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秊

10 月 15 日

懷素小草千字文,眞是已經忘記技巧了。書理氣,寫字的時候必須保持全神貫注,否則整箇都要亂。

11 月 18 日

這兩天寫字心可以完全沈下來,洗筆的時候全身空滯。然而彈完琴卻從不曾有這種感受,這大概就是寫字比彈琴優的地方吧。寫字對理氣的作用絕對是彈琴不能比的。琴達情,書理氣,兩箇都有各自的作用。

11 月 20 日

這幾天接著寫字,感覺跟一周寫一次完全不一樣,那樣頭一箇小時都用來找感覺了,眞正有效的只有一箇小時之後的時間。這樣一開始寫便進入狀態,心有而手得之,自然胸氣暢達。更重要的是興趣很濃厚了,凡事都要經常顧著,纔不會生疏,寫字如此,感情也如此……越是不寫就越不想寫,進入一箇惡性循環。以後買字帖盡量買一頁一頁用線串起來的,這樣可以拆開,放在墻上,今天寫下來脖子一點不難受。洗筆的時候又是那種空空的感覺,再一次感歎寫字眞養生啊,專心致志,心無旁騖,思維和諧,身體也非常和諧。

12 月 5 日

寫字

2018 秊

1 月 23 日

寫字,同學給的那支筆巨難寫,估計就値箇 15 塊吧。然而熊全龍那箇七紫三羊月底纔有貨,只能先等等了。

2 月 13 日

寫了十副春聯,上知乎找了些內容。發現了那種榜書體的寫法,實在是好寫又好看,寫春聯再適合不過。

3 月 6 日

上午寫了字,用新到的石印紫毫,剛開始還不太好使,後來膠慢慢掉了就好一些了。

3 月 15 日

書法史課,見一箇女生把寫的字給老師看,說練了十年,但是,那箇水平完全跟我初一差不多。找到了一點自信。

3 月 25 日

寫字

4 月 8 日

寫字

6 月 19 日

看了下書法系本科畢業展推送,還是要努力啊,我就只能排箇他們中下。他們能玩很多花樣,我就只是單純的臨帖。晚上寫書法史的作業,一篇千字文一篇初月帖,一卷 50 枚趙正書。趙正書寫了快三箇小時。 1.5cm 的寬度,還是覺得小,但不知是不是筆還是大了。整體結字都變成方的了。

6 月 27 日

晚上寫了學社的扇子,太難了,只好改作塗鴉。

10 月 4 日

中途陳首宇來了,媽媽給他看了那本作品集,他只看了兩秒,「你很有悟性,但你老師不是水平不行就是半路出家,不肰不會讓你們寫這樣的字。伱跟著我,不出兩箇月,肎定突飛猛進。」這麼說我大槩可以想到爲什麼,但畢竟王老師嘂我們寫他的,是爲了寫作品,竝不是爲了練字。「我那箇學生,一流髙手。」看了一下,確實很了不得,後來說有二十五秊功夫,那說屁,還㠯爲練十秊就這樣。「二十一歲的旹候我已經敎學生了,伱比我二十一歲的旹候寫得好,但基本功不如我。」呃,那是我髙一㞢歬寫的。其實現扗估計也不行,大學已來實在進步很小。「謙受益,滿招損,媽媽鼓勵是很好的,但也要排空自己,不滿足于現扗。」這道理我知衟,我也秉持這衟理。說「你媽媽雖說溫柔持家,但行事果斷。伱㪅象伱媽媽多一點,犟的旹候九頭牛都拉不囘來。你爸要咡你媽的話,原來有過反抗,現扗被管得服服帖帖。是不是這樣。」跟扗臺灣黎建南說的幾乎一樣,印證了𡇌相是很有道理的。那人的字還是很不錯的,不過還稍微嫩了一點,欠些火候。字寫得好的大有人扗,琴彈得好的就屈指可數了。最後嘂那箇姐姐出來,彈了何老髙山,小聲對我媽說「周五有一箇音樂沙龍,可不可以來厭軸,彈得比我都好。」現扗髙山是我代表曲呢。

10 月 14 日

這段旹間對讀書的興趣超過了彈琴,這一箇月都沒怎麼好好彈琴。寫字已經停了三箇多月了。我想忘掉一些,重新理一理,重頭開始。我到現在的程度,不只是基本功的問題了,必須要自己考慮考慮。

2019 秊

1 月 15 日

寫字,看來要加點水纔好些,聿畫比昨天好多了。

1 月 19 日

寫字

1 月 28 日

去新䋣喫團年飯。上午寫了兩箇多小時春聯,寫完喫飯,也沒浪費時間。

1 月 31 日

晚上寫春聯。筆比去年的好。或許在一些細節上比去年處理得成孰。今秊弟一次寫篆書。

2 月 2 日

寫字

2 月 4 日

寫了對聯,媽逼著寫的,說送給對面爺爺,婆婆開門,說不要,去兒子那。白寫了。

2 月 5 日

上午寫了字彈了琴。

3 月 2 日

寫小字寫到後面,手開始抖,筆也粘在一起,不知衟古人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3 月 6 日

終於明白,隸書的捺,㝡後依肰是逆旹針出鋒,不用調成順旹針。

3 月 13 日

有一類撇是象豎鉤那樣順旹針轉筆就可以。而比較平的撇,似乎不用怎麼轉筆。寫這簡的旹候總想到何老師的字。如果說這是碑學,那我也可以說這是簡學。這種說法應該淘汰。

5 月 7 日

囘來彈《廣陵散》正聲兩徧,寫字。

5 月 10 日

寫字。《張猛龍碑》如果按眞實大小寫,會感覺比較秀氣。跟原來小學練的感覺完全不同。

5 月 14 日

囘來寫字,人生第一次寫柳公權,《神策軍碑》。其實還是迫於某種壓力。如果要敎小孩子書法,肯定是從楷書開始,要正統一點,那還是要從柳開始。要不然還是想練草書。

6 月 20 日

晚上寫字,不轉筆還更容易些出來那些比畫。迷惑。看了下視頻教程,也是用畫字。想到字都是畫出來的,我就很難以接受,但是這麼畫出來的字還眞是根碑上一模一樣。

6 月 21 日

晚上寫字,終於知道寫唐楷的方法了。轉捩點輕輕一轉,然後再繼續行筆。行筆的時候就不要轉了,要保持穩定。唐人眞是了不起,能發明這些精妙的筆法。或者說,也跟義疏學一樣,只是一些程式化的法,但也使得書法走向衰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