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理講課記錄

每節課講 15—20 分鐘。律學、琴律學可以分爲五至六講,也就是三課時左右,這麼說來還是很快。

  1. 徽位的長度。筭準法律每根絃的長度。根據三分損益律匹配每根絃的律呂。十徽八分、七徽六分、五徽六分的具體數值
  2. 音律計算法、五度律,準法律相鄰絃的音程
  3. 徽法律調弦法、每根絃音分,音程
  4. 純律。這次 講得久一點, 25 分鐘
  5. 十二平均律、三種律制比較

1 月 7 日

考完史學史聽了下馬雲風的,咡一會就膩了,不想聽。兪秦琴的流水,弟一次見到她長相,沒想到彈琴那麼剛猛。哎。滾拂整箇就是泥石流傾瀉而下,節奏很平均,又很猛,因而很有气埶。看她神態,哎,果肰可以看出一些人品。又看了曾成偉 2017 秊彈的 流水,竟肰和原來聽的有些不一樣,後面一些竟肰咡出了何老的感覺,奇怪。

1 月 13 日

大雅數字文本錄入完了。旹閒不用很多,大槩兩三箇小時。

神奇祕譜譜例:連寫的和分開寫的意義沒有任何差別,立犭⿱立犭沒有任何差別。帶起至少在大雅中完全等同,至於西麓堂洞庭,就不得而知了。必須要結合譜例來看。青空君原來說西麓堂洞庭不等於帶起

1 月 15 日

錄入遯世操。B 站上看到姚炳炎的烏夜啼,弟一次看見他視頻,沒想到右手竟然是這樣的,一下有點吃驚,有些大失所望。跟陳慶燦右手有點像,看來陳慶燦手勢也是有來頭的。看來姚公白右手和他爸還是很不一樣。基本上背下來了。

1 月 16 日

大雅基本上背到了,除了最後一段有些不熟。

1 月 18 日

今天網易上神人暢播放了 33 次,感覺是一箇人放的。

1 月 19 日

清理手機錄音,去年清明前想著重新彈一下陽春,沒想到一直晾到了現在。6 月 18 日的髙山,感覺上還是和現在有點不一樣,怎麼那麼踏實,節奏好穩。也有可能是具體的心境不一樣,而不是這半年來發生的變化。又聽了七月的幽蘭,一首曲子還是能發生不少變化的。

把 12 月 17 日琴課那幾箇人的錄音聽了一下。1 號祁麟,2 號武文韜,3 號黃陳鳳,4 號,5 號盧雪皎:

  1. 85 分。音準,每箇音彈之前都要有意識地找準。現在手還很不靈活,慢慢來。
  2. 83 分。音準。酒狂的節奏很明顯,但還是彈得不流暢,稍微難一點的地方就慢下來了。
  3. 90 分。節奏不錯,能固定下來。還是原來一直說的,加強基本指法的練習,出音不能馬虎。不要所有的綽注都那麼明顯。
  4. 80 分。寒假沒事可以還是多練練。
  5. 88 分。音準。整體感覺不錯,還是有不熟的地方就慢下來了。

1 月 1 日的評論:

神奇秘譜應該還有其他非五聲音階的曲子,我僅以談過的曲子舉例:我自己碩士論文研究大小胡笳,判定小胡笳是兩箇六聲音階頻繁轉換,是屬於結構變音而非裝飾變音。吳文光是以雙宮音體系來闡述小胡笳,但那篇文太短,沒有太深入剖析。古風操分成前後兩箇部分,各有各的宮音:先是以一弦爲宮音1,這邊出現不少4在結構上,7只出現一次但用的是蠲這箇強調指法,因此重要性不可忽視,泛音有純律與五度律並置;最後一弦十徽與三弦散音作小間勾後轉調,宮音變到三弦,4,升4,以及7都出現了。澤畔吟則有大量4,7,升5在結構上,行遇漁父那段,更用了難以界定的純律與五度律泛音同音呼應,營造微音分差,可以說是非常前衛。

神奇祕譜其佗非五聲的曲子。蠲是強調性的,而非附帶性質的。

1 月 20 日

緫筭把廣陵散錄入完。筆記:

  • 有箇「下上九」,語法和「退猱」一樣
  • 「璅六聲」,說朙璅沒有規定到底有幾聲
  • 大七八剔璅七三聲,璅一般是三聲,和一條絃上的連蠲有什麼不一樣呢?
  • 㳙拂一二,剔滾二一,乃是潑剌聲,也說明㳙是節奏很快的指法。
  • 開頭的「倚㳙五六」不知是哪箇指法

1 月 24 日

雲笈說神奇祕譜

第二因为成祖对宁王的防范,到时对宁王的承诺没有兑现,宁王为了避祸醉心道家,这点从拜江西龙虎山上的天师为师,习丹练道可以看出,受天师的影响对道家对易经的熟悉给他的影响。再看第一曲遁世操,有隐居遁世之意,对比易经第一乾卦初九潜龙勿用,不就是遁嘛。结尾曲秋鸿,不正对应最后一卦嘛火水未济,卦象对应秋鸿,而且秋鸿和未济卦不都有重新开始的意思嘛,当然这是一孔之见一个猜测而已。

厲害。

青空君說背璅:

然而我又发现神奇秘谱里面乌夜啼等等曲子用四声是没错的了,但到了一百年后的西麓堂产生了动摇。西麓堂多次可见「勹 北巛」的形式,「勾」再加「勾踢抹挑」五声不实际,得出的结论是西麓堂中的背锁是三声的。西麓堂指法比较齐。我看了一下乌夜啼修改的原则是:小锁变背锁,背锁变「勾+背锁」

不錯。他發了條語音,聲音語調象陳興,聲音象 Sandy,我一下就恍惚了。

1 月 26 日

乾坤琴社新年雅集。何老說「有一次我聽他彈,覺得是不是佛敎說的『謬種流傳』,我不要耽誤了別箇哦。」「蓺術要的是中和,佛敎的話是不能執一端,何應輝是游爺爺學生,七十年代字好看,功夫很扎實,結果一步步入魔。」

馬雲風的滄海一聲笑,用手敲琴板。彈的時候手有些虛,左手吟猱都是抖的。唐中六、喻文燕都中途先後走了。朙秊年初要辦紀念王華德誕辰 100 週年活動,Y 說到時候我就是主角。

晚上喫飯,那也太好吃,一秊沒喫成都味的菜了。程卓是箇社會人,「現在伱們歷史系加了一門專業課,表演。你看,剛說喝,這又放下了,是不是在表演。」奇怪的是,聽口音程卓明明是四川人,爲何說普通話?四川傳媒學院攝影系敎授,北影本科,中傳碩士。也不錯了,竟肰能有一箇學界的人。老郝沒想到身材那麼高大,長得實在令人糾結,咡程卓咡㝵很是認眞,面目嚴肅直至猙獰,象學生一樣。實在爲這些老法師的審美感到捉急,加些莫名其妙的濾鏡。Y:「在座的各位,跟老師㝡象的只有他(說我)。彈幽蘭的旹候,後半部分那箇無名指和大指,跟老師只象。」

青空君寫了篇和我商榷的文章,沒怎麼看明白,這寫作也是差得要命。不過他是好學的人。六月份在揚州我又看了一遍,這次明白了。

2 月 1 日

大雅還是彈慢點有意境。

2 月 2 日

下午去何老家,趙小龍正好來給何老送點禮物。彈了下髙山神奇流水瀟湘佩蘭。說走音要淸䠂,髙山那箇有些上下就沒清楚。意思是聲音有了些穿透力,但不用刻意去追求。說佩蘭沒有剛摸的時候那麼亮。我覺得差不多呢?

我說想學流水,說可以先案管平湖的摸一下。滾拂,他的體會和王爺爺不一樣。王爺爺說親眼見過都江堰的竹筏 pa 斷了,豎著沈下去,兩岸人都跑過去看。那時候一箇月高收入的工資是 10 銀元,渡一次都江堰就要 1 銀元。

讓我可以先把王爺爺譜子整理出來。水仙操洞庭秋思他當時一直沒機會,因爲學費沒掙夠,他年齡也大了,不交學費也不好意思。「以後哪箇想學這幾首曲子,直接讓他找柯棊瀚。主要是年紀大了容易忘。」

3 月 2 日

張宇寧說南開領導不讓辦全國性的活動,就去問了天大,應該問題不大。

3 月 9 日

張宇寧來北京,我彈高山,說和時誠的很不一樣。泛滄浪,說不一樣,說左手很多感覺還沒完就跳到下一箇音,我說是爲了跌宕,「是很跌宕」。瀟湘,說楊睿雯也說神奇的好咡。彈大雅,說前半部分有點象復原的雅樂,後半部分好咡。她流水,中規中矩,吟猱也沒什麼規矩。欸乃,忘了。

聽了時誠的髙山,简直完全不一样,怎么有沧海龙吟良宵引的感觉。後半部分變化比較多,也算是有意趣了。他鬍子眞好……吟猱也是很有特色了。他是李天桓學生,跟我一樣大,不過 07 秊開始學琴。

聽了李雪梅新專輯的平沙落雁,也就那樣,沒有絲毫有特色的地方。

3 月 12 日

十一屆全國大學生古琴音樂會啓動,揚州大學,今秊端午期間。

3 月 13 日

陳慶燦說西麓堂洞庭

保留著早期唐朝的小調五聲音階,也就是現今所謂的日本小調五聲音階. 但自明末松絃館琴譜以後,皆被改爲大調音階,是古琴曲譜在流傳過程中改變最大者之一.

3 月 21 日

陳慶燦:

白雪 商調 正調調音.相對音階1245612,一絃爲1 , 收一六絃七徽泛音 根據【神奇秘譜】版本.全曲共使用十一箇音階,主要旋律以大調五聲音階爲主,優美細緻的變化則是變音所形成的. 嘗試以靜態的全景,穿插動態的雪花飄飛,舖呈出:萬里銀粧,玉砌山河,一片瑩然潔淨,令人炎囂盡掃,競心頓釋. 陳慶燦錄于台北 2012.06.29 打譜于2001常熟古琴打譜會議

神奇秘譜 朱權(1378-1448)編纂 朱權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七子 共收錄六十四首古琴曲。上卷爲<太古神品>,收十六曲。按朱權所述,此「乃太古之操,昔人不傳之秘」,主要收錄古老的琴譜。中卷和下卷統稱〈霞外神品〉,分別收錄二十七首、二十一首琴曲,所選取的都是朱權曾經學過的曲子。

孫新財:

全曲共使用十一箇音階,

沒有什麼”十一箇音階”! 臨時變化變音不同的話 不能也算一箇音階 何況早期琴譜的徽分只是約略記法 連臨時變化變音的資格都沒有

>主要旋律以大調五聲音階

大調式是”七聲”音階 沒有什麼”大調五聲音階” 若此五聲音皆是指12356的話 則正聲音階,清商音階的五正聲 豈非也是12356? 12356又何能稱之爲什麼”大調五聲音階”呢? (何況您且認爲它竟有十一箇音階!)

何況無論七聲音階,五聲音階 中國都不只有一種而已 中國的”商調”(無論琴調,燕樂四聲調,民樂四調) 都是以商(弦)—古琴第二弦爲宮 含4b7的(五聲或七聲)音階 故(就算是五聲音階商調,也) 並非1=C的12356 而是1=D(b7)的b71245 也就是:黃翔鵬所說的清商調 及民間的乙凡調(苦喉),(重三)重六調,軟調,苦音(碗碗腔,郿鄔調),陰調,傷音,苦皮,哭音……

嗯。

聽了朱育賢的神奇祕譜陽春,我覺得我的確該彈快一點,就是沒別人生動。不過我也對他的不能完全滿意。很多我原來覺得分開的音都可以合併成一串。可以試試。

葉鴻霈:

學問是一種越嚼越有勁的好東西。

無聊翻看以前的論文口考用copy,裏面記載了當時口考委員的意見。我的論文主體是音樂分析,但是文獻佔比也很大,而且最終以音樂分析的結果印證了部分文獻記載,其中考據「胡笳」在魏晉時期的歷史時,我曾引用一段西晉夏侯湛(曾祖父是夏侯淵,有玩三國的一定知道,然後他跟潘安疑似是BL關係)的夜聽笳賦,並說:「其中許多琴曲名,如幽蘭白雪等,似乎透露當時胡笳也是可以演奏琴曲的。」我說這句的目的,是因爲宋代琴史說西晉的劉琨作了琴曲胡笳五弄(即幽蘭卷子可見到的登隴望秦竹吟風哀松露悲漢月), 那麼有人用胡笳來吹琴曲,似乎代表一種器樂間的交流,是胡風藝術自漢末以來,與中原藝術互相影響的結果。

但是當時太嫩了,寫作功力不夠,導致有點語焉不詳、詞不達意,來自中文系的委員遂認爲,這「應該只是意境的表達而已,不是眞的在講曲目」,基於我認知不足,當時我也採納了委員的說法。但現在讀得更多了,回頭看起來卻覺得我的猜測是對的:因爲不只幽蘭白雪是琴曲名,夏侯湛在賦中提到的涼州飛龍鵾雞楚妃也都是相和曲的曲名,而且非常可能在魏晉時期就被納入古琴的曲目庫,嵇康在琴賦就提過鵾雞飛龍楚妃:「若次其曲引所宜,則廣陵止息,東武太山。飛龍鹿嗚,鵾雞遊弦。更唱叠奏,聲若自然,流楚窈窕,懲躁雪煩。下逮滔俗,蔡氏五曲。王昭楚妃,千里別鶴。猶有一切,承間篷乏,亦有可觀者焉。」

嵇康是魏晉時人,夏侯湛是西晉時人,兩人生存年代十分接近,兩人作品裏都出現這些曲名,這是否代表這幾首曲子,正是當時文人們熟悉的經典作品呢?的確這有可能只是文人浪漫意境的表達,但我認爲有更大的可能,夏侯湛聽到的吹笳人正巧也擅彈琴,或至少熟悉原本相和大曲的旋律,於是在當晚吹奏出這幾首經典,從而感動了聽者。

現在不也有人用管子吹琴歌胡笳十八拍的旋律嘛?以下是夏侯湛的夜聽笳賦全文,供有興趣的朋友發發好古之思,浮想聯翩一下:

越鳥戀乎南枝,胡馬懷夫朔風。惟人情之有思,乃否滯而發中。南閭兮拊掌,北閻兮鳴笳;鳴笳兮協節,分唱兮相和;相和兮哀諧,慘激暢兮清哀。秦烽燧之初驚,展從繇之歎乖。伸棄兮更纏,遷調兮故顏。披涼州之妙參,制飛龍之奇引。垂幽蘭之遊響,來楚妃之絕歎。放鵾雞之弄音,散白雪之清變。

恩。妙啊。

3 月 23 日

漑亭述古論律呂論還宮說

4 月 9 日

端午的音樂會要發視頻。麥克風一箇在左朝上,一箇在右朝下,距離都只有 30cm,不過正好沒有進畫面。晚上渲染視頻,又浪費了兩箇小時。本應該渲染的時候看看書,不過實在等不了。感覺錄音效果比去年錄音棚還好,去年太不靈敏了,不過更可能是絃的關係。以後應該先調高電平,再降噪,因爲㪅看㝵清噪音頻段,能選擇㝡白的噪音,要不然音質損失㪅大,甯願噪音除㝵少一些。

4 月 10 日

雲笈:

大雅我觉得打得很不错,但是可能演奏上技法升级下,这个曲子我觉得框架很好,有的地方处理的很好,感情上主观中客观,但是整体上有些粗糙散乱,还是要修一下,另外可能是这个谱子弹得少,也许是个人感觉,不如樵歌乌夜啼等曲严整无缺。玄默呢,我个人猜想你可能是弹了大雅弹玄默,感情上没有调整过来,还是一样的感情,没有那种幽玄的感觉,外加没有轻重尤其是泛音没有一点幽玄的感觉。但是比以前的好很多了。玄默是眞的比以前好,但是不是你的巅峰,还有进境。大雅这个比较高深这个曲目不然我不会听三遍,我觉得你打的比台湾葛瀚聪要好,整体把控是对的。大雅细节粗糙了点散了些,以后要修,你说激情确实有里面能够感受到一种为理想的感觉,但是我默默想说你打全没有为什么这么短。大雅应该渊源古老,听着确实不是宫廷音乐,但是玄默应该也不是,而且我觉得玄默的造诣高于大雅。洞庭秋思的水准应该也要高于大雅,大雅给我的感觉是古老,立意高远,但是作曲水准个人感觉要差一些,也有可能是没有经过历代琴家的修订,感觉就是一种年代久远的时候一个水平不怎么高的作者谢的曲有理想音乐符合当时的背景但是水平始终有限,不要看洞庭简单些但是我觉得还是比大雅水平高,洞庭听着有见到湘夫人的感觉。一听的时候我就感觉好像在洞庭湖边简单湘夫人,看到竹林郁郁葱葱,重华泛舟湖岸巍峨。但是关山月我觉得不太喜欢。

樵歌

这个曲子我以前听得不多后来多听几次感觉能够为广陵所重确实是有原因的。开头是清幽,后边里面感觉是一种悲愤和无奈,你看里面的结构前面多正音后面变音增加正音减少很奇怪。应该不是毛敏种做的曲,里面不过应该是同时期的人作曲或者改编,里面有遗民王朝末期的味道,毛敏仲能写出这种愤恨的曲目我是不信的。上国观光又叫禹会途山这个曲和樵歌的感觉是冲突的,樵歌感觉就是很眞挚,如果两首都是他所写这个心里该有多矛盾呀。山居吟相传也是他做的,造诣也很高,和樵歌可能是一个人但是山居的感情没有这么强烈,结构都有共性,奇怪的是都为广陵派所重。不知是何道理,我其实有个猜测,我怀疑这是汪元量作曲。第一工诗文善书画,文化造诣非凡,第二他是坚定的遗民,直接写诗文骂过投降的皇帝和谢太后,拒绝和元朝合作态度坚决立场坚定。第三他本就是一位造诣非凡的琴家,曾为宫廷琴家据说擅长胡笳曲。第四他和毛敏种相熟,得知毛敏种向元世祖献曲曾经做诗文劝诫。之间应该是有琴学交流的。第五南宋亡后他去做道士去了。有隐逸的色彩。

刚刚听了你的视频版水云,还是那股熟悉的风铃声,微风拂过的西湖,熟悉的浙江味道。三首对比还是水云最好,轻重出来了,感情最到位。

话说你的琴风和 BW 还是截然不同,相对我更喜欢你的。可以听听,他比你灵动天眞不足,说人话就是老实人,质朴无华。

說戴偉華跟羅樂學的,三十來歲。

晚上加了沙山居士的 QQ,巧的是他也要去揚州音樂會。說老師姓胡,俞秦琴學生。網上搜了下,有箇叫胡鹏的。川大歷史,17 級,也許他還沒怎麼經歷第九屆,是第一批川大琴社改革後的成員。

4 月 11 日

大雅似乎有兩箇版本,還有箇徽言秘旨的,跟神奇祕譜幾乎沒啥關係了。謝坤芳的,中閒有些採取很輕快的節奏,聽來別有意趣。女生彈琴還是不一樣的。

總覺得象趙曉霞。有箇擣衣的騰訊視頻,看著像四十多的阿姨了……不過眞是好咡。再看我彈的,手還是不行。不過,琴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聽著就是不舒服。

發現凡境琴盧葉少俊。

聽朱惜辰挾仙遊,梅庵派那種獨特的音色怎麼彈出來的啊。

米冠南說他老師戴偉華聽了我的瀟湘梅花錄音,說我很有想法。說不介意他跟我學,可以多見識見識。

雲笈:

我也觉得你很有想法。不过我很久之前听过你的梅花这个我觉得清做得到,但是因为技法或者你刻意为之比较散

我记得你还有个全本梅花三弄王门绍光那个,那个很像一位琴家的风格,表面看不同仔细听有共通处,像叶名佩。

陳成渤、謝坤芳有早期的梅花。陳成渤是梧岡琴譜梧棡的高潮部分已經有點接近現在的了,其他的還跟神奇很象。

想到一箇很好的比喻,彈琴的氣息就象山中埜馬,時濃時淡,非常舒緩,但又連綿不絕。又像海浪,一波推一波,有大浪有小浪。

4 月 12 日

重新照著神奇祕譜廣陵散,眞是妙不可言。吳文光的譜子改了指法之後損失了好多節奏信息。比如正聲的倚涓拂挑,勾拂和挑之閒很可能是斷開的,因爲兩箇指法連不在一起,還是相鄰的兩條弦。

鄭曉韻現在竟肰淪落到去老年大學敎古琴。有一箇「發現老年大學魅力教師」的視頻。

4 月 14 日

向來初中跟王婷學了大半年,得一琴館

4 月 21 日

網易上的「三山居士」是葉少俊,廣陵派的。

開始講樂理,第一次課,沒想到還不錯,能講清楚,大概說了二十分鐘。羅鈴和米冠南很感興趣,給他們解釋了好一些,這種感覺眞爽啊,大概這就是當老師的快樂吧。其他人聽了就聽了。

4 月 22 日

雲笈問我比較一下他老師和劉志剛:

在我看来刘先生有古韵,也“上进”不过技法弱一些,没有那么炫目,算是传统路数,我的老师技法严整娴熟不过没有味道,琴声很硬,无有古意算是油画吧处理的有些程式化。平心而论李老师教学还是负责的价格也还合理,技法也规范,至少不装神弄鬼。但是他对名利看得太重,以前在上课的时候要是有客人来就极力表现,也喜欢参加各种利益性活动。但是个人觉得他对古琴本身几乎没有上进的表现只是个工具而已。我大致看看刘先生呢在古琴上还是上进的有打谱,有传承稀见曲目,也去学习稀见曲目,当人没接触过这个人但是从曲目上能分析一点。可能重庆是个琴学荒地或者有些人有其他的目的,反正李老师的学生包括我都没有琴音动听的。重庆唯一有味道的就川派的罗乐老师,这个人功利心不那么重,忘得差不多了,就等考试通过重新拿起琴来。我待会给你说说我老是雅集的做法。正常情况下我们所认知的雅集就是几个人弹弹琴,聊聊天,喝点茶吃点东西,能切磋琴技很轻松的,比如叶少俊他们那的金陵琴社雅集(每月一次)你们那得雅集,这都正常吧。我们这就不同了,大致三类。一种是新年雅集会在某个能演出的地方,然后很多人,就让他们卖票观看。当然也有时不卖票,但是必须要人多,会让喊多人来看。第二种是名人雅集这种不会卖票,人少得多。这种主要是朋友圈公众号宣传,上媒体,当然也能学到名家的一些东西。第三种就是普通雅集这种又分两种一种也要表演卖票,,这种会联合其他琴社一起开展最高价一般180到200,一种不卖依附于图书馆和博物馆总之要高调的人不能少。差不多,我学的商科如果站在这个层面上这做的很好很对,但是站在文化层面上讲我是不喜欢这种的

5 月 2 日

雲笈說徐樑就是吳門白眉!!!原來在貼吧知道的大神。給我發了他的髙山瀟湘漁歌髙山著實了得,跟姚炳炎的仁壽完全不一樣,江南髙山竟肰彈出了蜀地的險絕。

5 月 5 日

元音琴社似乎是胡映坤和張達建的。張達龍翔操很細緻淸晰。

牧鵝視頻理完了廣陵散指法。

經青空君介紹,加了牧鵝老師微信,約好月底去拜訪他。說烏絲欄可據汪孟舒琴用指法可據査輯覽輯出。原來如此。

5 月 13 日

江城君五知齋琴譜塞上鴻,還挺有明代古風。中閒似乎有轉調,升高了,而且比較短促,說明在表現什麼東西。之後又恢復比較慢的速度。

5 月 18 日

雲笈:

广陵你打的第一段是不是在讲聂政的心理?这个曲子我粗画四段。开头这个太粗了,我听着没有把内心那种起伏刻画到位,细腻一点。你想,肯定有害怕、放不下、忐忑、纠结,还有一些细心的规划,这些不明显。第二段就是行动了。这个行动是书生在杀鸡,没有杀气,甚至有一种你在用文字记录聂政行动,但是画面感不强没什么感觉就像鲁总笔下看客一样,没有代入感。他那种紧张不安,被杀者的害怕,侍卫的行动没有,感觉侍卫就在做样子。第三段打得可以,有儒家哀而不伤的感觉,家人来给他收尸的时候眞的很伤心,完全是悲痛欲绝,这个景象很鲜明,最主要是打得很高明。一般这种场景现代音乐会极度煽情,这个你打得还控制了情绪。体会得到那种感觉,收尸是第三段,也就是倒数第二。最后一段我眞没什么感觉,见谅。音乐想像还是不够,没有听出他怎么吞炭毁容的,只听出一点竹林被风吹动在山里的感觉。你很不错了打得这么好,打谱比听曲更难。要是人人都能和你一样古琴才是眞正的复兴,不是像现在一样,一些附庸风雅之辈听到任何曲子都是静心安静之类的话,尼玛龙朔操听得烦闷的也是静心,甚至我看到有人听广陵散都听出大树流水小桥静心的味道。

5 月 25—28 日,杭州

杭州訪琴記

5 月 29 日

又聽了下宥堂錄音,眞是厲害,太高古了,甚至比管平湖還高古,如果放在老八張裏面,完全不會有任何違和感。

山門放鶴好有意趣,十分有趣歡喜。

6 月 4 日

雲笈:

你的琴风我感觉是在朝清,逸,静,灵方向。这个灵我也只能用这个字,因为和广陵派的灵和岳瑛的灵还不同。清,有点类似清虚自守那个感觉和龚一的清是不同的

看到 B 站上我的瀟湘評論:

王翀不随大流 可敬!!

這人竟然有錄音,漁樵問答,很恬靜。

6 月 7—10 日,揚州

揚州訪琴記

6 月 14 日

偶肰發現爲何大指指法叫「擘」:

鄕射禮「袒決遂。」注「決猶闓也。以象骨爲之,著右大擘指,以鈎絃闓體也。」

所以「尸」的本字應該是「擘」,讀 bo 而非 pi。覆手仰手。

6 月 17 日

快一周沒彈琴,今天彈得手疼,皮掉了。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