7人已确认病因。其中 4 人罹患A型流感,2 人鼻病毒、1人肺炎链球菌,1 人已康复未能追踪到致病原因。

由于8位病患皆无到访华南海鲜市场,推测与当地不明原因肺炎无关。

2020/1/4晚上10点

新加坡:发现一名可疑病例。

一名来自武汉的三岁小孩出现发烧症状,收治检查后,对呼吸道合胞病毒有反应。

正在厘清他的发病原因是否就是呼吸道合胞病毒。

2020/1/5下午三点

香港:发现6名新的疑似案例,是22到55岁之间的4男2女,都是曾经到过武汉后出现发烧症状的病人,被隔离治疗。

我们可以看到,从1月1日开始,香港的做法是,只要有【有发烧+去过武汉】的人,总之就是先抓起来,关起来治疗,看看是怎样。

2020/1/5

台湾省:

从武汉飞往台湾的班机上发现有生病的乘客,累计总共发现8位病人。

追踪研究后确定是普通感冒一名,流感2名,支气管炎一名,1人已康复,3人观察中。

没有发现"武汉不明肺炎”,大家可以放心,但不可大意。

2020/1/6

发布机构: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2020-01-05 20:33:24

2019年12月31日以来,我委在全市开展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工作。截至2020年1月5日8时,我市共报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目前所有患者均在武汉市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无死亡病例。在59例患者中,病例最早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2日,最晚发病时间为12月29日;已经追踪到163名密切接触者并行医学观察,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工作仍在进行中。

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呼吸道病原。

病毒如果有医院内人传人,应该要出现医护人员中招了,目前看来还没有。

那些增加的病例可能是早就被感染,没被发现。

2020/1/6

美国媒体报导

北卡罗来纳大学研究新兴病毒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Baric)说:“鉴于他们提到的日期以及没有医护人员被感染的事实,这表明该病毒无法在人体内有效传播。”

“所以在我看来,这是从动物到人类的跳跃,而且还处于早期阶段。现在,是病毒演化和公共卫生控制间的战斗,采取措施以试图防止传播。发生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2020/1/7 香港

香港食卫局局长陈肇始发现了一个法律漏洞,指定的危险传染病才能强制隔离,没有名字的未知疾病不是指定传染病。所以香港当局没有权力强制捕捉隔离可能感染未知疾病的人。

草案是把【严重新型传染性病原体呼吸系统病】也纳入强制捕捉的范围内。

已经有两个病人拒绝隔离,自己跑出来。

香港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表示:目前还不知道武汉肺炎是甚么,没办法诊断也没办法确定,没有隔离的标准。他认为如果局长陈肇始真的觉得这么严重,应该要派项目小组去武汉学习取得检验诊断方法。

而不是把每个从武汉回来后发烧的人通通隔离。

香港之前的策略是看起来怪怪的就抓起来,结果全部都是感冒或流感这类普通病毒。之前被抓的病人都还算明理,知道严重性愿意配合,不过有两个病人大概觉得这没什么,就自己跑掉了。

2020/1/7

台湾省

台湾省疾管署和中央政府联络希望可以派人到武汉观摩,掌握状况。

台湾省疾管署把武汉的旅游警示提升为一级。

2020/1/8 香港

香港动用紧急法令,强制隔离法已经在1/8早上生效,现在可以强制隔离病人了。香港将病人分成三级:

怀疑个案:14天内去过武汉,且发烧或有任何呼吸道疾病的症状。

疑似个案:符合怀疑条件,并且有下列任一情形:1.去过武华南海鲜市场2.确诊有肺炎症状 3.曾经在14天内跟武汉不明肺炎的感染者接触过。

确诊个案:确认是武汉不明肺炎(目前还没办法确诊,大概是先修起来放的法条)

符合这三种条件认一种就可以强制抓起来隔离。

目前为止香港捕捉隔离了30个病人,其中20人已经确定只是流感、呼吸道融合病毒或小感冒。13人康复后已经被放出。

2020/1/8

台湾省:

发现两名疑似病人,已经被抓起来隔离了。其中一人被验出流感病毒。

台湾省疾管署副署长庄人祥表示,正在修正传染病防治法,将“特殊不明原因肺炎”列为第五类法定传染病。通过后就可以把因为奇怪未知原因发烧的病人抓起来隔离。

这显然是偷学香港的。

武汉:

八位武汉不明肺炎的病人已经康复,达到出院标准后,已经被释放回家。

2020/1/9

研究进度:

发表了关于病毒研究的最新进展。从一名病人身上找到了一个从来没看过的病毒,在显微镜下看起来像是太阳王冠,呈现典型的冠状病毒外型。

使用DNA序列检测,证实这是一种尚未发现的冠状病毒,且获得了完整DNA序列。总共有15个病人对该病毒的检验有反应,这15人可能都含有这种病毒。实验室在1/7前就研究出这些成果了。

这个病毒是否就是不明肺炎的成因,要完成科霍法则才能证实。不大家都知道87%就是他了。现在已经知道这个病毒的全DNA序列,就可以设计出他的专用诊断试剂了。

2020/1/11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组织对现有患者标本进行了检测,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已完成病原核酸检测。国家、省市专家组对收入医院观察、治疗的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史、实验室检测结果等进行综合分析,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所有密切接触者739人,其中医务人员419人,均已接受医学观察,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我国此时已经研发出诊断方法了,把之前遇到的病人通通验过一次后,确定了有41人感染这种病毒,其中2人痊愈,7人恶化重症,1人死亡。这41位病人都是在1/3前发病的。市场在1/2被关闭。

这个时候,看来这个病毒是真的没办法人传人,出生点/市场被关闭后,就没有继续传染了。

台湾省

台湾省疾管局在1/11早上接到中央政府的回信,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完整DNA序列。

中央政府已经把DNA情报公开了,现在各国都可以使用这个情报来制造诊断试剂,自行检验病毒了。

台湾省疾管局晚间七点召开记者会说,7天内就可以准备好需要的诊断试剂给医院实验室使用。这样台湾也有办法检查武汉病毒了。

台湾医学界人士对中央政府这一举动大为赞叹。

2020/1/12

台湾:

台湾省疾管局早上的记者会表示,中央政府同意让台湾专家到武汉观察学习。

周志浩表示,将尽快派出2名专家实地了解武汉目前的流行病学调查,最快这一两天就会出发。

台湾冠状病毒赖明诏对记者表示,他猜想武汉肺炎的冠状病毒来自蝙蝠,经过基因突变后传染给人。目前没有人传人的证据,但是病毒会变异,今天不会人传人不表示明天不会人传人,因此要高度警惕。

2020/1/13

WHO:

病毒已经成功鉴定分离。新种病毒将命名为2019-nCoV

2019新型冠状病毒。

2020/1/13

泰国:

中国境外首例确诊的2019-nCoV病例。病例是个61岁中国妇女武汉居民,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但去过其他市场。于1月5日出现喉咙痛,发烧,发冷和头痛,并于1月8日直接与家人和一个旅游团从武汉飞抵曼谷素万那普机场,通过发烧监控被发现,并于1/8当天住院。1/12,以RT-PCR检测了新的冠状病毒。

中国给的基因序列马上就发挥功用了,这是中央政府很了不起的成就。

泰国用了中国给的基因序列成功的拦截了一名确诊病例。

但是,这是个警讯,非常非常严重的警讯,这个时候,要引起警惕了。

这个病例没有去过华南市场,发病日是1/5,这都显示他是在华南海鲜市场关闭行动后才感染了。市场关闭后就不该有新病例。

这一天是疫情急转直下的转折点。

2020/1/15

台湾省地方修法完毕,将“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列为第五类传染病,将可以强制抓人隔离。

2020/1/16

日本

日本厚生劳动省指出,日本国内首次确认的新型肺炎感染者是居住在神奈川县的30多岁中国籍男性,1/6日从武汉市回到日本,1/10住院,1/15日康复后出院。

台湾省

台湾省疾管署的参访团回到台湾了。医疗网指挥官庄银清表示:“到当地后主要去参观疾病控制中心,听取有关疫情调查以及防治作为,当时陆方还不敢确定有人传人现象,但有连续两起家庭群聚感染,发现疫情有明显变化”。

专家分析41起案例中,有7成的人到华南海鲜市场,3成(13人)没有去过市场。

理论上这个时间点就该知道有强烈人传人能力了。

2020/1/17

泰国

抓到了第二名2019-nCoV病例

武汉

出现第二起2019-nCoV死亡病例,患者是69岁男性,肺部纤维化,很可能已有长期肺结核感染。

死于多重器官衰竭。

WHO:

发表了一篇检测病毒的说明书。

WHO建议,进行病毒检查和DNA测定的实验室安全等级,可以比照流感病毒处理。

(大医院就有的实验室防护安全等级)。如果要培养病毒,需要更高级的生物安全实验室。

中国只有一个生物安全第四级实验室,于2018年1月在武汉开张使用。

2020/1/18

研究进度:Genebank上面已经流放了2019-ncov的完整基因序列。

中国找到了5个病毒分离株,Genebank番号MN908947。其他有账号才能观看的平台(GISAID)上则是5个序列都有。

2020/1/18

武汉新增17个病例,累积62例。其中包含没有去过市场,也没有和怀疑对象接触的人。

显示病毒封锁网有漏洞,有未知的感染源头。

深圳出现疑似病例。

2020/1/19

武汉增加136人

北京确定两例

深圳确定1例

中国大陆累积病例达到201人

2020/1/20

韩国出现一名确定病例。

患者是一名35岁中国籍女性,1/19搭机从中国武汉抵达仁川国际机场。于入境出现高烧等症状,因此遭到隔离。

浙江省传出有5个疑似病例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表示:

邻近香港的深圳市已出现2019ncov个案,由于港深交流频繁,未来病毒传入香港的机会高。

武汉一名有高血压,糖尿病与心脏病的患者,死亡。总死亡人数达到4人。

武汉有15名医护人员遭到2019ncov感染。2019ncov有人传人之能力,已是明显事实。

中国的传染病首席钟南山表示:有个病人感染了14位医护人员。

2020/1/20

网络上的谣言流传一份"武汉肺炎保密报告”,里面说到患者有免疫系统攻击肺部、病患没有发烧等叙述。

分享这篇报告的人都有散播谣言的嫌疑。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

病人的免疫系统攻击肺部是真的,柳叶刀研究证明ICU病房的病人有免疫风暴的现象。没发烧也是真的,官方已经在1/26证实不发烧也会传染了。

2020/1/21

武汉累积198人

北京累积5人

深圳累积9人

上海一人

株海3人

勘江1人

惠洲一人

中国大陆累积病例达到218人,大量病例出现在武汉以外的城市与省份。

香港专家袁国勇分析表示;感染可分为三阶段。

第一阶段是病毒从动物感染给人,这发生在市场。

第二阶段市场相关人士感染给附近的人。

第三阶段是家庭;医院等公众场合的传播。

一旦到达第三阶段,病毒就会快速扩散到武汉以外的地区。香港专家袁国勇认为现在是第三阶段的初期,必须进快防堵。

袁国勇表示,香港当局对2019ncov的预防措施,比其他地方严厉许多,因为香港有过SARS的惨痛教训。他也认为,突然暴增的案例,可能是因为中央研发出筛检药剂,并发放到地方,筛检量突然增加,才让诊断数量也突然增加。

山猫认为香港的过度反应是正确的。

2020/1/21

台湾

台湾省疾管局召开记者会表示,台湾有首例确诊病患。

台湾人,南部50多岁女性,于武汉工作,去年12月就待在武汉地区,没去过华南市场,没有接触禽鸟。

于1/11日出现感冒症状。1/20由武汉搭机回台湾,上机前就有症状,带着口罩。主动告知检疫人员后,由机场检疫人员安排就医,X光检查显示有肺炎。

于1/21日检验确认为2019ncov阳性,持续于医院负压隔离病房治疗中。目前健康状况十分稳定,十分配合。

2020/1/21

研究进度

中国发表有关病毒的第一篇研究

Evolution of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关于在武汉传播中的新种冠状病毒期间刺蛋白的构造演化与人传人能力的关联

利用公开的基因情报,重建仿真了病毒的蛋白质并且让他在计算机里面和虚拟人类细胞结合。

冠状病毒都是靠S蛋白与细胞结合达到入侵的。SARS病毒是用S蛋白与ACE2结合入侵的,MERS则是S蛋白与DPP4结合入侵。

研究者先比较了这三种病毒的S蛋白基因序列,发现2019ncov与SARS的S蛋白最接近。

所以猜测应该和SARS一样,也是与ACE2结合的。

但仔细比较后发现,在关键点的位置,有4个变异。应该要彼此紧密贴合的位置上,2019ncov的5个位置中有4个和SARS病毒不同。既然这样那他还是不是会结合呢?

为了厘清这一问题,不能只看DNA,而是模拟出了一整个完整的蛋白质。

结果显示,虽然SARS和2019ncov的S基因十分不同,但最后形成的S蛋白,折迭构型却几乎相同。也就是说,虽然程序代码不一样,但最后呈现出的外型结果却极接近。2019ncov的S蛋白和ACE2,进行模拟结合成功。显示他应该可以用这种方法感染细胞。

强度上的比较,SARS病毒的S蛋白,和ACE2的结合自由能是–78.6 kcal摩尔–1。

2019ncov稍微弱一点,只有–50.6kcal摩尔–1,但还是很高。一般认为–10 kcal摩尔–1以上才有意义,他显然有达到标准。

可以推测2019ncov入侵细胞方法应该和SARS一样(经由ACE2),所以入侵用的蛋白才会长一样(但DNA序列结构不一样)。不过会比SARS稍微弱一点点。这些推论都还需要用真的病毒和真的细胞作一次实验才能确认。

2020/1/22

美国

CDC记者会宣布一名男子于1/15返回美国西雅图后,出现感冒发烧症状。由于曾去过武汉,院方怀疑感染2019ncov,经检验后随即确认。

中国:

感染总人数增加到440人,死亡9例。

香港

香港出现一名确诊案例,患者39岁,由武汉来港,昨日(21日)由武汉车站乘坐G1015高铁到深圳北,于晚上由深圳北乘坐G5607班次抵西九龙站。患者当日出现发烧和鼻塞征状,被港口卫生处职员发现,他向职员表示曾到武汉,其后被送到伊丽莎白医院作进一步检测。

该人表示,自己过往健康良,无去过医院、湿货市场,无接触过野生动物及家禽,亦无与确诊患者接触。

这家伙是被人传人感染的。病毒已经有完整的扩散能力了,而且不限于市场或医院这些高风险地区就能感染。

香港出现第二患者,该患者于1/19因为身体不舒服到院看诊,由于他没有任何可疑症状,医院并没有隔离他。但他说自己曾去过武汉,因此医院要求他两天后,在1/21日回诊。回诊时状况恶化,出现肺炎症状,检查后发现2019NCOV阳性,已经隔离。

山猫觉得很奇怪,从元旦开始一直到8号,香港隔离了好多去过武汉加发烧的病例,偏偏到这个关键的时刻,不隔离了。

澳门

出现一名确诊案例,一名52岁的女子,1/19日由武汉乘高铁到珠海,同日晚上经关闸到澳门,之后乘巴士到新东方置地酒店,曾在酒店附近吃东西,大部分时间都是与两名朋友在赌场逗留。1/21傍晚该名女子自行到仁伯爵综合医院求诊,确诊感染2019ncov,与她同行的两名朋友亦送院隔离14天。

2020/1/23

中国大陆:

感染总人数增加到569人,死亡17例。

武汉是最严重的地区,一天内就增加了62个病例。

武汉宣布关闭所有机场、港口、公车站火车站。

1/23

研究进度:

中国发表了关于病毒起源的研究:

Homologousrecombination within the spike glycoprotein of the newly identified coronavirusmay boost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from snake to human

这篇研究指出,2019ncov应该是多种冠状病毒重组融合的产物(病毒本来就会互相融合,你看流感每年都会变,那些数字就是每年随机融合的结果)。

2019ncov的主要成分是蝙蝠冠状病毒,但是病毒表面用来入侵细胞的尖刺蛋白,被替换(同源重组)成了一种新的尖刺蛋白。数据库里面没有对应这种尖刺蛋白的病毒,是来自一个未知的病毒。

可以推测,2019ncov,应该是蝙蝠冠状病毒与一种未知的冠状病毒,融合交换了尖刺蛋白,才诞生出来的。在DNA发表的第一天大家就猜到了,2019ncov应该和蝙蝠病毒有关,但不知道是突变,演化还是重组,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属于重组。

而蝙蝠病毒的部分,最接近的是舟山蝙蝠病毒(bat-SL-CoVZC45),可以和2019ncov组成单系群,彼此应该是姐妹关系。

该研究推论可能是因为尖刺蛋白被替换(同源重组)了,所以让蝙蝠病毒可以感染人类。

这篇研究还比较了密码子习惯,可以把他想象成病毒的打字习惯。发现和蛇的最接近,所以认为是从蛇身上跑来的。

蝙蝠的部分,采样数量很多,而且有SARS的案例,十分可信。

我赞同他是蝙蝠+不明病毒重组的结论。我反对不明病毒是蛇病毒的论点。

2020/1/22

王广发发文表示,他觉得病毒或许可以从眼睛进入感染。

他前一天说可控制,他第二天就发病的专家。

他认为自己可能是有戴口罩却没戴护目镜中招的。

2020/1/23

新加坡

一名来自武汉的66岁男子,他与9名同伴一起乘坐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51航班从广州飞来,并留在香格里拉圣淘沙度假温泉酒店。旅馆工作人员和航班乘客的已经被纳入监控追踪。

越南

中国父亲从武汉前往河内探望其在越南的儿子。他已经把疾病传染给了儿子。

沙特阿拉伯

印度外交部表示,一名在沙特阿拉伯工作的印度籍护士遭到感染。

沙特阿拉伯方面尚未响应。

2020/1/24

中国大陆

累积病例达到830人。

武汉市政府决定建造野战医院,效仿当年SARS北京使用的小汤山医院计划。预计可在一周内建成。

取名为火神山医院。

2020/1/24台湾

出现两例输入病例,1例为50多岁大陆籍女性观光客,另一例为1位50多岁男性武汉台商。

50岁返台之台商于1/20出现感冒症状,发烧,眼睛肿,吃了一些药,机场通关时没有被检验出。于1/21号进入台湾。约在晚间七、八点,在小港机场站搭高捷到巨蛋站下车,自称有戴口罩。22日买早餐,22号下午2点到高雄某大型医院皮肤科挂诊,22号下午4点到6点与朋友去金芭黎舞厅。23日这名台商到高雄某耳鼻喉科诊所就医,此时才告知耳鼻喉科医师,他是从武汉来的,可否加照一张肺部x光片,耳鼻喉科医师有警觉通报,由防疫人员安排这名台商在23日住进负压隔离病房。于1/24以DNA检验验出,并召开记者会宣布。1/25号凌晨金芭黎舞厅的小姐身体不适,致电逼问该名台商,该台商表示我已经被抓起来隔离了。小姐吓得半死,马上和高雄市卫生局联络。该名台商于1/23号就诊后,没有配合防疫人员询问,没有说出自己去看过皮肤科和金巴黎舞厅。造成防疫漏洞,已被罚款30万。据说可能会坐牢。

黄冈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指挥部23日下午发布1号通告说,自2020年1月23日24时起,黄冈市区公交、长途客运暂停运营;城铁站、火车站离开黄冈市区通道暂时关闭,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市区。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湖北省鄂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3日发布公告,自23日11时20分起,全市铁路车站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知。同时,自23日16时起,鄂州市所有公交车、道路客运班线车、旅游包车、农村客运车辆、渡口渡船暂时关闭停运。

法国出现病例

尼泊尔出现病例

研究进度: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完成了一部分的科霍法则。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22.914952v2

科霍法则是用来确定Y病和X病原体有关的一套理论法则,如下:

1.在Y病的患者身上可以找到X,但是健康的人身上没有X(找到嫌犯)

2.X可以被分离出来培养观察,并且可以被纪录区分(物种定义)

3.X可以感染建康人,健康人会出现Y病的症状

4.从这个人身上可以找到X

目前完成了1~2 找到了一个病毒,帮病毒拍照取名字了,也开发出鉴定方法了。

中国的研究者把2019ncov拿去感染人类细胞、结果显示,2019ncov可以感染人类细胞。这些人类细胞会一副快死掉的样子,对培养的细胞切片观察,可以看到许多有着尖刺的圆圈圈颗粒,看起来很像是冠状病毒。

也就是说,用细胞培养完成了科霍法则的3和4。当然不能用人类做实验啦。除此之外,武汉肺炎患者的肺部可以挖出痰。痰中可以检验到2019ncov。

把武汉肺炎患者的血清与2019ncov混合丢进培养皿,培养皿里面养的细胞不会死掉。

这代表武汉肺炎者身上含有一种攻击2019ncov的抗体。所以细胞才没死掉。

这两个证据都证明了,武汉肺炎的成因就是2019ncov

(虽然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他,但还是必须确认,这才是身为科学家的骄傲)

最后,他们顺手制作了一些基因改造的细胞,制作出含有麝香猫、小白鼠、马蹄蝙蝠、猪ACE2蛋白的改造细胞。还有一些含有N蛋白和DPP4蛋白的细胞,测试看看病毒能不能感染其他动物,还有能不能用其他入口感染。

结果显示2019ncov可以感染人类/蝙蝠改造细胞,也可以感染人类/猪改造细胞,就是不能感染老鼠/人类改造细胞。

代表这个病毒应该没办法感染老鼠,应该可以感染人、猪、蝙蝠、麝香猫。

也顺手证明了病毒无法使用N蛋白或DPP4蛋白入侵细胞。

这点与计算机仿真研究的结论完全相同。(计算机仿真预测他应该是用ACE2而不能使用DPP4)

最后研究员结论,针对ACE2的标靶药物应该可以发功效。(因为病毒是从这个弱点入侵的)

长话短说:

武汉肺炎的成因就是2019ncov。

肺炎病人体内有2019ncov抗体(有抗体和有抵抗力是两回事,艾滋病毒也有抗体呀)

2019ncov靠ACE2感染细胞但是没办法感染小白鼠 (所以实验动物不能用小白鼠)

2019ncov只能用ACE2感染细胞

ACE2应该会是解药研发重点

这个病毒感染实验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就是那个唯一有生物安全第四级实验室的研究所。

2020/1/25

中国大陆

累积病例达到1287人。死亡人数41人,一名医护人员死亡。

除西藏外,所有省份都出现病例。

24日除夕夜晚间,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150名军职医护人员,从上海乘坐空军包机直飞武汉,支持当地防疫。

澳洲出现病例

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他于1月19日从中国南方航空CZ321航班从广州飞往墨尔本。他目前正在墨尔本东南部的莫纳什医疗中心接受治疗

马来西亚出现病例

是新加坡病例的亲戚

全球累积:

研究进度:

柳叶刀发表了一篇很详细的病例研究,纪录了一家七人感染的过程。

简单来说:已经出现无症状感染者。这位无症状感染者和普通感染者身上的病毒完全相同。

研究人员访问了一个在2019年12月29日至2020年1月4日期间从深圳前往武汉的7名患者家庭。

在前往武汉的6名家庭成员中,有5名被确定感染了2019ncov。没去过武汉的7号成员,在与家庭成员接触几天后被该病毒感染。值得注意的是5号,没有出现任何症状,是在X光肺部检查后才发现异状。

可以从12457病人身上检测到2019ncov,但只有病人2号和病人5号成功的分离出完整病毒基因。

病人2号(HKU-SZ-002a)和病人5号(HKU-SZ-005b)身上分离出病毒DNA相似度是100%。

也就是说,病人5号和病人2号感染完全相同的病毒,但病人5号还是出现了无症状感染的现象。

1~6号病人在12/29~1/4待在武汉,1和3号病人在12/29到医院探望亲戚。

1/5跑回深圳,3 4 56 号病人住在7号病人家里。

病人1号:

65岁女性。亲戚一号因为生病在武汉医院住院,病人一号于2019/12/29日前往探望,没戴口罩。

病人一号在1/3出现咳嗽症状,于1/5看诊,1/9又看一次,1/10因为一直没好跑到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医院就诊。预估应是在12/29于医院受到病毒感染。

病人2号:

病人一号的老公。在1/4出现咳嗽症状,于1/5看诊,1/9又看一次,1/10因为一直没好跑到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医院就诊。

病人3号:

37岁女性,OL。陪她妈妈于2019/12/29日前往医院探望亲戚,有戴口罩。

在1/2出现落赛症状,因为病人一号确诊,全家都于1/11被带到医院检查。

病人4号:

病人三号的老公。出现发烧落赛流鼻水的症状。

病人5号;

10岁小屁孩,不听阿嬷(病人一号)的话。没有咳嗽发烧等症状。因为病人一号确诊,全家都于1/11被带到医院检查,在病人三号(妈妈)的坚持下照了X光,发现有肺部病变。

进行筛检才发现感染病毒。

病人6号:

7岁,没有被感染,阿嬷(病人一号)要求她整天戴口罩。因为病人一号确诊,全家都于1/11被带到医院检查。

病人7号:

家住深圳,病人4号的妈妈,于1/4~1/11让23456号住在家里。出现腰痛,咳嗽,发烧的症状。

结论:

病人们的症状很不一致,最常见的症状是发烧6人中5人有。

肺部病变是唯一所有人都有的症状。

流鼻水是很少见的症状,只有一人有。

然后也有病人完全无症状。

这是第一个科学上证实的人传人案例。

注意看病人发病时间,由于潜伏期存在,1号发病病人,估计感染时间,为12月29日,而且在医院里。文章中讲到,该病人12/29去武汉某医院探望病人,病人是一位发烧肺炎亲戚。这就代表在12/29的时候,病毒就已经扩散到医院里面了。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不是原爆点。并且这家人是于1/11在医院被检查到的,那时我国已经有DNA检测技术了,还送了一份DNA数据给台湾省。也就是说,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在1/11帮这家人看诊的时候就该要知道病毒可以人传人了。他们发了论文啊! 退一步讲,假设医院没那么快拿到检验材料,几天后总该要知道了吧?却拖了9天,于1/20要钟南山出来讲会人传人。如果我们在1月12-13日就公布这家人的情况,事情也许就不会这么惨了。

2020/1/24研究进度:

柳叶刀发表了第一篇多位病例的研究报告

首先,死亡率的正确计算方法是看X个病人,这些人最后的结局是出院,康复死亡才能算。

所以,如果还有人依然在治疗中那计算的死亡率就会不准。

目前中国大陆感染1200多人,死亡41人,那么单纯41/1200算出来的数字就是错的。

这篇研究只看最初的41人,已经过了好几周了,这41人的结局,都已经到达。

所以说,对最初的41人进行研究,可以获得更准确的死亡率

患者的中位年龄为49岁,最初的41人中,没有儿童或青少年受到感染。研究人员推论可能是因为儿童和青少年比较不容易碰到病毒,病毒对儿少的真正感染力依然有待研究。

最初41人中,28人出院康复,7人依然住院,6人死亡。

死亡率15%,康复率68%,还不知道17%

最初的41人 ICU病房病人n=13 普通病房病人n=28

出院 28 7 21

死亡 6 5 1

还在住院 7 1 6

去过华南海鲜市场 27 9 18

最初的41,有13人严重到需要ICU病房,最初的ICU13人

出院的标准是10天没发烧,X光检查肺部复原,无法从呼吸道检验出病毒DNA。

最初的41中有只27人去过市场,这是非常不妙的警讯。代表在去年12月的时间点就已经有人是从不明来源感染的。

除此之外,有观察到免疫风暴的现象。

细胞因子IL1B,IFNγ,IP10,MCP1,有异常活动现象,可能导致T-helper-1(Th1)细胞过度反应。此外,需要ICU病房照顾的最初的ICU13人,比不需要的患者俱有更高的GCSF,IP10,MCP1,MIP1A和TNFα浓度,以上证据表明细胞因子风暴/免疫风暴与疾病严重程度有关。

2020/1/25

病人有感染力的状态是目前最需要/但仍缺乏的情报。

大家平常就要戴口罩,勤洗手,使自己无效化。目前病毒尚未在台湾或其他国家建立感染者,还是可以靠隔离和侦探追踪技巧阻止感染扩散。

只要够多人都戴口罩,保护好自己,病毒就无法扩散。注意是够多人。

英国研究也有给出够多是多少,72%~75%

武汉市防疫指挥部25日下午3点半再度举行调度会,决定在火神山医院旁边、2月5日前再建成一所雷神山医院,新增床位1300张。

2020/1/25

1/25 中国宣布封锁更多城市

截至25日中午,已有16城市封锁,影响将近5100万人,分别是武汉、鄂州、仙桃、枝江、潜江、黄冈、赤壁、荆门、 咸宁、黄石、当阳、恩施、孝感、宜昌、随州、荆州。

这些城市封锁的时间各自不同,尚未整理好他们的封锁时间。

2020/1月25日

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四川省商务厅3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疫情防控期间群体性聚餐监管的紧急通知。通知明确:

为认真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措施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决策部署,,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禁止任何餐饮单位和个人举办任何形式的群体性聚餐活动,已经订餐的应尽快取消或延期举办。

四川在上次SARS危机时算是受害比较轻微的。四川省内部只有外部移入病例,没有在四川境内扩散。

1/25 晚上9点

北京市交通部门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根据北京市疫情防控工作统一要求,明日起北京市道路省际客运全部停运。停运了全部的跨省机场巴士,市内线路还正常运行。

1/26

中国大陆

累积病例达到1610人。死亡人数54人。

加拿大发现一名病例,于多伦多被发现。

场外生物老师表示紧张。

1/26 下午3点

中国大陆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20年1月26日(星期日)下午3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有关情况。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在潜伏期具有传染性,这同非典有很大的不同。疫情预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山猫认为,没有症状就会传染,不一定会发烧。这非常糟糕。

所有人现在都必须进入备战状态,洗手,口罩,不揉眼睛挖鼻孔,不出入人多场所。

每个人都要负起责任。不要把责任依靠给其他人!

1/26

说是蛇的那篇研究被来自各国的科学家们疯狂打脸。

1/27

凌晨时间

研究进度:

宣布从市场的样本中发现与209-ncov一模一样的病毒。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

2019年12月31日,根据中国疾控中心要求,病毒病所选派专家组赴武汉参加疫情防控。于2020年1月1日上午赴华南海鲜市场,针对病例相关商户及相关街区集中采集环境样本515份,运送至病毒病所进行检测。1月12日,病毒病所专家再次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野生动物贩卖商铺相关标本70份,并转运至实验室进行检测。

两批华南海鲜市场的样本共计585份,PCR检测结果显示其中33份标本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这些阳性样本分布在市场上的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其中93.9%(31/33)阳性标本分布在华南海鲜市场的西区。经调查发现,华南海鲜市场名义上是海鲜市场,但实际上却是个综合市场。华南海鲜市场西区存在野生动物交易,尤其是西区的七街和八街靠近市场内部的区域存在多家野生动物交易商铺,而这一区域的阳性标本也比较集中,占全部阳性样本的42.4%(14/33)。综上所述,高度怀疑此次疫情与野生动物交易有关。

后面其实还有很多内容,别说你读累了,连我自己也不想更新下去了。

最后,我想说一句话,这个疾病,肯定会被扑灭,我最大的信心来自于中国政府对于基层政权的控制和动员能力。

从病毒的传播特点和我们现在的防控措施来看,估计元宵节后,新增发病人数会逐日减少。

全民动员和参与的防疫行动,比当年的SARS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我相信,我们的胜利,一定会到来。

評論

@消摇闲人:这才是实话。钟南山说的话一会不能预计,一会可控,前后矛盾。钟南山纯粹是为了能说话而说了被要求的话。他的话一直话里有话,暗示实际比公布的严重得多,听得懂的人自然懂,做了他能做的最大化。可以说话的人只能这样说。真说真话的人只会被禁言。无论他是钟南山还是博主。赞你

其四

〔豆瓣〕恰恰中科院武汉病毒所,P4的时间线出来了2020-01-30

1.11是个很妙的时间点:上海P3提交给外网,武汉P4提交给世卫。卫健委第二天才跟进提交给外网及世卫。一直在做事,但没被官方曝光过,不知道是主动低调,还是被动低调 http://www.whiov.ac.cn/,他们官网,没看到有什么疫情相关的成果发布啊 另外,有人贴终南山的时间线吗?他那么厉害,不应该在盖不住人传人的时候才出现在武汉呀

来源新华网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1月23日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新型冠状病毒或来源于蝙蝠。这篇文章首次证实了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这为后续病毒致病机理、病毒溯源等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据介绍,2019年12月30日,在疫情暴发初期,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积极响应武汉市政府、湖北省卫健委和武汉市卫健委的防控联动机制,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收集和标准化入库工作。研究所于2020年1月2日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于1月5日成功分离到了病毒毒株。1月9日该毒株资源已按标准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并进行了标准化保藏。

据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官网介绍,该所于2020年1月2日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于1月5日成功分离到了病毒毒株。 1月9日该毒株资源已按标准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并进行了标准化保藏(保藏编号:IVCAS 6.7512)。1月11日,武汉病毒所作为国家卫健委的指定机构之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1月23日,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文章首次证实了该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为后续病毒致病机理、病毒溯源等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1月28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传出好消息:该所刚研制出了用于研究的抗体检测试纸;同时,该所与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联合发现了在细胞层面上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有较好抑制作用的雷米迪维或伦地西韦(Remdesivir,GS-5734)、氯喹(Chloroquine,Sigma-C6628)、利托那韦(Ritonavir)等三种“老药物”。

上海团队的时间线: 2019年12月26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科研项目常规收集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标本一份。2020年1月5日凌晨,中心就从标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类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11日,团队在《病毒学组织》网站发布了所获得的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今天天是大年三十,他们所在的地方——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今天刚刚获得国家认可委批准,新增研究新冠状病毒资格,

第三个团队(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领导的:中国疾控中心、中科院(可能就是武汉)、中国医学科学院)的时间线:2020年1月12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领导的三个小组在不同的患者身上收集了另外五个病毒基因组序列,该序列是在GISAID上发布的,该数据库主要用于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数据,这些序列也同时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提交给了世界卫生组织,以便于其他国家开发特定诊断工具。

第四个团队:基因公司的时间线https://view.inews.qq.com/k/20200130A044G900。2019年12月26日刚上班,还是如往常一样先大概浏览一下这一天的mNGS病原微生物自动解读结果,没问题的话就开始一天的研发工作了。意外的是,发现有一个样本报出了敏感病原体——SARS冠状病毒,有几十条的序列,且这个样本只有这么一个有意义的病原体,如果是普通病毒,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可靠的结果了。心头一紧,赶紧后台查看详细的分析数据,发现相似度并不算很高,只有大约94.5%(这跟卡相似度的阈值有关,相当于只筛选下了相似度比较高的序列)。想到有几种可能:1、SARS不同毒株基因组有一定差异;2、RNA病毒容易突变,距离SRAS事件17年了,变异比较大;3、近缘物种的错误比对等等。第二天(2019.12.27)一早数据出来后,赶紧进行了组装分析,终于组装出了接近完整的基因组序列。数据同时也共享给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做其他深入分析。分析至此已经基本可以确认这个患者的样本里面确实有一个病毒,但这个病毒与所有已知基因组信息的病毒都不太像,可能是一种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类似的新型病毒。 接下来就是怎么去报告的问题了,直接报可能会吓着医生,何况这可能是一个新发病毒,报错了就是重大的事故。有一些必要的信息还是需要先进行排查的。最先想到的当然是野生动物接触史,当时得到的信息是这个病人回过老家,不排除接触过蝙蝠,或者被蝙蝠咬了都可能。27号、28号公司领导也在跟医院和疾控的人电话沟通这个事,29号、30号还亲自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的领导当面汇报交流这个事情,包括所有我们的分析结果以及医学科学院病原所的分析结果。一切都在紧张、保密、严格的调查中(此时医院和疾控的人早已经知道有多名类似患者,我们沟通了检测结果之后已经开始了应急处理,但我不知道而已)

但到12月30号的时候,听到消息说类似症状的患者还有挺多个,神经又一下子绷紧了。特别是,大概是30号下午吧,一个“友商”在另一个患者的样本里面可能也检测到了同一种病毒,但他们直接发了检测到SARS冠状病毒的报告,瞬间把消息给引爆了。晚间相关部门也发了“不明原因肺炎”的公告,31号凌晨时相关流言也开始在微博上大肆传播。

真正让我再度紧张的是,友商共享了序列给我们分析,我分析一看,确实就是同一种病毒!潜意识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病毒具有传染性”!可能还真是一种新型的SARS!两两直接比对,所有序列均能比对上,相似度达99.6%,再保守的区域,不同物种间的相似度几乎不可能这样高,而且全基因组覆盖率超过了20%,确认是同一种病毒无疑!

12月31号早间,微博上关于SARS的流言开始大肆传播。我一直在等着看官方如何回应。下午官方发布通告,只说了是“不明原因肺炎”,并未提是什么病原体,有27例类似的病例,其中7例重症。看到这个消息后,我感觉事情不妙了,猜测这个病毒传染能力并不低。然而官方的通报却是“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早期掌握的数据并不多,局势不好判断,何况是新发病毒,为了稳住社会情绪,避免民众过度恐慌,这样的通告其实也可以理解。 此时专家组已经开始介入,武汉病毒所等“国家队”也开始分析鉴定,他们知道更多信息,有更多样本和数据,也更有条件更专业,所以后续我就没有做太多深入分析的工作了,等待官方的结果。

其实最大的锅是,经历过SARS洗礼,应该有成套的隔断应急预案和医疗战略储备啊,就像冻猪肉那样实实在在拿得出来的储备物资啊。所谓的抄作业应该有一个官方标准答案才对吧?这十 七 年 都在干嘛呢?

其五

〔財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事记(2020年1月21日—今)

其六

新型冠状病毒进展时间线梳理,看看政府和科研人员都做了什么?

其七

到底是谁耽误了武汉?》,鲁西南老乡俱乐部2020-01-31

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27例人不明肺炎患者;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要求各医疗单位严格上报,严禁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发现27例病毒性肺炎,未发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

2020年1月1日:平安武汉发布:8名散布谣言者被查处;病毒发源地华南海鲜城正式整治;

2020年1月3日:武汉一男子在温州自驾期间出现高热;北京、深圳、日本等地亦有出现。

2020年1月5日:武汉市政府:没有人传人证据,没有医务者感染;同日医务工作者发烧、中央得到检测准确消息。

2020年1月6日——2020年1月10日: 武汉卫健委:没有任何动静。

2020年1月9日:中国卫生专家组确认是新型冠状病毒;

2020年1月10日:武汉定点医院床位爆满,“疑似患者”激增,有医护被传染(三联报道);

2020年1月11日:武汉卫健委:1月3日后未发现新增病例;

2020年1月12日:自然教育专家徐大鹏夫妇先后于12日和21日因肺炎离世,但截止离世未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

2020年1月12日-1月17日: 武汉卫健委:无新增病例;

2020年1月14日: 香港记者被带进派出所,后获释;

2020年1月15日: 武汉卫健委: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

2020年1月17日: 武汉文旅局:春节文化惠民活动启动;

2020年1月18日: 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十万人参与;

2020年1月19日: 武汉通报一夜新增136名患者;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传染性不强,疫情可防可控;

2020年1月20日: 钟南山考察武汉:新型肺炎可以人传人;国务院下达重视疫情和人民生命健康的指示;湖北省应急管理厅成功举办春节联欢会。

2020年1月21日: 湖北省春节团拜会在洪山礼堂举行,演员们“带着层层口罩,克服肺炎恐惧”,得到了省领导的赞扬;同日浙江确诊5例;

2020年1月22日:

上午9:00,华南海鲜市场商户戴口罩聚众排长队领退租金;

央视新闻报道称,截止22日24:00,湖北确诊444例;湖北“小汤山”医院开建,新增1000张床位;

副总理孙春兰开始检查指导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2020年1月23日:

(1)凌晨两点,武汉宣布“封城”,10点前29.9万人出走武汉;

(2)下午17:00-18:00,新疆确诊2例,即【除青海和西藏,以及疑似病例的内蒙古,全国其他省份全部跑毒失败】。

(3)界面快讯报道称,截止23日23时,湖北确诊(还是)444例。

(4)湖北省长接受央视采访称【武汉物资储备充足】,同一时期有医护人士在微博为武汉协和等10家当地医院紧急求助物资支援

(5)广东、湖南、浙江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河南称恶意逃窜传播疾病最高可判7年,湖北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6)泰州市人民医院感染科医生姜继军查房后去发热门诊途中,心脏骤停牺牲。

2020年1月24日:

(1)湖北七地封城,暂停全省旅行社经营活动,学校推迟开学时间,新增105例。

(2)湖北省看望困难群众的省商务厅副厅长被感染,22日确诊(看来这位真去基层吃苦了)

(3)内蒙古确诊,青海疑似,湖北终于启动了一级响应……除了西藏,大公鸡真的煮熟了

(4)北京、上海、安徽、重庆、天津、四川、云南、贵州、山东、福建启动一级响应;【国务院办公厅:瞒报漏报疫情将严肃处理】;

(5)河南省领导因一个多月来严防死守、围追堵截的土匪式彪悍作风成为全网防疫典范

(6)驻武汉地区部队医院派出40名医护人员展开救治,上海海军军医大学150人的医疗团队携医疗物资出发

2020年1月25日:

(1)襄阳封城,至此【湖北除神农架外,全部封省】

(2)“充足”的物资准备下,武汉医护人员靠方便面、蛋黄派、饼干充饥,用文件袋遮面,雨衣当防护服;

(3)浙江首批135位医护战士出征江城;南方医科大学(广州)、海军军医大学(上海)、陆军军医大学(重庆)、空军军医大学(西安)等军队专业医疗力量介入。

(4)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新华医院)耳鼻喉科主任梁武东因感染新型肺去世。

(5)武汉市防疫指挥部:半个月之内再建一所“小汤山医院”——武汉雷神山医院,新增床位1300张。

总结一下:

2019年12月8日-12月31日,武汉空白;

2020年1月1日-1月10日,武汉空白;

2020年1月11日-1月17日,自第一例死亡病例出现后7天,武汉一直通报“无新增病例”;

2020年1月20日-1月22日,最高指示发出,防控全面升级后2天,武汉才开始号召市民戴口罩,武汉相关领导还在参加春节团拜会;

其八

赫兹《新冠疫情时间线整理》,赫兹实验室 2020-02-15

2019年12月1日著名的医学期刊:《THE LANCET》上出现的第一篇武汉新冠肺炎发病的论文,这是迄今为止我见到的最早的可追溯的“新冠肺炎”相关的资讯…

今天是2020年2月15日,疫情出现的第76天,新冠肺炎疫情确诊人数达到了:66580例,疑似:8969例,死亡1524例。

而这个周末,我想来整理的是,这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

2019年12月8日,这是很重要的一天,你还记得那一天你们在干嘛吗?上班?上学?但这一天,疫情已经悄悄地在人群中散播开来。

—武汉卫健委通报首例病例当日发病

2019年12月25日,圣诞节,这应该是很多人约会的日志,但同时,这一天,也是第一次有医护人员感染…这也侧面应证了,新冠肺炎能够通过人来感染人。

—当日武汉有两家医院出现医护感染

2019年12月26日,这天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第一次有医院这样的团体开始上报反常病例,同时,更不幸的,上海也出现了新冠肺炎的感染患者。

—当日武汉中西结合医院向疾控中心上报四例反常病例。

—当日上海收集到第一名来自武汉武汉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

2019年12月29日,这一天卫健委第一次介入肺炎调查,只是结果…我们都知道,我们错过了这个黄金通报期…

—当日,湖北卫健委组织到武汉中西结合医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

2019年12月30日,这是“八君子”出现的第一天,直到今日我依旧对他们心怀感恩与敬意…可惜…

—当日,8人通过微信传播不明肺炎相关信息。

2019年12月31日,这一天,发生了几件十分荒诞的几件事:1,首先是武汉卫健委在通报中声称“未见明显人传人跟医护感染”。2,但是许多医院却纷纷设立了感染的隔离区。并开始排查华南市场的密切接触者。我在想,为什么当时政府的通报会跟医疗系统的反应这么的不一致?

—当日,武汉卫健委通报27例“病毒性肺炎”并声称未见明显人传人。

—当日,武汉协和医院设立呼吸感染隔离区。 —当日,武汉某医院收到排查华南市场密切接触者文件指令。

2020年1月1日,这一天,八名散布吹哨人被"依法惩处"我们又错过了一个疫情通报的黄金时期…

—当日,多家媒体公布称“八名谣言患者已被依法惩处。”

2020年1月2日,世界各国,各地区,开始讨论与武汉疫情相关的应对措施,同时国内还是一片歌舞欢腾,喜迎2020之象…

—当日,香港特区政府开会检视针对武汉疫情的应对措施。

2020年1月3日,这一天,由武汉出发各国的多名旅客开始被要求配合体温监测,那时,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同时,武汉卫健委又一次在通报中声称“未见明显人传人”这一天,“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患者已经达到了44例。

—当日,中国开始向美国,世卫组织和周边国家通报疫情。

2020年1月4日,香港开始密切关注武汉到刚旅客,周边地区对疫情的反应明显升级。

—当日,香港特区政府针对武汉疫情启动“严重”级别应变

2020年1月6日,这一天,现在看来,是鸡飞狗跳的一天,首先是武汉市两会开幕,在6至10号的这几天里,武汉卫健委再无任何关于“肺炎”的通报,但同时,有许多医院开始隔离改造了ICU【重症】病房,国家疾控中心也开始重视这一次的武汉疫情。

—当日,武汉中南医院开始收治重症病人,隔离改造了医院ICU病房。

—当日,国家疾控中心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当日,武汉两会开幕。

2020年1月8日,这一天发生了两件事:首先是香港特区政府对于疫情的管控再次升级,同时,国家确认疫情病源为“新冠病毒”

—当日,香港特区政府将“武汉不明肺炎”纳入法定监管传染病。

—当日国家卫健委确认新冠病毒为疫情病原。

2020年1月9日,这是武汉新冠肺炎第一例死亡患者出现的一天,但因为两会原因,武汉卫健委并未对此进行通报。

2020年1月10日,这是有些荒唐的一天,这天,春运开始,黄冈出现了第一例疑似病例,武汉中南医院收治重症病人的16张ICU床位住满,李文亮医生出现感染症状,但同时,中南医院的重症医学科【ICU】主任指出,重症患者的诊断国严,国家卫健委声称:没有医护感染…我们又一次错过了“春运之前”这个疫情的黄金通报期…

—当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王广发称:没有医护感染

2020年1月14日,这一天,是湖北省的两会期间,港澳台的专家组开始前往武汉调查疫情,而国家卫健委的专家却在说疫情或将结束…

—当日,卫健委专家徐建国对《科学》杂志表示:763名密切接触者无一感染,下周无新增病例疫情或将结束。

2020年1月17日,湖北省的两会期间,武汉卫健委依旧在通报当日无新增确诊,但同时,世界各国开始加强对于中国入境旅客的筛查,湖北省多地出现医患感染,开始有广东专家向中国疾控中心主任跟广东疾控中心发出预警,而这一天,大部分的民众正在把目光投向一辆故宫的大G,对于自己正暴露于危险的事情一无所知…

—当日,美国CDC开始对中国入境旅客进行入过境筛查。

—当日,国家卫健委专家袁国勇书面报告高福与广东疾控中心警惕“人传人”和“无症状”感染风险。

2020年1月20日,湖北生两会结束第二天,国家卫健委开始下放试剂盒,国务院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钟南山通过央视确认新冠病毒“人传人"面对疫情,我们终于进入下半程…

下半程市一片大家看到的鸡飞狗跳…我也一直有更新跟进,这里就不详细写了,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历史消息,后面的是要闻简报:⋯⋯

其九

〔GitHub〕疫情与舆情:武汉SARS-2时间线TIMELINE

柯棋瀚

作者

柯棋瀚 me (at) kqh.me

歡迎打賞【bitcoin】1GWQhWVpFGxKqwp7R6C7ayb2jyPrdPgCYr【PayPal】https://paypal.me/kujihhoe

郵件訂閱

由 MailChimp 提供,可能會被牆。如果打不開,可以留言「博客訂閱」,我會把您的郵箱加入訂閱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