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1 日

咡說茅毅學諸城、廣陵,祖母是詹澄秋學生,漁樵問答就是家傳。

7 月 2 日

圖書館進了賈建軍學古琴唱古詩。有國圖藏太古遺音影印線裝版,第一葉寫的九琴軒主吳寒敬贈,是送給北師大的。

晚上問了下那古琴軟件,399 一套。不過只支持 Windows。

現在網易上 54 箇粉絲了,粉絲終於跟關注的一樣多了。

7 月 3 日

熊朋來,字與可,豫章人。南宋鹹淳甲戌(1274)年進士。宋亡後,隱居鄉裏,傳授儒學。曾任福建、廬陵江西吉水縣東北㒳郡教授,「所至,考古篆籀文字,調律呂,協歌詩,以興雅樂,製器定辭,必則古式」元史儒學傳。又常鼓瑟而歌以自樂,爲當時著名的經學家和音樂家。教學之暇,選詩經中的古詩,譜寫二十多首新曲,收于他所編的瑟譜中。現存世的作品有伐檀考盤七月,以伐檀爲代表作。

和現在的古琴曲有淵源嗎?感覺不太可能……瑟譜收入四庫經部九。宋元之際的文人,選擇歸隱,那就是第二種類型。

翻了翻圖書館謝導秀、陳是強古琴藝術理論與實踐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 秊

莊臻鳳琴學心聲刊於康熙三年。——蔣興儔東皐琴譜

韓畕同疆與莊臻鳳相惜爲友。韓畕終身未娶。——程雄松風閣琴譜11 曲,收錄韓畕忘機釋談章

雲志高蓼懷堂琴譜收錄佗本人及金陶琴曲。金陶,嘉興人。康熙南巡時爲康熙奏曲,供奉內廷,人稱「國工」。——王澤山——李玉峰——韓國香——蔣文勛二香琴譜

網易上一人找我:

每次闻君之仙乐,总觉得有高山仰止的感觉🙏🙏古琴眞是能濯心涤肺。其实我只是个弹吉他的,但一直喜欢古琴,研究了一套手法专门用吉他来弹古琴曲。

加了 QQ。

跟 TJ 十點在東門見。先去科技樓下看了,大爺人太多,不行。找到四合院。回寢室拏琴拿凳子。中午請她在食堂喫。弟一次喫國內食堂,還有些震驚。

7 月 6 日

又把大雅複習了一下。這曲子眞容易忘。

7 月 10 日

問某雯那箇演奏會彈的秋風詞是什麼版本,結果說是聽劉赤城譜子扒的……我都信了。

現在居肰能做出一些左手上的原來想不到的靈活的動作。

7 月 18 日

圖書館秋籟居琴譜那一排,有王迪編的琴歌文化藝術出版社,還有査阜西配的蘇武。有臺灣出的敦煌琵琶譜論文集,不過沒放在港臺區,字體使大陸字形。還有老版的古琴曲集。圖書館眞是什麼都有。看到一本什麼譜索書號掉了,交給館員姐姐,說要過幾天集中處理。

7 月 31 日

梅庵琴譜重新把秋風辭理了一下。跟初學時候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原譜有很多細節,能彈出哀怨的感覺,簡化版的就完全是無聊的進復。

8 月 7 日

旣肰尙書在周代史官的改寫中不斷淺近,可否把琴譜看作一種音樂語言,用語言學的視角來進行探討。

8 月 16 日

仙佩迎風你知道吧,我最近發現原來這個曲子不是孤本,是有四個本子,天聞自遠和廣東的雙琴書屋,這三者似乎和西麓堂的是兩箇體系,前者段數幾乎都是十段以上。

後來看了下,完全沒什麼關係吧,就跟醉漁唱晚一樣。

8 月 22 日

下午去老師家。一進來就說

昨天看到你在乾坤琴社上說的,我現在最想給你說的就是,我們是學生,現在專心做好自己的事。⋯⋯不敢苟同哇?

彈了廣陵散,說有古意。「我彈廣陵散都是不作鬼魅想,你這樣想的話就要模擬這種聲音。我認爲是歌頌祖國的大好河山。」醉漁,問我是不是按照王爺爺錄音來的,我說不是,「我還覺得有那種意思,由你自己的東西。王爺爺彈琴有那種聽起來很跳脫很突兀的聲音,但現在那些作曲的也」高山:「不錯,不錯」。高山是文曲,比武曲難,要表現內涵的。

說了下客家話,小時候他父親叫他「行禮 hàng lí」,便拱手作揖。野馬, ya ma,看來很正宗,相比之下溫州話野雞多了。又問四川話的「絕」讀音,樂山話的「絕」是讀成 jio,「jio 對沒問題」,看來古一點的就是這樣。掘讀成 qio,但文讀就是 qv,吃水不忘 qv 井人。「幕」讀成 mo,竟然也存古。

9 月 1 日

这两天基本把谢坤芳的曲子听完了,发现以前和你说的她琴音单薄像她身材一样,对于曲子的把控尤其突出,弹古交行,梅花引就很好,弹白雪和普庵咒就不行了腻,拖沓,今天听着差点睡着了。她普庵咒还是不如你老年状态那位琴家,姜还是老的辣。看来只能弹文曲不能弹雄浑的曲子。说到这个前段时间联系上金陵琴社刘苏老师了。

9 月 4 日

前幾天彈琴發現歷歷擘,最後的我之前一直是跟著帶過去,但突然發現應該單獨發力,這樣容易得多。這麼明顯的技巧,早應該發現的。

9 月 6 日

幽蘭重新過一下。又發現許多妙不可言的東西,這些都是脫譜之後感受不到的。譜的確很重要。

9 月 11 日

晚上琴社招新面試,有箇山西來的研一女生,老師是清華的,跟任靜學。不行。

9 月 12 日

幽蘭用到了一箇卻轉,也就是吳文光改成的雙輪廣陵散直接拆開來寫。又想到幽蘭記譜那麼詳盡,很多速度都寫出來了,爲何後世的琴譜反而模糊了呢。

9 月 19 日

古指法考到了。翻了一下,橫排,質量還行,但感覺不是很學術,質感不如中華書局。

9 月 21 日

這十多天都沒好好彈琴,今天終於彈了。汎滄浪一句中可能會變㒳次節奏,㒳箇音就是一箇節奏,全靠演奏者來發現。

玄默一詞漢書就有,是說文帝的。

9 月 22 日

以下在臉書上看到的。Y:

本次的大滿足之一:這張蔡文宗先生斲製的琴,聲音非常清潤勻靜,顆粒感凝聚,內斂細膩,彈到愛不釋手!

Z:

云風閣古琴絲弦坊,淘寶買到箇人經驗最好的弦膠,台港好彈絲弦的朋友有福了,下次再來試試他們生產的弦,寄不回台灣的可以托我帶,但是因爲冷凍運輸,運費較貴

如一絲社:

陳瑨風,1998年出生於台中,畢業於道禾實驗小學、道禾實驗中學,現就讀國立台南藝術大學中國音樂學系一貫制七年級,主修古琴。啟蒙於鄭正華老師,曾師事陳守信老師;副修三弦,師事韓芸老師;曾副修鋼琴,師事陳怡君老師。

9 月 23 日

晚上琴課,Dalas 來了,幫我敎同學,從他那聽到「gao 骨」這箇名詞。XMY 感覺愣愣的姑娘,交流有點困難,結果是學數學的,行吧。說大氿歌如果改成古琴的話超好聽,b站上有箇人彈,但太爛了,「你去改編一定超過他。」

Z 同學,看到教材上「豐縣」,說老師是馬傑學生。學了一箇寒假,在彈酒狂

10 月 2 日

新宋學第八輯有一篇瀟湘水雲的。

晚上回了網易上陽春的評論,一人加我微信,說陽春是唐後期,也可能是唐曲,到了宋初紀錄指法。因爲有轉指;是而非;有宋代纔有的跪指。所以他覺得案聲多韻少來,處理成四聲比較好。建議我看看趙耶利指法譜、陳居士譜決指法決、陳拙指法烏絲欄指法則全和尚指法琴書大全成玉磵指法。問他哪有,說百度⋯⋯

10 月 3 日

彈了一些于山水練習曲,很不錯,考慮要不要在琴社一起彈。

10 月 5 日

回眞向俗的 B 站放了很多絲桐神品。

10 月 8 日

看到黃老師論文,心想這也能發清華學報。唉,我的那篇統計指法蠲的不就是這箇思路嘛。

10 月 20 日

看于山水。

看龔老的探微,年紀那麼大了,彈琴還那麼有激情,眞是難得。不知我到那歲數會彈成什麼樣。他的走音很硬,其實爲的是清楚規範,不過我不習慣這麼硬。

10 月 24 日

首先這箇設備來說我不懂,但是給我的感受是清晰,什麼都能聽到。但是我不知道是因為是設備太好還是弦的原因抑或是手法的原因,這箇太燥了。噪聲太重特別是擊弦的時候,不知道是設備還是手法還是新弦的原因,聲音不好,沒有裹住,燥了。

老實說你這神人還自出機杼喲,前面像丁本高潮像吳本。前面有變化的靈動,高潮是刑天舞干戚之感。我可沒誇獎哈,這是事實,眞的,像丁吳㒳本結合。不過細節要磨磨,不和諧。神人丁吳龔三本,丁在變化莫測,吳本氣勢恢弘,龔本平淡通俗,你得了前㒳本。前面你這眞是有變化靈動之感。我一直以為你參考丁本,高潮又是吳本的氣勢,不過你這㒳本結合有點突兀,雖然氣勢不如吳本,但是是那箇路子啊。再者你彈力度大有氣勢的本就不是你的所長。你得了一樣,就不能得第二樣,你已經走在大多數人前面了,成老就和你一樣也不能彈恢弘的曲子。你神人轉折太突兀要修下。

洞庭還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噪音不大了還有那麼絲正大光明的味道。

你的曲子放在一堆裏面我都能分出來,就是有風格了不過我贊同你的看法要變化。

晚上聽了下錄音,溝通一下買琴的事,煩得要死。

11 月 10 日

廣陵散播放量大增。

騎車去新街口,都快到家教的地方了。直接從一樓的快速通道進去,正好趕上。剪刀被安檢沒收了。跟某寧商量了一下,還是不穿那件深衣。

用某臨的琴,彈的時候感覺泛音發不出來。手上也不是很受控制,燈光太晃眼睛。辛曼祺彈得很好,但人看著有點小孩一樣的鬼頭鬼腦。艾不如想像的厲害,本以爲有什麼神仙技術,結果廣陵散也不出意料。跟他一起那箇文自洋似乎很厲害,家學深厚。直接在鋼琴的琴弦上彈,還有那箇有鈴的小鼓,放在琴弦上,或者還用棒槌敲鼓。現代風格的曲子,用音效代替音樂。還有一箇趙家班的黃,一箇傻大箇,對他女朋友十分寵溺。人大那箇,彈的什麼啊,簡直就是故意裝怪。咡說先跟黃梅,在人大跟巫娜,四百多分就可以上。不過人似乎還蠻有趣。

結束後跟南開琴社去吃了椰子雞,某寧請我,一箇人 76。眞是香,直接用椰汁煮雞、竹衣、椰子肉,再下菜。不過沒完全吃飽,她問我飽了沒。去琴房,從南開那箇有橋的門進去,路過小吃街,太熟悉了。西南村一箇一樓的小房子,另一間是一箇學姐住。裏面很破,燈光很暗。七點四十多開始,講了一箇小時多一點。把律學、琴律學草草講完,其實琴律學大部分都是琴調學,沒講。那箇學姐把我送到週等紀念館三號線,隨便聊了些,人挺好,說話感覺跟 WXH 很像。回來動車上一直在聽分析:

你彈得比較特殊,要有一定鑑賞能力的人纔聽得出你的好。我有次在想,如果把你放到面對大眾的比賽上去,我作爲評委,首先就把你淘汰了。因爲我們面對的是大眾,每箇人的欣賞水平都參差不齊,只能把你淘汰了,否則有很大爭議。有些人說話太刻薄了,我一箇外人都覺得很難聽。

「dai師」說有些打譜沒有價值,這箇是沒有水平的。譜本不同,每箇人的特性不同,音樂需要多樣性,千人一面的話就很油。比如通行本的梅花,在原來的基礎上抹滅了好多,說好聽點通俗易懂,說不好聽把陽春白雪變成下里巴人。〔這一條其實沒針對他的原意〕

「遺世小公子」完全說錯呢,也不至於,但很多說錯的。說你張牙舞爪,指法扭曲不自然,我覺得有失偏頗,恰恰反映的是比較放鬆的狀態。說你基本功不行,如果拉通了,說你不紮實,我也認。你目前來說,不適合彈那些大開大闔、直來直去的,比如關山月滾拂流水風雷引滄海龍吟,要撲街,這些說基本功不紮實,那還說得過去,你的確有些弱。你適合曲折如意、富於變化的,比如瀟湘廣陵,說你技術不怎麼樣,我是堅決否定的。這麼說吧,如果你彈得不好,我們怎麼會認識呢。你曉得我對琴還是比較挑剔的。你跟陳先生很像,他的流水、醉漁,我聽著就是不對味,但桃源春曉這些就很舒服。風格不同,這些沒法做比較。

說你琴音單薄,網易雲上那箇,我聽著有些弱,不曉得那是什麼問題。有可能是琴的問題,我彈過呂博文的琴,怎麼都不對,他彈就很好。指力也是一方面,提出來,我們慢慢改就是,這些也不必過於深究,不可能每箇人都完美無瑕吧。他拿你和吳文光比,這箇是不恰當的,老年中年青年,畢竟有區別。

我曉得,你糾結的是㒳點,一箇是他的態度,一箇是懷疑自己的基本功。權威人士怎麼看,我就不知道了,問李、趙、龔,可能回答都不同,你要自己去把握,多聽聽別人的看法。文无第一,一種藝術,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接受。大家都認可,大家都不認可,那纔是有問題的。大家都說廣陵散好,我也覺得,作曲手法相當高明,沒有來者,但我就是不喜歡那箇故事,你也不能槍斃我;有些人看不起風雷引,但我就覺得好。每箇人想法不同,我們要包容,喜歡你的不喜歡你的,都要接受,都是存在㒳面的。每个人看法都不同,我曾经还和人争论大胡笳,他说龚本好,我就不认同,我就觉得吴本好。

說不好聽的,郭德綱說:「高手都在彈幕裏,大師都在微博裏。」我們之間說的有些觀點,你能公開來說嗎,一拋出來就會引起有些人的抨擊批評謾罵。誰受得了?想開點,你的時間很寶貴,做些別的多好,跟那些大神棍大師氣,何必呢。我感覺有些人就是擡槓的,逮著一箇就不放,照這麼說,現在在世的龍翔操,誰挑不出毛病。想开点,有些事认眞就输了。

好吧,這種事情經歷多了就知道了。想到人文類的東西,你水平怎樣其實是別人的評價決定的,而那箇人的評價是否準確,又要看周圍人怎麼評價他的。所以藝術水平是別人的看法決定的,所以可能越厲害的大師越只能在身後得到重視吧。

11 月 11 日

好久沒聽王爺爺的錄音,這次聽突然感覺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是怎麼彈的,特別是洞庭,那節奏太活靈活現了。

曹家齊:遺民心結抑或瀟湘情懷 ——琴曲瀟湘水雲解題及意境新探新宋學第八輯,復旦大學出版社,2019年9月。想到瀟湘,明清琴人怎麼理解此曲,也會影響到他們對原曲的改編,那麼單從音樂來看,神奇版和自遠堂版有何不同?行文還是不錯,能把線索串在一起。但有些囉嗦了,不必要的旁枝可以砍掉。

則有幾種可能:一是徐天民等所傳古曲;二是汪元量所作;三是徐天民所作。但仔細推敲,后㒳者可能性都不大。汪元量雖爲專門琴人,且隨身攜琴,以琴交友,但論其創作,僅善爲詩,卻未見作過琴曲。當然,汪元量作品未能盡數流傳下來。但觀其詩及友人與之交遊詩文,每每提到琴,卻從未及汪元量創作琴曲事,故可知汪元量不曾或較少自創琴曲,瀟湘水雲自然亦應非其作品。而瀟湘水雲亦應非徐天民所作。因爲徐天民與袁桷關係甚是密切,而袁桷曾向徐天民學琴,亦曾習楊纘等所編紫霞洞譜瀟湘水雲若爲徐天民所作,當見於袁桷的記錄,可袁桷幾處專門論琴的文字均未見提及。故瀟湘水雲最有可能是徐天民所傳古曲,而此古曲不大可能出自郭沔所傳張巖家琴譜。此曲或有原名,或就是名瀟湘水雲,只是久不爲人識,經徐天民彈奏給汪元量,進行了新的演繹,元量留下相關詩句,後人便根據汪元量的經歷撰出解題。但此事的發生應在汪元量和袁桷亡故之後,時代已是元朝中後期了。因曲譜出自郭沔傳人,則被託名郭沔所作,汪元量瀟湘之行的經歷與情懷亦被移植到郭沔身上。

亦只能說明是表達的宋亡以後的一種遺民心結,與靖康之恥、開禧北伐及嘉定和議並無直接關係。

X:

我认为酒狂是一首南宋的曲子,最晚成型在元末。酒狂曲里用龊,龊表下限早于明,明代就不用龊了,后来的两声不齐的龊和之前的龊不是一个弹法了,这是第一点。长锁明确的说节奏是在成玉磵指法里,“如三琐,法谓先慢作六声,后急作三声,共九声也。”酒狂里也明确如此表述,这是第二点。酒狂里用的是㳙,不是蠲,㳙比蠲迟,唐到北宋早年用蠲。唐不用涓,用蠲,这是第三点。而且唐代长锁也不提节奏。酒狂里绰的表达方法也是宋的表达法,跪的表达方式也是仅见于宋,宋琴书有记载,阳春里的跪指也是宋代琴书的谱字,像一个厄而不是足,这是我想的最后一点。

這語文太成問題,編輯一下:

酒狂成於南宋,最晚成型於元末。

  1. 明代以後沒有齪,後來的㒳聲不齊的齪和之前的齪不是一箇彈法。〔可幽蘭的齪就是㒳聲不齊,撮用齊齪表示〕
  2. 唐代長鎖沒有對節奏的描述。成玉磵指法第一次說明長瑣的節奏:「如三瑣,法謂先慢作六聲,後急作三聲,共九聲也。」酒狂也明確如此表述。〔這種節奏在其他譜書中有嗎?〕
  3. 用㳙而非蠲。唐以前用蠲,到北宋前期始用㳙。
  4. 綽寫作「⿱⺊日」,是宋代早期減字譜的寫法;跪指寫作「⿱夕厄」卽名跪,亦是宋代早期減字譜寫法見宋琴書陽春跪指寫作「厃」,亦是琴書譜字。

用減字譜的寫法來判定年代,這也是我之前輕視的,很受啓發。

說姚老回覆:

你對酒狂曲譜分析不無道理,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酒狂神奇祕譜,上卷裏邊的曲很多朱權說都是唐宋甚至唐宋以前的曲。那麼中國的很多琴曲,在創作的時候是沒有減字譜的,什麼時候纔有,簡字譜你應該明白。但是酒狂,如果是那箇時代創作出來的,就還沒有減字譜,是在流傳中被後來人記載下來的,比如是宋人,那麼就露出了宋人記載的一種痕跡,但你不能說就是宋人創作的。

其實稍微學過歷史的人都知道怎麼回事。

11 月 17 日

廣陵散播放量暴漲,從㒳百多到八百多。

XMY 說看我彈琴很奇怪,就是跟她不一樣,關節感覺是彎的。那,會不會 b 站上那箇人就是因爲這點?

11 月 19 日

成先生的彈成進復撞臑彈成略略快一些的進復㒳次,或是。有的比較大的臑,是廣陵的彈法,最開始一箇音位,逐漸變快變小。可是如果按照古譜,或許動一下就完了。是否可以梳理指法衍生史?

11 月 20 日

X 說高山。查一下:

正字通㒳石相擊聲。別作礚。

名指按下一位彈得聲後,隨以大指於上一位對徽下擊弦有聲曰「掩」。要在指力集中凝於一點,只落弦上,勿擊響琴面,觸及木聲,掩後指即著實,按緊出音愈清。如先無按彈,左指馮空對徽磕下擊弦有聲,則曰「虛掩」,減字體式作「」。

掩法還是一樣,但不專用於大指。

11 月 22 日

在網上搜 Z,中學是上海光華學院,18 年到了倫敦大學學院。這麼看來,應該是富二代。

11 月 24 日

這㒳天又重理幽蘭,再來㒳天就好了。把指法一改,很多地方又帶來了煥然一新的節奏和意象。

11 月 27 日

幽蘭,第一段都是歷擘齪,後面都是歷齪。第三段全扶都用。不同的段落指法都有比較統一的區別,奇怪。

以前我竟然把第三段也彈了三作,服了⋯⋯最後一句,以前竟然彈錯了。

11 月 29 日

幽蘭複習完了。

12 月 3 日

一箇人說聽說彈琴特別厲害想認識。B 站一箇人說也彈神奇祕譜想認識。

12 月 6 日

Tshau 同學請吃飯,涮羊肉,四箇人 392,記一下這箇帳。中科大的,現在在美國讀博。羨慕。剛開始見到他,感覺怎麼那麼傻。後來知道是中科大,頓時態度反轉 2333 看了看他眼睛,竟然很有靈氣,就跟 LCX 一樣。然後去琴館,新街口南附近,離 22 路公交站很近。街邊的門店是跟人合開的世紀琴苑,小衚衕裏有斗室一間,很不錯。只是地鐵經過,隔幾分鐘就震。也沒有聲學佈置。

Tshau 彈了五知齋秋鴻片段,跟神奇祕譜完全不一樣。我本來還有點驚訝,竟然可以彈得如此不同,結果是譜不同。老梅花、梅庵平沙。只是努嘴,緫感覺氣接不上,但總體還是不錯的。

師姐彈了春江花月夜蟠桃不是這名字,金蔚自己作曲。跟原來似乎沒什麼進步。

琴室主人跟倪詩韻學琴,彈了挾仙遊風雷引。各方面都很紮實,有梅庵風味,但那種正宗的山東土味似乎再也找不到了。

十一點回來,公交車擠爆。

12 月 9 日

網易音樂人總數突破十萬,那麼萬分之零點七的人都有音樂人。

見了周同學。她高中畢業後開始學琴。本科民大,給我說了吳雨桐,前年北京的音樂會彈離騷,有印象。說她去上海了。彈得不錯,我在琴的左後方離軸 30°,聲音異常好聽,就跟倪琴一樣。或者我懷疑是不是自己指法眞的有問題,但她指力也不怎麼樣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