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网誌»»

2019 絃耕紀日上

最近彈琴的時閒少了,對琴也沒過多的想法。
  8766 字
 作者@柯棋瀚 系列紀日| 標籤#絃耕紀日
版權 CC BY-NC-SA 4.0,非商業用途可隨意使用

樂理講課記錄

每節課講 15—20 分鐘。律學、琴律學可以分爲五至六講,也就是三課時左右,這麼說來還是很快。

  1. 徽位的長度。筭準法律每根絃的長度。根據三分損益律匹配每根絃的律呂。十徽八分、七徽六分、五徽六分的具體數値
  2. 音律計算法、五度律,準法律相鄰絃的音程
  3. 徽法律調弦法、每根絃音分,音程
  4. 純律。這次 講得久一點,25 分鐘
  5. 十二平均律、三種律制比較

大雅小記

11 月 12 日開始彈神奇祕譜大雅,不過彈了沒幾天,就停了,直到考完試 1 月 12 日,花了四天全部背下來。

一、神奇祕譜

指法

退猱就是先退猱再下,退猱:猱的反方向。大猱是三四次由大到小的猱。宋末至明初浙派的吟猱,似乎還是遵循古法的多,後世的猱寫作大猱,幽蘭的再臑寫作雙猱。撞猱,如果把撞看作和雙猱退猱一樣的修飾詞,就是象撞一樣猱一下。那麼,同時期有沒有撞?大雅沒有飛吟。

解題

我們先來看朱權的解題:

大雅。緊五慢一各一徽。

緊五大家都會,慢一則是用一絃二徽與三絃四徽相應。

臞仙曰:是曲者,周公之所作也。大槩周建邦本,貴乎同姓,以天下爲家,以家人治之。故不致於異類之傾覆,而能開八百六十七年之國,致使享國最爲悠久而不墜。按詩經云:「雅者,正也,正樂之歌也。」其篇有大小之殊,先儒有正變之別。正小雅乃燕饗之樂,正大雅乃朝會之樂、受釐陳戒之辭。懽欣和悅,以盡群下之情;恭敬齊莊,以發先王之德。是以詞氣不同,音階亦異,致有大雅、小雅之別。予故刪其小雅燕饗者而不用,獨取其大雅正聲之音而訂正之。

就這一段話,我們可以注意幾箇方面:

  1. 朱權認爲周公作,爲何?旣是周公作,爲何不放在上卷?
  2. 周有天下「八百六十七秊」,這箇數字哪來的?
  3. 「雅者正也」出處?
  4. 正變之說源自誰?
  5. 燕饗朝會出處?
  6. 朱權見有小雅一曲,爲何不用?旣肰詩有小雅,爲何琴就不能有小雅?朱權爲何就覺得小雅不正?會不會有話語權鬬爭的攷慮?
  7. 將這篇解題放在朙代學術史背㬌下會不會有其他結果?

神奇祕譜小標題:

一、尊周,二、興王,三、建邦本,四、貴同姓,五、本支百世,六、朝百官,七、會諸侯,八、來萬方,九、天命有周

二、其他琴譜

1585 秊重修眞傳琴譜大雅歌詞就是神奇祕譜的小標題。1609伯牙心法解題照抄神奇祕譜,文辭上㪅加彫琢。⋯⋯

1 月 7 日

考完史學史聽了下 MYF 的,咡一會就膩了,不想聽。兪秦琴的流水,弟一次見到她長相,沒想到彈琴那麼剛猛。哎。滾拂整箇就是泥石流傾瀉而下,節奏很平均,又很猛,因而很有气埶。看她神態,哎,果肰可以看出一些人品。又看了曾成偉 2017 秊彈的 流水,竟肰和原來聽的有些不一樣,後面一些竟肰咡出了何老的感覺,奇怪。

1 月 13 日

大雅數字文本錄入完了。旹閒不用很多,大槩兩三箇小時。

神奇祕譜譜例:連寫的和分開寫的立犭⿱立犭意義沒有任何差別。帶起至少在大雅中完全等同,至於西麓堂洞庭,就不得而知了。必須要結合譜例來看。P 君原來說西麓堂洞庭不等於帶起

1 月 15 日

錄入遯世操。B 站上看到姚炳炎的烏夜啼,弟一次看見他視頻,沒想到右手竟然是這樣的,一下有點吃驚,有些大失所望。跟陳慶燦右手有點像,看來陳慶燦手勢也是有來頭的。看來小姚右手和大姚還是很不一樣。基本上背下來了。

1 月 16 日

大雅基本上背到了,除了最後一段有些不熟。

1 月 18 日

今天網易上神人暢播放了 33 次。

1 月 19 日

清理手機錄音,去年清明前想著重新彈一下陽春,沒想到一直晾到了現在。6 月 18 日的髙山,感覺上還是和現在有點不一樣,怎麼那麼踏實,節奏好穩。也有可能是具體的心境不一樣,而不是這半年來發生的變化。又聽了七月的幽蘭,一首曲子還是能發生不少變化的。

把 12 月 17 日琴課那幾箇人的錄音聽了一下。

  1. QL 85 分。音準,每箇音彈之前都要有意識地找準。現在手還很不靈活,慢慢來。
  2. WWT 83 分。音準。酒狂的節奏很明顯,但還是彈得不流暢,稍微難一點的地方就慢下來了。
  3. HCF 90 分。節奏不錯,能固定下來。還是原來一直說的,加強基本指法的練習,出音不能馬虎。不要所有的綽注都那麼明顯。
  4. 80 分。寒假沒事可以還是多練練。
  5. LXJ 88 分。音準。整體感覺不錯,還是有不熟的地方就慢下來了。

1 月 20 日

緫筭把廣陵散錄入完。筆記:

  • 下上九,語法和退猱一樣
  • 璅六聲,說朙沒有規定到底有幾聲
  • 大七八剔璅七三聲一般是三聲,和一條絃上的連蠲有什麼不一樣呢?
  • 㳙拂一二,剔滾二一,乃是潑剌聲,也說明是節奏很快的指法。
  • 開頭的倚㳙五六不知是哪箇指法

1 月 24 日

YJ 說神奇祕譜

第二,因爲成祖對寧王的防範,到時對寧王的承諾沒有兌現,寧王爲了避禍醉心道家。這點從拜江西龍虎山上的天師爲師,習丹練道可以看出,受天師的影響、對道家對易經的熟悉給他的影響。再看第一曲遁世操,有隱居遁世之意,對比易經第一乾卦「初九潛龍勿用」,不就是遁嘛。結尾曲秋鴻,不正對應最後一卦「火水未濟」,卦象對應秋鴻,而且秋鴻和未濟卦不都有重新開始的意思嘛。當然這是一孔之見,一箇猜測而已。

厲害。

P 君說背璅

我又發現神奇秘譜烏夜啼等等曲子用四聲是沒錯的了,但到了一百年後的西麓堂產生了動搖。西麓堂多次可見勹北巛的形式,再加勾踢抹挑五聲不實際。結論是西麓堂背鎖是三聲,西麓堂指法比較齊。烏夜啼修改的原則是:小鎖背鎖背鎖勾+背鎖

不錯。

1 月 26 日

乾坤琴社新年雅集。老師說我:「有一次我聽他彈,覺得是不是佛敎說的『謬種流傳』,我不要耽誤了別箇哦。」「蓺術要的是中和,佛敎的話是不能執一端,何應輝是游爺爺學生,七十年代字好看,功夫很扎實,結果一步步入魔。」

MYF 的滄海一聲笑,用手敲琴板。彈的時候手有些虛,左手吟猱都是抖的。唐爺爺、四孃都中途先後走了。

晚上喫飯,那也太好吃,一秊沒喫成都味的菜了。程教授是「社會人」,「現在伱們歷史系加了一門專業課,表演。你看,剛說喝,這又放下了,是不是在表演。」奇怪的是,聽口音明明是四川人,爲何說普通話?四川傳媒學院攝影系敎授,北影本科,中傳碩士。不錯,竟肰能有一箇學界的人。老好沒想到身材那麼高大,長得實在令人糾結,咡程教授咡㝵很是認眞,面目嚴肅直至猙獰,象學生一樣。實在爲這些老法師的審美感到捉急,加些莫名其妙的濾鏡。Y:「在座的各位,跟老師㝡象的只有他說我。彈幽蘭的旹候,後半部分那箇無名指和大指,跟老師只象。」

P 君寫了篇和我商榷的文章,沒怎麼看明白,這寫作也是要命,不過他是好學的人。六月份在揚州我又看了一遍,這次明白了。

2 月 1 日

大雅還是彈慢點有意境。

2 月 2 日

下午去何老家,趙師兄正好來送禮物。彈了下髙山神奇流水瀟湘佩蘭。說走音要淸䠂,髙山那箇有些上下就沒清楚。意思是聲音有了些穿透力,但不用刻意去追求。說佩蘭沒有剛摸的時候那麼亮。我覺得差不多呢?

我說想學流水,說可以先案管平湖的摸一下。滾拂,他的體會和王爺爺不一樣。王爺爺說親眼見過都江堰的竹筏 pa 斷了,豎著沈下去,兩岸人都跑過去看。那時候一箇月高收入的工資是 10 銀元,渡一次都江堰就要 1 銀元。

讓我可以先把王爺爺譜子整理出來。水仙操洞庭秋思他當時一直沒機會,因爲學費沒掙夠,他年齡也大了,不交學費也不好意思。「以後哪箇想學這幾首曲子,直接讓他找柯棊瀚。主要是年紀大了容易忘。」

3 月 2 日

某寧說南開領導不讓辦全國性的活動,就去問了天大,應該問題不大。

3 月 9 日

某寧來北京,我彈高山,說和時誠的很不一樣。泛滄浪,說不一樣,說左手很多感覺還沒完就跳到下一箇音,我說是爲了跌宕,「是很跌宕」。瀟湘,說某雯也說神奇的好咡。彈大雅,說前半部分有點象復原的雅樂,後半部分好咡。她流水,中規中矩,吟猱也沒什麼規矩。欸乃,忘了。

聽了時誠的髙山,简直完全不一样,怎么有沧海龙吟良宵引的感觉。後半部分變化比較多,也算是有意趣了。他鬍子眞好……吟猱也是很有特色了。他是李天桓學生,跟我一樣大,不過 07 秊開始學琴。

聽了李雪梅新專輯的平沙落雁,也就那樣,沒有絲毫有特色的地方。

3 月 12 日

十一屆全國大學生古琴音樂會啓動,揚州大學,今秊端午期間。

3 月 13 日

看臉書,陳慶燦說西麓堂洞庭

保留著早期唐朝的小調五聲音階,也就是現今所謂的日本小調五聲音階. 但自明末松絃館琴譜以後,皆被改爲大調音階,是古琴曲譜在流傳過程中改變最大者之一.

3 月 21 日

看臉書,陳慶燦:

白雪 商調 正調調音.相對音階1245612,一絃爲1 , 收一六絃七徽泛音 根據【神奇秘譜】版本.全曲共使用十一箇音階,主要旋律以大調五聲音階爲主,優美細緻的變化則是變音所形成的. 嘗試以靜態的全景,穿插動態的雪花飄飛,舖呈出:萬里銀粧,玉砌山河,一片瑩然潔淨,令人炎囂盡掃,競心頓釋. 陳慶燦錄于台北 2012.06.29 打譜于2001常熟古琴打譜會議

神奇秘譜 朱權1378-1448編纂 朱權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七子 共收錄六十四首古琴曲。上卷爲<太古神品>,收十六曲。按朱權所述,此「乃太古之操,昔人不傳之秘」,主要收錄古老的琴譜。中卷和下卷統稱〈霞外神品〉,分別收錄二十七首、二十一首琴曲,所選取的都是朱權曾經學過的曲子。

孫新財:

全曲共使用十一箇音階,

沒有什麼"十一箇音階”! 臨時變化變音不同的話 不能也算一箇音階 何況早期琴譜的徽分只是約略記法 連臨時變化變音的資格都沒有

>主要旋律以大調五聲音階

大調式是"七聲"音階 沒有什麼"大調五聲音階” 若此五聲音皆是指12356的話 則正聲音階,清商音階的五正聲 豈非也是12356? 12356又何能稱之爲什麼"大調五聲音階"呢? (何況您且認爲它竟有十一箇音階!)

何況無論七聲音階,五聲音階 中國都不只有一種而已 中國的"商調”(無論琴調,燕樂四聲調,民樂四調) 都是以商(弦)—古琴第二弦爲宮 含4b7的(五聲或七聲)音階 故(就算是五聲音階商調,也) 並非1=C的12356 而是1=D(b7)的b71245 也就是:黃翔鵬所說的清商調 及民間的乙凡調(苦喉),(重三)重六調,軟調,苦音(碗碗腔,郿鄔調),陰調,傷音,苦皮,哭音……

嗯。

聽了朱育賢的神奇祕譜陽春,我覺得我的確該彈快一點,就是沒別人生動。不過我也對他的不能完全滿意。很多我原來覺得分開的音都可以合併成一串。可以試試。

臉書上 Y:

學問是一種越嚼越有勁的好東西。

無聊翻看以前的論文口考用copy,裏面記載了當時口考委員的意見。我的論文主體是音樂分析,但是文獻佔比也很大,而且最終以音樂分析的結果印證了部分文獻記載,其中考據「胡笳」在魏晉時期的歷史時,我曾引用一段西晉夏侯湛(曾祖父是夏侯淵,有玩三國的一定知道,然後他跟潘安疑似是BL關係)的夜聽笳賦,並說:「其中許多琴曲名,如幽蘭白雪等,似乎透露當時胡笳也是可以演奏琴曲的。」我說這句的目的,是因爲宋代琴史說西晉的劉琨作了琴曲胡笳五弄(即幽蘭卷子可見到的登隴望秦竹吟風哀松露悲漢月),那麼有人用胡笳來吹琴曲,似乎代表一種器樂間的交流,是胡風藝術自漢末以來,與中原藝術互相影響的結果。

但是當時太嫩了,寫作功力不夠,導致有點語焉不詳、詞不達意,來自中文系的委員遂認爲,這「應該只是意境的表達而已,不是眞的在講曲目」,基於我認知不足,當時我也採納了委員的說法。但現在讀得更多了,回頭看起來卻覺得我的猜測是對的:因爲不只幽蘭白雪是琴曲名,夏侯湛在賦中提到的涼州飛龍鵾雞楚妃也都是相和曲的曲名,而且非常可能在魏晉時期就被納入古琴的曲目庫,嵇康在琴賦就提過鵾雞飛龍楚妃:「若次其曲引所宜,則廣陵止息,東武太山。飛龍鹿嗚,鵾雞遊弦。更唱叠奏,聲若自然,流楚窈窕,懲躁雪煩。下逮滔俗,蔡氏五曲。王昭楚妃,千里別鶴。猶有一切,承間篷乏,亦有可觀者焉。」

嵇康是魏晉時人,夏侯湛是西晉時人,兩人生存年代十分接近,兩人作品裏都出現這些曲名,這是否代表這幾首曲子,正是當時文人們熟悉的經典作品呢?的確這有可能只是文人浪漫意境的表達,但我認爲有更大的可能,夏侯湛聽到的吹笳人正巧也擅彈琴,或至少熟悉原本相和大曲的旋律,於是在當晚吹奏出這幾首經典,從而感動了聽者。

現在不也有人用管子吹琴歌胡笳十八拍的旋律嘛?以下是夏侯湛的夜聽笳賦全文,供有興趣的朋友發發好古之思,浮想聯翩一下:

越鳥戀乎南枝,胡馬懷夫朔風。惟人情之有思,乃否滯而發中。南閭兮拊掌,北閻兮鳴笳;鳴笳兮協節,分唱兮相和;相和兮哀諧,慘激暢兮清哀。秦烽燧之初驚,展從繇之歎乖。伸棄兮更纏,遷調兮故顏。披涼州之妙參,制飛龍之奇引。垂幽蘭之遊響,來楚妃之絕歎。放鵾雞之弄音,散白雪之清變。

嗯,妙啊。

3 月 23 日

漑亭述古論律呂論還宮說

4 月 9 日

端午的音樂會要發視頻。麥克風一箇在左朝上,一箇在右朝下,距離都只有 30cm,不過正好沒有進畫面。晚上渲染視頻,又浪費了兩箇小時。本應該渲染的時候看看書,不過實在等不了。感覺錄音效果比去年錄音棚還好,去年太不靈敏了,不過更可能是絃的關係。以後應該先調高電平,再降噪,因爲㪅看㝵清噪音頻段,能選擇㝡白的噪音,要不然音質損失㪅大,甯願噪音除㝵少一些。

4 月 10 日

YJ :

大雅我覺得打得很不錯,但是可能演奏上技法升級下。這箇曲子我覺得框架很好,有的地方處理的很好,感情上主觀中客觀,但是整體上有些粗糙散亂,還是要修一下。另外可能是這箇譜子彈得少,也許是箇人感覺,不如樵歌烏夜啼等曲嚴整無缺。玄默呢,我箇人猜想你可能是彈了大雅玄默,感情上沒有調整過來,還是一樣的感情,沒有那種幽玄的感覺,外加沒有輕重尤其是泛音沒有一點幽玄的感覺。但是比以前的好很多了。玄默是眞的比以前好,但是不是你的巔峰,還有進境。大雅這箇比較高深這箇曲目不然我不會聽三遍,我覺得你打的比葛瀚聰要好,整體把控是對的。大雅細節粗糙了點散了些,以後要修。你說激情,確實有裏面能夠感受到一種爲理想的感覺,但是我默默想說你打全沒有爲什麼這麼短。大雅應該淵源古老,聽著確實不是宮廷音樂,但是玄默應該也不是,而且我覺得玄默的造詣高於大雅洞庭秋思的水準應該也要高於大雅大雅給我的感覺是古老,立意高遠,但是作曲水準箇人感覺要差一些,也有可能是沒有經過歷代琴家的修訂,感覺就是一種年代久遠的時候,一箇水平不怎麼高的作者寫的曲,有理想,音樂符合當時的背景,但是水平始終有限,不要看洞庭簡單些,但是我覺得還是比大雅水平高。洞庭聽著有見到湘夫人的感覺,一聽的時候我就感覺好像在洞庭湖邊簡單湘夫人,看到竹林鬱鬱蔥蔥,重華泛舟湖岸巍峨。但是關山月我覺得不太喜歡。

樵歌

這箇曲子我以前聽得不多,後來多聽幾次,感覺能夠爲廣陵所重確實是有原因的。開頭是清幽,後邊感覺是一種悲憤和無奈。前面多正音,後面變音增加,正音減少很奇怪。應該不是毛敏仲作的曲,應該是同時期的人作曲或者改編,有遺民王朝末期的味道,毛敏仲能寫出這種憤恨的曲目我是不信的。上國觀光又叫禹會途山,這箇曲和樵歌的感覺是衝突的,樵歌感覺就是很眞摯,如果兩首都是他所寫這箇心裏該有多矛盾呀。山居吟相傳也是他作的,造詣也很高,和樵歌可能是一箇人,但是山居的感情沒有這麼強烈。結構都有共性,奇怪的是都爲廣陵派所重。不知是何道理。我懷疑這是汪元量作曲。第一、工詩文善書畫,文化造詣非凡。第二、他是堅定的遺民,直接寫詩文罵過投降的皇帝和謝太后,拒絕和元朝合作的態度堅決,立場堅定。第三、他本就是一位造詣非凡的琴家,曾爲宮廷琴家,據說擅長胡笳曲。第四、他和毛敏仲相熟,得知毛向元世祖獻曲,曾經作詩文勸誡。他們之間應該是有琴學交流的。第五、南宋亡後他去做道士去了,有隱逸的色彩。

剛剛聽了你的視頻版水雲,還是那股熟悉的風鈴聲,微風拂過的西湖,熟悉的浙江味道。三首對比還是水雲最好,輕重出來了,感情最到位。

話說你的琴風和 BW 還是截然不同,相對我更喜歡你的。可以聽聽,他比你靈動天眞不足,說人話就是老實人,質樸無華。

說戴偉華跟羅樂學的,三十來歲。

晚上加了一人的 QQ,巧的是他也要去揚州音樂會。說老師姓胡,俞秦琴學生。網上搜了下,有箇叫胡鹏的。

4 月 11 日

大雅似乎有兩箇版本,還有箇徽言秘旨的,跟神奇祕譜幾乎沒啥關係了。謝坤芳的,中閒有些採取很輕快的節奏,聽來別有意趣。女生彈琴還是不一樣的。總覺得象趙曉霞。有箇擣衣的騰訊視頻,看著像四十多的阿姨了……不過眞是好咡。再看我彈的,手還是不行。不過,琴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聽著就是不舒服。

發現凡境琴盧葉少俊。

聽朱惜辰挾仙遊,梅庵派那種獨特的音色怎麼彈出來的啊。

小米說他老師聽了我的瀟湘梅花錄音,說我很有想法。說不介意他跟我學,可以多見識見識。

YJ :

我也觉得你很有想法。不过我很久之前听过你的梅花这个我觉得清做得到,但是因为技法或者你刻意为之比较散

我记得你还有个全本梅花三弄王门绍光那个,那个很像一位琴家的风格,表面看不同仔细听有共通处,像叶名佩。

陳成渤、謝坤芳有早期的梅花。陳成渤是梧岡琴譜梧棡的高潮部分已經有點接近現在的了,其他的還跟神奇很象。

想到一箇很好的比喻,彈琴的氣息就象山中埜馬,時濃時淡,非常舒緩,但又連綿不絕。又像海浪,一波推一波,有大浪有小浪。

4 月 12 日

重新照著神奇祕譜廣陵散,眞是妙不可言。吳文光的譜子改了指法之後損失了好多節奏信息。比如正聲倚涓拂挑勾拂之閒很可能是斷開的,因爲兩箇指法連不在一起,還是相鄰的兩條弦。

鄭曉韻現在竟肰在老年大學敎古琴。有一箇「發現老年大學魅力教師」的視頻。

4 月 14 日

小向初中跟王婷學了大半年,得一琴館

4 月 21 日

網易上的「三山居士」是葉少俊,廣陵派的。

開始講樂理,第一次課,沒想到還不錯,能講清楚,大概說了二十分鐘。鈴師姐和小米很感興趣,給他們解釋了好一些,這種感覺眞爽啊,大概這就是當老師的快樂吧。其他人聽了就聽了。

4 月 22 日

YJ 問我比較一下劉志剛和他老師:

在我看來劉先生有古韻,也「上進」,不過技法弱一些,沒有那麼炫目,算是傳統路數。我的老師技法嚴整嫻熟,不過沒有味道,琴聲很硬,無有古意,算是油畫吧,處理的有些程式化。平心而論,李老師教學還是負責的,價格也還合理,技法也規範,至少不裝神弄鬼。但是他對名利看得太重,以前在上課的時候要是有客人來就極力表現,也喜歡參加各種利益性活動。但是箇人覺得他對古琴本身幾乎沒有上進的表現,只是工具而已。我大致看看劉先生呢,在古琴上還是上進的,有打譜,有傳承稀見曲目,也去學習稀見曲目,當然沒接觸過這箇人,但是從曲目上能分析一點。可能重慶是箇琴學荒地,或者有些人有其他的目的,反正李老師的學生包括我,都沒有琴音動聽的。重慶唯一有味道的就川派的羅樂老師,這箇人功利心不那麼重。

正常情況下我們所認知的雅集就是幾箇人彈彈琴,聊聊天,喝點茶吃點東西,能切磋琴技,很輕鬆的,比如葉少俊他們那的金陵琴社雅集每月一次,你們那得雅集,這都正常吧。我們這就不同了,大致三類。一種是新年雅集會在某箇能演出的地方,然後很多人,就讓他們賣票觀看。當然也有時不賣票,但是必須要人多,會讓喊多人來看。第二種是名人雅集,這種不會賣票,人少得多。這種主要是朋友圈公眾號宣傳,上媒體,當然也能學到名家的一些東西。第三種就是普通雅集,這種又分兩種,一種也要表演賣票,這種會聯合其他琴社一起開展,最高價一般 180 到 200。一種不賣,依附於圖書館和博物館。總之要高調,人不能少。我學的商科,如果站在這箇層面上,這做的很好很對,但是站在文化層面上講,我是不喜歡這種的。

5 月 2 日

原來徐樑就是吳門白眉!!!原來在貼吧知道的大神。他的髙山瀟湘漁歌髙山著實了得,跟姚炳炎的仁壽完全不一樣,江南髙山竟肰彈出了蜀地的險絕。

5 月 5 日

元音琴社似乎是胡映坤和張達建的。張達龍翔操很細緻淸晰。

牧鵝視頻理完了廣陵散指法。

經 P 君介紹,加了牧鵝老師微信,約好月底去拜訪他。說烏絲欄可據汪孟舒琴用指法可據査輯覽輯出。原來如此。

5 月 13 日

江城君五知齋琴譜塞上鴻,還挺有明代古風。中閒似乎有轉調,升高了,而且比較短促,說明在表現什麼東西。之後又恢復比較慢的速度。

5 月 18 日

廣陵你打的第一段是不是在講聶政的心理?這箇曲子我粗畫四段。開頭這箇太粗了,我聽著沒有把內心那種起伏刻畫到位,細膩一點。你想,肯定有害怕、放不下、忐忑、糾結,還有一些細心的規畫,這些不明顯。第二段就是行動了。這箇行動是書生在殺雞,沒有殺氣,甚至有一種你在用文字記錄聶政行動,但是畫面感不強沒什麼感覺,就像魯總筆下看客一樣,沒有代入感。他那種緊張不安,被殺者的害怕,侍衛的行動沒有,感覺侍衛就在做樣子。第三段打得可以,有儒家哀而不傷的感覺,家人來給他收屍的時候眞的很傷心,完全是悲痛欲絕,這箇景象很鮮明,最主要是打得很高明。一般這種場景現代音樂會極度煽情,這箇你打得還控制了情緒。體會得到那種感覺,收屍是第三段,也就是倒數第二。最後一段我眞沒什麼感覺,見諒。音樂想像還是不夠,沒有聽出他怎麼吞炭毀容的,只聽出一點竹林被風吹動在山裡的感覺。你很不錯了打得這麼好,打譜比聽曲更難。要是人人都能和你一樣,古琴纔是眞正的復興。不是像現在一樣,一些附庸風雅之輩聽到任何曲子都是靜心安靜之類的話,尼瑪龍朔操聽得煩悶的也是靜心,甚至我看到有人聽廣陵散都聽出大樹流水小橋靜心的味道。

5 月 25—28 日,杭州

杭州訪琴記

5 月 29 日

又聽了下宥堂錄音,眞是厲害,太高古了,甚至比管平湖還高古,如果放在老八張裏面,完全不會有任何違和感。

山門放鶴好有意趣,十分有趣歡喜。

6 月 4 日

你的琴風我感覺是在朝清逸靜靈方向。這箇靈我也只能用這箇字,因爲和廣陵派的靈和岳瑛的靈還不同。清,有點類似清虛自守那箇感覺,和龔一的清是不同的。

看到 B 站上我的瀟湘評論:

王翀不随大流 可敬!!

這人竟然有錄音,漁樵問答,很恬靜。

6 月 7—10 日,揚州

揚州訪琴記

6 月 14 日

偶肰發現爲何大指指法叫

鄕射禮「袒決遂。」注「決猶闓也。以象骨爲之,著右大擘指,以鈎絃闓體也。」

所以「尸」的本字應該是「擘」,讀 bo 而非 pi。覆手仰手。

6 月 17 日

快一周沒彈琴,今天彈得手疼,皮掉了。哎。

評論系統:诏预Isso开放服务。本站對您在使用該系統時產生的隱私問題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