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博文 IPFS hash:QmQoKUvYaQXXpbdWwhNxd4ckZfbesySUAbufkCr9f7QZEX

赫赫報摘·SARS-2·專家第十四

【瀚案】沒有單獨說明的均來源於微博,所有內容均來自中國大陸互聯網。我們要抵制謠言,不造謠、不信謠、不傳謠,學習正確模範,批判錯誤典型,堅決抵制境外勢力滲透,營造天朗气清的網絡環境。在以習近平爲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克服困難,打贏這場肺炎阻擊戰!

兩件事:一、1 月 29 日,有人開始質疑中國疾控中心。1 月 30 日晚,王立銘的微博將質疑推到頂點。31 日疾控中心進行了回應,但並未解答大家的疑慮,此後討論偶有繼續。2 月 10 日,一份抄送紀錄流出。

二、後來有人質疑石正麗,人造病毒的陰謀論甚囂塵上。


早期

2019-12-31【@】江宁婆婆:武汉这个事儿吧,要重视但不要恐慌。图二最后一句话真的不是吹牛逼,武汉在这方面的技术实力是全国最强没有之一。武汉拥有全国唯一一个p4级病毒实验室: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这种p4级实验室全世界只有9个国家有建立(公开的),号称生物病毒安全研究航母。如果武汉搞不定,没人搞得定。

1-02文件: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工程大学警通勤务连
关于实施防控不明原因肺炎、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
各访客人员:
经了解,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下发了“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国家卫健委派专家赴武汉指导工作,经求证中部战区总医院情况属实 ,为做好我校不明原因肺炎相关防疫工作,大学第一时间 落实要求 ,拟制相关防控措施,现根据《关于实施防控不明原因肺炎措施的请示》海工供〔2019〕298号文件指示精神要求,明确外来人员严控入校,确需进校者,在报请安管处同意后必须接受门岗体温检测,体温超过38℃者禁止入校。特此公示!
警通勤务连 2020年1月2日

一、先導

1-27@特里尔法学评论:又学习了一遍《传染病防治法》,发现武汉市好像还真没有疫情的披露权。武汉市有向上级卫生部门报告疫情的义务,但是没有向公众披露疫情信息的权利(和义务)。也就是说武汉市湖北省层层报告之后,只有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也就是卫健委)才有披露权,或者可以授权给湖北省卫健委披露,总之武汉市是没有向市民公告的权利的。如果公告了,反而是武汉市违法。【@特里尔法学评论:鄙人有个不成熟的推断,根据hk和河南的反应速度来看,卫生系统内部通报应该是很及时的,也就是说“层层上报”应该是进行了的。 【@ShadowLochyan4425:稳健医疗董事长发博 他们12.20就取消了湖北的会议,1.10就安排黄冈的口罩车间春节生产。1.2央视就曝光这次肺炎造谣的八人了,消息应该内部扩散的很早
@不胜人间有你:回复@云疏Iris:我倾向是湖北省高估了自己的控制能力,选择捂住;同时国家卫健委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选择配合湖北省,至少是不反对湖北省的行为。这两个部级部门才是真正该背锅的。 【@云疏Iris:请诸位再算一算这次春节期间因为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及今年这个脱贫攻坚最关键的一年,得不偿失的事连我都能预见得到,上面会因为一个面子或者别的未知原因做得出来?真要如此,我觉得不是他们都疯了,就是我现在脑子已经十分不清醒了。【@云疏Iris:回复@不胜人间有你:我主要考虑疫情爆发前谁是最大受益人。无论还有谁的责任,湖北及武汉政府的无能肯定负最主要责任。这么多有利条件还把事办成这样,还是那句,对公众隐瞒不是他不作为的理由。有人觉得市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也可能临死前还要拉俩垫背的。何况责任说到底别人多担点,自己就少担点,要不怎么会各种甩锅
@殷-慧慧:不会没有层层上报的,中国有一套覆盖全部二级以上医疗机构的传染病报告网络,只要报告1例不明原因肺炎,从国家到省级到市级到县区疾控中心管理人员都会收到短信预警,但疾控中心真的是没有疫情发布权
@战狼陆小哄:回复@一只大白白白兔:大概意思就是上报了但是上级(我觉得他指的是zy 也有说省的 我觉得是前者)不让报 按照法律他没办法公开
@冰糖奶杏:所以就像某人说的外严内紧吧,上面不准,就只能尽量稳住,结果没想到大发了……我猜的
@猫大鼬大师说哒永远是对哒:回复@龙行的小媳妇:因为更上面没有反馈,所以等着吧,你看武汉封城头几天,形势够严峻吧,但是常委没开会,所以交通/军方都不动,等到开完会,军方也进去了,交通部也行动了,银行业也行动了。
@海盐龙舌兰:根据那两个方案,加上建立起的网络直报系统,理论上国家卫健委在96小时之内就知道地方出现未能确定病因之肺炎病例,而一直压到现在才爆出来,只能说没有人是无辜的。 【@sifro0:我也倾向于没有人是无辜的这个说法,就算下面不报,上面肯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能蒙混过关的,当然现在背锅的肯定是下面的啦
@ZacVacSac:目前来说没有。只能说现在看来,这个法条的立法出发点就不纯,和这几年的其他一些变化可以说是一脉相承。【@刘意哥:权力上收,地方只是执行机构。 【@雪路09:是呀!强哥在这个情况下了当上了小组长!【@谕玺:来之不易,那么多小组就给了这一个组长。 【@一嘀咕一:但是不应该只上报就万事大吉了。虽无权披露但是应该做好响应的预警和应急预案,外松內紧不违规吧
@ABlackPenny-livelongAP:那几天的新闻(我微博有那时候吐槽)传播出来的核心主题都是“没事事情不大”,他底下肯定跟着上面气氛走…
@老故事LWJ:被多少人引以为傲的这套机制,被一场瘟疫打得千疮百孔。

1-27@JQLI-李建全:作为一个医疗企业,作为一个医疗企业的负责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春节不放假,以身作则带领团队尽心尽力,日以继夜抓生产、控质量,尽最大努力生产和供应紧急物品!自武汉发生流感冠状病毒以来,我们一共生产和发送一亿多只口罩!11万件防护服!这些口罩90%以上供给医院和药店。
@晚安晚安晚安晚安啊啊:问为什么这么早就提产的,这么大的医疗器械企业,肯定会对市场各种检测,对需求及时预判呀。。
@开心的王肖0905:武汉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等大医院的口罩都是这家企业供应。可能是有收到医院内部提醒吗!
@GrapeMoca:这个时间线……一家企业都知道一个政府不知道,真是荒谬!
@朱云岫:12.20号。。。。自己想吧,唉,我等p民算什么呀

1-27【@】-徐天宁-:收回个人对鄂汉两级党政领导的所有批评指责。
@】以德唬人雷老虎:墙外说他们上报到最高哪里的
@】风景疾如箭c:他们都是背锅的
@】一个猜想0423:上报了,上面同意他们内紧外松的策略是一回事,但是没有采取具体措施,比如立即封锁可能的传染源,隔离病人,安全防护就是他们的问题。一帮子人又在猜想阴谋论了,真是可怕。

1-29@开水族馆的生物男:报给了谁?卡在了哪?此外,ngs检测,收样检测方也得上报 ,而且是直接向上而不是对送样地报

赵建平:时刻谨记「无症状也能人传人」,它比SARS判断难很多,这些细节会铸成大错……》,呼吸界。编前语:「2019年12月27日起,从湖北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至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湖北省医疗专业组组长、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专家组组长赵建平主任就几乎从未离开医院。……」2019年12月27 日开始,我们发现了一些家族聚集性的疑似感染患者,基本上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聚集性的发病。但从当时患者的病情来看,大家都还没有预想到有现在这么严重。不过,可以明确的是,知道它具有传染性,有「人传人」的现象。当时有一名患者已在外院进行了NGS检测,结果显示怀疑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因此,有人传人现象,有疑似感染患者,这两个信息让我们立即意识到这种疾病的危险性,当时我们就上报并对患者采取了隔离措施。

1-30【@】知乎老蒋 > @小七:他完全不了解我们的体制,03年后这个上传机制就已经建立了。所以武汉市长说的那番话,仔细再品品,就懂了。

1-30@】 伊洛牧:首批发现此次新冠状病毒的一线人员,感谢早期及时预警、详细的记录!国内生科研发技术人员这次疫情非常给力!这篇文章很重要,又补充验证了早期时间线。O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文章截图见评论,作者微信公众号小山狗)新病毒,在早期疾控误判或许可以理解,但,1月10日前后,当临床已经明确出现一些恶化迹象,1月19日依然在通告,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给大众感觉传染性不强。这个结论是CDC还是地方政府做出的?这个核心问题很明确,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弄清楚。批评地方政府已很多,CDC面临网上这几天热传的质疑,最好也能给出详尽澄清。 【@】 碼驡:可见,疫情的扩大是多方原因的。除了媒体常说的武汉市长湖北省长等,还有卫健委专家,医院,甚至医生一开始对该病不够重视,认识不到位。现在看来,被公安约谈的八位医生是认真负责的,某种程度上做到了,先知先觉。这些经验和教训以后该好好总结。因为这次疫情不会是最后一次。以后的疫情可能更棘手。
@】伊洛牧:这篇非常重要,又补上关键一环。10-18号之间发生了什么又清晰了。第一批国家卫健委专家诊断标准太高,一线医生10号再次上报情势危急,12号武汉卫健委专家才派3人专家组来,还坚持高标准诊断。18日第二批专家组到来,才有改变。后边国务院开会,钟院士采访,大家就清晰了。O重症科医生亲述:我们是怎样抢救危重病人的
@】-韦苏州:作者大概是华大基因员工,现在线索可以捋清了,12月26日前医院将病毒样本送到第三方机构,第三方机构也很快给出冠状病毒的结果,之后事情就由疾控和卫健部门接手了。至于为什么要委托第三方机构,因为sNGS属于新技术,大部分医院还没普及,华大基因等公司为医院提供了外包服务。这也是卫健委文件中, 【@】牧之于百越:结合外网复盘。最大的可能就是,武汉和湖北12月就上报了gwy,高层第一时间问了cdc的专家,第一批专家12月底也去了武汉,这些砖家们反馈这个病毒没有那么严重,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导致领导层被误导。再加上恰逢春节,这件事就被押了下来。直到钟南山19号确定人传人,高层才恍然大悟,采取强力封城手段
@】莲城清明:一看就是生信的同行,这篇文章从头到尾跟我实验室日常非常接近,其中的紧张激动真的是可以感同身受的…最令人窒息的是,早期做得这么好,后期确把一手好牌打得这么烂!?

二、王立銘

1、先導

1、微博

約1-29聊天:真相是这样的: 2019年10月,号称亚洲第一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在武汉疾控中心依照惯例送来的、从几家医院收集到的众多病例样本中,识别出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有着职业敏感的研究人员,迅速对病毒进行了分离、测定DNA 结构、排序;正式确定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事后,他们自称自己的这一研究过程“是完美的工作”。据参与这一过程的研究人员向笔者表示,这个真正的第一例病毒样本是从一位已经去世的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上取得的;追踪溯源到了华南海鲜市场,逝者生前的生活轨迹与此地有密切关联。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武汉疾控中心迅速向上级单位—-国家卫健委和国家疾控中心提交报告,报告他们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和疫情。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赶赴武汉,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由于他们采集样本时的技术失误,第一批国家级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话音未落,专家组组长、北大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就发现自己感染了这种新型病毒!(真是黑色幽默!)。据知情人说,第一批国家专家们到武汉后,他们排挤武汉地区的科研人员——包括那些真正的、在第一时间里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P4 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他们抢样本、抢数据,抢资源,为自已发表论文作准备。正是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和第一要著:考察疫情、预防和控制疫情,才得出了一个荒缪的结论:“不会人传人”!作为国家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院士,更是身先士卒、率先发表科研论文。1 月25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高福领衔团队的相关论文;随着,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发表“冠状病毒”专题,共8篇论文;这批专家的武汉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硕果累累!直到第二批国家高级专家组、2003年抗击SARS的英雄钟南山院士被请到武汉;钟南山院士到武汉后,次日宣告中外:武汉发生新型病毒性肺炎,“可以人传人”。实际上,武汉市和湖北省其它地区的疫情已经失去了控制!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应立即下台,申请取掉自己和团队的一切头衔,跪下向武汉人民,全国人民谢罪才是出路,否则全国人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历史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的领导机关应承担什么责任,也要向中央和全国人民有个交代!
〔瀚案:福小星《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福院士,请解释一下对你的投诉》(朱福星,1 月 30 日)抄襲了這條消息。〕

1-29【@】黎勇01:不知真假,聊备一说。我前几天有一条微博也质疑过高福作为国家疾控中心主任,到底是控制眼前疫情更重要还是发表论文更重要。 【@】憋口气:锅在传,花落谁家静候
@】GKScap:我在朋友圈看到过一线医生吐槽说这事情,不看病人,一大早卷走资料就走了。。。

2、某論壇

〔图1〕主题:现在说是cdc 的锅了?楼主| xingjinhai | 2020-01-28 12:44:26 | 只看此ID 1.第一次专家组下结论没问题 2.湖北在16号前不能检测,不能确诊,要全部送往国家cdc 3.元旦后武汉在海鲜市场一周内收集了763份标本送往国家cdc,徐建国说全部阴性,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4.韩国,泰国都能确诊时,国家cdc还在优化检测试剂,16号才给武汉。 5.16号前,只有国家cdc才有检测,确诊,发布病例的权力

聊天:中国cdc徐院士说没事,可是无法解释医院“白肺”病人剧增,又请原Sars组长王广发来,他觉得CDC都终诊了,就断言“可防可控”,自己也没防护好,回去就发病了;武汉形式进一步变坏,泰国韩国都确诊了,才对中国CDC的结论质疑,业内只有钟南山有这个德高望重的资格推翻CDC的结论。所以钟南山说过:武汉政府没有瞒报,这看来真是事实。所以周市长只承认“封城”的责任,不承认前面的责任。整个逻辑贯通了。据说12 月初的时候,还发生过武汉卫健委cdc不肯给上海病毒所标本做研究,为的是能够让本地的研究机构能抢先发表science和nature的论文。唉

朋友圈:死了很多人,很多人的命运被改变,直接损失4万亿。这事过去后,科技界恐怕会有“整风” 。

朋友圈:北京的专家只管抢资料,抢资源,拿项目,写论文,包括高主任/高院士,对临床防控一概不管,拿了武汉的资料回头回去自已搞lancet,武汉的专家已经火了

1-29@九龙河:谁的锅,真相究竟在哪里?
@气死你好压力@九龙河 你这个第一张图就是假的,能不能不要传播这样假的消息?
@Faina的世界:假
@雲定cloude_待机休业中:内容90%假的,现在有人再把水搞混,好给湖北,武汉这四位推卸责任,今天环球的胡的访谈,其实已经说清楚了,就是存在初期措施失误
@说再见不难的:蹲。种种错误、纰漏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各种长久以来运行着的畸形、不合理的合力对的爆发。无辜的是一条条人命、一个个破碎的家庭,唉……
@黑深残美学:想起前几天南开拿复旦在ncbi上共享的数据发论文这个新闻,表示呵呵……

3、某論壇

楼主 | JaneLYZhang | 2020-01-30 10:46:53 | 只看此ID 回复 | 发信 | 转寄 之前有些信息忽略了,特快的确是特快,看了讨论深受启发。故事应该是这样的。12月20号左右,武汉某医院发现重症肺炎病例(引起警觉地可能不是多人海鲜市场接触史,也许仅仅是抗生素无效等,原因待查),医生做了个决定,送华大基因测宏基因组帮助诊断。12月27日,华大基因返回结果,sars阳性。高通量测序下的病原体阳性诊断,只具有参考意义,原理只要病人样本中部分核酸片段和sars有同源性,就可以报告。所以不具备诊断价值,但是是很重要的线索。因为sars太可怕了,所以哪怕是疑似也会立刻上报。华大和医院应该都往上捅了。12月27 日~1月2日,武汉病毒所做了一个非常正确和及时的工作,既然在病人标本里,有sars疑似,27号的测序深度根本不够,说明不了问题。那么好先别急着分离病毒,继续用病人标本深度测序,把人的基因组和细菌的基因组全部筛出去,用剩下的病毒序列片段,特别是具有冠状病毒序列特征的片段,拼出目标病原体的基因组。试验成功了1月2号武汉病毒所,拿到了这次2019nCOV的首个完整基因组。CDC即使不来,这个开局也是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我本来一位接近美帝,这简直是超越美帝的存在。12月30 日左右,CDC来了,组长就是徐建国院士,干了几件事: 1,梳理了一下流行病学史,发现了海鲜市场的传染源地位,查封了市场(这是好的值得表扬);2,通过回溯,找出了最早12月1号的一共41个病例;3,隔离了700多位密切接触者;4,把控了之后的诊断确诊流程和样品递送程序(这是合法的,但是延误了后续的抗疫工作);5,这个是传闻没有证据,把武汉病毒所踢出疫情工作,请来了复旦的团队协助分离病毒和测序(分离病毒是有意义的工作,拼接出来基因组虽然可以用,但是一旦疫情蔓延,没有活的病毒还是不好办)1月2日-1月16日:标本源源不断送给CDC 。接近零确诊。也没有下发任何试剂盒给武汉。一直到日本泰国查出病例,中央震怒,换了专家组,明确了属地管理,下方试剂盒给武汉。武汉用了三天时间一口气报告了接近200个病人。马上封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做一个对比,1月10号是复旦团队把病毒序列提交给全世界同行的时间。德国的科学家Christian Drosten(03年sars的共同发现者)七天时间,什么事情都不干,不是忙着写论文发paper,而是实验室验证方法在17号把完整的诊断流程(RT-PCR试剂盒)公布在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他没有发lancet, 但是全世界记住了他。什么叫医者仁心?什么事白求恩。我们的科学家有更加完美的开局,武汉病毒所的序列,比复旦向全世界公布早了8天。我们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1月14日,当武汉的医生心急火燎等待着寄送给北京标本的检查结果时,CDC的徐建国院士,信心满满春风得意的向Science杂志记者Jon Cohen,夸下海口:“这是一个有限的感染,763名密切接触者无一发病”。一场空前的悲剧终于降临。

聊天:来自国家疾控中心:本来他们是拿到一手好牌的,我的同事们几个通宵的努力,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分离了病毒,测完了序列,证实了病原。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研发了检测试剂并发放全国省级疾控中心,并复核了几十到上百份武汉来的标本(具体数字不详),获得了国际同行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一致赞赏和高度肯定,为防控疫情嬴得了最宝贵的时间。然并卵,如此好牌还是被打得稀烂稀烂的,因为有政治第一的明确指示,有保密协议的严格要求,不可说不可说,要维稳。于是检测报告进了保险柜,只看到武汉方面连续一周发布的无新增病例,密接人群无人感染,无医务人员感染的消息。都以为是武汉措施得力,把疫情扼杀在摇篮里了,谁知道背后的真相是医务人员多人感染,人传人确凿无疑。最后恐怕是实在压不住了,只好把钟老这位大神请出来揭破部分事实,安定人心,可还是尤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认有瞒报迟报漏报,不承认超级传播者,不承认英国的疾病模型是对的,不承认武汉医院床位不够,于是,在Politics第一、维稳第一的正确指导下,在中国喜庆的节日气氛里,武汉人民喜迎封城。

4、豆瓣

1-29【+补充,欢迎指正】 sci/gf/p4+稳健医疗timeline
@】龚晓明医生:了解更多的真相以后我只能说SCI害死人
@】helloBonjoursun:一月初高福领头的CDC一行浩浩荡荡来到武汉 下了“人不传人”的结论之后 卷走所有临床资料 撇开武汉所有一线医生 发表在了柳叶刀20天后 疫情大爆发
@】超绝可爱金泰吴:讲真 不是马后炮 看过那个gf和白岩松连线就觉得他讲话特别假大空 不像钟南山那么实事求是 1-27 10:41某網:王延轶是舒红兵的学生,舒红兵和老婆离婚,和她结婚

1-30【@许多熊 (你低头拆信、):这个局面环环相扣哪一截也跑不了 但我觉得大家主观宁愿对wh失望愤怒 也不敢往上想【@毛毛脸等offer:我意思是 科学家可能有科研论/文什么的功利性的动机,工作的过程也可能有瑕疵。但关于m报他们绝对不是拍板的人,估计也不敢。看到有些“zf为专家背锅”的言论都出来了,肯定是有失偏颇吧。【@小昭 (晚安,杨老师):但是,不能忽略的是,zf会依赖专家的意见,本来就是开会期间,有一帮专家帮忙背书,乐得自在。似乎也能解释最早出来接受采访的时候全程甩锅了!当然,zf不作为绝对没得洗
@黄河:这个美女王延轶所长是舒红兵的学生和二婚老婆, 博士没毕业就已经武大副教授, 博士四年拿国家杰青, 36岁武汉P4病毒所所长. 秒杀一众生物猥琐男. 接下来是院士的节奏. 舒红兵的渣人品在mitbbs人尽皆知. 所以这次的武汉病毒, P4实验室悄无声息, 拱手把扬名立万的机会让给别人, 所长这是失职和不合理的. 也许排除不合理的, 剩下的就是合理的答案. 希望不是国内学术界的一次不伦师生恋, 一次无耻的人才提拔; 造就了今天中国的大瘟疫大灾难和全世界的传播; 不然也太狗血, 太黑天鹅了. 向Mittbs爆尿的生物猥琐男致以最高的敬意, 希望Huaren少一点歧视嘲讽没钱学生物的…
@杠我的马上die:为了抢发sci就隐瞒疫情?把疫情广而告之,他也可以同时发paper啊,不理解【@吾与贾玲孰美:因为会有多个团队一起研究,不能保证他的团队最快
@直男の小号:以下个人判断:之前舆论都说为什么上海那边研究样本出结果比p4还早,这个研究所不是专业的吗为什么到现在没有什么成果(因为江宁婆婆之前把它一顿夸)。1.29的时候它的官网上有公告称1.2的时候已经研究出完整的病毒序列等等。为什么这么安静如鸡?因为所长的履历一旦暴露在公众视野中一定会被翻车。至于后面的我不知道。

1-30【@已注销:现在看来不是对上瞒报,也不是为了发lun 文,而是上面老早就掌握情况了,但一直不透明,地方得不到准确信息,直到23号才feng 城…… 【@Z君🌈 (流川枫女友!!!):我个人觉得,是为了赶速度发表所以做实验的时候忽略了一些地方,得出了不会人传人的结果,然后zy就决定不对外公布,避免骚动 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么几个人就能把这事按下来啊,这肯定没瞒上啊,你们把他们的力量想的太强了吧 【@已注销瞒报民众跟发lun 文有什么关系?【@已注销没关系,应该是之前大家都以为是武汉对上瞒报导致疫情扩散,现在看来上面什么都知道,还是决定瞒着群众,论w是石锤了。狙论w的人是想说高本人是疾控中心主任,不管防疫工作只知道抢数据,把具体的病例捂在自己手里不共享给国内其他机构 【@可爱爱可 (成为自己真正的主人):我觉得是他们误判了。忙着去发自己的论/文。没有认真研究过这个病。zy12月底就派了CDC过去。应该是想看看这病到底程度怎么样,也不是想瞒着这个病。但是专家组认为没问题,这段时间爆出来的得病案例又不多,他们又忙着去搞自己的文章。所以可能上头和wh都认为这个病风险不是很大,没有引起更高的重视。值得吐槽的是专家组说不会人传人,结果这专家自己感染上了。我觉得就是专家也不负责,whzf也没有 做好,几条线导致的。但是最主要还是专家的判断,他们认为没问题,非专业的人才会掉以轻心。毕竟谁也不想出现大规模的传染病。当官的也不想。

1-30【@夜航西飞:疾控有关专业,cdc真没只手遮天的权力。国外的cdc和国内的还是不太一样的。要是真有那么重要的职能,就不会本专业人想去疾控的都很少很少了。要钱没钱,要权没权 【@小川还在骂地方zf和cdc的不知道是真傻还是真聪明 知道某些人骂不得 【@裘大爷的烤鸭:所以现在锅甩到知识分子上了……当然,这次那些抢发表paper的和whz府一样没法洗,但是他们不应该是最后顶锅盖的

1-30【@第三方应用授权:但是搞清楚。。。需要发文章评职称的那帮子人,压根没有压着消息不公布的权利。。。你觉得他们有能力让官媒发文章《可,可,不人人》吗? 消息公布越早,他们的文章发的期刊越好。。。他们是否全身心投入到一线医疗和究竟是谁在隐瞒消息是两个问题,故意混淆就是洗地。

5、微信公眾號

何新《呼吁有司督查追究高福的渎职言行》,本能论中医学堂,01-30 11:42:高福身居国家疾控中心主任之要职,在疫情初发期防治最佳时机,竟然以专家身份散布虚假不实信息,宣称疫情不会扩散不会人传人云云,导致湖北武汉领导误判形势,延误错过遏制疫情扩散的最佳时机,以致武汉疫情现在扩散全国,扩散世界,后果极其严重,责任极为重大!高福,男,中科院院士,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在武汉疫情初发生时候,轻率对媒体公开宣称武汉SARS-2不会人传人等一系列不负责任、不真实的言论。⋯⋯既然武汉地区几个普通医生,仅因在疫情初期将SARS-2误解为萨斯,而被以散播谣言被追责,本人希望有司本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原则,一视同仁,追究身居要职的此人,是否有有意散布虚假不实疫情信息,误导疫情防治,导致武汉疫情扩散全国殃及全体国民之重大责任!本人也呼吁卫计委、中国科学院有关方面督查此人在武汉疫情初期调研期间的所作所为,是否有网传的私自对国际散布病毒数据,渎职营私的学术不端和渎职行为,给全国人民一个严肃的交代!

2、王立銘

1-30 18:43@王王王立铭:我已经出离愤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我第一次实锤看到明白无误的证据,新冠病毒人传人的证据被有意的隐瞒了!!!!就在今天(美国时间昨天,2020/1/29),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又发表了一篇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的论文,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425名患者的数据)。这项工作的作者是来自中国疾控中心、各地疾控中心以及其他很多研究机构的研究者。这里先不讨伐为什么要选择在英文杂志选择发表这种对于中国疾病防控至关重要的数据吧,大家知道我的态度。首先,里头有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根据流行病学数据,研究者们推算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力(R0)在2.2左右。这个数字显著低于SARS,也吻合世界卫生组织前一阵子的预测(1.4-2.5)。这一点会在某种程度上缓解恐慌情绪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将中国宣布为疫区的压力。但是!!!请看下面这张图,是所有这425位患者的发病情况(发病时间、以及是否和华南海鲜市场有接触史)。看明白没有?即便用最粗糙的分析,你也看得出来,在1月初的头几天,和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的患者数量就开始占据绝对多数。病毒人际传播的迹象已经非常非常明确了!但是我们官方的口径呢?我查了一下:1/10: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1/14:不排除有限人传人;一直到1/20日,国家高级别专家组进驻之后,钟南山院士才公开宣布这种疾病呈现了人传人的特点。我的问题很简单:从这篇论文的数据来看,国家疾控中心早在一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那么从那个时候一直到1/20日这三个星期里,这个消息是在哪个步骤被掩盖了?是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为了发表论文,对数据密不外宣?是武汉市政府为了某些需要压制数据的公开?还是什么别的情况?我已经快爆炸了,我需要论文的作者们给我一个解释!!!!作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们比公众早三个星期知道了病毒人传人的确凿信息,你们有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
@梦和影的告别: 甩锅给我国CDC的人简直和外宾一样。科研人员即使有私心和同行抢发论文,也不可能瞒报或者延迟警告政府官员。海外专家从一月初开始就在社媒和传统媒体上讨论各种分析,还不是基于我国CDC提供的信息和公开数据。内地媒体连帝国理工大学的推算都不敢报,财新采访管轶都被“自发维稳”的
@何谈天下月色:我觉得还有学术之争,国家队看不起南派医学,然而偏偏只有南方钟先生的讲话能让国人信服,其中门路就不多说了。
@梦和影的告别:回复@张xs689: 谁知道,我觉得如果不公开只因为cdc的人抢发论文这其实是好消息,因为这是老鼠屎,但如果不公开和cdc的人发论文无关,那么,这就是非常非常坏的消息了
@股市资治通鉴:回复@天河水妖:cdc虽然是征服部门,但可能只是个厅级单位,做行政最大才是市厅级。走职称一般头头,副头头弄个院士不成问题的,院士级别比市厅级大,而且有面子。其他人弄个研究员什么的工资一般也和厅级持平,但最大头头才厅级,相当于走行政空间位置少,走职称位置多。所以cdc由征服机构变成了研究机构。 【@veranda1981:原来不是武汉政府压的?我一直骂错人了???【@不与千湖同色:都不干净,但凡有一个环节能起到作用,也不会这么惨烈【@天下行走啊:疾控中心在非典之后就独立于当地政府了,不受地方政府控制,又中国疾控中心垂直管理
@eleven-chan:曾光不是才公开表示,之前无论是“隐瞒”还是“滞后”都是因为前期科学上无法断定,现在明显打脸,早就发现问题了,刻意隐瞒!
@白鹭渟:回复@cmbynm-dc:目前来看国家卫健委,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一个都跑不掉
@想来杯冰可乐啊:他们使用的数据是1.22之前的病例(重点),那说明1.22以后才完成了论文的数据分析和写作,得出的结论是12月之前就应该存在人传人的现象,而不是“12月初就知道了人传人”,这两个概念差很多吧【@para_lett_ra:终于看到一个明白人,一月十几号才有检测试剂,图表上之前的病例更可能是重溯出来的吧。除非检测试剂出现的时间也隐瞒了大众。
@倒一季花色:我没细看 这个没写accepted的日期 但是 它可以是个回顾性研究啊 不一定是当下隐瞒了这些数据……

1-30【@】张平特拉维夫:也许我不懂cdc是怎么运作的。但就一个学者的常理判断而言,如果我的研究成果能用于实际生活,能够为社会提供直接帮助,那我肯定毫不犹豫就拿出来提供给权力机构,供他们参考实行,而这丝毫不影响我发论文,我干嘛掖着藏着?
@】阿庆jilin:目的是通过外国刊物披露疫情的可能性更大

3、評論

新京报《研究结果显示:去年12月中旬新冠病毒已发生人际传播,1月1日至11日已有7名医务人员感染》,蛋蛋网,1 月 30 日。評論:【@】isabella:写在文章中的学术研究结论和公开向社会大众做警示是两完全不同性质的两件事。文章既然敢投,就迟早要公之于众,我不认为高院士会不懂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这么简单的道理,等着让人秋后算账,从此一败涂地。或许他有急于发文章的一己之私欲,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向旁人或上级警示过此事,但是否有人听,是否允许他公开说,其中缘由不得而知。如果他有足够的证据,足够大的影响力第一个站出来说服大众此次病毒可人传人,他难道不想做全国人民心中第二个钟南山?此事究竟如何,还需带他亲自说明再做论断。学术可以允许你失败,政治可不一定有如此宽容。 【@】尺:写论文需要一个周 给上面做汇报只需要半天功夫 “为了抢发论文才不公开”你信吗? 【@】船长:哈在这吃瓜呢,还在这论文呢,都他妈烧到你家门口还扯淡呢?没有欣闻白由,下次照样。新闻媒体没有白由曝光权,大家一定次次受苦! 【@】杨帅:不明白既然已经有明确的研究结论,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预警,第一时间进行有效阻断措施?所以,不便评论这个研究是不是“人血馒头”,持续关注,让真相飞一会儿。到底是谁做的?谁会被钉在历史的XX柱上?还是那句: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蒙娜丽莎的微笑:):NEJM官网能搜到这篇文章,有意思。返修一搞时间,2020.1.9。返修二稿,2020.1.16。返修三稿,2020.1.23。接收时间,2020.1.30

1-30《浙大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我已经出离愤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阿哥飞越疯人院,評論:【@】作者:事情可能远没有这么简单,让子弹飞一会儿

1-30小苍蝇拍《浙大教授爆料:疾控中心早就知道“人传人”,但却刻意隐瞒跑去国外发论文!》,廉政法制观察,評論:【@】日月星辰:不要乱带节奏,人家早就说过了,相关报告和数据早就发给市政府了,是政府不重视,想着先开会,才导致疫情蔓延的,不关科研人员的事儿,那时候站出来说新型肺炎人传人的那八个人被当成散播谣言抓了好吧,国内不让说,去国外说有什么毛病?你愤怒个毛线,不看新闻的吗?【@】作者:北京青年报文章,信息量大:https://mp.weixin.qq.com/s/vCQUlIcO2D4zzf73NfbXGQ【@】梵1:那个“日月星辰”就是人渣或有智障,说作者带节奏。国家疾控中心主任,在发现这么严重的问题时,是有权力和责任直接向国务院汇报情况的。这里在疫情决定的权力关系上,国家疾控中心是大于湖北和武汉市政府的。而疾控中心主任却自私得只顾抢别人的科研成果用于自己发表论文,却不顾百姓死活,隐瞒疫情。这人渣必须革除院士头衔,革除职位,并且要以渎职罪上法庭接受审判。坚决支持作者。
@】火焰玛瑙:我觉得换个角度看问题吧 发论文的也就是科研工作者 他们发现了 说了 可是上面领导不重视 不申报 作为研究者能有啥办法 一线医生 那八个医生 不也被按照传谣言抓了嘛 国内说不通 但是 又要对得起严谨的科学态度 国内是肯定不会让发表了 那就试试往国外投稿啊 他们投稿那会 肯定也没想到会蔓延成全国瘟疫
@】Zavia:评论看得比文章还让人生气……稍微想想,疾控中心有什么理由、有什么权利瞒而不报?我已知的新闻说的是,疾控中心早就上报了,12月 地方就行动了 但内紧外松的应急举措,是疾控中心能控制的吗?不要埋怨错了人……
@】R-Zhuan:讲真CDC在这里就只是一个背锅的。传染病疫情信息的公布必须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来执行。或者是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CDC顶多只是卫健委下属的一个直属和联系单位。所以究竟是CDC的“瞒报”卫健委还是卫健委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无从知晓。但是在这里却单一的把矛头指向CDC怕是十分不妥,切欠缺对科研工作者应有的尊重
@】清风:我看好孙东东,虽然我不赞同他的观点,但是满满的讲政治,有前途。:身为所谓浙大教授,故意扭曲解读数据故意引导大众抨击官方,居心何在?1、非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发病不代表“人传人”。2、没有确凿“人传人”证据之前,告知人传人,只会引起不必要恐慌,按照流程人家启动了二级响应,开始研制检测和疫苗,没有问题啊!锅到底是谁的最终国家会有定论,在这种时候煽动民众抨击官方,为了吸流量手段也太没底线了!
@】夏朵·梁·诸琦:说疾控中心的人缺德的人,请问:他要是想要隐瞒,他为什么跑去英国发表论文?他会不会是没权透露,所以去国外发表?疑点很多
@】amour:看完文章我感觉有人敢说真话直指幕后黑手。再看评论真是下巴都要掉了。民智未开,科研知识分子竟被指成第九人…科研人员有什么理由要瞒报啊?他们是组织的人啊,研究出这些成果是他们的成绩,邀功的啊!只怪当时组织也审核不严格,论文透露太多信息和现在的形势不符。

1月31日【@】昔日老K:不太懂,论文说依据1月4日的病例,算出R0是2.2,就算延后10天,至1月14日,CDC启动了一级响应,为啥还说“有限人传人”?【@】爸爸你你爸爸爸:这是很明确的意思:专家们说我们已经尽了自己的职责,隐瞒和措施滞后的脏水不要往专家身上泼

三、回應

1、

1-31《独家|中国疾控中心高福、冯子健回应论文风波》,财新。赫赫複印資料也有複印。

1-31许雯《中疾控独家回应:“人传人”早有推论,保守下结论有原因》,新京报。赫赫複印資料也有複印。

1-31🐰《请停止冤枉疾控中心,不要搞出新冠时期的袁崇焕》,不明飞行兔。赫赫複印資料也有複印。

2-01赵孟 陈鑫Stella【专访】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我们当时看到的资料是没有医务人员被感染》,界面新闻。赫赫複印資料也有複印。

2、

1-31【@熊睡睡89:孤证不立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和高福院士的对财新的回应,再结合第一财经对高福院士的专访,可以确定中国疾控中心和高福院士本人认为 ,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论文的结论 是他所声称的回顾性推论。所以 ,必须请高福院士给出425例病例核酸检测报告的取得时间 ,明晰回顾的全过程 ,绝不能让专家背了不该背的锅 ,让真正该负责的人逍遥法外。

1-31@南都周刊
@哈哈20190316:1月5日黄冈成立了防控指挥部,也就是说湖北省政府在1月5日前就知道人传人了,见25日黄冈日报。
@广东sunrain302:罪归祸首 1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业主余甜等;2 该市场野生动物经营者 购买者 食客;3 高福为首的第一批砖家;4 武汉市官僚一批;罪大恶极【@OrangeCat88:22号才开始分析数据的哈,给peer review 三分钟时间对吧?【@沙中冻土:看评论,这些人跟训诫那8个医生的警察有什么区别?【@善良的金不换:作为疾控中心主任将疫情的独家资料只共享给自己团队,没有分享给全国的大研究中心一起研究疫情,引起大家重视,仅仅为了自己团队发表论文,延误疫情,他就是渎职

1-31疾控中心《中国疾控中心回应论文质疑》,蛋蛋网,評論:【@】逄也:并没有回答是不是提前就知道人传人的问题。 【@】杨帅:就是不正面回答关键问题:发现人传人后,除了发论文提醒国外同行,还干了啥?!
@】阵雨停:我在想是不是有些人不懂回顾性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当键盘侠
@】时间似深海:一群人逼事不懂,逼事也干不了,自己无能狂怒,还想着把这帮专家都干倒批臭。我也不懂,一个回顾性研究怎么就证明了官方从12月份就知道会人传人?可能之后的防疫工作和研究交给微博用户更靠谱👍
@】木士禾:有些人就是专门搞论文的,没权力下命令吧。理论意义上的“共同评估和研判疫情,改进防控策略”也只是理论意义上的,实际该干嘛还是power决定。

1-31【@】耿直的阿拉斯加猪:1月24日《柳叶刀》刊登的武汉金银潭医院的黄朝林等人的论文显示,截止到2020年1月2日,当时被发现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大概在40余人,其中27人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1月29日《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刊登的中国疾控中心李群、高福等人的论文也显示,截止到2020年1月2日,当时被发现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大概在40余人,其中27人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当时武汉卫健委发布的信息为,12月31日称有27人有不明原因肺炎,这些人都去过海鲜市场,这个数字和上述论文中提及的27人是吻合的,数字本身没问题,但作为官方通报,却隐瞒了还有至少13人没有去过市场的情况,因为从上述论文来看当时实际发现的不明原因肺炎的人有40多人。直到1月3日,武汉卫健委在当天的通报中才把人数补齐了,说不明原因肺炎人数在44人了。5日说有不明原因的肺炎有59人了。
所以这么来看,至少在2020年1月之前,包括1月开头的前两天,两篇论文的样本量和武汉卫健委通报的数量还是对得上的,规模在40余人。换言之,这个时候不论是专家还是武汉疾控部门,掌握的发病人群体量就是这么一个40余人的量。
问题出在1月11日确诊了41人为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之后。这个时候,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武汉一些已经开始出现不正常的发热患者的增加了,但武汉卫健委却对医院说这些人不是感染者,即便他们的肺炎症状和体征,和确诊者非常相似,尤其是胸片,也不让上报。武汉卫健委也没有要求医院对这些人进行隔离。所以从11日到15日24时,武汉的确诊病例一直没有变过,仍是41人,但祸根已经显现了。
另外还有一个数字很诡异,此前被人们忽视,即1月11日,武汉卫健委曾经通报说“所有密切接触者739人,其中医务人员419人”,而到了1月15日的情况是“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763人,已解除医学观察644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119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也就是说,在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中,疫情前期的700多名密切接触者中,600多人都没有出现问题,“没有发现相关病例”。这组数字也势必会让人放松警惕。更何况事情也并不是如此,大量高度疑似病例已经浮现了。 而从李群、高福等人1月29日的论文中可以看到,他们通过数据倒推,发现1月11日时发病的人数已经有248人了,并在论文中表示医院床位紧张等一系列问题,导致确诊数量被持续低估。尽管只有73%的人发病后2天内就去了医院,89%的人发病5天后还未能住院。
所以,为什么武汉卫健委当时不让医院上报这些高度疑似的情况?发热患者的不正常增加,当时在武汉的医学专家是否了解这个情况?他们是否清楚武汉卫健委不仅不让医院上报高度疑似病例,甚至还说医院诊断错了的情况?他们是在知道了这些情况后,仍然认为疫情“可防可控“?还是在被蒙在鼓里、以为只有41人,以为700多名密切接触者中600多人都没问题的情况下,才得出“可防可控”?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认为,才是捋清楚责任的关键。另外补充两个时间点:武汉市两会:1月6日~1月10日。这期间武汉卫健委没有通报过疫情的进展。官网的通报中从6日到10日是空缺的。湖北省两会:1月11日~1月18日。这期间很长一段时间里,确诊人数一直没有变化。(注:武汉卫健委归武汉政府管)当时在武汉的医学专家是否了解医院里已经出现很多高度疑似病例,归武汉政府管的武汉卫健委却不让医院上报,甚至说医院诊断错了的情况?他们是在知道了这些情况后仍认为疫情“可防可控“,还是在被蒙在鼓里,以为仅41人感染,700多名密切接触者中600多人都没问题的情况下,才得出“可防可控”?
@】神经错乱2号:我的看法,撇开论文说话。最开始爆料的一线医生都能明确察觉到有人传人,我不相信医院领导,还有疾控的专家们不知道。所以为什么最后只给出一个可防可控的结论,无从得知,但是两边都不干净。

四、後續

1、

2-07《第一批赴武汉的8名专家,是否该彻查?》,野阳,2 月 7 日。赫赫複印資料也有複印。

2-11《与病毒赛跑 为生命守护——走近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抗击疫情第一线》,中国科学报,第 1 版。

2-02【@】组织二号头目:现在革命形势比较尴尬,中国老百姓说是可能美国在下毒,美国说是中国自己泄露的,那个印度人发的那个帖子,被双方拿来当做对方搞基因武器的根据,美国如获至宝还登了报,不过很快那个论文因为被人挑出来毛病已经被撤了。
@】钢铁小心:美国人不也说病毒是比尔盖茨研制的么,目的是阻止川普连任[笑而不语]
@】夜雨青衣江2030:据说印度研究所并没说他们撤回质疑不再发表,而是说回去修改措辞再发表。

2-03【@】吐槽鬼:看到日期了,当时的都是湖北和武汉的锅不该骂别人的
@】一息衍一:[二哈]我翻过我们群里的聊天记录,12.31大家都在说要不今晚不出去跨年了。大概下午三点多有人转发了个链接,说这个病毒没有发现人传人,才决定晚上出去玩的
@】一只幸运鹅Rojo:我们省这边,有个诊所,17号收治了一个发热病人,连着吊了五天水都没好转。最后被确诊是新冠。诊所医生被吊销了执业许可。我觉得他有点点惨。

2-05@秦祎墨:其实现在倒过来捋顺时间线,是不难看出f4的反应迟钝过度乐观和后续其他力量的介入和补救的。说白了,f4站在历史的节点上突然手上拿了一份卷子,很难,临时考试。f4交了白卷,隔壁兄弟好多满分的。有人说卷子太难了,是,很难,但是你如果答好了,你就是英雄。我其实最暴躁的,是在一个关键时间节点上的时候,没有看到f4正儿八经的在答题,而是已经开始找理由找借口为零分卷子解释了。换句话说,这个时间阶段,你全力以赴,都不一定这么烂。最后还要别人帮你答题,这是我最不能忍的。这是你的卷子也是你的礼物,你答好了就是让全校都刮目相看,没理由让全班替你答题,还让班主任亲自给是开小灶,你还在给自己找理由。

2-05【@】远古善良战斗君:现在基本已经搞清楚缘由了:一开始一线医生是重视了的。结果所谓的专家一下来,本事不行又自信心爆棚,认定不会人传人。地方为了weiwen抓了八个了解情况的一线医生。搞的一线没人敢说话了。到上个月十几号的时候,所谓专家还在那里胡吹八道,地方还在搞万家宴这种政绩工程。结果海外开始大量爆新闻质疑。终于引起上面的注意,派出了钟南山他们第二波专家。结果一来就发现形势恶劣。那些砖家当然最该负责。但不让人说话,也才让他们的错误意见畅通无阻。 【@】天wing:各种原因造成的悲剧,官方遇事第一时间维稳和谐,堵住大众的口,媒体新闻全部给阉割
@】AD钙奶 (爱咋咋) :楼主漏了一个角色—ZY也是同意瞒报的
@】幽幽绿山石 (The impossible dream 追梦无悔) :就说一句。一个真正有底线的科学家,不可能说出“我拍着胸口告诉你”这样的话。科学,医学,从来就没有绝对。看得懂的都知道我在说什么。
@】[已注销] :不觉得专家信心爆棚,当时用词非常谨慎,暂未发现有限人传人,其实基本上就跟没说一样,什么都不了解。但是热搜一上就成不会人传人了。前几天李兰娟说句不排除传染哺乳动物的可能还被八组一疯子开贴说成李兰娟要求捕杀动物。

2-07【@】骆明微博:看完张继先医生的回忆,更加诧异了。一、她最早发现的七个案例,只有四个是华南海鲜市场,但后来很长时间,卫健委却要求只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才能确诊。(这样的意思是不是,只要关闭该市场,人传人又有限,就万事大吉了?)二、张医生最早判断标准很明确:肺部CT有相同特征,可排除流感。直到前不久,还有医生在说,不能迷信核酸检测,得看CT。如果以CT肺部特征为标准(至少是重要标准),很早就能摸清大概传染情况,不至于王广发等专家来了后,连资料都有限吧。

2-07《为武汉市政府说几句公道话》,墨香花开。开始的时候我同大部分人一样,骂武汉市政府,认为是他们耽误了传染控制,现在事情慢慢清晰,反而要为他们点赞。文中时间可能有点不准确,但不影响对事件的描述。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一例肺炎病例,同以往的不一样,将病毒送往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检测,病毒所检测发现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武汉市立即报到国家疾控中心(CDC),16号又发现27例,武汉没有权力检测,只能送到cdc,cdc派出专家组到武汉,据说有8-9个院士,带走了病毒样本,还从华南海鲜市场取了200百多份样,200多份样的分析结果没多久就被徐院士发表在科学杂志上了。高院士(cdc主任)给武汉市说:给我两个星期,得出结论才做决定,到了12月28号,出现了41例患者,cdc给出结论,新型冠状病毒,没有人传人情况,不必恐慌。武汉市就这样被带进沟里了。即然cdc,国内一帮顶级专家说没事了,武汉市当然该干嘛就干嘛去了。到了1月中旬,武汉市的医生发现疫情严重失控,又不能也不敢挑战cdc,以金银潭医生为首,联合协和,同济几个医院的医生就写了一篇41例病例的分析报告论文,投到柳叶刀杂志,柳叶刀杂志以史上最快速度发表,论文确认人传人。以期引起高层重视,推翻cdc结论。两个多星期cdc的专家院士们在干啥呢?测基因序列,争分夺秒,以期得到重大发现,扬名天下,港大管秩到武汉来抢病毒标本,没有拿到后恼羞成怒,可见一斑。那帮院士们把最重要的事:控制疫情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发表论文。不完全统计,短短一个月内他们在自然、科学、柳叶刀上共发表了8篇文章。武汉市看到疫情失控,想起了钟老爷子,立马以地方名义请钟老,因为国内敢挑战cdc,敢挑战那帮院士的,只有钟老。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果是国家出面,钟老不会坐在歺车上到武汉!一定是武汉政府给武铁集团打了招呼,武铁集团帮忙才让钟老上车的,没能安排更舒适一点的位置。一位84岁的老人啦!一位在17年前的那场非典战役中立下头功的中科院院士呀!钟老到武汉不用做更多的事,只要了解一下41个病患的病情和分析报告,就立刻确认了内情和真情!武汉市成功的借钟老的口,将疫情的严峻形势传播出去了!钟老立马到北京,应该是直接把形势向决策层作了汇报,这才引起高层重视。有了后面的措施。那些吃人血馒头院士们呢?如果他们按专业精神、按cdc的职则,将了解的疫情第一时间如实告知武汉市政府和人民,疫情会发现到今天的程度吗?武汉人民会受如今的封城之苦吗?全国人民会受如今在家隔离之苦吗?2003非典那么厉害,北京都没有封城呢!高院士的牛津校友们评论,应该把他钉在新英格兰的耻辱柱上,这是中国疾病控制上的最大丑闻和失败。

2-09【@】耿直的阿拉斯加猪:这是中国疾控预防中心1月28日的一份报告,给出了截至到当时的事件时间线,以及国家卫健委截至到当时前四版的诊疗标准。大家可以看看。
@】haohkust:还是确诊标准太高/麻痹大意(国家卫健委)、懒政(武汉市)的问题,国家CDC最开始要求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才能确诊!给武汉市本地的信息也非常不全面。国家卫健委也抱着侥幸心理,根本就没做什么工作。武汉市就盲从上面的。就这么悲剧了
@】简直难搞:华南海鲜市场 关闭的很迅速啊 决策很快啊 妈的到底什么原因搞到后面没人管似的 匪夷所思
@】haohkust:还有最初的病例武汉市本地不能确诊!所有标准竟然是要求去国家CDC复核。我真的是醉了。为了抢占学术/话语权资源就是这么做的么?
@】无敌游戏大王:这件事从发现到上报到公开这块都没问题,问题出在对病毒性质和危害的判定上。这件事很不好办,按部就班按照科学规律来就是现在的结果,除非当时的领导有近似于开天眼的能力,在病例只有几十个的时候全城隔离。这件事,恐怕很有可能就是个不可抗力。

2-10【@】耿直的阿拉斯加猪: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到1月20日钟南山说病毒能人传人之前,武汉和湖北省官媒的人员,并不知道病毒能人传人。他们也是从钟南山那里得知的情况。但我们现在都知道,医护人员层面在20日之前,就已经普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所以从医护人员的担忧,到当地官媒人员的不知情,信息到底在哪里被拦住了,就是问题的关键了。
@】晒月亮ing:12月27日,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医生就把病情上报医院,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就到了武汉。可以说湖北方面上报方面没有拖延。后来,可以说是国家卫健委接手了包括通报。这个应该也映征了周先旺市长采访时说的他们没有获得授权。

2-11《“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汉网:很多人说,疫情在全国的蔓延,武汉市长周先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有何错之有?武汉市一个千万人口级城市,又是湖北的首府,一举一动关系全局,市长先生提出的依法披露,怎能就堵不住那些口诛笔伐的网友的悠悠众口?当钟院士说出人传人时,这位市长又是冒着多大的政治风险,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指令?
@】板凳崽_:这口锅是拼了老命也要甩的
@】大地行走2010:唉,有句话不知道怎么说,骂这个市长是绝对安全的。我不敢骂更多,但,我绝对不会以骂一个如蝼蚁一般的市长来彰显自己的道德优越。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

2、報送記錄

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关于湖北省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不明原因发热肺炎疫情的病原学调查报告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我单位(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团队与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CDC合作,于2020年1月5日从湖北省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一名不明原因发热肺炎病人呼吸道灌洗液中检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经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分析发现该病毒与类SARS冠状病毒同源性高达89.11%,命名为Wuhan-Hu-1冠状病毒(WHCV)由于我们仅有1例重症病人的标本,根据我们对该病人及其他病人临床特征等综合分析,造成本次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明原因发热肺炎疫情可能是由该新型Wuhan-Hu-1冠状病毒引起。鉴于该病毒与造成SARS疫情的冠状病毒同源,应是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以及在临床救治中采用抗病毒治疗。
抄送 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上海市申康医院发展中心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2020年1月5日

2-10【@】开水族馆的生物男:既然某报送记录流出,那我不妨跟大家聊一聊某些似真但掺假的“内幕”消息,以下图这条十天传前沸沸扬扬举例。1、医生送检找的并不是华大,究竟最后谁做的?欢迎这位网友指证,依据法规,检测单位需要报送,报了么?报给了谁?2、病毒所有据可查官方送检12.30,医院送检12.29,所谓12.27通过什么渠道?这位朋友可以说说不?以及,1.2号出结果的唯一信源来自官网内部新闻稿。依据法规,检测单位需要报送,报了么?报给了谁?3、官方可查CDC第一批是高福王广发等专家一月初,这位网友指出12.30左右徐建国就到了,颠覆了大众认知,那么徐建国院士他们作为真正第一批究竟什么时间到达?究竟做了啥?是否出结果?是否报送,报给了谁?4、文中“传闻徐建国踢掉病毒所,请复旦团队测序”最为可疑。依据可查信息,复旦公卫中心是有据可查1.5日第一个报送且发出预警的团队,且其后发表的论文并没有徐建国的署名。据媒体信息,其样本12.26来自常规科研收集(意味着非官方送检),且至今只有此一个样本。上海卫健爆料,1.6之后公卫中心的P3实验室遭查封,至今尚未完全恢复使用。故而这条说法显然是造谣。5、“徐建国院士:763个密切接触者无一发病”显然跟事实有出入。要么是他们实验室水平不行,要么就呵呵呵了

2-10【@】只差了一点点:我觉得大领导肯定不知道,不然年前去完国外还转道Yunnan,近距离接近老百姓了,那可是密集吧,而且也快过年了。 【@】某梦_名字短:Reply@开水族馆的生物男:说实话,那个文件格式上的错误太多,很多地方都不符合红头文件的格式要求,一看就是既没经过培训也没学过相关规范,就算是真的文件我也想暴扣那个发文以及核稿人的头。
@】正雨过天晴:Reply@大桔与大梨:不过cdc也不是政府部门啊[允悲]和这个中心一样的科研单位而已,只是名字。。。
@】_M_O_O_N_L_I_G_H_T_:会不会是🌾的人想害老大【@】记忆定格阑干:这个锅扣给老大,确实不应该,因为我去买口罩的那天晚上老大还在云南跟老百姓近距离接触。【@】开水族馆的生物男:然而那帮黑子还千方百计给他扣锅
@】开水族馆的生物男:Reply@麦克斯违心:文件全被某委拦住,怎么请示?报送程序懂不@开水族馆的生物男:老大20多号还被某机构蒙在鼓里,新闻有据可查
@】佰布:上海一月五号那个文件@Devashiah:从公文角度看,这个抄送位置不对……【@】哎呦册那–:Reply@_fermer_:别的不说,光那个章,敢是假的,就牢底坐穿吧
@】恒爱一生21:Reply@单胞李斯特菌:应该是假的,越级了,不符合规定。 【@】玩笑-zL:倘若是真,那锅可就到国家卫健委头上了
@】lancome小斌斌:假个屁,这种专业术语一般人写不出这种文字,上海的文字是真的,日期大概率也是真的。卫健委马晓伟这个畜牲下台[吃瓜]

2-13【@】浪哩格朗_fjw: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现在还有人觉得你包是无知白莲花呢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浪哩格朗_fjw:“那位1月20号还在和昆明市民普天同庆,说明大佬真的完全不知情”哈哈哈哈哈哈哈【@】鱼有瞬间记忆:要是他们如此的逻辑能用在对外上,怕是会出现你凭什么说人家乳滑,你想分裂我们社会主义战友情!

2-17【@】于建嵘:本来,对高福的功过是非,我是不想发表意见的。但最近有多篇为高福表功的文章,特别是今天有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也加入其中。他们说,高福最初是在临睡前刷自媒体才知道武汉情况的,然后,他立即如何如何。以示高福的高度警惕及行动能力。我的天啊!咱们国家疾控中心的最高长官,竟然靠这样的方式才获得这样重要的信息。这是件多么恐惧的事情!我们进一步要问的是:不正是你高福领导的机构主管着全国的疾控工作和掌握着全国的疾控信息?!如果这样重要的信息都没有得到报告,你们平时是如何落实国家法定的报告制度的?!

〔瀚案:這份文件後來被有司闢謠,再後來又說是眞的〕

3、高福反駁

4、

2-27【@】阑夕:我们距离真相更近一些了么?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以财新为主的几家媒体,都在这几天刊发了回溯事件起源的调查报道,不止是一条线索指向有人为因素阻碍了上报程序的正常进行。其中的几处重点我可以帮忙划一下:
- 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接受采访时表示,上海公共卫生中心早在1月5日就提交了有关疫情的正式报告,然而过程却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但是非常遗憾,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来自新京报稿件:公卫专家:临床角度不讲拐点,以疫情宣告结束为准)
- 去年12月结束以前,多家基因测序公司都收到了新冠肺炎的样本,并将检测结果反馈给了医院和疾控系统,随即卫健委下发通知,要求销毁病例样本,且不得对外发布任何消息,一个巨大的不透明泡泡,从此紧紧包裹住了疫情进度的披露,直到突如其来的爆发。(来自财新稿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
- 第二批专家组成员明确指出在武汉期间没有获得实情汇报,以致于无法获得「人传人」的核心证据,只有到了第三批专家组,也就是钟南山去的时候,医护人员感染的信息才捂不住了,导致整个事态出现了性质改变。(来自财经稿件:专访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人传人)
为了避免断章取义,我也还是建议你们去阅读原文,完整标题我在上面都列出来了,善用搜索即可。从对李文亮等八名医生的火速训诫便能看出,担心引起公众恐慌乃至误读,是一个非常具有标志性的管制动机,就像美国CDC这才刚说了几句狠话,股市应声就一泻千里,闹得希望维持太平的政府不太高兴。最初设想的剧本,大概会是在引起社区传播之前就把所谓的不明原因肺炎阻断并消灭在那少数感染群体里,甚至以前可能都多次上演过如此完美的剧情,只是这一次没能成功。在玩MOBA类游戏的时候,有一个战术概念叫作「战败处理」,它指的是在确定了这波团战有很大几率会输掉的时候,该怎样执行撤退方案,实现最大限度的止损,并为下一波团战积攒力量。我们也都知道,一次团战的输赢并不能决定整场比赛的胜负,如果没有「战败处理」,就很容易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应对瞬息万变的竞争局势,全员上头,不留后招。那么,对于新冠肺炎的初期遭遇,我们究竟可以看到多少合理的「战败处理」呢?至少,在明知「人传人」的性质之后仍让大量的医护人员以防护不全的条件开赴前线,导致在这个人群里产生了极其严重的感染比例,就是非常错误的「战败处理」。而今被拿出来鞭尸的武汉市民在早期的种种发言——你们都管武汉叫疫区,只有我们在开开心心的办年货——也根本不是过分自信,而是从最开始就没有得到足够的警示,这里面又有多少沦为了不幸而无辜的确诊患者,谁要为此负责?事到如今,我其实也不算太着急了,真相一定会有大白的一天,我们还可以活很久,有耐心等待水落石出,包括李文亮医生的事情,我们都等着。就像卢洪洲书记说的:「我想历史总归会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说法。」这是我的武汉封城日记,第三十六天。

2-27【@】毛十八:看财新的报道会想到1月底的时候,和友人打的一通电话。友人在药司做研发工作,当时她的状态不很好(话说回来那个时候身边所有人的状态都不好。她说其实她们内部也很早听说有一个类SARS病毒,当时的第一反应都是极可怕,以SARS的烈度传染性极强,必须要小心了,然而后来专家组纷纷传出「好消息」,没有人传人迹象,或许是科研工作者的单纯吧……总之大家都相信了。那天她反复问,连我们做药的都会想到这样高相似度的病毒会不会传染性传染途径致病性都一样高,那些专家会想不到吗,他们真的没有做任何研究吗,不会的。他们一定知道,研究病毒的实验室知道,专家知道,wjw知道,cdc知道,wh知道,医院也知道。所有人都是同谋。财新的报道里,九份病毒样本,多个第三方基因检测公司,医院系统、公卫系统、疾控中心、卫健委。样本在去年底采集,采集的时候就有来自武昌、从没接触过汉口华南市场的感染者。然后是基因公司收到电话要求封口,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3号文。对了,还有财经采访的第二批专家组成员说,下到医院,有医院领导陪同,多次询问有无医护感染均得到回答:没有。到最后只有几个隐约听到消息的医生在聊天时发出预警并被训诫。「所有人都是同谋。」精神分裂成两个我,一个我试图不断理性地说明,没有理由在这样的环境里,让个体拼上职业生涯工作收入仕途去发出声音。但另一个我就会像那天在电话里濒临崩溃、认为自己做的一切药物研究都是个屁、学医救不了中国人的友人一样,一遍遍重复所有人都是同谋。
@】Azzurri:消息灵通一点的基本都是12月底知道了,报道的可防可控这些纯断言式结论当然是不信的,但密接无感染医务人员无感染是事实性陈述,基于这些事实就觉得可能确实问题不大。管轶直到1.15也是基于事实觉得还好。事后复盘,对这事基于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是对的,但活着也不可能对所有事都这样,民生之多艰
@】新年要健健康康的饭:现在这么多条人命,他们会自省吗?他们会内疚吗?他们觉得自己手上沾着血吗?他们晚上睡得着吗?
@】好吃花椒:我有个大胆的猜测……【@】8X后:计划生育杀婴,冠状病毒灭老【@】木桥雅美酱:释然吧 想想文革里的人们 最后连贫农农民都恨那个制度 但没人敢出来说话 制度害死人 不能要求手无寸铁的人们反抗的
@】糊涂猫1963:元旦时我在我和妻子孩子的VX三人群里做了提醒,孩子也把她的分析跟我商讨了一下,过后再查聊天记录不见了,其他的记录都在……
@】云逍_0120:财新的文章长得看得我头疼。特别希望有个人做个纵向的条形图出来。很吃力的大概看完了。总之,多方都获得了信息渠道。但是不开口。只有接触到基因库不够完整的一家公司检测报告的几位医生,发出信号却被训诫,其实他们也只是在自己的圈子里提醒,未想过扩散

〔瀚案:見《公卫专家:1月5日提交正式报告,直报系统有需改进地方》,新京报,2 月 25 日;《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财新网,2 月 26 日;《专访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人传人?》,财经,2 月 26 日。以上赫赫複印資料也有複印〕

2-27【@】华一老浦20202:事已至此,卫健委必须赶紧承认瞒报了,免得舆论认为顶层的重视程度,不够“高度重视”。 【@】群氓的狂欢日:让领导很难表态,这个锅背还是不背呢,毕竟伟大舵手是不会犯错的呀。【@】好莱玉小姐:Reply@短笛无腔A:你认为的挺对。和农耕社会不同,十几亿人口的市场工业信息社会每天产生的数据是海量的,只凭集中处理算法是无法解出这么大的题,就像单核处理器很难带动win10一样。世界上最聪明的各类科学家坐一起也看不清世界发展的全貌,更别提所谓的伟大舵手一类。
@】立个纪念碑2020:各级下级机构部门为上级领导挡子弹是该部门的应尽之义,责无旁贷。【@】朝阳门胡同_18249:太和殿和军机处已达成共识,这个锅不能让太医院背,毕竟太医院在帝都办公,你懂的。对不起,你鄂省总督和江城知府背吧,把朝廷搞得这么被动,你不背谁背。
@】Mr心欣向荣:所以是不是理解成高福院士也很无奈?!
@】凡人阿鲍:你们都没提一件事,1月15日中美才签署贸易协议

石正麗

朋友圈【@】武小华博士:石研究员,请问你一条命和几百条人命相比,那个更鸿毛那个更泰山.我本以为您消失了,没想到你出来骂街了,来来来,我不造谣也不辟谣,但我也不是吃干饭的,现在你论文公布的实验数据和CDC的基因对比,这中间如果没有SPF动物做为中间宿主,会发生这样的变异?我把话撂这里,咱们可以公开对质,我看你能糊弄几个人!本人亲自养过SPF动物,也做过SPF基因实验,你不要把大家当白痴!欢迎转发!

更多見赫赫复印资料 2 月 5 日兩篇、10 日武小華的對峙。

2-15【@】和光者:三个最新研究,被围观着的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嘻嘻]。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研究,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是【已有多个冠状病毒的重组体】。截图一。两个国外研究: 可能是重组的病毒,插入痕迹。截图二,三。国内外研究一致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PRRA具有任何其他冠状病毒都没有的4个氨基酸残基,这增强了病毒对人的感染力。作者:这真的像人工设计的了;很可能是重组。截图二及四,五,六,七。两个一致的研究: 进入人体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氨基酸残基对应的都是阳性,这增强了对人体的感染力。截图八,九,十。农大从特定机构获取的穿山甲同源性99%,市场上常见的中华穿山甲同源性不高,不必担心 。图十一 。钟南山院士: 根据采样及数据,新病毒在海鲜市场之前就存在了,【再次强调了冠状病毒的危害】。图十二到十六。WHO发言人: 可能是人畜共患的溢出感染事件。十七。全国新增确诊/疑似病人都在下行了。十八。光明势力1.29所期待的【未来一到二周走平】的效果在实现!(临床诊断标准致使武汉新增当天确诊陡升)
2-16【@】和光者:第三个证实Covid19独有的PRRA结构的国外研究,截图。研究人员发现流感病毒就有这种现象。 目前多研究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兼具SARS的RBD及更强的结合ACE2的能力,【其余冠状病毒没有】的如同流感病毒的PRRA插入现象,以及被3个研究发现的AIDS片段。结合ACE2的能力比SARS强10-20倍

2-16【@】耿直的阿拉斯加猪:目前舆论会怀疑石正丽和武汉病毒所,是因为武汉方面和国家卫健委都一直没有说清楚第一批去武汉的专家到底在武汉干了什么,做了什么具体的调查,到底是怎么得出的可防可控的结论。因为这些信息的大量空缺,所以才会导致阴谋论丛生

2-17【@】高程CASS:关于WH病毒所的事,不懂该专业,但小道信息看多了心里未免嘀咕,就去请教在美国生物化学圈的亲戚,他也是我北大同级校友,生命科学院的学霸,后来移居美国,如今一家均是美籍。他说他本人和他美国生化圈的同事都觉得美国媒体和一些非专业和半吊子专业的个人对WH病毒所的阴谋论不值一驳。首先他说病毒所造毒说太低级不屑去驳,建议自己去看专业英文网站上学科大佬们的科普。其次就泄露说,他说中国医院、医学院和普通生物解剖实验室对动物的管理确实可能存在松懈,比如把动物拿回去吃这类,在他当年在国内时都是有的,但那是就不涉及病毒和细菌的生物管理而言。但病毒所的管理是不同了,凡是涉及病毒试验的动物是有非常严格的管理程序的,不可能带出来的。而且他说由于中国近年对病毒试验管理的严苛,他的同事们和中国病毒所打交道,很不满的一点,不是管理太松,而是管理太紧,导致很多研究项目没法合作,因为程序要求太严格和谨慎,以致于试验没法在中国实验室展开。 他还感慨,这些在美国专业人士看来一笑置之的针对中国病毒所的谣言,没想到在中国社会居然这么大市场。而且他还讲到,当初WH病毒所成立的时候,可是顶着美国很大压力的,说中国网民很有意思,一个个看点网络民科似是而非的伪科普,就真敢跑去质疑尖端科学领域的专业学者。接着又戏虐道,中国懂这个尖端领域的就那么几个人,如果他们哪天撂挑子说既然成天里外不是人干事还招骂,那老子不干了,那样的话恐怕你们这个病毒的源头就真找不到了。。。
以上信息我完全是转述,不喜勿喷。当然,我那亲戚嘲笑的对象也包括我本人,因为我专门去找他问了一系列问题,多少还是网上看多了自己不懂的东西被带了节奏,疑心生了暗鬼于是每个问题都是有罪推定。所以个人觉得,在专业性问题上,真不是所有话题当事人都需要以及能够对公众剖腹自证肚子里一碗还是两碗凉粉的。

2-24【@】也要楚天阔2019:之前我一直怀疑石正丽,但随着盖子一点点揭开,我发现武汉卫健委从中做了大量隐瞒阻拦工作,比如故意加严诊断标准,故意不及时上报,故意不给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提供完整资料等,这其中一定存在某个强烈的动机。

鍾南山

2-17【@】槽点翻炒机:所以,这哥们终于承认武汉的死亡率高,是因为医院内部的重复交叉感染以及医疗资源严重不足了,这特么恰恰就是因为封城引起的啊!!由封城导致的人祸当然要靠解除封城来解决啊,你特么还要加强封堵是什么意思?加强封堵就没有交叉感染了?医疗资源就丰富起来了?你特么还能有点最起码的逻辑吗?
@】逍遥子0086:只要不慌,给予适当的正常医疗条件,没有严重的基础病,又不是垂暮衰锈,大概率死不了。WH估计封city后集体恐慌,都挤到医院交叉感染,同时又感染其它流感和其它疾病,叠加一起,挤兑造成正常的医疗条件也没了,然后弱者就悲剧了,而弱者更容易心理崩溃,心理一崩溃,就彻底凉了[可怜][悲伤][泪]
@】xuechao9393:蛮哥,这人已经封神了,可以凌驾于疾控中心之上了,他的一言一举都可以左右防控疫情局势了,你批评他,小心这号不保啊。
@】终曲之章:湖北患者连氧都吸不上,也就是基本的支持治疗都没有。57.5%的抗生素使用率,混合感染之强令人咋舌。这完完全全就是封城之祸。

2-27【@】纯洁的万事屋:钟老都发话了,基本可以确定新冠存在国外源头

2-27【@】字士:终南山,活死人之墓。
@】学青_2539:可惜了此山那么高的名望,都是忽悠
@】马甲㥁世界:被逼无奈!无可奈何!

2-27钟南山院士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其实我们在12月31日就明确了新的病原体,1月3日分离出了病毒株,1月7日就报告了地方、国家的cdc。“但我们的CDC地位太低了,是一个技术部门,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很多国家的CDC是直通中枢的,甚至可以直接向社会通报。”

其他

1-21【@】坎特伯雷野鸡故事集:!紧急!更新:a.来顿方面已对基因图组找到与bat-SARS高度同源性,此病毒与03年的可能有紧密关联;2.钟南山指出的14人case可能是病史发展历程中的重要转折点,业已代表重大mutation已经产生;3.世卫极有即将宣布emergency,并有可能上升警戒态势宣布travel alert

2-18【@】linso:金银潭医院院长发言内容信息量很大啊。http://news.ifeng.com/c/7u9yTuqjdQ0
1.克力芝是他们喜欢的主打药物。 2.可以减少重症向危重症的转化率。 3.主要副作用是胃肠道的,恶心、呕吐、腹泻;这个药在治疗艾滋病时没有这么强的反应,但新冠肺炎的病人反应很大。另外就是心率减慢,因此服β阻滞剂的要小心,还有和某些降压药、降糖药的相互作用。 4.发现艾滋病人服用此药的,新冠肺炎的感染率有所降低;追踪了一千多例,只有3-5例感染新冠肺炎。 5.瑞德西韦临床试验仍在进行中,以2:1的比例给药,即实验中用药的人数是给安慰剂病人的两倍。虽然是双盲,但可以看出明显疗效,减少重症组向危重症组的恶化。 6.危重症病人一旦上模肺ECMO就很少能拔管了( 上了ECMO的病人仅仅就是听到了中南医院的彭志勇教授这一块有个病人是活过来了,其他的没见到活的病人 )。和禽流感不一样,后者上模肺3-5天就可拔管。 7.血浆疗法:对重症病人效果较好,危重症病人能维持较长的血氧浓度。 8.发现一些病人咽拭子阴性,但肛拭子依然阳性。 9.新冠肺炎病人病程是由下而上,即病变从肺底部开始,再往上发展(这也许是为何早期没有上呼吸道症状),主要是间质渗出,再到肺实变。

2-19【@】猪式会社临时担当:回复@胡心飞翔:钟说了不少废话,耽误了很多机会。他只是官方造的一个神而已。//@胡心飞翔:这话对头,第一批第二批专家组,没一个是防疫专家,包括钟南山都是临床医生
@】墨青-马蹄声凌乱:我觉得他迫不得已,心里很难过的把自己一辈子的名声都压上去了。好多时候说话是话里有话的,有的时候觉得他把什么都说了等于没说,仔细想想,他的意思大概是:他们让我说的我说了。我要说的我也说了。我不赞同他们让我说的意思吧。
@】鞑靼satsuma:没办法…昨天看他发布会,最后感觉硬被安排了一句:下面谈谈中药的…

2-20杨海《白皮手册与绿皮手册:新冠肺炎诊断标准之变》,冰点周刊

2-21【@】子陵在听歌:华南农业大学在bioRxiv上传了被翘首期盼的穿山甲可能是“中间宿主”的文章。这篇文章数据十分全面,有序列分析、结构预测、动物组织学和病理学,还有抗体分析,几乎是之前几篇重要研究论文的综合。他们的数据比管轶的数据更能证明穿山甲冠状病毒与SARS-CoV-2具有高度亲缘性,其中从马来西亚穿山甲中分离出的一种冠状病毒亚型(Pangolin-CoV)的E,M,N和S基因中分别与SARS-CoV-2的对应基因表现出100%,98.2%,96.7%和90.4%的氨基酸同源性。图2a可以看出,SARS-CoV-2与穿山甲冠状病毒的同源性是最近的。特别是穿山甲冠状病毒的S蛋白的受体结合结构域(RBD)实际上与SARS-CoV-2的RBD几乎完全一致,只相差1个氨基酸。更为重要且确切的证据是,穿山甲外周血的冠状病毒抗体,可以与SARS-CoV-2结合,这个十分重要的血清学证据,也是我一直很想获知的,因为如果该病毒发生了针对抗体的逃逸,那么它可能在自然界中业已形成了各种新的循环重组型。当然,如果能分离出抗体就更好了。而穿山甲表现出类似于人的病理变化和临床症状。作者做了个大胆的假设,推断SARS-CoV-2可能起源于穿山甲样冠状病毒病毒与Bat-CoV-RaTG13样病毒的重组。除此以外,今天preprint上文章非常多。清华大学王新泉组和张林琦组合作首次解析出了SARS-CoV-2的RBD与ACE2结合区域的共结晶。 另外,Fred Hutch著名病毒进化学家Trevor Bedford在Twitter逐一反驳了“实验室泄露论”,这主要是针对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在Fox News散布的阴谋论。他认为早期病人数据的病毒的多样性足以反驳实验室泄露。实验室泄露的病毒基因型是单一的,且很难瞬间进化成在不同病人体内如此多样化的病毒。他剩下的论据与我之前评论的Andersen文章内容基本一致(http://t.cn/A6hod9GX ),暂不赘述。

2-2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CT是我们中医望诊的延伸【@】小包子不吃芫荽:升官发财死老婆?他可算占全了![二哈][二哈][二哈]//@侯虹斌:[二哈]中医可算给他带来好处了。//@古道西风庸马:非典他弄了一个方子,他妻子却死于非典,(东直门医院),捞足了政治资本,好像3个月内就再娶
@】坦率的蒋志桐爱这个世界:「听诊器是我们中医闻的延伸」[doge]
@】逃之夭夭823:我女儿看到新闻这一幕,吐了一口口水,说真不要脸,她五年级

2-22【@】纯洁的万事屋:关于新冠病毒的美国传播可能性,我昨天写了一篇微博。有些朋友觉得角度比较新奇,看来有些地方很多人确实是没想到。那么我打算在这里把我个人的主观猜想完整的放出来。在此声明:主观猜想,如果各位觉得我错了,那就是你们对了,不用撕,不值得。首先解释一个主题『盲人摸象』。这说的是现在在微博上关于新冠的讨论,完全是几个圈子里的自说自话,我收集了一些,罗列出来大家看看是不是都见过。第一种,病毒崇拜。这类讨论往往是强调病毒在以惊人的速度进行进化,变异,毒性不断增加,有可能出现超级传播者,目前无特效药物和根治方案,新冠病毒将在未来长期与人类共存,严重威胁全人类。这种讨论除了有一些科普的正面意义,更多的是宣扬末世论,导致了一些传教团体异常活跃,甚至一些地下组织公开在微博上蛊惑民众,已经被公安部门严厉打击。
第二种,特设『新冠病毒的特定状态』为讨论前提。这类讨论没有考虑到病毒的变异,进化。而是一口咬定了新冠病毒人传人,毒性强。基本上应该是截取了1月23日武汉封城时期新冠病毒的特征。以此认为在国家第一批医疗组专家调查不明肺炎的时候,病毒也是这个状态。从而得出结论认为国家第一批医疗专家组草菅人命,忽悠大众。我没有任何为国家第一批医疗专家组洗地的意思,但是很多人对此判断都是建立在这个锁定状态的前提。也不必不好意思承认。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无法克制的情感冲击,就是李文亮医生的去世,我可以说,只要是个人都会很悲痛,很多人是拿导致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新冠病毒,带入思考,判断武汉疫情爆发前的情况。这个不能勉强大家保持冷静,思考病毒状态的变化,变异,进化。我也经历过痛苦的挣扎,才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过程。而第一批中国医疗专家组确实要想一想,你们当初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能来一句这就是神奇的大自然,然后就没事了。貌似极为正确的三个诊断标准,为什么导致了如此灾难性的后果,还是总结一下教训,这是你们的工作,不止是钟南山的。
第三种,政治挂帅,指标凑数。因为在本次新冠病毒爆发的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定数量的自愈人群。他们也在微博上公布了自救过程。在面对每天汹涌而来的坏消息,这些自愈人群无疑是网民心灵的绿洲,看到了希望。但是与此同时,一种论调认为『新冠并不可怕,抗一扛就过去了』逐渐抬头。其实这种讨论和第二种本质上一样的,只是状态不同。第二种是将致命状态的新冠锁定为讨论的前提。第三种是将还未致人死地的新冠锁定为讨论的前提。他们并没有考虑到人体的差异性,比如青壮年的免疫力确实比老年人要好很多,而同样是老年人,膳食注意补充蛋白质的和那些坚持青菜开水的,结局又截然不同。而新冠病毒在散播过程中,可能出现新的变异,比如超级传播者这里,前提就是毒性降低,但传染性增强,且长期在人体无法根除,最新调查显示,一些病人自愈后又复发,或者是呼吸道没有病毒残留,却在肺部CT透视发现感染。毕竟检测不可能做到肺泡取样。到现在试剂盒也只能作为参照,测两三遍依然有漏检的可能性。但是,第三种讨论都没有在意,反而是『政治挂帅』『逼良为娼』『小题大做』『上街抓人』抬头。有些人甚至直接在微博上发言,声称新冠和流感没啥区别,治不治都无所谓,防疫医疗是配合政府凑指标上街抓没病的人。这类截图在我讨论陈北洋事件中,大量出现。很多网友就是一口咬定陈北洋有了神医相助,就是治好了,结果不到24小时,陈夫人检测阳性,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服从医疗安排,送至中南医院接受进一步检查。
大家有没有发现,上面三类情况仅仅是我整理的部分,还有更多的众生相,映照出新冠病毒不同的面孔。本来,新冠病毒的状态是活动的,随着传播范围的扩大,感染人数指数型增长,导致变异不可预测,毒性程度变化波动,治愈情况出现反复。然而很多人讨论的新冠是一个死物,一个标本。大家都在讨论,但讨论都隔着一堵墙,各自在各自的圈子里举着个碎片在拼图。我先说较早的一批讨论者,前往武汉的第一批医疗专家组。他们建立的确诊标准让很多人不能理解,且不说完整基因测序在各地方社区医院能否做到,与海鲜市场有关的流行病学史作为诊断的必要条件让人就不能理解。这也造成了确实出现了没有海鲜市场有关的流行流行病学史的病人被直接忽视,最终酿成惨祸。你看专家组都这样了,就别指望老百姓了。
或许我们一开始就弄错了。新冠病毒,起点可能并不是在武汉,而是在其他地方。可能在美国,也可能在其他地方。武汉,只是新冠路过的一个地方,但很不巧,蛰伏期结束了。此刻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和毒性都达到了一个质变的节点。 武汉爆发,让很多人看到了现象,但丧失了判断。很多人否定美国可能作为传染源头的。传统观念是『如果美国有新冠,第一时间感染的应该是北上广深』。新冠在变异的过程中,经历了多久,谁能知道?美国的新冠,是否具有武汉新冠的毒性特征?谁能保证?在美国的新冠的表现可能并不出色,但是在中国十亿人口中催化进化呢?这种可能性,能排除吗?
包括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即便在美国查出流感的死亡者有新冠的踪迹。是否是从武汉返美的人将新冠带回去,要观察死者的活动踪迹才能判断。但是我不认为美国进行排查会轻松,因为流感造成死亡的很大一部分人是缴纳不了医保的底层人民,这些人在哪里,恐怕美国政府现在都搞不明白。数字可能是对不上的,而一个个差过去就凭美国的效率恐怕也不太乐观。曾经名扬天下的埃博拉病毒,有一句评价『只有弄死50个白人,发达国家财会注意防治埃博拉』。然而这评价离实现并不遥远,非洲与美国的距离只有一架飞机。很可能在其他地区不太得意的新冠到了中国发展壮大,也很难说没有这个可能。不是北上广生没有被感染,而是变异的节点在武汉。这就可以解释,在疫情爆发的初期,也出现了没有武汉的接触史的病人退一万步,虽然我们通过各种侦查,解释了大多数病人是通过间接传播,建立了流行病学史,而且不断地进行排查武汉流动人口,但名单上增加的重点排查地区也多了起来。是一个炸弹炸出一片,还是一批炸弹陆续爆炸?『一定要强调新冠病毒是从武汉传出』,和『一定要强调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流行病学史作为诊断的必要条件。』这两者有区别吗?我不是针对美国,我只是提出一个猜想,美国的流感爆发造成的巨大伤亡只是一个方向,可能还有其他方向,但是我们的思考,就可以停止吗?就是为了全人类,我们也应该把线索串联起来,多看看,多想一想。不要被看不见的手隔离起来,在各自的小圈子里舒适的享受属于自己的真相。哦,我说这话也不太合适,毕竟,我可能是错的,大家都是对的,吧。

柯棋瀚

作者

柯棋瀚 me (at) kqh.me

歡迎打賞【bitcoin】1GWQhWVpFGxKqwp7R6C7ayb2jyPrdPgCYr【PayPal】https://paypal.me/kujihhoe

郵件訂閱

由 MailChimp 提供,可能會被牆。如果打不開,可以留言「博客訂閱」,我會把您的郵箱加入訂閱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