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揚州城很小,城區方圓四公里。西邊是新城,再往西走就是儀徵。往東走,過了運河和一箇水渠,是邵伯鎮。我一直猜測會不會是棠下的邵伯,還眞是。揚州東邊是泰州,應該也是從揚州拆分出來的。揚州在長江北岸,過了江,則是鎮江。揚州的景區,有瘦西湖、箇園、何園、史公祠、東關街。箇園有官方氣派,何園則是有些中西結合的小資風格。揚州在歷史上有著非常輝煌的地位,但現在早已沒落,變成蘇北一箇普通的三線城市。我之前一直以爲淮河把江蘇分爲蘇南蘇北,但實際上是以長江分界。這麼說來蘇北占四分之三,蘇南只占四分之一的面積。揚州話是江淮官話的代表,雖說是官話,我聽著也很費力,並不比吳語簡單多少,聽懂一箇「我來」/u le/,ng 都沒了。見過的幾箇揚州司機,都是那種慢吞吞溫柔好脾氣的人,也很是有特點。揚州的霧霾比北京好不了哪去,但大家沒有霧霾的概念,走路上沒見戴口罩的。

二、

何園也叫寄嘯山莊,面積很小,但重重回環,每走進一重都有新的感受,用移步換景來形容再恰當不過。維基百科:

坐落於江蘇揚州城內的徐凝門大街。同治年間,道台何芷舠在清乾隆年間雙槐園舊址上改建,作爲何宅的後花園。何園的造園技巧,是通過假山的布置,在平原地區造成峰巒疊嶂的觀感。何園正門原在南側的花園巷,該巷東西走向,南北兩側均爲帶有園林的豪宅。

這是進來後最先看到的地方,四面通透的軒。瓦豎插著,形成水波形,要是從遠處看,四周是水面,中間的軒則是一艘大船,浮蕩在水面上。

各式各樣的窗花:

月亮形的門洞,別看著細,實際上過一箇人完全沒問題。陽光照在地上,還十分有水中窺月之感。

在連廊上往下看。這條連廊聯通整箇山莊。

片石山房鎖著沒開放。據說裏面是山洞一樣的小小空閒,但能放下一張八仙桌,二三好友在裏面喝酒,完全可以超然物外了。

與外面的小巧靈秀不同,最深處的家祠顯得十分莊重嚴謹,那是孩子們讀書的地方。

何園很小,因此通過各種手段來擴大空間感,比如下圖的鏤空,一面牆透過一道門,又透過一道門,灮線能夠無限延展。還比如片石山房旁邊的湖面,牆面上有一大片鏡子,牆上也得以波光點點,空閒足足擴大了一倍。

三、

梅花嶺的牌子:

史公祠裏面:不知爲何畫質那麼迷

史公遺書,應該都是複製品:

這就是衣冠冢了:

明督師兵部尙書兼東閣大學士史公可法之墓

旁邊的牌子上這麼寫的:

史公殉難後,義子副將史德威徧尋遺骸不得,遂依史公遺願,於順治三年1646清明節,葬其衣冠于梅花嶺下。

一棟樓辟爲廣陵琴社資料陳列館,現在主要是曹華在這。

曹華老師正在上課,一張綠色的蕉葉。正在哼瀟湘高潮部分,下面學生跟著彈。這樣教琴很少見。

一箇展板上列舉了 24 部广陵派琴谱:徐常遇澄鑒堂琴譜響山堂琴譜,徐祜雍門琴譜,馬士俊琴香堂琴譜,索敏亭琴劍合譜,魯鼐琴譜析微,徐祺五知齋琴譜,吳灴自遠堂琴譜,吳文渙存古堂琴譜,吳官心吳官心譜話說好迷,吳官心譜,所以作者叫吳官心??,李光塽蘭田館琴譜,馬兆辰臥雲樓琴譜,孫晉齋以六正五之齋琴譜,姚仲虞一經廬琴學,慶瑞琴瑟合譜,秦維翰蕉庵琴譜,張瑞山十一弦館琴譜,裴鐵俠沙堰琴編裴鐵俠怎麼變廣陵派了,釋空塵枯木禪琴譜,王壽鶴琴學眞詮,楊宗稷琴學叢書楊宗稷怎麼變廣陵派了,師妙靈梅花仙館

揚州是箇膜法城市:

而史公祠簡直可以當成粉絲們的朝聖地了:

 \